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意思是,醫學上找不出陸戰昏迷的原因是嗎?”

蘇寶兒大意瞭解了,陸戰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只是忽然昏迷不醒。

“是!”

他們都是世界頂級的權威醫生,對於這個結論,也覺得汗顏。

“我知道了,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不過還要麻煩你們繼續爲陸戰檢查身體情況。”蘇寶兒黑眸沉了沉,沉穩的跟他們說。“不管什麼辦法都要試一下。”

“夫人放心,這是我們的職責。”

衆人對年輕的夫人的淡定態度深感佩服,沒有傷心欲絕,沒有慌亂無助,這才是他們夜煌的女主人。

“夫人,爺一直昏迷不醒,身體的各項機能都表現正常。”有個年輕的醫生站出來,這裏面他的資歷是最淺的,見蘇寶兒眼睛一亮鼓勵的看着他,膽子大了些,把自己的想法說完,“地球上太多的東西是人類科學不能解釋的,我想夫人和爺是最親近的人,或許跟他多說說話,刺激下他,說不定……”

其實他想說的是森山大林的,或許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迷了魂,不過他是學醫的要相信科學,但是家裏的老人家很相信這一點。

“試一下,試一下。”

感覺到其他的前輩一臉不贊同的看向他,馬上打着哈哈道。

陸大卻覺得很有道理,其他人不知道夜煌總部裏面有很多超出科學範圍的東西出現,長老也是其中之一。

“我覺得有道理,什麼辦法都要試一下。”

陸大都這麼說了,其他人當然不會再有意義,畢竟這麼就了陸戰沒有醒來是不爭的事實。

“這麼晚了,你們回去休息吧。”

蘇寶兒心中早已經有了定論,進條有序的吩咐下去,等其醫生團隊們都出去了,才對陸大說,“麻煩讓護士在陸戰的病房準備一張小牀,我好就近照顧他。”

“是的,夫人。”

陸大會意。

不過給是讓人把房間裏的牀換了一張更大更軟的雙人牀。

晚上蘇寶兒拉着陸戰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上,熟悉的味道將她包圍,困擾她這麼久的噩夢終於遠離她了,她堅信,這個男人說過,要保護她一輩子的就一定會做到的。

他會好起來的。

在她睡着後,沒有注意到,放在她小腹上的手指微微的彎曲了下。

醫院

“我不答應。”

林老太中風住院,王美玲作爲兒媳婦理所當然要每天來照顧。

她聽到了什麼?

大力的推開病房的門,厲聲道,“你要把所有的財產都轉給一個外人,把家豪當做什麼?把我兒子放在哪裏?把公公放在哪裏?”

林老太這幾天身體狀況好了很多,於是叫來私人律師,修改遺囑,想不到被前來探望的王美玲聽到,不由氣道,中風過度,說話不能夠想以前那麼利落,一雙渾濁的研究滿是犀利,“我的東西,要留給誰,就留給誰!”

王美玲氣呼呼的,一點也不畏懼林老太的憤怒,現在她才想要殺人呢,立馬打了電話回家讓林家豪和林老爺子來醫院。

“現在你已經被林氏開除董事會了,家裏的財產不是你一個人可以決定的。”

林老太氣的胸口上下起伏,枯老的手奮力想要擡起來打王美玲,可惜有心無力,雙目死死的盯着她,恨不得生吃了她,“你……滾!”

中風的人本來就要靜養,情緒太過激動,口水順着嘴角流了下來,看起來髒兮兮的。

王美玲看到嫌棄的憋了憋嘴,林老太現在在她眼裏只是一隻紙老虎,跟林家的專屬律師說,“這件事情我公公還不知情,等我們商量好了再找你。”

律師知道其中的原因,這短時間林家的倒臺他也是知道的,家庭風波看了太多,也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有些事情不知道還是比較好。

於是禮貌的跟林老太說了句,就出去了。

林老太眼睜睜的看着律師出去,又無可奈何,對着志氣高昂的王美玲吹鬍子等眼睛。

“這麼看着我做什麼,我的好婆婆。”

王美玲坐在病牀的一邊,優雅的看着林老太,長期被欺壓的她現在看到林老太形同廢人的躺在牀上,就覺得是報應,高興的想要大笑。

露出保養得宜的手上的鑽石戒指,“不要忘了,我可是您千方百計才找來的兒媳婦,利用完了就像把我丟到一邊嗎?婆婆,您也太小氣了吧,我可是給您,哦不,給林家生了嫡孫呢!”

