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任逍遙沒有答應幫他,但是兩人之間聊得很高興。

葉雄很會投人所好,聊的都是任逍遙喜歡的事情,至於讓他幫忙對付光明神殿的事情,一字不提。

現在好了,任逍遙還要跟他稱兄道弟,如果真有一天,葉雄有危險了,他這個當大哥的會就手旁觀。

人情大過天!

吳老來了幾次,換了幾個茶,見他們聊得這麼歡,也很高興。

「葉兄弟,今天聊歡,咱們不如切磋一下如何?」任逍遙道。

「任大哥,我怎敢獻醜,不是討打嗎?」

「你也別謙虛了,你的實戰力我是知道一二的,如果你真的沒有一戰之力,我也不會出聲邀請,說句狂妄的話,在聖使沒下界之前,能有資格當我對手的修士沒有一手之數。」任逍遙傲然道。

葉雄被他說得熱血沸騰起來,霍地站了起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進入煉虛後期之後,葉雄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手,今天能跟堂堂的魔尊一戰,正好可以檢證一下自己的成色。

兩人一拍即合,當下離開,找了處無人的星空,對面而立。

幽冥遠遠圍觀著,看得心情也有些激動。

「你先出手吧,不要有任何保留。」任逍遙伸手邀請。

「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雄頓時變身真猿六變不破金身,同時施展《梵聖功》第六層,天空戰氣在他身上流轉,讓他的身體泛著一層淡淡的霧狀金光,遠遠看著就像戰神下凡。

金氣元氣在修真一道極為少見,像這種霧狀,厚而凝實,不顯山不露水但是有些極強底蘊的元氣更少。

葉雄拿出五行神劍,將金元氣輸入五行神劍之中,頓時五行神劍光芒大盛,神器的威壓釋放出去,可怕的力量傳揚出去,讓人幾乎窒息。

面對他可怕的威脅,任逍遙依然談定如常,可是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五行神劍雖然只是神器,但是並不適合於你。」

「我覺得,沒有五行神劍比我更適合的法寶了。」葉雄回道。

「那是因為你沒有遇到更強大的神器,你的佛元雖然屬金,但是卻不是佛元最厲害的屬性,你的佛元屬性是佛,儒,五行神劍專屬是五行,你們兩者合璧只能發揮出七成實力。」任逍遙點破之後,繼續道:「你應該尋找一把佛門神器。」

「佛門之中,有神器嗎?」葉雄印象之中,佛門根本就沒有神器啊!

「佛門之中厲害的法寶是有的,只是不屑於排名,比起十大神器強大的法寶佛門之中絕對有,我就知道有一樣法寶叫做金菩佛串,是用百萬年份金色菩提子煅造成的菩提珠子,變化千萬,可以佛珠形態攻擊,也可以變幻成劍或鞭子,威力不在五行神劍之下。」

菩提子鑄的神劍,這確實很適合葉雄。

當初在第三幻境之中悟道三百年的時候,葉雄就曾經用萬年的菩提子鑄造了一串佛珠,當初可是他最強大的法寶,可惜在飛升的時候為了應付雷劫碎掉了。

「不知道這金菩佛串,現在在何處?」葉雄急問。

「神界。」

「既然在神界,前輩又是如何知道的?」

「我也是在史書上看到的,好了,出手吧!」

葉雄點了點頭,手中的神劍劈了出去,帶著一道滔天的劍芒。

任逍遙手指在面前劃了一個圈,馬上就出一個圓型的黑色結界,雙掌一推,結界迎風便漲,迎向劍芒。

轟!

劍盾相撞!

波盪肆虐,同時消失。

「好,不錯,繼續。」

任逍遙十分滿意,顯然他也沒有想到,葉雄居然能破他的結界。

葉雄飛身而上,手中一道道劍芒,如同銀河一般灑落,連綿不斷地出手。

滿宇宙都劍芒,劍意,劍氣,這些劍道交織成網,從各個方向無死角朝任逍遙出手。

任逍遙沒有出手反擊,身上凝聚一個又一個魔盾結界,把劍芒如數封住。

一個是矛,一個是盾,雙方之間,似乎有默契一樣。

葉雄一連出手幾十道劍芒,沒有一道能真正任逍遙有威脅的,頓時暗暗心驚。

這任逍遙果然不同凡響,以他現在的戰力,對付一般的半步合體沒有絲毫壓力,但是居然攻不破任逍遙的防守,對方的戰力實在是驚人。

他哪裡知道,就在他震驚的時候,任逍遙更加震驚。

一個只有煉虛後期的修士,居然要自己幾乎全力出手防禦,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以前他就聽過傳聞,葉雄的實戰力很強,但傳聞畢竟只是傳聞,只有親身體會才知道。

今天他想跟對方切磋,就是想證實一下傳聞有沒有誇大。

哪知道,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

葉雄越打越急,最後索性將五行神劍收起來,身上同時湧起魔氣,七層《天魔功》施展出來。

自從煉化神猿王從神界帶過來的靈藥,加上煉虛蒙奇的元嬰之後,葉雄魔功已經非常強大,甚至還在佛門功法之上,此時施展佛魔有晴,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轟隆隆!

