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不好意思,今天只有一章,明天14號**節大概也是一樣,不過保證過後最低都會維持在兩章,然後上好的推薦爆更了。在此,謝謝大家的支持。) 牛塵封那邊弄出來的事情究竟能夠起到什麼效果一時半會兒還顯現不出來,結果劉明那傢伙又被當做藉口,背上黑鍋讓秦朗可以從家裏面逃之夭夭到省城這邊來。

不過,本來就是找劉明,順便把這傢伙從省城的公司給接回來的嘛。

從家本地到省份城市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加上有光腦小熊貓一直連接網絡,哨兵擁有的超強能力,可以吧時間縮短至十多分鐘的時間,然後總共用時二十五分鐘達到劉明所在的地方。

遠遠的望過去,劉明那傢伙就已經在公司下面的街道等待他的到來,見到極爲拉風的貨車達到,趕忙的迎上來說道:“你小子總算是來了,你再不來就等着我去那邊把你給提過來了。”

“說的好像我就真的當一個完全的甩手掌櫃似的。”秦朗把哨兵找到一個停車空位停放後,面對好兄弟直接丟一個眼白過去。

“得了吧你,要是你再不來,那幫傢伙就真的全部以爲我是他們的大老闆了。”

劉明說的倒是一個真實情況,說起來還是秦朗作死的行爲,丫的繼續下去就是真的合格甩手掌櫃了。

舊愛,請自重! “呵呵,有那麼誇張,別告訴我現在公司一溜圈兒的全部都是男生。”秦朗福臨心智想到了些什麼東西,加上身邊傢伙的尿性,馬上反應了過來。

“我還準備一會兒給你說說,看樣子你都知道了啊。咱們公司,嘖,沒的說,一股腦的全部都是男生。要不找個時間,咱們到各大學校找些妹子來?”劉明臉上盪漾盪漾的樣子,不知道的都會以爲這傢伙是個衣冠/秦/壽。

再一次的丟一個白眼過去,早知道就改吧邱一涵給一道帶過來好好的管管這傢伙。

兩個人一起進入到公司所在的樓層,路上不忘記把公司目前的詳細情況給彙報一遍。

目前而言,公司算上劉明已經達到四十一個人,且全部都是技術宅男,客服、運營那些一個都沒有。

秦朗不由得一陣皺眉:“那以前的那些運營客服還有管理呢?”

“這不,被收購過後直接離開了。”劉明臉上也是一陣悲苦,換成其他的人來也會是一樣差不多的情況,公司被收購管理那些也還好說,至於技術人員都是被他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給勉強留下來的。

“也就是說,首要的咱們還是給這幫傢伙找事情做,否則的話長時間下去對我們產生懷疑,他們也會離開?”

“對對,就是這麼說,你那邊,是直接可以開始接管那個遊戲?” 大唐南皇 劉明興奮異常。

雖說最近在公司這邊,但實際上還是很清閒的,要做的事情幾乎上是沒有。於是乎,每天就忽悠着一幫子公司的宅男一起玩兒遊戲,造成的結果就是還沒有宣佈外面公司遊戲運營,公司裏面的一幫子宅男就已經全部成爲遊戲的粉絲。

特別還是聽到遊戲的實際擁有者秦朗要來,那興奮的比起劉明來說一點都不差。

可以預見的是,秦朗不用耗費太大的心神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融入到公司,把公司給掌管起來。

就剛纔綜合劉明所說的那些信息,秦朗結合自己對於遊戲運營得出來的一些經驗來說,猶豫的說道:“最開始我過來,也是和你想的那樣準備把公司的服務器那些全部弄到這邊,然後宣佈進行運營的。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別告訴我你後面的那個組織出現問題...要把東西交給其他人。”劉明臉上顯露出來擔心,爲秦朗也爲遊戲。

“可是我發現遊戲並不需要太過的運營,只需要保護好服務器,維護服務器的運行,就不需要太過的過問。”

“也就是說即便是不需要公司裏面的那幫子人,也可以自由的進行發展繼續下去。”

劉明就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迷惑不解:“那你還收購公司幹嘛?有錢人的惡趣味?”

“不是那樣的,是遊戲確實需要一個公司來,實在不行我去看看後面那幫人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運營的,不浪費好不?”

