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之下那些重機槍威力將會全數發揮出來,很容易就能將人擊斃。

畢竟一名尊者乃是修法為主,身體素質不可能多麼強橫。

作為一名大真人中的高手,對於這一點朱小雀認知的非常清楚。

她在每次的戰鬥中,都會認真的控制好距離,最大程度的利用自己本身優勢。

而就在她不解的眼神中,秦毅全身爆發出一陣血光,血紅色蒸汽從毛孔之中冒了出來,如同一條紅龍鑽進敵營。

遠戰對於尊者高手來說固然優勢強大,可對方也同樣可以變著把式攻擊你,想要摧毀這些鐵疙瘩比較難。

而一旦秦毅衝進對方陣營之中,這些坦克、裝甲車就只能夠被動挨打。

在這種狹窄的空間之中,他們的攻擊根本施展不開。

即便是能夠攻擊出來,以秦毅靈活的身法完全可以輕鬆避開,這個時候他們的同伴就倒霉了,完全就是活靶子。

「砰!」

秦毅貼身一拳轟在一輛奔走中的裝甲車上,血紅色蒸汽瞬間灌注到了整輛裝甲車。

朱小雀下意識的掠上了高處,目光緊緊盯著秦毅的身影,所有的一幕幕都在衝擊著她的認知。

「轟隆隆~」

那輛裝甲車頓時停了下來,秦毅拳頭觸及的地方,一道深邃的凹陷浮現,裡面的人已經被恐怖的內勁衝擊的面目全非。

解決了一個,秦毅並未停留,身體就像一道流光,在戰場上掠過,他一拳一輛裝甲車,爆發出來的氣勁將他方圓一米範圍都染成了血紅,怒髮衝冠,根根豎起,星空般深邃的眸子此刻也布滿了一層血絲。

「死!」

一縷青筋從秦毅額頭浮現,他徒手掀翻了一輛老式坦克,那坦克在空中翻了幾圈,重重的砸在地上,裡面的人直接摔死了過去。

坦克的裝甲防禦要遠遠大過普通的裝甲車,秦毅的內勁很難滲透進去,之前那種無往而不利的手段已經失去了效果。

「該死,內勁消耗有點大了!」秦毅眼中閃過一縷寒光,以他的身體強度,還是很難撐過如此負荷的戰鬥的。

他太逞強了。

之前決定來東南亞的時候,也並沒有考慮國T國這個因素,若只是區區龍堂,他完全有信心應付。

當他知道T國軍方已經跟龍堂勾結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深處普吉島市龍堂分部的鋼鐵大樓之中,沒有了多少的退路,因此他才將計就計,才走到了現在。

面對大國軍事……著實有些無力。

一名普通的士兵駕駛一輛坦克,就可以完全壓制一名大真人強者或者是一名化勁高手。

試想一下,大國之中比坦克厲害的裝備何等之多?尊者算得了什麼?

可是秦毅的表現在朱小雀眼中,已經堪稱神話,她已經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她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焱龍部若是得到了這名青年,未來有可能站在世界武道界之巔么?

「呼!」

秦毅身影立在中間,重重的舒了口氣,「只有用這一招了!」 余天景看著靜靜的吃著烤雞的人,終於忍不住伸手拿開!

「不想吃就別吃了!」明明吃得一點也不好吃的樣子。

葉靈手微頓,垂著眸說了聲抱歉:「可能晚飯吃得多了點……」

余天景深深看了她一眼,那些複雜的情緒又湧上來,他撇開臉:「不想吃就不要吃……為師自己吃得完!」

味同嚼蠟,像被傳染了一樣,他也覺得沒那麼好吃了。

儘管是自己千方百計買回來的!

