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個消息,三個少將眼睛一亮,而漢尼爾則是沉吟了一會,開口吩咐道:“命令和那艘冒險船接觸的巡邏船把那艘冒險船帶回英格拉姆,如果遇到反抗,允許他們動用武力。”

“厄……中將大人,報告的巡邏船和那艘冒險船已經到達英格拉姆了。據那艘冒險船的團長說,他們的目的地本來就是英格拉姆,在英格拉姆進行完物資補給以後就將進入死亡星域。”女祕書聞言連忙說道。

聽到這話,漢尼爾點點頭:“是這樣啊,那就通知……你,方柏,你帶人去把那些人接來,禮貌一些。”

被下達任務的少將立刻如蒙大赦,大聲答道:“是。”

看着脫身的方柏,剩下的兩名少將一臉的羨慕,氣得漢尼爾冷哼一聲,“你們兩個裂開帶隊前往爆炸地點查看,查查那裏發生爆炸的原因。”

“是。”剩下的兩名少將連忙起身答道。

“這幫混小子!”漢尼爾十分不爽的暗罵道。

方柏帶着一隊人來到英格拉姆的港口,很快就找到了韓宇一行人。看着眼前這些年紀沒有超過二十歲的年輕人,方柏突然感到自己好像老了,要知道,自己也纔剛剛三十有二而已。

“你們好,歡迎來到英格拉姆。”方柏微笑着對領頭的韓宇說道。

“你好。”韓宇握住方柏伸出手答道。 “請跟我來,英格拉姆要塞的最高指揮官漢尼爾·賽巴斯中將要見你們。”方柏禮貌的對韓宇說道。與此同時,方柏所帶來的聯盟軍士兵也分別守住了各個要處。

“你們就是這麼請人的嗎?”韓宇看了一眼四周的聯盟士兵,微笑着問方柏道。

方柏幾乎在瞬間感到被一隻猛獸給盯上了一般,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之後才醒悟過來。再看對面那個叫韓宇的年輕人的時候方柏的臉色變得愈發謹慎了起來。不過嘴上還是解釋道:“抱歉,這只是慣例而已。畢竟漢尼爾·賽巴斯中將的安危關係到整個英格拉姆,所以必要的防範還是需要做的。”

“韓宇……”處在人羣中的寧平叫了一聲還想要說上兩句的韓宇,衝回頭的韓宇點了點頭。韓宇雖然不解,不過還是點了點頭。對方柏說道:“好吧,我們可以跟你去見見那個叫漢尼爾的傢伙,不過我不希望你們聯盟的人上我們的勇氣號。可以做到嗎?”

“沒問題,英格拉姆尊重個人隱私,除非有漢尼爾中將的命令,否則,沒有人會登陸你的星船。”方柏立刻答道。

韓宇聞言搖搖頭答道:“……我不能信任你們,寧平你和夢馨她們幾個女孩留下,我和菲爾德還有石八方去就可以了。”

“很抱歉,漢尼爾中將的命令是希望可以見到你們所有人。”方柏聞言說道。

“……看來我們是談不到一起去了。”韓宇臉色一沉,低聲說道。

“韓宇……”寧平再次衝韓宇喊道。韓宇十分不解,不過還是點頭同意了方柏的要求,一行人在聯盟士兵名爲護送實則押送的護衛下,隨着方柏來到了英格拉姆司令部。

“寧平,你不需要給我們解釋一下嗎?”路上韓宇低聲問寧平道。

寧平聞言沉默了片刻,剛要開口就聽韓宇說道:“算了,當初找你做同伴的時候就說過,不會逼你說不想說的話,你既然不願說,那就不要說了。”聽到韓宇略帶失望的話,寧平心中一暖,低聲說道:“謝謝你韓宇,不過告訴你們也是遲早的事情,就告訴你好了。”

“哦,那我可就洗耳恭聽了。”韓宇立刻小聲答道,好像害怕寧平一會反悔一樣。寧平微笑着搖了搖頭,低聲說道:“韓宇,我是皇子。”

“啊?”韓宇眨巴眨巴眼,上下打量着寧平,品頭論足道:“嗯,看你的樣貌倒是不錯,都快趕上我了。不過我說寧平啊,你是不是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要不要讓夢馨給你看看?”

