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聲音再次傳來的時候,遠遠比剛剛還要猖狂了許多。

而這赤裸裸的挑釁落在秦毅的耳中,他身上每個細胞裡面的脾氣都被這些話語給撩撥起來了。

秦毅立刻利用自己的力量,朝著周圍震開了去。幾乎是同一時間,秦毅拿出隨身攜帶的毛筆,立刻在這一方空間中畫下了一個個陣法。

通過當初那個人給他的那本書,他對於陣法的修鍊本就已經不弱了。再加上後來在陣源宗裡面得來的那些政法上修鍊的資源,以及失傳已久的陣法。他如今在陣法上修鍊的實力,早已經是突飛猛進了。

在秦毅一通順溜的操作下,剛剛還一片黑暗,受到無盡壓制的這片空間裡面忽然就出現了一些光明。而感受到壓制的幾個人,這時候也終於覺得好受了一些。

「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會陣法!不錯不錯,或許我可以考慮讓你在這裡多修鍊一段時間,為我破了這周圍繁瑣的陣法。」那道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黑暗中傳來一陣一陣波動的力量朝著秦毅等人發動了攻擊。

秦毅立刻利用自己身上的所有青光將紅塵和清水兩人保護起來,緊接著他急忙利用身邊的陣法將這些來自於四面八方的攻擊給抵擋了下來。

「看來你小子確實是有點兒實力的,不過就你這點功夫在我面前無非就是花里胡哨的表演,關鍵時候一點兒用處都沒有。」

「既然你認為我這麼沒用,那為什麼一直躲躲藏藏的不敢出來面對我們。」秦毅從來都不是一個慫貨,剛剛說話的這傢伙已經從本質上徹徹底底的得罪了他,所以他絕對不可能輕易放過這傢伙的。

「哼!你朝著你的左手邊一直走,大概五十米之後轉為右走,不出多久,你就能夠見到我了。」任然是那道聲音,一聲冷哼之後它非常不屑的對秦毅說道。

秦毅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朝著那道聲音中的路線走去,清水和清岩對視一眼之後,也都跟著秦毅的動作快速的朝著前方走去。

「愚蠢的人類!」一道諷刺的聲音再次在秦毅等人的耳邊響起,這聲音中任然是帶著攻擊的。

「你覺得我們這樣過去會是它的對手嗎?」這個東西被鎮壓在這個地方,也不知道有多少年的歷史了。如果這樣過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這東西給下套了。

「每個人都觀察一下周圍的情況,來到這裡沒有出路,也就只有找到這東西,我們或許才能夠找到出去的方法。」秦毅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

他依舊堅定地朝著前方走去,身上的力量已經開始凝聚。

「人類,你剛剛的那句話倒是說中重點了。來到這裡以後,你確實找不到出去的路。只有將我放了,你才有可能走得出去。可是要想將我放了,你這樣的實力可能是不夠的。」狂妄的聲音再次響起。

秦毅閉上眼睛,仔細的去聽這聲音到底是來自於什麼地方?就算這聲音被人或者是什麼東西用特定的方法,給弄成了如今這樣。但是他終究是有發源地的,秦毅相信只要他認認真真用心去聽的話,就一定能夠發現這聲音究竟是來自於什麼地方?

「這裡!」忽然,秦毅猛然睜開眼睛。雙眼之中閃過一道光亮,朝著右手邊的位置大步走了出去。

清水等人急忙跟上了秦毅的腳步,可是卻被走在前面的秦毅給阻攔了下來:「小心這地方有陣法!」

幾個人行走的腳步再次放慢了下來,秦毅帶頭小心翼翼的行走著。看來,他猜測是正確的。否則的話,這個地方不會布下這麼多密密麻麻的懲罰。

秦毅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雖然走的艱難,但是卻非常的安全。沒過多久她們幾個就找到了一個狹窄的出口。這出口是一條非常狹窄的石縫,只能夠一個人側著身走過去。這是,這是縫的那邊似乎傳來了一絲絲的光亮。

猶豫了一陣子之後,秦毅還是選擇帶著所有的人從這裡穿了過去。而且看起來非常狹窄的石縫,走著走著就變得開朗起來。當徹底走出這石縫的時候,秦毅等人驚訝的看到前方竟然出現了一片寬敞的地面。

二是地面的正中央,是由一個龐大的鐵鏽,周圍捆綁著許多鐵鏈。而這些鐵鏈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鐵鏈的中心彙集在一起,正捆綁著一頭人首虎身豬尾的東西,只是它的口中還留著兩顆長長的獠牙。

「我靠,你大爺的長成這樣,是個什麼鬼東西?」秦毅看清楚這東西的長相之後,差點兒沒被這東西的長相給嚇瘋掉。這得是多少物種的雜交,才能弄出這麼個品種來呀。

「從小在遇到你大爺我你就不知道尊重一點嗎?」那東西此刻說話的聲音就更加憤怒了,這小子竟然敢用這樣的態度和它說話,這簡直是不要命了!

