孟獲連一個謝字都沒有說,便帶着部下離開了,他怕諸葛亮後悔,便飛奔而去,頭也不回。

“軍師,孟獲此人奸詐,如今離開之後,只怕是要遠走高飛。遠遁他處了,未必肯再與軍師爲敵了,這樣一來,豈不是等於放虎歸山?”楊鋒擔心的說道。

諸葛亮道:“楊將軍大可以放心,我瞭解孟獲,此人斷然不會輕易離開,定然會去糾合舊部,準備反撲。哀牢山他是回不去了,肯定會向南逃竄,除了哀牢山一帶。他還有什麼部下嗎?”

楊鋒想了片刻,這纔回答道:“還有一個人目前比較有實力,他的妹夫黑龍洞主!”

“你且跟我說說此人情況如何!”諸葛亮道。

……

孟獲、祝融夫人、帶來洞主等一十六人迅速的離開了哀牢山,漫無目的的走在鄉間道路上。楊鋒等人的反叛,讓孟獲一下子變得一無所有,此時他的雄心壯志也在一點一點消失。

失落的心情不言而喻,但是孟獲就是心有不甘,自己苦心經營那麼久,怎麼會如此輕而易舉的就被諸葛亮給打敗了呢?

自從諸葛亮抵達南中的這一陣子。孟獲只覺得自己像是遇到了剋星,諸葛亮彷彿是他命中註定的敵人,可偏偏自己又鬥不過他,無論用什麼辦法,他都依舊是諸葛亮的手下敗將。

“大王,我們現在去哪裏?”帶來洞主問了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

老巢沒有了,他的部下也都被控制了,只怕是無法被放走了,孟獲看了看跟在自己身邊的這十幾個人,他還能幹什麼?

沒有兵,就等於沒有了說話的權力,兀突骨的藤甲兵沒有了,自己的衛隊也沒有了,只剩下這孤零零的十幾個人,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忽然,孟獲的腦海中閃現出來了一個人,他立刻變得喜笑顏開了,對身後的人說道:“大家都別灰心,我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我們去找黑龍洞主,然後再去扶南國借兵,扶南國向來以獸兵最爲厲害,更有兇猛高大的象兵,只要能借來三千人,就一定能夠把漢軍給擊敗的,那些跟隨楊鋒造反的部族,我一定會讓他們嚐到我的手段!”

隨後的幾天時間裏,孟獲等人一直在尋找黑龍洞主的蹤跡,而漢軍則順利的佔據了哀牢山,和各部落立下了約定,漢軍和各部落互不侵犯,而且漢軍還主動幫助各部落的百姓做一些農活,並且經諸葛亮提議,由漢軍組織起一隊人,將中原地區的先進的農耕技術教授給當地的百姓,而諸葛亮也帶領當地百姓開鑿荒山變成良田,種植蠶桑、五穀。

如此一來,漢軍漸漸的消除了南中百姓心中的敵意,自上而下的將漢朝先進的農耕技術帶進了南中地區,近一步緩和了和當地百姓之間的矛盾。

除此之外,龐德率領的大軍也在幾天後和漢軍進行了會合,這一路上漢軍一個勁的弘揚着漢朝寬廣的心胸,使得當地百姓越來越多的接受了漢人,之前多少年的舊俗以及對漢人的惡行認識也進一步明朗,這才知道,漢人並非傳聞中的那樣可怕和可惡,也和他們一樣,都是希望和平的。

在諸葛亮的建議下,銀坑洞洞主楊鋒當上了護夷校尉,專門負責處理漢人和當地百姓之間的事情,其餘各部落相互監督。

半個月後,孟獲終於找到了黑龍洞主的蹤跡,並且迅速的和黑龍洞主會合在一起。此時的黑龍洞主不但救下了孟優,還斬殺了木鹿大王,爲孟獲立了一個大功。但由於聽到哀牢山失守,所以一直沒有采取行動,而是隱藏起來,靜待良機。

