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張謙這麼堅決,關羽和李白也就收下了,今天這一戰關羽和李白帶來的這些仙人已經出現了一些傷亡,雖然妖丹這東西算不上什麼很珍貴的東西但也不錯了。

“好,”張謙笑了,“那就先這樣,我先閃人了。”然後他湊到關羽和李白耳邊小聲說:“以後小心他們的打擊報復,有什麼事立刻跟我說,你們知道方法。”

關、李二人一點頭。

哪吒一直靜靜地看着他們,直到張謙辦完了事他才轉身繼續往高處飛。

張謙趕緊跟在了他的身後。

一路無話。

哪吒只顧着自己飛,一句話都不說,張謙想跟他主動搭個話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熊孩子都喜歡啥?

遊戲機?王者農藥?lol?…好吧,這些都是人間的孩子喜歡的東西,哪吒是天神,會喜歡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嗎?

要不試試辣條?張謙眼珠子一轉,頓時笑了。

然後一邊飛着一邊自顧自的拿出了一包辣條啃了起來。

本來倆人飛的安安靜靜,哪吒也是專心致志的看着前方,突然間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撕包裝袋的聲音。

出於好奇他回頭看了一眼,於是就看到了張謙從包裏擠出一根辣條咬在嘴裏大吃的模樣。

看到哪吒回頭,張謙一伸手:“來點不?”

“這是…人間的食物?”

“對啊,很好吃的,要不要來點?”

哪吒皺起眉毛。

“放心吧,這玩意吃不死人。”

出於孩子的好奇心,哪吒拿了一根吃了起來。

這一吃吃出事來了。

哪吒吃了一口,頓時愣住了!

他覺得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嘴裏炸裂開了!(此處應有bgm《萬里の長城》)

“這魔幻的味道!”哪吒驚呼,“這新奇的口感!這…人間怎麼會有這種美食?”

“哎?”張謙故意裝傻,“大神以前沒吃過嗎?”

“從來沒有!”哪吒大聲說,“當年不管是在陳塘關還是在朝歌和西岐或者其他地方,我都從來沒吃過這種東西!哇!這美食……就算是食神和廚神都做不出這麼美味的美食!天界的那些食物和它一比什麼都不算了!”

張謙差點沒忍住笑出聲。

一包破辣條,這算狗屁美食,暗黑料理還差不多!

也就你們這羣沒見過世面的神仙妖怪纔會把它當成寶!

不過想想也是,華夏文明傳承這麼多年,各種美食本來就不計其數,況且民以食爲天,人間的凡人們自然會在吃這方面下功夫。

再看這些仙人妖魔,哪個不是像神經病一樣整天想着怎麼提升實力增強修爲,誰會閒的蛋疼去鑽研吃?

所以這麼一想,這幫高高在上的傢伙們也真可憐啊,根本吃不着什麼好東西。

很快,一包辣條就被哪吒吃完了。

現在的哪吒真的是一點仙人風範都沒有了,連手也不擦就直接抓着張謙的胳膊問:“還有嗎?還有嗎?再給我點!快!再給我一點!”

張謙又拿出了一大包各種口味的辣條,在這方面他可是做了好多準備了,系統空間裏的煙和辣條都快堆成山了。

“太棒了!”哪吒樂瘋了,一把把這一大包搶了過去,二話不說就塞進了自己隨身的芥子袋。

“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哪吒大喇喇的一拍張謙的腰,“從今往後,誰敢惹你你跟我說!”

“多謝大神擡愛。”張謙嘿嘿一笑。

“你也別叫我什麼大神了,就叫我哪吒就行!”哪吒裂開嘴笑了,他的嘴脣和嘴角上還沾着紅油、辣根和孜然。

這麼簡單就和三壇海會大神成了朋友?張謙心裏樂開了花! “哪吒啊,我還沒問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啊?”

哪吒一聽,頓時拉下臉:“你一來天界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我本來打算帶你去天威獄把你關進牢裏呢!”

張謙立刻表現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哪吒頓時哈哈大笑:“騙你的!看你嚇的!”

張謙又表現出一副無語的樣子。

同時他心裏嘀咕了起來,雖然哪吒看起來是個小孩子樣子,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爲什麼還一直長不大呢?而且看起來還是一副小孩子的心性?

“哪吒的肉身早已被毀,現在是蓮花化身,所以身軀大小已經被定格,不會再長大。”系統說,“只不過他的心性嘛…你知道的,有的人不願意變成大人。但是,哪吒也並不是真的像小孩子一樣不懂事。”

張謙默默點頭,他其實也不願意長大,當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子多好?不用考慮人生艱難,不用考慮社會艱險,不用操心買車買房娶媳婦……但是這不可能,人總要長大。

哪吒繼續說着:“既然咱們現在是朋友了,而且你說你也拒絕了引路仙的接引,所以我就先帶你去玩玩轉轉。”

“好啊。”張謙心說正好正事辦完了想逛逛天界呢。

於是哪吒就興沖沖的帶着他四處亂竄了起來。

逛了一會,張謙想起了幾件事,於是琢磨了一下開口問道:“哪吒,我有幾件事想問問你。”

“說吧。”

張謙組織了一下措辭,問:“你知不知道井木犴?”

