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雕看着眼前的黑大個,外號大山的他,確實好似一座山一樣。

“報告,我只是說事實而已,我們都要經過選拔訓練,他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子,憑什麼留在天狼大隊。”

大山挺着胸膛,站在那裏,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們這裏是軍營,不是孤兒院,難道軟弱能夠換取敵人的憐憫嘛?”

大山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憑什麼那孩子就可以留在這他們拼死搶破頭的地方訓練。

這裏可是天狼大隊,絕對不是有身世可憐就應該留下的地方。

“你說的沒錯,軟弱確實不會得到敵人的憐憫,那這麼說起來,你很強嗎?”

白頭雕還想說話,但云天已經分開人羣走進來了,一臉冰冷的對着大山說道。

“是的,我很強!”

大山並不認識雲天,但是和他站在一起,大山足足比雲天高出一大截。

那魁梧的身體顯得雲天有些瘦弱,挺着胸膛的他,自信的說道。

“好,那我倒想見識一下,你到底有多強,我只用左手,如果你能擋得住我十招,這件事情就算了。”

雲天懶得多說什麼,緩緩伸出左手的他,冷冷的對着大山說道。

但這番話,讓所有人都爲之一愣,大家可是都知道這大山的本事。

集訓隊裏,魁梧的大山簡直就是猛虎一般,搏擊對練更是打的對手慘叫連連。

隊裏面除了紅龍之外,再無別人能與其抗衡,而這突然走過來的人,竟然說只用左手。

這簡直就是找死一樣,看着那大山粗大的胳膊,若是被他打上一拳,那可是受不了的。

“你別太小看人,如果你能擋住我十招,算你贏!”

大山看了看站在遠處的白頭雕,很明顯他並不想多管。

而至於其他的助教,都站在那裏,不說話的他們,也沒有阻止的意思。

這段時間的訓練,早就讓他串火,現在有人如此狂妄,他忍不住要教訓一下他了。

從五歲開始習武的他,可是武術世家,他見到過的高手太多了,但每一個都不是雲天這樣的。

“別廢話,準備好就動手!”

雲天依舊是口氣冷漠,右手背在身後的他站在那裏,猶如一枚插入地下的釘子一般。

雙目死死的盯着對面的大山,今天如果不給他的點教訓,他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這可是你自找的!”

大山怒喝一聲,他也顧不得什麼規定,更懶得思考這個傢伙是誰了。

如果能動手的話,就少說話,這也是他一貫的堅持。

晃動拳頭的他,直接撲上,那巨大的拳風直接向着雲天的面門罩了過來。

他就不相信,雲天能夠就憑單手在十招內打倒自己。

他想的沒錯,雲天確實不會在十招之內打倒他,因爲雲天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冰冷。

微微側身,深入柳絮一般的他,貼着大山的拳頭擦過,身似鬼魅一般的消失在了大山的面前。

只感覺到眼前一花,大山就失去了雲天的蹤影,而就在這時,雲天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右側。

揮動右拳的大山,露出了最柔弱的右側軟肋。

雲天的左拳,好似輕輕揮舞,站在不遠處的人們,幾乎都沒有看到他的拳頭有沒有打中大山。

紅樓之石頭新記 “啊!”

可就在雲天退後一步,離開大山身邊的時候,大山竟然一聲慘叫的倒在了地上。

巨大的身體重重的摔倒,那歇斯里地的慘叫更是讓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結實的大山,何時如此叫喚過,他的抗擊打能力之強,也是衆所周知的。

但云天卻僅僅只用了一拳,就將他打倒在地上,看着倒在地上身體蜷縮成一團的大山,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就叫強嗎?太弱了吧。”

雲天走到還不斷抽搐的大山面前,一臉冰冷的對着他說道。

不過此時的大山根本沒有力氣反駁,渾身上下好似粉身碎骨的疼痛,讓他臉色慘白。

努力的咬緊牙關,試圖忍住叫聲,但是他根本無法剋制那身體內部好似斷裂的痛苦。

整個訓練場一片安靜,只有大山還在那裏不斷的慘叫着。

而云天不再停留,轉身走出人堆的他不需要多說什麼,結果就是他最好的答案。 看着雲天遠去的背影,所有人都愣在那裏。

不管是那些菜鳥還是牛博宇他們,這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狀態,讓人有些不適應。

“看起來,他並沒有荒廢他的本事,頭狼應該也放心了。”