孟獲等人和黑龍洞主聯絡上之後,便合兵一處,孟獲更是親自前往扶南國,向扶南國借來了三千獸兵,準備和諸葛亮進行最後一場的決戰。

這一次,孟獲吸取了前面多次失敗的經驗,沒有貿然行動,當他得知漢軍進駐哀牢山之後,和當地百姓打的一片火熱,便氣不打一處出,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在分析清楚當時的情況後,這纔敢前進。

孟獲親自率領大軍,讓黑龍洞主、孟優、銀花夫人、祝融夫人、帶來洞主等人帶領本部兵馬跟在他的後面,他則率領借來的三千獸兵,浩浩蕩蕩的殺向了哀牢山。

哀牢山上,漢軍還在忙着貫徹和當地百姓融爲一體的思想,斥候的急報打破了這裏的寧靜。

張遼急忙召開會議,全軍將領全部參加,當人都到齊之後,張遼便朗聲說道:“剛剛接到情報,孟獲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了三千兵馬,人人驅趕着各種各樣的猛獸,一路朝這裏殺了過來,巡防的隊伍都被其殺死,無一人生還。”

“猛獸?什麼樣的猛獸?”楊鋒急忙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楊將軍還是問問斥候的好。”話音一落,張遼便讓人將斥候帶了過來,然後楊鋒當面詢問了一番斥候猛獸的模樣。

當楊鋒問完之後,他臉上的表情變得緊張起來,急忙說道:“這一定是扶南國的獸兵!孟獲和扶南國國王交情頗深,借來一些獸兵是很容易的事情。扶南國獸兵十分的厲害,他們每人驅趕一頭猛獸,那些猛獸人無法靠近,就連戰馬都害怕不已,而且也非常的兇猛,尤其是那種高大凶猛的大象,背上馱着一個大籃子,兩三個弓手站在大籃子裏,居高臨下,猛獸攻擊不到的地方,他們就用弓箭射殺,威力十分驚人!如果真是他們來了的話,我們只怕很難有勝算!”

壺中酒杯中緣 此話一出,所有的人都蒙上了一層陰影,尤其是南中的各部落首領,都惶恐不安,他們都曾吃過虧,也知道獸兵的厲害,都害怕不已,戰戰兢兢的。

“只是一些野獸而已,有什麼好怕的,就算猛獸再怎麼厲害,始終是猛獸,我就不信我們這麼多人,還殺不死那些野獸!”甘寧道。

話音一落,甘寧立刻拱手抱拳道:“大都督,末將願意請一支兵馬,去會會這什麼獸兵,還望大都督恩准!”

張遼看了一眼諸葛亮,諸葛亮輕微的點了點頭,張遼這才說道:“好吧,甘將軍,我就給你三千兵馬,你去會會孟獲的獸兵,切記,不可大意!”

甘寧歡喜的抱拳道:“喏!大都督,你放心吧,這次我一定把孟獲的人頭拿回來!”

諸葛亮急忙插話道:“甘將軍,凡事量力而行,若真能破敵,也不要殺了孟獲,我要你活捉孟獲,明白嗎?”

甘寧瞥了諸葛亮一眼,不耐煩的道:“軍師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帶回來一個‘活’的孟獲!”(。)( ) 832龐然大物

甘寧帶着三千兵馬,火速的離開了軍營,在問明斥候孟獲軍的所在之處,便飛一般的疾馳了過去。

半日後,三千兵馬來去如風,很快就要抵達孟獲軍所在的位置,甘寧派出的斥候回來稟告,孟獲就在前面大約五里的位置,正在向前進,所驅動的全是他見都沒有見過的猛獸。

甘寧當機立斷,知道孟獲是要往漢軍大營去的,便在必經之路上設下了埋伏,專門等待孟獲等人進入伏擊圈,然後要攻其不備。

經過一番準備,甘寧等人一切準備就緒,就等孟獲等人鑽入伏擊圈。

甘寧藏在路邊的灌木叢裏,透過縫隙,向外望去,心裏卻在暗想:“孟獲,這次我讓你有來無回!”

