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綰臉色有些暗,蕭擎這話不會是不成妻便成仇吧,如果是這樣,她是有多倒黴啊。

不過這時候已經顧不得理會這些了,蘇綰走到君黎的面前,望着他笑着開口:“好了,沒事了,我去幫你招待女賓客了。”

君黎心裏暖暖的,笑望向蘇綰,看着她,感覺她就像天上的小仙子一樣,解救他於苦難之中。

爲什麼她對他這樣好,難道是他前世修了德,所以纔會有這樣的福氣嗎?

君黎笑得分外的愉悅,不過他還是不想影響到蘇綰的聲譽,逐開口:“清靈縣主,我先前不知道西楚對於男女大防這麼看重,所以有些唐突了,現在我知道了,我向你道聲歉,這些女賓我再找人招待吧。”

蘇綰爽俐的擺手:“不用了,還是我來吧,你初來窄到的,只認識我一個,我幫你是助人爲樂,那些愛亂嚼舌根子的,讓他們嚼好了。一點同情心沒有的人,妄爲人。”

蘇綰說完,四周不少人臉黑了,個個面面相覷,這清靈縣主一張嘴把一大部分的人都給罵了。

不過君黎卻笑了起來,先前蒼白的臉,此時好看得多。

“既然你不怕受連累,那就勞累你了,若是一一一。”

君黎忽地陽光燦爛,眉色動人:“若是你受了這件事的牽累,日後不好嫁人了,就嫁給我。”

君黎話落,蘇綰呆了一呆,不過卻知道君黎是開玩笑,忍不住笑彎了眉:“說不定日後我真有可能嫁不到人,若是等我老了,還孤身一人,我就賴着你。”

“好,一言爲定了。”

君黎一臉戲謔,不過瞳眸之中卻閃過一抹欣喜。

君黎的身側不遠,兩個男人的臉色黑得就像鍋底,此時已沒有一點別的顏色了。

寧王蕭燁再控制不住心頭的怒火,冷沉的開口:“那也要端王殿下能有一輩子,你這樣不知道能堅持多少年?”

蕭燁話落,君黎笑了:“我倒是忘了這茬,不過爲了清靈縣主的一輩子,我得努力的養好身體。”

他說完哈哈大笑,從來沒有過的快樂,他朝着蘇綰揮手:“好了,麻煩你帶女賓去汀蘭軒招待着。”

“好,”蘇綰不再多說什麼,轉身便自招呼大家離開,前往汀蘭軒而去,待到所有女賓都走了,她才慢吞吞的領着聶梨跟在別人身後往外面走,不想走了幾步,便看到前面有人擋住了去路,蘇綰飛快的擡頭望去,便看到攔住她去路的人竟是蕭煌,蕭煌周身嗜冷的氣息,精緻的面容之上好似攏了濃厚的冷霜,瞳眸一片暗潮,好似萬丈深淵似的,這樣的他,令得蘇綰想起當初初相見時的他,就是這樣的冷,這樣的煞氣重重。

蘇綰不禁挑起了眉,誰又得罪這傢伙了。

“蕭煌。”

蕭煌長眉輕挑,臉色冷冷,戾戾的開口:“你是誰?本世子好像不認識你,難道是端王殿下從北晉帶來的人。”

蘇綰差點吐血,昨夜還好好的,這一夜過去就不認識了,你裝不認識,以爲姐稀憾嗎?

蘇綰直接的瞪他一眼後,認真無比的開口:“蕭世子,你今天出來是不是又忘記吃藥了,你娘喊你回家吃藥呢。”

她說完轉身便走,把蕭煌給扔在了原地,四周所有人聽了蘇綰的話,都愣了,然後笑了起來,不過待看到蕭世子嗜血的眼睛,呼的一聲,所有人都作鳥獸散。

------題外話------

姑娘們天冷了,多穿點注意保暖,千萬不要感冒了,麼麼,最後順便要個票,有票快投,要發獎勵了 淑景軒一角,所有人都鳥獸散的跑了,最後只剩下兩個人互相對恃着,蕭煌臉攏冷魅氣息,眼神陰沉至極的瞪着面前的蘇綰,蘇綰俏麗明媚的小臉此時也佈滿了寒霜,她現在心情十分的不好,本來發生蕭擎的事情,她的心情就不好了,現在這傢伙還來找碴,她不知道自已究竟是招誰惹誰了,只想安靜的生活,這樣也有錯嗎?