「沒想到你小子對於陣法確實有點兒研究啊!這麼多年來,掉到這個地方來的人,你不是第一個,但是能夠走到我面前來的,你卻是第一個。」只不過,很快之後,那東西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情一樣,一臉笑容的看著秦毅,似乎對於他們能夠走到這個地方來感覺到非常的滿意和意外。 「所以你把我們引來這裡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所以一臉俊冷,對於這一身怪像的東西,他是真的覺得非常噁心。

「啊……」那長相怪異的東西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之後,整個身體也跟著變軟了下來。它緩緩地爬在地上,目光變得有些渙散起來。

「我究竟被關押在這個地方有多久了,這都久到我自己忘了時日了。當年那群混蛋把我困在這裡,是希望我能被這裡的環境所壓制。然後,在無形之中被耗死。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麼多年來我不但沒有被耗死,反而還通過元神與肉體的多次分離與結合之後,反過來利用這地方的地形和氣勢進行修鍊。再加上後來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弄了頭血痣在上面養著,我如今的實力不僅僅沒有減弱反而還有了很大程度上的提升!」

說完這話后,那個長相怪異的東西立刻站起身來,它對著空曠的地方大吼一聲之後,周圍都開始了一陣山搖地動。緊接著,它抖擻了一下身體,然後滿臉笑容的看向秦毅等人。

「我從來都不介意多送來幾個你們這樣的傻缺好助我修鍊,卻沒想到這次來的貨色還有點兒看頭。不僅僅是有了兩個絕色的小妞兒,而且每個的實力還都不弱,沒看錯的話,應該是大帝實力吧?滋滋,就你小子這樣的實力,也好意思跟在這兩個小妞身邊出來丟人現眼!」

那東西說話依然沒有任何的局限,想到什麼就直接說什麼了。

「不過你們放心,我這次不會那麼輕易就弄死你們了。距離上一次有人下來,時間太久了。這段時間裡面我都是一個人,這實在是太孤獨了!」所以,它決定了,這一次一定要留著這幾個人當中的哪怕只有一個。

這樣的鼓勵,它就不會再如同之前一樣,飽受著萬年的孤獨寂寞了!

「所以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而且你如今的實力到達了什麼地步了?這地方對於你的壓制應該不小吧?」秦毅並沒有因為這傢伙的這些廢話而生氣得找不著北,他只是冷靜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發現這裡的一切真的就是一種壓制和預防逃跑,以及有東西逃跑之後再啟動的陣法。

秦毅不得不驚嘆這個地方所包含的陣法,真的是包羅萬千啊!如果讓他一個人來完成這個陣法的話,或許給他十年左右的時間能夠造成,但是完美程度絕對不如別人的這個。看來他在陣法上面的修鍊,還真是差強人意啊!

「說出來嚇死你,我是上古戰場上遺留下來的毒廉!是毒精靈中的一種,今天你們遇上了我,你們就準備受死吧!」毒廉一臉的傲嬌,對於他來說,如今的這種優越感,已經是多久沒有產生過了,它自己都快要忘記了。

如今終於有機會再別人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這強大資本了,它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放過這樣來之不易的機會呢?

只不過秦毅卻是眉頭緊皺,這所謂的毒精靈究竟是個什麼鬼?怎麼每個毒精靈都是這麼自信的樣子?就像是它們有多麼了不起一樣!

