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喝咖啡去了嗎?」那邊好像是酒吧或者KTV,聲音很嘈雜。

「我……去找你們吧,你們在哪兒?」

電話那邊說了一個地方,安起陽立刻取車過去。

……咖啡廳……

「慕青,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時漾拉了拉柳慕青的衣角道。

「你不是想讓她放棄你嗎?不下點狠葯,怎麼能讓人徹底放棄你。」柳慕青揉了揉時漾的腦袋,「就怕你這名聲不好啊,腳踏兩條船的女人啊,要是以後伯父伯母知道怎麼辦,我……真的有點擔心哦。」

「那你快點快點幫我搞定我爸媽啊,你答應要幫我的!」時漾也是覺得今天真的有點太狠了。

「好啦,快回去吧,有點晚了,我把你送回去。」

……游年片場……

秦瑤刷著朋友圈,突然看到了一組照片,一共九張,秦瑤一個個的仔細翻看,放到不能再大了,秦瑤以為自己瞎了,仔細看了看那個人的頭像,又看了看那個人的介紹,QL經紀公司的CEO,我的天,他認識時漾嗎!

游年正好準備下一場,休息,拿起手機準備刷會兒朋友圈,被秦瑤一把搶過手機。

「怎麼了?」游年不解的問。

「沒……沒什麼,我剛剛好像看見你手機沒電了,我去幫你充電吧。」秦瑤拿著手機準備找數據線。

游年無奈的拿回秦瑤手裡自己的手機,笑道:「幹什麼啊,我手機才充滿的電好嗎?開什麼玩笑呢。」

「喂……」秦瑤還想要說什麼,見游年已經打開了朋友圈,只好把話憋回去。

游年翻著翻著,一直沒停,秦瑤以為游年應該已經把這條朋友圈刷過了吧,沒想到游年還是停下了。

看著圖片上,被月光沐浴著的時漾,淡淡的笑容,像極了深夜綻放的曇花,又美好又短暫,淺淺的寬寬的毛衣,更顯得時漾嬌小可人。

把就九張圖都仔細看完,游年關閉圖片看著那個有些陌生的頭像,皺眉想著,時漾是不是換了頭像,可是點開之後才發現,那不是時漾的微信。

心情突然就黯了下來,秦瑤看著游年慢慢暗下去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問:「你……沒事吧?也許是朋友呢,別太在意,回去好好問問時漾就好。」

游年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道:「時漾……之前才和我說她在家的……這個照片裡面她穿的毛衣,是我今天早上親自為她選的…… 要說吃早餐,在大中國的傳統上,各地人都有各地人的習慣。?你要說農民,那得乾飯就着菜。因爲得下地幹活啊,這一上午幹五個小時的農活,吃點稀飯,早餓得不行了。要說上班族呢那就是啥能拿着路上吃,坐車吃的,就吃啥。有的家庭呢,就是喝稀飯,就着鹹菜。反正都依着個人的生活習慣。

而像這樣在街邊閒着,喝着豆漿,吃着油圈,饅頭包子的生活。對於白筱來說,可能是來北京的頭一回。雖然每個月她也能休息個四天吧。可是,休息的時候,她都是一覺到中午,直接起來方便麪的。早上起個大早,出來吃早點。呵,得了吧,哪有那個閒情啊。

“媽,在這街邊吃東西就是香。”司空純咬着包子,那流嘴留香啊。讓他覺得這是他到現在爲止吃得最好吃的一頓早餐了。

“這豆漿不錯,比咱們那兒的好。咱們那兒的水兌的多了,就感覺是在喝豆水一樣。根本沒有一點點漿的感覺。”司空翼說道。慢慢地喝着,小口的吃着,不是說了嘛。吃飯要細嚼慢嚥。有助於東西的吸收。不過這話也不全對。至於司空翼和司空純兩個人在吃法上是明顯的不同。可是在各方面的發育上來說,都沒有差別。不知道是因爲雙胞胎的原因,還是別的原因。