倒是給秦朗提了一個醒,公司是不需要對《星空》這款遊戲有過多的運營照看,僅僅把宣傳工作還有官網的更新做到位,那麼一切都合適了。

甚至於,秦朗還可以很裝/逼的在上面留下一切讓玩家自信探索的信息也可以。

所以還真的就是把公司給浪費,是極爲不合理的行爲。給外界傳達出去一些不對付的信息,引起人們的不解好奇然後深入探查就麻煩了。

他的話不是在敷衍隨便,是真的有點想要給公司的人找事情做的心思,或者說是準備大力發展這樣的一家公司。

閃婚替嫁:病驕總裁別亂來 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也差不多達到公司所在的樓層。 有種愛我試試看 最開始得知遊戲的擁有着秦朗回來消息,一幫子公司員工就開始準備迎接工作。

一個個排成兩排,迎接黑佬大哥一樣,恭敬地站着,順便爭取給自家的新老闆留下一個很好的印象。

本來就不是很多的人,這麼搞下來那氣勢十足,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秦朗被震得嚇一跳。

也還好劉明反應足夠的迅速站出來招呼道:“諸位諸位,這位就是我之前給你們說過的《星空》系列遊戲的研發者擁有着秦朗,秦老闆,大家熱烈的歡迎。”

熱烈的掌聲響起來,給秦朗報以最誠摯的歡迎。

對於這幫程序員來說,保證他們的生活,給予他們滿意的公司,加上能夠征服他們的實力,那麼就能夠受到他們的崇拜。

無疑,秦朗在無意間已經做到以上的條件,然後成功的受到他們的崇敬,成爲真正意義上的老闆,比起前任來說還要有效率。

“咳咳,大家好,大家好。”秦朗本質上可還是一個菜鳥,沒有在公司裏面成爲領導的經驗,開始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還不知道說些什麼。

隨着時間的推移,斷斷續續的話開始變得流利起來,他已經可以應付的了現在四十多個人的會議。 “我說哥們兒,我辛苦給你搭建起來的舞臺,你就給我搞這個?”

劉明此刻的狀態就像是在家裏寢室關上門,把電腦打開登陸上男人都喜歡的噴血網站,結果褲子脫了看到頁面上顯示的其實是正兒八經的泳裝照一樣的。

他確確實實,真心實意的準備去幫忙,結果是太讓人失望的了。

“咳咳,你覺得我能說什麼?貌似就算是其他的新老闆也差不多都是這樣的不是嗎?”秦朗自己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說到底還是觀念上的問題罷了。

聽到此話,劉明再一次的無奈搖頭,他千算萬算,就沒有算到自己的好兄弟會在這個地方給萎掉。

“事情都已經到這個份上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就希望你這公司…”

“聽,你別念叨了,像我媽一樣。就這麼說吧,公司我是不會管太多,我伸手你把盈利給我就行。”秦朗直接是把自己的態度簡單明瞭的給表明了。

一時間劉明只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在世界上不管是什麼人,擁有極大潛力的情況下還有撒手不管當甩手掌櫃的道理。

哪怕是面對一個極爲信任的人,把公司交到給手上,那也不會像剛纔說的那樣全權放手的。

好不容易迴歸魂兒來,劉明面帶不解的樣子:“那你究竟想要幹什麼?總不可能真的什麼事情都交給我吧。”

“當然不會,全部交給我,我還不放心。我的意思是,技術提供方面我可以進行,剩下的運營管理等全部交給你來做。”秦朗站起身來,堅定無比的說道。

心裏面卻不經意的閃過一個念頭:其實有一個預感,這樣做是最合適的做法。

雖然不知道爲何心頭會有這麼一個念頭閃過,但是秦朗卻不認爲這樣的想法是隨隨便便閃過的,所以還是放下來準備找個時間好好探究一番。

家裏面所教會他的認爲處事方法告訴他,秦朗的做法是極爲不合常理的,哪怕是基於兩人現在的關係,也是一樣的。

不解、迷惑、好奇等情緒在心頭交織起來,然後還有點害怕,劉明趕忙跟着起身,說道:“不行不行,不能那麼做...”

“有什麼不好,有什麼不行的,我是真的覺得這樣做很合理。再說我也覺得你是真適合這樣的分配來,行了,就這麼決定吧,反正公司股份那些都分配好,我佔大頭你佔小頭,合情合理。你也不用擔心太多,不是嗎?”

秦朗如同上司拍下屬那樣,把自己的一隻手放在劉明的肩膀上面,然後劉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跟着他離開公司所在樓層的。

倒是他們兩個人經過所在樓層,要乘坐電梯下樓路過一個道口的時候,被一雙眼睛給注意到。

準確的說是兩個,秦朗和劉明都很熟悉的人。

班長站在邊上,停下步子朝着前面的人問道:“王少有什麼東西忘記拿了嗎?需要我幫忙回去拿?”

