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男男女女歡呼不斷,許多富家子弟,更是露出了笑容。

這次的生日派對,不僅有樂少的同學參加,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十八線小嫩模來參加。

對於許多富家子弟來說,這些都是可以下手的獵物。

只看見一名身子妖嬈,穿着性感的女子,緩緩地靠到了樂少的身旁。

樂少伸手就攬住了她的腰肢。

客廳之內,瞬間燈光一暗。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一下子寂靜下來。

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閃爍着的燈再次亮起,隨之響起的,就是那勁爆的音樂。

一時之間,黑夜更深,狂歡的派對也顯得更加火爆。

幽暗七彩且閃爍着的燈光之下,一位大波浪卷的比基尼女子,靠近了李長生,將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微微一笑,說道:“這位小帥哥,怎麼稱呼?”

“李長生。”

女子“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妖豔地說道:“你這個名字,倒是土氣得很。”

話還沒說完,丁盈盈像是雀躍的小鳥,一下子就走上前來,一把勾搭住李長生的肩膀,對着那名女子笑着說道:“這是男朋友,怎麼了?”

女子怔了一下,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扭身就走。

“喂……你來這裏,是假扮我男朋友的,可別勾搭其他妹子。”丁盈盈嘟了嘟嘴,在李長生的耳邊輕聲地說道。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她問我的名字,我自然就告訴她咯,並不是我跟她主動說話的。”

“算了,我陪你玩吧!要不然你來這個地方,也不認識幾個人,自己呆着也無聊。”

話一說完,丁盈盈拉起了李長生的雙手,說道:“來……我們跳舞。”

屋子外頭的泳池,嬉笑聲不斷,只看見男男女女打成一片。

. ttκá n. ¢○

所有的人,似乎都沉浸在了歡快的派對之中。

“啊……”

突然,一聲尖叫,從樓上的房間之中傳出。

尖叫聲,在這一剎那,卻是尖銳刺耳,聲音蓋過了所有的音樂和狂歡。

這聲音,像是一瞬之間,刺破了黑夜的黑暗,將所有的人,從沉浸的狂歡之中拉了回來。

所有的人,一下子驚住了。

“發生了什麼事?”樂少怔了一下,隨後大聲叫喚起來。

沒有人能回答他的問題,因爲所有的人都在狂歡,根本不知道樓上出了什麼事情。

“開燈……開燈……”

樂少連忙叫道。

客廳的燈被打開,一下子變得亮堂堂。

李長生眉頭一皺,朝着樓上聲音傳出的房間看去。

“走,上樓看看。”

樂少連忙說着,邁步朝樓上走去。

劉大師緊緊地跟在了樂少的身後頭。 衆人上到了二樓。

聲音是從二樓的房間裏面傳出來的。

此時,這個房間的門,正緊緊鎖着。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開口問道:“這個房間平日裏是用來幹嘛的?”

樂少說道:“是這棟別墅的書房,並沒有什麼東西。”

說話之間,只看見劉大師已經伸手去敲房間的房門。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誰在裏面?發生了什麼事?”劉大師沉聲叫道。

房間之內,此時此刻卻是十分安靜,根本沒有任何的聲音傳出來。

李長生一怔,說道:“會不會是我們弄錯了,不是這個房間?”

樂少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我記得這房間的門原先是開着的,如今鎖上了,裏面必定是有人的。”

聽到樂少這麼一說,衆人都有些驚疑。

“我看裏頭是真出了事情,還是撞門吧!”李長生連忙說道。

樂少點了點頭。

衆人讓開了一條道,只看見劉大師在樂少的指揮下,“砰”的一下就撞在了房間門上。

房門一下子就被撞開了。

衆人驚疑地朝房間之內看去。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所有的人都驚住了。

丁盈盈尖叫了一聲,連忙別過臉,將頭靠在了李長生的肩膀之上。

房間之內,滿地的鮮血,那紅檀木製成的書桌之上,也沾染了鮮血。

只看見淋漓的鮮血,不斷從書桌上滴落下來。

房間內的牆壁之上,更是鮮血四濺在上面,將四周的牆壁都完全染紅了。

但是,偌大的房間之內,卻是看不到一個人影。

“怎麼回事?”樂少眉頭一皺,整個人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衆人只感覺,似是有一股陰冷的風,從房間之中吹了出來。

