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低着頭,小艾也能感覺到他在打量自己,他一定可以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小艾繃緊全身的神經,立正身子,鎮定的大喊道:“是的!”

翼已經和她說過關於先生的事情了,保密是她要做的第一項重要事情,她一定會好好完成的。

“你的任務,是保護夫人。”

慕容沝合起資料,滿意的收起眸子,從資料中擡起頭,犀利的雙眸落在小艾的身上,他冰冷的目光,將她的所有想法,定格了下來。

小艾臉上的笑容,突然僵硬起來,緊張的,握緊雙手。

保護,夫人……

“從你被我重用的這一刻開始,你的家庭將受到最好的待遇,在他們不過分的前提下,會富裕度過餘生,你若有任何需求,也可以提出來。”

“……”

小艾已經完全沒辦法思考。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詫異的,收起自己震驚的目光,緊張的雙手不自覺的鬆開了。

她看不出,先生說謊的任何可能。

保護夫人可以得到這麼大的待遇?

不是她不想做這件事情,只是,她不會打架,不會格鬥,怎麼保護夫人,她只有爛命一條。

(本章完) “夫人不知道我的身份,你必須將每天夫人做的重要事情告訴我就可以。還有,在夫人想要找我的時候通知我,必要時隱瞞我的身份。如果……因爲你的‘保護’不周泄密,你應該知道,我會讓你和你的家人,怎麼付出代價。”

慕容沝只是在陳述一個事件,並沒有想要得到她迴應的意思,他挑眉,向小艾看去:“有問題?”

那眸中包含了太多的警告和威脅。

小艾渾身一震,緊張的擰着眉頭:“沒問題!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做到的!”

如果到現在她還不明白先生的用意那就太蠢了!

先生剛纔,是在檢查她資料的正確度,他在之前已經有了一份那些資料,所以才能信任她,他唯一的目的,只是爲了測試自己何不合格,有沒有能力去夫人身邊幫他繼續隱瞞身份,

既然先生已經計劃好了,就沒有她拒絕的權利。

慕容沝旋轉着手中的鋼筆,將鋼筆放在桌上響起一陣‘啪’的清脆聲音。

他邁開修長的雙腿,往外面走去:“通知高層開會,讓人把小艾送回家。”

“是,先生。”

翼連忙跟上去,派一個人把小艾送走,便趕緊跟了上去,通知高層開會。

小艾如夢幻般的,被送到慕容家門口,好半響,才在管家的注視下,走進了慕容家,將這裏熟悉了一遍。

先生的話很清楚,她唯一的任務就是隱瞞夫人他的身份,必要時幫忙隱瞞,透露夫人的信息給先生。

這算什麼?

有錢人之間的躲貓貓?

可看先生的爲人和身份,並沒有那種倜儻,吊兒郎當的放蕩不羈感。先生,似乎是真的很愛夫人。

小艾搖搖頭,對自己腦海裏混亂的想法感到很是震驚,她猛的一拍自己腦門,強迫自己醒悟過來,別再去想先生和夫人的事情。

雖然這份工作不比在公司工作自由,又上升的空間。但對比夜魅來說,卻是天囊之別,她一定會努力的!

“管家,先生說夫人馬上會到,我去門口等她。”

“恩。”

洛小虞在小云和寒一的幫助下,把媽媽送到她之前已經聯繫的小醫院中,已經和對方談過了,一檢查完身體,會立刻給她打電話。

回到闊別已久的慕容家家門口,洛小虞突然覺得,很是壓抑。

她還未敲門,就看到門口有一抹倩影守在那裏,看到洛小虞的瞬間,走過來,將門打開:“夫人。”

“你不是,夜魅的小艾嗎?怎麼會在這裏?”洛小虞詫異的皺起眉頭,對小艾的印象非常深刻,此刻,看到她出現在慕容家,突然,臉色凝重起來。

難道,先生也來慕容家了?

小艾微微一笑:“被先生贖身之後,先生介紹將我安排到這裏來貼身保護夫人。”

洛小虞嚴肅的擰着眉頭,打量着面前突然出現的小艾。

剛剛平靜下去的心,再一次,瞬間被人狠狠的揪了起來。

她好不容易說服自己,不要去想先生,不要

去打擾先生。可,和先生有關的人就冒了出來,擊退她的防備。

小艾出現在這裏的原因,她幾乎,想都能想到,是誰安排的。只是……她的困惑越來越深了。

先生對慕容沝,到底有多瞭解?

剛明目張膽把人送過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總是這樣,可以輕易的讓你以爲得到了整個世界,又可以隨意的把你打入地獄的深淵,爬不起來。

洛小虞強撐着一個微笑,從外面走進來,傾直回到自己房間裏面。

“鈴鈴鈴~”

洛小虞的手機鈴聲響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手機備註,苦澀的脣角微微上揚,拿着衣服進沐浴室,懶得理會。

洛小虞換了一身涼爽的衣服從房間裏走出來,向管家看去:“管家,慕容沝回過家嗎?”