總之是沒有差的。不過一個看起來就跟是被放出來的似的。一個就顯得高雅得多的多。白筱的心思也沒有在吃東西上。而是在看人家吃東西上。是不是女人就是這麼的奇怪呢在面前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看着他吃東西都會是一種幸福呢白筱來北京這些年,從來沒有自己做過早飯。每天都是在路上買個飯糰,一包豆漿或是牛奶。一邊坐着地鐵,一邊吃着早餐的。雖然說在大街上吃東西,非常的沒有形象。可是有些東西在大街上邊走邊吃,就是有不一樣的感覺。

所以,如果是別的女人,可能一大早起來,就是做各種早點給自己喜歡的人。而白筱就是一大早起來,拉着大家去外面吃街邊攤。

要說一些人,還真的會想,這樣的東西吃着衛生嗎你看看在大馬路上的,車來車往,能沒個灰塵啥的這要多髒啊

不過有一個事情卻是真實的。你要是去哪兒要找那種地地道道的美食。那種純正的風味,肯定就要找這種,看上去讓人覺得不衛生的地方。因爲,美食就流傳於民間。也許就是因爲燒的是柴,這肉才香。也許就是因爲它是大鍋的菜,才讓你覺得別有風味。

“白筱。你來北京這麼多年了。怎麼不帶我們上你住的地方,嚐嚐你做的早餐啊。”司空冷語吃着饅頭,皺着眉頭。說真的,他實再吃不出來這兒的東西和他的老家的東西有什麼差別。也不知道爲什麼,別人總是能說,這牛排能有多麼的鮮嫩可口,這菜有多少的爽滑之類的。他吃着都一樣。一份三十塊的牛排,和一份三百塊的牛排,在他的嘴裏只有一味道。他的腦子裏只有一答案。這是牛肉。別的完全沒有。

所以有的時候他都認爲自己去那些高級餐廳吃東西特別的浪費。無非就是去吃一個檔次。一個服務而以。

白筱聽了司空冷語的話,反而滿在不乎的回道:“那是不可能的。因爲我來北京這麼多年。還沒有做過早餐呢。再說了,昨天晚上你們下榻的飯店離我那兒的確是遠。這一來一回,你們又要趕不上飛機。到時你又要來怪我。我可受不起這個罪。還是就在街邊吃了,吃了你也好去趕飛機。這不是很好嗎還是覺得在街邊攤吃東西,對你這個總裁先生來說,太丟面子了告訴你,真正的美食都在民間。那些越是高級的飯店,做出來的東西越是不地道,而且價格還很貴。雖然說你是總裁,可是最重要的是,還是要會過日子。不論你有多有錢,錢都是省出來的。不是賺出來的。”

白筱一邊吃着,一邊對他講着這些大道理,她是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因爲有什麼說什麼唄,都藏在心裏,藏壞了怎麼辦她這個人就是不喜歡把事情都藏在心裏。好吧,以前她是很喜歡的。可是至從上次很受傷之後。她就發誓再也不這樣做了。這樣做的話,非常非常的不好。非常非常的辛苦。對自己的身體也不好。所以,她現在換了一種生活的方式。那就是把心裏想的說出來,要哭就哭出來。這樣,事情很快會過去。身心健康,纔是最好。

“你變了。你發現沒有。你變了。”司空冷語壓低的聲音說道。

“爸,你說我媽變了。是不是我媽現在變得特別的漂亮”司空純問道。

“你媽現在已經是三十多歲的人了,怎麼比也不肯定沒有二十多歲的她好啊。那個時候的她才清純亮麗呢。”司空冷語回道。

“雖然是這樣說,可是我還沒有變成一個黃臉婆,這一點來說,我還是很不錯的吧。”白筱眨了眨可愛的眼睛,“不過這件事還是要謝謝你。如果不是您的話,我可能沒有辦法嚐到爲人母的滋味。說真的。可以不用養,不用教育,只是偶爾的和孩子玩一下。真的很快樂。當然了,相對來說,你就要辛苦一點了。現在孩子教育是一個很重大的課題。不是所有人都會教育孩子。你看現在青少年犯罪年年增加。你一定要多多關心孩子的身心健康發育,不要覺得給了錢就算了。越是這樣,越是容易變壞的,你知道不”

