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湛的背景很複雜,傳聞他是a市黑社會龍頭的私生子。

一開始她嗤之以鼻,陸湛長着一張奶油小生的臉,雖然長相奶油一些,可是氣質卻區別於現在流行的中性花美男。他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陽光的味道。怎麼都不像是有黑社會背景。

今天晚上看來,或許那些傳聞都是真的。

顧雲爵將唐若甜護在身後,點了點下巴,開口道:“將你屋內的女人喊出來。讓我老婆拍幾張照片。”

果然跟陸湛回來的人是陳怡婷,兩個人收拾好了之後,甚至還擺好了姿勢,男俊女美,兩個人笑得很官方。美好的像是一張畫。

拜託!她是偷拍!她要是現在就這麼拍了出來,拍出來的是海報!不是緋聞照片!

“怎麼了?”顧雲爵皺眉,看着唐若甜一臉的沉默。

“沒事。”唐若甜回給他一個笑,拿着相機隨便拍了兩張。

陸湛讓陳怡婷回屋之後,才開口笑道:“這位就是嫂子吧?雲哥,看來報紙有時候說的不盡然全部都是假的。”

他指的是前一陣子顧雲爵和唐若甜鬧得沸沸揚揚的緋聞。

唐若甜聽到他喊她嫂子,臉莫名一紅。

“嗯。”顧雲爵應了一聲,低下頭將唐若甜頭頂上的草拿去。

陸湛眸子一轉,開口道:“前一段日子,在顧家的宴會上,上官敏月那刁蠻丫頭可是吃了一個大虧,哭着從宴會上離開。這件事和嫂子脫離不了關係吧?”

唐若甜乾咳了一聲,開口道:“陸先生,你不用開口閉口叫我嫂子。你喊我若甜就行。我和顧少沒什麼。”

陸湛戲謔的看了一眼顧雲爵猛然低沉的臉,笑着轉移話題:“嫂子,有什麼沒什麼可不是你說了算。對吧,雲哥?”

顧雲爵沒有說話,臉上表情相當受用。

唐若甜滿臉黑線。

陸湛收起戲謔,嚴肅道:“好了,言歸正傳。雲哥,這段日子,你可一定要保護好嫂子啊。敏月那丫頭被上官煬寵得無法無天,嫂子讓她在宴會上吃了一個大虧,肯定不會放過嫂子的。”

“什麼吃了一個大虧啊。我根本沒有將她怎麼樣好不好。”唐若甜喃喃說道,腦海中,上官敏月通紅的臉一閃而逝。

當日,在宴會上,本來就是上官敏月一再提起和顧家的婚事,八字沒有一撇的事,被她說的好像是真的似的。

甚至還拿出顧家少夫人的派頭。

上官敏月就算是想要算賬,也該是找顧雲爵。畢竟是顧雲爵直接否認和上官家聯姻的事,當衆承認自己是他的妻子。

“嫂子,你太天真了。”陸湛開口道:“敏月那丫頭最近對雲哥迷戀的很。而你現在又和雲哥出雙入對的,她肯定把賬全部都算在你的頭上。”

他一臉嚴肅,對顧雲爵說道:“雖然我這麼一說有點多嘴,但我還是要說,這陣子,上官敏月動靜挺大,網羅了很多地痞流氓,這些地痞流氓只要肯給錢,他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嫂子,這陣子你一定要小心點!”

唐若甜心中一顫,看着陸湛嚴肅的臉,突然留意起,這陣子自己身後的確是鬼頭鬼腦的跟着幾個人。

“多謝了。我們先走了。”顧雲爵淡淡道。拉起唐若甜便往外走去。

陸湛站起身來相送,臉上又恢復了一片輕鬆:“雲哥,我真沒有想到你還真是挺疼愛嫂子。竟然會跟着嫂子,一起來偷拍我……”

他後面沒有說完,戲謔的看着顧雲爵和唐若甜的一身狼狽,收到顧雲爵警告的眼神,他立刻收起戲謔,開口道:“雲哥,以後嫂子若是還想要拍我,您一個電話,我立馬將我所有的緋聞女友全部都喊出來,排排站,嫂子想要怎麼拍就怎麼拍。”

錦繡棄妻 唐若甜臉色爆紅,狠狠的瞪了顧雲爵一眼。

想到自己相機裏面的相片,她忍不住呻吟一聲,剛纔拍的相片能夠登上報紙嗎?那不是相片,那是海報吧!

