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少爺這次是徹底把世界第一大國的M國給打服了,而且經過那些黑客高手的傳播加上電視台轉播,徹底是火爆全球,所有的國家、勢力幾乎都知道了少爺的存在跟力量,少爺啊,現在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人,就連暗網都給出了最高的評價。」老鬼上前興奮說道。

他作為秦毅最初的跟隨者,現在地位水漲船高,而且最受秦毅的信任,以後的前途之大,幾乎看都看得見,這也是黃守鶴等後來者羨慕的地方,秦毅有什麼好東西肯定會有限照顧鬼真人、穆春雨他們,而不是黃守鶴他們。

「居然有黑客幫秦毅哥哥還有我么?」聽到鬼真人的話,韓落落不禁露出沉思,想了想事後該怎麼彙報那些人一下,畢竟霸佔人家黑客榜首位置這麼久,落落也怪不好意思的。

一行人說說笑笑朝著屋子裡面走,不管是秦漢良還是秦忠,話都不是很多,說那麼多已經沒有多少意義了,現在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不需要為未來、錢財、生計、成就、生存等等任何問題操心,他們秦家現在是華國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家族,無可爭議,缺少的也就是時間沉澱的底蘊而已。

這些東西急不來。

至於天都秦家,還有幾個人能夠記得呢?

一天之後,聽說秦義榮自殺在了大街上,然而事實如何秦毅已經懶得去打聽了。

願深情不負歲月 長生宗徹底完工,包括裡面的住宿等等全部安排妥當,現在就差第一批弟子入住。

當然,還有七玄閣,秦毅抽空去了一趟七玄閣,將長生宗的事情告知了焰姬,期間跟藍沁竹纏綿了一會,藍沁竹知道秦毅的事情,不過她沒有去管,從焰姬那裡藍沁竹已經了解了秦毅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物。

對於藍沁竹來說,能夠擺脫聯姻,而且能夠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已經足夠了,其他的哪敢要求那麼多?她很清楚自己並沒有那個資本沒有那個資格,她只能努力的去變優秀。

於是,第三天,十二月十六,秦毅宣布一件讓整個武道界或者說全世界都顫抖震撼的事情。 他的宗門,長生宗,正式成立。

作為全球公認的最強大的武者,秦毅開宗立派簡直是轟動全球的新聞,所有的武者都在關注著。

而有不少人甚至慕名而來,已經到了金衡市的範圍之內。

到了金衡市,想要找到長生宗就變得萬分容易了,這樣一個縱橫百公里的大建築,隨便一找也就找到了。

只是沒有秦毅的允許無數躲在暗中的武者也只能從遠處看看罷了,他們可是萬萬不敢憑著架子去闖這種地方。

「這長生宗恐怕建造起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吧?看樣子那個全球第一人很早之前就打算開宗立派的呀。」

「有這樣的實力,誕生這樣的想法並不奇怪,而且華國境內武道界根本沒有人敢吭聲,這就是力量!」

無數人眼熱的盯著那巨大宗門的鐵門。

他們並不是眼熱秦毅能夠開宗立派,而且還受到這麼高的關注度,他們眼熱的是進入宗門的名額……說實話無數散修肯定是動心的,畢竟在這種大能名下學習,將來成就不可限量啊!

不過長生宗也沒有公布收取弟子的條件,讓人有些琢磨不準。

「聽說了嗎?所有武術社的成員,都將能夠直接進入長生宗,學習宗主秦毅的仙法啊!」

「仙法?就是他赤手空拳闖進M國的手段?那可是神了!」

本來秦毅昨天干那事的時候正是校園中上課的時候,所以學校中關注的人還真不是很多,可是經過一夜的發酵,可以說整個學校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知道了,這種事就是一傳十十傳百,包不住的。

除了一些最典型的書獃子,或者這兩天沒有來學校,也沒有接觸過社會或者網路或者電視轉播的奇葩,當然這種奇葩幾乎是不存在的。

「誰說不是呢,前段時間還傳言那個秦毅是殺人犯,就要被制裁了,結果好多個月過去他居然又回來了,非但沒有被制裁,還正大光明的出現在校園中,緊接著又發生了高家兄弟的命案,聽說也是對方弄的,原來他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根本就不怕所謂的法律啊!」

「廢話,有這種力量,誰還將那些世俗的東西放在眼裡?看誰不爽幹掉就是了!」

眾人議論紛紛,然而他們最羨慕的還是原來的武術社成員,他們可是擁有著直接進入長生宗修鍊的權力啊?一旦擁有那種特殊的力量,在校園中還不是橫著走?

