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很害怕。但是一下就冷靜下來了,“我不覺得我配不上雬月,既然我們在一起了,就證明我們很相配。”

她一遍又一遍舔着我側臉的舌頭,微微一滯。

臉上雖然沒有表情。但是我猜多半是被我的話震懾到。僵在了原地。“你……你怎麼敢這麼和我說話,就不怕……我把你丟在陰宅裏不管了?反正主人進入了休眠,你要呆在這裏,根本就找不到回去的路。”

“我怕,但是……你想過沒有?”我認真的看着這張平日裏讓人頭皮發麻的白板一樣的臉,一字一頓的和她說道,“雬月的長相的確是天人之姿,如果要找一個跟他差不多好看的,本來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我認爲,只要是雬月喜歡的,也喜歡雬月的,就是相互之間彼此配的上的。”

這也許是我一生當中,膽子最大的時候。

字字句句出乎了我自己對自己的意料,但每一個字都發自肺腑。

她的舌頭緩緩的縮回去了,冷冰的拿起房間的一支蠟燭走到了我前面,“莫瑤,想不到你還挺能說的。不管你怎麼說,主人身份尊貴,讓你做我們的主母,我不服……”

我根本不需要別人來服氣,我只想單純自私的和雬月在一起。

所以,我沒說話。

安靜的跟在豔姬的身後,出了陰宅,外面是一條很長很長的長街。豔姬說那叫陰鬼街,是距離陽間最近的一條街。

除了進入陰間的鬼魂會路過這裏,很多迷路的生魂,也會出現在街道上。

所謂生魂就是未死之人的魂魄,比如在醫院裏昏迷不醒的,或者說睡覺的時候運氣不好靈魂出竅了。

都有可能意外闖入陰鬼街當中,如果在街道上迷失了,那基本上就死定了。

跟在豔姬的屁股後面,我渾身發冷,雙手抱着胸。

周圍都是穿着各種各樣服飾的人,有穿着很厚的軍大衣的,也有穿着短袖背心的,更有隻穿大褲衩就出來的鬼魂。

看他們的樣子,幾乎都能判斷出他們死前在幹些什麼。

這些鬼魂形態各異,卻有一個共同點。

邪王的廢材狂妃 就是每一隻鬼魂的手中,都捧着一支和豔姬手中一樣的白蠟燭。他們的雙眼呆滯,卻死死的看着蠟燭上的火光。

蠟燭上的火焰如豆,十分的渺茫。

並不如陽間的火焰一樣,會靈活的跳動。

這些鬼魂來來往往的,也不知道它們要去的究竟是何方,總之都從身邊麻木的擦身而過,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走着走着,我就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我去!

是我的堂哥,莫璽。

莫璽怎麼走在這條街上了,難道他出了什麼事?

繼續走着,又遇到了我的大伯。

他倆見到我,都好像不認識,嘴裏不停的喃喃着“嬌嬌”兩個字。就好像成了鬼之後,也徹底的瘋魔了,還忘不了那古畫上的九尾狐小娘子。

我正失神,豔姬忽然停住了腳步,“到了。”

“可是長街……長街的盡頭,看起來似乎還很遙遠,遠處還有街景,怎麼就到了?”我眺望了一眼遠方。

豔姬捂着紅嘴脣,咯咯的笑了幾聲,笑傻子一樣的嬌聲道:“別問那麼多,閉上眼睛,一口氣衝過去。”

長街看起來,好像永遠沒有盡頭,一直還能看到遠方的街景。

聽豔姬這麼一說,我似乎明白了。

也許眼前的好多東西,都是幻覺呢,說不定堂哥和大伯也都沒事。

我閉上了眼睛,一口氣往前衝。

人在黑暗中是最沒有安全感的,我緊緊握着胸口的狐牌,腳下沒有目的和方向性的跑着。特別想停下來,但是周圍的空氣很冷,讓我不敢輕易的停頓。

還有鬼魅之間竊竊自語的聲音,擾亂着人的心智。

要不是緊握着狐牌,我想我可能會崩潰的。

直到周圍的空氣變得溫暖起來,我才緩緩的停下步伐,低低的喘着氣。睜開眼睛看看周圍,居然外面已經是大白天了。

人站在火葬場裏面的一棵樹下,周圍都是死者家屬悲慟的哭聲。

我回來了!!