“好。”顧雲爵一本正經的答道。

陸湛哈哈大笑,親自送顧雲爵和唐若甜走出莊園,看着顧雲爵開着機車過來,他抿脣又道:“雲哥,我派人送你和嫂子回去吧?已經這麼晚了,怕是不安全。”

“不用了。”唐若甜代替顧雲爵答道。拜託,開什麼玩笑,她來偷拍陸湛,沒有偷拍到不說,陸湛還派人送她和顧雲爵回去?

這叫什麼事兒啊!

顧雲爵沒有說話,將頭盔帶在唐若甜的頭上,對陸湛開口道:“沒事。我和她一起回去就行。” 爸爸已經離開,現在又要面臨媽媽的離開,穆井橙的心裏又怎麼可能不難過?!

可她現在除了忍只能忍,因爲她不能讓姚海約過於傷心,更不能讓她再去想她的病,想她離開之後的各種事情。

她要像對待一個普通人一樣的對待她,而不是病人。

所以……停頓了片刻之後,穆井橙終於有了回覆,“當然記得了,他怎麼會不記得呢?!您可是我媽啊!”

“呵,是啊!他怎麼會不記得呢?!他一定是恨死我了……”

穆井橙的心裏狠狠的揪了一下 ,可表面上卻沒有任何的異常,她擡起頭看向姚海約,而這個時候,她也正在看着自己。

“他不恨您,一點都不恨!”穆井橙認真的看着她,“爸爸走的時候告訴過我,說是他對不起你,所以他讓我一定要找到你,然後跟你說聲對不起。”

“對不起?”姚海約驚訝的看着穆井橙,“他跟我說……對不起?”

“其實我爸到最後才明白,當年都是因爲顧嬌嬌從中做梗,才會導致你的離開,所以他很後悔……後悔當初那麼對你。”

“他後悔……”姚海約突然就笑了,笑的很苦也很痛,“他後悔就完了?!他知不知道……”她的怨恨突然之間被她終止,纔剛要脫口而出的話,也就這樣被她壓了下去,她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讓自己漸漸的平靜了下來,“算了,都過去了!一切都過去了……”

“媽,您恨爸嗎?”穆井橙小心冀冀的看着她,聲音竟也因爲心虛而變的小了起來。

“恨!”姚海約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可是臉上卻沒有那種因恨而生的憤怒,反而平靜的讓人疑惑,“只不過,恨又有什麼用?!”她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道,“不過,我也很感謝他,若不是因爲他和顧嬌嬌的那些事,我也不會遇到盛南強,更不會明白,原來做女人,也可以很幸福。”

穆井橙聽到這裏,欣慰的笑了。

雖然盛南強差點兒將她殺死,但看到媽媽臉上露出只有幸福女人才會有的笑容,她的心裏也算是欣慰了。

她不恨盛南強,就算是她差點兒死掉,甚至還因此失去了記憶,她也不恨盛南強。

因爲那件事情裏,自己也並非無辜,就算是被南宮耀故意的牽扯了進去,卻也因爲自己而害的盛晴失去了性命,並且間接的害了盛南強。

想起那些事,穆井橙直到現在還會內疚,但是現在想想,再多的自責和內疚又有什麼意義呢?!

能喚回什麼嗎?!

“所以……你們倆個,互不相欠了!”穆井橙含笑看着自己的媽媽,“對不對?”

“對!”姚海約也微微的笑了起來,望着自己的女兒,心裏即使有再多的怨恨也化開了,“互不相欠了。”

一輩子到底有多長,又有多短,誰也說不清楚。

事到如今,她又還去計較那些做什麼?!

“橙橙……”她溫柔的看着穆井橙,臉上帶着她慈祥的微笑,“你幸福嗎?”

