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注視着正驚訝的打量着自己漂浮於地面身體的靈素,嘎嘎流過一道電流使自己冷靜下來,仔細回憶剛剛的感覺之後,嘎嘎纔將自己的意識波動傳到靈素的亡魂之中:“靈素!”

所有的祭司,都能明顯的看出靈素在與大頭領對話,靈素從震驚到疑惑,從疑惑道質疑,再從質疑道感嘆,最後到遵從的神情變化,也表示靈素在慢慢被大頭領說服一般,但爲什麼……

“我們怎麼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可憐的祭司們,這一下午的驚訝比做學徒幾十天的驚訝都多,嘎嘎與靈素的交流是完全建立在嘎嘎的意識感知之上的,對於沒有學會這種能力運用的祭司們而言,雙方的表現就如同一場默劇。

此時沒得到大頭領的解釋,一衆祭司們也只能乖乖的等侯在一旁,看着雙方的神情變化,平抑着不斷撩撥着的發癢的好奇心。

最後,靈素似乎說了句什麼。看了看周圍的一切,他露出滿意的笑容,然後就這樣靜靜的漂浮着。之後,亡魂一點點靠近嘎嘎,最終變成了一團消失在嘎嘎的身體之中。

“走吧。”

嘎嘎略帶沙啞的聲音,將依舊沉浸在剛剛無聲世界中的猿們驚醒,隨後立即起身向已經走到門口的嘎嘎追去。

似乎想起了什麼,嘎嘎轉頭看向神色各異的三位老猿:“等神殿建成之後,你們就搬到神殿去住吧,這是年老成員們應得的,要知道,我也老了,呵呵。至於靈素的屍體……”

發現嘎嘎的眼神轉向自己,年輕的嘎嘎猿一驚,然後迅速反應過來,還不等嘎嘎的吩咐就搶先說道:“我會把靈素屍體埋到那個地方的。”

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咦!反應不錯。那麼好,就這樣吧。”很滿意這位年輕嘎嘎猿的反應,嘎嘎讚許的點了點頭,帶着身後不斷向外彈出一堆又一堆問號的翔翼嘎嘎猿們,向神殿的建築工地走去。

“欲解心中疑惑,以後就好好看我寫的那幾本教程吧。”

“啊!”

……

編輯空間之中,正無聊的翻看着被實體化的空幻記憶的8051,突然神情一頓。擡頭感知了一下,她放下手中的實體書,低頭看着腳下的太陽,微微一笑。

【一個兩個還沒什麼,但是現在居然……現在就開始和星球意識搶意識了,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小空幻。】

彷如自然世界的編輯空間,一切都與上次空幻離開之時毫無二致,溫暖的陽光依舊平靜的照耀着沒有動物的大地。

【看來再有幾十年時間,就能進入文明瞭吧。速度還是不錯嘛,不過我卻又得做出選擇了。】

欣慰中帶着一絲苦惱,最終化爲一聲嘆息。

【該怎麼做呢?8051】 葉師兄接過單子,手頓了頓,略微抬頭:「好,小師妹你晚上有事?」

同在實驗室,葉師兄自然也知道秦苒最近很忙。

「有件事,可能趕不回來。」秦苒低頭看了眼手機,把圍巾往上拉了一點,聲音有些含糊不清。

秦家初選的時間在晚上七點,畢竟是一大家族的選拔,十分正式。

一般大家族的繼承人會有專門的人按照選拔要求培養,秦家四爺就是經過專門培養,選拔難度有高有低,他給秦陵定下來的,就是最高難度。

葉師兄站起來,把秦苒送出去。

才坐到自己位子上,跟室友繼續吃飯。

室友拿著筷子,他看著秦苒離開的方向,然後轉頭,面無表情的看向葉師兄,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卧槽葉明橋,秦苒是你小師妹,你怎麼都沒跟我們說過?看我們在寢室群里聊她你是不是還挺開心的?!」

剛剛還挺同情葉師兄的,現在的室友看著他,臉上完全沒了同情。

吵著問了葉師兄好幾句話。

娛樂圈實際上很現實,一個人如果長時間沒出什麼新聞,一定會被網友漸漸遺忘,就沒了所謂的熱度。

秦苒現在也沒什麼熱搜,只是一個月了,她的熱度一直高居不下。

問完之後,室友才看向葉師兄放在桌子上的單子,「她給了你什麼項目?」

葉師兄拿起筷子,朝那邊看了一眼,「不知道。」

「我看看。」 瓦羅蘭傳說 室友有些激動,也不吃飯了,他拿起單子翻過了白紙封面。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後面是葉師兄的基礎報告,再往後面是一張報名表,室友念著標題:「核反應堆研究項目,ICNE決……」

