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珂還沒來得及問是誰,就聽一個女聲道:“不可能的,那位已經睡得太久了,我甚至懷疑那位已經睡死了,怎麼可能會被喚醒。你也太有自信了。”

“總要試試的呀。”藍斯堅持道。

“明知道不可能,又何必浪費時間。”女聲再次說道。

林珂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見艾露恩正背靠着一棵大樹,笑眯眯的看着藍斯。和之前見過的那個精靈女神艾露恩不同,這個艾露恩是生命女神。不知道這位這個時候跑到這來做什麼?按理來說,一個被人類囚禁了這麼久的神,應該不會在這種時候選擇幫助人類,最有可能的做法是保持中立,兩不相幫。但現在,艾露恩來了,目的不明。 爲了打倒強敵,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精靈們負責要聯繫湖中的神龍,寧平和韓夢馨則前往尋找山麒麟出山,至於藍斯提到的喚醒沉睡中的那位,被衆人暫時擱置了。先解決有把握的,再考慮那個不怎麼靠譜的吧。當然也沒有明說,而是委託藍斯和艾露恩一起去試着喚醒沉睡中的那位,如果神龍和山麒麟都到了以後還不能喚醒,那就再去試試好了。

韓宇這邊在緊張的準備着,血魔那一邊也沒有閒着。達成共識的血魔和死神並沒有着急展開自己的復仇行動,而是在嘗試着相互配合。畢竟身體只有一個,可支配的卻有了兩個,如果血魔和死神不能配合,那能夠使用的力量將只有一半,這對於血魔和死神來說,是絕對不利的。爲了能夠笑着弄死對手,血魔和死神想要一個磨合期,從走路開始。

“左右……左右……左右……左右……我靠,你是豬啊,隨着我的喊都能走錯。”意識世界中,血魔再次憤怒的衝死神怒吼道。又是死神的一次錯誤,讓共有的身體一頭栽倒在地,跌了個狗吃屎。

自知理虧的死神低着頭,默默的接受了血魔的指責。不過接受也只能接受一會,可血魔卻罵起來就沒完沒了。罵得死神額頭青筋開始冒起,猛地擡頭瞪着血魔問道:“你罵完了沒有?罵完了就趕緊開始練習。這回我來喊。”

“哼!”血魔冷哼一聲,將指揮權交給了死神。

“左右……左右……左右……我靠,你是豬啊!還他媽好意思罵我?你怎麼也錯啦?”這回死神可算是報了仇,指着血魔的鼻子就是一通卷,卷得血魔渾身發抖,被氣得。

“尼瑪,你罵夠了沒有?”血魔被罵了幾句以後猛地擡頭怒視着死神問道。死神聞言一愣,他罵的時間還沒血魔罵自己的時間長呢。因爲死神就是在重複剛纔血魔罵自己的話,可現在,死神還沒有重複完。

“沒夠!”不肯吃虧的死神梗着脖子答道。

“我你媽的!”血魔一巴掌呼在了死神的臉上。死神當即也不吃虧,立刻反擊。一神一魔頓時又打了起來。

……

半晌之後,活動了一番的血魔和死神再次開始練習了起來。

身處意識世界的一神一魔不知道,當他們倆練習配合的時候,他們共有的身體正在逐漸發生變化,原本是一張完整的臉,正在逐漸變成一半有血肉,而另一半卻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並且血池中的身體還在散發着一陣陣黑氣,原本鮮紅色的血池也在逐漸變得黑中帶紅,紅裏帶黑。血池附近的植物已經變成了只剩下樹枝的枯樹,不少跑得慢的動物也只剩下一副副骷髏骨架。

※※※

月牙湖,精靈呼喚湖中神龍的地方,也即是湖中神龍棲息的地方。原本已經沉睡過去的神龍再次被喚醒。被打擾睡眠的仇恨令神龍很是不爽,飛出湖面想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來打擾它的睡眠。可剛一出湖面,就驚訝的發生了異常。原本到了嘴邊的怒喝也變成了驚訝。“是哪個不長眼的把那麼邪惡的東西放出來了?”

