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覆道:“好呀,老地方見,今晚就吃你的大戶了。”

還是上次那家茶餐廳,兩人邊吃夜宵邊閒聊。

“以後我罩着你!姐姐現在有錢了!你不是在創業搞什麼手遊嗎,等我提成拿到手後,給你投筆錢,那你以後要喊我老闆了吧,嘻嘻。”林小檸心情很好,對沈浩許諾道。

“沒問題,到時我們一起創業呀。對了,等過兩天你人氣高了後,別忘了幫我推廣一下游戲。”沈浩含笑提醒道。

“那必須的!等你遊戲開服後,我看看能不能把夢哥拉過去,他可是有錢人,如果他去玩,那你就發達了。不行,我們要商量一下,怎麼樣才能把他忽悠過去。”林小檸笑嘻嘻地說道。

沈浩和她就興致勃勃地討論,怎麼不露聲色地把遊戲介紹給夢哥……

心情好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等吃完夜宵,沈浩把林小檸送回宿舍時,已經快十二點。

又到了系統結算的時間了…… “【招商銀行】您賬戶9527於05月19日他行實時轉入人民幣4320元,付方花旗銀行……”

銀行到賬信息很準時,剛到十二點,就已經發了過來。

沈浩招出系統界面,看看自己又積攢了多少經驗。

【當前系統等級:2級】

【每一秒鐘,獲得0.05元的現金】

【升級經驗:398/100000】

【注1:每消費1元錢,即可獲得1點經驗】

【注2:每天零時,系統會將前一天獎勵金額發放到您的銀行卡中】

【注3:系統每次升級,都將獲得一次抽獎機會,級別越高,越大概率獲得高品質獎品】

【注4:系統發放均爲稅後合法資金,可安心使用】

今天是週日,自己沒有出去,所以也沒花什麼錢,經驗才增加了46點,距離升級遙遙無期啊。

沈浩嘆了口氣,又盤算了一下自己那張“網絡神豪體驗卡”資金還剩多少。

從拿到體驗卡後,沈浩用綁定的農行卡消費了不少次了,都是在虎牙直播平臺上。

先是給林小檸送了一本魔法書,這才一百塊,基本忽略不計吧。

然後就是今晚開通了一個帝王套,花了十八萬多,加上三百萬的帝皇續費。

一共花了三百二十萬不到,卡上資金還剩……

兩億九千六百多萬!

而且那個“去冒險的夢”虎牙賬號裏,還有價值兩百三十五萬人民幣的金豆券呢,還夠自己消費幾次的吧。

洗漱過後,沈浩就進入了美夢。

但此時,虎牙平臺上正發生的一件事情,把他再次捲入到風波當中……

………………

星秀版塊,很多男主播是沒有什麼才藝的,直播內容就是以嘮嗑爲主。

所以,今晚發生的事情,什麼夢哥的帝王套了,什麼夢哥幫禿子打周星了,什麼草哥認慫讓周星了。

就成了很多男主播的談資。

夜裏十二點多,正是直播平臺的黃金時間。

草哥正在和粉絲們吹牛逼呢,就接到了同公會木寶寶的連麥,這可是星秀一姐,也是平臺第一神豪九哥力捧的女主播。

草哥當然不敢怠慢,連忙接通了連麥。

“哈,草哥我聽說你周星被人幹了?剛剛一直在玩死亡接力,沒顧得上過來看看,現在接力結束了,就想過來問問怎麼回事。”木寶寶臉上帶着笑容問道。

她和草哥關係不錯,都是一個公會的,而且都是大主播,平時往來很多。

這次可不是看草哥的笑話,而是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她也會出手的。

草哥長嘆一口氣,滿臉愁容地說道:“剛剛九哥、青哥他們不在吧,如果幾位大哥在,我也不至於被人打那麼慘啊。”

“是不在啊,九哥今天很早就下線了,他說有應酬,去喝酒了。青哥剛上線一會,剛在幫我打死亡接力。”木寶寶回答道。

“夢哥你應該也知道了吧,不知道怎麼搞的,說要幫禿子拿個周星,結果就選了熒光棒,我可不就倒黴了唄。夢哥出手真夠狠的,500刀9999啊!這我哪受得了啊,大哥們又不在,我有什麼辦法呢。”草哥解釋道。

原來是這回事啊,木寶寶挑起了眉頭,杏目圓瞪,不爽地說道:“這夢哥是那邊的嗎?怎麼剛露面就幫那邊的打你,他懂不懂規矩啊。”

她自己就有九哥、青哥這些神豪,自然不用給陌生大哥面子,說話很隨意。

但草哥就有點慌了。

男主播嘛,就是吃百家飯的,夢哥這個剛冒出來的大哥,他是不想得罪的,說不定以後還能吃一口呢。

“別,寶姐,寶媽媽,寶奶奶!求你了,話可別亂說,人家夢哥可能剛玩虎牙,不懂咱們主播間的複雜關係。周星每週都有的,上週的丟了,這周再搶一個好了。”

木寶寶直播間內,就有土豪大哥說話了,“阿草也不行啊,怎麼就慫了呢,要不寶寶咱們跟那個夢哥碰碰,掂量一下他什麼分量?”

