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擁有火靈的人,還有什麼蠱能毒到他?」愛羅莎喃喃地說道。

從晴音給過來視頻的時候開始,愛羅莎就懷疑江南王有火靈,在黑暗森林的新人賽的時候,她更加確定自己的看法,如果沒有火靈,他不可能擁有那麼高的煉丹水平,還能煉製築基丹;她故意讓他服下封元丹,再把他跟血酬關在一起,結果他毫髮無損的出來,更加堅定了她的看法。

他擁有火靈,還有什麼毒丹能毒到他?

毒丹還沒進入體內,就被無物不焚的火靈幹掉了。

她現在最擔心的反而是,江南王的忠誠問題。

另一邊。

葉雄剛回到寢室,洛可兒就找上門了。

「你這幾天哪去了,怎麼都沒見過你?」洛可兒問。

「有點事情,出去了一下,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洛可兒嘴角抽了抽。

這話說得蠻暖味的,弄得葉雄都有點尷尬。

洛可兒喜歡自己的事情,葉雄一直都知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總是生不起對她的半點感覺,老是把她當成妹妹,噢不對,是當成弟弟一樣看待。

換句話來說,就是不來電。

反而,對高傲冷艷的納蘭若雪,他更有性趣一些。

「你不如將時間多花在修鍊的上面,沒必要在我這裡浪費時間。」葉雄撓了撓頭。

「修鍊時間多得是,這輩子總是在修鍊,不煩啊?」洛可兒說完,話音一轉,問道:「你今晚準備去哪?」

「去藏書閣,我還有很多書沒看完。」葉雄回道。

「我也想去藏書閣,咱們今晚一起去,不見不散。」

還等葉雄答應,洛可兒就跑掉了。

看著她那樣子,葉雄搖了搖頭,苦笑不已。

晚上,洛可兒早早就在藏書閣等侯,葉雄剛來,她就走了過來,跟他並排站在一起。

兩人很快就來到二樓,此時的二樓,納蘭若雪像往常一樣在裡面。

除了納蘭若雪之外,還有一個男人在裡面,正是葉雄最為討厭的黑涯。

「若雪,你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我跟你說過一百遍了,所有一切都是那個傢伙陷害我的,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侵犯你,你想想,咱們認識這麼久,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納蘭若雪想離開,黑涯糾纏著她不放。

納蘭若雪已經很不煩躁了,但是礙於面子,沒有發作。

見到葉雄進來,她頓時就投過來求助的目光。

葉雄大步走過去,一把擋在黑涯面前,將納蘭若雪護在自己身後。

「黑涯,你姓賴的嗎?」

「什麼意思?」

「賴皮狗啊!」葉雄冷笑。

「江南王,你有種再說一遍。」

「賴皮狗,賴皮狗,賴皮狗。」葉雄一連罵了三遍,這才昂起頭說道:「怎麼,你這隻賴皮狗不但會纏人,還想著咬人不成?」

黑涯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似乎想動手。

但是他很快就忍住了。

如果在藏書閣動手,破壞這裡面的東西,將會受得非常大的處罰,輕則被逐出學院,重則被抓起來,關進牢室,黑涯還沒蠢到這種地步。

儘管火冒金星,他還是忍住了。

「江南王,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

「求你妹。」葉雄忍不住破口大罵。

這幾天,他聽這句話都特么的聽煩了。

「你等著瞧。」黑涯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葉雄這才轉過身,問納蘭若雪:「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有點煩。」納蘭若雪嘆了口氣,說道:「以前,他不是這樣的人,沒想到現在變成這樣,真是有點無法想象。」

「有對比才有差距,那是你遇到江南王,我也是跟江南王認識之後,才覺得其餘男生弱爆了。」洛可兒嘻嘻地笑道。

納蘭若雪忍不住看了葉雄一眼,心想洛可兒這話說得有點道理。

自從跟葉雄相處之後,她發現對黑涯左右都看不順眼。

以前,她都沒有這種感覺。

「唉,像我這樣的男人,就像那黑暗之中的瑩火蟲,無論在哪裡,都會發光的。」

葉雄甩了甩頭髮,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噗哧!

噗!

兩女被他逗笑了。

「不熟不知道,熟了嚇一跳,敢情你以前一本正經地樣子,全都是裝出來的。」

「說得對,夠能裝的。」納蘭若雪附和。

「我一般不跟陌生人開玩笑,只跟朋友開玩笑。」葉雄說道。

「這麼說,你以前不把我們當朋友了。」洛可兒翹起小嘴。

「我江南王的朋友,可不是一般人能當,恭喜你們,成為我的好朋友。」

三人有說有笑,洛可兒突然提議:「不如咱們出去喝啤酒吧?」

「什麼是啤酒?」納蘭若雪問。

「啤酒是地球上的一種酒,開始喝起來有點難喝,但是越喝越有滋味。」

(本章完) 「就這麼說定了。」葉雄目光落到納蘭若雪身上,問:「一起去?」

「算了,你們去吧。」納蘭若雪拒絕。

大晚上,一男兩女跑出去喝酒,感覺有點怪怪的。

「你不去就是不給我們倆面子。」葉雄故意崩起臉:「你是不是不把我們當朋友了?」

換在別人這麼說,納蘭若雪肯定會拒絕,但不知道為什麼,面對葉雄,她拒絕的話,愣是說不出口。

「那好吧!」納蘭若雪只好點頭。

一行三人,乘坐飛機器,很快就來到上次那間酒吧!

