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湯猥瑣的向四周看了起來,“這還沒到夜裏,咱們就算想去夜店的話,那也沒戲吧?”

香港這邊的話,夜生活還是很豐富的,只要你願意玩,有的你玩,有的你狂歡。

我忽地想起一個事情,就說:“我沒有桃木劍了,這裏應該還是還可以買到的。不如我們去買一個吧,至於地方的話,慢慢問吧。”

老湯說那行,這畢竟是正事。桃木劍對於我來說用處還是很大的,有了桃木劍的剋制,如果遇到一些比較特殊的事情,還是可以簡單處理的。

我們在地圖上找了很久,又問了一下附近的人,才知道有一個地方可能賣。

一路上倒也沒有什麼,坐上了巴士,在頂端看着這裏的風景,總覺的自己就是旅遊的,根本就不是來辦事情的。

這裏的人大部分都還是很隨和的,不過國內的人還是挺多的,一個個旅遊團。

那是一個很不起眼的鋪子,就看那模樣都有個幾十年的歲月了。是一個扎紙鋪,我們走了進去,店裏就兩個人,一位年齡有七十歲的老師傅,還有一個是二十多歲的青年。現在做這個的年輕人不多了,大多數都還是老一輩的人在繼續做這個事情。

明白了我們的來意後,老師傅就從櫃檯後邊拿出了一個盒子,裏邊有五六把桃木劍,價錢倒也不貴。

老師傅忽地衝我笑了起來,“小兄弟最近是惹事了嗎?”

我很不解,“這倒是沒有,老師傅你怎麼這麼問?”

老師傅笑了笑,“做事情還是小心點,不管是做好事情還是壞事情,都要先顧好自己再說。別被一些髒東西跟着的時候還不知道,有些傢伙本身是不壞的,但是呢,要是有人招惹到了它們,它們做的事情還是很離譜的。”

我暗暗皺眉,就笑着說:“老師傅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你這樣我反而不自在。”

老師傅拿起了一個紙人擺好,“小心點總是沒什麼的。”

老湯也嘟嘟囔囔的,搞什麼啊。

我想到了老師傅剛纔好像往我背後看了一眼,連忙看向門口,穿過人來人往的馬路,對面有一個女孩冷冷的看着我,是那個王小魚。 在我看到王小魚的時候,她就衝我陰冷一笑,然後轉身就走了。

我連忙衝了出去,那老師傅又說話了,“追有什麼用?那不是會害了無辜的人嗎?”

我這才放棄了這個想法,他說的對,如果這個王小魚被追急了,直接往車上一撞,就算是坑死了一個無辜的女孩。

我心底暗暗警惕自己,以後不管到什麼地方,那都得小心謹慎才行啊。我們在這裏,就是覺的我們不認識人,也沒有人認識我們,所以這麼長的一段路,楞是沒有發現被人給跟蹤了。

還是老湯反應快啊,直接趴在櫃檯上,“老師傅,這事你怎麼看?”

老師傅笑了起來,“我能怎麼辦?我啊,就是一個扎紙匠,沒你們年輕人那麼有活力了,動不了咯。”

我連忙恭維了一下,“看您老人家這說的,都說老當益壯嗎?而且,咱們這一行雖然也是五法八門,但是有一個道理是不變的啊,那就是前輩高人就是前輩高人啊,知道的事情總是比我們這樣的菜鳥要多的多。”

老師傅出了櫃檯,走到我身邊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忽地笑了起來,“你這小夥子,心眼還倒是挺好的,看來教你的人是真的認真教你了。你,先顧好自己吧,記住了,最近千萬別喝酒。”

我更加吃驚了,“前輩,你這話怎麼說?”

老師傅又自顧自的忙碌了起來,“多管閒事總是會惹麻煩的,現在本身分辨事情真正問題的人也不多了,譁衆取寵的人太多了。和我們那個年代是完全不同嘍,你啊,還是抽身而退吧,哪裏來的就回到哪裏去吧。”

我哪裏就這麼輕易放棄?有了黃大爺那個例子之後,我就知道,很多人千萬不要小看,沒準就是一位高人。我趕緊跑過去,“前輩,我最近是不是要出事?”