這裏是丘陵地帶,地形高低起伏不平,道路兩側也是茂密的樹林,非常適合埋伏下兵馬,對於甘寧來說,這簡直是一次絕佳的好機會。

但是,事情往往事與願違,當孟獲驅趕着大軍逐漸抵達這裏的時候,甘寧等人還沒有看見人,便先聽到了猛獸的吼叫聲,那聲音渾厚而又奇怪,是他們這些人從未聽過的,心裏不僅起了一絲涼意。

片刻之後,一頭足有幾米高的怪物走進了衆人的視野,那怪物身軀龐大,四蹄粗壯,頭的兩側有一對比蒲扇還要大的耳朵,鼻子大約有一米多長,鼻子兩側長着兩顆碩大的獠牙,走起路來雖然緩慢,但是每一個步子都踏的很重,每當腳落地的時候,地面似乎也要跟着顫抖似得。

除此之外,這個怪物的背上揹着一個像是轎子一樣的東西,裏面坐着三個手持弓箭,全面警惕的弓箭,犀利的目光掃視着地面上的一切。

這是一種連甘寧都從未見過的龐然大物,怪異的模樣、奇怪的叫聲、龐大的身軀。已經在人的心裏留下了一陰影,不少士兵甚至已經有了膽怯。

“轟!轟!轟!轟……”

越來越多的龐然大物駛進了衆人的眼簾,地面像是在顫抖一樣,漢軍將士隱藏在灌木叢裏一動不動。背脊上卻直冒冷汗,誰也沒有把握覺得自己能夠戰勝這樣的軍隊。

就連甘寧也被這奇怪的龐然大物所震懾住,讓他一時間沒了主意。正當甘寧還拿捏不定到底攻不攻擊時,那龐然大物背上馱着的弓箭手居高臨下,突然發現了躲在在灌木叢中的將士。

“有埋伏!”

叛軍突然大叫了一聲。幾個弓箭手拉弓射箭,將自己手中的箭矢射了出去,首先展開了攻擊,打破了這裏的平靜。

幾個沒有躲藏好的漢軍士兵應弦而倒,胸口上插着致命的箭矢,倒在了血泊當中!

一石激起千層浪,叛軍首先發難,甘寧等伏兵完全暴露在這些叛軍的攻擊之下,不得已而倉促應戰。

伏兵盡現,潮水一般的涌向了叛軍。但當他們衝到龐然大物的面前時,卻不知道該如何攻擊,反被那龐然大物堅硬而又長長的獠牙隨便一擺動給挑的飛了起來。

叛軍驅動着那些龐然大物向前猛衝,漢軍將士在這些龐然大物面前宛如螞蟻,有的被瞬間踩死,有的被獠牙刺穿了身體,有的則被箭矢射死,一時間漢軍死傷一片,哀鴻遍野。

前部漢軍失利,其餘漢軍見了都心驚膽戰。還沒有接戰,心中便已經膽寒,不敢靠近這些龐然大物,反被叛軍驅趕着龐然大物殺散。

甘寧見狀。也是心有餘悸,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爲了造成不必要的傷亡,甘寧一邊下令撤退,一邊讓弓箭手在兩翼掩護。

可是那些龐然大物的身上都披着一層鐵甲,箭射不透。反而容易被激怒,叛軍的弓箭手更是居高臨下的射箭,漢軍處在被動,剛一交鋒便立刻被殺散。

正所謂兵敗如山倒,此時此刻,漢軍根本毫無抵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不拼命的逃走,就是死路一條。終於,漢軍的士氣跌倒了谷底,瞬間崩潰,所有將士只有逃命的份……

甘寧帶着人僥倖逃回了軍營,此時他的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雄心壯志,面對那可怕的龐然大物,他一回到軍營,便立刻向張遼稟告了叛軍的厲害,以及那些龐然大物的可怕。

諸葛亮聽完甘寧的奏報,便看了一眼楊鋒,問道:“楊將軍,甘將軍口中所說的龐然大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大象,扶南國獨有。這種動物本來並不怎麼勇猛,但是卻被扶南國的人訓練成爲了他們的戰爭工具,憑藉這些動物高大的身軀,在戰場上往來馳騁,就像是進入了無人之地一樣,這也是爲什麼一個只擁有萬餘兵丁的扶南國之所以立足在那裏的根本所在。”楊鋒道。

諸葛亮想了想,又問道:“但凡萬物,都是相生相剋的,既然大象是一種動物,那麼就一定有讓他害怕的東西,楊將軍可知道大象的天敵是什麼動物嗎?”