沒有人能夠抗拒這種力量的誘惑,特別是一些喜歡健身強體的,更是迫切想要自己變強。

「唉張強?聽說你是武術社的成員啊? 那個喪屍有點萌 真他媽羨慕你,能不能給哥幾個推薦幾個名額?」

中宮 金衡大學門口,這裡有著無數人聚集在這裡,這裡距離長生宗很近,站在校園中就能看到長生宗外圍巨大城牆。

其中一名學生匆匆走過,然而很快被人拉住。

張強,曾經的武術社社員之一,後來因為秦毅的事情退出了武術社。

「別她媽廢話了,我現在還在想辦法重新加進去,怎麼幫你們搞名額?」張強皺著眉頭十分不耐煩。

「對了,王子夫王哥呢?你們看到他沒有?」忽然張強問道。

「那胖子現在威風的很呢,武術社被除名之後他一直是武術社的死忠,現在那個社團的社長居然被爆出這麼牛逼,他還不一下子發達了?現在誰都不放在眼裡了,你去找他不是純心找不自在嗎?」這邊有人說著,顯然是見過王子夫現在的態度。

「你們別管了,告訴我王哥在哪?」張強急切問道。

「估計在長生宗南邊正大門那邊吧……已經好一會沒看到他了。」旁邊那人說道。

忽然張強飛奔似的沖著長生宗南大門奔去。

沒辦法,他必須要重新加入長生宗啊,這可是他一輩子的希望,飛黃騰達、衝上人生巔峰,只要加入長生宗一切就都完事了。

甚至有超級富二代開始炒名額的價格,說是一個進入長生宗的名額已經被炒到了五百萬。

這簡直是嚇人,聽說價錢還在直線上升。

當然,這些都只是傳說,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今天的長生宗南大門簡直是人滿為患,不過近處卻還是顯得清冷,畢竟在眾多面目兇悍的守衛護衛下,任何人都不要想靠近,這些護衛之前都是殺手、或者是再狼爺手底下干過狠事的人,身上那種殺氣消散不去,普通人確實不敢靠近。

不過在南大門這裡,卻是有一個類似招生辦的地方,這個地方是長生宗新生弟子報名錄取信息的地方,而這報名弟子,基本上全都是曾經的武術社成員,沒有離開社團的那一種,他們跟隨武術社走到了最後,也自然享受到了武術社帶給他們的福祉。

「王子夫,你現在好牛逼啊?連班長的話都直接不聽了。」

王子夫現在是神氣了,他坐在招生辦設置的小亭子裡面,威風八面,外面無數的目光都是朝著這裡看來,他頓時享受了帝王一般的待遇,想他在校園之中一直以來都是那種最不受關注的學生,即便是關注也是因為他肥胖的身材,從來不會有什麼人正面去關注他一眼,而這個出人頭地的機會是秦毅給他的,所以一直以來對於秦毅他都非常感激。

以至於後來即便是出現一系列的變故,秦毅遭受無數的輿論風波,連帶著他們武術社也強迫解散,不被校園承認,甚至校園開始清理武術社垃圾的時候,他仍舊是不離不棄,堅守武術社第一。

這才換來了如今的成就。

即便是在落魄到人人喊打的時候,他也沒有後悔。

秦毅,總是給他一種不一樣的感覺,而今這種感覺愈發的真實,追隨他是不會有錯的。

「劉燕,不要給自己找不自在,班長算什麼東西?我何曾把他看在眼裡過?一個趨炎附勢的小人罷了。」

王子夫冷哼一聲,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女生,金衡大學的女生,跟他是同班同學,跟班長有點曖昧關係。

而說到他們班班長,那就不得不提荊州市政府了,後者是最近幾個月轉學進入金衡大學的,而且對方家族不顯山不露水,但是人脈很廣,這種人脈並不是指普通經商家族的人脈,人家是真正上面有人的。

所以成天耀武揚威自然也沒人敢說什麼。

原來被擠下來的班長更是半個字都不敢吭聲。

劉燕聽到這話被氣的不行,正巧這個時候有人從人群中排眾而出,朝著這個招生辦走了過來。

劉燕一看頓時喜了樂了,整張臉的表情瞬間變化。

「光哥,你怎麼來了?」劉燕驚呼一聲。

「呵呵。」趙文光只是一笑,並沒有回答劉燕的話,今天來這裡是什麼目的是個人都知道,誰不想進入長生宗?