之前我好像聽雬月說過,這個火葬場似乎就連着一段通往陰間的冥途,想不到我從陰間回來之後又出現在這裏。

日光照在身上,微微有些灼痛,尤其是小腹的位置尤爲不舒服。

似乎純陽之火,對我腹中的小狐狸很是不好。

我一路上都在找有陰影遮蔽的地方,離開了火葬場內部,打了車直接回學校。

在車裏,我就已經破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王星靈,“師父,是我,莫瑤。那天……那天真是不好意思,把您一個人丟在馬路上。”

王星靈絲毫不介意,在電話那頭說自己無礙。

我因爲雬月的事情再次懇求他,問他有沒有時間再去十字路口幫忙,再收一次魂讓雬月有力量從狐牌裏出來。

“瑤瑤,十字路口敲碗叫來的都是餓死鬼,就算叫來的是大傢伙。但是對於你狐牌中的神明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大的用處了。”他緩緩的在電話那頭說道。

我一驚,原來敲碗叫來的,都是餓死鬼。

難怪飄在我頭上,對着我流口水。

我急忙問他:“那……到底要收什麼樣的魂魄,才足徹底修補九尾狐牌中神明破碎的魂魄呢?”

我……

我真的不希望雬月繼續一直這麼虛弱下去,王星靈一定有辦法,徹底的治好雬月!! “魂魄修復的過程是漫長而又複雜的。你別忘了你狐牌中的神明的魂魄可是粉粉碎了。”王星靈在電話那頭緩慢的而又懶散的說着,他頓了頓。輕輕一笑,“你該不會以爲,僅憑一兩個魂魄就能讓他徹底的聚靈吧?”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這一字一句。冰冷而又殘酷,讓我不由的愣住了。

下巴骨發酸,只覺得半個字都說不出口。

王星靈似乎感覺到氣氛變得有些壓抑,又忍不住調節了一下氛圍。“瑤瑤。我是不是把話說重了?”

“沒有。我……我早該想到的,灰飛煙滅的魂魄哪兒那麼容易就輕易的回來。”我小聲顫抖的說着。卻掩飾不住內心的失望。

是我的想的太美了。我以爲雬月回來了。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他說:“瑤瑤。接下來的行程我已經安排好了,你等我電話就好了。”

“您什麼時候會給我電話。”我在雬月這件事情上,有些過分的心急了,似乎必須要得到準確的時間才能夠安心。

王星靈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的說道:“這一兩天吧。瑤瑤。其實你沒必要那麼心急。招惹大傢伙。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我不怕!”我不經大腦的脫口而出,然後才覺得不妥,小心翼翼的道歉,“師父,對不起,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沒考慮到您的安全,但是我真的……”

“瑤瑤,你是要繼承我衣鉢的人,不要說對不起。”王星靈忽然嚴肅起來,然後電話裏就傳來了陪酒k歌的嘈雜聲,估計他是在ktv裏,“我會盡量讓你在聚魂的過程中,傳授你一些基本功。好了,不說那麼多了,今天還有兩個單子要做……估計又要睡不成了……”

他那頭已經匆忙的把電話掛上了,我忽然才意識到,王星靈是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的王大師。

找他辦事的明星富豪肯定不少,每天都會很忙碌。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出現在我身邊,和我一起想辦法收魂。

大概接下來的收魂行動,只有等他清閒下來了主動聯繫我。

下了出租車,我直接回寢室。

蘇溫柔當了大明星,每天忙着趕通告已經見不到她人兒了。丁沁和孟嬌陽空出來的牀位,一直都沒人搬進來住,似乎都有點怕了我們寢室倒黴的風水。

寢室裏就只有我一人兒,而且大家好像都有點躲着我,像躲瘟疫一樣。

上了兩三天課,就收到了我媽媽的電話,“阿yaya,你……你現在方便回來一趟嗎?”