我們這一行當,看別人都可以看出點端倪來,但是看自己,不行。

這也是一種規則,有人說這是天意,看的清別人,卻看不清自己。

老師傅坐了下來,只是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纔好,其實有很多事情,你做和不做,影響並不大,這個世界天天都有人死,天災,人禍比比皆是,就算你想幫,你又能夠幫多少呢?還不如顧好自己算了。”

這話我就有點不大樂意了,黃大爺用行動給我證明了一件事情,善有善報。當然了,我也不是說就要圖什麼善報,而是覺的,能夠貢獻出自己一點力量去幫助人,那也是不錯的事情。不過我看這老師傅說這話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來的是哀傷,看來以前因爲某些事情受傷不輕。

我就直接把霍華的事情說了,“我覺的沒有道理讓一個不錯的人死了,所以我碰到了,就想救。”

老師傅低語,“那你又怎麼就能夠證明那個女鬼就是徹徹底底壞的呢?”

我一愣,這……

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也放過一些鬼,可是這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但凡留在這裏不想走的,不外乎兩種鬼。”

老師傅看向門外,“一種是執念不消,這世間有留戀的人,有遺憾的事情,所以就想讓自己多逗留一會。還有一種是惡鬼,對自己曾經的一切覺的不公平,不忿,就想着要報復人。可這兩種,不管哪一種,其實都是悲哀的,都是可憐的。”

我皺眉,“可如果連我們都什麼都不做的話,這樣真的好嗎?”

老師傅嘆了口氣,“佛漲道消啊,現在我們做事情,都會給人神經病的感覺,騙子各種名字,再加上一些不爭氣的傢伙不斷敗壞風氣,到了現在,道……還有人信嗎?”

我一愣,是啊,道還有人信嗎?

就看看現在的道家傳統,就是我們茅山派在後期的名聲還算是比較大的,但是現在呢?

連個徒弟都收不到!

老師傅又說:“現在的人做了什麼事情,都只需要傾聽者,就好像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某些不存在的又或者是不會干預他們的人,他們就會覺的自己解脫了,沒事了。可又有誰想過,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那樣的做法不過就是逃避而已。而道,不會逃避,也不允許逃避,你做了什麼事情,你就要去正視,你想要做什麼事情,那就要提高自身的素養。”

這些話對我的觸動很大,因爲我從這些話中能夠想到一句話,“依賴別人或者神明簡單,提高自己,改變自己很難。”

老師傅點頭,“你小子很聰明,沒錯。道家要的是每一個人都改變自己,提升自己,但是這太難了。你看古代的時候,道家、儒家變化遍佈的時候,那個時候就算是皇帝做了不好的事情,大臣們都可以用那些道理來束縛他。或許有些東西在這個時代是逐漸被淘汰的,就像你剛纔說的,依賴容易,改變太難。”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這也算是大勢所趨,沒法去說個明白。

現在道家文化越來越沒落了,道教傳統就更別提了。

如果每一個人都可以提高自己的素養,都可以改掉自己的不好習慣,那這世間也太祥和了吧?

魚在金融海嘯中 老師傅無奈嘆了口氣,“不知道下一代之後的下一代,還會有人記的道教文化嗎?”

我沒有辦法去回答他這個問題,這些問題太敏感了,別說是我們了,就算是當權者也無法去回答這個問題,因爲很多東西都已經定性了。也許我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可能就會有很多人罵我。

我上學上的也不咋地,很多東西也都是在生活中所體會到的。

老湯說:“老師傅,按照道家的思想的話,雖然說咱成不了聖人。但是不是有聚會嗎?叫什麼上善如水,勿以善小而不爲什麼的,這不是都很好的事情嗎?幫助人順便賺點錢,這也是生存之道啊。”

老師傅笑着搖了搖頭,“你倒是比這個年輕小夥子率性一些,你比他看的要開。有你在身邊,的確可以爲他擋去很多災禍。”不等我們說話,老師傅又說:“你們知道爲什麼紙人不點眼睛嗎?”

老湯連忙說:“這個我知道啊,就是怕紙人復活了,就是有鬼鑽進去了,對吧?”

老師傅搖頭,看向我,“小夥子,你想的明白嗎?”