“不…。要臉!”

林老太面對囂張的王美玲,艱難的吐出三個字。

“我不要臉,怎麼比得過婆婆呢,當年爲了讓公司起死回生,讓自己的做牛郎勾引了蘇珊瑚,怎麼你用她的嫁妝時就覺得要臉了?還是你設計自己的兒子出軌,就覺得要臉了?還是你把林家的嫡長孫女用五千萬給賣了就覺得要臉了?見到蘇寶兒離開你們林家過的風生水起,又霸佔她的產業就覺得要臉了?我這點跟您比起來,還真是小菜一碟,上不了檯面。”

“你…。你,閉嘴!”

她是做了什麼孽哦,居然親手引狼入室啊!

------題外話------

感謝0624864的月票,麼麼麼麼…… 飛機抵達烏魯木齊已經是下午一點多鍾。

在機場吃過飯後,白芨她們到當地的租車店租了輛車,兩個姑娘自駕驅車前往克拉瑪依。

看了網上的攻略說那裏可以欣賞到大漠落日的美景。

所以那裏是她們的第一站。

一下飛機,白芨不忘發信息給雲璽恩,告訴他自己平安抵達烏魯木齊。

他只是簡單的回覆了四個字:保持聯繫。

死死盯着手機屏幕的那四個字,白芨有些憤懣的嘟囔着:“還說會想我呢?這一真的到新疆了就變得這麼冷淡。”

正在開車的徐琪琪聽到她的抱怨,分神瞄了眼她的手機,看到上面的內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小白,看不出來你這麼在乎雲總啊。”

“誰在乎他了。”白芨把手機關上,沒好氣的撇了她一眼。

“是啊,你不在乎,你可是說過你對他只是有好感而已。”

“琪琪!”白芨低低喊了聲,微惱的瞪着她。

“欸,什麼事?”徐琪琪笑意盈盈的應了聲。

見她是這樣的態度,白芨“哼”了聲,雙手環抱在胸前,忿忿道:“不和你說了。”

徐琪琪笑笑也沒再作聲。

從烏魯木齊到克拉瑪依將近四個小時的車程,白芨和徐琪琪兩人交替着開車,雖然疲累,但兩個人情緒都很高漲,一路上說說笑笑的,倒也很快就到了克拉瑪依。

在一家當地風味餐廳解決好晚餐,兩個人找了家酒店住下。

經過四個多小時的飛行,再加上將近四小時的車程,兩個人是真的累了。

洗了澡之後,兩個人顧不上聊天,躺在牀上就睡着了,導致遠在京市的雲璽恩打了不少電話,都沒有人接。

……

趁着國慶大家都有時間,李裕把好友們都約出來聚聚。

顧年佑剛好也從香港回京市,聽說他們要聚會,便讓他們到“未”來。

“哥,你這是打給誰呢?”從剛剛就看到他家表哥拿着手機不停地撥電話,顧年佑不免好奇他想聯繫的人是誰。

一旁的徐長卿聽到他的話,便笑着替雲璽恩答道:“還能有誰,不就是他女朋友。”

“噗!”正喝着酒的李裕一聽到“女朋友”三個字,一口酒就噴了出來。

“阿裕,你能不能講點衛生啊?”不幸被波及到的沈漠沒好氣的瞪着他。

可李裕顧不上他,急急的追問道:“長卿,哥的女朋友是誰啊?”

徐長卿抿了口酒,賣起了關子,“你們都認識的。”

“都認識的?”

顧年佑和李裕都斂眉想着這個他們都認識的女人是誰。

這時,一個涼涼的聲音飄了過來,“是白芨吧。”

顧年佑和李裕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皆是一愣,兩個人互看了一眼,然後朝徐長卿投去求證的目光。

徐長卿揚眉,“還是阿漠聰明,一下子就猜出來了。”

“靠!”李裕神情有些激動,他嚷着:“哥,你真的和那個白芨在一起啦?你是不是想不開啊?”