“不不用了,剛纔我好像看到秦朗還有劉明那兩個傢伙的身影,從前面路過。”王明陽身穿西服,周圍的鏡子反射出他的影子,不論是本身的外貌還是現在搭配的裝飾髮型,都把他給襯托的英氣不凡,極爲符合他此時此刻精英富二代的形象氣質。

邊上站着的班長剛纔的話出口,就已經把自己的身份拉低,雖然西服加身,把自己打扮的成公司白領,但是壓不住的身上那份狗腿子的氣息。

臉上帶着對王明陽的諂媚,帶着對秦朗和劉明兩個人的不屑,班長用誇張的語氣:“他們兩個人?王少可能是你眼花的結果吧,他們兩個人可配不上這座大廈的身份,就算是出現那也僅僅是員工,不值得您關注。”

“呵呵,你說的不錯。我心裏面就是看着他們兩個很不舒服,可以的話你下午時候去調查一番,是不是我真的看錯。如果是,就以我的名義去…”

“好的好的,王少你就放心好了,找到他們立刻我就會幫你解決掉他們。”

富二代快意恩仇,大概就是體現在這個地方。並不是說王明陽無腦,只能說身處的地位層次是不同,思考的方向也就不同。

班長完全淪爲狗腿子,聽到吩咐點頭哈腰,拍拍胸脯頗有一絲狗仗人勢的趨勢。

秦朗和劉明可不清楚身後的那些東西,倒是兩個人在路上談了不少的東西。

“我之前看資料,說是原本是有一些網遊和端遊項目,可以的話就拿過來,我讓後面的那些傢伙們看看,能不能進行修改,然後拿來進行運營。”

“跨度會不會太大?現在都還沒有把你手上的《星空》項目接過來,就要增加新的?太急了些吧。”劉明反應還是比較激烈的,換成其他的人也會是同樣的想法。

但是秦朗已經處在不同的位置上面,結合到已經收集到的信息,還有對《星空》的瞭解,才做出來這樣的決定。

在劉明準備激烈反駁,試圖說服不浪費機會,專心把《星空》給優化好。

秦朗反問一句:“你覺得一款能夠自由運行,不,應該說是一個世界,需要我們進行過多的管理?”

是啊,那已經可以稱之爲一個世界的遊戲,玩家在遊戲裏面增加生氣不需要太多的去管理,可以自由的發展,甚至說這款《星空》就是足以代替宣佈可以擁有無限可能的《我的世界》的超級遊戲。

“再說,宣傳玩家都可以自己去做。而且現在已經接近飽和,真正的魅力即將出現,你覺得還需要我們去管理?”

“那你...”

“新的項目勢在必行,不可能吧公司放在哪裏不管,所以你現在要想的是,如何把那幫員工們給用好勒。”

直到這餐廳門口,劉明臉上的苦笑意味濃郁很多,看起來真正不明白不熟悉情況的還是他劉明,而不是已經把什麼看明白清楚無比的秦朗。

如他所說的,《星空》是一個自由發展起來的世界,需要的是他自主不斷地淨化運營,適當的公司進行推廣。

新項目,讓公司多元化,不至於成爲一家空殼公司。

這樣做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ps:明天開始恢復最低兩更,謝謝大家的支持了。) 在吃中午飯的時候,秦朗在餐桌上面對劉明進行命令了:“一會兒你跑一下,去公司那那幫子人以前做的遊戲,一股腦的全部打包給我發送過來,說不定能夠給你這個遊戲迷弄出些驚喜來。”

“靠,別以爲我不知道,其實一開始你丫的就想偷懶罷了。”劉明無情的發出自己鄙視神情,還有動作出來。

雖說秦朗一再說的讓後面那些人幫忙把遊戲進行回爐重製,讓他感覺很心動的樣子,但是也清楚這傢伙究竟在想些什麼事情。

秦朗無視掉對自己的鄙視之意,正兒八經的回道:“你想多了,聯繫那些人,也是需要耗費精力的事情。再說我還需要找住的地方,可不像你,家裏面土豪,能夠隨便找到住的地方。”

“得得,我算明白是說不過你,下午就去問他們,把東西找出來行了吧。”

