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林若煙有些無語了起來,無奈道:「爸,你的臉皮夠厚的,人家劫持了飛機,你還和人家打好了關係,這世上這樣認識,關係還不錯的,恐怕就是你了!」

林建民沒好氣道:「事實證明我當初的選擇是多麼的正確,你看一看,林氏財團現在是國內私營企業的領頭羊,我們林家也水漲船高,現在已經無數人開始仰視我們了!」

這個林若煙不反對,事實就是這樣,以前談生意的時候,一些供貨商的老闆把價格壓得死死的,能賺的錢少的可憐,可是現在,這些人腆著臉擠破了腦袋要低價把貨物交給林若煙,林若煙也能看到這一點。

「不管怎麼說,你的任務就是給我把林逸好好的拴在你身邊,」林建民下達了命令:「若煙,你是我女兒,我知道你絕對有這個能力,而且嘛,我看他對你不錯,值得你這樣去做。」

「我知道了。」林若煙不冷不熱道,表面上看林若煙好像什麼都不在乎,實際上林若煙的心思早就想了無數遍了。

林建民看到林若煙這個樣子,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拿起掛在衣架上面的衣服:「若煙,我走了,我要去國外旅遊了,以後沒什麼事情就不要給我打電話了,從今天開始,我退居二線,林氏財團的事情就都交給你了,我什麼都不管了。」

說完這番話,林建民走了,留下了一臉迷茫的林若煙,想起林逸那堅毅的面孔,林若煙忍不住輕哼了一聲:「林逸,你是我林若煙的男人,你跑不掉的!」

……

黃浦江邊,一如既往,涼風習習,望著下面那湍急的江流,膽小的人都不敢往這裡站,一旦掉下去,恐怕就會喪命。

林逸此時正站在江邊,嘴角叼著香煙,而林逸的身邊,則是劉帥帥,此時的劉帥帥,依舊是一襲黑色的風衣,不過眼睛上面帶著大大的墨鏡,遮住了半邊臉。

「耍什麼帥,摘了。」林逸沒好氣道。

「咳咳……」劉帥帥嘿嘿一笑:「哥,沒事,最近有些紅眼病,不能見風了。」

林逸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道:「你不在滇南好好的待著,又來華海乾什麼?」

「那個地方就是龍潭虎穴,我不適合那裡,哥,我還是呆在你身邊比較好!」劉帥帥嘿嘿一笑道。

林逸則是眉頭緊鎖了起來,覺得有些什麼不對,抬手摘掉了劉帥帥的眼睛,不由得一愣,忍不住嘴角抽動了一下:「這……這是怎麼回事?」

劉帥帥的眼眶烏黑,上面還有著淤青,劉帥帥趕忙道:「撞門上了!」

「嘖嘖,你家的門撞得這麼規則呀!」林逸搖頭道。

劉帥帥泄了氣,嘆了一口氣,無奈道:「這還不是被那個娘們揍得啊!」

「嗯?」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出手這麼狠?」

劉帥帥無奈道:「沒辦法,誰讓我打不過她呢。」

「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林逸琢磨了一下道:「看起來改天有空了,我親自去一趟滇南,好好的問一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怎麼讓我兄弟見人?」

聽到林逸的話,劉帥帥的眼珠子不由得一亮:「哥,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雖然你這人滿嘴跑火車,做事不靠譜,可畢竟是她姜莎莎的男人,小打小鬧兩下倒是沒什麼,可打成了這個樣子,像話嗎?」林逸輕哼一聲道。

劉帥帥一臉黑線,乾笑道:「哥,我有你說的這麼差勁嗎?」

「怎麼,說你兩句還不樂意了?」林逸挑了挑眉毛。

「沒……」劉帥帥趕忙賠笑:「沒,哥你永遠是正確的,說我說的對,以後我改!」

林逸瞪了劉帥帥一眼,然後道:「行了,別貧了。」

「嘿嘿!」劉帥帥又是乾笑一聲,然後不再說什麼了。

倒是林逸,心裡頭還有一件事情耿耿於懷,那就是上一次調查月霓裳被綁架的事情,傅紫兒說那兩名大漢是中華閣的人,至於中華閣是什麼,林逸並不知道,可林逸想不通的是有人敢在自己的頭上動土。

去滇南是林逸早已經想好的,他有很多很多的疑問要問姜莎莎,順便打聽打聽誰敢跟他作對,當然了,幫助劉帥帥也不過就是舉手之勞,順便而為,清官難斷家務事,這是人家夫妻兩個人的私密事情,林逸最多就說上幾句,還能怎麼著?

影帝大明星 …… 「劉知畫,你竟然躲我!」

「呃,有嗎?」

「你剛才明明躲了!」

妞,你衝過來不躲的話,要兩個人一起摔嗎?