他本來挺激動的念著,說到這裡,忽然有些說不下去了。

只抬頭,挺懵逼的看向在吃飯的葉師兄,「我是不是念錯了,葉明橋,你……你自己再念一遍……」

室友把報名表重新還給了葉師兄。

葉師兄拿著筷子淡定吃飯的手也猛然頓住。

直接接過葉師兄手裡的報名表。

秦苒參加下個月的ICNE比賽這件事,葉師兄自然知道,後來秦苒說她有老師時,葉師兄猜想應該是她老師幫她再一個隊伍中留了一個外國隊伍的名額。

可現在……

葉師兄低頭,看著最後一行。

隊長:秦苒

隊員:南慧瑤、褚珩……

這整個團隊都是秦苒的?

室友坐在位子上思考了一下人生,又轉過頭來看葉師兄手中的表格,這會兒他確定了自己沒有看錯,「葉明橋,別看了,我給你確定了,就是ICNE決賽,她果然不能用常理去推測……」

室友再也不替葉師兄說可惜這句話了。

ICNE決賽,每年國內能去都是實驗室研究博士領域的頂級團隊,有專門的老師帶隊培養。

跟這個比起來,葉師兄之前那個航天推動器不過是牛腿上的一根毛。

兩者的差距,猶如西瓜跟芝麻,可以忽略不計。

**

這邊。

秦苒出了大門,程木的車停在不遠處。

他一直注意著大門的方向,看到秦苒出來,立馬下車開了後座的門,「這會兒可能有些堵車。」

程木看了後視鏡一眼。

實驗室距離秦家總部不是特別遠,若是平時,開車半個小時也就能到了。

不過這會兒正是六點,高峰期,程木就算繞路也堵。

秦苒從背包里摸出了耳機,給自己戴上,語氣漫不經心,帶著倦意,「到了叫我。」

她靠著椅背,一手支著車窗,大衣的帽子被她扣在了頭上,看不清臉。

黑色的耳機線順著她的動作滑到了白色的衣領上。

程木還不知道秦苒今天要去秦家總部幹嘛,從後視鏡看到秦苒睡著了,他伸手調高了溫度,順便把車內聽嗨的音樂也關了,安靜的開到了大路上。

擱在前面的手機響了一聲。

程木看了一眼,是程雋。

驚神時代 他直接按了下耳朵上的藍牙耳機,聲音嚴肅:「雋爺。」

那邊的程雋取下手上的手套,隨手扔到了桌子上,聲音挺很低,「接到人了?」

程木朝後視鏡看了一眼,「剛上車,已經在路上了。」

程雋那邊站在古老的博物院大門口,看著周圍漸漸亮起來的燈。

好半晌,他眉眼垂下,「好。」

身後,程金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硬著頭皮上前:「雋爺,該走了,幾個堂主那邊……」

程雋手上把玩著手機,沒有說話。

好半晌,他將手機一握,眉眼抬起,眸色平靜,「先去一趟秦家。」

接近七點,程雋的車停在秦氏總部大樓邊。

「雋爺?」坐在另一輛車駕駛座上的程木看到身側停著的車,詫異的打開駕駛座門。

念念清華 程雋從後座下來,看著秦氏大樓,極長的睫毛垂下,站在寒風中,身形挺拔,卻不見往日的懶卷,顯得過分疏冷。

他在原地看了好半晌,才移開目光,看向程金,眉宇挺淡:「鑰匙給我,我自己去機場。」

程金立馬將自己的鑰匙遞給程雋。

程雋將車開往機場的方向。

「怎麼了?」等那股迫人的氣息消失了,程木才敢詢問。

程金摸了摸鼻子,他側身,「徐家打通了M洲命脈之後,幾大家族都蠢蠢欲動,程家還為這個開了不少次的會議,前些天二堂主跟大堂主去了M洲,昨天就沒了消息,聽說大少爺還在找歐陽薇,想要129查那兩人的消息……」

