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司徒清和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葉芝嫿要是現在退場了,那她接下去還怎麼玩兒?

曲家人這才鬆了口氣,葉芝嫿總算是不發瘋了!

葉芝嫿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卻不在言語了,被自家母親拽着向後面走去。

葉芝嫿卻被勸的心裏委屈了。怎麼別人看不起她,笑話她沒規矩,自己的母親也是這樣呢?

葉芝嫿的娘也算是個慈母了,現場唯一一個肯爲葉芝嫿着想的女人了!

當母親的就算是兒女犯再大的錯,那還是能幫襯就幫襯的。

拉了拉自己的女兒,葉芝嫿的娘在衆人詭異的目光中,小聲的說道:“你瘋了,你不要臉可不要拖累曲家和葉家。這些話是你能說的嗎?傳出去你還要不要活了?”

這是中邪了?

她女兒不是個沒城府的,今日這麼就這麼不長腦子呢?

看着自家女兒就覺得今天邪了門了。

葉芝嫿的娘聽出來了,也看出來自己二嫂的表情了,自然心虛的不行。

“芝嫿,二舅娘到時第一次知道,你這嘴皮子居然也這麼的順溜啊!”李氏這話可不是誇獎,而是表達自己的不滿呢。

曲靈兒捏緊了雙手,看着自己的母親,李氏也是氣了個半死。狠狠的瞪了眼討好的看向她的葉芝嫿的親孃!

先不說司徒清和是不是下毒手的人,就說葉芝嫿的心思就讓曲靈兒覺得噁心了!

老天爺有眼,你葉芝嫿就完好無損,那我曲靈兒就活該做你的替死鬼?

而葉芝嫿只顧着說出心裏話求痛快了。忽視了這話說出去,得罪了曲靈兒這個和她關係好的表姐了。

這貨是哪裏來的自信啊!

瞧瞧,哪家的閨秀能這麼不要臉的和未婚夫的前未婚妻這麼對峙的?

這貨怎麼還敢說話呢?

“你該不會不知道鳳澤修和我定親了吧?你嫉妒我以後會嫁給鳳澤修,你纔想着要毀掉我的容貌,可是你沒想到的是,老天爺都幫着我呢,這才讓表姐代我受罪了。你居然還有臉撇清關係?”葉芝嫿的腦殘程度再次刷新了在座諸位的三觀了!

瞪着眼珠子就口不擇言了!

葉芝嫿的火氣就來了!

葉芝嫿傻眼了,看着一圈人因爲司徒清和的話而對他指責、不不屑甚至是厭惡的目光,尤其是曲家那幾個整天對她示好的表哥們看草包的眼神。

虧得他們當初還喜歡過葉芝嫿呢!

沒腦子啊,這十足的草包。

你還沒成婚呢,你得瑟什麼呢?

你作爲鳳澤修的現任未婚妻,你和鳳澤修的前任未婚妻,你就該躲着啊。

以前還覺得葉芝嫿這個表妹是不可多的美人兒,現在看來就是個草包啊!

此刻都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尤其是曲家的人,一個個都精神了,七個人,還有三四個沒成婚的少爺呢。

“你是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了?看誰都覺得是要禍害你呢?我和你認識嗎?我們有冤仇嗎?我犯得着對你下手嗎?”司徒清和清冷的聲音讓一屋子的人從各中情緒中恢復過來!

司徒清和探查了林氏的身體,沒問題之後,這纔看着葉芝嫿。

曲靈兒一直都是嬌滴滴的在哭呢,這會兒也忘記哭鼻子了,胸口一起一伏的,可見是被米氏的話給氣炸了。

葉芝嫿站在地中央,更是尷尬的好像鑽進去地縫兒了。

曲家的人頓時被弄了沒臉。

反正也沒打算和曲家有什麼交集,她們不需要避諱曲家委屈自己,憋着笑不是?

其他和這事情無關,只是來做見證人的人家頓時不厚道的捂着嘴巴再笑呢。

“曲家好教養。走出來個侄女兒不懂規矩,走出的姑奶奶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走出來個曲家的爺們兒居然也是個腦子有病的,可憐了長公主當年嫁進了曲家啊!”米氏這炮竹一般的性格,此刻自然說話不留情面了!