我一愣,其實我知道的道理和老湯差不多吧,但是對方既然這樣問了,那肯定是有其他意思的。我想了想就說:“不明白。”

老師傅就說:“因爲有些東西,不需要它們看到。”

不需要它們看到?

老師傅點了點頭,“就好像你們說的那個霍華,他其實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看不到。如果那個女鬼真的和他有關係,有感情的話,很快就會離開。而你們的到來,卻讓她覺的有人在干預她,像故事裏的法海一樣,非要拆散他們,你說,這事情算誰的?”

我一愣,很是不敢相信:“難不成這事情還算我頭上了嗎?”

老師傅笑了笑,“不然呢?”

我一陣撓頭,這算什麼道理。

老師傅笑了笑,“你看,這些紙人不是不點睛,也不是怕出了亂子,而是因爲不需要,既然不需要,又何必點?霍華本來是個普通人,他又何必知道?知道之後又能夠如何?更痛苦嗎?你也說了,他是一個善良的人,一個老實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前女友死了差點把自己的現女友給害死了,他怎麼辦?他怎麼處理這個事情?相對來說,他如果知道他的前女友死了,他又該怎麼去面對這個事情?”

“本來他的苦已經結束了,可因爲你們的到來,他的痛苦又再一次出現了,這事情難道還不怪你們嗎?”

我懵了,雖然我猜測是霍華前女友,但是實際上我就已經肯定了。

只是,我沒有想到那麼多事情。我想到的是霍華的前女友不能夠再去拖累那個王小魚,不能夠去害王小魚。但是我卻下意識的避開了霍華,霍華會痛苦,會難受,只是,我忽略了,是的,我完全忽略了。

我茫然的坐了下來,“老師傅,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不知道。”

老師傅搖頭,“錯與不錯,誰也無法判定,這不過是因爲立場不同而不同。道家文化就是如此,即便是爲善,也需要真正的悟道。很多年前,我就已經茫然,自己的力量太過薄弱,這麼多年來就一直在這裏做這個事情,只是爲了那些遊魂,依依不捨的人能夠順利去地府而已,其他的事情也就做不得了。因爲,不管你做什麼,都會有太多的事情無法改變。”

無法改變?

我不解看向老師傅,“不是說人定勝天嗎?” 人定勝天嗎?

老師傅重複了我的這句話,“如果相信自己,就一直相信自己,不用瞻前顧後。我也沒有說你錯,這一次的事情你只是站在那個受害女孩的位置而已,而我只是看到了他們三方的關係。”

“那……”

我很迷茫,“那我該怎麼做?不管了嗎?”

老師傅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過只是隨便說了幾句話而已,你又何必覺的自己完全錯了呢?只是做事情的時候要多想想,如果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就直接去幹預,去做的話,那最終只會讓事情變的更加糟糕。”

我點頭,如果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我已經在無意中把一個簡單的事情給複雜化了。

老湯就急了,“你們呱呱的說這麼多,那這事到底是咋回事,咋做啊。”

我站了起來,同時感激的衝老師傅躬身,“謝謝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老師傅只是點頭,就去忙碌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拉着老湯出來,老湯還是一頭霧水,“這到底是他孃的在說什麼啊?我怎麼感覺我稀裏糊塗的。”

我嘆了口氣,“這一次的事情的確是我們太莽撞了,我雖然也饒過不少鬼,但是我一直沒有考慮過一個問題。鬼是人變的,她們捨不得走,總是有一定原因的。而我們,其實應該是幫助這些鬼完成他們想要完成的事情,而並非第一時間就因爲他們做的事情不妥,就直接產生了惡意。”

老湯瞥了我一眼,“這就是你們談話的結果?”

我點頭,“是的,人和鬼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咱們之前雖然也擔心她會傷到王小魚,可你想過沒有?我們卻只是站在了人的角度去思考這個事情,我們並沒有去爲她去考慮。”

老湯頓時不忿了,“我靠,都他媽的是鬼了,還有什麼可考慮的?”

我只能夠搖頭,老湯還是沒有完全明白老師傅的說法。老師傅自己也遇過很多事情,只是他現在做事情的手段變了而已,以另外一種方式和途徑來弘揚自己的善心。或者說,那對他來說都不是善事,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纔是真正的善嗎?

