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一下”醋爺司馬明柏可看不得媳婦和別的男人這樣熟絡,忙打斷了他倆的續舊說道。

袁東方招來了十餘名幫手,當這些標準黑社會打扮的人衝進香江酒店的時候,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當時就有人把電話打給了劉易之,而劉易之正在外頭應酬呢,接到電話後是急急的往回趕。

張文清卻是一直待在酒店當中,就是他找了藉口支走了保安躲在後面看熱鬧,這樣正好讓後來的這些打手順利的衝進了酒店,而後面的派出所的民警也很順利的進了酒店。

香江酒店一項來在這方面的事務劉易之都是交給了張文清處理,所以當他得知酒店出事的時候第一時間也是打給了張文清,這下張文清可沒辦法再躲在幕後了,只能現身在了夜俊〓會當中。

張文清在包廂外面,並不知道包廂內的情形,當他進入包廂後,看到司馬明柏也在時,當下臉拉得黑黑的說道:“柯小鷗,你這是幹什麼,還不和客人道歉”

活該這傢伙倒黴,撞到了二少的槍口之上,當下二少那臉就象翻書一樣的翻開了:“老婆,這湃聳撬”

“酒店的張副總”柯小鷗輕描淡寫的說了聲,然後對張文清說道:“讓我道歉?請問張副總,這裏發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柯小鷗,你身爲酒店的高級管理人員,你難道不懂得顧客是上帝?而且你還找外人來這裏充當打手”張文清義正言辭的說道,好似他是多麼大公無私的人一樣。

“呵呵,好一個顧客是上帝,那也要分是什麼樣的顧客,對這種故意來滋事的人,你難不成還要把他們當做上帝,換而言說,難不成當他們要調戲強姦你老婆女兒的時候,你也把他們當成上帝不成,過後還幫他們遞手紙”柯小鷗是絲毫不給張文清半點顏面,而她說的這些話也真不象是一個女人可以這樣大明大放的說出來的,而她的眼中任誰也能看得出對張文清的諷刺。

司馬明柏看到自家媳婦這樣咄咄逼人的樣子,不象是她這些日子以來的作風,總感到自家媳婦和這個什麼張副總有很大的仇一樣。RS 梅輕舞隨着葉寒遠回了正廳,梅無雙立刻就迎了上來,笑着向葉寒遠說道,“王爺感覺好一些了嗎?若是還覺得不太舒服,就讓廚房送醒酒湯過來吧。”他要做的是慢慢控制葉寒遠,自然要好生照應着葉寒遠了。

葉寒遠雖然剛剛被梅輕舞傷到了,心情不是很好。還是笑着與梅無雙說道,“多謝梅相關心,夜風很是清涼,本王如今已經清醒多了,不用再勞煩梅相準備醒酒湯了。”夜風很涼,梅輕舞的話更是讓她心涼,平生第一次喜歡上的女子竟然說一點都不想要看到他,而且她如今才不過是豆蔻年華。盛京城之中無數女子對他傾心,他卻偏偏對一個小丫頭動了心,若是說出去只怕沒有人會相信吧。

“如此便好,王爺既然已然沒有了醉意,不如坐下再飲幾杯如何?小女定會爲王爺做陪。”梅無雙笑呵呵地說道,既然葉寒遠對舞兒有興趣,他當然會好好地利用一下了。

葉寒遠已經沒有心思再和梅無雙這個老狐狸繼續周旋下去,出言拒絕道,“本王今日已經有些醉意,不便再飲酒了,如今夜色已深,本王也該回府了,改日再來梅相府上打擾吧。”剛剛才答應了梅輕舞以後不再出現她的面前,他怎麼還會繼續留在她眼前,繼續惹她心煩呢。

梅無雙聞言有些驚訝,“王爺不過略喝了一些酒,卻還未動筷,怎麼突然便要離開。莫非,是小女照顧不周。觸怒了王爺?”目光已經向梅輕舞看來,帶着些寒意。本來還以爲舞兒是個知情識趣的,若是她真的惹怒了葉寒遠,那可就是壞了他的大事了。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 “梅相無需多心,令千金蕙質蘭心,對本王照顧有加,本王感激還來不及,又豈會觸怒本王。”葉寒遠笑着說道,“本王不過是不勝酒力罷了,沒想到令千金不過是豆蔻年華,竟然也是酒中君子,本王若是再託大與令千金對飲下去,怕是真的要醉了。梅相也不想要看到本王醉後失儀吧,本王今日就告辭了,還是改日再來叨擾梅相。”