穆井橙重重的點頭,“幸福!很幸福。”

不止是因爲有區少辰,更因爲找到了這個愛自己的媽媽。

她的出現不但讓自己找回了失去已久的母愛,更讓她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她和別的孩子一樣,也有愛自己的媽媽。

“那就好,媽媽也就放心了……”

“媽!”穆井橙擔心的看着她,“您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呢,不能放心。”

“嗯?”姚海約有些迷離的看着她,像剛從睡夢中醒來一般,“還有很多事?什麼事啊?”

“我懷着寶寶,你需要照顧我,小澤還小,需要你的陪伴,還有……”穆井橙慌亂的想着,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還有我的婚禮,你還要參加我的婚禮,還要把我風風光光的嫁出去呢,你忘了?”

“哦,對……你的婚禮。”姚海約恍恍惚惚的看向穆井橙,“你要結婚了,我要準備什麼禮物呢?”

穆井橙看着她迷離的目光,越發的覺得不對勁。

她緊緊的握住姚海約的手,眼睛裏盡是驚恐,“媽!媽……你怎麼了?”

“我在想,要給你準備什麼禮物呢?”姚海約含笑看穆井橙,“我女兒要出嫁了,我一定好好想想,給她準備什麼禮物。她喜歡什麼呢?”

“她?”穆井橙疑惑的看着她,爲了讓她清醒一些,她重重的晃着姚海約的手,“媽,我在這兒呢,我在這兒!”

“哦……”姚海約像是從回憶裏醒了過來一般,原本迷離的目光漸漸聚攏了起來,看向穆井橙,“味道怎麼樣啊?好吃嗎?”

穆井橙的心“噗通”一聲沉了下去,“媽?”她的狀態怎麼突然變成了這樣,怎麼會這樣?

“不好吃嗎?”姚海約擔心的看着她,隨即站了起來,“要不,媽媽再去給你煮一碗?”

“好吃,好吃!”穆井橙迅速的點着頭,看着姚海約擔心和緊張的神色,她確定她現在是在現實裏,可剛剛……又是怎麼回事呢?

她們的談話,明明已經轉移到爸爸的身上,甚至到了盛南強的那個階段,她還說自己結婚要買禮物的事,怎麼突然又開始說面了呢?

她明明已經說過面很好吃,而且已經吃完了,可她怎麼會……

“好吃就多吃點兒,你懷着寶寶,身體不能出差錯。”姚海約關心的看着她,神色又變的很清晰了起來。

穆井橙若有所思的點着頭,心卻怎麼也鬆不下來了。


從廚房出來,穆井橙將姚海約送回房間之後,便立刻給陳教授打了一個電話。

因爲陳教授是姚海約的主治醫生,他對姚海約的病情應該很瞭解。

所以穆井橙一分都不敢耽擱的打了這個電話。

“陳教授你好,我是穆井橙!”電話剛一接通,穆井橙便說出了自己的疑問,“我媽會不會出現失憶,或者精神錯亂的可能?”

陳教授微頓了片刻,然後才道,“不排除這種可能。”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說明什麼?”穆井橙的一顆心不由的提了上來,雖然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可如果病情再度惡化,她恐怕媽媽連她的婚禮都參加不了。 “就你事多!”溫紫惜嬌嗔了他一句,便身姿婀娜的起身。

男人聊的都是男人的話題,夏冰傾什麼嘴也插不了。

越坐越是無聊。

“我去給你們洗點水果吧。”她藉機溜去廚房。

慕月森望了一眼從他身邊逃走的小丫頭,目光一路深邃的追隨,待他收回目光,才發覺三個好友都饒有興趣的盯着他的臉瞧。

“真動心啦?”顧君瑞翹着二郎腿,隱祕的側到他耳邊問。

慕月森勾了勾嘴角,抿了一口紅酒,沒有否認。

他往後靠,將偉岸的身軀都倚進沙發裏。

“瞧他這眼神不離不放的樣子就知道墜入愛河了,只不過……愛情這東西,你們說到底靠不靠譜?”管容謙的長腿慵懶的擱在茶几上,嘴裏吞吐着煙霧,談起愛情來,他滿是不相信,就跟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幽有鬼。

