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兄……」

一旁的石浩有點無語,好兄弟,咱就不能長點面子嗎?

不就是一點尋常靈果而已,至於這個吃相?

當然,他是不知道,葉擎以前根本沒吃過這些東西,第一次吃,自然是有點收不住嘴的……

「靈果自然有,不過光吃靈果,也沒什麼意思,我這裡還有上品的雲霧靈茶可以招待葉兄!」火雲兒毫不在意道。

身為皇室公主,她見過的人多了,對於葉擎這種行為怪異的傢伙,也能保持喜怒不形於色。

最重要的是,火雲兒根本看不透葉擎這個人,表面上看去,不過是元丹中期,但真正的實力,堪稱逆天,連八品元丹洞天境的多臂獸都能殺死,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她身邊眾人之中,也只有她親自出手,才有這個把握!

對於天才,火雲兒的包容自然會更大,別說葉擎只是吃點靈果,就算是把她身上的那些存貨全吃光了,也無所謂,不過是一些靈果罷了,對於普通人來說彌足珍貴,但是對於火雲兒來說,不過是尋常果子罷了,皇宮之中,有的是……

「雲霧靈茶?還是上品的?今天倒是有口福了!」石浩笑道。

「等等,雲霧靈茶有什麼好喝的,還是果子好吃……」葉擎搖頭道。

當然,說這話,純屬是在裝……逼……

「葉兄有所不知,這雲霧靈茶可是好東西,產自雲霧山……」

石浩在一旁解釋道。

論起身家來,他還真不如火雲兒,雖然他也很受到石皇疼愛,賜予的財富不少,但大多都被他拿出來收購一些藥材,或是精血之類的東西,填補身體了,這雲霧靈茶,他還真沒喝過幾次……

「這雲霧靈茶,我知道,不就是茶,我這裡有,火雲兒,你那裡還有多少靈果,我用雲霧靈茶給你換如何?」葉擎道。

「雲霧靈茶換靈果?」火雲兒聞言頓時愣住了……

「是啊,這果子這麼好吃,我媳婦,還有家裡很多人都沒嘗過呢,我想帶回去一些,給她們嘗嘗!」葉擎說著,掏出了一個玉瓶……

「原來是這樣,那到不用換了,雲霧靈茶,我這裡還有一些,至於靈果,就權當是贈送給弟妹她們的吧!」

火雲兒直接搖頭道。

一些果子而已,根本不值什麼錢,當然是在她眼裡,不值什麼錢,能用來拉攏葉擎,那可沒有比這更划算的事情了……

「你不要雲霧靈茶?那石兄,這些雲霧靈茶,就送給你吧!」

葉擎說著,直接把那玉瓶丟給了石浩……

「這……」石浩見狀頓時苦笑,只見葉擎正對自己擠眉弄眼,石浩頓時心中一動,難道這雲霧靈茶之中有貓膩?

而後方,獅心王看著正在緩緩離去的車架,眉頭緊皺……

「獅駝,那傢伙竟然跟火雲兒走在一起了,這可怎麼辦?」

「少主,那葉擎手裡本身就很可怕,連卡拉都不是其對手,現在又和火雲兒聯手,我們恐怕不是對手啊……」獅駝憂心忡忡道。

他們身邊的實力,不足以壓制火雲兒的隊伍,尤其是火雲兒自身,那可是九品元丹的洞天境巔峰,連他獅駝也不是對手,至於獅心王的實力,更是可以忽略不計……

其餘身邊的黃金獅子一族中,強者倒是不少,足足有近百人之多,七品以上的元丹境也有十多人,但實力仍舊不夠!

「我們召集的人手,什麼時候能到?」獅心王問道。

「這個還不清楚,火神秘境之中,聯絡起來太過麻煩……」獅駝搖頭道。

「看來,只能找人聯手了……」獅心王喃喃道。

「聯手?少主,聖器之事,事關重大,斷不可讓其他人知道啊!」獅駝急忙勸阻道。

「不,聖器的事情,我估計,連那人自己也不知道,就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而那人可是殺了天雷豹一族的不少天才,雷暴那個傢伙,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以我們的實力,再加上雷暴的實力,就可以吃定他們,到時候我們只需要尋個理由,或是先下手為強,把那人的儲物法器給拿到手,就可以了!」獅心王道。

「嗯,如此,倒是可行,那雷暴並不知道少主的真實目的,應該不會有所防備!」獅駝道。

而就在此時,還沒等獅心王找上門去,雷暴就帶著身邊的天雷豹一族的人,迎了上來……

看到天雷豹一族主動迎了上來,獅心王不禁眉頭一皺,他們還沒過去,這些傢伙就主動上門了,可別有什麼幺蛾子才好啊…… 「獅心王殿下!」

雷暴看到獅心王,率先行禮道。

「呵呵,雷暴,爭奪靈寶一事,已經塵埃落定,大家紛紛散去,各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機緣,你不去尋找機緣,來找我做什麼?」獅心王笑道。

「自然是有一事,想和獅心王殿下商量一二!」雷暴道。

「哦?什麼事?」獅心王故作輕鬆道。

「我想幫助獅心王殿下!」雷暴道。

「幫助我?可笑,你能幫我什麼?我又有什麼需要你來幫忙的!」獅心王聞言面色變,不過心中卻有些打鼓……

這傢伙,到底知道些什麼?