米氏等林家人頓時火了。

司徒清和也對長公主眼光產生了懷疑。就算長公主當年年幼無知,可能看上曲尚楠,還非親不嫁的。這眼睛是瘸了嗎?

司徒清和頓時心裏可憐起來長公主母子了,你們上輩子是挖了多少人家的祖墳這輩子才攤上這樣的丈夫和父親啊!

“你沒聽見你姑姑的話?怎麼能對錶姐這麼的不禮貌呢?”曲尚楠第一次和司徒清和見面,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居然這麼的腦殘。

曲尚楠也是個不要臉的,聞言頓時從驚訝中緩和過來,隨後皺眉看着司徒清和,擺着公爹的款徐徐的說道。

葉芝嫿母親的嘲諷和挑唆,是個人就能聽出來!

頓時一個冷哼:“這架子可真夠大的,三哥,這樣的兒媳婦兒你以後可有的氣受了。”

怎麼說也是曲昊最親的姑姑。司徒清和這麼對待她女兒,這可是沒把她這個親姑放在眼裏啊!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葉芝嫿的母親和曲昊的父親曲尚楠那可是龍鳳胎。關係親近的不得了。

葉芝嫿的母親被自己女兒驚呆了,還沒做出什麼反應呢,在看司徒清和這麼的無視自己的女兒,頓時火了。

鳳澤修都和她定親了,可還是想着司徒清和呢。她嫉妒啊,嫉妒的失去了分寸了!

也想好了一會兒和司徒清和對峙起來,自己可能名聲會有礙,可是想到鳳澤修說起司徒清和的鬱悶和苦澀,葉芝嫿就嫉妒啊!

她雖然故意要讓大家先入爲主的認爲害人的是司徒清和。

葉芝嫿頓時羞臊難當的。

林氏氣的臉色發紅,司徒清和卻是淡笑的扶着林氏坐下,直接無視了葉芝嫿。

щшш●тт kǎn●℃o

娶回來個腦殘可怎麼好?把自家閨女加進去這麼拎不清的家族那不是跳火坑嗎?

而和米氏一起的那幾個老夫人不只是看不起葉芝嫿和葉家了,就是對曲家那也是一萬個瞧不上了。回去就告訴兒媳婦兒了,要是誰家和曲家葉家議親的話,那趁早的都消停了。

而傅夫人則是皺眉,傅家和葉家可是在議親呢,不行,看葉芝嫿的行爲,這親事可不成,就算是她丈夫的庶子也不能給家裏召回來像葉芝嫿這樣的禍害回來!

一副小妾上位的派頭居然還有臉在這裏指責司徒清和?

林家的人也被葉芝嫿的腦殘說辭給氣樂了。一個個上下打量葉芝嫿。這貨的優越感是哪裏來的?

曲家,全家上下都是相當自傲的人。有些時候薛家都不在曲家人的眼中。

曲家的人都是這樣想的,畢竟曲昊再不得他們的喜歡,那也是他們曲家的血脈。

所以司徒清和只有另外定親的人不如鳳澤修,纔有可能嫉妒你葉芝嫿啊!

那麼誰比誰高貴也傻子都能想得明白。

鳳澤修只是薛太后孫子中的某一個。曲昊是薛太后唯一的外孫子。這裏面誰輕誰重傻子都看得出來!

爲什麼曲靈兒母女會這樣想?全都是因爲司徒清和這第二次定親的曲昊比鳳澤修的地位,那可是隻高不低的。

你葉芝嫿在司徒清和眼中自然也不算什麼。

鳳澤修那貨在人家眼中根本就不算什麼。

今天是什麼場合?司徒清和會爲了私怨而算計你葉芝嫿?少給你自己臉上貼金了。

就算是曲靈兒和其母親此刻滿肚子的火氣,此刻都被葉芝嫿的行爲給氣樂了。

這說的都是什麼話?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着葉芝嫿。這貨是腦抽了嗎?