“去!”寧平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臉認真的看着韓宇說道:“我真是皇子。”

“不信。”韓宇毫不猶豫的搖頭答道。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你!”寧平被氣得瞪着韓宇,而韓宇則是毫不示弱的回瞪了過去,口中更是說道:“這世上哪家皇子吃飽了撐的出來修行還連個隨從也不帶的。有那工夫早就娶媳婦生娃了……”

聽到韓宇越說越不像話,寧平的臉逐漸黑了下來,都快跟鍋底有一拼了。原本只是一時衝動才決定告訴韓宇自己的真實身份,沒想到眼前這個傢伙竟然不信自己的真話!

“你信不信?”寧平的手已經放在了秋水劍的劍柄上。

“……我信。”韓宇眼睛瞄了瞄寧平那隻放在劍柄上的手,點頭答道。

“哼!信就好!”寧平冷哼一聲,繼續說道:“我出生在北部星域的帝皇星,我的父親是帝皇星的皇帝,我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我排行第五……”就在寧平自顧自的向韓宇介紹自己的來歷的時候,耳邊就聽韓宇直衝走在前面的韓夢馨說道:“夢馨,夢馨,快來給寧平看看,他的腦子好像有點不太正常,正在一個勁的說胡話。”

“韓宇!”秋水劍出鞘,韓宇在秋水劍出鞘的前一刻已經竄到了前面。方柏一見寧平拔劍,當即被嚇了一跳,四周的聯盟士兵頓時如臨大敵。

寧平看了看四周,恨恨的將秋水劍回鞘,盯着方柏說道:“帶我去見漢尼爾·賽巴斯。”

方柏聞言一愣,在他眼裏眼前這個叫寧平的傢伙就是一個危險人物,剛纔竟然拔劍準備砍自己的同伴,哪裏敢答應帶他去見漢尼爾中將。 初戀被摧毀:總裁太霸道 見方柏猶豫,寧平從懷裏取出一塊徽章扔了過去,口中說道:“拿着這個去見他!我想他會見我的。”

方柏接過徽章看了看,就見徽章的一面刻着一隻浴火重生的鳳凰,另一面刻着兩個字“帝皇”。

“看好他們。”方柏吩咐了手下一聲,當先進入了司令部。

當正在辦公室裏等待的漢尼爾·賽巴斯見到方柏帶回來的那枚徽章以後,當即站了起來,盯着方柏問道:“那個人在哪?”

“啊?就在司令部外面。”方柏一見中將此時的樣子,心裏頓時咯噔一下,連忙答道。

“混賬!快帶我去迎接。”漢尼爾中將口中罵着,人已經當先跑出了辦公室。方柏見狀心裏不由一陣叫苦,看樣子那個人還真的是跟漢尼爾中將認識。

“漢尼爾見過五皇子!”漢尼爾·賽巴斯見到寧平之後立刻單膝下跪行禮道。

“免禮。”寧平神色平靜的回答道,同時看了看韓宇,就見韓宇此時吃驚,不敢相信的樣子,寧平的心裏有種成就感油然而生。

“五皇子殿下,請隨我來。”漢尼爾一臉恭敬地對寧平說道。

“不必多禮,漢尼爾將軍。”寧平回答了一聲後對漢尼爾介紹道:“他們都是我的同伴,請記住,是同伴。”

“是,末將明白。”漢尼爾連忙答道,回頭衝跟在身後的方柏吩咐道:“不許無禮。”

“是。”方柏連忙答道。

萌妻送上門 ……

“你真是皇子?”進入司令部以後,趁着漢尼爾走在前面引路,韓宇湊到寧平的身邊小聲問道。

“廢話。這回你總相信了吧?”寧平翻了翻白眼,低聲答道。

“相信是相信,不過,你還會跟我們一起去死亡星域冒險嗎?” 寂寂如風夜雨默 韓宇遲疑的問寧平道。

“還是廢話!你可記得很清楚,你可說過我們是同伴的。怎麼?突然想要不認賬嗎?”寧平斜了韓宇一眼後問道。

韓宇聞言小聲答道:“那倒不是。不過皇子哎,你的出身那麼好,幹嘛還要跟着我們去死亡星域冒險?那可是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

