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才不用你們送呢。」

唐佳怡眼睛滴溜溜一轉。

她倒是想到了一個逃避軍訓的好方法,眨巴眨巴大眼睛對楊浩說道:

「楊浩,我也請個假,跟你一起來照顧熊子怎麼樣?」

呃……

楊浩頓時滿頭黑線,他都不用猜,就知道這位大小姐,肯定是找借口躲避艱苦的軍訓。

「沒門,軍訓是一名優秀大學生必修之課,我已經墮落了,所以絕不允許你們也跟著墮落。」

楊浩大義凜然的說道,隨後又奇怪的看了大小姐一眼。

「況且,大美女你這幾天不舒服,跟著我在這熬夜守護,真不適合。」

「啥?唐大美女你身體不舒服?這就是醫院,要不去看看?」陳紹峰好心的問道。

唐佳怡瞬間鬧了個滿臉通紅。

看著楊浩戲虐的笑容,她頓時一陣惱羞,自己這幾天來大姨媽的事情,看來早就被這臭流氓猜到了!

哼!等這事過了,看本小姐怎麼治你!

唐佳怡惡狠狠的瞪了楊浩一眼,扭頭就走了出去。

陳紹峰和關堂,面面相覷也跟了出去。 唐佳怡等人走了以後。

空蕩的病房內,就只剩下楊浩和熊子兩人了。

呼~。

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熊子,楊浩來到陽台上,點燃了一隻煙。

想起今天在軍營里發生的事。

他的眼神有些落寂。

「龍首」,當年在華夏軍方,多麼有榮耀的一個稱號!如今,時隔整整三年再次被人提起,楊浩的內心難免有些波動。

當年自己下山入伍,一舉奪得全軍區擂台賽的擂主,那是何等的光榮!更不用說,和那幫戰友出生入死,浴血戰場、組建「龍刺」、蟬聯國際軍武冠軍……

他有些懷念。

「或許,真的應該回來了!」

楊浩吐出一口煙霧,喃喃自語道。

一支煙的功夫。

楊浩眼眸中的落寂徹底散去,轉變而來的——

卻是一股凜冽的殺機。

「京都王家,我楊浩,已經回來了!」

……

一夜無話。

直到第二天中午,熊子這才迷迷糊糊的清醒過來。

楊浩一直守在床邊,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熊子的異動。

「熊子,你終於醒了!」

「老……老大?俺……俺這是在哪?」熊子掙扎著睜開眼睛。

「這是在醫院,熊子你先別睜眼,我去叫醫生過來!」

楊浩急忙叮囑,趕緊按了按病床旁邊的呼叫按鈕。

鈴鈴鈴……鈴鈴鈴。

時間不長,好幾個身穿白大褂的主治醫生走了過來。

經過一番檢查。

「楊先生,你的朋友身體無礙,說明手術很成功,病人只要調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一個中年醫生對著楊浩說道。

「哦哦,那就多謝醫生了。」楊浩懸著的心終於落地。

「呵呵,楊先生客氣了,這是唐董事長親自吩咐的事情,我們也不敢怠慢。」醫生笑著說道,旋即就和同事走了出去。

唐董事長的吩咐?

楊浩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些醫生這麼上心,原來這醫院是唐氏的產業。

「熊子,你現在感覺身體好些了嗎?」

楊浩轉頭對著熊子笑著問道。

「老大……俺身子骨強硬,這點傷沒啥事。」

熊子咧嘴一笑,旋即語氣有點低沉。

「老大,都怪俺熊子不爭氣,被人打成這樣,給咱們宿舍丟臉了。」

楊浩輕笑道:「這算什麼事?熊子你放心,你的仇老大已經給你報了,那幫垃圾,我一個一個全給廢了!」

「啊?全給廢了?」

熊子先是一愣,旋即滿臉興奮開口道:「嘿嘿,俺就知道,老大鐵定會給我報仇的。」

「對了,熊子你剛剛清醒,你先休息,我下去幫你買點東西吃。」

楊浩笑著說了幾句,就走下樓,打包了兩碗米粥。

可是等他回來推開病房的門后,神情不由得一愣。

只見一個身穿淡粉色大褂,長相清秀的美女護士,正在幫熊子打點滴,還溫柔的將熊子的大腦袋輕輕抬起,靠在舒適的靠枕上。

而且兩個人正聊得一片火熱。

呃……

這是什麼情況,楊浩有些傻眼了。

熊子第一個發現門口的楊浩,粗獷的老臉上不由得一紅。

「咳咳……老大,這是俺的初中同學吳倩。」

隨後,又指著楊浩對身邊的護士美女說道:「倩妹子,這是俺宿舍的老大,也是俺的兄弟楊浩,嘿嘿嘿。」

介紹完兩人,熊子則在一邊樂呵樂呵傻笑。

「楊大哥,你好,我是熊子的老鄉兼初中同學吳倩。」

吳倩甜甜一笑,大方的對著楊浩說道。

「吳倩你好啊,你,你和熊子是老鄉,我怎麼看不出來呢?」

楊浩強忍住笑意打趣道。

說實話,熊子長得虎背熊腰,皮膚黝黑髮亮,反觀人家吳倩,穩穩的一個皮膚白亮小美女,而且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說得賊溜——

和熊子那蹩腳的彩色普通話相比,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老鄉啊……

「老大,你別這麼埋汰俺啊,俺和倩妹子真是老鄉。」熊子語氣幽怨的說道。

「噗嗤。」

一邊的吳倩捂著嘴嬌笑一聲,對著楊浩解釋道:

「楊大哥,我和熊子真是老鄉,只不過後來我家裡搬到了中海市,我也在這裡當了一名護士。」

「是的是的,老大你看俺真沒騙你吧,俺們真是老鄉,嘿嘿嘿。」熊子裂開嘴笑道。

「瞧把你樂的。」

楊浩白了他一眼。

隨後嘴角露出一絲壞笑,遞過去手裡的米粥:「給,你都一天沒吃了,我特意幫你買的大份的。」

「嘿嘿,謝謝老大。」

熊子憨笑一下,掙扎著身子就要起來。

「哎呀熊子你躺著別動。」

吳倩在一旁急了,趕忙過去接過米粥,直接坐在了床沿邊。

「熊子你……你身體還沒好,我來喂你吧。」吳倩的俏臉,微微有些發紅。

「啥?」

熊子滿臉震驚,瞪著鈴鐺大的眼睛問道:「倩妹子你要喂俺吃飯?」

吳倩瞪了他一眼,嬌聲道:「你看你現在,被繃帶綁的跟粽子似的,還怎麼吃飯啊!你現在是病號,我是護士,喂你吃飯這麼了。」

「呃……其實,其實我可以叫老大喂我的。」

熊子一臉著急,轉頭看向一邊滿臉壞笑的楊浩。

「別別,熊子,千萬別讓我來喂。」

楊浩的眸子充滿了戲虐,壞笑道:「我一個大老爺們,哪有你的倩妹子溫柔,再說了,讓我喂飯,小心我塞你鼻孔里去。」

說完這句話,楊浩嘴角的笑意更濃。

作為花叢老手,他哪裡會看不出,熊子和這吳倩肯定是互相都有那種意思,只是礙於面子害羞,不願捅破關係罷了。

「哎,沒想到我『地獄喪鐘』,竟然有一天會淪落到,給別人當媒婆的時候。」

楊浩心裡苦笑一聲。

可他還是十分高興的,因為——

因為熊子是他的兄弟,況且,這個吳倩性格溫柔,也挺適合熊子的。

「咳咳,那個……」

楊浩看著熊子那害羞的臉紅,強忍著笑意說道:

「那個……熊子,老大我還有些事處理,恩,就讓倩妹子在這陪著你,我明天再來看你啊。」

說著。

他直接退了出去,還細心的幫他們關上了門。

他可不想自己繼續在裡面充當電燈泡了。

想到熊子那魁梧的大塊頭,和吳倩那嬌小的身材,楊浩的心裏面就蹦出了一個詞語——

美女和猛獸!

哈哈哈哈哈。

楊浩差點就捂著肚子狂笑出聲,可是一下沒看路,在轉角的時候,一具柔軟的嬌軀,直接撞進了他的懷抱。

「哎喲,什麼東西這麼柔弱?」

有你我的兄弟 楊浩的手似乎抓住了什麼東西,好奇的揉了揉。

「啊! 抗日之全能兵王 流氓!」

懷裡的嬌軀發出一聲尖叫,猛地跳開一大步,可是等她抬起頭一看,卻不由得楞了。

「楊浩!竟然是你!」

(多謝兄弟們的支持,晚上還有兩章,我盡量多寫點,傍晚時候一起發出來。) 「楊浩!竟然是你!」

一道驚奇的嬌呼聲傳來。

楊浩疑惑的抬頭一看,不禁有些樂了。

撞進他懷裡的,正是當初抓他去警察局的那個火爆警花李詩詩,想當初兩人在審訊室內,還發生了一些曖昧的摩擦呢。

此時的李詩詩,穿著休閑便裝,雖然沒有警服的那種英姿,卻多了一分活潑。

「喲,大胸美女,原來是你呢。」

楊浩玩味的將手掌放在鼻尖聞了聞,輕笑道:「怪不得這麼大,這麼香啊。」

「你混蛋!」

李詩詩雙目都要噴出火來。

她本來就是火爆性子,此時被楊浩語言調戲,哪裡還受得住?

直接一記兇狠的膝撞頂了過來。

我去,來真的?

楊浩有些無語。

看來這妮子不僅身材火爆,脾氣也是大得很啊,這尼瑪語言挑逗幾句就直接動手?

而且膝撞的目標,正是他的胯.下要害!

勁風襲來——

楊浩身子陡然發力,后發先至直接伸手,一股巧勁迸發,將對方的膝撞硬壓了下去。

「我去,美女,不就說了你幾句嗎?用得著斷人子孫嗎?」

楊浩滿臉委屈的表情。

「哼!你這種混蛋,就不應該有那玩意兒!」

李詩詩柳眉一挑。

不甘示弱。

被壓制下去的膝蓋在次頂起,同時手肘,肩頭凸起來,三點一線向著楊浩撞擊過去。

太極軍體拳!

八極鐵山靠!

李詩詩嬌喝一聲,眼眸中帶著強烈的戰意。

她雖然是個女孩子,可骨子裡卻流淌著一股剛猛,所以打小就學習各種軍體拳,這麼多年來,很少吃敗,卻唯獨在楊浩這裡,處處吃癟!

這可讓心高氣傲的李詩詩受不了。

直接使出了自己表哥傳授的太極軍體拳來,當然,為了誤傷對方,李詩詩特意留了幾分力。

「我靠,大胸妞你要來真的啊!」

楊浩誇張般大叫一聲。

可是他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到犀利的攻擊來到跟前,他這才腳步一滑,往著左邊稍稍挪移了半步。

就是這半步的距離!

楊浩直接避開了對方的三處硬骨,身子不退反進,反而還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