“你現在是兒童教育專家嗎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我真是服了你了。居然能這樣。要不然這樣,孩子放在你這兒養兩個月,也讓你好好體會一下養兒有多麼的不容易好不好”司空冷語這是氣話。他怎麼可能啥得把孩子放在這個女人身邊兩個月呢 時漾早上剛剛睜開眼,就看見摟著她熟睡的游年,時漾一愣,柔和的笑笑,輕輕的貼上游年的唇,送上一個溫馨的早安吻。正準備離開,被游年扣住腦袋,加深了這個早安吻。

「唔……」

游年直到把時漾吻到呼吸不過來的時候,才緩緩放開時漾。

時漾喘著氣,被游年摟在臂彎,兩人一起躺在床上。

時漾枕著游年的手臂,摟著游年的腰,輕輕道:「我吵醒你了?」

游年蹭了蹭時漾柔順的頭髮,道:「沒有,我在淺眠,還沒到家多長時間,對了,你昨晚幹嘛了?」

時漾一愣,「晚上我……」

游年打斷道:「你不在家哦。」

時漾怔了怔,笑道:「嗯,沒在家,昨天有個哥哥從國外回來,我爸爸媽媽讓我去接機了,然後一起吃了個晚飯。」

游年動了動,讓時漾更舒適的躺在自己臂彎里,「你的哥哥是……QL的CEO?」

時漾沒經過大腦,傻兮兮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過了幾秒,她自己都想笑自己傻,之前柳慕青既是經紀公司的總裁,又說他們酒店好不容易找到游年代言,游年認識也不為過。

游年看著臂彎里的時漾拍了拍腦袋,抓住那小傻子的手,道:「別拍了,拍笨了怎麼辦?」

「我才反應過來,你們應該認識的。」時漾懊惱道。

「好啦好啦,不管我們認不認識,你沒有騙我,真的讓我好開心,我都想象不到,要是你說晚上在家我會多麼崩潰。」游年柔情的看著懷裡的時漾道。

「你啊,不也很信任我?」時漾用纖長的手指輕輕的戳了戳游年的胸膛。

「這樣真好啊……」游年摟緊時漾感嘆道。

「好啦,開心了吧,過幾天慕青要來看你哦,你……好好準備。」時漾朝游年俏皮的眨眨眼,起身洗漱,為游年做早飯,讓游年吃完再補眠,這樣不會讓游年的胃病加重。

時漾正在煎一個雞蛋,收到了自己母親的電話,看著電話提示「媽媽」,時漾有些害怕,因為……

「媽媽~」時漾面容帶笑,聲音嬌嬌的喊道。

「你還知道我這個媽媽嗎?你有多久不給我打電話了!」電話那頭,華素馨女士真的被這個無情無義的女兒氣炸了。

「我這不是有點忙嘛。」時漾試圖安慰正在爆炸邊緣試探的母親。

「瞎說什麼!忙什麼忙,就算忙,你難道真的忙到都不能坐個高鐵,坐個飛機飛回來看看我們嗎?!我就不信,你開醫館的,連一張高鐵票或者飛機票都買不起。」

「媽媽,我知道啦,我會回去看你的。」時漾柔和的笑笑。

「別來這套,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你之前和我說你會回來的,會回來的!現在你的人影在哪兒?在哪兒!」

「媽媽……我一定會回去的,真的!」時漾真的不知道怎麼才能安撫母親的急躁了。

「你知道,今天慕青回來了,你柳伯伯竟然特地領著自己兒子來我家炫耀!說慕青是凌晨坐車回來的,和你吃完飯馬不停蹄的趕回來看他們,你知道什麼叫炫耀嗎?人家兒子回來了誒,我能說什麼,慕青真的越來越優秀了呢。」華素馨想起一表人才的柳慕青,就無限的感嘆。

