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中海突然覺得,這個羅江,根本不像天殘老怪的手下,一點都不簡單。

(本章完) 「敢劫樓蘭的人,實力就算比起樓十八,也不會差多少,好好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的。」羅江道。

「我跟著你?」侯中海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笑。

這個傢伙,實力最多跟自己在伯仲之間,他憑什麼讓自己當他的手下?

「怎麼,委屈你了嗎?」

羅江身上,突然爆發出恐怖的威勢,強大的元氣,在半空形成一個巨大的凶獸圖騰,殺氣騰騰,似乎瞬間就能將他壓成齏粉。

侯中海臉色大變:「羅江,你居然隱藏這麼深?」

這實力,絕對在天殘老怪之上,剛才他居然裝成落荒而逃,這傢伙的演技也太厲害了吧!

「永遠別小看任何一個人,不然連怎麼死都不知道。」羅江冷哼一聲,問:「怎麼樣,當不當我的手下?」

侯中海狠狠地吞了口唾沫,無奈地點了點頭。

他如果不答應,很有可能連小命都不保了。

這是什麼世道啊!

樓蘭公主身邊,一個小小的修士,擁有逆天實力;天殘老怪身邊,一個沒什麼存在感的傢伙,居然比天殘老怪還厲害,這算什麼事情啊!

「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去跟上頭聯繫一下。」羅江說完,走到幾十米之外。

片刻之後,他回來了。

「上頭怎麼說?」侯中海問。

「上頭聯繫不上,也許不在這一界。」

「不在這一界,他能離開東方星域嗎?」侯中海疑問。

在他看來,能離開東方星域的,都是非常不簡單的人物,不是樓十八的人,就是有逆天實力的人。

「別問那麼多了,走吧!」

……

半個月之後,經過不停輾轉,樓蘭公主帶著葉雄跟青山掌門,到了太陽星。

太陽星是一個體積非常巨大的星球,遠遠看去,比一般的星球太幾十倍,看起來就是一個巨無霸。

葉雄從來沒見過如此巨大的星球,比起地球,要大一千倍以上。

太陽星外表比較奇特,就像葡萄一樣,彷彿是用無數細小的星球組成的。

「看到沒有,那就是太陽星。」樓蘭指著遠處的巨大星球,臉上不由得露出得意之色。

「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巨大的星球。」葉雄感嘆。

青山掌門拱了拱手:「公主,這裡已經是太陽城的勢力範圍,應該不敢有人再打公主的主意,就此別過吧。」

「青山掌門,既然來了,不如去太陽城坐坐,也不差這一點時間。」樓蘭道。

「這……那我就不推辭了。」青山掌門裝成客氣地說道。

葉雄心裡暗暗冷笑,這青山掌門真是老油條,自己明明想去,還裝作告辭。

能得到太陽尊者接待,他歡喜還來及呢!

「咱們走吧!」

三人化身流光,降落在太陽城上空。

飛行的時候,樓蘭故意將速度放慢,指著下面介紹。

「太陽星是非常奇特的一顆星球,擁有強大的吸引之力,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些小星球被吸引而來,吸附到太陽星的表面,成為太陽星的一部份,久而久之,就變得這麼巨大。」樓蘭公主介紹。

原來如此,難怪星球表面看起來怪怪的,像突起的葡萄一樣。

「看到那突起的地方沒有,那是十幾年前,剛剛被吸附到表面的一顆星球。」樓蘭指著突起的地方道。

「如此說來,下面吸引力豈不是非常大,對實力影響也很大?」葉雄奇怪地問。

「由於重力作用,星球上很多物質,都是非常堅硬的,咱們下去,實力可能比平常減少兩成。不過,這是對所有人來說的,如果在上面決鬥,還是公平的,畢竟太家實力都降低了。」樓蘭道。

