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酒鬼立刻被分割成三份。本就被醉翁盞融化的有些變形的魂體,被分割後,形成了半透明、水淋淋的魂體,看起來恐怖的同時,還帶着一絲噁心。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三個我?”酒鬼懵了一逼。

趙天驕懶得解釋,直接拿出拘鬼煉氣壺,將其中的兩個酒鬼,收了起來。

“我問你,你之前是不是被人囚困在北虎山某個位置了?”趙天驕問道。

酒鬼反問:“你怎麼知道?”

“那你是怎麼出來的?還有,是誰將你囚困起來的?你知不知道,將你囚困之人,有什麼目的?”

酒鬼冷哼一聲:“你別問了,我不會告訴你的。”

趙天驕直接上前施展搜魂,可讓他失望的是,這酒鬼,並不知道是誰將她囚困在北虎山的,自然也不知道,省城有什麼驚天之謎。

不過,意外收穫還是有的。

那就是,附近有個男鬼修,看上了她,拼盡鬼君境道行跌落,破了封印禁制,纔將她救出來的。

然後兩個鬼,就留在此地,迷惑人喝酒,酒鬼便吸食人體酒氣來修煉。

而此地的酒,都是那個男鬼,加了鬼氣在裏面,從而導致喝酒之人,會變得更不正常。

趙天驕將搜魂的內容,告訴了孟道靈和獨孤勝寒。

“那這麼說,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鬼君境的鬼了?!”孟道靈皺了皺眉,將殺父之仇,轉移在了那個將酒鬼放出來的男鬼身上了。

趙天驕點了點頭:“看來,我們還要將那個男鬼找到,否則,還是麻煩一件。”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的,一聲極爲憤怒的爆喝,驟然傳來:“不用了,我親自來。”

一道陰風呼嘯而至,將外圍的十六戰將,全部橫掃出去。

趙天驕掏出滅鬼除兇符,扔向陰風,念動咒語後,符籙轟的燃燒。使得陰風立刻停止,化作了一個禿頂的男鬼。

這個男鬼雙目血紅,青筋暴露,見到酒鬼被趙天驕收走,已然是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你們傷了小花,你們都該死!”酒鬼落地後,對着身邊最近的獨孤勝寒,一巴掌拍了過去。

這個男鬼雖然道行跌落,那也是鬼法境後期的道行。 極品前任 使得獨孤勝寒,連躲避的時間都沒有,立刻被扇飛出十多丈,魂體也變得不穩起來。

“你敢傷我女帝?!”趙天驕見狀,睚眥欲裂,但理智還在。

面對鬼法境後期的鬼,他還是有巨大壓力的。

思忖間,立刻有了計劃。

趙天驕掐訣施展出醉翁盞,一隻巨大的酒盞轟隆一聲,將男鬼給扣住了。

不過酒盞裏面,不停的傳來砰砰之聲,酒盞也在劇烈的晃動着。

趙天驕連忙臨近,同時掏出鬼氣迷魂丹。

就在他臨近的剎那,咔嚓一聲,酒盞四下碎裂化作虛無。

趙天驕一把將鬼氣迷魂丹,拍在了男鬼的魂體上。

噗的一聲,男鬼沒等反應過來,目光一變,有些迷茫,還有些抗拒,卻是沒有再動手。

趙天驕知道,以他如今煉製的鬼丹,作用在鬼法境的魂體上,時效大打折扣。

使得他立刻喚出桃木劍,揮劍砍向男鬼的脖子。

噗……

男鬼的脖子,立刻被砍斷了一半,但在他受到攻擊後,立刻清醒過來,擡腳就將趙天驕給踹飛了出去。

“給我滾……啊……”男鬼的腦袋聳拉下來,冒着森森鬼氣,讓他也是忍不住痛呼出聲。

趙天驕落地後,也不顧受沒受傷,站起身掐訣唸咒:“無法之尊,無德之道。九天雷神,聽吾號令。雷動九霄,化爲戰袍!”

“無法之尊,無德之道。萬載冰晶,聽吾號令。千里冰霜,聚爲鎧甲!”