“這裏沒有大象的天敵,大象是無敵的!”楊鋒道。

諸葛亮道:“任何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就算他沒有天敵,也一定害怕什麼動物吧?我就不信,這大象真的那麼無敵!”

話音一落,諸葛亮便向張遼請命,準備帶幾個人親自去觀察一下大象這個動物。張遼出於安全考慮,沒有讓諸葛亮去,但是諸葛亮卻執意如此,張遼和衆將都勸不住,最後張遼只好同意諸葛亮的請求,派遣徐晃、黃忠、魏延等人與諸葛亮同去,隨行保護諸葛亮的周全。

於是乎,諸葛亮、徐晃、黃忠、魏延等人便出了大營,按照斥候提供的地點,一路找了過去,快要靠近敵軍時,又派斥候先去打探一番,這才知道,叛軍沒有繼續前進,而是停留在附近的一個小河邊休息。

於是,諸葛亮等人便悄悄的溜到了小河邊,從遠處觀察着這些叫大象的龐然大物。

此時此刻,叛軍就停留在小河邊休息,成羣的大象站在水中嬉戲,用他們長長的鼻子從河裏吸水,然後再用鼻子把水噴出來,而那些叛軍則在岸上紮營。

眼看天色就要黑了,大象們在水中玩了一會兒後,這才被驅趕上岸,然後由專門的人來喂大象吃食物,都是一些香蕉、蘋果等東西,卻沒有看見一點肉食。

大象覓食完畢,便被驅趕在一起,圈在了一個柵欄內休息,而外面則是一些負責看守象羣的士兵。

遠處,諸葛亮等人仔細的看着河對岸發生的一切,直到夜幕降臨,諸葛亮這才讓大家一起回營。

回來的路上,諸葛亮把自己所見到的東西又重新梳理了一遍,抵達軍營後,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語的說道:“原來如此……”

“軍師,什麼原來如此?”徐晃距離諸葛亮最近,聽到諸葛亮喃喃自語後,便覺得奇怪,於是乎便問了出來。

諸葛亮笑着對徐晃道:“我有辦法對付這些龐然大物了!”

徐晃心中一驚,急忙問道:“真的假的?”

諸葛亮道:“走,我們去見大都督!”

一行人回到了軍營,並且見到了張遼,此時天色已晚,張遼卻在焦急的等待着諸葛亮等人的歸來,見到諸葛亮等人回來後,這才鬆了一口氣,生怕諸葛亮他們有個三長兩短。

“軍師,你可總算回來了!此行可有什麼收穫?”張遼問道。

諸葛亮笑道:“收穫頗豐!我已經找到了對付那些龐然大物的辦法了!”

張遼驚喜的道:“快說說看!”

諸葛亮道:“我與衆位將軍觀察了這些龐然大物大半天了,直到敵人給它們餵食的時候我才發現其中的端倪,並且結合楊鋒之前說過的話,我大致可以得出一個結論。”

“什麼結論?”張遼問道。

諸葛亮道:“這些龐然大物身軀雖然高大,但是卻都不是食肉的動物,吃的都是一些時令水果,再結合楊鋒之前所說,這些叫大象的動物本來是比較溫順的話語來,就不難看出它們的習性。”

