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晚了……你會怪我嗎……?

寶寶好嗎……長得像誰呢……我希望像你呵……?

長得像你的小寶寶……我想着就幸福……?

看了看手錶,哎,飛機纔剛剛起飛不到半小時,他卻好像已經熬了半天那麼久,快一點,再快一點,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見她和寶寶了!?

海芋……寶寶……我來了……?

舊金山飛往T市的飛機上。?

夏海芋第四次站起身,走進洗手間。?

不得不承認,她的身體跟以前相比,虛弱了很多很多,雖然已經補充過幾次維他命,但她還是覺得很累。?

但是這種累她可以忍住,可是胸部漲奶的感覺卻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正常的情況下,她應該給寶寶餵奶了,可是現在她卻離寶寶越來越遠了。?

想到這裏,心尖兒猛地一痛。?

可是,她知道寶寶不會怪她的,因爲寶寶肯定也想早點看到爸爸!?

嗯,一定是的!?

拿出小揹包裏的奶瓶,她按照醫生教她的方法試着把奶擠出來,有點痛,但是她咬牙堅持。?

打理好自己後,看了看手錶,嗯,快了,飛機就快要降落了,她馬上就可以見到他了!?

心忽然又緊張起來,不知道她即將見到怎樣的他呢?!?

會受傷很嚴重嗎?!?

不不不,不會的!?

她有感覺,他不會有事!?

可是心跳卻變得越來越快了,忐忑的心情越來越甚了!?

但無論如何,能見到他,總是好的!?

她發誓,只要見到他,她會什麼也不管,抱住他,告訴他,“我愛你”!?

一小時後,飛機降落,晚點了十五分鐘。?

夏海芋小步小步地走出旅客通道,但腳步的頻率很快,擡頭一看,時間原來已經很晚了,機場裏燈火通明。?

她沒有行李,只有一個隨身的小揹包,下飛機後第一件事就是取出手機重新開機。?

嗡嗡……嗡嗡……嗡嗡……?

掌心裏的手機響個不停,震得她手心都快麻了。?

肯定是小小!?

夏海芋點開屏幕,果然是!?

一連串的短信呈現出來。?

“海芋!唐旭堯沒事!但是他來舊金山了!”?

“他現在還在飛機上,估計是在你下飛機後幾個小時才能到!”?

“你不要慌,也不要着急,邵衡說他會去接你的!”?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身體重要啊!”?

“寶寶很好,很乖,你放心!”?

……?

夏海芋看到這些短信,一時間懵了,呆了好一會兒,才醒悟過來,懂了這些短信的涵義。?

她……見不到他了……?

她千辛萬苦回國,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雖然知道了他沒事,但是她的心卻還是很痛很痛!?

她的期待落空了……?

他們,終究是這樣錯過了……?

有緣無分……?

最痛苦的一種再見是從未說出口,但心裏卻清楚,一切都已結束。?

現在,她該怎麼辦呢?!?

茫然地望着四周,來來往往的行人,每個人都有方向和目的地,只有她像是迷了路,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這個她曾經無比熟悉的城市,在這一刻,卻是如此陌生!?

乘客們一涌而出,騷亂沒一會兒就停止了,人們匆匆地起飛,匆匆地下降,帶走別人的故事,留下自己的回憶。?

爲什麼會這樣,她從舊金山飛回來,他從T市飛過去……在浩瀚的天空上,他們,交錯而過。?

曾經以爲的天長地久,卻好似變成了萍水相逢,像是沙子吹進眼裏,模糊了雙眼,看不清天空的樣子。?

這一場末路繁華,不傾城,不傾國,卻傾她所有。?

愛到絕路,覆水難收。?

外面,夜風正涼,她下意識地縮了縮肩膀,有點冷!?

就在這時,一件溫暖的風衣罩上她的肩膀,“快穿上!”?

嗯?!?