就好像黃大爺,整天走南闖北,不斷做着各種事情,所謂的善有善報也只是給我說的而已。對於黃大爺來說,人家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東西,只是想做就做了,哪裏那麼多心思去圖什麼善報?

老湯不耐煩了,“那到底咋做,你給個說法。”

我想了想就說:“現在的方式就是等霍華把所有的事情搞清楚再說吧,既然都走到了這一步了,那也沒有辦法了。不過,我想現在如果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和那個女孩聊聊,既然事情都已經碰上了,而且還到了這個地步,如果能夠和解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老湯也應了我,“那成,要不直接打電話給霍華得了,然後約那個王小魚談談,看看怎麼說。”

我琢磨了一下,又覺的這個事情有點不妥。

爲什麼呢?

因爲霍華並不知道他前女友已經死了,至於離開的原因我們都不知道,但是老師傅和我都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如果這個事情貿然告訴霍華的話,那麼他怎麼去面對這個事情呢?

是和現在的女友分手?

還是傷心欲絕的要去殉葬前女友?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多想了,但是我總覺的,這個霍華也不是幹不出來這種事情。假設他前女友的死,還隱藏着更多祕密呢?

老湯就催我,“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啊?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咱們在這裏能夠待的時間可是有限的啊,你可別被這種事情干預了。不然的話,到時候咱們該走了,這事情還沒有解決呢。”

我明白這一點,但要是說隨隨便便就拿出一個主意來,那還真的是難爲我了。我雖然有點小聰明,但是真的沒有什麼大智慧。老湯急的是時間,我急的是這個事情到底該怎麼處理。

我們想要聯繫上王小魚的話,那麼我們就要聯繫上霍華。

而現在的霍華,肯定是在到處查詢這些事情的。

所以……

需要一個謊言。

我心底有了一定的計劃,就撥通了霍華的電話,霍華對於這個事情還是很意外的。畢竟我們才分開沒有多久,我就告訴他,因爲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先見面瞭解一下,另外就是讓他帶上王小魚,霍華和我想的一樣,真的很老實,對於這一點根本就沒有多想。

畢竟,在他的心中,我們這是在幫助他。

大概一個小時後,我們就在約定的地方見面了,王小魚我們也看到了,眼神對着我們的時候很冷,估計是覺的我們要對付她吧。

我們隨便聊了一些毫無營養的話題,王小魚本身就很不滿,恨不得趕緊離開這裏。我就和霍華說,我們有些事情要和王小魚談談,希望他出去等一會,霍華擔心的看了王小魚一眼,還是老實的出門了。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王小魚直接開口,聲音很冷。

我笑了笑,“你也別緊張,我們沒有直接想要對付你的意思。”

我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王小魚的臉色卻一點緩和都沒有,只是冷笑。

我也不管她,就直接說:“我從霍華的性格爲人上,以及他說過他的前女友突然失蹤的事情,這讓我逐漸的明白一個事情,雖然不是百分百的確定,但是卻也絕對有八九成的把握。這個把握就是,你就是霍華的前女友吧。”

王小魚臉色一變,猛地站了起來,看向我的眼神更加兇厲了。“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指了指門口,“別緊張,聲音也不要那麼大,我想你也不希望霍華瞭解更多的事情吧?”

禍起人間 王小魚一愣,隨後又坐了下來,沉默不語。

我就說:“之前是我有點莽撞了,差點就把你揭穿了,所以這一點我很抱歉。”

王小魚看了我一眼,還是沒有說話。

我說:“這個事情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但是呢,人鬼殊途,你這樣下去的話,只會害死霍華以及你附身的這個女孩。我並不清楚你當年的失蹤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現在看來,你其實已經死了好幾個月了,但是你的心又放不下霍華,現在的情況就是你的執念所造成的,我說的可對嗎?”

王小魚抿嘴,好一會才說:“我沒有想要害他們。”

他們?當然是說王小魚和霍華了。

我點頭,“我明白,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和你在這裏聊天了。霍華的身體很快就會垮掉,而你想要保持這個狀態,你就必須要不斷的吸收他的陽精。而又因爲你不是那種人,所以這種事情你只能夠在霍華的身上做。這個法子雖然有效,但是就算是最壯實的猛男也扛不過半年,而且這還是傷及根骨的事情,一旦他真的不行的時候,到時候你就算想脫身那也沒用了,因爲人其實就和植物是一樣的,根基受損,就算有太大的本領那也治不好了。這一點,你明白嗎?”