即便是趙文光也不例外,腰纏萬貫權勢滔天也比不上這種強大到任意主宰一國生死的力量來的有快感,更讓人有成就感。

特別是對於這些剛剛二十左右的年輕人,追求力量跟玄奇的手段,對於他們的吸引力簡直比吸毒來的還要有快感,幾乎可以想象,只要得到了力量,不管是金錢還是權勢亦或者是女人,都會變得唾手可得。

「王子夫,你現在狂的很啊?連我的面子都不給了?」趙文光盯著王子夫,雙手撐在小亭子的檯子前。

「趙文光,你什麼時候需要給你面子?你的面子值多少錢?再者,你給過我面子嗎?」

「我可是記得清楚的很,我們武術社被學校打壓解散的這段時間,你跳的比誰都歡,怎麼?現在想加入我們?誰給你的臉啊?」王子夫極度不屑,對於這種仗著點權勢的牆頭草,他絕對不可能放對方進來。

「王子夫,你找死!」趙文光臉色一下寒了下來。 「嘿? 重生手札 我找死?趙文光,你試試看我是不是找死?你那點破權勢拿出去用就算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長生宗,知道嗎?」

王子夫聽到對方威脅不禁笑了。

「忘了我老大怎麼制裁M國的了是吧?要不是回去重新看一遍直播?」王子夫臉上掛著嘲諷,把自己的權勢拿來用在這裡,他可是大錯特錯了。

趙文光面色一變,顯然也是想到了直播中長生宗宗主秦毅大殺四方,碾壓M國最後讓得M國臣服,悍然離開的場景,對於人類來說,那一天是災難日,也是紀念日,更是神誕生的日子,從那天以後,世界的趨勢跟格局似乎都改變了。

武者變得非常受到人們的追崇,而科技發展,似乎陷入了一個僵局,就如何才能夠研製出打敗秦毅這種武者的科技,眾人一籌莫展,在核武就是最高武力的當下,似乎秦毅的任何行為都沒有人能夠限制住了。

「王子夫,你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你不過是武術社的成員而已,你真以為秦仙人那種級別的存在會把你當回事么?」趙文光忍不住冷笑。

聽到這話,王子夫眼中神色一暗。

確實,他也知道自己的地位跟身份,曾經秦毅在校園中還能跟對方談笑風生,然而現在他跟對方的差距已經不是語言能夠形容的了,說不定真的秦毅已經忘記他這個小弟了,畢竟想要給秦毅當小弟的達官顯貴,根本是排場長龍大隊一樣的存在吧?

「這貌似也跟你趙文光沒什麼關係吧?再怎麼說我也是武術社成員,無需選拔就能進入長生宗,而你就不行!」王子夫冷哼一聲。

「呵呵,王子夫,大家都是同班,我也沒有別的意思,讓我進入武術社裡面,以後錢權少不了你的,有我罩著,學校還不隨便你橫?恩?」趙文光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王子夫忍不住想笑,現在長生宗只有武術社現任成員能夠進去,於是無數人打著這個主意,早就有很多人找過他了,然而他絕對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不會容許害群之馬禍害了武術社、禍害了長生宗。

「趙文光,你還是收起你那一套吧,對我沒用,老大吩咐下來了,現在武術社拒絕任何加入,你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王子文輕哼一聲說道。

「王子夫,你別給臉不要臉,光哥拉下面子請人辦事,還沒有人敢不給面子!」劉燕指著王子夫鼻子說道。

然而他的手卻被一巴掌拍開。

「行了,別在這丟人現眼了,若是我們社長看到,怕是你們小命都要交代在這裡。」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

「王濤?你打我?」劉燕不敢相信。

「你不要臉,我打你又能怎樣?」王濤冷笑,對於這種人他多打幾個也不算多,本來就是脾氣暴躁,看不得這種沙子。

「王濤你來的正好,這幾個傢伙在這鬧事,你看看怎麼給處理一下,馬上讓這幾個傢伙煩死了。」王子夫眼睛一亮。

王濤算是武術社的骨幹之一了,一直沒有離開,即便是後面發生了那些事情,依舊是頂著壓力留在武術社之中,這種人其實是個死心眼,雖然有時候很壞,容易助紂為虐,可是一旦認定了某些事情,也很難改變。