若是129能出手,尤其是那幾個高級會員,肯定能得到消息。

像歐陽薇這種中級會員,也不是專門接單的會員,就難了。

程雋這去一趟M洲,最少要十天左右。

「程家的事情就不要告訴秦小姐了。」程金囑咐了程木一句,「雋爺說她最近太忙了,好像下個月還要去參加什麼比賽……」

程木點頭,「你放心!」

**

這邊。

秦家總部。

秦苒已經進了大門,已經是晚上,但總部依舊燈火通明,有人在上班。

她拿出卡進了電梯,這卡是秦管家讓程木捎帶給她的,按了十二層。

十二樓的大型會議室。

中間是一張長桌,秦四爺、股東、秦管家跟秦修塵都正襟危坐著。

大多數人身邊都跟著秘書。

「秦管家,大小姐怎麼還沒來,你跟她說清楚時間了嗎?」阿文站在秦管家跟秦修塵中間,跟秦管家竊竊私語。

秦苒這件事一直是秦管家負責。

秦修塵並沒有過分插手,一則他不太懂程序這些,二是……羞愧。

秦陵醒后他就該會M洲拍戲了,但一直沒去,等著秦苒參加完選舉。

秦管家也垂頭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六點五十八了,今天本來就打算破釜沉舟的他,這會兒也有些急,「我特地跟大小姐說好了時間,還讓程木先生說了好幾遍,程木先生不會忘了吧……」

「應該不會,」秦修塵跟秦苒相處的時間最多,他搖頭,「苒苒一向很守時,再等兩分鐘。」

這三個人都有些急。

坐在會議桌上的一行股東們也有些不耐煩了,「六爺,小少爺他還來不來?」

秦四爺將一行人的不耐煩看在眼裡。

外面的門被推開,秦四爺的手下進來,附耳在秦四爺耳邊說了一句。

聽完,秦四爺笑了笑。

他放下文件,然後站起來,雙手撐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看向秦修塵等人,「秦管家,據我所知,小少爺現在還在醫院休養,你們確定會有人來?」

秦四爺拉開椅子,看向諸位股東,微微彎腰,嘴邊帶著笑:「今天恐怕是讓各位白跑一趟了,沒有人會來,明日我給大家賠罪,請回吧。」

此話一出,股東們面面相覷,擰眉看向秦修塵,面上染上了一層怒意,「六爺,讓我們在這裡乾等了半個小時……」

六點五十九。

股東們話還沒說完,會議室的大門被人推開。

一行人朝大門處看去,手裡拎著外套,身上只白色衛衣的女生往裡面走了一步,微微抬著下巴,朝人群淡淡的看了一眼。 “大頭領,繁殖期大致結束了。”

“什麼?這才……”

“已經進行了三十天了。”

wωω ⊕тt kan ⊕CO

“啊?”

嘎嘎睜開困頓的雙眼看了看身前站立的靈雪,又轉頭看了看前方已經建好的神殿個房屋牆壁。一衆翔翼嘎嘎猿們,此時正小心飛翔着將一片片瓦片蓋上房頂,而被靈雪拉來的嘎嘎猿們,現在則好奇的圍在外面,沒有得到命令的他們只不過圍成了一個個小堆閒聊中。

“才三十天啊,我記得動物發情期不是會持續一個春天麼?”

“你說的動物發情期我不知道,不過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們的繁殖期最長不過四十天,最短似乎是二十天左右吧。”看了看眼前的嘎嘎,靈雪始終無法將此時有些蒼老遲鈍的嘎嘎,與曾經強健的大頭領聯繫起來:“我這是怎麼呢?”

靈雪的心思早已被嘎嘎發現,要知道雖然身體減弱,但嘎嘎的精神實力還在。張了張嘴,本想說點什麼的嘎嘎最終還是鬱悶的笑了笑,然後重新坐了回去。

漸漸的,空幻的意識體開始慢慢浮現在嘎嘎的頭頂。

而見此情景,靈雪的眼中卻閃過一絲狡黠。

自見識了亡魂出現的情景,一衆翔翼嘎嘎猿們對比了空幻的出現場景之後,就對於嘎嘎老化後可能會造成影響的擔憂完全消失了,因爲他們最終認識到了大頭領,或者夢神與嘎嘎的差別。

不過,隨之產生的,就是他們對組件老化的嘎嘎,變得遲鈍的反應速度表現出的不適,因此,一衆翔翼嘎嘎猿都開始選擇在空幻出現之時彙報工作,而嘎嘎自己則變得清閒下來。

“喵的,果然還是年輕受歡迎啊。”

再次用空幻的視線注視着靈雪,看着抑制不住得意的對方,空幻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了,靈雪。”轉眼看了看圍觀的嘎嘎猿們,雖說嘎嘎猿們是蛋生,再加上穿着衣服,如果是人類恐怕就不怎麼好分辨,但通過腦後的觸手差異和各種動作神情等,嘎嘎還是能清晰的分辨出對方的性別:“這裏怎麼全是男的?母猿們呢?”