一胎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神龍大人,那個邪惡的存在並不是來自於洛基山,而是通過黑洞來到了這個世界。神龍大人,請務必幫幫我們,那個邪惡的存在想要毀滅這裏的一切。”大長老一臉恭敬的對神龍請求道。

“……哎呀~好睏啊~”神龍打了個哈欠,扭頭準備潛入湖中。就聽身背後傳來一個鄙夷的聲音,“這就是神龍,真是一個膽小鬼,還不如一條蛇呢。”

“是誰?是誰在嘲諷我?”神龍扭頭怒視着岸邊的精靈喝問道。

衆精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出聲承認。

“不承認是嗎?”神龍臉色難看的盯着衆精靈問道。

“別囂張,是我說的。”一隻狐狸躥了出來,站在神龍的面前說道。

“你……”神龍兩眼一眯,瞪着狐狸。

“哼,沒錯。你剛纔想要做什麼?回老窩躲起來吧?可你不要忘了,那個邪惡的存在是想要毀滅這裏的一切,你以爲他會放過你這個傢伙嗎?別的不說,你身上的寶貝可不少。”

“……赫爾斯,你不好好的待在洛基山裏,跑出來找什麼事?”神龍沒好氣的問道。

“我是很怕麻煩的,只是這回,我卻不得不出來。”赫爾斯聞言答道。沒等赫爾斯繼續說下去,又一隻狐狸跑了過來,看着神龍說道:“我們看守的果園出現了枯萎的現象,可枯萎在我們的果園應該是不存在的現象,現在卻偏偏出現了。通過調查,我們發現和那股邪惡的力量有關。”

“所以你們就出來了。”神龍盯着赫爾斯和西瓦說道。

赫爾斯聞言答道:“沒錯。神龍,你也不要想着明哲保身了。這回生活在洛基山裏的所有生物沒有一個可以置身之外,如果你不想要被鄙視的話,拿出你的力量來。不光是你,山麒麟,藍斯它們都會出手的。如果可能,我們甚至要想辦法將一直沉睡的那位喚醒過來。”

“真的那麼麻煩?”

娛樂小白進化史 “比你想象的還要麻煩。”赫爾斯一臉認真的對神龍說道。

“……好吧,我會出手,等你們需要我的時候,記得來通知我一身,在這之前,我需要準備一下。”神龍考慮了片刻,對赫爾斯說了一聲,隨後不等赫爾斯回答,轉身鑽進了湖中。

“回去吧,神龍既然答應了,那它就不會反悔。”赫爾斯扭頭對大長老說道。

大長老愣愣的點點頭,對於赫爾斯和西瓦這對狐狸,大長老曾經聽族裏的長老提起過,不過見還是第一次見。這對狐狸的力量還不清楚,不過口才卻是真的不錯,而且人脈很廣,從神龍的態度就可以看出,這對狐狸的年紀比自己要大許多,因此大長老對於赫爾斯和西瓦保持了一定的尊重。

話分兩頭,赫爾斯這邊說服了神龍。可寧平這邊卻出了問題。山麒麟果然是山麒麟,不光能力是山,而且脾氣也和石頭一樣,還是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韓夢馨已經費盡了口水,可山麒麟卻還是一個勁的搖頭,表示自己的使命是留守在這個山洞裏,對於外界的事情,它不會插手。

“夢馨,我們走吧。既然山麒麟不願意幫忙,我們也不能強求。不過山麒麟,以你的能力來說,那股邪惡的力量對你到底有沒有威脅,你自己的心裏想必也是明白的。你今天拒絕了和我們合作,那你就要做好獨立和那股力量對抗的心理準備,我們的力量不足,分不出人手來這裏替你完成你的使命。告辭。”寧平對山麒麟說完以後,拉着還想要再努力努力的韓夢馨向洞外走去。

