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俊風,我很高興你能接受這場生死對決。我會因爲你的痛快,而給你一個痛快的。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可誰讓你重傷了烏焰。他可是我的兄弟,兄弟被人廢了,我自然要爲他討回公道。

你的實力很強,但還不如我。不是我小看你,而是事實如此。你準備好了嗎?”

“哎!你的廢話怎麼那麼多?像個老太太似的。

這裏是你的主場,我是客人。客隨主便,你先出手吧!”

妙俊風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他對徐峯不太瞭解,想先通過一輪守勢,來了解這個對手。

“好,希望你不會後悔!”

徐峯,雙眼一瞪,周身的的氣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若之前的他,氣場如流水一般綿長的話,那現在的氣場就如那呼嘯的疾風,充滿了勁力與暴虐。

“唰!”

只在原地留下一個虛影,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妙俊風的眼前,而他的手掌更是貼近了妙俊風的胸口,準備予以奪命一擊。

“哼!”

妙俊風單腳一踏,往後速退,同時,左膝上提,對着徐峯的手臂就掠了上去。

“殺!”

徐峯笑着輕喝一聲,之前他露出過的摺扇,在此刻,是化爲了一柄青色的匕首,向着妙俊風的咽喉就刺了過來。

“雷劍!”

“叮!”

沒有火花濺起,只有兩股氣場的劇烈交鋒。

匕首與雷劍之間的較量,實際上就是妙俊風與徐峯之間的較量。

再有十多米,妙俊風就要撞到結界壁上。那時,他將退無可退,完全處於守勢的他,將會越來越被動。到最後,氣勢一弱,就會一潰千里。

“沒想到你的耐力挺好,精神力也深厚,我到是小瞧你了。只是,這樣的你還是不夠看。若你只有這點水平,那便可以安然上路了。”

“是嗎?天打雷劈的滋味你應該沒嘗過吧!那可是很享受的哦!

雷霆萬鈞!”

在鳥籠的頂端,雷雲開始凝聚。一道道銀色的雷電開始在雲層中不斷翻滾。

“咔嚓!”

伴隨着第一道雷束的落下,越來越多的雷束是接踵而來。密集的雷束讓擂臺上下起了銀色的雷雨。

不要小瞧了這些被稀釋的雷電,再被稀釋,那也是雷電,蒼天之矛,懲罰之刃。

果然,在這些雷電劈下後,徐峯的攻勢立刻收斂。

只是,他的行動讓妙俊風感到不解,他應該不是沒頭腦的人啊!怎麼會向着雷電密集落下的區域竄去呢?

“啪啪啪…”雷電劈打的聲音不斷響起,徐峯的身影完全淹沒在了雷雨之中。

直到這一輪的雷雲消散,徐峯的身影才慢慢的出現在大夥的眼前。

“哈哈哈…,妙俊風。你知道嗎?我正愁如何才能得到淬鍊,如何才能尋到上古的天劫之力呢!若是沒有烏焰的事,我們一定能成爲至交好友。

可現在,我們是不折不扣的死敵。我很感謝你,因爲有了你的幫助,我終於可以在今天越過這道坎。

請不要驚訝,因爲我本來就很出色。今天只不過是借你之手,完成我即將要做的事。

你一定要睜大眼睛看好了,這樣的曠世奇景可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轟!”

強勁的氣流從徐峯的身上爆發出來,耀眼的明日從他的體內緩緩升起。

當這一輪明日升到他的頭頂後,又一輪明日在他的胸膛內亮起,緊接着,再度緩緩升起。

兩輪明日一左一右的將他護在中間,強勁的風暴自下而上的將他環繞,並把他烘托而起,離地三寸。

此時的徐峯,充滿了睥睨天下的氣勢,一股王者的威嚴從他身上激射而出,橫掃全場。

嘉賓區內,西人所在區域,一名藍眼睛的老者雙眼微眯的說道:“此子的心性還真不俗,明明早就可以突破,但硬是壓制着自己。

連升兩級的事雖不算稀罕,但也是難能可貴。只是不知道他有沒有達到極境?若是達到了,他日後必將成爲我國進軍皇庭的一顆頑劣絆腳石。”

“大人,那需不需要我行動?”