他用力的咽下最後一口,不再伸手。

葉靈起身要回房。

「君君……」

「還有事嗎?」葉靈抿了下嘴,「師父。」

把一切調回原來的頻道。

余天景張口啞著,說不出話來。

眼神透露著心裡的想法,可是她不看他自己一眼。

最後只有頹敗的認輸:「沒事。」

「那我先回去睡了。」

「還這麼早…」

「今天有點累。」

「那…好好休息……」

葉靈嗯了一聲,邁步離開。

一一一

葉靈終於見到了顧飛菲。

人還是原來的人,只不過神情有些過於陰鬱。

曾經也是抬頭挺胸,帶著傲氣的人,如今散著發,低頭垂眉,不願人多看她一眼,像個怕生的孩子。

臉上的確有了疤痕,一指左右,就此折了她的翼嗎?

葉靈沒有上前去說什麼,只是遠遠的看著,然後轉身離去。

後來又遇見一次,是顧飛菲攔住洛昊天,質問他的喜好。

洛昊天看她像看路邊的陌生人,一句「你與我何干?」打發了顧飛菲。

顧飛菲怔忡在原地,看著他毫不留念的離去,表情一變便拔了劍。

顧飛菲的劍法凌亂,可是又快又狠,洛昊天接得有些狼狽。

便試圖講理:「顧飛菲!你這是要做什麼?!得不到就毀掉嗎?如此狠毒?!」

顧飛菲或許是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定義為了狠毒的模樣,想當初那些卿卿語語,不都是從這人口中出來的么?!

不要了就要踐踏?!

「我狠毒?哈!啊~!……」

顧飛菲憤怒更加,下手直接是往要害去!

洛昊天也發了狠,兩人的打鬥引來了很多人觀看。

葉靈身邊站了人,紛紛詢問前後,不過葉靈只是搖頭,也恰巧遇到的樣子。

眾人一開始還有些擔心顧慮,可是兩人的事情被人一說,觀戰的師兄弟姐妹們便開始各自抒發己見,誰贏誰輸彷彿已是其次。

葉靈聽著聽著,大家開始以弱者為護,大多數人在同情顧飛菲,畢竟又毀容又被男人拋棄,男人還另結新歡的樣子,下手再狠反而有人叫好……

而洛昊天一時半會贏不了顧飛菲,又看見人多,語氣上有些服軟:「顧飛菲我們有話好好說! 冷魅校草獨寵乖乖女 打來打去的……」

顧飛菲卻只是冷哼!

洛昊天急眼了:「你到底想怎樣!非要弄得人盡皆知,是怕人不知道你成棄婦了嗎?!」

顧飛菲訝異的表情只一瞬,卻被洛昊天抓住了機會,長劍往她身上一送……

眾人唏噓:躲不過了!

這一劍,顧飛菲怕要躺個三五個月半年之類的……

葉靈卻看到不一樣的事情,那劍不會刺進去的,有人擋住了。

她的師父來了。 秦毅五指向天,電流從他指縫中流了出來,那四射的電光如同波濤般洶湧澎湃,湛藍中帶著些許紫色,彷彿觸碰到就會瞬間喪命。

朱小雀已經看呆了。

「他不是控火尊者嗎?」

一人掌控一門屬性的法門,這幾乎已經成為修法界人人公知的事情,一旦兩種既然不同的能量出現在一個人的身體中,那種互斥產生的狂躁的能量,會瞬間將人的身體撕碎。

曾經也有人試圖修鍊兩種屬性法門,應對各種戰鬥中的變化,可無一不是以死亡而告終,沒有人能夠掌握那種力量。

今天,朱小雀卻是見到了,雷火兩種都是屬性十分狂暴的力量,一種就已經十分難以控制,更不要說同時修鍊,特別雷電還是毀滅性最強的攻擊手段,一個不注意連自己都有可能被轟滅。

「這傢伙還是人嗎?」朱小雀眼皮狠狠的抽了抽。

一陣激烈的「噼里啪啦」的聲音,一根簡化版雷電之矛出現在秦毅手上,他隨手一擲,那雷電之矛散發著電流脈衝,狠狠的扎進了一輛老式坦克腹腔中,電流瞬間爆發了出來,整輛坦克瞬間失去了行動能力,裡面的人被電的外焦里嫩。