一個個動不動就給她擺臉色,一個不好就記恨上她了,大有一言便和她開撕的意思。

蘇綰越想心情越不暢,走到蕭煌的面前時,直接的伸手,用力的一推面前攔住去路的人:“離我遠點。”

她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身後的蕭煌差點氣得吐血,她莫名其妙的跑到別人家裏替人家招待女賓客,這倒也罷了,必竟之前君黎也幫過她,她幫襯一下倒也沒有什麼,可是爲什麼她對君黎比對他好,他和她的交情是旁人比得了嗎?

蕭煌越想越氣,轉身便走,同樣的看也不看身後的蘇綰,兩個人就好像鬧了彆扭的孩子似的,一個不理一個。

這樣的蕭煌沒人敢過來湊熱鬧,所有人都離得他遠遠的,最後只有葉廷葉小候爺忍不住走過來,一臉同情的說道:“蕭煌,你那一套用在小綰綰身上是真的不行的,她可是用哄的,你哄得她高高興興的,保準每天和你笑眯眯的,你看人家端王殿下?”

葉廷說到端王的時候,只覺這傢伙身上的寒氣更濃了,同時瞳眸佈滿了殺氣,陰氣重重的望着他。

葉廷趕緊的捂嘴巴,然後搖頭:“我不說了,不說了。”

蕭煌冷哼一聲,轉身便往僻靜的地方走去,同時冷哼出聲:“沒心沒肺的女人罷了,不理也罷。”

他說完自顧走了,身後的葉小候爺無語的翻白眼,只因爲人家對端王殿下關心一下,便氣成這樣,還說不理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忍住。

超級海島大亨 葉小候爺一邊哼着一邊跟上蕭煌的腳步,不過他倒真的不敢再說什麼,他不想再挨一腳了啊,這年頭說真話的人都是要捱打的。

汀蘭軒。

因之前發生了惠王蕭擎和端王的事情,院子裏不少人在議論這件事,雖然沒有指指點點的,但說的話題大都是圍繞在蘇綰身上的,其中有好些個女人想到之前蘇綰拒惠王殿下婚的事情,心中忍不住嫉妒。

沒想到惠王殿下真的想娶蘇綰,而且蘇綰還拒絕了惠王殿下。

她們想進惠王府,惠王殿下卻連看都不看一下,當真是讓人傷心啊。

蘇綰則沒理會別人,而是坐到了一側的位置上生悶氣。

邪王的至尊毒后 本來心情不錯,但是被蕭擎和蕭煌一搞,心情差到了極點。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聶梨趕緊的給蘇綰倒了一杯茶遞上:“小姐,你彆氣了,相信惠王和靖王世子很快就會好了,不會和小姐多生氣的。”

“誰管他們。”

蘇綰接過茶杯喝了一口,然後沒好氣的說道。

不遠處有腳步聲響起來,蘇綰擡頭望過去便看到靖王府的雲夢郡主蕭蓁領着幾個貴女走了過來,今兒個宮中的公主沒有來,所以在場的女賓中,雲夢郡主的身份算是最尊貴了。

蘇綰看到她過來,忙起身招呼:“雲夢郡主怎麼過來了?”

今日她可是負責招待女賓的人,若不是這樣,她才懶得理會什麼雲夢郡主,不過既然答應了端王,就要做好份內的事情。

不過雲夢郡主蕭蓁並沒有說話,而是微眯眼望着蘇綰,臉色明顯的不善。

“清靈縣主,沒想到你眼界挺高的,連惠王殿下都看不上?那你看上誰了?”