雲璽恩滑動手機的手指驀地一僵,他掀起眼皮,朝李裕射去一道凌厲的目光,後者忍不住哆嗦了下,知道自己失言了,有些不自在的撇開視線。

沈漠知道李裕這話是惹到了哥,便出聲打了個圓場,“哥,你也知道阿裕說話不帶腦子的,你就別生他的氣。”

“誰說我說話不帶腦子啊?”對於沈漠這樣的說法,李裕很是不滿。

難道他這樣還不夠證明不帶腦子嗎?人家都在幫他說話了,他還計較這個。沈漠無奈的嘆了口氣。

雲璽恩眸光沉沉的盯着李裕好會兒,才語氣冷冷的問道:“你有意見嗎?”

李裕再沒腦子,也知道自己惹他生氣了,當下就賠着笑搖頭:“沒意見,我怎麼會有意見呢?”

他“呵呵”傻笑着,雲璽恩又盯着他好一會兒才移開視線。

李裕暗暗鬆了口氣,這哥有多喜歡白芨他們這些做兄弟的怎麼會不知道呢。對於白芨那個人,他談不上喜歡或者不喜歡,只是覺得她配不上哥而已。

本來還以爲過一段時間,哥對白芨的感覺就會淡了,卻沒想到這兩人最後還是在一起了。

可真是意外啊!

在場還覺得意外的是顧年佑。他從一聽到雲璽恩的女朋友是白芨的時候,就一直沉默着,他默默喝着酒,神色晦暗不明,眼底涌動難解的情緒。

徐長卿看到雲璽恩還在打電話,便開口問道:“哥,還是不接嗎?”

雲璽恩“嗯”了聲,又撥出去了個電話。

依然是沒有人接。

見狀,徐長卿拿來自己的手機,撥了徐琪琪的電話,鈴聲響了很久,也是沒有人接。

他皺起眉,“應該是休息了,今天坐了那麼久的飛機,又自己開了快四個小時的車,肯定很累。”

聞言,雲璽恩看了他一眼,然後把手機關上,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冰涼的液體順着喉嚨滑過胸間,稍稍安撫了他有些煩躁的心情。

“哥,白芨她是大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不要這麼擔心。”沈漠也出聲安慰道。

雲璽恩沒有說話,仰頭一口飲盡杯裏的酒。

……

隔天,舒舒服服睡了一覺的白芨,一睜開眼就把手機拿過來想看看時間,卻被上面顯示的幾十個未接電話嚇得坐了起來。

她趕忙解鎖手機,查看未接電話,都是雲璽恩打來的。

“他是瘋了嗎?”她哭笑不得的搖着頭。

不過,想想,他會打這麼多電話也不是沒原因的。

昨天晚上她和琪琪兩個人因爲太累了,很早就躺牀上睡了,也睡沉了,都沒有聽到手機響。

她擡手抓了抓頭髮,咬脣思索了片刻,然後就着未接電話撥了出去。

鈴聲沒響幾秒,就被接起了。

手機那邊的人,沉默着,沒有說話。

隔着手機,白芨似乎也可以感覺到來自他的怒意。

“璽恩。”她小心翼翼的喊了聲。

“嗯。”淡淡的迴應,聽不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吃早飯了嗎?”她問。

“嗯。”

又是這麼冷淡的迴應,白芨在心裏罵了句“靠”,不就是沒接電話嘛,有必要過了一個晚上還這麼生氣嗎? 初二的一大早,柯家一行八人拎着禮物徒步上了高埂,沿着有些泥濘的小路前往柯家村,按柯小鷗的打算是不準備帶司馬明柏前往的,可是那丫的臉皮厚厚的,說是想去看看柯小鷗出生的地方,討好的鷗媽替他在小鷗面前說情,這才帶上了他。

柯小鷗有時想想真的很鬱悶,自己爲什麼對他就硬不起心來,總是讓這丫的一厚臉皮就貼上了,後來想想也算了,反正連祭祀加午飯也就半天時間。

初一的晚上下了陣小雨,原本就陰冷的天就更加的潮溼,早起還有陣陣淡淡的霧氣纏繞在天空之中,高埂的外一邊就是一條連着幾十個村莊的小河,每逢雨季一連數十天的雨水就會使平時緩緩的小河變成一條大江,河水也會漲得很高。埂的另一邊是農田,其中大部份是桑田,這裏的鄉下還有很多人家在養蠶寶寶。