「你能給我解釋一下毒精靈究竟是個什麼鬼的種類嗎?」之前收服下毒精靈,他都沒有詢問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還以為就那麼一個特例,卻沒想到此刻竟然在這裡又遇見了一個毒精靈。

「所謂的毒精靈呢,其實就是我們天生的實力就已經到達了一定的境界。而身上的每個地方,都是具有劇毒的。哎呀,說多了你也不懂,快點兒的想辦法給我把這裡的陣法打開吧!」只要這陣法打開了之後,它就能夠從這裡出去了。而出去之後,因為那一場大戰之後形成的結果,只怕它在這整個大陸上橫著走都沒人再能把它怎麼樣了。

「是嗎?」秦毅正好有些手癢,這段時間對於毒的修鍊,似乎也有了一定的提升了。不知道面對這個毒精靈有沒有勝算,再加上這裡的陣法,或者他可以加以利用一下。

秦毅再次深深的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這裡的環境,本就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防禦與阻攔的陣法。而那個布置周圍陣法的人,手段是非常高明的。竟然利用了這裡特殊的地形和他的陣法相互融合在一起,這樣可以讓他的陣法直接揮發出來最大的效果。

秦毅拿出自己的毛筆之後,快速點動將周圍的陣法帶動起來。與此同時,他還將自己的元氣融入到周圍的空氣之中去,同一時間他還將自己隨身攜帶的毒也隨著自己的元氣融入到空氣之中去。

幾乎是一瞬間,秦毅的這些動作就已經做完了。

而空氣中也就跟著他的這些動作而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毒廉身邊的元氣很快就發生了變化。

「你想要找死嗎?」毒廉快速反應過來秦毅的這些舉動並不是想要放了它,而是想要針對它!

「該死的人類,你難道真的以為你會點兒陣法之後,就能夠把我怎麼樣了嗎?」毒廉自信的看著秦毅的方向,它的眼中出現一絲絲跳躍著的興奮因子。

「難道你認為會點兒陣法不能把你怎麼樣嗎?那我很想知道,你難道是自願在這個地方忍受萬年的孤獨寂寞的?」 總裁前妻不下堂 秦毅嘴角緩緩勾起,臉上自信的笑容是那樣的明顯。

毒廉尾巴重重的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砸去,大嘴忽然張開,兩顆獠牙顯得格外的明顯,讓人看上去不免覺得有些驚恐。

「我說過了我身上的每樣東西都是具有劇毒的,我如今哪怕只是出一口氣,都是帶有劇毒的。告訴你,就你這小身板,完全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毒廉快速將自己的尾巴再次調動回來,隨後又朝著秦毅重重的砸了過去。

而秦毅卻不受任何影響的繼續移動自己的位置去避開毒廉的攻擊,與此同時他手中的元氣再次調動起來,將已經融入到周圍空氣中的元氣調動起來。一瞬間,空氣之中出現了噼里啪啦的聲音,周圍的燥熱立刻傳來。

秦毅急忙旋轉著繞過毒廉的攻擊,來到了清水等人的身邊,將自己身上的解毒丹給了清水等人。

「哼!臭小子,沒想到你的元氣竟然能夠融入到空氣之中去。這確實是一門不錯的技能,不過你還真是夠愚蠢的。如果你那個解毒丹有用的話,我這毒還真是沒什麼用了!」它毒廉的毒,那可是絕對不容質疑的存在,這小子一顆解毒丹就想要解決了它的毒,還真是個笑話。

「是嗎?」秦毅收回手中所有的動作,傲嬌而已,誰不會:「我這麼跟你說吧,我的解毒丹也同樣是非同小可的存在,我自信還是能夠解得了你這毒的。只不過我的毒你能不能解得了的話,那就要看你的能力了!」

毒廉聽見秦毅的話之後,急忙查看周圍的情況,卻發現空氣之中不僅僅有秦毅的元氣,竟然還有一些毒!

「沒想到你竟然還學了點兒毒,不過沒關係你這點兒毒對我來說,就是兒戲而已。」毒廉自信得就連理會都不給秦毅的毒一點點,就那麼任由秦毅的毒在空氣之中瀰漫,它只是一心一意的對付秦毅。