蕭蓁想到之前這女人和自個的哥哥說話,竟然那麼的狂妄,心裏十分的惱火,她哥哥可是人中龍鳳,什麼時候輪到這女人囂張了,而且她可以肯定,這女人不嫁襄王,不嫁惠王,一定是看上自個的哥哥了,哥哥那樣出色的人,又有幾個女人不喜歡的,而她之前所使的手段,她是知道的。

大家同樣是女人,這欲擒故縱的把戲,她一眼便看穿了。

不就是爲了吸引她哥哥的注意力嗎?

不過蕭蓁上下打量蘇綰,人長得嘛,倒是挺嬌俏動人的,不過聽說心地不咋的好,而且身份也不夠高貴,實在配不上自家的哥哥,要想做她的嫂子,可不是誰都可以的。

蘇綰一聽雲夢郡主蕭蓁的話,臉色便不好了,她這心情還沒有平復呢,這女人便過來找碴,是嫌她氣得不夠厲害嗎?

“我不明白雲夢郡主的意思。”

蘇綰直接冷下臉說道。

蕭蓁呵呵一笑,望向身側的幾個女人,幾個人同時笑起來,一副我們都明白你喜歡的是誰的樣子。

蕭蓁回頭望着蘇綰說道:“我勸你收了心裏的那份癡心枉想,連丞相府的趙玉瓏我哥哥都看不上,他是不會看上你的。”

“雲夢郡主,你以爲人人都像你一樣,怎麼看怎麼覺得你哥哥好嗎?還有你這叫戀兄情節知道嗎?這是一種病。”

蕭蓁臉色一下子難看了,雖然她不太明白蘇綰所說的戀兄情節是什麼意思,但肯定不是好話,蕭蓁怒瞪着蘇綰:“蘇綰,不要給臉不要臉,你打的什麼主意,在場的很多人都知道,大家心照不宣罷了,惠王那樣的人你都看不上,你說你看上誰,不用我說,別人也知道,我本來只是好心勸你,收了你的那份心思,你竟然這樣和我說話。”

然這樣和我說話。”

蕭蓁的聲音很響亮,汀蘭軒內很多人都聽到了,其中不少人點頭,認爲蘇綰很可能喜歡的人是靖王世子蕭煌,因爲蕭煌的風華是這京城的頭一份,要不然蘇綰沒道理連惠王殿下的婚都拒了啊,這隻能說明她喜歡的是更出色的人。

衆人想來想去,靖王世子最有可能了,當然寧王蕭燁也不差。

不過現在雲夢郡主如此一說,衆人覺得她的話大有可能,一定是雲夢郡主發現了什麼端睨,所以纔會這麼生氣。

衆人想想便了然,蘇綰雖然是皇上賜封的清靈縣主,可只不過是安國候府的小小庶女,竟然癡心枉想的想嫁給靖王世子,這心思動的太多了。

衆人正想着,蘇綰臉色已經黑了,她身形一動,便打算下手毒啞了這女人,自認爲是郡主就可以隨意污衊別人嗎?她連宮中太后也算計,何時怕一個郡主了。

不過蘇綰沒來得及動,身側忽地多了一道身影,竟然是那一直隱在暗處的晏歌。

晏歌一出現,恭敬的垂首望向雲夢郡主:“郡主,這是世子爺和清靈縣主的事情,郡主還是不要插手了,以免世子不高興。”

蕭蓁看到晏歌,倒是詫異了一下,隨之奇怪的問晏歌:“你在這裏做什麼,還有你爲什麼護着這個女人。”

晏歌一臉的黑線條,她哪是護着清靈縣主,她是護着她好吧,清靈縣主絕對不是善茬,郡主惹她,分明是自找苦吃,她出來是爲了護她,不過更確切的說,是她不希望她們兩個人鬧起來,一個是世子爺在意的女人,一個是世子爺的妹妹,日後總是要相處的,這樣鬧起來,以後怎麼相處。

晏歌一邊想一邊說道:“回郡主的話,屬下是奉了世子爺的命令過來看看的。”