山麒麟默默的看着寧平和韓夢馨離去,一句話也沒說。

當韓夢馨被寧平拉出洞離開不遠,韓夢馨不甘心的對寧平說道:“寧平,要不然再讓我去試試,說不定那個山麒麟會改變主意的。”

寧平聞言搖頭道:“夢馨,那個山麒麟就是一個石頭腦袋,根本就不會聽別人的勸,我們還是趕緊把這裏的事情告訴韓宇他們,好讓他們早作打算的好。”

“……好吧,那我們走吧。咦?嚯嚯呢?”

“你剛纔沒有抱着嗎?”寧平聞言問道。

“沒有。嚯嚯……嚯嚯……我們要回去嘍。”韓夢馨搖了搖頭,向四周喊了喊,卻沒有看到嚯嚯出現。

“難道嚯嚯還留在洞裏?”寧平看了一眼身後的山洞,對韓夢馨說道。

“有可能。我們再進洞一次好了。”韓夢馨點頭提議道。

爲了找回嚯嚯,寧平和韓夢馨再次走進了山洞,邊走邊喊着嚯嚯,希望可以讓嚯嚯在聽到他們的喊聲之後趕緊過來和他們匯合。可讓寧平和韓夢馨失望的是,嚯嚯始終沒有出現。即便是再次來到山麒麟休息的地方,也沒有找到嚯嚯。

聽到嚯嚯那隻韓夢馨的寵物丟失了,山麒麟發動自己的能力向着自己四周的地域搜索了一下,不僅找到了嚯嚯,同時也感應到了外界的變化。

帶着寧平和韓夢馨找到掉進地窟窿的嚯嚯,山麒麟對韓夢馨說道:“我跟你們去對付那個邪惡的存在。”

對於山麒麟突然改變主意,寧平和韓夢馨感到很意外。不過這個結果是寧平和韓夢馨想要看到的。而且還沒有對於艾露恩的疑惑。

回去的路上,韓夢馨忍不住問出了自己的疑問。之前自己那麼努力地勸說山麒麟,可山麒麟卻始終沒有迴應,爲什麼山麒麟只是搜索了一下失蹤的嚯嚯,就立刻改變了主意?

聽到韓夢馨的疑問,山麒麟也沒有隱瞞,開口答道:“這並不是需要隱瞞的事情。就在我動用能力搜索嚯嚯的時候,發現那個邪惡的存在正在不斷的增加力量。原本即便沒有我的參與,你們只要聯合起來,還是有戰勝它的可能的。但現在,我也沒有把握在加上了我以後,還有沒有可能戰勝它。”

山麒麟的回答讓寧平和韓夢馨的心裏一沉,韓夢馨聞言自言自語的說道:“難道真的需要喚醒那個洛基山裏一直沉睡的傢伙纔有可能贏嗎?”

“你們是從哪裏聽到那個一天當晚睡覺的傢伙消息的?”山麒麟好奇的問道。

“哦,是藍斯告訴我們的。藍斯就是天池的守護獸。”寧平聞言答道。

“是她呀,那都是難怪。呵呵……沒想到啊,洛基山三大神獸這次竟然會有聯手的一天。”山麒麟突然有點感慨的說道。

月牙湖的神龍,女陰洞的山麒麟,天池的守護獸,的確是洛基山中最強力的三大神獸。除了神龍和山麒麟,最神祕的就是天池的守護獸,沒有誰知道天池守護獸的真身,天池裏的那條大魚只是藍斯的一種形態而已。

此時的藍斯,正站在天池最下方,洛基山的核心地帶,在這裏,沉睡着一個絕對強力的存在。但是令人苦惱的是,這個絕對強力的存在卻有點喜歡賴牀,而且一賴牀就賴了不知道有多久,反正藍斯自有自我意識開始,她就明白自己的任務就是守護這個絕對強力的存在,並且如果可能,還要想辦法叫醒眼前這位。