好熟悉的聲音啊!?。 總裁上司強制愛不確定了

不確定了(2030字)

擡眸,眼眶裏的淚水盈盈而出。

機場大廳的玻璃圍牆上,倒影出她憔悴的面孔,臉色蒼白,表情黯然。

“海芋……你沒事吧……”看着她幾欲昏厥的樣子,邵衡忍不住揪心地問着。

“……”夏海芋使勁兒搖頭,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是他……不是他……當然不是他……

小小已經在短信裏說過了,他去舊金山了……

她還在幻想什麼……她怎麼還會天真地以爲自己可以見到他……不能了……見不到了……

頭有些暈,時差完全倒不過來,而且她虛弱的身體好像也快要支撐不住了……

忽然想到千里之外的寶寶,喉嚨裏涌起一股酸澀,她把寶寶丟下,現在卻得到了這樣的消息……

情何以堪?!

好像心都麻木得不知道疼痛了!

邵衡的心情也無比得沉重,誰能想到會這樣呢,兩個相互深愛的人,爲了彼此,拼了命一般地飛向對方所在的地方,可是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這是命中註定,還是天意弄人?!

沉默了好一會兒,邵衡看夏海芋的臉色越來越不好,便低聲安慰着,“海芋……你先跟我走吧,休息的地方已經安排好了……你剛生完孩子沒多久,這樣很容易落下病根的……”

“……”夏海芋陷入恍惚,像是沒有聽到邵衡說什麼似的,茫茫然地跟着他走,可是才走了沒幾步,眼前一黑,腳下也一軟,整個人就朝着地面摔去。

“海芋……”

飛往舊金山的班機上。

唐旭堯忽然感到一陣心慌,好像被什麼東西揪住了神經,額上甚至冒出了薄汗。

看了看手錶,還有四個多小時才能到!

像是不敢信任自己的推斷似的,又喚來機上的空姐,焦急地問,“還有多久飛機才能降落?!”

“四個小時零五分。”

“……”很失望!

“先生,請問您還需要什麼服務嗎?!”

“不用了,謝謝。”唐旭堯擺了擺手,重新仰靠在座椅的後背上。

肋骨的地方又傳來一陣疼痛,他按了按身上的繃帶,眉心微微擰着,然後從口袋裏掏出兩片藥,丟進嘴裏,連水也沒喝就直接嚥了下去。

止疼藥多少都有一點興奮的作用,不知道是不是他又吃了藥的關係,還是因爲剛剛毫無預警的那股惡寒,唐旭堯覺得自己再也睡不着了,滿腦子都在亂想。

海芋……寶寶……

心,越想越柔軟,越想越潮溼,越想越激動,越期待,越煎熬……但同時,也更溫暖,甚至連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篤定。

彷彿是,幸福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終於經過了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飛機抵達了舊金山。

落地的那一剎那,唐旭堯的心,也跟着落下來。

終於到了!

終於可以見到她和寶寶了!

懷着這樣的信念,唐旭堯甚至顧不上自己肋骨上的疼痛,大步大步地走出機場。

“對不起……請讓讓……”他在人羣中奔走,不敢多耽誤一秒。

外面,成排的計程車在等候,他甚至不顧秩序,搶了別人的順序,嘴裏不停地說着“sorry”  “sorry”。

被搶了順序的人很不滿,本想牢騷幾句,卻在看見唐旭堯那張俊逸非凡的臉時,把話全都吞進了肚子。

好帥的男人!

眼神由憤怒變成驚歎!

唐旭堯開了計程車的車門,彎腰坐了進去,肋骨因這樣的動作而扯動,再次泛起疼痛,他咬了咬牙,挺過去,然後吩咐司機,“到綜合醫院!”

“好的,先生!”司機點了點頭,發動引擎,車子緩緩前行了。

唐旭堯隨即掏出手機,開了機,一連串的語音留言和短信差點把手機震爆。

“堯,我是邵衡,小小說海芋她回國找你了!”

“你放心,我會去機場接她的!”

“你下飛機後趕緊跟我聯繫!”