“那個啊,因爲還不確認哪些會懷孕,所以母猿們都被我暫時安排在各自的房屋裏休息,平時也只做些制皮捏泥等較輕的工作。”還不是你說懷孕個體要保護好,不能幹重活,結果現在巢穴基本上少了一半的重勞力。靈雪心中腹議着。

“等過個十幾天,確認懷孕個體之後,就可以安排她們前往電石礦了。”

“不用!”聽到這兒,空幻突然想起上次去電石礦瞭解的情況,四翼翼龍造成的傷亡雖然不大,而出於讓嘎嘎猿們有一點動力,嘎嘎並沒有處理四翼翼龍問題。

不過話雖如此,但對於小隊規模的嘎嘎猿而言,四翼翼龍的威脅還是很大的,特別是現在繁殖期懷孕個體的戰力會減弱,如果分隊前往電石礦,到時恐怕還得派出翔翼嘎嘎猿保護。

“這次懷孕個體就不要前往電石礦了。”想了想,空幻還是覺得不用前往電石礦了,不只是這個巢穴,其它雙鐮巢穴和冥獄巢穴都需要通知到,至於電石的問題……

擡頭看了看北方,空幻想起了被自己閒置了許久的東西——電石樹。

“如果電石樹能夠在普通土地上生長,即便結出的種子電石含量低一點,但嘎嘎猿們的電石問題也可以得到極大的緩解。而且。”轉頭看向山腳一片明顯看出有翻土痕跡的小塊地面,空幻的神情猶豫了一下,卻還是下了決定:“雖說有褻瀆死者的問題,但這只是對我而言,對物種而言,沒有意識的屍體就讓它們發揮給大的作用吧。”

“如果電石樹還是隻能在電石礦或墓地中種植,也可以在這塊墓地中種植上,而等到嘎嘎山到電石礦的道路建設完成之後,也可以定期到電石礦運送電石作爲肥料,也是個可行性很高的辦法。”

想到這兒,空幻發覺電石問題似乎並不困難。

看了看對電石問題依舊有些擔憂的靈雪,空幻笑了笑。她是一個好頭領,不過受限於知識面,現在還是隻能算一個小小的巢穴頭領:“電石問題,我已經有了解決辦法,你就不用擔心了。確認懷孕個體之後,你就把她們安置在給學徒祭司居住的房屋吧,相信那時候神殿已經建成,祭司們都會搬到神殿去住的。”

“是嗎?那就好。”對於夢神完全信任,靈雪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後立刻散去了自己的擔憂,開始下一步彙報:“那麼夢神,這些嘎嘎猿怎麼安排?”

聽見靈雪的提問,空幻看了看身後這座近兩天應該就能建成的神殿。

“現在第一期房屋都建好了,神殿也即將落成,而第一批那幾十個小傢伙明年纔會分隊,嗯……這樣吧,讓大家這段時間好好休息,建房辛苦了。”

“春季是動物繁殖季節,暫時就不要外出狩獵了。對了,儲存的食物還可以吃多少天?”

面對嘎嘎的問題,自己的小隊兼職倉庫管理員的靈雪,只是稍稍想了想就立刻回答:“按現在都是用肉湯的吃法,就算不捕獵,只採集素食,應該也能滿足大家十天左右的食物了。”

“十天?”得到靈雪肯定回答,嘎嘎摩挲着下巴,對這個數據並不滿足:“十天還是少了點,看來只靠狩獵和採集野菜已經不行了,果然應該把農業或畜牧業提上議程了麼。”

“對了,鹽呢?”早就膩歪了直接喝血的嘎嘎,之前曾花了兩天時間在河邊和山頂等地搜尋,並最終在離嘎嘎山兩公里左右的那條大河邊,發現了一小塊天然鹽田。

雖然鹽田中的鹽質量比不上精鹽,但早就記憶模糊的嘎嘎,對於這些鹽的味道還是大加讚賞,而嘎嘎小隊也開始了定期到那裏取鹽。

特別是在陶器出現之後,肉湯成了每天的主食,而加入鹽的肉湯理所當然的受到大家歡迎,成爲大家吃飯時不可或缺的東西。

“鹽?那都是按夢神之前的指示,每隔十天去取一次,所以量都是這樣的啊。因爲五天前去取,現在還有五到七天的量吧。”

“哦,這我到忘了。”稍稍定了定神,空幻回想了一下,然後轉頭遙望電石礦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