衆人聽後都一陣面面相覷,對諸葛亮的話都半信半疑。

“軍師,這些大象雖然吃的都是一些時令水果,但也不能證明它們就不吃肉啊,這麼兇猛的動物,如果不吃肉,那怎麼在森林裏立足?”甘寧反駁道。

諸葛亮道:“如果這些大象都是食肉動物的話,那麼餵養他們的人就一定會餵給他們肉食,而非水果了。試問,一個食肉動物,每頓飯是不是必須要有肉?我們所常見的老虎、狼等動物,都是食肉動物,你們何時見過他們吃水果了?由此我可以斷定,這些大象絕對不是食肉動物。”

“就算不是食肉動物,這些龐然大物在叛軍的驅使下,也非常的厲害,我們一時之間也無法相抗衡啊。叛軍距離這裏已經不遠了,說不定明天就會殺了過來,到時候我們拿什麼抵擋?”甘寧道。

諸葛亮嘿嘿笑道:“破敵就在今夜,明天旭日升起之時,就是南中全境平定之時!”(。)( ) 833一統天下

靜謐的夜晚,除了小河邊潺潺的流水聲,就只剩下營地裏成片的鼾聲了,已經累了一天的衆人在此時此刻終於得到了休息,基本上是倒牀便睡。

營地周圍升起的篝火忽明忽暗,負責值夜的士兵也有些昏昏入睡了,這些天的節節勝利讓他們變得越來越大膽了,在距離漢軍如此近的地方,居然只是簡單的聚集在一起,支起點帳篷了事,外圍竟然沒有放置任何防禦性的東西。

或許是藝高人膽大,又或許是他們認爲漢人真的就此害怕了,但不管怎麼樣,這些人都有恃無恐,因爲在他們的當中,有成羣的大象,這些龐然大物對漢軍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壓力。

子時,清冷的月亮被大片的烏雲給遮住了,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當中,過了沒有多久,無數黑影在這片黑暗的掩護下,悄悄的靠近了這片營地。

成羣的大象都沉浸在一片酣睡當中,絲毫沒有注意到危險的來臨,成羣的蟒蛇在地面上迅速的向前匍匐着,時不時發出細微的沙沙聲。

與人相比,動物的感官要強過人類的數倍,即便是蟒蛇行動時留下如此細小的聲音,還是被動物給發現了,一頭大象突然被驚醒了,惶恐不安的發出了一聲嚎叫,緊接着一頭接着一頭的大象被從睡夢中驚醒,都開始變得狂躁不安起來,他們一起發出哀嚎,妄圖衝破外面的這層柵欄。

負責看守大象的士兵也緊接着被吵醒了,看到大象如此暴躁不安的景象,有些不明所以,正當他還在納悶之時,一頭蟒蛇突然張開了血盆大口便朝他撲了過來,一口便咬住了他的胳膊,讓他發出了一聲慘叫。

緊接着,越來越多的蟒蛇開始朝着人羣攻擊,看守大象的士兵頓時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慘叫聲連連。而那些大象則更加的焦躁不安,拼命的用他們的鼻子搖晃着外圍的柵欄。

“砰!”

一聲巨響,大象們成功的突破了柵欄,驚恐之下。邁開步子便朝四面八方逃竄,一時間營地裏陷入了一片慌亂當中,成羣的大象像是無頭蒼蠅一般胡亂衝撞,營地裏霎時間變得一片狼藉,有不少士兵反而被大象那粗壯的腿給踩死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亂作一團的大象擾亂了整個營地,所有人都被驚醒了,可當他們醒來的時候,卻看見地面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蟒蛇,大大小小的蟒蛇多的數不勝數,這些士兵都嚇得魂飛魄散,竟然跟着大象一起胡亂衝撞了起來。

就在這時,營地外圍突然亮起了無數火把,持着火把的人都紛紛將手中的火把向營地裏扔了過去,整片營地瞬間被大火吞沒。烈焰烘烤着大地,營地裏亂作一團,人在大象之間胡亂穿梭,無數箭矢也從四面八方射了過來,片刻之間,這片原本安詳寧靜的夜晚,竟然成爲了一片煉獄……

平明時分,戰鬥已經結束,三千扶南國的勇士無一人生還,全部命喪於此。而他們所賴以爲傲的大象,大部分都逃的無影無蹤,餘下的一小部分不是被蟒蛇咬死,就是被烈火燒死。又或是被箭矢射死,也都殞命於此。

