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雅笑笑沒出聲,慕城的意思曲品良都聽懂了,她怎麼可能不懂。不過不想點破,也不想在乎罷了。

“走了。”慕城環着安雅往外走,曲品良送到門口。

車子上。

“老婆,我沒有防着你的意思。”慕城看着安雅說道。

安雅擡眸。

“你每一個表情我都很在意。”慕城慢慢的湊近安雅,“雅雅,我現在很容易就吃醋,我知道,不是你的問題,是我的。” 安雅長睫微微顫了顫,沒說話。

慕城慢慢的湊近,薄脣敷上,微涼,卻也只是一瞬便鬆開。

“雅雅。”

“嗯,不回去嗎?”

安雅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城,身體本能的向後,她呼出去的氣息落在他的臉上,他的氣息同樣……

慕城坐直了身體,發動車子。

車子裏的氣氛有些怪異。

安雅不知道自己現在爲什麼一直這麼強烈的抗拒慕城,她自己找不到原因,像是爲了拒絕而拒絕一樣。

慕城時不時的看上安雅一眼,眸光慢慢的變得堅定,她用了三年的時間才讓自己感化,才讓自己愛上她,而自己不過剛剛開始,不過三天,她怎麼可能會對自己改觀,別着急,慕城。

車子停在市中心,慕氏百貨的地下停車場。

安雅看看慕城,“我們……”

“看電影。”慕城說道。

“啊?”安雅一愣,看電影?


“有沒有什麼想看的片子,我讓人影城的人安排。”慕城接着說道。

安雅微微頓了一下,解開安全帶下車。

慕城也跟着走了進去。

“雅雅?”

“有什麼看什麼就好,不用刻意安排。”安雅說道,她上次看電影好像是三年前,跟慕朵朵,也是她結婚前最後一次,安雅那時候就知道自己結婚之後不會再有休閒的時光,果然,一切如她所料。

再,走進影城,忽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慕城順從的跟在安雅身後,她想感受非刻意,那就讓她感受,他陪着就是。

兩個人一起看了看馬上播放的電影,一個恐怖片一個愛情片,慕城以爲,安雅會選愛情片,但安雅卻指了指恐怖片。

“我來排隊。”慕城拉着安雅,讓她坐在一邊的長椅上。

安雅脣角彎彎,慕大少已經這麼主動的示好,自己要是一點反應都不給,他說不定會生氣,安雅雖然不想討好慕城,卻也不想跟他針鋒相對,讓自己的日子太難熬。

看見安雅笑,慕城脣角的笑瞬間放大,俊臉的面容引起一羣小姑娘的驚呼聲。

慕城臉色瞬間黑了下去,不善的看了一眼盯着自己看得小姑娘們,那意思,你們幹嘛,我老婆在呢。

小姑娘們哈哈一笑,笑的慕城臉色有些猙獰。

噗……安雅輕笑出聲,“還不去買票,一會沒有了。”

“去,馬上去。”慕城急忙應聲去排隊。

慕城一走,立刻有小女生上前,輕輕的碰碰安雅的胳膊,“你男朋友好帥哦,好酷哦。”

安雅抿脣輕笑,“謝謝。”

“哇哦,我要是也有這麼帥的男朋友一定拴起來不讓他出門,免得被哪個妖豔的賤貨勾搭走。”小女生越說越興奮。

安雅微微垂眸,眸光一閃而過,不愛,是看不住的。

慕城很快回來,他們來的比較晚,只有倒數第三排的位置還有兩個空座位。

“位置不太好,用不用我讓……”

“不用,蠻好的,進去吧。”安雅起身,打斷了慕城的話,她本來也沒什麼心思看電影。

“等我一下。”慕城把票塞到安雅手裏,快步走到銷售點,買了一桶爆米花和兩聽可樂。

“走吧。”

安雅笑笑跟着慕城一起進場。

這是慕大少第一次在人潮涌動的電影院看電影……

他本來就不愛看,之前做樣子陪某某女星看電影也是包場。

慕城一手拿着東西,一手護着安雅,生怕有哪個不長眼的碰到安雅。

兩個人很快入座。

電影院裏燈光很昏暗,慕城脣角微微揚起,昏暗的地方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比如,情侶座之間是沒有扶手的,他整個人都可以貼在安雅的身上。