晏歌自然不會傻到和這位雲夢郡主說自己是世子爺派出來保護清靈縣主的,如若這樣說,郡主肯定會鬧起來。

靖王府的這個郡主是最粘世子的人,在她的眼裏,這世上大抵沒人比得上自個的哥哥,所以對於想接近自己哥哥的女人,她一般是沒什好臉色的,正因爲如此,她纔會找蘇綰的碴子。

可惜蘇綰不吃這一套,若是往常,她說不定懶得理會這女人,可是今兒個她心情不好,看誰誰不順眼,何況這雲夢郡主還上來找碴。

蘇綰睨着雲夢郡主冷冷譏諷道;“郡主,你這病得治,要不我幫你治治,包治不要錢,誰叫我和你哥有那麼一點狗血情份在呢。”

雲夢郡主一聽蘇綰的話,這不是罵她有病嗎,臉色瞬間難看,而且更讓她受不了的是這女人竟然說和她哥有情份,什麼情份,這女人分明是惦記上她哥了,不行,她絕對要揭穿這女人的鬼把戲。

雲夢郡主如此一想,臉上佈滿譏諷的冷笑,尖銳的開口:“蘇綰,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哥哥和你有什麼情份,你少給自己長臉了,他之前之所以幫你,就是因爲可憐你罷了,還情份,難不成幫過你,你就自我感覺良好了,還拒了惠王殿下的婚,我實在瞧不出惠王殿下喜歡你什麼。”

雲夢郡主蕭蓁爲人並不十分的刁蠻,往常在貴女圈中聲譽也是極好的,因爲王妃對她的教導是十分嚴格的,但是她有一個逆鱗,就是蕭煌,不能聽人說自己的哥哥不好,而且她總認爲自己的哥哥應該娶一個天下間最好的女人爲妻,可是她看來看去也沒有看到有這樣的女人,所以每逢遇到有女人喜歡自己的哥哥便百倍挑釁。

今日蘇綰拒了惠王蕭擎的婚,本來她是不在意的,但是她看到蘇綰竟然用那種嘲諷的口氣和自己的哥哥說話,蕭蓁便怒了,當然她心中認定蘇綰是使的欲擒故縱的手段,所以越發的生氣了。

此時整張小臉黑沉沉的,陰森森的盯着蘇綰。

大有要和蘇綰撕打一場的意思。

蘇綰的臉色自然也不好看,不過她的面前攔着晏歌她沒辦法動手,不過嘴巴卻是寸步不讓的。

“雲夢郡主,你是不是希望你哥哥一輩子不娶親纔好,你是不是看到有女人對你哥哥好,你就生氣火大,各種抓狂,恨不得打別人一頓方纔解恨,你是不是看到有女人對你哥哥好,就各種挑釁,各種看不慣,各種的找碴,如果這樣,呵呵,那我恭喜你,你真的患了戀兄情節的病了,趕緊去治吧,不要到處發瘋病了。”

蘇綰說完,蕭蓁的臉色黑得可怕,陰沉得可怕,同時一片白,因爲蘇綰之前說的話直擊她的心臟,她說的各種情況,她都有,難道她是真的患了那個什麼戀兄情節的毛病了,一想到這個,蕭蓁越發的抓狂了,尤其是聽到蘇綰說她發瘋病,她就抓狂。

她啊的尖叫起來,然後朝蘇綰撲過來,大有要和蘇綰撕打一番的意思,不過晏歌擋住了蕭蓁的動作。

三國美人異傳 “郡主,你冷靜一下,不要衝動,世子爺知道會生氣發火的。”

“你讓開,我要撕了這女人的嘴巴,太毒了,讓她胡言亂語,讓她張口雌黃。”

四周不少女人看熱鬧,個個沒有拉架的意思,不過以往和蘇綰交好的幾個人倒是有人說話了。

袁佳看不過去的開口:“郡主,你不要太沖動了,有什麼話慢慢說吧。”