白頭雕的話,頓時讓牛博宇和唐曦反應過來。

這一晃兩個月的時間,他依舊是那麼的厲害,這也證明他一直都在自己訓練。

“可是如果一個兵,連槍都拿不了的話,那無異於作廢了。”

唐曦卻嘆了口氣,在場的人中,也只有他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前些日子,因爲擔心雲天,唐曦曾經幾次偷偷前往他的住所,只不過她並沒有接近。

一直趴在距離那木屋兩公里外的唐曦,手持望遠鏡觀望着下面的一切。

一來是爲了以解相思之苦,二來也練習一下狙擊手的潛伏。

而有一幕也落在了她的眼睛之中。

那天,巴布依舊穿着負重衣走出了木屋,開始了一天的訓練。

雲天則在院子裏活動了一下身體後,就在門口練起了拳。

拳風生猛有力,招招克敵制勝,趴在遠處的唐曦,把一切都盡收眼底。

看着雲天還有朝氣的練拳,她懸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一些。

而後來發生的事情,卻讓她的淚水漣漣。

大概到了中午時分的樣子,遠處山坡上的巴布,已經跑了回來。

一身汗水的他被雲天招呼着吃了一些午餐後,雲天竟然從房間裏拿出了一把自動步槍遞給巴布。

這是雲天提議申請的槍械,雖然沒有子彈,但可以讓巴布儘快的適應槍械的拆卸。

很快,在雲天的指導下,巴布就開始瞭解槍械的訓練。

一切都很順利,但是接下來,當雲天指導巴布握槍的事情,就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情況。

雪花劍神 首先,自然是由雲天來演示如何握槍,而唐曦的望遠鏡裏,卻發生了奇怪的一幕。

雲天熟練的將槍械握在手上,槍托頂在右肩肩窩的位置。

右手托住槍身的握把位置,右手食指輕輕地搭在扳機上。

左手拖住槍托的前沿,左眼微閉,右眼瞄準,猶如教科書一般的握槍動作乾淨利索。

可就在這時,唐曦卻發現,雲天的手竟然情不自禁的顫抖了起來。

雖然僅僅只是微微晃動,但卻逃不過唐曦的眼睛。

同時雲天臉上的表情也變得非常複雜,雙眉緊鎖的他,竟然異常痛苦。

立刻將自動步槍放下,雲天的額頭已經見了冷汗,很明顯這並不是因爲勞累,而是他心魔發作。

不難想象,當雲天端起槍來的時候,他的腦海中恐怕又浮現出當日的一幕。

看着他把槍遞給巴布後,向着湖邊走去,唐曦的心也情不自禁的**了一下。

雲天的痛苦,現在只能他一個人承受,親手打死自己隊友的痛,讓他痛不欲生。

唐曦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別人,也只有在潘瑤來到之後,複述給了她。

現在的雲天,已經無法在拿起他無比熟悉的槍械,如果是這樣的話,他根本無法上戰場了。

“好了,繼續訓練!”

眼前的一幕,也算是給這羣自我感覺不錯的菜鳥們一個當頭棒喝。

白頭雕擺了擺手,訓練繼續,至於那倒在地上的大山,則被紅龍和牛博宇扶到了一旁。

冷汗直流的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僅僅只是一拳就將他掀翻在地。

躺在牀上忍着疼痛的他,臉色慘白慘白的。

“那個人怎麼這麼厲害?”

大山實在無法理解眼前的一幕,剛纔的一切在他的腦海中都是一片空白一樣。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雲天打倒的。

“你算是撿到了,如果在戰場上遇到他,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牛博宇冷笑一聲,不過說真的,雲天的格鬥能力好像又好了很多。

“他到底是誰啊?”

大山看着牛博宇,現在經歷了剛纔的事情,他真的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他一向引以爲傲的搏擊,在雲天的面前卻好似紙糊的一樣。

“他是狼魂,天狼大隊裏最強的存在,也是巴布的師傅。”

紅龍嘆了口氣,他也知道了關於雲天的事情。

曾經天狼大隊的靈魂人物,現在卻變得如此的頹廢,並且不在上戰場,這絕對是最大的損失。

“他太強了!”