趙天驕朝着一旁的十六戰將遙遙指去。陡然間,十六戰將的魂體上,出現了雷電披風和冰晶鎧甲,使得氣勢轟轟崛起,頗有一種大將之風! 十六戰將見到女帝受傷,也極爲憤怒,此刻有了狀態加持,不用趙天驕下令,一起衝向男鬼,揮動雷電絮繞的拳頭,雨點一般,落在男鬼魂體上。

每次雷拳落下,男鬼的魂體上,都會有鬼氣冒出。

男鬼揮拳反擊,可打在冰晶鎧甲上,卻只是讓鎧甲出現龜裂的痕跡,並不能傷到十六戰將。

雷電提升攻擊,冰甲提升防禦,這兩種狀態,讓十六戰將,成爲名副其實的……戰將!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孟道靈也在此刻,再一次的請神成功,而來的,依舊還是武松。

“潘金蓮呢,誰能告訴我那個賤人在哪?”武松四下張望。

趙天驕喚出桃木劍,朝着男鬼走去。

在臨近的剎那,男鬼施展出鬼術,在周身形成猛烈的颶風,將十六戰橫掃出去的同時,冰甲還有雷袍全部碎裂消失。男鬼藉此機會也衝了出去。

趙天驕揮劍將男鬼的腦袋,徹底砍斷下來,然後喝了一口法酒,噴在了男鬼的魂體上。

男鬼沒有了腦袋,本就重傷,還有十六戰將的一頓狂轟亂炸,已是傷上加傷,如今再被法酒一噴,法力不斷刺激,讓男鬼已經沒有了生還的可能,魂飛魄散,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見到大勢已定,趙天驕猛地跑向獨孤勝寒那裏。見到對方魂體逐漸變得透明起來,趙天驕心裏刺痛難當,將她抱在懷裏:“勝寒……勝寒,你睜眼看看我……”

趙天驕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似感受到了主人的關心,獨孤勝寒狹長的睫毛抖了抖,睜開鳳目,虛弱道:“能死在主人的懷裏,勝寒感覺好幸福……只是,勝寒不能再陪着主人,率領鬼軍了……”

趙天驕故意露出暖心的笑容,聲音沙啞而堅定的道:“不會,你是我的女帝,我不準讓你魂飛魄散,就沒人能做到!”

說完之後,趙天驕想也不想,直接咬破左手,鮮血冒出的剎那,立刻有股香氣冒出。

“主人不要……你這樣,封印會破掉,會引來殺身之……”獨孤勝寒已經知道趙天驕陰陽聖體的祕密,此刻更爲着急。

不等獨孤勝寒說完,趙天驕直接將手指,塞了進去。

“對啊,會引來殺身之禍。所以,你更不能有事,你要給我統領鬼軍,助我強大……”

獨孤勝寒感動的留下清淚,卻也不再客氣,將鮮血吸了進去。

再次咬破左手,封印鬆動的更厲害了,哪怕重新封印,香味散發的也比以往要更多了一些。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有了陰陽聖體的血液滋養,獨孤勝寒的魂體逐漸恢復過來。可是,她陰龍鬼的氣息,卻是消失不見,如同退化爲最普通的小鬼。

“主人,我這個樣子,怕是不能勝任女帝一職了。”獨孤勝寒很是傷感。

趙天驕笑道:“不管你是什麼樣子,你永遠都是我鬼軍女帝,是我的勝寒寶寶!”

就在主僕情深的時候,孟道靈無力的坐在了地上:“艾瑪,這怎麼還是武松呢!趙天驕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和武松有關,我就告訴你一個讓你女帝恢復,甚至有可能進化成真龍鬼的辦法。”

趙天驕一聽,連忙拉着獨孤勝寒走了過去,問道:“什麼辦法?”

“你先告訴我,爲啥我一直請來的是武松?”

獨孤勝寒一臉緊張家希冀的看着孟道靈,拉着趙天驕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感受到獨孤勝寒的情緒,趙天驕皺眉道:“因爲我上輩子是西門慶,和他有仇行不行。你快跟我說,到底是什麼辦法?”

孟道靈自然不相信這個說辭,但見到趙天驕着急如要吃人的樣子,還是開口道:“我聽我爸說,九龍山囚困着九條幽靈龍。它們爲了獲得傳說中的鬼道,從陰間而來,尋找鬼道傳人。可因爲生性兇殘至極,殘害了很多無辜之人,便有高人施法,利用九龍山的龍脈之氣,將他們囚困在第一峯。”

“如果你能夠降服它們,讓它們成爲勝寒的靈寵,有它們真龍之氣的滋養,不僅能恢復陰龍鬼的本領,時日一久,成爲傳說中的真龍鬼,也不在話下。”孟道靈道。

獨孤勝寒更緊張起來:“那些幽靈龍,都是什麼道行?”