在電話那頭,我媽媽的聲音是有些驚慌的。

“怎麼了,媽媽?”我急忙問她。

她似乎有些不好形容發生的事情,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家裏收到了一些東西,也許……也許是給你的。我說不好,也不敢打開,你回來看看吧。”

給我的東西?

這樣一聽,只覺得她的語氣怪怪的,似乎是碰到棘手的事情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

弟弟住院的那個城市在x市,我媽在x市租了一套房子,現在就是在x市全天照料弟弟。

我聽說,大姐也搬過去住,和我媽一塊幫忙照顧弟弟。

至於我爸爸,他公司剛剛起死回生,忙前忙後的自顧不暇。估計現在並不在x市,或許還在東南亞倒騰他那些貨物和生意。

“好,那……那我回去一趟看看。”我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了。

在寢室裏隨便收拾點東西,就包了一輛出租車上x市。

到了我媽租房子的地方,我站在門口就呆了。

家門口的位置,整整齊齊的堆了三口大木箱子。

伸手一摸,這箱子的木料冰涼涼的,感覺很結實啊。最可怕的就是這幾口箱子上面,綁了紮成花團的紅綢,看起來喜慶的很。

紅綢上還夾了一張紅色的信封,就是不知道信封的內容是寫給誰的。

所以,我沒有貿然的拿起來看。

我正站在門口納悶呢,對門的鄰居突然開門了,“哎喲,小姑娘,你是這家的人吧。”

我才不是中二病呢 “我是啊。”我有些茫然。

隔壁鄰居是個穿着睡衣的大嬸,頭髮凌亂的都要豎起來了,看樣子就是大早晨剛醒過來,“你們家這個聘禮堆在門口,每天都有,你是不是嫁人了沒告訴你媽媽。我跟你講,你趕緊和你媽媽說一聲,這些東西放在樓梯口,要影響人走路的。”

聘禮?

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你怎麼知道是聘禮,不是別的東西?”

“不是有紅綢綁着麼。”她臉上閃過了一絲逃避的光芒,似乎是有些心虛了。

我說:“我想會不會是有人送錯了。”

“不可能的,怎麼能送錯了,上面納吉的帖子我都看過了。”那個大嬸順嘴就說出來了,剛一說出來就捂住了嘴。

她有些尷尬的看了我一眼,自言自語的說道:“高壓鍋裏的飯煮好了,我得去關火了,小姑娘。你記得處理這些箱子,一會我家老頭還要去上班的,別攔在這裏不方便出去。”

末世膠囊系統 上面的大紅帖子上,有我的名字嗎?

可是我和雬月是冥婚啊,再怎麼帖子也應該是綠色的,或者就是那種黑白的。還有箱子上的綢緞,也不該是大紅色的啊。

但是雬月的的確確說過,要三媒六聘娶我。

我……

我真當他說的是玩笑話,他給了我冥婚就已經讓我又驚喜又驚嚇的,沒想到連聘禮都特麼送我家了。

這時候,我家的門也打開了。

開門的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女子,她臉色很是憔悴,齊肩長髮。

看到我,臉色中帶着一絲欣喜,“瑤兒,你怎麼來的這麼早?連夜趕來的吧,吃飯了嗎?快進來吧。”

是我姐。

她嫁給東北人兒之後,就不說泰語了。

說話帶兒化音,還叫我瑤兒。

聽上去,就感覺怪怪的,滿嘴的大碴子味。

“等等,把箱子擡進去吧,省的隔壁鄰居要有意見了。”我隨手拿起插在紅綢當中的紅色帖子,裏面的確有我和雬月的名字,不過都是繁體字。

我只能大概看一下,就是求親的那種帖子。

帖子當中還加了一個折成四方形的禮單,也用繁體字寫了這些箱子裏的東西。

我姐都愣住了,“這箱子真是你的?”