在她的介紹下,葉雄對太陽星,有了初步的了解。

這十幾天,一路趕路,葉雄明顯感覺到,樓蘭對自己的態度轉變非常大。

有事沒事,找他說話,套近乎,不厭其煩地跟他介紹一些東西。

葉雄清楚,至少在她心裡,對自己開始產生好感了。

但是,葉雄一直都跟她保持著應有的朋友關係。

他身邊的女人太多了,她們都還沒解決掉,又何必再多一人。

女人是非常敏感的,樓蘭也不例外,通過幾次接觸,她知道他一直都跟自己之間保持著距離,這對於從小到大都被眾星捧月的她來說,有點小受傷。

但是,這也證明了,他不是一般的男人,一般的男人見自己這麼靠近,不主動親近才怪。

飛行一個多小時之後,面前突然出現一片連綿不絕的山群。

這些山群,每一座都非常高,直徑比較小,就像劍山一樣。

在山群之中,有一座山峰十分高大,直指雲端,在山體之上,刻著三個巨大的字體:太陽峰。

「那邊就是太陽峰了,咱們進去吧!」

一行三人,飛落到太陽峰。

太陽峰有禁制跟守衛,見到樓蘭公主,馬上放行。

葉雄跟青山掌門一直跟在她後面,落到山峰中間一片巨大的宮殿群之間。

「前面就是太陽殿,父親大人已經在等我們了,咱們過去吧!」

走進金碧輝煌的太陽宮,此時大殿裡面,已經有兩人在等了。

中間是一名身穿金衣,氣宇軒昂的老者,外貌五十歲左右,方型臉,八字眉;老者身邊站著一名外表四十多歲,手中握著一把紙扇的文士。

「父親大人,陸叔叔。」樓蘭快步走上去。

「你總算回來了,擔心死我了。」樓十八呵呵地笑了起來,摸了摸她的頭髮,臉上都是慈愛。

「公主殿下,尊者在這裡等你一整天了。」陸文山笑道。

陸文山是樓十八手下的謀將,智勇雙全,是樓十八手下最得力的幹將,最器重的人。

「父親,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葉子,就是他殺了天殘老怪,救了我;這位是青山閣的掌門,青山掌門。」

禁忌遊戲:總裁的夜寵 「青山,見過尊者。」青山掌門上前恭敬地行了個禮。

「葉子,見過尊者。」葉雄也行禮。

「免禮了,你們救了小女,我不會虧待你們。」樓十八轉身,對陸文山道:「文山,蘭兒長途趕路,應該有些困了,你先帶她下去休息。」

「小姐請。」陸文山道。

「父親大人……」樓蘭欲言又止。

「你放心,我會好好招呼他們的。」

樓十八聲音不大,但是語氣之中,帶著不容許拒絕的語氣。 久居上位,讓他每一次話,都帶著強大的執行力。

樓蘭無奈,只得對葉雄說:「葉子,我先下去,一會有空再找你。」

「公主,你先下去休息吧,我也正好有些事情跟尊者談談。」葉雄說道。

樓十八奇怪地看著面前的男子。

外貌才三十歲出頭,能在這麼小年紀,就修鍊到半步元嬰,充份說明他天資卓絕。

如此厲害的人物,他怎麼從來都沒有聽過?

一些的修士,見到自己這個東方星域第一人,哪個不正襟危站,恭恭敬敬,像青山掌門一樣;他倒好,哪有半分緊張的模樣。

「葉子,我聽蘭兒說,當時她被襲擊,是你救了她,能不能將當時的情況跟我仔細說一遍?」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對方這話他聽得明白,顯然,他對此事抱著懷疑的態度。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樓蘭已經跟你說過了,尊者還要問我,這是什麼意思?」葉雄有些不高興。

他救了對方女兒,對方還用這種置疑的話來詢問他,誰受得了?

「你別誤會,我只是想弄清楚。」樓十八呵呵地笑了起來,解釋:「在東方星域,敢動我樓十八女兒的人,沒有幾個,我不認為天殘老怪有這膽量,所以想問清楚。」

順便看看我,是不是信得過是不是?葉雄暗暗道。

「此事還是讓青山掌門說吧,他的話可能更信服一些。」葉雄面向青山掌門:「有勞你跟尊者說一當時的情況。」

兩人說話,雖然一直都客客氣氣,但青山掌門能感覺到雙方語氣不善,他不由得暗暗為葉雄捏了把汗。

白天不懂夜的黑 敢用這種態度跟尊者說話的,沒有幾個人。

「尊者,要不讓老夫來說一下?」他問。

「行,你說。」

當下,青山掌門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從六人從山洞出來,到遭遇襲擊,到葉雄出手,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

樓十八聽完,目光時不時看著葉雄,眼神中露出震驚之色。

特別他聽說,葉雄用一招就將天殘老怪的手掌廢了,眼神更是複雜。

「天殘老怪的天殘掌,我見識過,是很厲害的神通,葉子你能一招將他的天殘掌毀了,肯定也是十分厲害的神通,本尊孤陋寡聞,不知道你是何門何派的?」樓十八問。

「我只不過是南方星域一介散修,並不是什麼大人物,也並非什麼門派的。」葉雄回道。

「南方星域?」樓十八臉上露出意外之色。

葉雄還要從他這裡,想辦法回到南方星域,所以並沒有隱藏,說道:「我本是南方星域的,無意間進入一個秘境,被一個蟲洞吸走,稀里糊塗就到了太陽星域,我這次前來,是想懇請尊者,讓我回到南方星域。」

「我就說,東方星域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少年英雄,原來你是南方星域的。」

「我有急事要回南方星域,尊者能不能告訴我,通往南方星域的傳送陣在什麼地方?」

「實話跟你說吧,通往其餘三域的蟲洞,在幾千年前,已經禁制止通行了,這是上幾代尊者留下來的規矩。你救了我的女兒,我心裡肯定是想幫你的,但是祖訓難違,恐怖……」樓十八臉上露出為難之色。

「尊者,凡事都有例外,肯定還辦法是不是?」葉雄問。

「第十八代尊者曾經留下一個法寶,叫做通天塔,當時他說過,如果能闖過此塔,他的下界化身就會出現,到時候可以滿足通關者一個要求,回到南方星域也不例外。只是數千年時間過去,通天塔還是沒有人通過。」樓十八說道。