他雖然急着要離開,但是卻也不會給梅輕舞留下麻煩。他不知道她爲什麼會選擇隱瞞梅無雙,在梅無雙面前裝出一個柔弱庶女的模樣,絲毫不展現她的武功和醫術,但是卻會配合她不讓梅無雙察覺到。

梅無雙聞言看向梅輕舞的目光才變得柔和下來,哈哈一笑,說道,“既然王爺堅持要走,梅某也不便多留,那梅某這便送王爺出去吧。王爺,請。”只要舞兒沒有惹怒葉寒遠便好,這一次沒有動心,那不是還有下一次嘛,只要葉寒遠對舞兒有興趣,他就有辦法讓舞兒一點一點地迷住葉寒遠。

雖然他也很想讓梅輕舞送葉寒遠出去,繼續加深一下葉寒遠對梅輕舞的印象。但是女子應該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那樣太過於不遵守禮節,所以才打消了那樣的念頭。

葉寒遠先是深深地看了梅輕舞一眼,然後才隨着梅無雙一起離開了正廳。整個過程之中,梅輕舞都一直低着頭,沒有說話,似乎是有些害羞的模

樣。

直到葉寒遠和梅無雙離開之後,梅輕舞才神色有些複雜地擡起頭來。葉寒遠的心中,究竟是怎麼想的。爲什麼在靜心庵的時候總是會在暗中看她,爲什麼那麼執着地想要知道她對於他的態度,爲什麼在她說了不想見到他之後,會露出那麼受傷的表情,莫非他真的對她有情?

不,絕對不會的。心中剛剛冒出這個想法,梅輕舞離開便否定掉了。他怎麼會對她有情呢,她對他一向冷冰冰的,而且他應該也看出梅無雙是想要讓她來誘惑他。 紈絝毒醫 一個在前世的時候能夠一直對她甜言蜜語,最後卻又冷冷地看着她死去的人,又怎麼可能真的對她動心呢。

梅輕舞心中紛亂無比,只覺得自己的腦子亂哄哄的,原本已經漸漸平靜下來的心,又因爲葉寒遠的出現變成了一團亂麻。雖然知道他曾經那麼深那麼痛地傷害過她,但是他受傷的神情卻又不停地出現在她的面前,讓她的心很亂。

不過雖然心中已經是一團亂麻,梅輕舞的表情卻仍然很是平靜,並未讓送葉寒遠回來的梅無雙,看出什麼來。

梅無雙看着依舊站在那裏,表情很是平靜,沒有絲毫的不耐的梅輕舞。笑呵呵地說道,“舞兒,今日辛苦你了,不僅要彈琴助興,還要照顧王爺。”對於這個庶出的女兒,他是越來越滿意了,只要她能夠吸引住葉寒遠,就算以她庶出的身份,當不了葉寒遠的正妃,做個側妃也不錯啊。

“父親大人何出此言,這些都是女兒應該做的。”梅輕舞已經沒有心思再笑,只是帶着些恭敬,沒什麼表情地說道。她現在一點都不想要再跟梅無雙廢話,而是想要回到西廂房去好好地靜一靜。

梅無雙只當梅輕舞是有些累了,也不在意,笑呵呵地說道,“今日天色已晚,舞兒你這就回去休息吧。”一個十三的小丫頭,又是彈琴又是喝酒的,累些也是正常的。

“是,女兒告退。”梅輕舞向梅無雙行了個禮,便離開了。再看到梅無雙那帶着笑意的臉,她怕自己真的會忍不住對他出手,利用自己的女兒去控制別人,就讓他這麼開心麼。

梅輕舞一回到西廂房,一直在等待着的柳眉和菊香馬上就迎了上來。柳眉還沒有說話,卻先聞到了梅輕舞身上的酒味,不由得皺了皺眉,有些擔憂地說道,“舞兒,你飲酒了?”老爺也真是的,舞兒如今不過是豆蔻年華,讓她去爲客人彈琴助興也就罷了,怎麼能夠讓她飲酒呢。

“不過是小酌了幾杯,沒什麼,孃親,你不用擔心,我自己的酒量我最清楚,這些酒對我來說不算什麼。”雖然心情不好,但是看到柳眉她們,梅輕舞還是笑着開口道。心煩的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沒有必要讓孃親她們知道。