但這房間之內的窗戶,卻都是緊鎖着的。

“別害怕。”李長生低聲地跟身旁的丁盈盈說了一句,又道:“我進去看看。”

話一說完,邁步朝裏頭走去。

此時此刻,劉大師也是一臉震驚,隨即也走進了房間之中。

衆人站在房間外頭,卻是根本不敢走進去,大部分人,連看都沒朝房間之中看一眼。

畢竟如此鮮血淋漓的場面,看上去更像是兇案現場。

“樂少……樂少……我們要不要報警?”人羣之中,突然有一人開聲問道。

“對啊……要不我們報警吧!”衆人此時才突然緩過神來,紛紛開聲說道。

樂少猶豫了一下,朝着劉大師和李長生看了過去,說道:“要不要報警?”

他此時此刻,心中也是沒有任何主意,從小到大,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

如今看到滿房間的鮮血,只感覺整個房間之中,都瀰漫着一股濃濃的血腥味,越發覺得滲人。

劉大師連忙擺手,說道:“不用,檢查一下再說,說不定是有人在惡作劇。”

“對對對……說不定是惡作劇。”

衆人聞言,又紛紛點頭附和。

畢竟這樣一個日子,這樣一個派對,沒理由突然出現這樣莫名其妙的事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人在惡作劇。

想到這點,原本許多還在驚恐的人,才稍稍鬆了口氣。

不過滿屋子的血腥味,卻是十分的濃重,這倒是讓人十分起疑。

只看見李長生緩緩地蹲下身子,用手指尖輕輕地沾染了一下地上的血跡,拿到鼻子下聞了聞。

衆人朝他看去,劉大師也怔了一下。

“不是惡作劇……這是人血。”李長生開口說道。

此時,仿若周圍的空氣突然凝固了一般,所有的人,都深深吸了一口冷氣。

“還是報警吧!樂少……”人羣之中,又有人顫顫地說了一句。

樂少身子一抖,卻是完全沒了主意。

劉大師冷冷“哼”了一聲,說道:“這房間裏面如此多的鮮血,卻是密封的房間,也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剛纔房間裏頭傳出聲音的時候,我們都在客廳,卻是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從房間之中出來,我看……是這屋子……鬧鬼了吧!”

劉大師一句“鬧鬼”倒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樂少雙目一亮,連忙朝着劉大師看去,說道:“劉大師,你是高人,這屋子若真是鬧鬼,有你在,我們無需擔心,不是嗎?”

劉大師微微一笑,傲慢地說道:“那是自然……不過,當務之急,我看最好的辦法,就是清點一下人數,看看有沒有少了什麼人,這樣纔可弄清楚,到底是有人在惡作劇,還是鬧鬼了。”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劉大師說得有道理,我們還是清點一下人數吧!”

“好,好……清點人數。”樂少連忙說道。

此時的他,已經有些六神無主了。

“召集大夥兒,都到客廳去,大家找一下一起同來的夥伴,看看人數有沒有少。”劉大師沉聲說道。

此時的他,儼然有一副大師的模樣,開始發號施令了。

李長生走出房間之前,還特意朝房間之中掃了兩眼,再次確認這小小的房間之中,沒有藏人的地方。

看來這一回,倒真是遇上怪事了。

要知道,李長生開了天眼,一般若是有鬼魂妖怪存在,不太可能瞞得住他,但是此時此刻的他,卻是絲毫沒有在房間之內,感受到任何的鬼氣或妖氣。

丁盈盈此刻已經稍稍恢復了平靜,連忙拉住了李長生的手臂,狐疑地朝李長生看了一眼,似是也在詢問緣由。

李長生微微搖了搖頭,低聲說道:“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有些莫名。”