蕭蓁一聽袁佳的話,直接的冷喝:“袁佳關你什麼事,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就是因爲這個女人。惠王纔不願意娶你爲正妃的,你竟然還

,你竟然還幫着她,你真是個窩囊廢。”

蕭蓁話落,袁佳的臉色白了,身子僵住了。

不少人望着袁佳,想起袁佳眼下是惠王側妃,而惠王明顯想娶清靈縣主,這麼說來,在惠王殿下的心裏,威遠候府的袁佳竟不如安國候府的清靈縣主了。

四周不少人眼裏有憐憫之色,袁佳越發的難堪起來,一動也動不了。

蕭蓁看着這個,總算解了些氣,她掉轉身去拉晏歌:“滾開,給我離遠點,今日我一定要教訓教訓她,看她以後還敢不敢胡言亂語了。”

蕭蓁正鬧得厲害,人羣之外,忽地一道聲音響起來:“住手。”

汀蘭軒的門外,急急的趕過來一衆人,爲首的正是靖王世子蕭煌,蕭煌的身側還跟着安平候府的葉廷葉小候爺等人,除了葉小候爺,身爲今日東道主的端王君黎也趕了過來。

君黎出現後,根本不理會蕭蓁,他走到蘇綰的面前,關心的望着她:“清靈縣主,你沒事吧。”

蘇綰搖頭,沒事,就是氣得慌。

蕭煌看着眼面前的畫面,心裏越發的火大,不過他此時沒辦法朝着君黎和蘇綰髮火,便把苗頭對準了自個的妹妹。

“蕭蓁,你好大膽子,到人家家裏做客,竟然還惹事。”

蕭蓁一看到自個的哥哥出現,立馬便成了乖乖女一個,不但溫順,還委屈的直掉眼淚,和先前的凶神惡煞完全不一樣,她睜着淚眼望着蕭煌哭訴:“哥哥,我沒有惹事。是她欺負我,你替我教訓她她。”

蕭煌冷望着她,瞳眸冷寒之氣溢出來,森冷異常:“蕭蓁,我倒沒有發現,你竟然還敢對我說謊。”

先前這邊發生的事情,雲歌已經告訴他了,是蕭蓁故意找碴子的,本來璨璨待她極好,後來因爲她找碴子,兩個人才鬧僵的,蕭煌想到這個,心中說不出的火大,臉色陰沉沉的更加難看。

蕭蓁終於發現哥哥的臉色不好看,而且這一次和往常不一樣,哥哥似乎很生氣,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蕭蓁一下子想到了蘇綰先前所說的和她哥哥有一些狗血的情份,難道這是真的,什麼時候發生的,蕭蓁心裏慌慌的,她不想要別人把她的哥哥搶走。

“哥哥,你兇我,你以前從來不兇我的。”

蕭蓁忘了那是因爲她從來不敢在哥哥面前惹事,所以蕭煌對這個妹妹十分的好,可是今兒個她惹他了,他就不會給她好臉色。

蕭蓁的話一落,蕭煌冷喝:“住口,你身爲靖王府的小郡主,禮儀規矩都學到哪裏去了?”

蕭蓁被噎住了,淚眼巴巴的望着蕭煌,蕭煌已懶得再看她,沉聲命令身後的晏歌:“把小郡主立刻送回靖王府,沒有本世子的命令,以後不準隨便出來。”

“是,世子爺。”

蕭蓁傻眼了,沒想到哥哥不但不懲罰蘇綰,竟然還不問緣由便讓人把她關進府裏,而且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蕭蓁只覺得倍受打擊,傷心的哭着跺腳跑走了,一邊跑一邊叫:“哥哥,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身後的晏歌看她跑走,趕緊的追上前面的小郡主,一路護送她回府。

汀蘭軒內,衆人望着眼面前的一切,然後望向了蘇綰,神色便有些奇妙,不會這位清靈縣主和靖王世子真有關係吧,靖王世子連一向疼護的妹妹都呵責了,而對於清靈縣主,則一個字也沒有說。