「咻~!咻咻~!」

一根又一根雷電之矛射了出去,秦毅立於中心位置,跟他們距離極近,坦克跟裝甲車的威力根本施展不出來,等同於是活靶子,被他一輛又一輛的穿了個透心涼。、

引雷陣中儲備的雷電之力被秦毅用了將近一半,他額頭已經是出了一層縝密的汗珠,體力有些虛弱。

操縱雷電之力,對於秦毅來說還是有些太勉強了。

不過這次對方軍區派出的十餘輛坦克與裝甲車卻是被秦毅給清理了乾淨。

遠遠的躲在陰暗處,死裡逃生的大長老二長老,看到這一幕狂咽口水。

「尊者境怕是不會有這種戰鬥力的,面對坦克跟裝甲車這種裝備,尊者只有落荒而逃。」大長老面色難看。

「你是說?」二長老忽然面色一緊。

「也不可能,人仙境界被稱之為陸地神仙,已經是能夠掌控自然力量,對方遠遠還未達到,而修法境界中的神境更是虛無縹緲,聽說是能夠掌控精神力與人作戰,不可想象,這小子明顯也沒有達到。」大長老搖了搖頭。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比一般的尊者強者或者是冥道高手都要強很多,怪不得咱們太上長老死在他的手上。」

「這種敵人,只能用盡一切辦法讓他死,否則將是我們龍堂的噩夢。」大長老面色陰寒到了極致。

「可惜龍主衝擊最後一步還未出關,否則咱們倒是多了一分勝算。」二長老緊緊咬著牙,面對秦毅,僅憑他們,確實生出了濃濃的無力感,連軍區裝備拿出來都被對方一舉擊潰,難道真要冒著大不諱出動那些違禁的裝備才行么?

先別說國際輿論,就他們自己國家這一關,都很難過去。

畢竟那需要的許可權太高,而且這是在鬧市區,幾乎不可能使用,若是對普通民眾造成了巨大威脅,他們罪過可就大了,沒有人願意去背這個鍋。

老指揮長盯著屏幕上傳回來的視頻。

「這就是所謂華國的東方武者?果然神奇,從未聽說過人可以徒手打得過坦克,今天我真是開了眼界!」

「老指揮長,咱們要不要……?」旁邊一名聯絡員同樣看著視頻,忽然試探著建議道。

「不,雖然朗基將軍死了,但是臉面我們還是要的,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明目張胆的去跟華國要人,迫於輿論壓力對方不得不給。」

「而若是我們使出了違禁的武器,便是給了他們借口,到時候一旦沒有殺死他,讓他逃了出去,這事就難辦了。」老指揮長摸了摸鬍鬚說道。

「讓那個龍堂的負責人出來吧,這件事他們惹的,也該讓他們多擔點責任,我們軍區損失的夠多了,到時候油水還得從他們身上撈回來才是。」老指揮長想了想說道。

……

這邊,秦毅並不知道別人還有什麼手段針對他,他徑直走進了龍堂的總部基地,這裡被五枚燃爆彈轟炸的遍地傷痕,五道巨大的深坑浮現在地面上,如同被天外隕石砸中了一樣。

正是這五顆燃爆彈,讓龍堂損失了數千精英人手,將他們的信心直接摧毀,也省去了秦毅無數的麻煩。

只是遺憾的是,到現在那個龍主還未出來。

望著秦毅的身影,縱然在外面有幾百名警察,上千的軍人,卻也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止他,截殺他。