兩個人分好工,實際上秦朗就是如說的那樣在賓館裏面偷懶罷了。

大概下午一兩點鐘左右,劉明就已經通過網絡將數據全部傳輸到秦朗的電腦當中。

而爲什麼會這麼快速,那你就要問問咱們的小熊貓了。給弄出來一個僞裝程序,劉明的電腦上面顯示出來還在傳輸當中,秦朗這邊早就通過小熊貓快速的將文件那些全部複製到光腦。

輕輕鬆鬆,不浪費任何一秒,堪稱是節約時間的典範。

把所有的數據複製到購買《星空》系列軟件所附贈的移動硬盤,秦朗點點頭對小熊貓說道:“接下來就麻煩你看着,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

“好的主人,保證完成任務。”小熊貓像是一個cosplay專家,可以隨時隨地的切換自己裝束,扮演成任何角色。

看着電腦上面已經變成制服警/察的小熊貓,秦朗還是很放心的點點頭,然後進入到位面終端,坐在平臺大屏幕前面。

他進入到位面終端內部,接受王陽明王大少爺指令的班長,已經蒐集到一些關於公司的信息,來到王明陽的辦公室,進行彙報:“王少,剛纔我搜集到消息,您看到的不是錯覺的,是真的。他們早上確確實實來到過這邊,且現在劉明還在我們一層樓。”

王明陽來了很大的興趣,原本爆無聊賴躺在椅子上面的他,身體前傾臉色輕微變化:“哦,那你說說看收集到的信息。”

“根據我調查得到的消息,之前劉明和秦朗進入的是與我們同一樓層的一家遊戲公司,說來也巧。那家公司以前還和王少您的公司存在着業務競爭關係,不過失敗了。”

若是秦朗能夠站在該公司外面,朝裏面看前臺上面的公司名稱,就會發現這家公司赫然就是當初同被列爲收購目標的。

所以班長所說的巧,可真的是很巧來着。

“去,這些信息還不夠,要更加仔細,我要清楚他們究竟在幹些什麼。”王明陽就是存着要在一會兒找回面子的心思,他們兩個人之前召開的同學會想要狠狠羞辱人,結果什麼都沒有做成,還被搶了風頭,讓他們很不甘心啊。

作爲富二代的尊嚴,臉面,怎麼可能就怎麼輕輕鬆鬆放過?

加上兩家公司的關係,那麼….

不知道爲何,班長一副躍躍欲試狗腿子十足的樣子,把整個事情都攬在了自己的懷裏。

相應的進入到位面終端內的秦朗,此時此刻可是已經開始又一次的位面看交易,把存儲在位面終端內的那些啤酒啊物資全部放到平臺上面去。

嘴巴里面,開始抱怨念叨:“他喵的肉球,看你回來,老子不把你變成肉餅。”

已經習慣肉球存在的他,一下子換成人工上貨,那還不得類似,不適應啊。

而他的抱怨念叨直接化爲一股力量,然後開始具現化出來,就比如說剛纔上貨的時候進行價格設定,一律進行提價。

本來就有些小貴的罐裝啤酒,最便宜的都已經突破五十位面幣,少不了的就是他的位面幣收入增加,完全就沒有任何可以反對的嘛。

極爲滿意自己的做法,不知道爲什麼心中有點小爽的樣子。他也沒有忘記自己向着別人定做回爐的遊戲差不多已經完成,要去提取的事情。

“位面商人皇帝,申請視頻通話,請問是否接入?”

正當他要進入到該商人商鋪,進行提取時候,一直有交易的皇帝好死不死的提出位面視頻請求。

貌似最近沒有進行位面交易啊,就算有那已經從面交轉向位面商鋪進貨,再說他都已經購買技術設備完全可以自產自銷,脫離對秦朗的依賴了的。

“前輩,請問出了什麼事情?是設備?”秦朗唯一能夠想到的方面就是這個,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再有的則是心中一點點的心虛,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再說別人還比自己先進入位面平臺,認識的人脈肯定比自己多,萬一發現自己向人定做新的生產設備,而提供給他的是舊的,樂子就有些大了。

沒曾想到的是皇帝在視頻上面依然展露出來他豪爽的笑聲:“那裏有的事兒,你那設備真的很不錯,我自己還進行了一些改裝。完完全全可以開始取代你原先的產品,成爲我所在位面的新品牌。”

好事情當然高興,不,應該說換成其他的位面商人也會是一樣的結果。就好比秦朗拿到一個更加牛叉的飲料攻佔全球啤酒市場,全球的人都爲之瘋狂一樣。

“既然如此,那前輩就只是爲了這個?”秦朗纔不相信就僅僅是這個原因,皇帝還能夠找自己,不快些去把自己所擁有的項目經營好那纔怪事情了。

夫人在拯救世界 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啊。

“當真不是,是我前幾天看到我家商鋪有人購買東西,單子還挺大的,就仔細的看看準備建立聯繫長期供貨,沒想到一看,是你小子。”