老村前往柯家村的路有點長,中間還要經過一座很大的茶山,而小鷗的外婆就長眠在那茶山上,那兒有着老村的公墓區。

==========

省6分錢發不了財,還請廣大書友關注正版,支持正版

柯家村也有茶山,只不過後來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茶山也就沒有管理了,前世的時候每當清明時節會有一些城裏人開車下來這裏採嫩芽尖回家炒制,有的炒好後和外面數千元一斤的茶不相上下,小鷗有一個遠房的姨娘就是專喜歡做這事情,而且小鷗還很喜歡在那個時節就跑那遠房姨娘家弄個一半兩嚐嚐,可別小看那一半兩的東西,要是摘鮮葉也是需要一兩天的功夫呢。

柯小鷗的空間裏也有幾顆茶樹,只是這丫的懶啊,根本就沒顧上,有時候想起來就直接摘鮮葉泡水喝,你想想吧,那未經炒制過的嫩葉能泡出啥味來吧。

“小鷗,那大煙囪是幹嘛的”路過茶山的時候司馬明柏問道。

“那是磚廠,這附近的人蓋房子全是從這裏買磚的。”柯小莉替小鷗做了回答,今天的她穿着一件黃色的羽絨服,而小雅也換掉了她那件鮮紅的鴨鴨牌羽絨衣改成了一件藍白燈芯條絨的棉襖。

司馬明柏皺起了眉頭,腳步也頓了頓,原來他只顧看茶山上的風景腳上踩了空踏進了一個泥窪,雪白的旅遊鞋上沾上了一圈黃泥,還有一些濺在了褲腳上,這可讓司馬二少在感情上有點受了傷。

“小明,這鄉下就是這樣的哦,不能太講究了。”柯小燕遞給他點毛紙,意思讓他擦一擦。

“呵呵,讓你別來偏要來,一會上山路還要難走呢,你這鞋啊,一會還會更髒。”柯小鷗這丫的女人是勢打擊其,她是有先見之明,穿着一雙高筒雨鞋,連帶着小雅也是一雙高筒雨鞋,當然如果昨晚要是沒下雨她也不會穿雨靴。

“幹了就好了,一會到村子裏再擦吧。”鷗媽媽也接上了一句,司馬明柏這時候再也不好意思皺眉頭了,一鼓做勁的追上了柯小文。

柯興家的一大早就起來準備中午的飯食,中午二叔一家要來了,家裏的幾個熱水瓶燒得滿滿的熱水,煤爐也點着了正在那裏燉着鴨肉,小鷗的二堂嫂徐永萍也是忙裏忙外的張羅着。

柯大林一家在那段泥濘的山路上走了近一個鐘頭才到了柯家村,半路上小文還鬧着走不動了讓柯大林和司馬明柏輪流着背了好長一段路,說到底還只是十歲的孩子,柯小鷗雖然喜歡自己的弟弟,也還是覺得父母親太嬌慣着柯小文了,想着大過年的不想惹家裏人置氣也就沒有作聲。

“喲,大林回來了,一家都回來了啊。”路上柯大林的舊識們紛紛打着招呼,有相識的就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司馬明柏,那些人的心裏都在認爲這是小燕或是小莉的女婿子,要怪就怪司馬明柏的個頭太高。

快到大伯家的時候經過了一個院子,院子裏的有一個個頭不到1.62米的中年人出來和柯大林打着招呼,柯小鷗認識這人,前世也是自家的仇人之一,父親柯大林的堂弟柯大朵,柯興旺侵佔自家祖屋的時候這丫的沒少出力。

“阿哥,你回來了。”柯大朵熱情的招呼着,外人咋一看起來好似兩家關係有多親密似的,可是這種假像掩蓋不住他眼底裏流露出的貪慾,柯家拎的禮物都有着精緻的包裝,一看就是高檔貨,花花綠紹的禮品晃暈了他的眼睛。

“朵啊,一會過來吃酒。”柯大林看到這些發小,總是熱情的招呼着,雖然柯小鷗和他說過一些事情,可是沒有親身經歷過這些哪裏會知道其中的辛酸。

“這個後生是誰啊,小燕還是小莉的朋友?”柯大朵對高大的司馬明柏很是感興趣。

“咳、咳”柯大林嗆了聲,頓了頓後才回答說“這是小鷗的同學,北京來的。”眼睛還狠狠的挖了柯小鷗一下。

司馬明柏臉也紅了,柯小鷗更是狠狠的瞪着他,他囧着低下了頭,燕、莉、雅、文都看着倆人笑了。

“呵呵,原來是我弄錯了,我心想着小燕今年也有二十三四了吧,有沒有處對象哩。”有些人就是很不知臉皮厚的順杆子往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