“你是在找死嗎?若有再犯,自行了斷。”

“是,大人。屬下知錯。”

修羅國那邊也是同樣在議論着,只不過他們談論的焦點是妙俊風可不可以應對眼前的危機,對於徐峯的事則是一帶而過。

鳥籠內,徐峯對着妙俊風笑道:“你是準備自我了斷,還是讓我出手?你要知道現在我若是出手了,那你可就屍骨無存了。”

“我怎麼覺得你就是愛臭屁呢?是不是在學院內養尊處優慣了,就變得目空天下了?

你要知道,在這世上天才有很多,並不是只有你一個。”

“聽你的意思,也就是說,你也是天才咯?”

“我?抱歉,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這一路走來,腳下盡是崎嶇路。能修到今天這個境界,我很開心也很欣慰。

寒門出孝子,寒門也出驚豔的文武者。你所看到的大都是士族子弟,對於真正的寒門子弟你又瞭解多少?

出手吧!不要在那麼多廢話了!我不喜換隻會嘴上功夫,身手卻差的一塌糊塗的人!” “真是太可惜了,連給自己爭取多呼吸一口氣的時間都不要。我就勉爲其難的送你上路吧!”

徐峯擡手一指,左邊的明日是化作一根金色的炎矢向着他急射而來。

那炙熱的溫度令它所過之處留下一片焦痕,只要再過那麼一點,連空間都會被灼燒起來。

“有炎矢了不起啊!我有雷矢!”

雷劍被妙俊風舉手一擲,化作一道銀色的雷矢,爆發出比炎矢還要強勁的破壞力,在半空中留下密佈的雷網。

“轟嗤,嚓!”

火焰與雷霆的風暴在賽場上爆發開來,紅與銀的色彩瞬間將整個鳥籠填滿。

機會稍縱即逝,妙俊風與徐峯都知道,都想趁着這個機會,一舉將對方拿下。

妙俊風彈射而出,雙手握拳,那淡金色的龍頭這回沒有消散,而是將他的拳頭包裹,使之成爲名副其實的龍拳。

徐峯更是雙眼凝聚,右手一推,讓右邊的明日化作一隻斑斕猛虎向着妙俊風就狂撲而去。

拳風勢足化爲龍吟,虎撲疾馳發出長嘯。

龍吟虎嘯,象徵着這二人拼命的一擊。

在他們的心中,這一擊過後,應該會讓對方出現自己預料中的景象。

“嘭!”

金色的氣旋和青色的氣旋猛烈地撞擊在一起,爲紅與銀的色彩又增添了濃重的兩筆。

結界壁在四股氣流的混亂衝擊下,發生了輕微的晃動,在一處薄弱的地方,甚至出現了裂紋。

“龍吟虎嘯之勢兇猛,龍虎之爭必有一傷,只是不知道是虎還是龍呢?”荀記從鳥籠的頂部一躍而下,他想近距離的觀察到這最後的結果。

隨着結界壁晃動的停止,大家明白這風暴能量開始減小了,也意味着裏面的雙方已決出高下,分出勝負。

“噗”一口鮮血噴出,妙俊風穩穩的站立在徐峯的對面,對他咧嘴一笑。

徐峯的嘴角也是留下一抹鮮血,眼神中帶着無盡的怨恨。他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可以越級挑戰,而且還是跨大境界的越級挑戰。

“你很不錯,只是還不夠。今天的局勢已經讓你我勢同水火,若是任你成長下去,總有一天你會成爲我的心腹大患。

爲避免夜長夢多,原本我還不想暴露出我最大的底牌,但現在爲了消滅你,我不得不將它暴露出來。

妙俊風,你應該感到慶幸。慶幸能死在我的底牌之下。”

wWW ●tt kan ●¢ 〇

徐峯將摺扇一攤,身上的武者氣質立刻收斂,轉而變成了文者氣質。

“文武雙修!”