柳眉皺着眉,嗔怪地說道,“酒量好又怎麼了,你如今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還是個女孩子家,飲酒算是什麼樣子!”一邊說着一邊對菊香說道,“菊香,快去廚房要杯醒酒湯來。”雖然梅輕舞看上去並沒有什麼醉

意,但是身上的酒味卻很是濃烈,讓她怎麼可能放心。

“哎,我這就去。”菊香知道梅輕舞飲了酒,心中也是着急,急忙應聲就準備去廚房。

梅輕舞急忙喊住了菊香,“菊香姨,不用去廚房的,我房中備有解酒的藥丸,待會兒我服下一粒便好了。”爲了以防不時之需,基本上只要能夠用得上的藥丸,她都準備了一些,大部分都分給師兄和天地玄黃四組了,她自己也留下了一部分備用。若是論起效果,這廚房準備的醒酒湯,哪裏比得上她製作的解酒藥。

梅輕舞的醫術得了了情神尼的真傳,柳眉對於梅輕舞的醫術自然是信任的,聞言忙向綠蘿說道,“還等會兒做什麼,現在就去,綠蘿,你去舞兒房裏將藥取來。”

綠蘿應了聲,急急忙忙地就往跨院裏面跑去。還以爲姐姐不過就是去彈奏琴曲而已,怎麼倒帶着一身酒氣回來了。

而紅綾此時則是端了一杯茶過來,向柳眉說道,“姨娘,飲酒之後最容易口渴了,還是讓小姐先用杯茶吧。”姨娘她們這麼緊張小姐,她當然要好好地表現一下了。

柳眉聞言讚賞地看了紅綾一眼,然後接過了茶杯,向梅輕舞說道,“紅綾說的不錯,舞兒,你還是先用杯茶吧。”若是紅綾直接討好她,她還不怎麼在意,但是紅綾這麼關心梅輕舞,她就很高興了。

紅羅原本也想要倒茶,卻被紅綾搶了先,只好在一旁看着。紅綢則是端着一盤點心,傻乎乎地笑道,“小姐,晚宴之上肯定不能吃什麼東西,奴婢給您留了一盤您愛吃的桂花酥,您快點吃吧。”

梅輕舞先是接過茶杯,飲了幾口茶,然後才笑着向紅綢說道,“你有心了,先放在桌子上吧,我待會兒再吃。”對於紅綢的性子,她也是非常瞭解的,最爲在意的便是吃食。紅綢能夠惦記着給她留點心,便是在表示對她的關心了。

而剛纔梅輕舞一進門便默不吭聲地走開的紅緞,此時則是端了一盆清水過來,聲音沒什麼起伏地說道,“小姐,請淨面。”飲酒之後,容易產生燥熱的感覺,用清水淨面會感覺好受一些。

梅輕舞向紅緞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先是淨了手,然後取出手帕將眉心處的梅花擦去,才又淨了面。剛剛淨完面,一旁站着的紅緞已經遞了毛巾過來。

看到一向最是沉默的紅緞都端了一盆清水過來,卻只有她自己什麼都沒有做,紅羅的表情不怎麼好。怎麼就慢了一步,如今她們三個都在小姐面前各有表現,卻只有她自己什麼都沒有做,這樣小姐怎麼想她啊。正在着急的時候,紅羅看了看盆中的清水,忽然眼前一亮,悄悄地離開了。

梅輕舞自然注意到了紅羅的離開,只不過卻並不在意,她們無非都是想要表示一下對她的關心罷了。只要她們不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她也不會理會她們怎麼做。而此時,去梅輕舞的房間之中取醒酒藥的綠蘿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回來,手中則是抱了一個大盒子。

(本章完) 謝千凝被人押進一家靜得出奇的酒吧裏面什麼聲音都沒有人也沒見幾個人廳吧裏五彩閃燈全部關掉換成了明亮的白光燈

沒了燈紅酒綠、勁辣的音樂酒吧裏的味道全變可以說是面目全非

酒吧的一角洪承志穿着一身白色西裝手裏拿着晶瑩光亮的高腳杯均紅的葡萄酒在燈光的照耀下透過酒杯散發着紅色的光芒

旁邊站着幾個穿黑色西裝的人與洪承志的白色形成鮮明的對比像天使一般的純潔無暇然而他臉上的邪魅卻把這套白色西裝所映出來的特質全部改變了

謝千凝走進酒吧後面的兩個男人不斷的催:“走快點”