她擔心幽靈龍道行過高,讓趙天驕有危險。如果那樣的話,她寧可成爲一個普通的小鬼,只要能陪在趙天驕的身邊,她就滿足了。

孟道靈站起身子,搖了搖頭:“我這也是聽我爸說的,具體的不知道。”

“不管什麼道行,機會擺在眼前,就不能錯過!”

趙天驕直接對方青道:“你帶幾個戰將,順着山路去神門,暗中保護李芷煙。我們這就去九龍山。”

獨孤勝寒急道:“主人……”

趙天驕捏了捏獨孤勝寒的手心,笑道:“不要擔心,我們先過去看看,如果力所不及,我們再回來便是。”

“孟姐,你要不要緊?”

孟道靈捶了下趙天驕的胸口:“別婆婆媽媽的,說走就走。”

對於孟道靈這女漢子性格,趙天驕還是比較喜歡的。

笑了笑,趙天驕帶着一人一鬼,直奔九龍山而去。

九龍山在省城東南方,而第一峯的位置,則是正東方。

經過一日山路奔波,趙天驕他們來到了九龍山。

天色將暗,趙天驕叫出兩個戰將,去打了兩隻野兔子,就地生火,將肚子填飽。

然後,便順着第一峯朝上行去。

上山的路上,趙天驕忍不住想到,第八峯藏有陰銅錢和《鬼丹密藏》,第九峯封印色鬼,而這第一峯,則是囚困九條幽靈龍。

那其餘的山峯之內,是不是也都有各自的祕密?

趙天驕覺得,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當做遊玩,挨個山峯轉一遍,說不定就能遇到玄幻武俠小說中的奇遇了呢。

獨孤勝寒忽然扯了扯趙天驕的胳膊:“主人,如果九條惡龍道行過高的話,我們就離開。好不好?”

“放心吧我的女帝。爺們啥時候做過沒把握的事!”說話間,趙天驕習慣性的捏了捏獨孤勝寒的手心。

不過,趙天驕則是暗下決心,這九條惡龍,一定要降服,給獨孤勝寒當靈寵。

就算拼了半條命,也要成功!

孟道靈翻了翻白眼:“我看你們也不像是主僕關係,咋跟情侶似得,還眉來眼去的呢?” 獨孤勝寒臉色一紅,偷偷看了眼趙天驕,心裏歡喜的不行。突然覺得,主人認識的異性裏,只有這個孟道靈還蠻不錯的。

趙天驕也轉頭看向獨孤勝寒,那紅潤的小臉,襯托的她更爲美豔不可方物。

“嘖嘖……越說越來勁了呢。我告訴你啊趙天驕,別在單身狗面前撒狗糧,不然我揍你啊!”

說說笑笑間,兩人一鬼,已經來到了半山腰。

趙天驕將其餘的戰將,都喚了出來,叫他們四下查看一番。

而後他便招呼孟道靈原地休息。

趙天驕拿出小羅盤,上面已經沒了劉青玄的烙印,此刻就是無主之物。

“你這羅盤看着眼熟,拿來我看看。”孟道靈突然道。

“你眼熟?不可能吧?”話雖如此,趙天驕還是將羅盤遞了過去。

孟道靈將羅盤拿在手中打量片刻,忽然道:“我想起來了,神門中有本古籍,專門記錄天下法器,並羅列了幾個榜單。這個羅盤,很像我在古籍中看到的……周天星斗陣盤。”

趙天驕一愣,聽名字,這東西就挺牛逼的了。

據說,東皇太一參悟河圖、洛書,從而自創周天星斗大陣。

這個周天星斗陣盤,又是什麼東東?

“那你知道,它有啥功效不?”

孟道靈白了趙天驕一眼:“你是不是傻!都說了是陣盤,當然是佈置陣法的了。”

“不過,不知道你這個是不是。如果是的話,需要用靈力留下烙印,你的意識就會與陣盤產生聯繫……”孟道靈似乎覺得解釋起來麻煩,便直接道:“你還是自己試試,如果真是周天星斗陣盤,你……可就賺大了!”

趙天驕將信將疑的接過陣盤,然後運轉靈力,注入陣盤之內。

片刻後,陣盤發出輕微的顫動,接着上面浮現出趙天驕的面容,證明烙印成功。

趙天驕的腦海,立刻浮現出,關於這周天星斗陣盤的所有信息來,以及諸多陣圖符文。

這的確是周天星斗陣盤,專門佈置陣法的一件無上法器!