「媽媽!我都說了,我不喜歡慕青哥哥的!」時漾就知道是自己媽媽話裡有話。

「你看看你都多大了,慕青哪點不好!從小青梅竹馬的。」華素馨不解於時漾的拒絕。

「你也知道是青梅竹馬嘛,那能怎麼能在一起呢,就是太互相了解了,所以才不適合在一起啊。」時漾無奈的換了一邊耳朵接聽電話。

「我告訴你,要麼你就給我趕緊找個男朋友,要不你就和慕青在一起!我今天問了慕青他可沒有拒絕哦。」

「媽媽,你怎麼問慕青哥哥這樣的問題呢!」時漾用力戳了戳鍋里煎的雞蛋,才發現雞蛋已經完全煎熟了,但是游年喜歡溏心蛋。

時漾只好把雞蛋盛出來,放到一邊,又拿了一個雞蛋。

「我不問,誰問?那可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女婿』,我現在看慕青啊,真的是丈母娘看女婿越來越滿意啊。」

時漾真的想把這些話錄下來給媽媽的學生好好聽聽,那個看似優雅,氣質如蘭的華醫生,華教授,現在就像個媒婆……在給她親女兒說親。

「好啦,我知道了,會給您找個……帥氣優秀的男朋友,好不好?」時漾估摸著《戀愛季》在兩三個月之後就該播出了,到時候真的是想藏著游年都藏不住了,還是提前給媽媽打好預防針吧。

華素馨聽到時漾的話,驚訝道:「哦?帥氣優秀的男朋友?真的假的?你找得到?」

時漾不服氣的嘟起嘴,賭氣道:「媽媽,我哪有那麼差,連男朋友都找不到!」

「好!你說的哦,那下次回家要不要帶來給我和你爸爸看看,把把關?」

「知道了,知道了,先不說啦,我做早飯呢。」時漾生怕說多錯多,找了個理由趕緊掛了電話。

華素馨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寵愛的笑笑:「這孩子……」

轉頭就看見正在對弈的倆人,沏了兩杯香茗,分別放到自己老公和柳慕青的手旁,「剛剛給漾漾打電話啦,那丫頭竟然和我說她會找到一個優秀帥氣的男朋友,你說說,誰有咱們慕青優秀帥氣啊。」

「華姨,你說什麼呢,比我優秀的人太多了,漾漾也那麼好,怎麼會找不到男朋友。」柳慕青試圖小心翼翼的把話題往游年那邊引。

沒想到……

「嗨呀,我們慕青還謙虛起來了,我猜漾漾就是找的借口,要是這幾年真的有他喜歡的男生,早就在一起了,怎麼會等到二十七歲了。」華素馨表示自己已經看穿了時漾的拖延把戲。

柳慕青心裡重重的嘆了口氣,怎麼辦哦,怎麼辦哦,時漾啊,時漾啊,我怕是也不好救你和游年了,我爸媽已經很可怕了,華姨更是可怕。

這時候,時漾的爸爸時京墨同志落下一子,發話道:「慕青啊,你別拒絕啊,我猜漾漾一定會以什麼青梅竹馬的理由拒絕,你們都沒當成戀人相處過,怎麼能知道你們不合適對吧,不然處著處著青梅竹馬就變成舉案齊眉了對吧?」

得,這才是最終大boss,自己現在連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了,時叔簡直是看透一切的存在,可是!既然都能看透一切,怎麼就看不出來,他和時漾不可能呢! “美得你啊。?根據約定,我是不能見兒子的,我今天能見,還能陪他們吃早餐,還能看着他們,我已經很滿足了。不要拿兒子的生活來壓我。我現在天天早出晚歸,一天三餐都是隨便解決的。如果兒子跟了我,能讓他們瘦成非洲難民那樣。你樂意啊”白筱喝着豆漿,據實以告。不是她怕承擔費用,而是她說的是事實。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嘛。

一個人的生活就是這樣,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那看來你的生活很沒有規律啊。正好,把兒子放你身邊,讓你的生活很有規律一下。”司空冷語這話說的,就好像兒子是一個燙手的山芋,他在找地方丟似的。