“知道啊。”

“他…是不是犯了什麼事?”

“這我就不太清楚了,”哪吒皺着眉毛思考了一下說,“聽李天王說,那井宿是犯了戒律,私自下界,因而被治了罪。”

“那他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吧?要被關多久啊?”

哪吒突然轉過頭看着他:“井宿是因爲你而下界的吧?”

“對,就是因爲我。”張謙很痛快的說。

“你害人精啊你。”哪吒說。

張謙無語了,害人精什麼鬼?哎算了,童言無忌吧。

看到張謙的表情,哪吒笑了笑說:“私自下界之罪,可大可小,你放心吧,這事我出面說說,保證井宿死不了,最多受點苦。”

“哎!”張謙激動了,“多謝了!”

“咱倆說什麼謝。”哪吒笑了,“還有什麼想問的?”

張謙又想起來了西海龍太子敖烈的事情,於是問道:“你知道西海發生了什麼事嗎?”

哪吒一聽臉色立刻就難看了:“那些老怪龍的事情我才懶得知道!要想問你就去問李天王吧!”

“額…李天王是…李靖?”

“對。”

“他不是你爸爸嗎?你怎麼直接…”張謙還沒問完就不敢往下問了,因爲他看到了哪吒看他的眼神已經帶上了怒意。

“蠢貨,哪壺不開提哪壺!”系統說。

“咋了?”

“你不知道哪吒和李靖之間有仇隙嗎?”

“可他們不是父子嗎?”

“這裏面的事情亂着呢,”系統說,“總之你最好別再提李天王是他老爹這件事了,敖烈的事情你也別找他打聽了,他最討厭的人除了李靖就是四海龍王。”

張謙剛在心裏說完‘好吧’就聽哪吒說:“哼,那敖閏能落得今天的下場,也是活該!最好他那三個兄弟也是這般下場!”

張謙心裏一動,趕緊說:“其實我也賊討厭西海龍王!不止西海龍王,其餘的三個龍王我也是討厭的不行不行的。”

“真的?”哪吒立刻瞪起眼睛。

“那是,你想啊,就是掌管風雨的老龍而已,憑什麼得那麼多人供着?供着也就罷了,關鍵不靈啊!洪水乾旱都是他們乾的,完全是吃白食!”

“你說的太對了!”哪吒頓時一副‘同道中人’的模樣。

“那西海龍王到底落了個什麼下場?你跟我說說讓我也高興高興!”

“他被九頭蟲帶人弄死了,他的西海龍宮也被九頭蟲佔了,聽說家眷要麼被活捉受盡屈辱,要麼被殺了,逃走的也就那麼幾個。”

“什麼?!”張謙震驚了。

“你也很興奮很激動吧!”哪吒哈哈大笑,“聽說現在還在外面苟活的也就剩下他的兩個兒子了,其中一個你應該知道,就是當年唐僧西遊時騎的白馬。哈哈,這個可憐的蠢傢伙,被當成馬騎了一路,任勞任怨,結果最後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可是…九頭蟲怎麼會?難道天庭不管嗎?”

“天庭爲什麼要管這些小事?”哪吒反問道,“行雲布雨這是個簡單活計,誰都能幹,只要有人能勝任這個工作,而且又能對天庭俯首帖耳不就行了?”

“而且我跟你說,那個九頭蟲在天上是有靠山的,他惹不起天蓬元帥,但是西海龍王可就狗屁不是了,所以西海龍宮出了這件事之後天上幾乎都沒人過問。”

張謙頓時明白了!

爲什麼敖烈對天庭對衆仙這麼怨恨,爲什麼敖烈每次打架都那麼狠,爲什麼他的眼神中總是充滿仇恨!

‘西海龍王慘死,家人要麼被活捉受盡屈辱,要麼被殘殺’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裏面包含的東西卻肯定不是那麼簡單!

這肯定是一起罄竹難書的家門慘案!

張謙不自覺的攥緊了拳頭。

小白龍可是我的人,九頭蟲,你他媽死定了!

“你現在暫時不要打九頭蟲的主意,”系統說,“因爲東嶽大帝,你已經惹到了天上的一個了不起的傢伙。”

張謙沒理他,沉默了一會調整了一下情緒之後問:“哪吒,那,你知道孫悟空現在怎麼樣了嗎?”

然後,他就很明顯的看到,哪吒渾身一震,整個人都呆愣了一下。

隨後,哪吒慢慢的轉過臉盯住了張謙。

“怎麼了?”張謙問,“我是不是不該問啊?”

“你問他做什麼?”

“啊…小時候看西遊記看的,我一直把他當偶像呢,所以這不成了仙之後就想跟偶像見個面,要個簽名合個影啥的。”

哪吒卻用一種非常低沉的聲音警告道:“要想活命,就別再問!”