“還有還有,你彆着急,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

“唐旭堯,我是雲小小!海芋平安生了個女兒!”

“她回國了,但是寶寶還在醫院!”

“我知道你見不到海芋會很難過,但是你別衝動,先來醫院看看寶寶吧!”

“海芋離開寶寶的時候很捨不得,你可一定要來啊!”

“你下飛機後就馬上來醫院哦!”

……

唐旭堯聽完所有的語音留言,怔住了,手機甚至掉落在地上,大腦也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過了二十幾秒,才慢慢、慢慢地理清思路。

海芋回國了,回去看他,但是他卻跟她陰錯陽差地錯過了!

天啊,這是什麼事,怎麼會這麼這樣?!

忽然之間,他好像沒有力氣了,撐了十幾個小時的力氣在頃刻間消失殆盡。

手,握成拳頭,緊也不是,鬆也不是。

“見不到她嗎?!”唐旭堯呢喃自語着,胸口裏像是被砸進了一塊巨石般沉重。

深深地體會到,愛情是一部憂傷的童話,惟其遙遠與真實。

司機先生察覺到他的異樣,回過頭來,小心翼翼地問,“先生,是不是要改路線啊?!”

改路線嗎?!

掉頭回機場?!

然後重新買一張機票回去?!

但是那樣的話,就真的可以見到她了嗎?!

他已經不確定了……真的不確定了…… 見到寶寶

見到寶寶(2049字)

“繼續往前開吧!”悶悶的,唐旭堯做出一個決定。

本以爲來了這裏就可以見到她了,可是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陰錯陽差的錯過了,而現在,他眼前只有一條路了,就是去醫院看寶寶,看他和她共同孕育的寶寶!

街頭,天色開始深沉了,霓虹次第閃爍,計程車的車窗上倒映出流光溢彩,但唐旭堯卻覺得自己的眼睛開始模糊,似乎看什麼,都變成了黑白。

很久沒有吃過東西,再加上車禍的後遺症,他開始覺得頭暈,從來不會暈車的他,竟有一種想吐的感覺。

搖下車窗,讓清涼的風吹進來,緩緩平息着難受的心情,也讓自己繼續保持清醒。

他必須要堅持住,堅持到最後一刻,堅持到看到寶寶爲止!

他已經錯過了她,不能再錯過寶寶了!

因爲他知道,她也希望他可以見到寶寶!也希望寶寶可以見到他!

T市。

美人驚夢 夏海芋躺在某醫院的高級病房裏。

醫生給她做了一系列的身體檢查後,幫她拉高被子,然後回頭看向病房門口,點頭示意邵衡可以進來了。

得到允許後,邵衡輕步走近,看着病牀之上臉色蒼白的夏海芋,忍不住搖頭,她在昏迷中都是眉頭緊鎖,彰顯着內心的煎熬!

醫生摘下口罩,低聲對邵衡說着,“邵先生,夏小姐只是體力透支,再加上過度勞和積鬱成疾才導致的昏迷,沒有大礙的!”

“那就好。”邵衡暗暗鬆了口氣。

醫生繼續說着,“夏小姐剛剛分娩沒多久,雖然按照西方的醫療觀念,只要休息三天就可以了,但照着中國的傳統觀念是要坐月子的,好在夏小姐底子還不錯,多休息就可以了!”

說着,醫生將手伸進自己白大褂的口袋,從裏面掏出便籤簿和一支筆,墊在手上刷刷寫着,“夏小姐之前應該服用過一些營養液,這些都是對身體沒有副作用的,很好,接下來再繼續補充一點就可以了!”

寫完,將單子遞給了一旁的小護士,讓她按照處方去取藥。

邵衡點了點頭,“謝謝醫生!”

“邵先生不用客氣!這也是我的職責所在!”醫生禮貌地微笑,輕步走出了病房。

邵衡目送醫生離開,然後轉過頭來,看了看夏海芋。

她好像有甦醒的跡象,但是又沒有醒,只是模糊不清地發出夢囈,“唐旭堯……你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