男生,每一次和秦毅對打的過程中,它都沒有使用出全身所有的力量。而是如同玩貓捉老鼠的遊戲一般,和秦毅慢慢的周旋。

只是秦毅卻非常了解毒廉的這些把戲:「你是想要跟我玩兒溫水煮青蛙嗎?」

他秦毅最不怕的就是這一招了,秦毅傲嬌的扔出了自己的飲邪,隨後急忙快速融入到空氣之中去,立刻衝到了毒廉身邊,一道道強大的青光快速打在毒廉的身上。

只是這青光在毒廉的眼中卻是那麼的不起眼,它只是不在意的將自己的尾巴重重的朝著秦毅的方向甩了過去。

緊接著,它再次利用爪子在地上重重的砸了一下,整個地方再次山搖地動起來。

「你這是什麼力量?」但是與此同時,秦毅的青光已經打在了它的身上。感受到那看似非常不起眼的力量,沒想到打在它的身上,竟然能夠帶來這麼強大的傷害。

「你不用好奇,這力量的傷害,我還沒有發出一半呢!」他不過是要跟這傢伙玩點兒溫水煮青蛙的遊戲而已。

「不自量力!」毒廉這次並沒有再如同之前一樣的不在意秦毅的動作了,而是急忙利用身上的元氣,快速將自己包裹起來,同時強大的元氣再次在他的身邊形成了一個個強大的元氣球,朝著秦毅的方向攻擊而去。

秦毅不以為然的轉身躲過這元氣球的攻擊,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元氣球的攻擊竟然如同鎖定了他一樣,正不斷的朝著他追趕而來。

「你以為我是你在外面遇見的那些東西一樣,那麼好對付嗎?」毒廉的獠牙此刻如同染色了一般,竟然變成了淺綠色的樣子。 「主人!這傢伙確實非常厲害,雖然它的稀有程度在我之下。可是,它修鍊的年代比我長太多了。而且我當初也才剛剛蘇醒過來,所以力量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它比我難對付多了,不然我們還是退回去吧!」

被秦毅收服的毒精靈此刻在空間裡面瑟瑟發抖的看著外面的戰場,那個淺綠色的獠牙它是知道的。一旦有毒精靈修鍊出了這種淺綠色的獠牙的話,那可就是非常危險的對手了。

一旦這個淺綠色的獠牙出現,那麼久一定會在它出現的時候,在空氣中開始瀰漫它的毒液。而這種毒,幾乎是無解的。

「你覺得我現在拿這東西沒辦法嗎?」秦毅眉頭皺在一起,只是叫上卻是千年不變的自信。

如果遇上這傢伙是在他殲滅陣源宗之前的話,或許他真的對付不了毒廉這傢伙。可是現在,他自認為要打敗毒廉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你不僅愚蠢還自大,像你這樣的人類,我是真不明白怎麼還能活到今天的?」毒廉不屑的噴出一口淺綠色的毒氣來,尾巴再次重重的砸了下去,一瞬間地動山搖再次傳來。

秦毅快速利用自己的青光將所有人都給保護起來,同一時間急忙隱身。強大的元氣再次凝聚,周圍的空氣也隨著時間的流逝,夾雜著的噼里啪啦的聲音越來越刺耳。灼熱的溫度,時常跟在秦毅身邊的紅塵等人早已經習慣了,只是毒廉卻完全不能忍受。

它被捆在這個地方已經很長時間了,它一直沒有接受到這麼高的溫度。如今猛然接觸到,完全受不了。

「臭小子!我今天必定要讓你死!」毒廉口中的綠氣變得濃郁起來,在周圍的空氣中瞬間被綠氣充斥著。就連那些因為毒廉的尾巴砸中地面而引起的飛沙走石,都在那一瞬間變成了綠色的。

「秦毅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清水等人非常驚恐的看著秦毅,雖然已經吃過了解毒丹,可是他們卻清楚的知道,解毒丹雖然有解百毒的效果,可是面對這種非常強大的毒,只怕也是沒有辦法的。

「你們可以放心,這解毒丹之中我加入了青光!」他自信自己如今的青光已經到達了一種不可忽視的境界,對付這種程度的毒,應該是足夠了的。

果然,秦毅深呼吸了一下,並沒有發現自己的元氣受到任何的阻礙。

秦毅運起強勁的元氣,一陣清風過後,輕輕掠起他的衣角,站在最前方應戰的他衣服飄飄欲仙,而他渾身的氣場,竟真的如同一自帶仙氣的男子一般,強大的元氣以他為中心,不斷的朝著周圍擴散開去,尤其是他的青光,更是不斷的衝擊著毒廉的攻擊。

同一時間,秦毅的青光所接觸到的地方,立刻由綠色變成了正常的顏色。

「這……這怎麼可能?」毒廉驚恐的退後了一小步,一雙眼睛已經收起了它最開始時候的狂妄。一雙眼睛裡面帶著凝重的色彩再次靜靜的打探這秦毅,這小子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