天空之上,傳來十分恐怖的天地變化。

葉雄身上佛氣跟魔氣同時施展,可怕的威壓,讓遠處的幽冥看了,都暗暗咋舌。

「前輩,小心了。」

葉雄托舉著旋轉的黑色佛門印記,以風車之勢,狠狠地殺過去。

風車一出,天地變色,宇宙崩潰。

轟!

如同星球爆炸一樣的聲音響起,巨大的爆炸把任逍遙直接給淹沒了。

葉雄也有些蒙了,自己的神通把自己嚇到,也只有他了。

「會不會出手太狠了。」

葉雄連落到半空之中,那波盪還沒完體消失的地方,尋找任逍遙。

哪知道,波盪全部消失,都沒看到任逍遙的身影。

「不會被這風車搗成肉醬了吧?」葉雄喃喃道。

「這邊。」熟悉的聲音傳來。

葉雄轉身一看,發現任逍遙站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葉雄連他怎麼出現在那裡都不知道。

這傢伙是怎麼在自己的目光之下消失的?

葉雄暗暗震驚。

「你這一招威力太驚人了,硬擋非得脫層皮。」任逍遙揮了揮手。

「前輩,還要繼續切磋嗎?」葉雄問,他感覺打得正爽呢! 「不打了,再打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哪怕我贏了你,也得脫層皮。」任逍遙擺了擺手。

葉雄剛才那一招自創神通,徹底把他給嚇住了。

「對了,你剛才那一招叫什麼名字?」任逍遙好奇地問。

「《佛魔掌》第二式,佛魔有晴。」

「佛晴有晴,敢情是得到天道恩澤那一招?」

「沒錯。」

「傳聞不虛,這一招真是厲害。」任逍遙讚歎。

「剛才任大哥一直都在防守,還沒有主動出擊,如果大哥出擊,我肯定防不住。」

「你別抬舉我了,我的防禦比攻擊強。」任逍遙不歡那麼客套,轉話道:「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也沒什麼打算,就是找個地方修鍊,但是又不知道去何處修鍊。」

到達他這種程度,境界在這一界之中已經是非常高了,如果依然在這一界修鍊,想繼續進階,除了花費更多的時間,根本沒有別的辦法,他現在正在為下一步進階頭疼。

「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個地方?」 若是不曾深刻怎麼懂 任逍遙突然神秘兮兮。

「什麼地方?」

「我不能告訴你是什麼地方,你去了才知道。」

「對我的修鍊有幫助嗎?」

「那個地方是我這輩子,見過對於修鍊最有用的地方……當然,那地方很危險,一不小心就可能殞落,你敢去嗎?」任逍遙目光之中帶著期盼。

「我這輩子都不知道死過多少次,還有什麼好害怕的。」葉雄笑道,正好幽冥過來了,他當下問道:「她也去嗎?」

任逍遙搖了搖頭:「她實力太弱,沒有資格去。」

「你們在說什麼呢?」幽冥奇怪地問。

「任大哥說要帶我去一個很不錯的地方修鍊,但是那地方很危險,他問我去不去。」葉雄實話實說。

「有多危險?」幽冥問。

葉雄是她的丈夫,她自然不想他去太危險的地方。

「是我目前去過最危險的地方,修士殞落的機率,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任逍遙沒有絲毫的隱瞞。

葉雄跟幽冥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震驚之色。

一百人前去,只有一個人回來,這死亡率也太高了吧!

「如果我前去,有機會進階嗎?大概要多久?」葉雄繼續問。

「我剛才跟你切磋過,如果你去的話,能活著回來,十年內進階的可能性百分之五十,二十年能進階的可能性,百分之八十以上,三十年我包你能進階。」

葉雄馬上就心動了。

以他現在的境界,雖然在這一界能自保,但是還是無法絕對安全。

只有進入煉虛巔峰,他才能百分之一百安全。

「這事情也不急,你們好好商量一下,這是我的元氣小瓶,一個月之內給我答覆就行了,一個月之後,我們就出發了。」任逍遙遞過一個元氣小瓶。

「你們……除了邀請我,你還邀請了別的人嗎?」葉雄奇怪地問。

「除了你,目前還有兩個都同意去了。」

「我認識嗎?」

「你不認識,都是隱修,但是他們的實力比起六道之首,也差不了多少,有一名已經能跟道首佛聖一個層次了。」任逍遙繼續道。

「真仙界還有如此強者?」葉雄震驚了。

「真仙界潛藏的隱修強者很多,只是他們不喜歡出風頭而已,就像我,如果不是當初一念之差,在魔宗大會上出現,被推封為魔尊,誰又知道我的存在。」

這話倒是不假,葉雄剛來的時候,只知道魔宗六十四宗門,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魔尊這號人物,只是在六十四宗大比的時候才知道,而且還是傳聞。