上次學院很多人來,但是這次,只有三個人來。

「給我們來一打地球啤酒。」洛可兒一副輕車熟路的樣子。

「老司機哦,來過幾次了?」葉雄笑問。

「也沒多少次,上次之後,跟朋友來過兩三次。」洛可兒回道。

納蘭若雪要了一瓶藍果子酒。

「這是我們星球的特產,挺好喝的,你們要不要嘗嘗?」納蘭若雪問。

「那就每個星球的特產酒來一杯。」葉雄目光落到洛可兒身上,問:「你們星球的是什麼特產酒?」

「我們星球的人不喜歡喝酒,沒有酒這樣的東西。」洛可兒回道。

「那你們那裡,總有什麼好喝的吧?」

洛可兒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

「那就先喝藍果子酒,再喝啤酒。」葉雄提議。

很快,酒就上來了。

三人先喝了藍果子酒。

這酒的味道甘中帶甜,酒精度數非常低,口感非常好。

葉雄嘖嘖稱讚,洛可兒也覺得挺有味道。

接下來,是喝地球的啤酒。

洛可兒喝了一大口,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爽,真是太爽了。」

葉雄笑道:「洛洛,你有成為酒鬼的潛質。」

納蘭若雪跟著喝了一口,她以後為很美味,結果……

噗!

她直接噴了出來。

可憐的葉雄,正好坐在她對面,被噴了個正著。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到這麼難喝?」

納蘭若雪連連道歉,十分內疚。

反而洛可兒,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哈哈大笑,東倒西歪。

「江南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給你擦擦。」

納蘭若雪抽出桌面上的紙巾,想動手幫葉雄擦掉。

「能被美女噴,是我的榮幸,我估計是皇城學院第一個嘗到納蘭若雪小姐口水的男人了,這不是榮幸是什麼?」葉雄不怒反笑。

納蘭若雪頓時有些臉紅,因為她想到了接吻。

「我去換套衣服,你們坐了一下。」

葉雄去洗手間,將身上的衣服換下來,把頭髮洗了一下,再用火焰烘乾。

不能多久,一個帥氣的男人,就在鏡子裡面出現。

「火系法術就是好,頭髮永遠都這麼酷。」

密戰無痕 葉雄甩了甩頭髮,正準備回到兩女身邊,突然發現旁邊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七八米之外,一名美女幽閑地坐在那裡,赫然是他的死對頭冷血。

冷血的真容他看過,所以一眼就認出來了。

見葉雄出來,冷血一點都不意外,也沒有迴避的意思,依然坐在那裡。

她看了眼葉雄,再看了眼旁邊的洛可兒跟納蘭若雪,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那神情彷彿在說:我終於抓住你的把柄了。

葉雄直接走過去,在她面前坐了下來。

「先生,有事嗎?」

冷血彷彿不認識他一樣,像陌生人一樣打招呼。

「她們只是皇城學院的兩名學員,跟我之間沒什麼關係,如果你覺得能用她們威脅我的話,我建議你別浪費時間。」葉雄提醒。

「我怎麼覺得,她們好像跟你關係不錯的樣子?」冷血揚眉看了他一眼,笑道:「沒想到你挺風流,才來皇城學院沒多久,就將學院兩大美女征服,連黑涯的女朋友都搶走了。」

「我怎麼聽起來,你這話有點酸溜溜的?」葉雄目光火熱地望著她。

「你覺得可能嗎?」冷血一點都不畏懼他的目光。「想對我用美男計,我勸你死了這條心。」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葉雄站起來,回到座位,很快就跟兩女打鬧起來,快樂的笑聲,從那邊傳過來。

冷血目不轉睛地看著,聽著他們的歡聲笑語,突然發現自己很久都沒有笑過了。

她站起來,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葉雄若有所思。

「怎麼了?」洛可兒奇怪地問。

「沒什麼,我教你們玩一個骰子遊戲,很容易的。」

葉雄找到一塊木板,飛快地用小刀削出三副骰子。

「這也是你們地球的把戲嗎,怎麼玩?」洛可兒奇怪地問。

「很簡單的,你們聽好了。」

葉雄當下將玩法跟她們說了。

兩女都是冰雪聰明的女人,一教就會。

「現在開始,輸了的要喝酒,不然玩沒意思。」葉雄說道。

「喝就喝,誰怕誰。」洛可兒捋起手臂。

納蘭若雪有些猶豫了,畢竟啤酒對於她來說,太難喝了。

「若雪,你喝藍果子酒好了。」葉雄知道她不喜歡,也不強迫。

「要喝一起喝,憑什麼她要有特權?」洛可兒抗議。

「洛洛,若雪她喝不慣這個。」

「你偏心。」 如是一夢 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洛可兒嘴巴又翹起來了。

「既然大家高興,就別特例,我也喝。」納蘭若雪笑道。

葉雄還想說什麼,但是一看到洛可兒那翹得比鼻子還高的小嘴,就不敢說了。

玩了一個小時,洛可兒有些醉意,趴在桌上睡著了。

納蘭若雪臉色也變得緋紅,看起來嬌艷無比。

比起撲在桌面上呼呼大睡,嘴角都差點流口水的洛可兒,納蘭若雪誘惑得多。

只見她雙頰緋紅,眼神迷離,呼吸急促,紅唇粉潤。

感覺到葉雄火辣的目光,她****分明起伏快了起來,目光閃躲著。

葉雄感覺一鼓躁熱,從下身湧上來。

他這才想起,自己已經一年多,沒有碰過女人了。

這種想法剛生起,他發現慾望膨脹得更加厲害,荷爾蒙處於爆走狀態。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納蘭若雪提議。

葉雄點點頭,拍拍身邊沒有任何淑女形象的洛可兒,喊道:「洛洛,回去了。」

「回去,好,走。」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名門婚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