“理由我記得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跟你說過了的,更何況現在,我又多了一個理由。”說着話,寧平偷偷的看了走在後面正跟林珂說話的韓夢馨一眼。

順着寧平的眼睛望去,韓宇隨即恍然,不過還是有些擔心的對寧平說道:“你喜歡我妹妹我管不着,不過我妹妹不喜歡過那種貴族的生活……”

“這你不用擔心,我在家排行老五,不管怎麼樣都輪不到我繼位,而且我也不喜歡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蛀蟲生活,我更喜歡現在的這種生活。”寧平急忙說道。

韓宇聞言看了看寧平,低聲笑道:“你這話可得罪的人不少啊。”

“……多嘴。”寧平聞言一愣,隨即醒悟過來,低聲埋怨道。

韓宇笑了笑,正色對寧平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希望我妹妹幸福,所以我妹妹如果不願意,希望你不要強迫她。”

“這是自然。”寧平滿口答應道。

見到寧平一臉欣喜的樣子,韓宇忍不住潑涼水道:“別高興的太早,你跟我妹妹的身份差距太懸殊,現在就高興有點爲時尚早了。”

寧平聽到這話,臉色頓時一苦。韓宇很開心的看着寧平的臉色變來變去,不過他也不想太欺負寧平,隨即轉移話題的問道:“那個漢尼爾是你那個帝國的將軍?”

“是啊。”寧平點頭答道。

“……那他怎麼會待在這裏?”

寧平聞言看了看韓宇,低聲問道:“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聯盟的構成啊?”

“啊?不就是一個聯盟嗎?”韓宇不解的問道。

“不一樣的,聯盟的構成說白了就是各個勢力爲了儘量避免戰爭而建立的利益共同體。在聯盟內部,當勢力與勢力之間產生矛盾的時候,可以通過聯盟來讓產生矛盾的勢力坐下來商談,以此來避免產生戰亂。”說到這裏,寧平看着一頭霧水的韓宇,嘆了口氣問道:“聽懂了嗎?”

韓宇搖了搖頭,寧平撓了撓頭,“簡單點說就是在我們人類世界可以控制的星域內,各個擁有強大實力的組織集合在一起商量事情。”

“那這裏又是怎麼回事?”

“就像我剛纔說,聯盟內的各個組織都擁有各自的實力,而這個英格拉姆要塞,就是由帝皇星的人負責。也就是說,這裏是我家的地盤。”

“哦,早說嘛。說那麼多廢話,一句話就是這裏都是自己人。”韓宇一臉恍然的答道。

寧平目光很糾結的看了韓宇半天,最後嘆口氣說道:“你說得對。不過除了漢尼爾將軍一個人外,其他人我也不能保證他們就是自己人。”

就在韓宇和寧平說話的工夫,一行人已經來到了漢尼爾命人準備的接待室。衆人剛一落座,漢尼爾立刻迫不及待的對寧平說道:“五皇子,可算是找到你了。你不知道,自從你離開帝皇星以後,陛下、皇后、還有各位皇子和公主,都十分擔心你。”

寧平聞言看了漢尼爾一眼,“漢尼爾將軍,你不會是想要勸我回家吧?”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不敢,末將只是提一下建議而已。不知道五皇子來此有何吩咐?”漢尼爾連忙答道。

“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我在和我同伴旅行的途中,接收到一個來歷不明的求救信號……事情就是這樣,這是我們從那些遇難者的藏身地找到的攝像機。希望你可以幫忙通知那些遇難者的家人。”寧平接過韓宇遞過來的攝像機,放到漢尼爾的面前說道。

漢尼爾點頭答道:“這個沒問題,回頭我就安排人去做這件事,保證儘快通知那些遇難者的家屬這個消息。原本我還奇怪我的轄區內怎麼會出現大爆炸,既然有五皇子的親口證詞,那就不用再調查了。五皇子,你難得來這裏一趟,一定要多留幾天,好讓末將略盡地主之誼。”