而秦毅這時候也不屑的一個眼神扔給了毒廉,對於這種狂妄自大的東西,他還真是一點兒都瞧不起。

「我記得剛剛就已經提醒過你了,我這力量,還沒有發揮到一一半,可是你自己非是不信啊!」秦毅一雙眼睛裡面除了自信和鄙視之外,再無其他色彩。

而此刻他的身上又再次凝聚起了強大的元氣,周圍的一切飛沙走石都在他的調動之下改變了原本飛行的軌跡,朝著毒廉所在的方向扑打了過去。

而毒廉這時候的眼睛已經成為了血紅色的了,它忽然整個身體朝後面傾斜而去,四隻爪子狠狠的抓在地上,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發出一陣尖銳的吼叫聲。隨後後腳一蹬,就從原本所在的位置上,衝到了高空之中,對著地上就是一陣噴射。

而它噴射而出的,竟然都是一些墨綠色的液體。這些液體每接觸到周圍的物體,那些物體都會變成一灘膿水。

紅塵等人快速來到秦毅的身邊,利用自己的大帝之力加入到秦毅的這場戰爭中來。

這是所有人的大帝之力,對於這東西似乎都沒有用。身邊的東西任舊被腐蝕,清水等人都是依靠著秦毅的青光才免受到傷害的。

這時候他們的心理才真正的出現了難受,尤其是清水和紅塵兩個人。

一開始是她們要求的,注意到什麼情況秦毅都不能選擇將她們保護起來,她們無論如何都要和秦毅一起面對。可是卻沒想到的是,如今的她們卻變成了負擔。

「還是讓我來吧!」就在這時候,一直站在所有人身後的清岩選擇了站出來,他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將自己的血滴落到上面去。

那個黑色的盒子瞬間發出一道血紅色的光芒來,眾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光給刺得睜不開雙眼。

同樣覺得難受的還有毒廉,它身體裡面所有狂妄的元素似乎都在這一刻被壓制了下去。而它對於周圍的攻擊,也都隨著這黑色盒子裡面的光芒而逐漸減弱。

「你這是什麼東西?」秦毅急忙抓住清岩的雙手,他知道這絕對不是清岩的實力造成的效果。

而這種依賴於其他東西造成的重大傷害,不管是什麼,都一定會帶有反噬效果的。這黑色盒子所發出來的光,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可是他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得到,這裡面的強大力量。

他如今非常擔心,這樣下去清岩是否能受得了?

「放心吧!我沒事的,這是這麼多年來,我和血痣鬥智斗勇之後,找到的東西。對付那傢伙的邪功每次都很有用,剛剛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卻沒想到對這東西還是挺管用的!」清岩不在乎秦毅所擔心的一切,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臉上的笑容竟然帶著一絲的柔弱。

「說!他利用這個東西對付你多少次了?」秦毅一把抓住血痣,眼睛瞪得老大,就如同眼珠子要脫離他的眼眶一樣。

而此刻秦毅的心裏面,傳來一陣一陣的劇痛。他的腦海裡面也跟著傳來一些疼痛,就如同有什麼東西即將被解封一樣。

「大、大概有十一二次吧!」血痣被秦毅這突然的態度給嚇了一跳,完全不敢和秦毅討價還價,就只能老老實實的告訴秦毅一切。可是,因為秦毅是這樣的凶,所以它一時之間竟然也想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次。只記得,似乎次數還真是挺多的?

「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每次對付完我之後,我都會很長一段時間動彈不得。體內所有暴躁的元素就如同被清理了一樣,可是他也會當場昏迷過去,很久之後才會醒來!」血痣忽然感覺到脖子上有一陣莫名的冰冷,不自覺的急忙縮了下自己的脖子,弱弱的看著秦毅。

「快住手!」秦毅不敢推測清岩如今的身體狀況究竟已經被他折騰得差到了怎樣的地步了,但是他內心深處卻一直有一道聲音在不斷的提醒著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救下清岩,否則他會後悔一生。

秦毅急忙將自己的青光不斷的注入到清岩的身體裡面去,同啟動用周圍早已經注入空氣中的元氣和瀰漫已久的毒氣去對付毒廉。

「哈哈!臭小子,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找到這致邪致惡的黑盒子!告訴你,這東西可是融合了好幾個黑暗之神的元神的。這東西可不是你這樣的小身板玩得起的!」毒廉雖然在清岩所造成的影響下感覺到有些難受,並且身體裡面的元氣也受到了一定的壓制。可是,它看上去心情卻是更好了一樣。