巨大的身軀,腦袋枕在胳膊上,嘴角流着哈喇子,彷彿這位正在做着什麼美夢。藍斯身邊的生命女神艾露恩仔細的端詳了眼前這位一會,卻發現即便是自己,竟然也無法回想起在什麼地方見過眼前的這位。

“要不要試着叫醒它?”艾露恩向藍斯徵求意見道。

“請隨意。”藍斯聞言答道。這話裏的意思可以理解爲讓艾露恩儘管放手施爲,也可以理解爲告訴艾露恩,藍斯沒有辦法叫醒眼前正酣睡中的這位。

艾露恩點了點頭,右手按在熟睡中的那位的額頭,試圖讓自己的神識進入對方的夢境之中。可讓艾露恩感到驚訝的是,自己的神識竟然無法進入。

“嘿~有點意思啊。”艾露恩見狀笑了笑,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既然這個方法不管用,那就換一個方法再試試。就見艾露恩雙手平伸,口中唸唸有詞,隨着艾露恩的吟唱,酣睡中的那位的身體四周開始泛起了一道綠色的光芒。藍斯微微向後退了退,好讓艾露恩可以毫無顧忌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艾露恩微微一笑,剛要發動準備已久的一擊,就見酣睡中的那位忽然動了動,隨着它身體輕微的晃動,在它身體周圍的那道綠光竟然緩緩的消散了。

“咦?”生命女神艾露恩鬱悶了。就在那位身體晃動的時候,自己和釋放出去的力量失去了聯繫。

“這是怎麼回事?”艾露恩不解的看着眼前酣睡的那位自言自語道。

“怎麼樣?”藍斯湊過來問道。

艾露恩聞言搖了搖頭,她不能把自己的力量全部用在喚醒眼前這位的上面,爲了對付那股邪惡的力量,艾露恩需要保存足夠的力量。

見艾露恩放棄,藍斯也沒有多說什麼,看着艾露恩說道:“看來我們只能暫時先回去,等山麒麟和神龍來了以後再商量怎麼喚醒這位了。”

“目前來說,也只能這樣了。”艾露恩點頭答道。

回到了精靈部落,分別去找神龍和山麒麟的人已經都回來了。聽到神龍和山麒麟都願意出手相助,藍斯輕輕的鬆了口氣,向衆人說明了自己和艾露恩這一次的行動過程。

韓宇對那個一直沉睡的傢伙充滿了好奇。等到藍斯說完以後,立刻就提議想要去看看。人多力量大,說不定人去多了,那個沉睡的傢伙就嫌吵醒過來了也不一定。

雖然知道韓宇的這個假設沒有多大成功的可能。但藍斯還是帶着韓宇來到了沉睡中的那位面前。

仔細看了看,韓宇突然發現這個大傢伙像是一隻巨猿。按理說,巨猿這種動物就算藍斯等人沒有見過,猴子猩猩一類的非人類動物也應該見過纔對。可讓韓宇驚訝的是,藍斯等人竟然真的沒有見過。像生活在森林內的精靈更是連聽都沒聽過。也就是說,眼前這隻巨猿,很有可能並不是這顆星球的原生物,而是外來種。

“難道這也是一個被人類給封印的神?”韓宇看着巨猿自言自語的說道。

“韓宇,你是不是想到什麼喚醒它的方法了?”藍斯見韓宇神色有異,連忙問道。一句話頓時就將衆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韓宇見狀連忙擺手說道:“我還沒有想到辦法,只是我覺得,這隻巨猿很有可能不是自然睡眠,而是中了某種古老的封印,讓它不得不沉睡。如果有這種可能的話,我們想要喚醒它,恐怕必須先解決那個古老的封印才行。”