就在此時,孟獲帶領着黑龍洞主、帶來洞主以及千餘叛軍從西面殺了過來,正好目睹了這裏的一切,不等孟獲等人反應過來,伏兵突然從四面八方涌現了出來。竟然將孟獲等人全部包圍在裏面了。

孟獲等人如同驚弓之鳥一般,掉轉馬頭便要撤退,可惜包圍的太緊,他們左衝右突都無法突圍,半個時辰後,愣是被漢軍殺光殺淨,就連黑龍洞主也被徐晃一刀斬殺,黃忠射死了帶來洞主,孟獲被甘寧生擒。

戰場東面的一塊高坡上,諸葛亮坐在一張凳子上清清楚楚的看着這裏的戰鬥,當他看到孟獲被抓,黑龍洞主、帶來洞主戰死,所有叛軍無一人逃出,便立刻下令道:“把孟獲給我帶過來!”

不多時,甘寧押着孟獲便來到了諸葛亮的面前,朝着孟獲便怒斥道:“跪下!”

孟獲雖然被俘,但是骨氣還在,身體筆直的站在那裏,沒有一點要下跪的意思,眼神里居然還充滿了輕蔑的味道。

“跪下!”甘寧朝着孟獲的腿彎便踹了一腳,孟獲的腿向前一屈,反倒被甘寧直接按倒在地上,但仍然想要掙扎,只是卻無法掙脫掉,索性就跪在了地上。

諸葛亮見孟獲還是一臉的不屑,便道:“孟獲!這次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孟獲冷哼了一聲,朗聲說道:“我既然又被你擒住,便無話可說,你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諸葛亮道:“孟獲!如果我要殺你剮你的話,就不會放你那麼多次了!如今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你還不投降,更待何時!”

“我孟獲今生遇到你,也算我命中倒黴,我南中只有斷頭之人,焉有投降之人,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我孟獲若是眨一眨眼睛,我就不叫孟獲!”孟獲道。

諸葛亮道:“你怎麼如此執迷不悟,如果我要殺你,何必要等到現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抓你、放你,就是想讓你心悅誠服,知道我大漢天威何在,讓汝等日後不敢在胡亂造次。你在南中頗有威望,也是一條漢子,如果你肯投降,我可以讓你重新當上南中之王!”

“傀儡之下的南中之王,又有什麼好當的?你還是殺了我吧,別再費口舌了!”

“你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諸葛亮見孟獲冥頑不靈,便問道。

“孟獲別無所求,但求一死!”

“好!我就成全你!來人啊,把他拉下去,砍了!”

話音一落,甘寧當即便抽出了腰中佩劍,唰的一聲便架在了孟獲的脖子上,但見孟獲不躲不閃,臉上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意,果然是一條好漢。

“刀下留人——”

就在這時,一個高亢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祝融夫人騎着一匹快馬。從遠處狂奔過來,一邊跑着一邊大聲喊着:“刀下留人——”

不多時,祝融夫人便來到了高坡下面,翻身跳下馬背。徑直朝高坡上走去,一到了高坡上面,便跪在了諸葛亮的面前,祈求道:“諸葛軍師,請饒我夫君一命!”

“夫人!你起來。你快起來啊!”孟獲叫道。

祝融夫人道:“夫君,如今大勢已去,諸葛軍師三番四次的饒你不死,已經是十分幸甚,我們打不過漢軍的,還是認輸算了!”

“夫人,怎麼連你也……唉!”孟獲垂頭喪氣的道。

祝融夫人道:“夫君,你仔細的想一想,你再冷靜的看看現在的形勢,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連你借來的扶南國的兵馬都被諸葛亮給打敗了,我們更不是對手,這天下原本就是大漢的,我們根本無法撼動!而且,扶南國的國王已經派人來了,說要向漢軍請罪,夫君,你還是認命吧!你要是死了,我和女兒又該怎麼活啊!”