比如秦毅制服了他,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基本上武道強者他只認秦毅一個人了,而他本身又是一個追求力量的人,再加上現在秦毅成為全球第一人,更是讓他崇拜的幾乎睜不開眼。

這進入長生宗,也成為了他的願望之一,索性他現在可以直接進去,這就是堅持下來迎接的光明。

「趕緊滾吧,被讓人看著礙眼,幸好你們只是碰到我們,若是被社長那些朋友看到,怕是你們想站著離開這裡都沒機會了。」王濤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他知道這個趙文光家裡權力很大,在荊州乃至天都市都有極大的權勢,也不想直接得罪死了,畢竟雖然他現在是人人羨慕的武術社成員,還即將步入長生宗的殿堂,可他跟秦毅的關係並不是多麼的親近,也不可能出了事情就去找秦毅庇佑,所以他不喜歡把一些事情做絕。

特別是自己的力量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

「王濤,你別威脅我,你應該知道在學校中我具備怎樣的力量?雖然你現在能夠加入長生宗,得到那位的庇護,但也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色,你並不是到了秦仙人那種境界。」趙文光咬著牙。

以往非常好使的權財誘惑,似乎到了這裡都沒用了,這些平時自己看來只是螞蟻一樣毫不關注也不起眼的角色,現在是都敢跟自己作對了,連自己小小的要求居然都敢拒絕,這種感覺讓他如同嗓子裡面進了一直蒼蠅,非常難受又噁心。

「你說是威脅,那就是威脅吧!」

王濤忽然上前一步,陰沉可怕的壓力瞬間降臨到了趙文光身上,後者連連後退幾步,被嚇得面色慘白。

「看到沒有,那是趙文光啊,王濤居然這麼不給他面子?」

很多學生都在附近看到了這一幕,畢竟王子夫現在是不少人關注的重點。

「呵呵,現在武術社正是威風的時候,一個個眼中連天都沒了,哪裡還有趙文光這些人?」

「就是,進入長生宗以後他們可都是那位門下的弟子,萬一要是學會了一些仙術之類,是何等威風的事情?咱們普通人可比不了。」

外面不少人議論說道。

這個時候若離等人也是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趙文光眼角餘光瞥到,終於是收斂了一些,若離在學校中地位有些特殊,雖說是特聘的武術指導老師可她並不受到學校管制,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力量強大的武者,連王濤都在她手裡走不過去幾招。

「王子夫,事情辦的怎麼樣了,有多少武術社成員前來報道了?」若離走進了說道。

今天她穿著一身紫色的衣服,將緊緻的身軀緊緊包裹著,美好的容顏展現在眾人眼前,惹得不少人眼熱,畢竟她也是一個實打實的大美女,因為練武身材也堪稱完美,盈盈一握的小腰,擺動之間有著難以言喻的誘惑。

然而這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學校中不乏有學生追求,最後都是一鼻子灰,還被狠狠教訓了一頓。

「若離導師,從早上到現在已經有八十三人來報道了,還差一些,等人數齊了我會通知你的。」王子夫笑著說道,若離可是武術社的指導兼顧副社長,地位那是沒的說。

「若離導師你好,我叫趙文……」

趙文光話還沒說完,就被若離打斷了。

「我沒興趣知道你叫什麼,今天是長生宗開山之日,閑雜人等還是速速離開,那些歪門邪道的主意還是勸你不要再打了,免得惹來殺身之禍。」若離聲音冷淡。

她豈會不知道這小子打的什麼心思?