不少人趕緊的散開,不敢再留在這裏看熱鬧,因爲靖王世子的熱鬧可不是好看的,誰若是讓他不舒服了,他一定會連本帶利的報回來的。

四周很多人散開,最後只剩下幾個人。

端王君黎此刻正關心的站在蘇綰的身邊,眼看着蕭煌把其妹蕭蓁給攆走了,君黎鬆了一口氣後望向蘇綰:“清靈縣主,你要不要去休息,待會兒開宴了。”

蘇綰搖頭了搖頭:“沒事,我不累,不過倒是把你的宴席搞砸了。”

君黎搖頭:“沒事,又不是你的錯。”

言下之意,分明是雲夢郡主蕭蓁有問題,根本不關蘇綰的事。

蘇綰聽了君黎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女孩子自然喜歡別人依着自己,這讓她一早上受的蝕氣,好受多了。

不過他們兩個人的和諧,卻讓不遠處的人看得刺眼不已,蕭煌實在看不下去了,大踏步的走過來,站在了蘇綰的面前,一雙深邃的瞳眸幽暗的望着端王君黎和蘇綰。

一句話也沒有說,不過臉上神色卻不太好,眸色更是冷沉沉的。

蕭煌身後的葉小候爺葉廷,趕緊的上前一步拖住了端王君黎,然後拉着他說道:“走,端王殿下,我有事要與你說。”

君黎張嘴想說話,不過被葉小候爺幾乎是抱走了。

最後這空間裏,只剩下蕭煌和蘇綰兩個人,蘇綰擡眸望向蕭煌,發現他俊美的五官上一片冷霜,瞳眸更是溢滿了寒氣,似乎十分火大似的。

蘇綰認真的想了一下,大概是爲了她妹妹的事與她生氣呢,逐勾脣冷笑:“蕭世子這是打算和我秋後算帳是嗎?來,你打算怎麼算。”

蕭煌愣了一下,知道蘇綰誤會了,她定然以爲他生氣是因爲他妹妹蕭蓁,卻不知道他是因爲她和君黎太好的原因。

說實在的,蕭煌實在不明白爲什麼蘇綰對別人都不好,對端王君黎卻與別人不一樣,他敢肯定的說,今日若是別人請她來幫忙招待

來幫忙招待女賓客,她只怕理也不理,但是端王君黎張嘴了,她便同意了。

這擺明了不一樣啊。

這讓他心裏說不出的火大,自己和她什麼關係,不說當初她強上的他的事情,就是最近以來兩個人的交情,也比一個君黎好多少,可是最後她和君黎卻好像關係更好,倒和他一言不和就翻臉。

蕭煌想到這個,心情鬱悶,臉色越發的冷寒而僵硬。

他硬梆梆的開口:“對不起,我替蕭蓁向你道聲歉。”

蘇綰愣了一下,倒沒想到蕭煌會道歉,不過她倒是面色坦然的接受了。

“我接受了,不過我得對你說兩句,你妹妹你真得回去與她好好的溝通溝通,壓根不說人話,和她說理似乎都說不通。”

蕭煌聽了蘇綰的話,一臉的黑線條,不過想想,自己的妹妹確實太過份了,逐點頭:“我會回去說她的,你放心吧。”

蘇綰點頭,然後不再多話,她現在分分鐘不想和這傢伙再多接觸,因爲她實在搞不清楚這傢伙什麼時候心情好,什麼時候心情不好,若是他心情好了,眉眼愉悅,若是他心情不好了,就好像她欠了他多少錢似的。

所以蘇綰是真不打算再和他多接觸了,和他在一起她有壓力啊。

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蘇綰想着起身便自打算離開,看也不看蕭煌。

蕭大世子本來略微溫和的臉,一下子黑沉了,她就這麼不願意與他多呆嗎,一說完話趕緊的走人,似乎和他多呆一下,便心情不好似的。

他有這麼可怕嗎?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蕭煌的心嚴重的被傷了,周身寒意涌動,眼看着蘇綰要離開了,他下意識的走前一步,擋住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