“應該不會吧,我的使命就是守護這隻巨猿,怎麼可能會有封印的存在。”藍斯搖了搖頭,不相信的說道。

韓宇聞言說道:“如果換一種思路,你的使命不是守護這隻巨猿,而是防止別人前來解開這隻巨猿的封印呢?這好像也是可以說得通的。”

韓宇的話就像是給藍斯打開了一扇窗戶一樣,令藍斯原本堅定的心產生了一絲動搖。事出反常必爲妖,巨猿一直的沉睡的確讓人感到疑惑。現在韓宇提出了一種與衆不同的假設,這讓衆人不由自主的往那個方向去想。其中藍斯的感觸最多,尤其是回想起以前自己見到的一些奇怪現象,心裏就愈發的覺得韓宇提出的可能很有可能就是正確答案。

但如果韓宇的假設是正確的,那問題就來了。封印在哪?如何解開?而且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出現在了韓宇等人的面前,如果眼前這隻巨猿在甦醒過來以後不僅不幫助自己這邊,反而是和血魔一夥的,那到時候韓宇等人不就是自找麻煩了嘛。

一想到這種可能,衆人對於是否喚醒這隻巨猿產生了分歧。 喚醒還是不喚醒?這是個問題。

正當韓宇等人爭論是否喚醒巨猿的時候,落基山脈的上空突然傳來一聲尖嘯。經過了磨合期的血魔和死神開始進行他們復仇的計劃。對於死神來說,報復那些忘恩負義的人類就是他這一輩子最大的心願,而血魔則是單純的想要鮮血,至於殺誰,不在血魔的考慮當中。

完全變了一個模樣的血魔懸停在半空中,一半還有血肉的身體源源不斷的向地面滴着血水,每一滴血水滴落在地上以後迅速就化成,變成一灘血水,而另一半隻剩下骷髏的身體則是散發出一團團黑色的死氣,但凡是被黑氣沾染到的生物,都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奪去生命力,小風吹過,化成一股飛灰。

此刻的血魔就如同一個巨大的污染源,迅速向着四周擴散開來,洛基山的生物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劫難。

看着半空中的血魔,韓宇等人臉色凝重,而洛基山三大神獸卻是個個憤怒異常。這裏,是它們出生的地方,從小到大都生活在這裏,這裏是它們的家。可現在,家被砸了,擱誰都要發怒。

神龍一聲龍吟,山麒麟一聲獸吼,齊齊奔向半空中的血魔。

血魔一見微微一笑,剛要開口說上兩句場面話,就見臨近的神龍二話不說,嘴中唸唸有詞,一團烏雲出現在血魔的頭頂,一道閃電徑直劈在了血魔的身上。電光在血魔的身體四周環繞,可血魔看上去卻好像一點事都沒有。

“哈~”血魔一張嘴,吐出一團黑氣,伸手摸了摸頭髮,想要將被閃電劈亂的髮型恢復原狀,可惜被電過的頭髮韌性十足,無論血魔怎麼努力,那如同雞窩一樣的頭髮依然堅挺。

“尼瑪!”血魔暗罵一聲,放棄了這個舉動,轉而怒視着神龍。而神龍也是毫不示弱的瞪着血魔。血魔身影一閃,準備靠近神龍,卻見山麒麟攔住了他的去路。血魔右手一張,變出一把巨大的鐮刀,這是死神的招牌武器,現在死神和血魔和解了,血魔也就擁有了可以使用死神鐮刀的權利。

巨大又鋒利的鐮刀橫掃向了神龍,看那架勢就像是要把神龍攔腰斬斷。就在這時,山麒麟擋在了神龍的前面。鐮刀劈在了山麒麟的身上,卻只是砍掉了一塊碎石,而對山麒麟本體一點傷害都沒有造成。躲在山麒麟後面的神龍也沒有閒着,一道道閃電如同不要錢似地直奔血魔的腦門劈去。