“夫人……”

諸葛亮見孟獲有了一些動容,便朝甘寧擺擺手。甘寧識趣的退下,諸葛亮這才說道:“孟獲,你還不投降嗎?”

“我……”

祝融夫人道:“夫君,投降吧。我們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孟獲見自己的妻子苦苦的哀求,又想到自己的女兒,最後終於鬆了一口氣,說道:“罷罷罷,投降就投降吧,爲了夫人!”

“諸葛軍師。孟獲願意投降,任憑軍師處置!”孟獲誠懇的說道。

“哈哈哈……如此一來,南中可定矣!”諸葛亮笑道。

大漢武德六年三月初九,南中最後一個隱患孟獲終於對大漢心悅誠服,並且選擇了投降,歷時八個月的南中叛亂,終於被平定了。

由於孟獲在南中的威望頗高,投降漢軍之後,諸葛亮仍然堅持讓孟獲來做首領,將南中地區全部組建成郡縣,是爲雲南郡,由吳懿擔任雲南郡的太守,率軍兩萬駐守此地,孟獲擔任雲南縣縣令,其餘諸如楊鋒等部落首領,均按照各自部落的所在地劃分爲縣、鄉和鎮,其長官都由當地部落首領擔任,但全部沿用大漢律法。

除此之外,扶南國自願請命擔任大漢的附屬國,其餘西南各國都紛紛請命朝貢大漢,至此南中之亂全部平定,天下就此一統!

四月十五,張遼、諸葛亮等人班師回朝,所有功臣皆有封賞,彭城境內一派熱鬧景象,而皇宮之內,戶部尚書陳羣正在太后寢宮裏站立着,手中捧着一封奏書,等待皇帝劉馮以及公孫太后的回覆。

太監將陳羣的奏書遞給了公孫太后,公孫太后接過陳羣的奏書匆匆一看,便冷笑了一聲,緩緩的說道:“這一天本宮早有預料,沒想到會來的那麼快……”

“此事上順天意,下順民心,還請太后恩准!”陳羣道。

公孫太后道:“本宮就算不恩准,只怕也不行了。本宮只想知道,攝政王將如何處置我們母子?”

陳羣道:“陛下身份尊貴,年紀尚幼,禪讓之後,會被封爲琅琊王,遷徙至琅琊縣,到時自有人會照顧好陛下,就不勞太后娘娘費心了!”

“那本宮呢,攝政王又將如何處置?”公孫太后問道。

陳羣道:“太后娘娘的身份也是尊貴至極,但陛下禪讓之後,太后娘娘就不再是太后娘娘了,而且太后娘娘也非陛下生母,也就不需要跟隨琅琊王一起去琅琊縣了。不過太后娘娘儘管放心,攝政王一向寬厚,自然不會薄待了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還如此年輕,又是如此漂亮的美人,若是從此孤老一生,也對不起娘娘。所以,攝政王已經爲娘娘選好了一門親事,攝政王登基之後,便給娘娘賜婚,做鮮卑人的王后,也算是爲我大漢再做出最後一份貢獻!”

公孫太后一早就知道自己並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聽到這樣的一個結局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本宮真是太謝謝攝政王的賜婚了!”

陳羣躬身道:“娘娘喜歡就好。明日早朝之後,就會進行遷都,還希望娘娘做好打算纔是,微臣告退!”

等到陳羣離開之後,公孫太后仰天長嘯道:“大漢數百年的基業,從此便不復爲劉氏所有了!只是可憐馮兒竟然成了亡國之君……”(。)( ) 834改朝換代

公元206年,大漢武德六年,五月初一。

剛剛從把都城遷到洛陽的皇帝劉馮,在洛陽的皇宮大殿上,在滿朝文武的見證下,舉行了禪讓大典,將帝位禪讓給了攝政王張彥。自劉秀建國,至今時今日,享國一百八十一年的大漢江山,終於完美的謝幕。

同日,作爲新的皇帝,張彥在洛陽舉行了登基大典,改國號“燕”,定年號爲太平,以今年爲太平元年,並且大赦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