「我告訴你,用這東西對付我。你的實力催動它還不夠,就讓我來教教你什麼叫做反噬的痛苦吧!」毒廉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四隻爪子忽然張開,同時對著清岩所在的方向大肆的吸收著這對它並沒有什麼好處的紅光。

「快住手!」秦毅看出來這毒廉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來控制清岩,想要利用清岩來解救它自己,最後再對付他們。

秦毅來不及做過多的考慮,急忙一道力量打在清岩的手臂上。打斷了清岩的繼續,快速的利用自己的青光,將清岩的傷口給縫合起來。免得清岩再次利用鮮血來召喚出黑色盒子裡面的紅光,同時利用自己的青光將清岩整個人都給包裹起來,這也算得上是他目前能夠想到的對於清岩最好的保護方法了。

「讓我對付他!」只是這時候,清岩整個人卻如同瘋了一般,周身的元氣暴漲,一雙眼睛也跟著變得血紅起來。 清水立刻意識到了清岩的不對勁,情緒非常激動的跑上來一把抓住清岩的手臂:「清岩你快住手,這東西的反噬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只是,清岩卻任然是血紅著雙眼。愣愣的回頭看了清水一眼之後,再次回過頭去,緊緊的盯著毒廉那傢伙。並沒有一絲一毫要放手的意思,他的元氣任然在手中凝聚著,而且越來越強大。最後,將身邊所有的人都震開了之後,他再次利用自己的鮮血滴落到黑盒子上去。

「清岩……」清水見到清岩的這個舉動之後,痛心疾首的放聲大哭,她最不願意見到的場面,就是自己身邊最在意的人為自己拚命的場景。

可是今天她偏偏連續遇到了兩個人的拚命場景,而且兩個人都是他這一生中最在意的人。可是面對這樣的場景,她偏偏沒有任何的能力去挽回。

「放心吧,一切有我,我不會讓他有事的!」秦毅來到清水的身邊,一把攬過清水的腰身,隨後一個吻輕輕的落在了清水的額頭上。

秦毅再看向清岩的眼神之中,都是滿滿的堅定。這一次,他已經決定好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一定要將清遠給拉回來。

秦毅立刻運起身上強大的青光將清岩給包裹起來,保證毒廉的攻擊對他不會造成傷害。與此同時,秦毅更是快速的利用已經的青光注入到清岩的身體裡面去。希望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清岩的身體沒那麼快被消耗殆盡。

同一時間,秦毅急忙利用青光去對毒廉形成源源不斷的攻擊。

「愚蠢的人類,難道你們就認為這樣的攻擊對我有用嗎?送你們這小黑盒子對我雖然有壓制的作用,但它裡面的邪氣同樣對我有提升作用。或許今天將會是我毒廉被關押了這麼久之後重見天日的好日子了,等我一切成功了之後,還真的得好好謝謝你們這兩個愚蠢的人類!」

毒廉的聲音很具穿透力的傳遍在整片空間之中,秦毅也能感受得到毒廉這時候身體裡面正在不斷膨脹的元氣。他驚恐的看著著一切變化,快速的來到清岩的身邊,抓住清岩的雙手,想要讓一切停止。

「清岩你快住手,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們這樣反而會助長它的實力!」可是秦毅看到的卻是清岩那一雙已經變得更加血紅了的眼眸,他知道如今的清岩或許已經完全不受已經的控制了。

想要再次喚醒清岩,除非是打斷這毒廉的行為。

想到這裡之後,秦毅立刻運起強大的元氣以及青光。空氣裡面也在這時候忽然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毒廉完全沒想到秦毅會為了清岩這小子達到這樣瘋狂的狀態。它忽然加快了自己吸收清岩的實力以及那黑盒子裡面的邪惡之力的速度:「今天就算是上古大能來了,也絕對不能阻止我出去。啊……哈哈!!」