王小魚低頭,“可我捨不得他……”

老湯呸了一聲,“你捨不得他?你捨不得他你還會突然玩消失?”

我連忙拉了一下老湯,王小魚臉色難看,不斷的揉捏着裙子,她很矛盾,也很內疚。

我就說:“另外呢,這個女孩畢竟也就是一個普通人,你這樣下去的話,她的身體現在是因爲你看起來好好的,一旦你離開的話,我想,她立即就會陷入昏迷狀態,如果你繼續這樣做的話,等你離去的時候,她就算不死,也會神智錯亂,因爲她現在的情況就是睡覺。睡覺太久的結果是什麼?我想,就算我不說你也會明白。”

“嚴重的話,那可是植物人的代價!霍華是你男朋友,你應該瞭解他,他會因爲你痛不欲生,也會因爲她的狀況而負責到底。也就是說,這麼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會因爲你的貪戀而一輩子活在內疚和痛苦之中,還要肩負起照顧這個女孩一輩子!”

王小魚咬牙,眼中有兇光閃爍,我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她是想殺了真正的王小魚!

我心中早就有了說辭,“你可以殺了王小魚,甚至我都攔不住你,但是你也別忘記了,如果霍華知道明白一切的話,那麼他曾經對你的愛,恐怕會直接煙消雲散,甚至還會記恨你,如果你覺的一切都無所謂的話,那麼……”

我往後靠了靠,“那就請便吧,你現在就可以動手了。” 這是一場心理較量,其實我沒有太大的把握。

我唯一的依仗其實很簡單,那就是這個‘王小魚’對於霍華的愛非常的深厚。只要是霍華的事情,她肯定都不會去做。

殺人……

人殺人,坐牢槍斃。

鬼殺人,自然不會受這個法律的制裁,但是卻有地府!

而且,只要她心底對霍華有那麼一點愛意,她就不可能去傷害王小魚。王小魚在整個事情中都是無辜的,就是霍華都說了,發生男女關係的事情,還是因爲王小魚出現了變化。

王小魚雙手緊握,好一會才問我:“那我到底該怎麼辦?”

一聽這話,我頓時鬆了口氣。

她能夠這樣問,就說明這事情就算成了一大半了。

我看向她,“你相信霍華是愛你的嗎?”

王小魚抿嘴,“我以前相信,後來發現他和這個叫王小魚的在一起,我……我就不確定了。”

我笑說:“你突然之間消失了,一句招呼都沒有。霍華和我說過,他和瘋了一樣的到處去找,結果卻是杳無音訊,現在這個時代雖然科技很發達,但是要是說隨便找到一個人的話,那除非這個人的權利很大,否則的話,普通老百姓……呵呵,生活啊,可不是拍電視劇,說想遇到就會遇到的。”

王小魚咬了咬嘴脣,看的出來她很難過。

我就說:“而且霍華不管他心底怎麼想的,他始終是一個人,一個普通的人。他脫離一份痛苦,就要迎來下一份真摯的感情。另外,這個王小魚在你出現之前,肯定還沒和他發生關係吧?”

王小魚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笑了笑,“霍華說的,而且我敢說,他以前也沒和你發生關係吧?”

王小魚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他會和你說那麼多事情?”

我點頭,“是的,雖然接觸的時間比較短,但是也可以看出來你男友其實是一個老好人,而且非常的容易相信任何人。他是愛你的,但是你的突然消失讓他痛苦,可他也有繼續生活下去,不可能天天活在痛苦中。而你的痛苦……”

我忍不住冷斥一聲,“有九成都是你自己搞出來的,你的消失,他的找不到,你覺的他不夠用心,你覺的他對不起你!他新找到了女友,你更是覺的他薄情寡義,那麼快就把你忘乾淨了。但是,請你動動腦子想想,誰他媽是誰肚子裏的蛔蟲?他不是神仙,他怎麼可能天天像你想的那樣去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