“免了免了。我可不要接收啊。我的生活其實挺好的。挺規律的。每天上班,下班,回家。要麼就是出去應酬。家裏沒個保姆什麼的。兒子跟着我只會餓死。還是算了吧。而且,如果天天讓他們吃外送。一個不安全,另一個呢,也沒有什麼營養。你看看我。天天上班,吃了坐,坐了吃,按道理來說,應該要胖了纔對。可是呢,我依舊是這樣的瘦。就是因爲吃這些東西吃的,一點營養也沒有。你捨得兒子受這樣的罪啊。”白筱再次拿出事實講道理。

“我是無所謂啦。看你那兩個兒子,一臉的嚮往的樣子。就知道他們有多麼的樂意了。不過呢,我當然是不會同意的。這個暑假還有作業呢。而且全在家裏。想跑到這兒瀟灑。你當你們的老爸我是什麼呢快點吃。吃完我們就要去機場了。”司空冷語的惡趣味似乎醒了。

先給人家一個很大很大的希望。然後再把這個希望給捅破。這就是司空冷語常乾的事情。

司空翼不由的抱怨,“爸,你這樣做以後會短命的你知道不知道啊人不可以說謊的。你不是也常教我們不能說謊嘛你怎麼可以這樣啊。”

“我怎麼樣了啊。我也幫你們說了啊。可是你們媽媽說,和她在一起你們會餓死的。所以,我只能把你們收回去了。等你們長大了,能自己做飯了,再來吧。到時你們還可以做給你們這個懶蟲媽媽吃也不一定哦。”司空冷語說道。

“不要不要,我們就要現在和媽媽在一起嘛。讓我們和媽媽在一起嘛。”司空純撒起嬌來。真的也是要命,那傢伙是抓着你的手不放的啊,而且還往死里扣啊,那個讓人疼的啊。司空冷語好在是練過的。被兒子扣了這麼多年了所以,他還是能頂住的。

“不是我不讓你們留下來啊。你們媽媽也不同意啊。”司空冷語看了看白筱。白筱也明白,自己如果不幫幫忙,兒子真能一直鬧下去,“好了好了。你們呢就和爸爸好好的回去。等你們再長大一點,再來玩吧。而且,你們這樣一直呆在這兒的話,如果到時候我和你們爸爸的公司有項目合作的時候,我可能又要常往那兒跑了,那你們又是單獨留在北京了。你們也樂意啊”

“那不是等於零嗎”司空翼直接鬆開了爸爸的手臂。在這兒呆着,媽媽跑他們那兒去了。還不是一樣看不到那還是算了。

看哥哥鬆了手。還沒有想明白的司空純只是放鬆了一點點力道而以。

“對啊。就是等於零啊。還不如求你們爸爸,到時候我到津律市的時候,能讓我們見面。那不是更好嗎你們又不會捱餓吧,而且還有人照顧你們的衣食住行。是不是再加上你們的爸爸比較有錢,你們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這個和媽媽相比,真的是好得不得了啊。”白筱雖然知道不能拿這種東西來說,可是,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勸兒子了嘛。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嘍。

“媽。你把我們當什麼啦。有沒有錢都不是問題啊。最重要的是愛。別的同學都有爸爸媽媽的愛。而我們卻沒有。”司空純不高興的說道。

“錯。你們有三個爸爸的愛。任何人都沒有。”司空冷語提醒他們,千萬不要把他們的乾爸給忘記了。

“得了吧。程爸爸至從有了那個女人以前,幾時來看我們了早把我們給忘了吧。還有冷爸爸。就算他最忙了。天天陪那麼多女人。哪有時間管我們啊。人家的孩子是一個人享受兩個人的愛。我們是二個人享受一個人的愛。怎麼說,我們真的比較可憐的。”司空翼很認真的比較道。

小翼說的也是事實,那兩個乾爸的確是不太像話。話說,上次來看望他們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好啦好啦。不管怎麼說呢,你們的爸爸總是一個好男人啊。只不過是比較不喜歡和女人生活而以嘛。也許有一天,就會出現一個讓他愛不釋手,心甘情願要讓人家管他一輩子的女人出現了,那你們就有媽媽了呀。所以啊,你們兩個要聽話啊,不能這麼的不講道理哦。要乖乖地,聽到沒有啊”白筱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