“大概……大概是吧。”我有些尷尬的說着。

我姐接過我手中的帖子,蹙起了眉頭,“上面雖然有你的名字,可是我和媽媽都覺得,應該是惡作劇。但是……瑤兒,媽說了,她看你好像有點像懷孕了。嗯哼,她隨然沒說,但是,一直都懷疑呢。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兒了?” 其實要發現我懷孕。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而且照顧弟弟的那一段時間孕吐也很嚴重。動不動也會手腳冰涼頭暈目眩。

“什麼懷孕啊?我怎麼聽不懂啊……”我明知道瞞不住,卻依舊裝傻子,只能“呵呵呵呵”的傻笑矇混過去。讓我姐先幫忙把門口的三口大箱子一起搬進家裏。

那三箱東西沉的要老命,前兩箱我倆一起擡,還勉強擡得動。

第三口大箱子裏面,裝的是石頭吧。怎麼擡都擡不動。

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姐進去臥室。把還在睡懶覺的我姐夫從牀上來起來。讓我姐夫幫忙一起把東西擡進來,我姐夫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搬起這些東西簡直要了老命了。

他搬完那口箱子。整張臉漲得通紅。

就跟一灘爛泥一樣的倒在沙發上。我姐可賢惠了。連忙去給我姐夫倒水。

我姐夫好像有點大男子住義吧,也不攔着我姐剛搬完東西就去倒水,理所當然的和我姐說:“放着吧,等一會兒涼了我再喝,莫瑜啊。你去把飯煮了吧。我都快要餓死了……”

忍不住。我就皺了眉頭。我這個姐夫怎麼這樣啊?

也不讓我姐姐休息一下,就光想着自己餓了,劈頭蓋臉的就要我姐姐回去做飯。

姐夫這人我不喜歡,於是也不在客廳呆着了,去廚房幫我姐姐打打下手,順便問她:“大姐,媽媽呢?”

“在醫院照顧弟弟呢,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她負責晚上,我負責白天,我們倆輪流陪着弟弟。只希望弟弟能……快點好起來吧。”我姐姐臉上閃過一絲憂色,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你說咱爸這麼好的人,怎麼會喜歡上那種粗俗的小明星呢?”

“你說柳紅衣啊?”我在飯桌上擺筷子,有些不屑的說道,“她在自己鼻樑上養小鬼兒,用小鬼的陰氣給自己換了張臉,然後魅惑我們爸爸的。那是非正常手段,我相信,爸爸肯定能重新挽回媽媽的。”

雖然是這麼說,可是我也免不了擔憂啊。

我媽媽這次把婚都離了,看樣子是吃了秤砣鐵了心。

我姐姐臉上是一副很吃驚的表情,眼中更是閃過一絲害怕和不接受,“瑤兒,你胡說什麼小鬼呢?!”

我都忘了,我姐是普通的家庭主婦,怎麼能接受這樣的話。

“你……你要不信就算了,咱們家出事的時候,媽媽也是怕連牽連到你。所以……沒怎麼通知,但是事後肯定有跟你提吧?”我憋着嘴,有些不高興。

她哂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是心知肚明,卻非要逃避。

錯開了話題,問我:“你既然知道那女明星的幺蛾子,怎麼不跟咱媽說呢?”

“媽媽……應該知道吧?這件事情,龍婆艾也知道的,他是媽媽的至交。應該會和媽媽說的……哪兒輪得到我說啊。”我把小米粥都盛好的時候,姐夫已經坐上了桌,十分不客氣的開動了。

我大姐很驚訝,“媽媽知道,還要和爸爸離婚啊。”

這不是很正常嘛?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也許那女明星在鼻樑上注射屍油,主動誘惑爸爸。但是這件事情,真的不能說爸爸全無過錯。

他出軌給小三買房的事情,那絕對是板兒上釘釘了。

這飯吃的不怎麼樣,我想在媽媽的房間睡一會兒。

姐夫和姐姐又追問起那聘禮的來歷,問我到底是誰給的,我只能承認我在外面的確有了對象。

只是不敢說,對象是一隻鬼,還是一隻會幻化成狐狸的鬼物。

姐夫就提出來要看這些裝聘禮的箱子裏,到底放的是什麼。

據說今天已經是,他們從門口收到聘禮的第三天,前面兩天。頭一天收到的只有一口箱子,第二天是兩口,這是第三天。

所有以此類推,門外的箱子數量變成了三口。

這些……

這些都是雬月要送給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