丁盈盈一怔,說道:“你不是道士嗎?有沒有鬧鬼,你察覺不到?”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現在沒有察覺到任何一絲古怪。”

說話之間,衆人又回到了客廳當中。

此時,外頭原先在泳池邊上戲耍的男男女女,也進到了屋子當中。

突然出了這麼一件事,看上去倒不像是惡作劇,衆人玩耍的心情一下子就沒了。

樂少更是鬱悶無比,自己最近怎麼運氣那麼不好,剛遇完吸血鬼不說,如今過個生日,還出現了鬧鬼的事情。

“大家點一下人數,看一看隨行來的夥伴,有沒有少。”劉大師指揮着說道。

此時此刻,所有的人都開始紛紛左顧右盼。

客廳裏面,頓時喧鬧起來。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清點完畢了。

劉大師掃了一眼衆人,開聲問道:“你們同行的夥伴裏,有沒有少人?”

“沒有,劉大師……”

“沒有。”

“沒有……”

衆人紛紛開口說着。

這下,所有的人都鬱悶了。

怎麼一回事?大家夥兒都在,也沒少人,那剛纔在房間裏發出尖叫聲的人,是誰?

難不成,真的是鬧鬼了?

就在劉大師也一籌莫展的時候,樂少臉色蒼白地走上前來,顫抖地說:“劉……劉大師……”

衆人一怔,朝樂少看去。

劉大師微微一笑,說道:“樂少,你怎麼了?怎麼你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對勁?”

李長生此時也覺得十分奇怪。

只看見樂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不僅沒少人,還多了一個人。”

多了一個人?

衆人聽到這裏,頓時炸了鍋。

劉大師一怔,隨後眉頭一皺,說道:“什麼意思?”

只看見樂少朝邊上一指,說道:“那裏……”

衆人隨即朝樂少所指的地方看去。

只看見房屋通往後院的的走廊口,燈光隱隱暗暗,有兩個人,並肩站在那裏,眼神幽幽,正朝着這裏看了過來。

燈光忽明忽暗,照在兩個人的面容之上,卻是剛好可以讓客廳內的衆人,看清楚他們的長相。

“王丁……”

人羣之中,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呼。 屋子裏頭,出現了兩個王丁。

這倒是讓所有的人,都不禁吸了口冷氣。

只感覺似是有一股陰風,吹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樣,涼絲絲的。

劉大師眉尖一挑,震聲叱道:“怎麼回事?出來……莫要裝神弄鬼。”

丁盈盈下意識抓緊了李長生的手臂。

李長生感受到丁盈盈似是有一絲恐懼,一隻手輕輕地拍了拍丁盈盈的手背,說道:“別怕。”

此時,只看見走廊口的兩個王丁,同時朝這一頭走了過來。

所有的人心驚膽顫,連忙讓開一條道。

只看見兩個王丁哭喪着臉,看向了樂少和劉大師,同時開口說道:“樂少……劉大師……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上了個廁所,出來的時候,就發生了這檔子事,我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樂少聽了一怔,連忙看向劉大師,說道:“劉大師……你看……這怎麼辦?”

劉大師眉頭一皺,冷冷地“哼”了一聲,說道:“必定是有妖孽作祟,使了障眼法。”

“劉大師……樂少……你們可要幫幫我。”兩個王丁同時說着,都相互看向了對方。

在場衆人哪裏遇見過這樣的事情?此時此刻,都已經完全呆住了,根本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這事情若不是親眼見到,說出去,恐怕都沒有人會相信。

李長生此時也是眉頭緊皺。

因爲他發現,他竟然感受不到兩個王丁身上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