「這就只是你的一個美夢而已,今天只要有我秦毅在,你就別想著能夠走得出去!」秦毅一抬手,將已經的所有力量都用來對付毒廉,同時不忘記在周圍布下陣法。

毒廉忽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搞不清楚狀況的它快速調整了一下自己自身的狀態。很快他就發現在自己元氣運行的時候,身體裡面已經開始漸漸的形成了阻礙。而這種阻礙,猶如一堵高牆,此刻的它就猶如一條渺小的魚,對於這高強,他竟然有一些難以跳躍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一向是非常完美的!就連那些異獸身體裡面非常罕見的雜質我都沒有,怎麼可能會突然出現了這麼個阻礙的東西呢?」毒廉忽然雙眼放光的盯著秦毅。

「難道這一切都是你小子造成的?」可是來不及等秦毅給出回答,毒廉就急忙搖了搖頭:「不,這絕對不可能!這整個世界上能對我的身體動手的人,只怕還沒有出現呢!」

「你自身就是修鍊毒術的,難道你真的不知道你的身體為什麼會被我動了手腳嗎?」秦毅自信的看著毒廉,強大的元氣不斷波動,朝著毒廉形成攻擊的同時,它清冷的聲音也跟著響起:「你修鍊了那麼多的毒術,只怕你如今的身體也早已經全是毒了吧?或者換句話來說你如今的身體早已經是百毒不侵的了,可是有一樣東西對於常人來說是上好的補品。可是對於你這樣的身體來說,卻是致命的毒藥!」

說完這句話之後,秦毅立刻拿出一株通體血紅的花草來:「我想你應該認得這東西!」

秦毅隨手將東西扔到了空氣中去,這時候毒廉整個身體就如同被什麼東西抽空了它所有的元氣一樣,它就那樣兒傻傻的看著秦毅。

最後,終於還是緩過神來,一股力量將秦毅扔出的東西抓了過來。湊近一看,它卻被嚇得癱坐在地上,完全起不來了。

「沒想到你對於毒的了解,竟然到了這樣的程度!」毒廉這次認認真真的審視了秦毅許久之後,才終於沙啞著嗓子開口說了句話。

只是它的情緒卻是非常的滴落,就如同秦毅所做的事情,是它多麼不能夠接受的一樣。

「不過!就算你能做到這一步又如何?大不了我換一個身體繼續修鍊就可以了,你仍然拿我沒有絲毫的辦法,今天我一定讓你們後悔!」

毒廉低下去的頭忽然抬了起來,它死死的盯著清岩所在的方向。這時候,它的一隻爪子中忽然釋放出一道跟剛剛黑盒子釋放出來的力量差不多的東西,只是在顏色上要稍微遜色了一些。

強大的力量將清岩整個人都給包裹起來,這時候清岩的雙眸中忽然一瞬間恢復了清明。他急忙驚恐的朝著眾人看去,隨後大聲吼叫道:「你們快跑!」

就那麼的一瞬間,清岩的眼中再次被一片血紅所侵佔了。他剛剛所有的清明與清醒,都在這一瞬間變成了盲目的對著毒廉進行攻擊。

而毒廉此刻臉上的笑容卻被它那兩顆顯眼的獠牙給放大了許多,它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清岩。

「你放心,我會好好珍惜這傢伙的身體的!」雖然這個身體相比於它如今的身體來說差了很多,可是不得不說,確實它如今自保的最好選擇。

「我還真是不明白,你明明長得這麼丑,可是為什麼想法卻總是這麼美呢?」

秦毅的青光強橫得沒有任何道理的朝著毒廉的身邊抽打而去,剛剛已經受到秦毅所釋放的毒的影響了的毒廉,此刻完全不能調動身體裡面十成的元氣去攻擊秦毅,只能做好防禦。

「哼!已經來不及了!」毒廉雙目一眯,隨後清岩的整個身體就那麼直直的朝著毒廉的方向飛了過去。

秦毅想要抓住清岩,可是卻已經無能為力了。

下一刻,清岩的身體就代替了毒廉身體被束縛在陣法之中。清岩的雙目慢慢的由血紅變得清明起來,只是他的臉上快速的長出一些獠牙來。

「哈哈!怎麼樣?這種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朋友被我霸佔著的感覺不好受吧?不如,你也拿起哪個黑盒子,照著他的動作對我進行打壓呀!」就差一點兒了,這一點兒之後,或許它就能夠成功了。

清岩的口中吐出非常粗狂的聲音,雙目惡狠狠的盯著秦毅。

黑盒子?

秦毅注視著已經從清岩手中脫落下來的黑盒子,此刻正靜靜的躺在地上。不知道他這上古秘境的傳承者的鮮血滴落在上面,會有什麼樣的效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