真仙界強者還是很多的。

「前輩,真仙界之中,半步合體境界的修士,大概有多少?」葉雄繼續問。

他現在知道的只有四個,道首,佛聖,魔尊,還有他剛才說的那個人,至於別的,他聽都沒有聽說過。

「如果說算活著的人,應該有十幾個人,但是這大部份現在的都不在真仙界。」任逍遙貌似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談太多,轉移話題道:「你好好考慮,如果能想去那個地方,還能回來的話,那麼,等你回來的那一天,就會發現,光明神殿在你眼裡,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任逍遙說完,不待他再說,身影一閃,化成一團黑氣離開了。

等他離開之後,幽冥走到他身邊,問:「你真的打算,跟他走嗎?」

葉雄低著頭,沉默著沒有回話。

「問你話呢,你在想什麼?」

「他是任逍遙。」葉雄突然說道。

「他本來就是任逍遙。」

「我的意思是,他是神將任逍遙。」葉雄重新說了一遍。

「怎麼可能?」幽冥臉色微變,幾乎不敢相信的自己耳朵:「如果他是任逍遙,怎麼可能放過咱們,怎麼可能還跟你稱兄道弟的,早就把咱們殺了。」

「他跟暗虎、華凌風不一樣,他最後才選擇站隊陸青鋒的,跟咱們沒有天大的仇,不一定非得殺咱們。」

「我還是不太敢相信,如果他是任逍遙,他為什麼還起這個名字?」

「這真是他的高明之處,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巨隱隱於朝。他這麼做,前期會很痛苦,但是後期,卻是他最好的保護雨,你想想,現在整個真仙界都知道他不是神將轉世了,誰還會去查他?」

「這只是你的個人猜測吧,證據呢?」幽冥問。

葉雄沉默了,確實只是他的猜測,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很強烈的感覺。

任逍遙,就是神將任逍遙。

「我會找到證據的。」葉雄鏗鏘道。

「如果他真的是任逍遙,我更不能讓你跟他走,萬一他挖了個坑,讓你往裡面跳怎麼辦?」幽冥擔心道。

「我覺得不會,你還記得上輩子的任逍遙,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幽冥想了一下,說道:「他這個人……亦正亦邪,有時候人很好,有時候又很殘忍,喜怒無常,不按套路出牌,沒有人知道他心裡有想什麼,反正……就覺得他這人很讀不懂。」

上輩子,幽冥跟任逍遙一樣都是神將,但是兩人交集非常少,任逍遙是她接觸過最看不透的人。

神將之戰中,當初陸青鋒都不知道他會站隊那邊,最後他還是站在陸青鋒身邊,還是最後決定的,這也是申箭跟玄冥魔女跟左不韋三人大戰失利的原因。 「幽冥,當初神將之戰,七大神將怎麼會只有陸青鋒活下來,既然他們那邊贏了,為什麼暗虎,華凌風還有任逍遙都會殞落?」對於這件事情,葉雄一直都非常不解。

按道理,陸青鋒一邊活著的人應該不只一個能對。

「當年一戰,我戰陸青鋒,申箭跟左不韋一左一右,背靠背戰任逍遙,暗虎跟華凌風。申箭戰力非常強,雖然以二敵三,但是也能撐住,因為是生死之戰,最後大家都受傷非常嚴重,幾乎就靠意志在撐著。」

「陸青鋒實力在我之上,也受了些小傷,最後……」

「最後怎麼了?」葉雄奇怪地問。

「最後我快撐不住的時候,陸青鋒突然停了下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有限的時間之內,我連忙施展無限重新禁咒,最後力竭而亡,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陸青鋒最後居然停手了?」葉雄問

「沒錯。」

「他為什麼要停手?」

「我也不知道。」

如果他不停手,幽冥根本就沒有時間施展無限重生禁咒。

到底是誰打斷他的出手?

葉雄覺得有必要找到呂天照跟申箭好好談談,到底神將之戰之中,最後關頭,他們是怎麼殞落的。

兩人正說著,幽冥的水鏡震動起來。

「呂天照的。」幽冥一邊說,一邊接通水鏡。

水鏡那邊,呂天照非常焦急,說道:「幽冥,出事了,申箭被埋伏了。」

「情況怎麼樣?」幽冥急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