皮糙肉厚的山麒麟,擅長遠攻的神龍,這對組合讓血魔感到有點難纏。不過這只是一個小問題,如果連這種情況都應付不了,又何談報復人類。

連續捱了幾道閃電之後,血魔開始發威。就見血魔的身體逐漸被黑氣包裹,血魔整個人如同轉變爲了氣態,閃電劈中了血魔以後再也沒有造成之前的那種效果,相反,那些閃電彷彿被血魔給吸收了,每一道閃電劈中血魔以後,血魔身體周圍的黑氣就愈發的濃郁。逐漸的,天空都彷彿被血魔的黑氣給染黑了一般,逐漸黯淡了下來。

山麒麟見神龍久攻不下,當即也有些發急,乾脆叫神龍掩護自己,而自己則是撲上前準備和血魔近身肉搏。

眼瞧着山麒麟撲進了由血魔化成了黑氣之中,就聽黑氣中傳來一陣陣慘叫,當慘叫聲停止的時候,從黑氣之中掉出來一個身影。負責掠陣的藍斯見狀連忙上前將那道身影接住,因爲那道身影是山麒麟。也不知道山麒麟在那片黑氣中遇到了什麼,總之現在山麒麟渾身帶傷,昏迷不醒。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山麒麟受傷,剩下的神龍和藍斯當下也不敢再繼續戰鬥。對於血魔這個新對手的瞭解,神龍和藍斯幾乎就是一片空白。如果再繼續戰鬥下去,很有可能會落得和山麒麟一樣的下場。山麒麟戰敗還有神龍和藍斯出手援救,可要是三大神獸都折在這裏,還有誰能來救?

對於神龍和藍斯的退卻,血魔並沒有出手阻止。高手寂寞呀,更何況血魔也想要收服幾隻小弟,總不能不管什麼事老大都要衝在最前面呀。心裏打着以德服獸的血魔任由三大神獸退去。在血魔想來,遲早會有碰頭的時候,現在留個好印象,到時候招攬的時候難度係數就會降低不少。

血魔的如意算盤打得挺精,只是他忽略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神獸既然被稱爲神獸,關鍵就在於神獸都有一顆正義的心。和血魔的邪惡可以說是冤家對頭,又怎麼可能被血魔收服,成爲血魔的小弟。

藍斯帶着山麒麟回到己方的陣營。 佔少的心尖小甜妻 韓夢馨早已做好了準備。山麒麟剛剛被放在地上,治療就開始了。看着山麒麟身上被金光照到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神龍和藍斯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撩妻總裁日後見 彷彿頭一次認識韓夢馨一般,上下不停的打量着韓夢馨。而韓夢馨卻沒有理會,繼續爲山麒麟進行着治療。

除了驚訝的神龍和藍斯,同樣被吸引了目光的還有懸停在半空中的血魔。正所謂站得高,看得遠。韓夢馨治療山麒麟所引起的動靜立刻就引起了血魔的注意。看着那道宛如實質的金色光柱,血魔發自內心的感到厭惡。

“血魔吾友,最好將發出那道金光的主人給解決掉。”血魔的腦海中響起了死神的聲音。

血魔聞言不解的問道:“唔?死神吾友,爲什麼你要提醒我這個?那個金光有什麼來頭?”

“那道金光之中,含有一股聖潔的氣息,與光明神那個討厭的傢伙很相似。”

“難道又是擁有神的眷顧的人類?像那些叛徒,還是死光了好。”血魔微微一皺眉,開始準備發動進攻。

嘴上說着不屑,但心裏血魔還是有點發憷的。光明神雖然是個討厭、噁心的僞君子,但他的那身力量還是很可怕的。至少對於魔族來說,那就等同於毒藥。別說接受,就是沾上一點,都會讓人不好受半天。

眼前這道光柱很顯然還不具備光明神那個階段的能量,但危險,最好還是被扼殺在搖籃裏纔是最好的。想到這點的血魔不想要放過眼前這個機會,準備斬草除根。

另一邊,山麒麟緩緩的站了起來,除了體力有些不支外,身上的傷已經恢復如初。神龍湊到跟前問道:“莫多,你感覺怎麼樣?”