催完之後還使勁的推了她一把致使重心不穩的倒了下去摔了一跤

這一摔正巧摔到了洪承志的面前

首先映入她眼目的是那雙光亮的皮鞋接着是白色的褲腳再慢慢往上依然還是白色直到他的脖子、他的臉顏色才有改變

當看清楚他的臉時她嚇了一跳腦海裏立刻想起了當初在樓梯間發生的事頓時嚇得倒抽了一口氣

她剛纔還以爲是莫可言爲了報復抓她呢沒想到是他

“是你”

“很高興你還記得我”洪承志看着手中的高腳杯一臉的嘲笑

謝千凝現在已經很明白事情的緣由於是收起臉上的驚訝慢慢的站起來故作鎮靜的問:“你把我抓來這裏到底想怎麼樣”

“你覺得我會對你怎麼樣”他邪笑的問

“我不是你不知道你想怎麼樣”她沒好氣的回答雖然心裏很害怕但是她很清楚這個時候害怕沒有任何的作用她只能硬着頭皮去面對想將身聲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惹這個人還真印證了她的至理名言:有錢人惹不得

可是現在不惹也惹了只好認栽吧

“你知不知道惹到我的人下場往往很慘”洪承志用手指彈了一下手指的高腳杯的杯壁發出很細微的清脆聲sxkt

聲音很小但因爲現場寂靜的緣故這細小的聲音卻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裏

謝千凝聽到這個聲音彷彿就好像是聽到了地獄的警鐘心裏的懼意越來越強於是諾諾的說道:“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洪承志聽出了她話語裏帶着顫音更邪氣的笑了笑還有點得意譏諷道:“現在才知道害怕你不覺得太遲了嗎”

“如果什麼事都能提早知道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人會犯錯誤了”

“你說話我愛聽但我不會輕易放過得罪我的人”洪承志又用手彈了一下杯壁眼裏的邪意慢慢退去換成了怒意突然將杯中的葡萄酒往她的臉上倒潑了她滿臉都是

謝千凝條件反射的閉上眼睛忍受着臉上冰冷液體滑下緊閉着雙脣不發一語

不是她不想說而是她知道現在逞口舌之快只會讓自己更痛苦而已

這些有錢人玩的只是面子如果他們覺得面子夠了自然會放過你

洪承志看到謝千凝一點反應都沒有突然覺得有點無趣於是就激她:“喂你不是很能說、很能罵的嗎怎麼現在像個啞巴一樣什麼都不說了呢”

“把你心裏的怒氣全部發泄出來吧”謝千凝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臉然後睜開眼睛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在心裏不斷的告訴自己:忍

只要她忍住了今天那以後就沒事了

“今天不一樣了哦比以前漂亮了很多還蠻有女人味的我想我這些兄弟一定會喜歡的吧”

站在旁邊的幾個男人開始露出色迷迷的眼神一副飢渴的樣子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謝千凝怕了將周圍那些男人掃視了一邊兩腿不由自主的往後退想逃離這裏

可是才退了一步後面的兩個男人就把她給推了回來不讓她亂動

洪承志將手中的高腳杯放下拿起桌子上的葡萄酒瓶走到她面前將瓶子高舉然後倒在她的頭上將一瓶葡萄酒全部倒光

倒完一瓶之後旁邊的人又遞給他一瓶繼續倒

這樣的重重複復一共倒了五瓶葡萄酒

酒水順着謝千凝的頭髮流下來不僅弄溼了臉就連身上的衣服也溼了胸口裏全部都溼乎乎的讓人感覺很難受

即便如此她也沒有吭一聲站着不動

洪承志倒完最後一瓶葡萄酒興奮的大笑道:“哈哈——本少爺請你喝了五瓶葡萄酒味道不錯吧”

“真是幼稚”謝千凝忍不住低聲的嘲諷了一句

但是這四個字聽得洪承志非常不爽將空的葡萄酒瓶放到她的下巴下面稍微用力的擡起她的下巴嚴厲的質問:“有膽子你再說一遍”

謝千凝別開臉什麼都不說

“我警告你如果你今天不讓我好好的爽上一番我絕對會讓你今後的日子都很精彩”