「我聽見你來了不是馬上來開門了嗎?」

「哼!」

杜玉欣嘟嘴,待哄。

葉靈眼轉了一下,「你不是說今天要……」

「嗯是啊,今天我們要去常樂坊,你好了沒?好了我們走了,再晚就沒位置啦!」

杜玉欣說著已經上手拉人,葉靈不得不匆匆關了門,跟著人走!

「二小姐,你要上哪去?」

一個婢女匆匆跑來,好像叫小玉的。

葉靈本不在意,十秒才反應那位「二小姐」好像是自己?!

「我出去一下。」

杜玉欣跟著她停下,顯然是等她安排事情。

「你又要出去嗎?夫人說下午會過來看你練字的……」

「夫人幾點……呃,什麼時辰過來?」

「申時。」小玉眉頭都要結在一起了。

「嗯,我會趕回來的。」葉靈點點頭,讓小玉放心。

「二小姐,要不我還是跟著你吧?」

可以的嗎?葉靈回想了下,以前是不讓跟的。

「你在家先備好筆磨吧,有時間你也自己練練。」

「不不不,二小姐!我不會動你的東西的!」小玉驚得連忙擺手。

「你怕什麼?二小姐讓你先練著,別到時回來太急,夫人過來看見一張沒寫,不就露餡了嗎?」杜玉欣在一旁晃著衣袖說道。

「可是,奴婢不認識字……」小玉咬著嘴唇一臉為難。

「沒事,那我早點回來。別擔心,我會準時的。」葉靈看著眼淚都快出來的小玉,保證道。

「走啦走啦,再不走就晚了!」杜玉欣把葉靈拉走了。

小玉在背後看著一陣糾結,最後還是布置去了。

葉靈被拉著七轉八拐,終於來到了大街上。

「你是怎麼到我家的?」比自己家還熟,進出都能躲開人?!

「嘿嘿,我們兩家是故交啊,所以劉夫人都快把我當第三個女兒了……」

杜玉欣仰臉驕傲。

葉靈想想自己,沒說話。

「劉夫人對你也很好呀。」

「嗯。」是挺好的,如果不計原主的需求的話。

「我都好羨慕你有這麼個娘的……」哪像她,娘在小時候就離她而去,現在娶進來的夫人雖然不敢對她怎樣,可畢竟不是親娘啊……

「要不我娘給你?」葉靈笑笑說。

「你說給就給啊?」那也得她們的爹肯呀!似乎想到了什麼,杜玉欣臉一下紅了,拿手推她:「咦,你真壞!」

她怎麼就……壞了啊?!

星河暗笑:人家小姑娘都比你懂得多。

葉靈:懂得多什麼?我有三世為人的經驗,她有嗎?

星河:並沒三世,不過就是三段經歷而已。

葉靈:……

難道她之前活的都是假活嗎?

「知畫姐姐,我悄悄告訴你哦,今天溫逸也在常樂樓哦!」

「什麼?!」杜玉欣悄悄的說,葉靈卻大嚇一驚,拉著人就往回走:「今天還有事,我們下次再去!」

「什麼事重要得過它!我可告訴你啊,過了這村沒這店,你可想好了,下次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見到的哦。」杜玉欣朝她眨眨眼睛,眼裡都是曖昧的火花。 葉靈被拉進了常樂坊。

像個酒樓。

雲宵國的風氣倒是不禁女人出門,白天在酒樓吃喝的女生也有少數。

葉靈發現一類好玩的人:女扮男裝。

下次她也玩玩。

「男裝不好玩。」杜玉欣順著她的目光撇撇嘴,顯然這事是做過的。

葉靈瞟瞟她已經發育晚期的狀態,的確挺難的。

她自己的話……葉靈垂眸看了一眼,勉勉強強會成功吧。

「知畫姐姐,樓上……」劉玉欣拉拉她的袖子小聲提醒。

葉靈暗暗嘆口氣,她能不去么?

「走啦,不然等一下人家都走啦。」杜玉欣拉著人往上去。

葉靈眨眨眼,沉著氣。

「溫仁軒,你們也在啊?」杜玉欣裝作偶遇的「驚喜」道。

對面三人抬頭看來,讓葉靈差點縮回目光。

但想想,她又沒做虧心事,心虛個啥?

要看就光明正大地看……

她好像犯錯誤了,對面有個人她還不能光明正大……每次原主看人家都是躲躲閃閃的。

葉靈垂眸,裝作躲閃的樣子。

然後被杜玉欣拉近了那桌。

葉靈問星河,請問怎麼才能讓臉紅起來?