“長蟲,你怎麼突然這麼關心我了?”山麒麟納悶的問道。

神龍聞言嗤的一笑,對山麒麟莫多說道:“你少自作多情,我才懶得管你是死是活呢。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敗的?你在那團黑氣裏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我想這也是大家都關心的問題。”

“你那麼想知道,自己去體驗一回不就結了。”莫多沒好氣的說道。

“沒辦法,我腦袋不是石頭做的,我知道做事情不能蠻幹嘛。”

“好啦你們兩個,別鬧了,快點說正事。”藍斯看不下去的對還要鬥嘴的山麒麟和神龍叫道。

神龍和山麒麟對視了一眼,神龍退到了一邊,山麒麟對衆人開口說道:“我一開始衝進黑氣的時候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只是沒過多久,我就感到有種讓人從頭涼到腳的,就彷彿有什麼巨大的威脅正在靠近,緊跟着就感到大腦被人用鐵錘狠狠的砸了一下,讓我忍不住叫了一聲,隨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完了?”神龍無語的看着山麒麟,愣了半晌後冒出兩個字。

“嗯。”山麒麟聞言點了點頭。

神龍見狀忍不住叫道:“喂,你有沒有譜啊?你受傷了,竟然連是誰傷了你都不知道?你還配成做山麒麟嗎?你真是給你麒麟一族丟臉。”

“好啦神龍,別埋汰山麒麟了,在我們這些人裏,恐怕他纔是最想要知道自己是怎麼受傷這件事的。”藍斯開口勸道。

山麒麟鬱悶的坐在一邊,猛地一擡頭,出現在韓夢馨的身邊。順着山麒麟所看的方向看去,就見血魔懸停在半空中,一臉玩味笑容的看着韓宇等人。

韓宇等人如臨大敵。藍斯和神龍分別出現在山麒麟的左右,藍斯對寧平說道:“你們先走,這裏交給我們。”

寧平知道這個時候不是客氣的時候,當即也不廢話,丟下一句小心之後扛起韓夢馨就開始後撤。可血魔這次的目標就是韓夢馨,怎麼可能讓自己的獵物就這樣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脫。當即便準備追上去。還沒等他行動,藍斯、神龍、山麒麟將血魔包圍在了中間。

“讓開,我今天沒興趣陪你們玩。”血魔看了看三大神獸,淡淡的說道。

平淡的語氣讓藍斯、神龍、山麒麟大怒。尤其是山麒麟,之前莫名其妙的捱了一頓揍,現在正是找回場子的時候,更何況韓夢馨是給自己治傷的人,山麒麟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讓血魔離開,去追韓夢馨等人。

就見山麒麟一聲大吼,地面的泥土開始向着天空捲起,在很短的時間內,泥土在血魔的頭頂上方匯聚成了一座小山,山麒麟右前爪向下用力一揮,小山頓時呼嘯着直奔血魔砸了過來。之前纏住血魔的藍斯和神龍立刻向旁邊躲閃。

血魔面對從天而降的小山,不閃不避,反而伸出了右手,看樣子是打算硬接從天而降的小山。

“砰~”原本直往下墜的小山和血魔的右手碰在了一起,發出一聲悶響之後,小山停止了下來,被血魔穩穩的託在了手裏。

三大神獸見狀不由目瞪口呆。身爲神獸,對於彼此有多大的本事自然心裏都有一個數。像被血魔單手接住的小山,神龍和藍斯都知道,這次山麒麟是動了真本事,可還是被血魔一臉輕鬆的接住了。眼前的血魔,遠比他們三大神獸要強大。