“不用了,我和我的同伴急着趕路,所以……”寧平搖頭拒絕道。

“五皇子,難道連末將這麼一個小小的心願你都不願意滿足嗎?”漢尼爾有些難過的對寧平說道。

“是啊寧平,你看這位大叔多熱情啊,反正我們還要在英格拉姆進行一次補給,就在這裏待兩天好了。”一旁的韓宇出聲幫腔道。

“對,對,五皇子要去死亡星域,那裏危險重重,不做好充足的準備可不行。”漢尼爾連忙說道。寧平看着這一老一少一搭一腔,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那就三天好了。”

“不夠不夠,最少也要半個月才行。”漢尼爾連連搖頭說道,見寧平臉色難看,連忙解釋道:“五皇子你不知道,末將絕對沒有要扣留你的意思,我是擔心你們對死亡星域不熟悉,所以像把我們知道的關於死亡星域的情況告訴你們,同時把我們已經探明的死亡星域的星域圖交給你們一份,同時還打算找一些從死亡星域回來的人給你們介紹一些他們在死亡星域的經驗。”

“答應吧寧平,這位大叔爲了留你在英格拉姆,看得出是下血本了。”韓宇低聲對寧平說道。

寧平聞言同樣低聲的答道:“我知道。我還知道,這傢伙一扭頭準會去通知我的父母說我在這裏。然後就是來抓我回去的親友團。”

“半個月的時間,應該趕不及吧。”韓宇不確定的說道。

“如果是有皇家專用的星船,只需要十天就可以趕到這裏。”

“可是,那位大叔提出的條件很誘惑人啊。而且我覺得吧,有什麼話應該和家人說清楚,總是躲避也不是個事啊。你看我和夢馨,就算想要和家人說話,也只有彼此兩個人而已。”

“我看你是被那個傢伙提出的條件給收買了。”寧平盯着韓宇的眼睛說道。

“哈哈……這都被你看穿了,你真聰明。”韓宇打了個哈哈笑道。

“你啊~好吧,那我們就留在這裏半個月。不過說好了,如果我的家人來找我回去,你到時候可要幫我。”寧平無奈的說道。

“沒問題……那個,到時候我揍你的家人也沒問題吧?”韓宇猶豫了片刻,問寧平道。

寧平:“……”

在漢尼爾十分吸引人的條件誘惑下,韓宇一行人留在了英格拉姆。

三天以後,英格拉姆司令部的訓練室內,寧平正在和韓宇對招。韓宇側頭躲過寧平的一劍,開口問道:“寧平,你最近幾天怎麼回事?火氣好像一天比一天大,誰惹你了?”

“你!”寧平咬牙答道。

再次躲過寧平的一劍,韓宇叫屈道:“你心情不好怎麼能怪我呢?”

“要不是你當初不相信我說的話,我也就用不着在這裏亮明身份,夢馨也不會一連三天,連一句話都不跟我說!”

“我的天吶,我妹妹不理你能怪我嗎?當初是你自己嘴快非要說的,你能不能不要這麼不講理?”韓宇一捂額頭叫道。

“閉嘴!”寧平低聲喝道。

韓宇一邊閃躲着寧平的攻擊,一邊勸說寧平道:“我妹妹不想要理你,但是你可以去找她呀,和她把話說清楚,總好過在這裏拿我出氣吧?我要是受了傷,那我妹妹豈不是更加不會理你了?”

寧平聽到這話,手上動作頓時一滯,而韓宇趁此機會,欺身上前,毫不猶豫就是一擊右拳,正打在寧平的左眼上。寧平“哎呀”一聲慘叫,等到放下手的時候,就見寧平的左眼變成了熊貓眼。而韓宇不等寧平生氣就連忙解釋道:“打扮的可憐點,總是可以激發起女孩子的愛心。再說了,你要是不受一點傷,拿什麼理由去找夢馨啊?”