朗基將軍已經死了,他們現在直接聽命於老指揮長,而老指揮長的意思則是讓龍堂自己出面擺平這件事,他們負責善後。

他們普吉島市軍區跟曼谷市軍區損失的已經夠多了,即便是滅了那個小子,也無法挽救回他們的失去的東西。

「龍主,你敢對我金衡市動手,敢對我秦毅的人動手,現在我不遠萬里過來,都不出來接客的么?」秦毅聲音淡淡的在這裡傳開,幾乎附近數千米之內所有的人都能聽見。

「秦毅你夠了!你現在跟著我回去,我會讓上面想盡辦法保住你!」

「你該發泄也發泄過了,不要再任性了!」

朱小雀鼓足了勇氣上前說道。

秦毅的本事她確實是見識到了,如此潛力、天賦的人,是華國的財富,若是死在這東南亞的土地上實在是太可惜了。

朱小雀不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人,秦毅的能力確實打動了她,她想為祖國籠絡一名人才,想讓焱龍部變得更加強大。

「我還沒殺龍主,我不能離開。」秦毅搖了搖頭,遊走於龍堂總部基地之中,但凡是他看到的龍堂之人,皆是無一活口,手段狠辣直接。

在朱小雀眼中,這個秦毅實在是偏執的有些過分了。

她不知道龍堂到底做了什麼,讓秦毅下了必殺他的決心。

實際上若是認真來算,龍堂做的事確實不算多。

可僅僅一件,也足夠讓秦毅生出必殺他的決心。

他已經感受過一次失去的痛苦,他單純的不想再感受第二次而已。

「龍堂這個樣子已經構不成威脅了,至少幾年之內對你都沒有任何威脅,沒有必要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朱小雀有些氣惱。

然而秦毅還是搖了搖頭。

「只要龍堂高層沒死,我就不安心。」秦毅抬頭望著龍堂總部最高的那棟大樓,他並指一劃,虛空凝出一道火焰長刀,朝著那大樓橫斬過去,頓時熊熊火焰將大樓包裹了起來,聲勢浩蕩。

「閣下住手!」

正當秦毅再次凝出一把火焰長刀時,一道爽朗中帶著焦急的聲音響了起來。

「閣下住手,我是代表T國軍區來跟閣下談談條件的。」過來的人是一名戴著眼睛的年輕男子,他扶了扶鏡框,露出了一副博學者的姿態。

「閣下如此行徑,除了讓自己更不痛快之外,沒有任何作用,我們知道閣下的目標是龍堂,所以我們軍區想跟閣下談個條件。」

那眼鏡男目光灼灼的盯著秦毅,眼中閃過一抹自信,秦毅都不知道對方自信從何而來。

「什麼條件?那些沒有營養的話就不用說了,直奔主題吧。」

我真的只是想打鐵 秦毅淡淡說道,有些不耐煩。

大國軍區,肯定喜歡耍一些手段,秦毅不可能全部都聽信了他們,否則被賣了還幫對方數錢。

「嘿嘿,我敢保證是一個閣下絕對無法拒絕的條件。」 後續的事情,葉靈沒有再看,兩家相爭,也不需要她關注些什麼,只要走出去,滿山都是他們的故事版本。

顧飛菲與洛昊天,算是分道揚鑣了。

接著,是洛昊天有了新人並見了長輩的事。

幾家歡喜幾家愁,顧飛菲離開師門,出外闖蕩去了。

事情算是告了段落,又再過去了半年,外面傳來了顧飛菲已婚的消息,說是嫁給了一個小門派的門主。

葉靈見過一面,那個中年男人對顧飛菲還算是有心那種,很多都順著她意。

只是顧飛菲的心思,似乎仍然沒有安定下來的樣子,眼裡帶著仇恨。

葉靈又在山上再住了一段時間,終於還是被接了回家。

臨走前,余天景一天都沒見人。

葉靈只能認認真真的把里裡外外都打掃乾淨,還跟相熟的師兄弟都告了別。

葉靈在想要不要給人留個字條什麼的。

可是她要走的消息並不是突然來的,這麼多天,該表達的或許也表達了,自己明裡暗裡的小動作,他應該也是看見了的,既然沒什麼反應,那應該是態度明顯了。

不表現出留戀,不表現出熱情,走了有空就回來看看。除此外,更多的是緘默。

這樣也好,誰也不牽挂誰,各自過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