慕城想的很美好,正準備往前湊。

“麻煩您讓讓。”一男一女走了過來,他們是裏面的座位。

慕城不得不動了動,心情瞬間不那麼美,沒等他再湊過去,隔壁的男女開始大聲的說話,“聽說今晚的電影,絕對夠刺激。”

“還夠驚豔!”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把慕城好容易醞釀出來的那麼丁點曖昧的氛圍,徹底攪沒。

慕城悶悶的吐了兩口氣,安雅已經坐直了身體,他不能再靠過去,只能偷偷的把自己的手伸到安雅的腰間,慢慢的把她帶向自己。

但,安雅明顯已經看出了慕城的打算,身體微微前傾,某少的算計,再次落空。

很快,燈光徹底的暗了下來。

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血粼粼的大手,效果逼真極了,很多女生發出尖叫聲,旁邊的男生順勢把她們摟進懷裏。

慕城立刻看向安雅,結果,她比自己還要淡定。

慕城抿脣,他看着安雅,安雅始終盯着屏幕好像自己很認真的樣子。

身後不知道誰打開了一個飯盒,蒸餃的味道慢慢的彌散開,範圍不廣,但慕城的位置是重災區。

他不好起身東張西望找罪魁禍首,安雅就在他身邊坐着,他要是亂動好像自己很沒有耐心一樣。

那股子油膩膩肉呼呼的滋味,在慕城的鼻尖反覆的縈繞,遲遲不肯散去,慕城實在忍無可忍回頭去看,但,估計人家蒸餃早就吃完,這會所有人都在專注的看着電影。

慕城使勁的擡手扇了扇。

“怎麼了?”安雅低聲問道。

“沒事。”慕城急忙應聲,坐直了身體,默默的忍受蒸餃味道的侵襲,他把身體往前探了一點,確定安雅的位置聞不到,鬆了口氣。

電影演到後半段,慕城的注意力總算是集中在屏幕上,屏幕上一會黑一會白,一會血腥一會猙獰,看的他頭皮發麻。

慕城側眸,安雅淡漠的看着屏幕,沒有任何的反應。

慕城咽了咽口水,女人還真是,厲害。

好容易捱到散場,慕城刷的起身拉着安雅快步出了影城。

到外面,他大口大口的喘氣。

“你還好吧?”安雅看看慕城,他臉色微微泛白,看樣子,像是嚇得不輕,“你害怕啊?”

“我沒害怕!我怎麼可能害怕呢。”慕城立刻拔高了聲音說道,開玩笑,他老婆都不怕的電影,他怎麼可能怕!

“那你?”安雅下意識的追問道。

“剛剛不知道誰吃蒸餃,那個味道特別難聞。”慕城急忙解釋道。

“早說我們就不看了,現在的恐怖電影越來越假,很沒意思。”安雅隨口說道。

“你不喜歡,覺得演的不好。”

“嗯。”安雅隨意的點點頭,“主要是故事不太好,老掉牙的梗。”

兩個人一邊說一邊走着。

回到楓林苑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過。

“雅雅,你先去洗澡,我去書房處理點事,很快過去找你。”慕城說道。

“嗯。”安雅應聲回房洗澡。

慕城進了書房撥了郭小林的電話。

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通。

電話那邊是某人欲求不滿的聲音,“慕大少爺,這都幾點了啊!”

“咳咳。”慕城尷尬的輕咳了兩聲,“我有個項目想讓你幫忙做一下。”

星光璀璨:天價緋聞妻 “等會。”郭小林掛斷電話,十分鐘之後,撥了慕城的電話,“說吧。”聲音明顯清明了許多。

“徵集靈異鬼故事,拍電影,我出錢。”慕城說道。

“怎麼着,慕總準備把重點放在影視了?”郭小林好奇的問道。

“不是,我老婆說最近的鬼片都不好看,我想找幾個好點梗,給她看。”慕城說道,神色溫柔,只要能讓安雅高興,他什麼事都願意嘗試。

“啥……”郭小林下巴差點掉下來。

“別管那麼多讓你做你就做,記住,不許給我大嘴巴。”慕城叮囑道。

“行嘞,您等好。”郭小林吧嗒掛斷了電話,當即把筆記本掀開,正要按開機鍵,書房的門被人一腳踢開。

“郭小林,挑逗老孃到一半,你工作,信不信老孃切了你。”