全都是放狗屁。

葉雄就不相信,他會徹底跟三界隔絕,肯定有一些秘密人員,潛入另外三域打探情況的,他之所以扔出這麼一個七層通天塔,就是不想幫自己而已。

「尊者,我想請問一下,通天塔在哪裡,什麼時候能闖?」葉雄問。

「下個月月中,是每五年一次的通關大賽,如果你有信心的話,可以選擇報名。」

葉雄算了算時間,也就不到半個月,只能暫時忍住這口氣。

那麼久都等了,也不在於這一時。

其間,旁邊青山掌門一直都想說話,但是都沒有開口。

離開大殿之後,青山掌門這才小聲地對他說:「葉子,這通塔樓,我勸你還是別去闖了。」

「此話怎講?」葉雄奇怪地問。

「幾千年來,無數修士想闖過通天塔,但是沒有一個人能成功,有些人甚至闖了幾十遍,都無法突破,你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想闖通天塔,太難了。」

「無論如何,我都要一試,這是我唯一的機會。」葉雄堅定地說道,

青山掌門勸說無果,也就沒再說什麼,任由他去。

接下來,有名婢女過來,將葉雄帶去廂房休息。

傍晚,葉雄正在房間里研究《夢幻實境》幻術,外面傳來砰砰的響聲。

「葉子,你在裡面嗎?」

「等一下。」

葉雄站起來,剛打開門,一道人影就焦急地走進來。

「我聽說,你要去闖通天塔是不是?」樓蘭急問。

「我要回南方星域,尊者不肯,說不能違背祖訓,我沒有辦法,只能闖通天塔。」葉雄說道。

「通天塔沒你想象那麼容易闖過,這些年,多少絕世天才,都沒能闖過通天塔,還不同程度受傷,你去闖,萬一受傷怎麼辦?」樓蘭有些焦急,說道:「你先別報名,我去求求父親,看他能不能想想另外的辦法。」

鬼妻森森 「我主意已定,你不用再去求他了。」葉雄拒絕。

他不想欠樓蘭這個人情。

從今天樓十八跟自己說話態度,哪怕樓蘭說情,他同意的機率也非常小。

既然這樣,那何不闖過通天塔,到時候看他們還有什麼借口。

通天塔難闖,他倒要看看,難闖到什麼地步。

「你怎麼這麼倔,算了,你去就去吧!」樓蘭勸說無果,不再勉強他。

「公主,沒什麼事情的話,請回吧,我想休息一下。」葉雄道,

樓蘭本來還想邀請他逛一下太陽城,見他這樣說,也不好再說什麼,不情願地離開了。

葉雄回到房間,閉上眼睛,再次沉浸進幻術的修鍊當中。 葉雄見識過一些幻術,也跟一些會幻術的修士交手過,他們的幻術,大多數還停留在精神攻擊方面。

幻術大體分為三種。

最低級別的幻術是利用一些刺激精神的藥物,來影響人的腦子,讓對方產生幻覺,最簡單的手段就是下毒,意志堅定的修士,一般都不會中招。

中層級別的幻術,是帶有攻擊神通的,這些幻術有實質攻擊手段,不僅僅影響腦電波,不是意志堅定就能防住的。比如葉雄以前見過魔修跟鬼修那些骷髏頭攻擊,隨伴著嬰兒的尖叫聲,這些就是中級別幻術。

最高級別的幻術是夢幻實境,似真似假,真中有假,假中有真,連自己身處現實還是幻術之中都不知道。這種級別的幻術,葉雄體會最深刻,黑石項鏈裡面的四個幻境,就是這種型類的幻術。

《夢幻實境》,修鍊的就是這種類型的幻術。

「幻術,真中有假,假中有真,配合動作,聲音,人物,幻像,藥物,物品,使用各種各樣的手段,讓對方在實境之中,不知不覺陷入精神恍惚的狀態,而產生各種各樣的幻覺。」

「一名天才的幻術師,必須是一名五行大師,藥物大師,心理大師,銘文大師……知識淵博,技能多,反應敏捷,有耐心,能漸漸將對手引誘進入自己的幻術之中,任由自己處置……」

葉雄越是深入了解,越是震驚,他完全沒有想到,幻術是如此浩瀚的海洋。

以前他見過,那些所謂的幻術大師,只不過是層次最低的幻術,輕易就被自己的天眼破掉。

但是,如果學會這《夢幻實境》,別說天眼,就連法眼都未必能看穿。

所謂夢幻實境,有夢幻,也有實境,至於哪些是虛是實,到時候就看自己的怎麼操作了。

隨著鑽研的加深,葉雄漸漸明白黑石項鏈之內的那個四個幻境是怎麼樣的。

裡面的環境,是用五行法術變化出來的,是實境。

無法使用元氣,是因為中了一種叫紫棠花的毒,這種毒能讓人的元氣無法施展。

至於裡面的人物,全都是由施展者,用木偶人幻化出來的,就像當初葉雄中了黑影的招,跟一個人偶在山洞共處一段時間一樣。

「如果我完全學會這幻術,以後作為輔助手段,肯定會實力大增。」 重生燃情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