「如同殿下所言,爭奪靈寶一事,已經是塵埃落定,但不知殿下,何以不去尋找機緣,反而跟在火雲兒公主的車攆後面尾隨?」雷暴道。

「什麼尾隨,我們只不過是順道罷了,雷暴,注意你說話的語氣!」獅心王面色一沉道。

「呵呵,獅心王殿下莫要動怒,在這火神秘境之內,只要我們做的稍微隱秘一些,根本不會落下把柄,更何況,你是黃金獅子一族的少主,我是天雷山少主,哪怕那火雲兒是被我們所殺,晾那天火古國的火皇,也定然不敢來我們兩家找麻煩!」雷暴沉聲道。

他想要幹掉葉擎,搶奪靈液,自然要跟著火雲兒等一行人,只是,跟蹤半途,發現,不止是他們跟在後面,還有獅心王這一伙人,同樣緊隨其後……

雷暴認為,獅心王這是想要對火雲兒下手,可實力有所不及,故而前來與之結盟,兩家合力,打敗火雲兒完全不是問題,到時候,他只需要提出,那葉擎是殺他族人的凶獸,要求獅心王將葉擎交給他處置,定然不是什麼問題!

「你願意幫我殺火雲兒?」獅心王的眼神頓時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原來,這傢伙根本不知道聖器的事情,害得自己嚇了一跳,他以為自己要對付火雲兒……

開什麼玩笑,那火雲兒是自己能對付的嗎?

數遍自己身邊,哪一個會是火雲兒的對手?

不過,這雷暴的實力,應該和那火雲兒差別不多吧……

「當然,這些年來,人類的天才越來越多,強者也越來越多,活動範圍越來越大,我天雷山附近,最近這些年來,總能見到一些人類的足跡,火雲兒是人類的決定天才,不次於我等神山少主,殺了她,便是剪掉了人類未來的一名強者!」雷暴道。

「哈哈,好,正好,我愁著身邊的人,不足以對付火雲兒,既然雷暴你願意幫我,恰好,又是九品元丹的洞天境巔峰,那火雲兒就暫時交給你來應對,等我們殺光了火雲兒的護衛,然後一起幫你擊殺火雲兒,如何?」獅心王道。

「這個……」雷暴聞言頓時遲疑了一下……

他可是還想親自去擊殺那葉擎呢,讓他去對付火雲兒,葉擎那頭出了事怎麼辦?

「怎麼,你不願意?我身邊的獅駝等人,雖然勇悍,可到底不是九品元丹,最多不過八品,如何是那火雲兒的對手,我等之中,唯有你,才能與她平分秋色,能者多勞,你可不能推辭啊!」獅心王道。

「好吧,火雲兒交給我!」

雷暴聞言不由得點頭道,而他的心中則是在盤算著……

現在先答應下來,等襲擊的時候,一片混亂,自己自然是要找那葉擎下手的,至於火雲兒,誰愛去誰去,反正他是不去……

「那就這麼說定了!」獅心王心中狂笑……

剛想去找幫手,結果幫手親自送上門來了,這可真是太好了!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雷暴問道。

「再等一會,我正在召集黃金獅子一族的強者,有一隊人馬就在附近,應該很快就要到了,等他們到了再動手,更加保險一些!」獅心王道。

「那可真是巧了,我天雷豹一族,也有一隊人馬在附近,正在朝這裡趕來!」雷暴笑道。

聽到雷暴說完,瞬間,獅心王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傢伙提早召集了人手,難道只是為了幫助自己?

他的目標該不會也是那個傢伙吧?