“這……我不太清楚,我只負責安排家裏的事物,管理家裏上下的安全防範問題。”管家之前已經收到先生的囑託,務必要對夫人對他的一切事情保密,所以,他是一個字都不會說的。

“呀!呀!女人,你自己跑了這麼久,一回來就找我哥,用那種審判的語氣問我哥,你難道不覺得羞恥嗎?”慕容晨一聽到洛小虞回來,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見洛小虞一出來就問哥的事情,而且還用那種審判的語氣問,氣的他火冒三丈,就差沒把這個女人給撕了。

就是因爲她,哥哥很少回家,都沒有陪他,太過分了!

這個女人就是一個禍害。

“晨少爺,夫人是您嫂子。先生之前說過,希望您和夫人和平共處。您如果欺負夫人,先生也許不會回家哦。”管家小聲的在慕容晨耳邊說道。

這是之前段少爺教的治晨少爺的一個辦法。

因爲他怕生人,厭惡任何跟他搶東西的人。更討厭和他搶哥哥的嫂子,所以,他一定會看他嫂子不順眼,最後會起矛盾。

晨少爺唯一害怕的是在乎的哥哥再也不回來了,這樣偷偷威脅他,他應該有所收斂。

其實……這是另一種愛的表現吧?或許晨少爺自己都不知道,除了對夫人以外,他對所有人都很疏離,冷漠,不允許任何人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更不可能知道她的消息就立刻出現,準備隨時找茬了。

“沒關係,晨是慕容沝的弟弟,我照顧他是應該的,我應該諒解他。管家,你先下去吧。”洛小虞打斷了管家的話,把周圍的人全部退了下去,包括小艾。

慕容晨防備的盯着面前的洛小虞,雙手抱着自己的身體:“你別這樣看着我!你把人全部喊退下去了,想要對我做什麼?我告訴你,我可不是小孩子,我會保護自己的!”

洛小虞被他的表情和行爲逗樂了,微微一笑,掐着慕容晨的臉蛋,抓住他的手直接跑進他的房間

有着成人意識的小孩子智商,霸道傲嬌中帶着稚氣,幼稚狂傲中帶着強勢的氣息,還真讓人覺得有些意外的可愛。

洛小虞看了一眼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小聲的湊到他的面前,認真的笑道:“

慕容晨,你很不喜歡我對吧?恩?”

“……”慕容晨防備的盯着洛小虞,沒有說話。

哥哥之前告訴他不能隨便接別人的話,尤其是對方還很有可能對你有所圖謀的人。

這個壞嫂子,肯定就是有企圖圖謀不軌的人之一。

他才沒有那麼容易上當呢。

洛小虞坐在椅子上,望着站在她面前有所防備的慕容晨,真摯的小聲問道:“如果,我說如果,我們做個交易怎麼樣?”

“交易?”慕容晨有些好奇的湊上前去,意識到自己可能上當了,又嚴肅的推着她的手,後退一步,雙手環胸的譏諷道:“你別想利用我!”

他絕對不會承認,這些天她不在家裏,他真的很無聊,而且,還昏迷了很久,之後被段喬治送回來,就把他關在這裏不讓他出去了。

他其實很想這個笨女人回來陪他玩。

雖然說,這個笨女人當他嫂子,哥哥和他都太吃虧了,但他不是很討厭。

比其他那些人好,看着敬畏的模樣,卻猜不透他們的想法,彷彿,下一秒就可以把你給害死。

他發現,除了一開始這個女人會小心翼翼討好他之外,後面都會把他當做一個正常人一樣的交流,那種感覺,很讓人舒服呢。

“我沒有想利用你,我們一起把我趕出去,怎麼樣?”

“我們一起,把你趕出去?!”慕容晨抽搐着嘴角,走上前去,用手背探上洛小虞額頭的溫度,譏諷道:“你發燒了?”

“我沒有發燒。你不喜歡我在這個家裏,我也不想在這裏礙你的眼,所以,我們一起,想辦法讓你哥哥把我給休了,跟我離婚了,你就可以找個對你好,你喜歡的嫂子回家。”洛小虞順導着慕容晨,輕笑道。

慕容晨之前不是一直擔心她搶走他的哥哥,覺得她是壞人嗎?

那現在,她主動提出要離開,他是不是應該很高興?