看了看大家吃的也差不多了,白筱舉了手,“店夥計,結帳。”

“好嘞。”店夥計走了過來,一清點,“您好小姐,一共二十六塊。”

“好。”白筱從包裏拿出了三十,“別找了。”

“喲。這麼大方,還給小費啊。”司空冷語看到了她這種不常見的行爲,非常的吃驚。

“有什麼好奇怪的,要不是看在你們現在離飛機起飛的時間已經不是太多的份上。我纔不這麼幹呢。真是的,你都沒有注意時間已經很晚了嗎你們很有可能誤點啊。司空先生。”白筱好心的提醒道。本來她也是要等着找錢的,可是就在拿錢的時候,她碰到了手機,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讓她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早餐吃的,比她預計的時間還多了半個多小時。她都不知道他們在吃什麼啊。居然能吃這麼久。

司空冷語的擡手錶,這才發現。時間真的不早了,“天殺的。”他一個箭步衝了出去,“出租車。” 搶婚老公別索愛 沒有形象的大喊道。

很快一部車就停在了他的面前,他拉開車門,向他們大喊道,“快上車,快上車。”

幾個人很麻利的上了車。關上了車門。司空冷語又對司機說道:“司機先生,麻煩你去機場。要快。”

“好嘞。坐穩了啊。”司機很熟練的駕駛着這部車離去。

這一回,因爲大家都陷入了趕飛機的心情,所以並沒有什麼聊天。而是充滿了緊張。不時的向窗外張望着,過了近一個小時,小翼不由的大叫道:“到了到了。”車還沒有停穩呢,他就想開門,好在白筱拉住了他,“你啊,不管怎麼急,也要等車停穩了再下車啊。這樣做太危險了。以後不可以這樣的,知道嗎”

直到車停穩,白筱才讓他們下了車,因爲沒有什麼行李,也就是一個人一個揹包而以。很快就到了機場裏面。

“應該已經要過安檢了吧。你們快去吧。我就不送你們了。反正也送不了。”白筱說道。

“嗯。你回去吧。我會帶好兩個孩子的。”司空冷語衝她點了點頭,就拉着孩子向安檢口跑去。可是兩個孩子怎麼說還是捨不得母親,所以,還是不時的回頭看一下。當然白筱也捨不得孩子,雖然是比着讓他們快走的動作,可是,眼淚還是忍不住的滑落。

就這麼離開了。相處的時間是那樣的短暫。然後孩子們又一次的離開了她。說真的,心情無比的低落。如果一直沒有見到孩子,沒有聽到孩子叫自己媽媽,她可能還會好過一點。可是,就是這樣,就因爲孩子們叫了她媽媽,就因爲她已經有了當媽媽的感覺,所以才更加的不捨。

不過,白筱此時的心裏已經有了一個打算。今天回去好好的睡一覺。明天開始,她一定要全力以付。

李子旭因爲當心白筱,所以在這天下午給白筱打了個電話,可是白筱的手機是關機的狀態。是什麼情況使她的手機關機了呢該不會是工作太忙了,所以手機都打到沒有電了吧。

於是他打了一個電話去公司問問。不過錢多多給的答案是,白筱並不有去上班。聽老闆說,好像是早上送了客人以後,要直接在家裏補眠好像。具體是什麼情況,她也不是很清楚。

要在家裏補眠那她一個晚上幹什麼去了不可能和人家聊天聊了一個晚上吧。那麼只能說明,昨天晚上他們一定發生了什麼。要不然爲什麼會一個晚上不睡覺什麼乾兒子,什麼她的妹夫。從那兩個小孩的眼神中和那個男人的眼神中,他就能感覺到事情根本不像她說的那麼簡單。