此時,葉擎正在車攆之上,美滋滋的吃著靈果,而石浩和火雲兒兩人則是滋溜的喝著極品雲霧靈茶,上面還加了一層百花靈蜜……

「呼呼,雲霧靈茶配上百花靈蜜,果然另有一番滋味,葉擎,你這裡的好東西,可真不少……」火雲兒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湯道。

「還行吧,都是從那些凶獸後裔的身上搜刮過來的……」葉擎隨口道。

「什麼?凶獸後裔的身上搜刮過來的,看來,你殺了一些地位很高的傢伙啊,普通的凶獸後裔身上,可沒資格帶這些東西……」火雲兒道。

「還行吧,都是從一些神山少主,和他們的隨從身上搜刮出來的。」葉擎道。

「噗嗤……吹牛,各大神山的少主,哪一個不是天縱之才,背後有護道者保護,還能讓你殺了?」火雲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

這傢伙,吹牛皮還真不打草稿……

「不信算了,嗯,這種靈果的味道不錯,等會給我多裝點……」葉擎吃著那紫色的拇指大小,彷彿葡萄一樣的果子,連連點頭……

「轟轟轟轟……」

就在這時,十多顆威力足以滅殺洞天境強者的雷震子,被人直接丟到了車攆附近,頓時引來一陣轟鳴,甚至連火雲兒拉車的那些異獸,都被炸的身首異處,身邊的眾多護衛,也有幾個不慎被炸死……

至於葉擎他們,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因為這車攆本就不是凡物,而是一件防禦法寶,雷震子的威力,還不足以破壞它。

「該死,保護公主!」

火雲兒的那些護衛怒吼一聲,手中出現個色法器,瞬間組成陣勢,又是幾顆雷震子被丟了下來,在陣法形成的防禦罩上掀起了幾道波瀾,不過並未打破防護罩。

「該死,是誰,竟然襲擊本公主!」

火雲兒大怒,直接衝出了車攆,傲立在半空中,環視四周……

「藏頭露尾之輩,給本公主我滾出來!」

火雲兒一聲怒吼,聲波瞬間化為某種術法,在半空中掀起一道道漣漪,並朝著四面八方急速擴散,很快在前方不遠處,一群黃金獅子和後方一群天雷豹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範圍之內……

「獅心王,雷暴?原來是你們兩個混賬東西,輸不起嗎?為了區區一件靈寶,竟然襲擊本宮車駕,你們莫不是想要和我天火古國大戰一場?」火雲兒面色陰沉道。

黃金獅子一族竟然和天雷豹一族聯手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而且對方的人數和實力,超過他們許多……

「哈哈,火雲兒,區區一件靈寶,本王自然不會放在心上,我們的目標從來就不是什麼靈寶!」獅心王大笑道。

「怎麼,你們的目標,是我?」火雲兒眉頭緊皺道。

這些傢伙,竟然想要在火神秘境中對她出手?

是不是太過於自信了?

即便自己不是對手,難道還不能跑嗎?

「聰明,雷暴,別閑著了,上,殺光他們,免得夜長夢多!」獅心王沉聲道。

要比人數之多,他們這些凶獸後裔,那是遠遠比不上人類,人類的繁,殖能力實在是太強了,一個小城就能下轄數百上千萬人!

而他們這些神山聖地之中,有許多就算是將雜役,僕從,等亂七八糟的生靈加在一塊,都不如一個人類的一個小城多……

比高端戰力,獅心王是不怕,可是這火神秘境之中,進來最多的還是人類,而那火雲兒身為一國公主,誰知道他帶來了多少護衛,只是在進入秘境的時候失散了大部分。

若是拖的時間太長,讓她匯聚了自己的侍衛,說不定到時候逃跑的就是他們了…… 「石兄,本以為我們和火雲兒一起走,能少些麻煩,卻不想這次麻煩更大了……」葉擎苦笑道。

那可是雷震子啊……

之前珍寶閣送他一顆的時候,白衣秀士還嚇得不輕,說這玩意有擊殺洞天境的威力,價值不菲,一顆就要好幾萬靈石,其身家快要比得上一件普通法寶了……

而現在,這些傢伙,一次就丟出了十幾顆出來,這可是幾十萬靈石!

不過,效果也確實挺好,拉車的異獸全被炸死了,火雲兒的那些護衛死了倆,傷了七八個,威力確實不凡!

須知,能跟在火雲兒身邊的護衛,哪怕只是一個普通護衛,也不是縛靈宗的那些洞天境長老的實力可比的,單獨拿出來,沒有法寶在手的縛靈宗宗主言緒是不是對手,都不好說……

「還是小心應對吧,無論如何,我們總不能拋棄火雲兒,獨自逃生吧?」石浩苦笑道,這種事情,他可干不出來……

「那是自然,火雲兒為人還算不錯,自然不能看著她陷入險境,而且這些傢伙也都是凶獸後裔,殺了他們,取其精血,對你的身體,可是大有好處!」葉擎笑道。

「殺!」

就在這時,雷暴一聲暴喝,身邊上百天雷豹一族的強者,直接朝著火雲兒的護衛殺來,而另外一邊,黃金獅子一族的強者,也同樣如此……

不過,不同的是,黃金獅子一族的強者並沒有全部參戰,獅心王本身實力太弱,留下了兩名強者隨身保護。

「保護公主,迎敵!」

火雲兒的侍衛統領一聲暴喝,手中多了一桿長槍,直接迎著天雷豹一族就沖了上去,長槍如龍,幾乎沒一槍都能殺死一名天雷豹,只可惜,他還沒來得及大發神威,一名手持大鎚的天雷豹,直接將其擋住,兩人你來我往,瞬間清出了一片空地……