“司徒小姐,我知道你不高興我和鳳澤修定親了,可是你也不該算計我啊。偏偏你計劃不周密,遭殃的是靈兒表姐。這可讓我怎麼是好?”葉芝嫿猛然間出口的話,讓一屋子的人都驚呆了!

故此,當司徒清和隨着林氏一起進來的時候,葉芝嫿徐徐向前幾步,隨後要哭不哭的看着司徒清和,指責的說道。

嘖嘖,這看不清自己地位的。

故此,葉芝嫿腦補很豐盛,最後很是愧疚的看着曲靈兒,覺得曲靈兒是無意中替她擋災了。

算計你們絕對不是這個原因,而是你們之前想讓司徒清和出醜而已。

你心心念安的鳳澤修,在司徒清和眼中那從來都是狗屁不是的東西,怎麼會因爲你和鳳澤修定親了,就要算計你呢?

孩子,你太高看鳳澤修了。

怎麼就亂了套了呢?

另一個,鳳澤修是司徒清和的前任未婚夫,司徒清和就是要下手也應該是對着她葉芝嫿纔對。

這也說不通啊,司徒清和那是早晚要嫁去曲家的。這會兒不巴結曲靈兒反而交惡什麼的,完全說不通啊。

給司徒清和的宣判不一會兒她自己又推翻了。

葉芝嫿下意識的就想到是司徒清和搞的鬼。鳳澤修可是給她說了,司徒清和看着邪性的很。

可哪知道這分開不足半柱香的時間,曲靈兒居然就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故此葉芝嫿和曲靈兒走的不是一個院子,就被分開了!

作爲來參加宴會的人,你們可以隨意的去看看花賞賞景,等到正餐的時候,纔會大聚首的。

這大家族宴客,可不是要所有客人都放在一起的。而是會根據某幾家的關係,來分門別類的分別安排的。

葉芝嫿是一看見曲靈兒就驚呆了,兩人本來是一起離開的,可是在林蔭小道的時候被分開了。

這裏面居然還有曲昊的親爹曲尚楠。順帶還有葉芝嫿和其母親也在場!

等到林氏得知米氏請她們母女去惜花宛的時候,曲家的人不論男女,七八個已經都聚齊了。

“來人啊,把曲家的人都請去惜花宛,在把我們林家的的主子們也請去,順便拿着我的名帖去請幾個太醫來!” 灰燼之燃 米氏說着就帶頭先一步走了,一邊走,還一邊請自己身邊的幾個老姐妹以及傅夫人和她一起去,既然遇上了,那就做個見證人!

米氏卻沒給曲靈兒機會緩和氣氛呢。

曲靈兒這會兒着急自己惹了林家大夫人的不快,着急的不知道怎麼緩和這場面,甚至都忘記了哭鼻子和自己臉上的大斑了!

她就算是認定林家有錯,可是也不能當着林家當家夫人的面胡說啊!

曲靈兒被米氏的氣勢給嚇住了,隨後就後悔自己沉不住氣的亂喊了。

“曲姑娘這話說的。是不是我林家暗害你,還有待查探的,就這麼給林家定罪,你曲家就是這樣教養姑娘的?”米氏這脾氣,早先年在京都那就是炮筒子一個。

米氏的臉色也放沉了,被個小細伢子這麼吼,米氏還真沒想到!

醜女哭起來,今夜不會做噩夢吧?

至少米氏等夫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果然美人兒哭起來,看着養眼。

本身長的美,怎麼哭都看着美,可今天一臉的大斑你還這麼苦,你就是在噁心人呢。

梨花帶雨,這技能是曲靈兒打小就修煉的。

“你還有臉問?我可是在你們林家變成這個樣子的。是我大嫂的母親親眼看見的。”曲靈兒吼完就悽悽慘慘的哭起來了!

曲靈兒修養再好也忍不住了,更何況,曲靈兒對司徒清和的印象一直不好,對林家的印象也不好,聞言自然是徹底的沉不住氣了!

“你這臉,可是中毒了?”米氏問的那個無辜啊!

米氏對曲靈兒不喜歡。對自己家人不好的人,自己家人厭惡的人,米氏怎麼都喜歡不起來。

米氏只是奇怪這麼個小姑娘是怎麼惹到自己的侄孫女的?