(新的一週了,求點票票啊!) 說實話,他越這樣張謙就越想問。

但是考慮到這是天界,牛b的人太多,每走一步都得萬分小心,所以他很明智的選擇了不再詢問。

反正以後總會知道的。

稍後,哪吒帶着他飛到了一層白雲的下方。

看着這層白雲,張謙一陣疑惑。

“這…”

“這是一重天和二重天的雲斷。”哪吒說。

“雲斷?”張謙一頭霧水,這地方新詞兒不少啊。

“所謂雲斷,就是隔斷開兩重天的分界線。”哪吒說,“天界共有九重,雲斷就是每重和每重之間的隔斷。”

“那這裏只是一重天?”

“對,一重天里居住的都是散仙,二重天也是,從三重天開始有真仙居住。”哪吒說,“我的府邸在七重天,現在帶你去玩玩。”

“那天庭在九重天嗎?”

“不。”哪吒搖了搖頭,一臉嚴肅的說,“天庭浩瀚,矗立在每一重天之內,它的腳柱在一重天,穹頂在九重天。”

“我靠…那它得多大啊!”

“是你想象不到的大。”哪吒笑了,“只不過我所說的天庭,指的是衆神衆仙議事上朝的地方,而不是天宮,你可得搞明白了。”

“啊?”張謙一愣,腦袋有些發暈。

“天庭通常有兩個意思,”系統說,“一是泛指整個天界的所有官方組織,二就是哪吒所說的那個。只不過天庭最高處,也就是九重天的位置,是凌霄寶殿,也就是玉皇天帝和像哪吒這種有權有勢有能力的真仙所待的地方,其他的仙人就只能乖乖的待在他們所屬的那重天內聆聽天帝的訓話和命令。”

“懂了。”張謙一點頭。

“走。”哪吒拉住張謙的手,一揮手在雲斷上打開了一個圓洞,飛了上去。

他們倆走後過了一會,雲上閣的一衆散仙們纔敢露頭。

“閣主!”雲裳仙子說。

雲上閣主一擺手制止了她接下來的話,眯起眼睛說:“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和哪吒搞上關係了!失算了啊!”

他本想帶人來到星飛坊這裏,等張謙快被四友軒的仙人們制服的時候蹦出來做好人救出自己兒子的,卻沒想到他只算中了開頭,卻沒算中結尾。

關羽和李白也就罷了,他早也料到了,但是怎麼也想不到最後蹦出一個三壇海會大神哪吒!

哪吒這小子在天界可是讓人聞風喪膽的角色,他是熊孩子,有時候很不講理,一言不合就可能出手揍人,誰都不敢惹!

盯着他們倆消失的地方看了一會,雲上閣主咬牙切齒的說:“走,回去!”

他們剛剛轉身就愣住了。

一個身穿黑袍的怪人站在了他們面前盯着他們看個不停。

……

張謙跟着哪吒成功進入了二重天。

然後他發現,這裏的景色跟一重天差不多,只不過圍繞在身邊的那種磅礴浩然的氣勢更強了。

“高重天位的仙氣要比低重天位更加濃郁,修煉起來進步速度更快。”哪吒說,“只有等級在貳等以上的散仙才有資格進入二重天。”

“那那些在一重天的都是貳等以下的咯?”

“不,你也看到了,這些散仙會成立各種各樣的組織,而天庭對這種組織是不管的,愛怎麼成立怎麼成立,但是卻有一個硬性規定,那就是凡是成立或加入這些組織的散仙都必須待在一重天,他們的組織據點也必須設立在一重天。所以一重天內也有散仙高手。”

“那是不是有那種非常厲害的高手?”

“有,有些高手比真仙還厲害。”哪吒點點頭,“但是這些高手大多都是隱居不問世事的,畢竟有實力又不受約束的人是很值得注意的。”

張謙頓時對哪吒刮目相看了,系統說的沒錯,這小子並不只是一個單純放肆的熊孩子而已。

在二重天轉了一小會之後,哪吒說:“抓住我的腰別鬆手。”

“幹嘛?”張謙一愣。

“我需要帶你去登天階。”

“登天階?”

“就是通往三重天的特定通道。”哪吒很耐心的解釋道,“進入一重天和二重天是沒有什麼限制約束的,隨便破開雲斷就可以進入,但是從三重天開始就必須通過登天階,擅自破開二三重天之間的雲斷的仙人會被認爲是侵略者予以懲罰甚至滅殺。況且這層雲斷也不是那麼好破的,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破開。”

張謙立刻點頭。

“登天階在一個特定的位置,我可以瞬間移動過去,所以抓住我的腰,千萬別鬆手啊!”

張謙伸出手抓住了哪吒的腰,本以爲哪吒看起來白嫩細淨的,小身子骨也肯定和那些小孩一樣柔軟,但是這一抓他才感覺到,這孩子真硬啊!

硬的像鋼鐵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