星河:想一些興奮的事。

葉靈:什麼事?

星河匿。

得不到幫助的葉靈只好低首垂眸。

杜玉欣一邊和人打著招呼一邊扯她:來了不說話做木頭呀?!

葉靈儘力的表現自己的欲語先羞。

「知畫妹妹,怎麼今天么害羞呀,咦?今天又剛好……」溫仁軒在他親哥與葉靈身上瞄來瞄去,語氣非常明顯。

所以原主認為的沒人知道是怎麼認為的呢?

她半抬眸看了看坐在那然後眼角都不給她一點的人,正是別人口中的翩翩公子溫逸。

而另一個,則是他的堂哥溫孝義。

溫孝義向她看來,親切的笑著說:「知畫妹妹今天杏臉桃腮,聘婷秀雅,讓人眼前一亮吶。」

葉靈睜眼看他。

溫孝義迎接她的目光,嘴邊仍掛著溫文爾雅的笑。

重生民國野蠻西施 不像旁邊那個有點目中無人。

相貌也沒差得很遠(反正在她眼裡都是同等人)。

要喜歡的話,為什麼不找一個好說話的喜歡?

半年說不上一句話的人,再喜歡也不會有什麼進展吧?

還好原主沒說要自己跟他有特別的進展。

葉靈最怕遇到這種事。

想想被殷簡那個熊孩子扣掉的評分!

葉靈忍了忍,對著人淡淡一笑:「孝義哥誇獎了。」

杜玉欣又扯她!

不是對著那個笑,是這個!

杜玉欣使著眼色。

葉靈裝作不懂。

重生之網絡爭霸 溫仁軒卻直接開口:「咦,知畫妹妹,今天你的重心不是我哥了嗎?」

葉靈好想瞪一眼他!這又是個熊孩子吧!說話能不那麼直接嗎?人家現在是個不擅言辭的……的的的的……良家閨女!

像是被提醒又半羞赧,葉靈對著中間的溫逸微微一笑,想開口又輕輕咬了嘴唇。

心裡卻對原主的這種小動作眨了眨眼。

但每次都這樣對他……那就這樣吧,她能怎樣。

「胡說!知畫姐姐對溫逸哥哥……」杜玉欣被葉靈用力扯了衣袖,終於改了口:「對誰都一樣的。」

契約甜妻寵上天 唉,玉欣妹妹,你不說好過說吶。 ……

接到了林若煙的電話,林逸迅速前往了林氏財團,聽林若煙的語氣,好像是出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推開了林若煙辦公室的門,結果看到林若煙正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面,手中還端著咖啡杯,饒有興緻的抿了一口咖啡,然後就這樣盯著林逸。

林逸走到林若煙的面前,奪走了林若煙手中的咖啡杯,然後一飲而盡,砸吧了幾下嘴,然後沒好氣道:「林若煙,你火急火燎的給我打電話說有急事,可你現在坐在這裡悠閑地喝著咖啡,能告訴我究竟是什麼急事嗎?」

看到林若煙那一副焦急的模樣,林若煙忍不住抿嘴輕笑了一聲,心裡頭暖洋洋的。

站起身來,為男人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後道:「我馬上就要下班了,作為我的男朋友,你難道不知道來接我嗎?」

林逸有些無奈了,沒想到林若煙火急火燎的叫他來竟然是這種事情,當下也是有些無奈,只好點了點頭:「好,我的大總裁,我接你!」

林若煙得意的笑了笑,彷彿一隻成功偷吃了小雞的小狐狸一般。

悠閑地坐在車子上,林若煙舒服的都快要閉上眼睛了,有時候有個專職的保鏢司機還是很不錯的。

「林逸,以後你還當我的保鏢司機,好嗎?」林若煙緊緊的盯著林逸那堅毅的臉龐,心中有些忐忑,要是以前,並不會這樣,可是聽她的父親說過了,眼前這傢伙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會答應嗎?

「這倒是沒問題,不過我可不能天天陪在你身邊,」林逸琢磨了一下道:「這樣吧,如果你有需要,給我打個電話,怎麼樣?」

「這是男朋友應盡的義務!」林若煙義正言辭道。

林逸尷尬的撓了撓腦袋,過了一會兒,如同斗敗了的公雞一般:「好,沒問題,除了我有事的時候,我都當你的保鏢司機,行不行?」

「行!」林若煙不冷不熱的應了下來。

這下子林逸都有些納悶了,感覺有些不對勁,怎麼好像是自己喊著求著要給林若煙當保鏢司機呀!

走著走著,林若煙發現不對勁了,忍不住道:「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吃飯咯,」林逸無奈道:「昨天沒有成功,那我們今天就繼續吃!」

林若煙使勁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