「火雲兒,石兄的身體羸弱,不堪大戰,還請保護好他,我去迎敵!」

葉擎說著,直接衝出車攆之外,手中則是多了一桿長槍。

不過,這桿長槍並非之前拿出來的那件,而是一件極品法寶,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鬼留在那萬寶囊中的,剛好被葉擎拿出來暫用一番。

葉擎本以為,自己衝出來之後,會大殺四方,誰知到,當他衝出的那一刻,不管是黃金獅子,還是天雷豹一族的人,都彷彿瘋了一樣,放棄了自己的對手,直奔葉擎……

獅心王看到天雷豹族人的動作,頓時驚叫道:「不好,雷暴那個傢伙想陰我,他也知道了,獅駝,你也上,務必給我把那傢伙的隨身物品給我搶回來!」

而雷暴見狀,也同樣是心中一驚……

「該死,這些黃金獅子的目標竟然不是火雲兒,而是此人,難道說,靈液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所有天雷豹族人,給我不惜一切代價,殺死那個拿長槍的傢伙,帶回他身上所有物品便是首功,回到天雷山,可沐浴天雷池一次,獎勵極品法寶一件,萬年雷靈草一株!」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聽到了雷暴的承諾,那些天雷豹一族的傢伙,彷彿是瘋了一樣,全都朝著葉擎沖了過去,那帶著餓狼一樣的眼神,看的葉擎心中都有些發毛……

「混蛋,雷暴,你竟然敢跟我爭,所有黃金獅子一族聽令,不惜代價,殺死那手持長槍之人,帶回他身上所有物品,獎勵極品法寶一件,黃金獅子精血三滴!」獅心王大怒道。

他說的黃金獅子精血三滴,指的可不是普通的精血,而是成年純血的黃金獅子身上提煉出來的精血,對於普通的黃金獅子一族來說,可以增強他們的凶獸血脈,對他們來說,是無上至寶!

「卧槽,都是沖我來的?」

「老子幹啥了?你們至於嗎?」

葉擎見狀渾身打了個寒顫,手中長槍快速刺穿一名天雷豹,而後沖著車攆喊道:「這些傢伙是沖我來的,我先把他們引開,你們不必管我,自行離去吧!」

說完之後,葉擎背後出現了一對羽翼,直接朝著後方展翅逃走……

而那些黃金獅子,天雷豹簡直,自然是鍥而不捨的追了過去。

「他們是沖著葉兄來的?」石浩驚呆了……

這得多大仇啊?

葉兄到底幹了什麼,竟然引得兩大勢力合力追殺?

「該死,你們把本公主當成什麼了?給我殺,能留下多少留下多少!」

火雲兒大怒,手中長劍遙指那些天雷豹和黃金獅子……

她身邊的護衛也有不少,聽到火雲兒的命令,頓時纏住了一部分天雷豹和黃金獅子,然而不管是雷暴,還是獅心王,根本不在意這些族人的生死,一個個急速朝著葉擎的方向追趕而去……

「公主,我方戰死四人,傷二十八人,殺死黃金獅子十二隻,天雷豹十隻,其中包括有兩名七品元丹境界的黃金獅子!」侍衛統領朝著火雲兒彙報道。

「嗯,戰死者帶回去,厚葬!」

「至於那些黃金獅子和天雷豹,全都給我剝皮抽骨,熬煉精血!」火雲兒沉聲道。

「是,公主!」那侍衛統領聞言點頭道。

「火雲兒,葉兄與我有救命之恩,現在他有難,我不能不管,就此別過!」

石浩沖著火雲兒拱手,隨即就想飛出去,結果發現,自己的身影動彈不得……

「你想去哪?」火雲兒皺眉道。

「去救葉兄!」石浩道。

「以你的實力,根本就是去送死,隨便來上一個七品元丹的洞天境天雷豹或者是黃金獅子,你都打不過!」火雲兒沉聲道。

「可是,葉兄與我有救命之恩,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你快放開我!」石浩用力掙扎道。

「救人,自然是要救的,不過要講究策略,你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恐怕就算是想追上他們,都費勁,就更不用說救了!」火雲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