“看樣子,你最近賺錢的很多啊。”

皇帝聊有深意的眼神,把秦朗看的是頭皮發麻,暗道一聲:究竟要搞什麼鬼,一次性說清楚不就好了嘛。 注意到秦朗那無語還有不耐煩的摸樣,皇帝趕忙的進行解釋:“哎呀,看我這一高興說的。找你不爲別的,就想問問你,有沒有長期購買的打算,我可以直接供貨,給你打折。”

“皇帝前輩,你的意思是說對我進行長期供貨?機器人?”

秦朗大抵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兒,剛纔話裏面的意思聽出來皇帝前輩的生意就是做這個。

然後得到的消息,瞭解到的關於機器人方面的一些信息,處於位面平臺中低檔的商品。

和地球上面的高檔產品相當,屬於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類型。

只是眼前的情況,似乎和自己得到的消息有些不符合啊。反倒是眼神中透露出的是一股迫切和希望,很想要達成合作的想法。

“對對,就是這樣。”皇帝覺得眼前的小傢伙太聰明瞭,能夠一下子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找秦朗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快要揭不開鍋了。事實上,在他查詢後臺數據的時候,鬱悶的看到後臺數據僅有的一單生意來自於秦朗。

也就是說在這一段時間內,就做成了秦朗一單生意,其餘的一個都沒有做成,如何不讓他感覺到鬱悶。

加上在位面平臺上面的消耗,尤其是投入秦朗錢包裏面的那些,可是剩下來爲數不多的位面幣。

正應了‘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那句話,所以他迫切的希望能夠有一個長期的合作伙伴,來持續供應位面幣,到時候不愁賺。

“可是我並不需要太多的機器人幫忙啊?現在購買的已經完全足夠了。”秦朗想了想,然後恢復道。

確實,不論是保鏢還是工人機器人,他都還沒有應用上,想來目前是不需要再花費位面幣出去的纔對啊。

面對秦朗的拒絕,皇帝閃過一絲失落,又不是很甘心的樣子:“那你在想想吧,機器人這東西,位面平臺上面太多人銷售,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夠認真的考慮考慮我。畢竟你也和我有那麼多次交易,很多時候其他人都比不上我們,不是嗎?”

“咳咳…”不自覺的秦朗被嗆了一下,因爲腦袋裏面浮現出一個楚楚可憐乞討的人,在面前求給錢似的。

不是秦朗看不起人,只是面前的好爽漢子做出那副動作,實在是太令人忍俊不禁了。

強忍住那種想笑的衝動,秦朗心中一副瞭然,說道:“既然是平臺上面太多人做這個,那麼爲何前輩你不去做一些差異化銷售?”

“什麼叫做差異化銷售?”皇帝摸着後腦勺,不解的問道。

秦朗的瞭解,那是對位面平臺交易一段時間的瞭解。平時搜索一下位面平臺的商品,就可以發現涵蓋的種類其實很多,就拿機器人來說,就有數以萬計的位面商人進行銷售。

他能夠在位面平臺上面銷售啤酒,那隻能說是運氣,地球位面的運氣,而不能說秦朗這個人聰明。

誤打誤撞的結果皇帝就顯得不是那麼好運氣了,所以稍微思考一下還是能夠明白爲什麼會面對一單生意又是在熟悉人情況下,來進行祈求,準備建立長期供貨。

“差異化,那就是別人有的你也有,別人沒有的你就要做的比別人好,比別人精。”

“再有則是你自己要把現有的產品進行一個規劃,加入新的功能加快更新換代的速度。”

“這樣...可以嗎?”皇帝還是有那麼一些猶豫,緩慢的反問。

白眼一翻,一副我算是服了你的樣子,秦朗繼續說道:“別管是否可以,你做了纔會知道。再說我這邊對機器人方面瞭解的不是很多,可以的話我想了解了解,才能夠再給你出注意。”

“那好吧,本來也沒有抱什麼希望。不過,還是謝謝你了。”

果斷的被切斷位面視頻,秦朗傻眼的看着已經變成位面平臺首頁的大屏幕,還沒有緩過勁來,丫的究竟是要搞什麼鬼?

至於那些被回爐重做的遊戲,已經被位面商人給傳送到秦朗的位面終端內。

外帶還有在其自己的位面終端內嘀咕:“爲什麼總是能夠遇上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