曲靈兒憤怒的小眼神可嚇不住米氏。

雖然曲靈兒這一臉的大斑的確是第一次見,可是這接受度高,不至於就嚇昏了!

可米氏和米氏帶來的老夫人們好歹也是活了一輩子的老人物,什麼沒見過?

曲靈兒就算是不放開捂着臉的手,就那手背上的斑點也夠嚇人的。

一連串的驚呼聲響起。

“嚇死人了!”

“妖怪啊!”

“老天爺啊!”

“哎呀!”

好似米氏和林家多對不起她似的。

曲靈兒又羞又怒,心裏還害怕的不行。被拽出來就放下了自己的手,怒視着米氏。

“林大夫人,剛纔那丫鬟是曲府二房嫡出小姐曲靈兒身邊的貼身丫鬟。曲家小姐不知道怎麼的,剛纔在這裏和妾身好好的說話的時候,臉上突然長了斑點。把自己的丫鬟給嚇昏過去了!”傅夫人說着還拽了拽曲靈兒。

傅夫人支吾了半天半天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瞄了一眼在自己背後的曲靈兒,索性曲家要是知道曲靈兒此刻的模樣,也會找林家要個交代的,這事情既然沒法子隱瞞了,還是老實交代吧。

孩子,米氏還壓根就不知道你怎麼了。

可是聽見米氏那無所謂的淡然音調,她心裏就火大的不行,她可是在林家老宅出的事情呢,這米氏怎麼能這麼無所謂呢?

曲靈兒現在不知道自己的臉到底怎麼了?可是傅夫人的話她是信了,這會兒有外人在,她自然是要躲着了。

其他幾位老夫人也在好奇打量傅夫人和躲在傅夫人身後的曲靈兒呢。

“傅夫人,可是出了什麼事情?那丫鬟是哪個府裏的?看着和傅夫人身邊的丫鬟穿着不一樣啊!”米氏一步一步的詢問事情的真相。

米氏點頭笑笑,很隨和的樣子。

傅夫人以前也沒見過米氏,還是旁邊引路的婆子介紹米氏的身份。傅夫人趕緊的就請安問好!

“這地上怎麼還躺着一個人?這是怎麼了?快來人,送這姑娘去客院兒,在找大夫來。這位夫人是?”米氏知道要看的熱鬧就是這倆貨了。

所以,一看見這林蔭小道上的曲靈兒和傅夫人,米氏就好奇的帶着人過去了!

自家侄孫女的交代,自然是要協助到底的。

米氏這輩子,也沒個閨女孫女啥的。都說物以稀爲貴,以前是疼愛林氏的緊,現在是稀罕司徒清和的緊。

米氏爲什麼會來?那是司徒清和說來這裏看好戲的,做好是帶幾個分量重的來看好戲。

這一羣貴婦人可都是各個府里老封君似的人物了。

可就在此時,林家的大夫人米氏正好帶了幾位老友要去林氏休息的小院子去歇歇腳。

曲靈兒趕緊的雙手捂住臉,就想躲開,想趕緊回家,更想找林家人問個明白。

曲靈兒徹底的慌了,難道她真的變成醜八怪了?

曲靈兒撒丫子想跑,想找面鏡子,可是一轉身,就把她自己的貼身丫鬟給嚇的昏倒了。

傅夫人不會騙她,在加上傅夫人剛纔的表情,難道她的臉真的毀了?

這會兒就換曲靈兒驚悚了。

畢竟武將世家心裏都比較親近林家的。

“靈兒啊,你臉上都是黃豆大的斑點啊,你這是不是得了什麼惡疾了?”傅夫人不敢說是不是中了算計。

這憋屈的。

傅夫人心裏苦惱的不行,即恨不得曲靈兒就那麼過去見見諸位夫人,又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護着這貨。

但是今天不行,她女兒也在呢。女兒的小姑子突然間變成這樣,要是在被衆人看到,那可就是她女兒也跟着丟人現眼了!

曲家看不起傅家,傅夫人也可以看到曲家人丟臉的樣子。

傅夫人害怕之餘,還心裏覺得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