在這個家裏,沒有人比慕容晨更瞭解慕容沝,如果想要順利和慕容沝離婚,那慕容晨絕對會是一個很好的幫手。

慕容晨剎那間,又一瞬的僵硬的,愣在那裏。

被她狡黠的笑容,還有那急切又親切的聲音。

不同之前在外面看到的冷靜理智的疏離,這一次的她,竟然有些像普通小女人一樣的狡猾和算計。

慕容晨知道,她肯定想要算計自己。可他卻,不受控制的,用力點了點頭,下意識的掀起了脣角:“好。”

“既然我們現在達成一致了,我們就是戰友,你不要再排斥我,幫助我把你哥哥帶回家,我們想辦法讓她討厭我,和我離婚。我也想辦法滿足你所有的要求。”洛小虞伸出小手指,彎曲,與慕容晨拉鉤。

在他腦袋昏沉之下,拉鉤已經結束了。

在小孩子的世界裏,拉鉤就代表誓言。有着很強大的作用,現在,她和慕容晨拉鉤了,慕容晨被她收買。

和慕容沝離婚的目的,又近了一步。

下一步,就是把慕容沝,給找出來,當面,好好談一談!

(本章完) “夫人。”小艾見洛小虞從慕容晨的房間出來,趕緊跟上去。

洛小虞突然沉下臉來,盯着小艾,冷聲道:“怎麼?你想和我睡?”

她現在不想和先生說話,也不想和先生的人說話,小艾是先生的人,她看到小艾就想看到了先生一樣,非常的,不滿!

既然先生可以說走就走,那她現在很忙,也沒空理會先生。讓他一邊涼快着。

她洛小虞可不是沒了男人活不了的人,即便是她所喜歡的男人,也絕對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捉弄耍她。

“洛洛在做什麼?”慕容沝打通小艾的電話,沉聲問道。

小艾看了眼四周,有些擔心的走到角落裏,確定夫人聽不到聲音之後,有些着急:“先生,我剛剛躲在晨少爺的門口,好像聽到夫人說要和您離婚的事情……”

“呯……”

慕容沝的手機,突然從手中滑落,詫異的,回過神來。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他拿起桌上的手機,把電話給掛了。趕緊,打開另一個卡號。

【慕容沝,我想和你離婚】

【慕容沝,看到消息的話,可以回我一個嗎?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商量。】

【雖然這麼說有些抱歉,但是我們沒有相愛,這場婚姻對你對我都是一個錯誤。我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愛的女人幸福在一起,有時間我們談一談吧?】

【你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人算計出事的,電話一直打不通,真的出事了嗎?如果還活着,回個信息吧。】

【慕容沝……】

……

未接電話,三百五十八個!

短信,已經爆滿。

語音信箱……

她竟然這麼討厭他?打這麼多電話來要和他離婚?!他竟沒發現,在A市她就有要和他離婚的念頭!

慕容沝氣的直接把手機砸在地上,煩躁的皺起眉頭。

莫名的,有說不出來的煩躁,想要捏死那個笨女人!

他對她不好嗎?爲什麼要離婚?!

“先生?”

慕容沝抓起桌上的文件,咬着牙道:“回家!”

他要回去好好教訓一下那沒良心的笨女人!慕容沝不悅的擰着眉頭,突然停下腳步,沉聲道:“算了,把他們剛剛送上來的文件全部拿過來,另外,今晚全體加班!三天之內讓我看到成果。”

三,三,三天?!

他們修改了大半個月的計劃書,好不容易通過了審覈,沒有假放,還要加班,還要……在三天之內!

翼冷汗涔涔的趕緊退下,把消息傳遞下去。

全公司的人,頓時如臨噩耗般頹廢的趴在桌上。

他們……已經加了一個月的班啊!還讓不讓人活了!

不過,這話誰也不敢說出口,就怕他們公司的老大一個不滿意,再給他們多加工作量。

“洛洛,我剛剛收到消息,聽說慕容沝在正常上班啊,而且工作很忙。雖然我沒看到他,也不知道確切的消息,但,我確定慕容沝沒有出事,洛洛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聯繫我,一定幫你!



古小雲一回到晏城,就立刻調查關於慕容沝的事情。

這不,一有消息,立刻就給洛洛打電話,也不管現在幾點鐘。

杜寒一揉着自己的眉頭,困得有些眼睛都睜不開了。他這一次對小雲的信息鏈真的服了,原來,她有這麼龐大的信息鏈可以查消息,難怪那麼自信。

她想要拆散洛洛和慕容沝的心,讓他真的大開眼界了!

要不是知道她接受自己了,她真忍不住去懷疑,小雲愛的人是不是學長,要不然,她怎麼會對學長那麼死心塌地?

凌晨,兩點了……

洛小虞無奈的趴在牀上,看了看時間,頭疼道:“好的,謝謝,我知道了。”

“你怎麼這麼敷衍啊?你不是說要和慕容沝離婚嗎?難道你知道這個信息你不興奮嗎?”古小雲擰着眉頭,對洛洛這敷衍自己的態度很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