“你你想幹什麼”謝千凝兩手抱住自己的胸部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像是在提防

因爲酒水的關係她身上的衣服幾乎已經溼透了緊緊的貼着身體將身體突出的部位展現了出來

“你放心就你這樣的貨色連給我擦鞋都不配呢不過我的這幾個兄弟可就不一定了”洪承志看到她護着自己的胸部就知道她心裏在害怕什麼於是更邪惡的賊笑接着詢問旁邊的人:“你們有多久沒有玩女人了今天要不要爽上一爽”

“少爺咱兄弟幾個真的很久沒玩了今天是不是真的有得玩啊這妞看起來還不錯身上挺有料的”一個相對其他人來說比較好色的男人垂涎三尺的盯着謝千凝看開始咽口水了

“你想上了她”

“玩玩沒什麼的”

“好就你先上去吧”洪承志很大氣的就答應了然後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坐下來打算看好戲

謝千凝把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知道自己現在很危險更知道不管她怎麼忍耐都無法全身而退

現在看來她只有拼死的抵抗

不再猶豫快速的抽起桌子上一瓶空的葡萄酒瓶然後往桌子上一打把酒瓶打破將鋒利的玻璃尖頭對準朝她走過來的男人警告道:“別過來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男人一點不怕她手裏的玻璃繼續往前走

沒辦法她只能往後退

可是退了兩步站在她後面的兩個人男人又推了她一把直接把她推到前面的男人身上

男人伸出手抓住了她拿着破瓶子的手用力一扭將她的手腕扭了個九十度骨頭發出咔咔的聲音痛得她大叫

“啊——”

因爲疼痛手裏的瓶子拿不穩掉了下去

此時她已經毫無任何武器防備更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緊緊的抱在懷裏她只能使勁的掙扎

“放開我放開我”

但不管她多用力都無法掙脫開

男人看到她不聽話於是一手揪住她的頭髮狠狠的拉了一把

她再一次痛得大叫:“啊——”

洪承志這會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悠哉的坐在那裏邊喝酒邊看戲對於謝千凝那痛苦的叫喊聲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只要是惹到他的人他不會有半點的同情心相反的只要不惹到他他可以很友好的跟你做朋友

偏不巧的是這個女人惹到了他

謝千凝被男人狠狠的揪着頭髮感覺頭皮都要被扯下來了痛得很因爲太痛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就這樣被男人甩倒在地上

男人把她甩到地上然後就動手去脫自己身上的衣服先生把領帶解開然後把外套脫掉邊脫邊走過來

謝千凝嚇得心驚膽戰坐在地上手腳並用的往後退此時已經嚇得哭了出來心裏除了害怕什麼都沒有

危機時刻她腦海裏只想着封啓澤想着他能出現救她

突然背後一堵牆把她嚇得更慌臉色慘白的像張白紙因爲她已經無路可退了

然而前面的那個男人依然朝她走過來而且上身已經光溜溜的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謝千凝整個人縮成一團顫抖的叫喊

但是都沒用男人還是走了過來將她從牆角拉出來按在地上開始動手去扯她的衣服

“不要放開我不要”她使出全身的力拼死的護住自己胸前的衣襟但最後還是敵不過衣服被撕破了

撕——衣服撕裂的聲音

洪承志聽到這個聲音興奮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葡萄酒繼續看戲

壓在謝千凝身上的男人看到她護得太緊即使衣服被撕破了她還是緊緊的遮擋住一氣之下甩了她一巴掌

啪——

可是剛打完他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拳這一拳力道很重直接把他給打暈了 擎蒼更是屏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出。

眼睜睜看着這兩個剛纔還好好的,此時卻水火不容的人在冰冷雨水的沖刷中怒目相對。

終於,洛星辰開了口,“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你今天的舉動對我來說,意味着什麼……”

弄丟了的項鍊,如同是撕裂了她心底最後僅存的一絲希望。

大明春色 她累了,心累!

這個沒有過去記憶的男人,在她面前擺出了山一般聳立的高大氣勢,讓她感覺到難以撼動。

“靳澤明,我不要你了……”

她再也說不下去,再也控制不住悲痛欲絕的情緒,看着眼前自己愛到了命裏的男人,淚如雨下。

對未來的不可預知,對愛情的迷茫,讓她是真的痛到了極致,痛到了想死,痛到了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尖叫。

靳澤明,我不要你了!

轉過身,她朝着前方跑了幾步,腳踝碰到了墓碑,她踉蹌着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然後泣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