“這東西啊,是一種信仰,心誠則靈!”溫若塵笑的頗爲莫測高深。

管容謙點頭:“說的有理,若塵兄說的很是在理。”

“得了吧,對你這種連女人名字都懶的記,只會用下半身交流的男人,恐怕佛祖見你都要繞到走,你還是別在這裏裝文藝青年,我聽的瘮的慌。”顧若瑞糗了管容謙一頓。

管容謙一聽不樂意了:“顧君瑞你好像沒資格說我吧,你的後宮可比我強大,能組成一個加強連了吧,聽說最近又準備摧殘一朵祖國的花朵,人家還一口一口舅舅的叫你,真是夠缺德的。”

“你們還是不要這麼謙虛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一兩個衣冠禽獸。”慕月森晃了晃紅酒,說的不緊不慢的。

神情高冷。

顧君瑞跟管容謙頓時沒聲了。

溫若塵摸着鼻子暗暗偷笑。

廚房裏。

夏冰傾看客廳裏有說有笑的四個男人,隔着老遠就聽到顧君瑞跟管容謙的對話,心裏不禁一陣的鄙視。

這就是有錢公子哥的奢靡生活,紅酒,雪茄,外加一羣胸部比屁股大的,腰比手臂細,聲音比嬰兒還嗲的美女,雖然見了兩次都沒有發現那種妖精的出現,不過聽他們的對話也知道,平時的有多糜爛。

那,慕月森呢?

他跟他們作伴,也會跟着一起玩女人嗎?

應該也不能免俗吧。

他是不是也會像昨天對待他那樣對別的女人……

想着想着,手裏的芒果不禁被她生生捏出兩個窟窿來。

等她發現的時候,芒果君已經徹底爛了。

悄悄的把芒果扔進垃圾桶,她表情鎮定的又去冰箱拿了一個。

慢吞吞的切了一大盤水果,弄的漂漂亮亮的,然後端着去了客廳。

走進客廳,她把果盤放在茶几上,發現慕月森不在了。

她下意識的四下張望。

“別看了,他去書房了!”顧君瑞瞧出她的心思,出聲告訴她。

書房!

溫小姐不是也在裏面嘛!

夏冰傾心裏犯着嘀咕,表面上裝作不在意的模樣,可小女孩的心思就是這樣,再怎麼隱藏,總是能被幾個老奸巨猾的人看出來。

偏偏,這個幾個老奸巨猾的還是唯恐向下不亂的傢伙。

“這月森進去也蠻久了,也不知道兩個人在幹嘛!”

“弄不好他們想在裏面聊一會,冰傾妹妹,要不你給他們送點水果去吧。”

夏冰傾不想去,可又忍不住想要看看他們在裏面幹嘛。

她猶豫的皺了秀眉,眼睛往書房跟臥房的方向看去。

管容謙把果盤裏的水果拿出一些,剩下的遞給她:“拿着,給他們送去。”

“自個的男人要看緊。”顧君瑞語重心長的說。

“冰傾妹子,我妹妹她可是心心念念的喜歡月森的,你再不去,弄不好就……'溫若塵挑挑眉,說的欲言又止。

夏冰傾小臉一紅:“什麼自個的男人,我跟慕月森什麼關係都沒有!”

她氣呼呼的拿起果盤,朝着書房的方向走去。

這丫頭真是可愛的緊!

幾個男人笑了笑,等着看好戲。

越是靠近書房夏冰傾的心臟跳的就越快,感覺跟做賊似的。

快要到門口,一眼看去發現門沒有關,可裏頭什麼聲音都沒有。

她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一步,將腦袋偷偷的伸過去往裏頭看。

光線柔和的書房裏,男人跟女人抱在一起,兩人同樣身姿修長,又成熟優雅的男女,看上去很是相配。

他們靜靜的擁抱着,畫面是如此的溫馨。

瞳孔中的畫面開始顫抖。

夏冰傾愣愣的,傻傻的看着這一幕,身體僵了,眼睛僵了,連心臟也一起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