使用時,想佈置什麼陣法,就以符紙畫出相應的陣圖符文,然後將之燃燒在陣盤之上,陣盤便會引動星辰之力,自動佈置出陣法來。

趙天驕立刻瞪大雙眼,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起來。

“賺大了我去!”

見到趙天驕這個樣子,孟道靈笑道:“看來是真的周天星斗陣盤了。不過這是天榜上排名靠前的法器,你可小心,別引來殺身之禍。”

趙天驕一怔,瞬間想到了金雷堂劉家。

此刻,不知道對方是否意識到這陣盤落在他的手中。不過不管如何,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不說,我不說,誰能知道。”趙天驕看了眼孟道靈,在想着,要不要給他拍一顆失憶丹。思忖片刻,趙天驕還是暗中搖了搖頭。

“主人,你還記得西鳳山的陣法麼,想來就是劉青玄用陣盤佈置出來的了。”獨孤勝寒突然道。

趙天驕點了點頭,腦海浮現出當初劉青玄佈置的八卦陣的陣圖符文來,還有很多各種功能的陣圖符文,一一浮現腦海。

不過,陣盤雖能佈置陣法萬千,但也需要相應的道行,以趙天驕目前的道行,只能佈置出不到十種。

其中一個名爲九重殺陣的陣圖符文,吸引了趙天驕的主意。

這個陣法,是一個蘊含了巨大威力的殺陣,一共有九層,每一層的威力都會翻倍增長。

正琢磨找個機會試探一下的時候,戰將們陸續回來。

“稟天師,前方百丈左右,有個山體裂縫,有陣陣陰風吹出。屬下沒有冒然進入。”

趙天驕點了點頭:“走,去看看。”

不多時,趙天驕幾個來到山體裂縫前。這裂縫有半人寬,只要不是太胖,側身就能進入,裏面黑咕隆咚,看不真切,但卻有陰風從裂縫內打着旋的呼嘯而出。

趙天驕運起望色觀鬼氣,立刻發現,這陰風,帶着絲絲鬼氣。

“應該就是這裏了。”趙天驕轉頭對着戰將道:“你們守在外面,有異常就通知女帝。”

趙天驕剛要側身進入,卻被獨孤勝寒拉住。

“主人,讓我先進去吧。”獨孤勝寒生怕裏面有什麼危險,會傷到趙天驕。

趙天驕搖頭道:“哪有女人打頭陣的道理。你們跟在後面就好。”

說罷,趙天驕念動開天目咒,使得即便裏面漆黑一片,也能不影響視線。

走了幾步,裏面變得寬敞起來,拐過一道彎,趙天驕便來到了一處山洞之內。

在山洞正中間,有一根懸掛着的石柱,一人環抱粗細,上面雕刻着九條栩栩如生的黑龍。

黑龍並不大,只有十多公分長,可外觀跟傳說中的龍,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九條黑龍,給人一種陰森兇殘之感。

而在石柱上,還雕刻着繁複的符文,帶着鎮壓封禁之力。

“這就是那九條幽靈龍了。”孟道靈也施法開了天目,見到石柱開口道:“若想將九條幽靈龍放出,打碎石柱就可以了。”

趙天驕點了點頭,卻是沒急着出手。

四下看了一圈,趙天驕拿出符紙敕筆,畫了九重殺陣的陣圖符文。然後,趙天驕拿出陣盤,將符文放在陣盤上引燃。

接着,陣盤發生輕顫,將菸絲全部被吸了進去,然後陣盤緩緩轉動,散發出陣陣玄奧的力量,如能溝通天地一般,將夜空中的星辰之力匯聚在陣盤之上,使得陣盤旋轉的速度,更快了一些,繼而將星辰之力轉化爲靈力,在山洞內佈置出九重殺陣!

陣法在形成的一瞬,趙天驕忽然有種非常奇妙的感覺,似乎,整個山洞,都在他的感知之內。

“孟姐,勝寒,你們到我身後去。”說話間,趙天驕將陣盤收起,也朝後靠去。

獨孤勝寒和孟道靈,也都感覺到了此刻的山洞,有些不同尋常,便聽話的來到了趙天驕的身後。

而這個位置,剛好就是陣法之外,若再想進,沒有趙天驕的許可,她們進不去,這是趙天驕對她們的一種保護。至於趙天驕,則是在陣法裏面的邊緣。

做好這一切後,趙天驕喚出桃木劍,揮劍橫掃,陰氣刃呼嘯間打在了石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