嘉賓區,西人領隊藍眼老者是一下子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若是之前自己還能忍住殺意的話,那麼現在,自己是第一個就想上去殺了他的人。

修羅國那邊,對徐峯的重視程度也提升了一級,但並沒有像藍眼老者那樣,對他動殺意。就好像徐峯展現出來的實力,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這便是徐峯,文武雙修,少年中的絕世天才。另外,他還有底牌沒有暴露出來,想必院長在這個上面,一定做出了叮囑。

妙俊風啊妙俊風,不知道你的精神力能否繼續支撐下去。他的轉變,也意味着他的精神力再度恢復到飽滿。”

荀記見到徐峯將自己的一張底牌打了出來,心裏是爲妙俊風擔憂起來。

他的擔憂若是用在別人身上,一定會起到作用。可誰讓他擔心的對象是妙俊風呢?我們的妙俊風向來不按常理出牌。

“俊風,千萬不能暴露你文者的身份,我懷疑你之前爆發出的極境之力已經被有心人捕捉到了。黃泉扇也不能用,一定要用武者的身份,將這個不要臉的傢伙打到沒臉。

我也只能說這麼多,再說的話,混沌就要堅持不住了!加油!”

正當妙俊風準備針尖對麥芒的時候,所羅門是及時的提醒了他,給他降了溫。

“話是這麼說,可武者的手段只有這麼多。難不成我現在還要自創招式嗎?”妙俊風一邊後退,一邊在飛快地思考着。

“譁”的一聲,徐峯是扇着扇子,對妙俊風說道:“要是你繼續進攻興許還有一條活路。可你一旦後退,那就必死無疑。

你難道連文者適合遠距離攻擊的這點常識都不知道嗎?真不知道你在學院是怎麼學的?你的老師又是怎麼教的?”

“你也不賴,用把摺扇,既能武用又可文用。以武者的身份在外行走,出其不意的給人以文者的一擊,不錯,真的很不錯。”

“過獎,你可以閉嘴了。我的演出收費很高,門票就是你的生命。”

“唰唰”兩下,徐峯對着妙俊風就扇了兩扇。

有器靈的高等級符器就是不一樣。平常可以將符籙收入其中蘊養,等到激活之時,那威力會比平常符籙要高出三成的爆發力。

漫天的風刃自上而下,左右合攏,朝着妙俊風就合攏而來。

妙俊風沒有護甲,更沒有護體罡氣,只要捱上一道,那肯定是皮穿肉爛。

“雷霆萬鈞!雷網盾!”

妙俊風受到危機的壓迫,腦海中是靈光一閃,立刻有了決斷。

雷雲還是之前的那個雷雲,而雷網盾則是雷電化作蛛網烙印在地上,隨後向上延伸,將他安全的護在裏面。

只要雷網不破,任何外力皆無法傷他分毫。

妙俊風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自己的頭頂上方,這是雷網盾唯一的破綻和不足之處。

“哎!之前在家族煉製的雷劍已經跟不上我的步伐了,得找機會重新煉製一把!”望着手中那把即將破碎的雷劍,妙俊風的心裏泛起了一抹酸楚。

他是一個戀舊的人,這把劍陪伴自己到現在,立下過很多功勞,也救過很多次自己的命。若是就此讓它隕落,自己的內心是極爲不忍的。

“好好休息,接下來就交給我了。”妙俊風很深情的對它說了一聲,便把它收了起來。

別在腰間的雷劍,竟然在妙俊風收回的一瞬間,抖動了一下。

雖然微弱,但他還是感覺到了。

他很激動,若是這樣,那雷劍就可以繼續陪伴自己,征戰沙場,不用被自己封藏了。

由此及彼,心中的喜悅之情讓妙俊風腦海中的靈光又是一閃。

對於如何克敵制勝,自己心中已經有了九成的把握,那餘下的一則是要看老天眷不眷顧了。 陰陽相生相剋,文武相輔相成。自己的龍拳可以轉化爲文龍和武龍。

文爲陰,武爲陽,在陰陽匯聚的那一刻,便是龍拳爆發最大威力的那一時。

“徐峯,我會讓你知道,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人不可太貪心!”