寧平轉念一想,發現韓宇說得很用道理,隨即收起秋水劍,轉身去找韓夢馨。沒走多遠就聽韓宇在那小聲嘀咕着:“哎呀,打了一個皇子哎,唔……決定了,這三天不洗右手了。”

“……”寧平心裏的火騰的一樣就起來了,恨不得轉身砍死那個叫韓宇的混蛋。不過眼下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不能在這個混蛋身上浪費寶貴的時間。一遍遍的在心裏說服自己,寧平總算是讓自己的心情恢復了平靜,回頭狠狠的瞪了韓宇一眼之後,寧平邁步走出訓練室,準備去找韓夢馨談談。不料他剛一出門,就見菲爾德一臉慌張的衝了過來,一見寧平就叫道:“寧平,韓宇呢?”

“在裏面,發生了什麼事?”寧平連忙問道。

“夢馨,夢馨出事了。”

“什麼!”韓宇和寧平異口同聲的問道。

“快跟我來,路上再跟你們解釋。”菲爾德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跑。韓宇和寧平對視一眼,二人急忙追上了菲爾德。 只要是有錢賺的事情,就會有人去做,不管那件事有沒有風險。對於生活在聯盟下的人們來說,死亡星域是神祕的、危險的,從死亡星域裏帶出來的東西也是很值錢的。但是有些東西,是並不適合帶到聯盟內的。爲此,走私那些被禁止帶入聯盟的東西的走私犯也就隨之產生。

正在和林珂等人在英格拉姆集市裏採購物品的韓夢馨就不幸的成爲了一位逃跑中的走私犯的人質。當韓宇和寧平趕到事發地點時,走私犯已經被聯盟士兵困在一座瞭望塔裏,而且韓夢馨也被困在了塔裏。

“不許進攻!”寧平一到現場就阻止準備命人破門的方柏道。

“五殿下,那個走私犯就藏在瞭望塔裏,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讓他逃走!”方柏信誓旦旦的向寧平保證道。

寧平聞言一瞪眼,低聲呵斥道:“我管那個走私犯死活做什麼?我只關心被那個走私犯劫持的女孩。你們這樣衝進去,萬一那個走私犯狗急跳牆,傷害那個女孩怎麼辦?”

“……五殿下,不過一個女孩而已,以你的身份,什麼樣的女孩找不到……”

“混賬!我警告你,如果那個女孩出現一點損傷,你這輩子就完了!”寧平聞言不怒,低聲對方柏喝道。

方柏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聲問道:“那殿下有什麼辦法?末將是沒辦法在不破門的情況下抓住那個走私犯的。”

“你負責穩住那個走私犯,儘量吸引走私犯的注意,最好可以把走私犯的具體位置弄清楚,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辦。”

見寧平大包大攬,方柏也樂得輕鬆,一邊讓人圍住塔樓,一邊命人去找談判專家。不過談判專家沒找來,倒把漢尼爾中將給找來了。漢尼爾中將一見寧平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跑了出來,再一打聽是因爲一個叫韓夢馨的女孩被走私犯給劫持了,頓時心裏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唯恐方柏因爲這件事頂撞了寧平,從而急匆匆趕了過來。趕過來一看,漢尼爾的心裏不由得鬆了口氣。

“想到辦法了嗎?”寧平看着韓宇等人問道。

韓宇等人搖了搖頭,韓宇更是咬牙說道:“實在不行就強攻好了,要是夢馨出了什麼意外,我非把那個走私犯給燒成灰不可。”

“不要胡來,最關鍵的是保證夢馨不受傷害,至於那個走私犯的處置,都是次要的。菲爾德,有辦法狙擊那個走私犯嗎?”寧平安慰了韓宇一句,轉而問菲爾德道。

菲爾德搖頭答道:“有點困難,對方藏身的瞭望塔是四周最高的一座建築,想要狙擊的話至少需要和那個瞭望塔等高的地方,而如果那樣的話,距離又太遠,距離越遠,偏差就越大,誤傷到夢馨的可能也就越大。”

就在寧平等人一籌莫展的時候,漢尼爾走過來說道:“五殿下,談判專家來了,你看是不是先派談判專家去和那個走私犯談談?”