“老婆,誤會,我是看着上面有點灰吹一口,馬上過來陪您,其他人都去見鬼。”郭小林笑眯眯的吧嗒一下合上電腦,朝女人撲了過去……

……

慕城回到臥室的時候,安雅剛剛從浴室走出來,她穿着緋色的真絲睡裙,很貼身,每走一步都能看清楚她的好身材。

慕城眸光越發炙熱,整個人貼了過來,他身體燙的厲害。

安雅擡手輕輕的按住他的脣,“去洗澡。”

“好,等我。”慕城在安雅臉上啄了一口,轉身進了浴室。

安雅吹了吹頭髮,趴在牀上等慕城,沒等人出來,她已經睡着。

慕城沒穿衣服圍着浴巾大咧咧的走出來,他本以爲,浪漫的夜晚,衣服那就是一浪費,但,安雅睡着了……

他站在牀邊自上而下看着她,她睡得很甜,小嘴微微的嘟着,粉嫩嫩的皮膚哪哪都泛着光芒,讓人想要一親芳澤。

浮生若夢之花季雨季 慕城彎下腰輕輕的吻了吻安雅的臉頰,每一次碰觸她,他都捨不得放開,半晌,慕城才站直了身體,快步回到浴室,衝了冷水,之後,等自己身上的寒氣散盡才鑽進了被子,伸手把安雅抱在懷裏。

安雅睡得很舒服,隨着身體舒展了一下,肌膚相親,慕城猛然覺得夜晚真難熬……

慕城不知道自己翻滾了多少次才勉強睡着。

第二天陽光落下。 安雅醒來的時候,慕城還在睡。

她眨眨眼,昨晚慕城竟然沒……

安雅微微有些意外,他在顧及自己的感受,若是曾經,慕城只要想不管什麼時候都會把自己從牀上拎起來,做。

長睫浮動,安雅輕手輕腳的起身,算是投桃報李,慕城對她好,她就做點他喜歡的早餐。

慕城睡着睡着伸手習慣性的去摸安雅,身邊的位置空的,慕城猛地驚醒,刷的坐了起來,“雅雅!”

不見了,雅雅不見了!

慕城鞋子都沒牀,直接衝到了樓下。

聽見動靜,安雅從廚房探出頭,“怎麼了?”

慕城看見安雅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使勁的喘了一口氣,“我剛剛做了一個夢,夢見你又走了,我伸手去摸你你不在,老婆,我嚇壞了。”

安雅驚愕的看着忽然湊上來一臉求安撫的慕城。

“雅雅,你不會走,是不是?”慕城看着安雅認真的問道。

“外婆在,我不會走。”安雅說道。

一句話,原本明媚的心情被打的細碎,外婆在,不會走,如果外婆不在這呢?是不是還是要走?

慕城俊眉慢慢的蹙在一起,又用力的鬆開,路是他自己選的,疼也得自己受着。

“我,去洗漱。”

安雅看着慕城明明火氣已經衝上來仍舊小心的隱忍,心裏忽然閃過一些什麼,讓她酸酸漲漲的不舒服。

“我做了你愛吃的蛋包飯。”

話脫口而出,安雅立刻抿脣。

“真的,謝謝老婆。”慕城眸子瞬間一亮,聲音也輕快了許多。

“去,去洗漱。”

醫見終擒:壁咚試婚嬌妻 “好。”慕城快步上樓。

安雅看着慕城赤着腳上樓,心裏酸呼呼的。

沒多久慕城收拾妥當下樓。

安雅的蛋包飯做的很好,賣相好,金黃色的蛋卷着翠綠色的黃瓜絲白嫩的米飯,外面淋上幾圈番茄醬,看起來就非常的誘人。

味道也好,慕城吃過很多早點,沒有誰做的能跟安雅準備的比。

許多年之後,慕城才想明白,其實並不是安雅的廚藝多麼高超,而是她做的飯菜有家的感覺,讓他安定……

早飯後,二人一起出門。

“我順路送你,不用開車,下午出去,我們也一輛車。”慕城說道。

安雅點點頭。

上了慕城的車子,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瞞不了多久,她必須要接受驚愕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