兩團金色的光芒在妙俊風的拳頭上亮起。左手的光芒內隱隱有一個“文”字,與之相對的右手,則是一個“武”字。

“叮叮叮…”的聲音在離妙俊風不足半米遠的位置上不停地響起。

數不清的風刃像是一把把鋒利的鋸齒,不斷地切割着妙俊風的雷網盾。

而唯一的破綻處,也不知道是不是徐峯驕傲自大,他竟然沒有讓風刃從這裏攻擊,硬是讓所有的攻擊全部集中到切割雷網盾的隊伍中來。

“這便是驕傲自負的苦果,只是這苦果是他吃的,對我來說則是喜果。”

妙俊風身體一蹲,之後,用力一蹬。帶着破風聲,像是射出的箭矢,升到了最高處。

“徐峯,吃我一拳!”妙俊風還算仁義,提醒了他一下,自己可不想事後被人說閒話。

“哈哈哈…,你上當啦!”

徐峯不再多說,取出一疊符籙,對着妙俊風就擡手一揚。

十二隻青色的蒼鷹,每隻蒼鷹又被十二道風刃護衛。它們帶着貪婪的目光向着妙俊風就圍了過來。

在陸地上面對蒼鷹,人的勝算很高。但若是在空中,就算是一隻不到問道境的蒼鷹,也能夠讓侯境強者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送來十二隻小鳥,那我也不客氣,全部收下了。”

妙俊風的滯空時間不是很長,唯有越過問道境,到了王侯境,纔會有很長的滯空時間。

“啾!”

一隻蒼鷹奮不顧身的就撲了上來,妙俊風沒有猶豫,揮拳就向它砸了過去。

“噶!”的一聲哀鳴,十二道風刃,連同這隻蒼鷹,被妙俊風一拳砸了個粉碎。

幸好這蒼鷹不是實體蒼鷹,而是由符籙之力幻化。否則,嘉賓臺上恐怕會響起一片嘔吐之聲。

接下來,不用多說,妙俊風是一拳一個。

十一拳過後,攜着銳不可當的攻勢,向着徐峯的頭顱就砸了下來。

“結界!”

徐峯的反應很迅速,一邊急閃,一邊就激活了一張結界符。

妙俊風咧嘴一笑,似乎等的就是他釋放出結界。

帶着疑惑和不解,徐峯眼睜睜的看着妙俊風,將另一隻空下的手,重重的砸到了進攻的那隻手上。

“嗡”的一聲,猶如從遠古傳來的祭祀聲。

一個圓形的太極圖,左黑右白,猶如幽靈般,在妙俊風的身前浮現。

在黑色的區域中有一個金色的“文”字,在白色的區域中,有一個金色的“武”字。

太極圖緩緩的轉動起來,很隨意的就洞穿了結界,向着徐峯所在的位置就壓了下來。

它沒有散發出強大的威壓,更沒有驚人的氣勢,但它就是能讓人心生畏懼,神魂皆顫,不由自主的對它升起敬畏和膽怯之情。

“這是什麼?”徐峯震驚了,他呆若木雞的站在那,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離得最近的荀記感受到了徐峯現在所面臨的兇險,因爲自己只是站在這,就有種想要跪下的衝動,更何況是直面它的徐峯呢?

“啪啦!”一聲,一雙潔白的大手是洞穿了空間,一把捏住了那個圓盤。

下一刻,大手碎裂,圓盤也是分崩離析。

“噗!”

一大口鮮血從妙俊風的口中噴了出來,他身上的氣息瞬間萎靡不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