“談判專家?有了!”寧平腦中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辦法。

瞭望塔內,待在第三層的走私犯看着被自己捆在一邊的韓夢馨,低聲說道:“你別擔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我逃出這裏,你就可以沒事了。不過在這之前,你還需要充當我一段時間的擋箭牌。”

對於走私犯的保證,韓夢馨沒有當真,淡淡的看了走私犯一眼,扭頭看向外面。走私犯見狀剛要再保證一下,就聽了望塔外傳來聯盟軍方面的喊聲,“塔裏面的人聽着,你已經被包圍了……”

“胡說什麼呢?”寧平一把搶過喊話的人手裏的擴音喇叭,衝着塔上喊道:“塔裏的走私犯你聽着,我是談判專家,你有什麼條件可以跟我提,只是請你不要傷害被你劫持的那個女孩,畢竟她是無辜的。”

“滾!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走私犯大聲衝塔外喊道。

“不要拒絕的那麼直接,請你靜下心來想一想,你現在的處境,可以安全逃走嗎?跟我談一談,說不定大家可以找到一個解決眼下這個問題的辦法也說不定。”

“……”走私犯考慮了一會,衝塔外喊道:“那隻能由你一個人上來,而且不許太武器,只許穿一套內衣。”

聽到走私犯的條件,韓宇下意識的看向寧平,就見寧平毫不猶豫的就開始脫衣服,一邊脫一邊衝塔上喊道:“可以,我不帶武器,只穿一套內衣。”漢尼爾有心阻止,可還沒等他開口,寧平已經動作迅速的只穿着一條內褲的走向瞭望塔了。

“這傢伙爲了夢馨還真是什麼都肯做啊。”韓宇望着寧平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進入了了望塔,走上三樓以後,寧平看到了韓夢馨以及躲在韓夢馨背後的走私犯。寧平伸開雙手對走私犯說道:“別緊張,你看,我什麼武器都沒有帶,威脅不到你。我們現在可以好好談談了嗎?”

“你回去吧,我不要你救。”沒等走私犯開口,被當做人質的韓夢馨突然對寧平說道。

走私犯和寧平同時一愣,寧平哭笑不得的說道:“不要胡鬧。”

“誰跟你胡鬧了,你回去吧,我不要你救。”韓夢馨白了寧平一眼後說道。

“你這女孩怎麼回事啊?我是在救你啊!”

“誰要你來救了?我跟你有什麼關係啊?”

“……不管我跟你有什麼關係,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這總不過分吧?”寧平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後說道。

“不稀罕,我在這裏挺好的。”

韓夢馨的不領情讓寧平終於憤怒了,“……你這個不識好歹的死女人!我爲了你都這樣了,你還想我怎麼樣?”

“你說誰是不識好歹的死女人?你有什麼資格說我!”韓夢馨同樣一臉憤怒的衝寧平喊道。

“我爲什麼沒有資格說你?啊?我堂堂帝皇星五皇子,爲了救你,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寬衣解帶,就穿個褲衩子的跑來了這裏,你還要我怎麼樣?”

“我要你脫了?你算我什麼人啊?”

“你說我是你什麼人?”

“兩位,都消消氣……”走私犯低聲勸寧平和韓夢馨道。

“你閉嘴!這裏沒你的事!”寧平和韓夢馨異口同聲的對走私犯吼道。走私犯被吼得一縮脖子,隨即醒悟過來,這不對啊,我纔是主角啊。當即掏出一支手槍頂在韓夢馨的太陽穴上,大聲吼道:“統統給老子閉嘴!媽的,差點被你們倆給弄糊塗了。你,到底是誰?”

被問的寧平冷冷的看了走私犯一眼,“談判專家。”

“你唬鬼呢!”走私犯怒吼一聲,問被自己劫持的韓夢馨道:“他是誰?”

“不認識。”韓夢馨冷着臉答道。

“行,行,你們倆都有種。”走私犯怒極反笑,拖着韓夢馨就往瞭望塔上走,寧平見狀連忙跟了上去。不一會的工夫,三個人就到達了了望塔的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