冷情總裁之嬌妻難馴 大山現在算是徹底的服了,收起了自大狂妄的心,他真的要重頭再來。

和他抱有同樣想法的菜鳥們,此時也是一樣,他們原本的自信,被雲天瞬間摧毀。

但這種自信的摧毀,也讓他們更加的努力訓練,所以雲天的出現,真的達到了預期效果。

訓練場上,所有人都卯足了力氣,看着一個個好似小老虎的戰士,白頭雕也格外滿意。

而另一邊的雲天,則去炊事班拿了點蔥薑蒜和鹽,再一次向着木屋走去。

相信自己這一次出現,他們以後絕對不會再敢欺負

夜晚的涼爽讓空氣清新,遠遠飄蕩的炊煙,更是讓雲天心底泛起一絲幸福。

快步向着木屋走去,那裏的潘瑤還在等着自己,在這種安靜祥和的地方,雲天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不得不說,雲天是一個安全感比較差的人,所以他總會敏銳感知那戰場上的殺氣。

但現在,放下了一切的包袱,隱居在這裏,雲天感覺呼吸都更加順暢了。

昏暗的燈光下,巴布已經洗乾淨了手,坐在飯桌上的他還有些不太習慣。

尤其是看着桌子上那幾道色香味俱全的菜餚,這可都是出自於潘瑤之手。

房子裏突然多了個女人,巴布的臉一直紅紅的,因爲這給了他一種家的溫暖。

看着端着菜餚走到桌前的潘瑤,隱約間感覺到一種母愛。

“好香啊!”

邁步走進房間的雲天,圍着那撲鼻而來的飯香,不由的讚歎道。

尤其是看着那潘瑤美麗的笑容,雲天的心都暖化了一般。

“快點來吃吧,巴布還帶回來了野雞和野兔呢。”

看着心上人回來,潘瑤當然更加開心,急忙拉着雲天走到桌子前說道。

或許在以前,潘瑤不敢去殺野雞和野兔這種女生看起來可愛的小動物。

但幾個月的叢林生存,讓她知道如何在這種地方生活下去。

而且還有巴布的幫忙,一切都順風順水,雞肉、兔肉還有魚肉,絕對是非常豐盛。

將手裏拿回來的東西放下,雲天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品嚐起來。

“太好吃了,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廚藝!”

雲天一邊吃着,一邊不忘感嘆,潘瑤的手藝真好,吃起來那是一個有滋有味。

“慢點吃,還有很多呢!”

潘瑤看着雲天狼吞虎嚥的模樣,心中更是幸福無比,小臉紅紅的看着雲天。

“嗯,好吃,好吃!”

雲天笑的很開心,或許這就是平淡生活的美好吧,舔着嘴脣的他,不忘給巴布夾上幾塊肉。

巴布這邊,自然吃的也是非常開心,三個人坐在這裏,真的猶如一家三口一般。

昏暗的燈泡下,簡陋的房舍中,卻透着一種祥和和安寧,只不過這祥和的安寧,很快就會被打得粉碎。

吃飽飯後,潘瑤拒絕讓雲天和巴布幫忙收拾桌子,看着她忙裏忙外的模樣,雲天帶着巴布走了出去。

夜晚,巴布可不能休息,上午體能,下午耐力,晚上就到了拳腳訓練了。

看着巴布有模有樣的揮舞着拳頭,坐在椅子上的雲天也算是無比的欣慰。

在巴布的身上,他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那份刻苦也鑄就了巴布日後的輝煌。

夜深人靜,疲憊的巴布已經在西屋沉沉的睡去了。

而此時雲天則回到了東屋,看着那整理的乾乾淨淨的房間,雲天不由的嘆了口氣。

女人在這種事情上的天賦和認真,絕對是男人無法比擬的。

“訓練完了?”

把自己的衣物也收拾好後,跪在牀上的潘瑤看着走進來的雲天。

蓋世仙尊 這個房間以後就是兩個人的小家了,她當然要用心經營。

“是啊,辛苦你了!”

看着自己的衣物整整齊齊的落在櫃子上,雲天不由得心中一暖。

直接走上前來,張開雙臂,試圖去擁抱潘瑤。

“不要,好髒的,出了好多汗!”

沒想到,潘瑤卻急忙一把將他推開,愛乾淨的潘瑤現在可是覺得自己身上髒兮兮的。

“那我帶你去湖邊洗澡吧。”

這房子裏,當然不會有衛生間淋浴器了,門口的大湖,就是天然的大浴缸。

雲天對着潘瑤壞笑着擠了擠眼睛,很明顯,戲水鴛鴦,一定會有不同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