說話這位,也是一位有名的神豪,叫“青衫薄”,木寶寶的榜二大哥,也是個消費近千萬的大手子!

也就是木寶寶和草哥口中的“青哥”。

木寶寶心中一喜,連忙接話道:“怎麼?青哥要幫我拿個周星嗎?那太好了。”

青衫薄不在意地說道:“拿就拿唄,剛剛我也是不在,不然不能看着小草被人欺負啊。”

“怎麼樣?草哥,是你上還是我上?青哥人大方,打這種小活動,按老規矩就行了,返所得。”木寶寶霸氣地問道。

“返所得”,是指大哥幫主播打活動需要大刷時,主播返還個人提成部分。

這算是很好的大哥了,因爲主播所得一般只有35%到40%,也就是刷一百萬的話,主播只要返給大哥三四十萬就可以了。

草哥掂量了一下,感覺自己還是不要當這個愣頭青比較好。

因爲夢哥的底細現在還沒摸清,萬一是真神豪的話,得罪了就不好了。

木寶寶倒是無所謂,她那邊已經有幾個神豪大哥支持了,不差這一個!

於是就笑呵呵地說道:“還是寶姐你上吧,我家裏條件不如你啊,誰不知道寶姐直播間全是大手子,你出面的話,還不是十拿九穩嘛。”

木寶寶也不謙虛,直接說道:“那你拉禿子過來連麥,我跟他講一下,直接約戰周星,既然搞就搞熱鬧點!那個夢哥不是喜歡要畫面嗎,這次我給他畫面!”

…………

天哥接到草哥的連麥時,還有點驚訝,他沒有想到草哥會連他。

雖然兩人沒有公開撕破臉,但關係顯然也談不上好,草哥的粉絲過來踩他、嘲諷他的多了,天哥自己心裏也有數。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接通了連麥,想聽聽草哥那邊說什麼。

他也沒有預料到,這個連麥,引出了一場大節奏。

而這場大節奏,席捲了整個虎牙星秀版塊。

甚至可以說,直接改變了星秀當前的生態環境! 接通連麥後,天哥赫然發現,木寶寶也在。

這一下,可是星秀當前的一哥一姐都到齊了。

當然,還有他這個星秀前一哥……

“怎麼了,草哥找我有事嗎?”天哥笑呵呵地問道,剛拿了一個周星,確實心情好。

按說,他年齡比小草大一點,資歷也比小草老一點,不應該喊“草哥”的。

但天哥知道,面子都是相互給的,小草現在好歹也是星秀一哥,人氣大主播,喊聲“哥”,不丟面子。

草哥也很會做人,雖然剛被禿子搶了周星,但臉上神色完全看不出,他也笑着說道:“恭喜天哥拿下週星!這是要玩一出王者歸來的戲嗎,哈哈……”

“歸來是沒錯,但王者就稱不上了,十八線小主播而已。”禿子謙虛道。

聽着他們兩個在這虛僞地客套,木寶寶有點不耐煩了。

家裏大哥多,說話就是硬氣,就是可以爲所欲爲!

寵妻無度:二婚你還這麼拽 木寶寶直接插話道:“禿子,這周約戰個周星唄,也別熒光棒了,那禮物太便宜,直接魔法書周星吧!”

天哥臉上笑容立刻收斂起來,他看了一眼木寶寶,臉上似笑非笑地說道:“這是寶寶吧,我記得去年你還是小主播,家裏沒大哥時,跟我連過麥,當時喊天哥可是喊得很親熱。怎麼,現在站起來了,家裏大哥多了,天哥就變成禿子了?”

木寶寶一時語塞,在耍嘴皮子這塊,女主播肯定是不如男主播的。

氣氛立刻緊張起來。

一看自己的寶姐受窘,草哥當然不能看着,他挺身而出道:“喊你一聲天哥,那是給你面子,天哥你還當真了啊,哈哈……”

本來這話他開玩笑似的說出來,是緩和氣氛的。

但木寶寶就是那種胸大無腦,性子又比較橫的女孩子。

她立馬就隨聲說道:“對!叫你天哥是給你面子,其實你啥也不是,包括支持你那個夢哥,有本事就來跟我幹一場魔法書周星。要是不敢上,就主動認慫,別搞那些花裏胡哨的東西了。還玩什麼帝王套,我呸,你以爲你在會所玩呢?”

女人都是善妒的,今晚夢哥在小小檸那個女主播的直播間,搞帝王套,又是續費三百萬,可謂是大出風頭,也捧了林小檸一把。

木寶寶就很不爽了。

誰不知道,星秀版塊她纔是一姐!

所有的畫面和熱度都是圍繞着她的,擁有最多的大哥,最牛的神豪,最高的榜單!

結果今晚呢,所有的主播和遊客都在討論夢哥,討論幸運的小小檸,都說小小檸將成爲第二個木寶寶。

她聽了怎麼會高興呢。

所以,周星約戰只是個藉口,她的矛頭直指夢哥!