現在武術社無數人擠破頭皮也想進來,不過已經沒機會了,秦毅早就親自吩咐了她,離開的隨時可以離開,離開了再想進來,無論因為何故,都不會給任何機會。

而現在,武術社更是關閉了大門,不允許任何人加入。

至於直接加入長生宗?那就更不要想了,長生宗的招收弟子條件從來沒有對外宣傳過,否則現在武道界早就瘋了,因為秦毅創立的宗門,有了他的存在,起步就是十星大宗門。

十星什麼概念?參照一下七玄閣,那也只是一個五星宗門而已。

「聽到了嗎?趕緊出去,否則等下老大他們出來,你們想走都走不掉!」王子夫擺了擺手,對於這個無賴已經是沒轍了。

「光哥怎麼辦?這群人……」劉燕整張臉擰在一起,可以看得出來她非常生氣。

「怎麼了這是?」就在趙文光一行人琢磨不定想要離開的時候,忽然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宗門裡面傳了出來,讓得外面無數人都是一驚。

「呵呵,早就勸了你不聽,現在你想走都沒機會了!」王子夫為趙文光默哀了三秒,這傢伙還想威脅他以加入武術社?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王子夫,好久不見,你居然還能瘦下來?」

秦毅從長生宗裡面走了出來。

只有他一個人,剛剛走出長生宗的大門便看到了王子夫在這裡,還有若離王濤等等熟悉的面孔。

只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跟面前這些人發生了一些不愉快。

要知道,以他秦毅如今的地位跟影響力,他的朋友幾乎是沒有人敢招惹的。

「老大?」

王子夫聽到秦毅居然先跟他打了招呼,簡直是不敢相信,在這裡他幾乎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存在,不管是若離還是王濤他們,顯然能力都比自己出色很多,自己的優勢也就是最先跟秦毅建立朋友關係吧。

所以他安心的賴在武術社之中,即便是能力最差,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他也在為此努力著,在這幾個月時間瘦了十幾斤,與之前的模樣可以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還學了一些散手,普通人根本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恩,怎麼了?工作進展不順利嗎?」秦毅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種平淡的生活有滋有味,頗為享受。

看到秦毅,趙文光本能的縮了縮腦袋。

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出現在眼前,那種震懾的力量不言而喻,包括劉燕在內他們連吭氣都不敢吭氣,宛如被捏住了嗓子,從來沒有這麼恐懼害怕過。

這是一個真的能夠隨便奪走他們的生命人,而且沒有人可以約束他,他完全可以憑藉喜好去做事。

即便是他們被殺了,也沒有人會為他們做主,也沒有人會為他們伸張正義,這就是現實。

「咳咳,老大,有人想加入我們武術社,我不同意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事……」王子夫撓了撓頭說道。

並沒有因為平時的不和睦關係而去故意抹黑對方,因為他知道,現在的秦毅真的可以隨隨便便殺人。

然而王子夫還是不夠了解秦毅。

秦毅並不是一個喜歡破壞制度的人,更不會隨便的去殺人,他殺人都有一個前提,那便是該殺之人觸碰到了他底線的東西。

如同這種小角色,秦毅根本不會因為他而動怒,現在的秦毅看待這種人就像是看待後輩一樣,畢竟他的真實心理年齡怕是已經幾十歲了,早就成熟了很多。

「這位同學,你想加入武術社?」

秦毅望著趙文光,確定自己之前並沒有見過這個人,大概是別的系的,或者是轉學來的。

「秦……秦仙人,我確實想加入武術社,我想進入長生宗修鍊……」趙文光哆嗦著嘴唇說道,只有真正跟秦毅面對面,才能感受到那種壓力,撲面而來。

「呵呵,你覺得全世界,現在有多少人想要加入我長生宗?」

「這……」趙文光語塞了,是啊,全世界現在怕是超過一半的人,都想成為長生宗的弟子吧?那是多少人?十億?二十億?

秦毅搖了搖頭,隨即便懶得再看他,這小子想的太過天真,長生宗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的?

「若離,這一次辛苦你們了,從今以後武術社,不,長生宗,將保護你們所有人。」秦毅笑著說道。

「社長……哦不,應該叫宗主了,我們長生宗除了武術社的成員難道就沒有別的人了嘛?」若離好奇問道。

若是僅僅武術社,人數確實太少了,只有一百多號人,畢竟經過這麼多次挫折,現在的武術社早就不是曾經的數千人大社團。

「呵呵,當然不是,等會所有人都會過來,你們只要把武術社的事情處理好就行了,這也算是我對這個社團這麼久以來的交代,畢竟甩手掌柜,不好當。」秦毅笑著說道。

一直以來他從來都沒有過問過武術社的事情,現在時機也成熟了,當給那些不離不棄的人一些交代了,這長生宗,便是最好的交代,也將是他們在地球上最好的庇護場所。

秦毅朝著外面望去,當真是一個人滿為患,若不是有專門的護衛守護,現在這南大門已經亂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