什麼工作上的事情。根本就是她自己的私事吧。這個白筱的過去,大家都不知道。她的過去到底有什麼祕密到底她的過去是什麼樣的。他想知道,他真的真的非常想知道。

李子旭的心情近似是一種瘋狂。此時,他覺得。要從那個叫司空冷語的男人那裏下手,好好的查查他們之間的關係。 時漾掛完自家媽媽的電話,馬不停蹄的就撥通了柳穆青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了,但是電話那頭說話的聲音相當小。

不過現在時漾也不管那麼多了,無奈的說道:「柳慕青,你還知道打電話給我?我爸爸媽媽都說你沒有異議,你難道沒有和他們說我們不可能嘛……」一向溫柔的時漾,都快被柳慕青惹生氣了。

「漾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媽……我在家沒有話語權的。而且……我在和時叔對弈來著……你,要時叔接電話嗎?」電話那頭柳慕青可憐兮兮的說。

「別別別,你還是好好陪我爸爸對弈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但千萬記得我們的約定啊。」時漾也知道在柳家,慕青真的是很慫啊,也不能勉強,再加上家中大boss在旁邊,只好放過他。

就這樣,時漾和游年過了一個多月安安穩穩的日子,終於在《戀愛季》開播的第一天,時漾和游年風平浪靜的生活被打破。

之前因為荔枝衛視的大力宣傳幾乎全國都知道游年參加了《戀愛季》,再加上無論網友怎麼扒,都扒不出神秘女嘉賓的身份,整個《戀愛季》還沒開播都充斥著一種神秘且詭異的氛圍。

等到第一集播完,游年的微博,《戀愛季》官博,《戀愛季》超話,甚至是秦瑤的微博都被攻陷,一度導致微博癱瘓,當然評論有好有壞,比如:

「我去,我去,我覺得我頭上綠了,這女的誰啊,雖然我很生氣,但是怎麼和游年這麼般配!」

「樓上的,別說了,這個女生貌似已經綠了幾千萬游年的女友粉了,不過……他們好甜!」

「太有創意了,漫展相遇,游年和時漾的cosplay簡直是我見過最好的蘭陵王和花木蘭,般配到我無話可說。」

……

當然以上是能看的好評論,至於不好的……

「不是我說,一個素人,蹭我年的流量是什麼鬼!」

「雖然這個女孩兒挺優秀,但是我還是想說,做醫生就好好去做醫生,參加什麼綜藝節目,想紅想瘋了吧!」

「是不是帶資進組啊!我真不明白,我年那麼好,為什麼要配一個素人女嘉賓,我看白楓就很好啊!之前kpl明星表演賽的時候不是倆人配合超級默契的!cp感十足啊。」

「白楓配得上我們游年?騙誰呢!一個十八線小模特上來的,要演技沒演技,要人品沒人品,還想蹭我年的流量!」

之後就是無限歪樓,變成了粉絲互懟,開啟的新一輪口水戰。

以至於有一個快要接近真相的帖子很快就刷沒了,不過還是被游年看見了。

時漾和游年兩人一起靠坐在沙發上,游年翻著微博,看到了那條幾乎接近真相的帖子。

作為一個時漾以前的同學,我想說,時漾在我們學校完全是校花的存在,不過為人超級低調,不可能無緣無故去參加這樣的綜藝節目,據我所知,時漾的家境根本就不需要她參加什麼綜藝節目掙錢,蹭誰誰誰的流量,而且時漾自己本身就是很有能力的人,人又不傻,頂著被游年粉絲罵的風險上個對她來說沒什麼用的戀愛綜藝,這一定說不過去。但現在這個情況是為什麼呢?

作為一個游年的理智粉,我真的不敢相信游年竟然會接這樣的綜藝,這樣的戀愛類型綜藝很容易漲粉,但也超級容易掉粉,況且,以我年的流量是真的不用再參加這樣的綜藝刷存在感了。

由此看來只有兩個可能了!

第一,游年突然心血來潮,且太久不談戀愛,想嘗試一下戀愛的滋味,同時時漾也真的太無聊了,參加這種節目。

第二,(也是我最看好的可能性)這倆人有!貓!膩!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