目的就是要挫挫夢哥的銳氣,隨便打壓一下林小檸,把大家討論的焦點再次集中到自己身上。

他們三人在舌槍脣劍呢,三個直播間內就亂了起來。

遊客們當然聽得出來,這是幹起來了啊!

草哥和木寶寶直播間內的遊客,大部分當然是向着他們兩個,全是罵禿子的。

“幹他!跟他一個過氣的十八線小主播說那麼多幹嘛。”

“就是,直接開幹就完了,打完再說。連麥這不是給他臉嘛。”

“草哥牛皮,說得好,叫你一聲天哥,那是給你面子!”

“哈哈,禿子還真拿自己當大主播了,還活在夢裏吧?”

“寶姐教教禿子怎麼做人,在一哥一姐面前還敢咋咋呼呼的,活得不耐煩了他是。”

“別說了,寶姐,開幹吧,讓他知道,電是什麼滋味!”

…………

對面天哥的直播間內,也是羣情激憤。

本來剛拿了周星,大家正樂呵樂呵地聊天呢,結果你草哥和木寶寶過來連麥。

連麥就連麥唄,好好說話都不懂嗎?

尤其那個木寶寶,上來就是頤指氣使的,傲氣得鼻孔都朝天了。

怎麼着,現在站起來了,家裏有大哥了,忘了以前趴在天哥直播間求着連麥的時候了。

“禿子,這口氣不能忍,幹他!”

願所有美好的相遇都為時未晚 “對,接了,現在咱有夢哥支持,怕她個毛線啊。”

“幹,禿子你要是敢和木寶寶爭這個周星,我這個月的煙錢省下來支持你!”

雖然直播間的粉絲也喜歡叫天哥禿子,但這意思就完全不一樣了。

主播之間,是要講面子的,尤其你還是一個資歷比較淺的主播,當面喊禿子那就是打臉。

而遊客無所謂,他們開玩笑也罷,嘲諷也罷,主播都不會當回事。

因爲遊客是衣食父母啊。

在遊客面前,面子不值一提……

當然,黑粉除外。

…………

本來草哥說什麼“叫你一聲天哥,是給你面子”時,天哥還沒怎麼生氣。

永序之鱗 主播之間,互相嘲諷互相踩也是免不了的,何況人家是以開玩笑的口氣說出來的。

自己可以反諷回去,但不能紅臉,那樣會顯得自己急了。

但是木寶寶的那幾句話,徹底把他激怒了。

因爲,木寶寶的話裏意思,是在諷刺夢哥!

主播的面子不值錢,被嘲諷了沒關係,嘲諷回去就行了。

但是,誰要是嘲諷主播的大哥,那這仇就大了……

就像現在,如果木寶寶嘲諷了夢哥,禿子沒什麼表現的話,那他這個人的口碑就完蛋了。

支持他的大哥會很寒心,因爲平時餵了他那麼多錢,結果不懂得感恩,不知道維護大哥。

也不會有新的大哥再支持他。

那禿子的直播生涯就算徹底完蛋!

“木寶寶,不是有幾個大哥支持的話,你又算什麼東西!夢哥的名字,也是你配提的?夢哥現在不在線,我也不能替他答應什麼,等夢哥上線後,我會轉告他。”

說完這些話,禿子直接斷了連麥,只剩下面面相覷的草哥和木寶寶。

木寶寶氣得臉色煞白,自己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指着鼻子罵過。

還說自己不配提夢哥的名字,我呸,你那個夢哥算什麼東西,能比得過我九哥和青哥嗎!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到底配不配,咱們就周星上見,反正我當着這麼多遊客的面已經發出戰書了。

如果真的不敢接戰的話,我看你以後還怎麼有臉出來裝!

…………

發生這一切時,沈浩已經進入了夢鄉。

他完全沒有想到,就因爲一個女主播的嫉妒心理,自己剛開始玩虎牙,就被捲入了風波。 斷了連麥後,禿子黑着臉,想要把這件事通知夢哥。

拿起手機纔想起,自己竟然還沒有加夢哥的微信!

也不能怪他,剛剛夢哥下線比較突然,就過來直播間,幫禿子搶了一個周星,還沒怎麼說話呢,就有事先下了。

禿子想了想,唯一能聯繫到夢哥的人,可能就是花花姐和雷雷哥了,當然,還有大客戶經理。

不過大客戶經理他是聯繫不到的,跟雷雷哥又不熟,也就花花姐可以溝通一下了。

一個是主播,一個是公會管理,算是同行。

找了一圈,禿子才找到花花姐,私信把情況說了一下,問她有沒有夢哥的微信號。

花花姐當然有了,她在林小檸下播時,就已經問了,只不過還沒敢去加夢哥的微信……

現在聽到禿子說這種情況,而且夢哥確實很支持禿子,剛幫他拿了一個周星,所以就把夢哥的微信號給了禿子。

就在禿子忙活着加夢哥微信時,他並不知道,已經有人把發生的事情發到了夢哥的微信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