血魔見自己露的這一手成功鎮住了山麒麟等人,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自家人知自家事,血魔很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如果單靠自己,接住山麒麟的泰山壓頂沒問題,但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表現的那麼輕鬆。關鍵還是多虧了死神的幫助。神魔合體,產生的效果絕對不是單純的一加一等於二,而是一加一大於二。

不動聲色的將手中的小山扔到了一邊,血魔向着韓夢馨等人撤退的方向追去。不料剛一動身,就被藍斯、神龍和山麒麟攔住了。

“爲了那些卑微的人類,你們這樣做值得嗎?”血魔皺了皺眉,看着山麒麟問道。這是收服計劃的第三步。第一步是之前第一次交鋒時的以德服人,第二步就是剛纔單手接住小山的以力懾人,而現在則是第三步,以理說人。

可惜的是,血魔算來算去,獨獨忘記去算神獸的本質。雖然血魔和死神已經用實際行動證實了自古神魔不兩立這句話是可以商榷的,但是,自古正邪不兩立,在三大神獸的身上卻是表露無異。

山麒麟、神龍、藍斯壓根就沒有想過接受血魔的招攬,對於血魔伸過來的橄欖枝,三大神獸視而不見,只堅持自己認爲正確的。

眼見三大神獸再次攔住自己的去路,原本耐心就不多的血魔終於不耐煩了。既然三大神獸不識擡舉,那血魔斷然沒有舔着臉去求的可能。在血魔的眼中,既然不願意服從,那就毀滅好了。

想到這裏,血魔的身體開始出現變化,黑色的氣體開始逐漸增多。死神和血魔在一瞬間完成了交換。想要對付神獸,還是由瞭解神獸的神來動手比較好。

原本還有一半血肉的身體這下子徹底變成了一副骷髏,頭戴一頂皇冠,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鐮刀,一雙空洞的眼睛裏閃爍着兩團幽藍色的光芒。

三神獸見狀臉色齊齊一變。就在那一瞬間,三神獸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那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情了。但是現在,卻又出現在了自己的對手身上。可剛纔明明沒有感覺到的,爲什麼突然會冒出只有神才擁有的氣息?

“你是誰?”神龍盯着死神問道。

“死神。”死神緩緩的答道。

聽到這個答案,三神獸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猶豫,和神動手?這好像和以前所堅持的信念有點衝突。

見三神獸猶豫不定,死神立刻開口說道:“你們原本就是神所創造出來的。現在神要報復人類,你們是否願意追隨神?”

“死神,剛纔控制這具身體的傢伙是誰?”山欺凌開口問道。

死神聞言矢口否認道:“唔?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具身體的主人是我,哪裏還有別的傢伙?”

話一出口,三神獸的臉色再次一邊,彼此看了看對方以後,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開始準備攻擊。

這個變故出乎了死神的預料,一邊防備一邊不解的問道:“難道你們投靠了人類,也背叛了神嗎?”

“死神,我們從來沒有投靠過人類。相反,應該是你投靠了魔族!作爲神族的一員,竟然甘願和一個魔族爲伍,你是神族的恥辱!現在神的時代已經終結,那麼,就由我們來爲神族清理門戶!”

“哼!清理門戶?好大的口氣!真是給你們一點顏色你們就能開染坊。來,讓我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清理門戶。小心清理不成反被清了。”

多說無益!

三神獸和死神戰在了一起。剛一交手,三神獸就落在了下風,雖然數量上三神獸佔優,但是面對血魔和死神這對神魔組合,三神獸的實力還是稍遜一籌。

戰不多時,神龍率先受創,被巨大的鐮刀劃開了肚子,要不是退得快,神龍很有可能就在這一擊中被開膛破肚,當場陣亡。不過現在也和陣亡沒多大差別了。受了這一擊的神龍已經失去了繼續戰鬥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