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就喜歡這麼霸氣的大陸仔啊!」

……

一時之間,觀眾也是樂得不行,林原卻是繼續漫罵著林揚。

你大爺的,就你會搶境頭?

你麻痹的,就你會出風頭?

可惜這話林原只能夠在心裡罵罵,現場臉上還不得不作出一副笑臉的樣子。

還真特么夠難受的啊!

林揚的搞笑讓大飛也有些意外,以往內地的明星往往都是有些放不開,就是很多人都是端著,有的小鮮肉就一直保持著高冷的人設,還有一些偶像明星就不會去走幽默,反正看著他們大飛都感覺很冷。

結果這怎麼也沒有想到林揚倒是相當放得開。

於是林揚的這翻話大飛也是大叫道:「林揚,錄製完節目你不要走!」

這麼一翻話讓現場的不少人再次笑了起來。

這句話不就像曾經上學的時候的叫囂嗎?

「放學別走!」

這句話曾經是學校里最流行的一句話,這句話說的次數可以和那句『我要告訴老師』真的是不相上下了。

正式PK開始!

馬峰、劉曉月、吳瑩三人則是負責搖旗吶喊,馬峰的唱功是香江非常了得的,但是他的創作能力終究是稍遜色,所以一開始他就說了這樣的臨機創作他就算了。

張寧冰這時笑道:「本著女士優先和小輩優先的傳統,阿雅和林揚先出題!」

大飛這時有些惱怒:「我去,說好的男女平等呢?」

林原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個,我應該才算小輩吧。」

張寧冰卻是一擺手道:「這些細節就不要在意了!」

「噗!」

閆意海都快樂噴了,張老就是有意思啊,這個時候竟然說什麼細節就不要在意了。

得,既然張寧冰都這麼說了,大飛和林原兩人也不再抗議了,兩人道:「那麼就出題了!」

「林揚,要不你出題?」

阿雅低聲說道:「不需要太難的,只要能夠讓他們兩人頭疼一下然後有節目效果就好。」

林揚則道:「我是第一次參加你們寶島的綜藝,也並不知道具體的笑點在哪裡,因此,雅姐還是您出吧。」

「那好!」

蔡雅也真的怕林揚砸一個太過於奇葩的命題來,畢竟這麼一來大飛和林原兩人要是一時半會創作不出來那可就尷尬了。

這同樣是張寧冰為什麼這麼分組的原因,不管是林揚還是林原都是第一次來參加《綜藝之夜》,當然也將是最後一次參加了,畢竟今天過後《綜藝之夜》就會正式步入歷史了。

正是因為最後一期張寧冰才不會讓錄製出現一點差錯,別看大飛與蔡雅兩人懟的這麼厲害,但是他們都能夠把握分寸,畢竟經常參加綜藝了,而且寶島的群眾就喜歡看明星間的毫無形象的開懟。

這時,蔡雅裝作和林揚又討論了一下然後說道:「好了,我們已經想出來命題了!」

場下的觀眾也是精神一震!

「這麼短的時間就想出來命題了,看看到底是什麼?」

「對的,不知道阿雅能不能出一個古怪的命題?」

「為什麼突然要玩起命題創作呢?」

「你這就不懂了吧,內地的綜藝現場的創作收視率可是非常不錯,而且林揚被稱為內地的吉祥物。」

「原來如此。」

……

大家討論的不錯,張寧冰最後一期的創新也確實是向內地綜藝學習的,這讓他不得不承認一個殘酷的現實,領先了十年的寶島綜藝這一次終究要被超越了。

《明星訪談》、《星空訪談》、《快樂星期五》三檔欄目的張寧冰都是看了,想想之前收視率幾乎是一塌糊塗了,但是在現場創作的林揚唱了幾首並不算多麼出眾的歌曲卻是把觀眾的G點給徹底的溝了起來。

也恰恰如此,這最後一期《綜藝之夜》張寧冰也想看看命題類的遊戲能否讓寶島的觀眾們喜歡。

看樣子在提出PK的時候現場的氣氛還是相當不錯了,現在張寧冰就希望大飛和蔡雅能夠把控好現場。

「阿雅要提什麼命題呢?」

張寧冰也是即期待又有些忐忑的想道。

望著大飛,蔡雅笑道:「大飛哥,希望你不要哭啊!」

「哈哈,放馬過來。」

大飛大笑著說道。

「我的命題是你替雷琳寫的新歌《女人如花》在內地顯然市場並不怎麼好,那麼你對此有什麼回應呢?」

蔡雅道:「所以,請你針對自己失敗的經歷來寫一首歌表示自己的內心。」

聽著這個命題大飛直接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阿雅,要不這麼狠?」

蔡雅卻說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放馬過來啊!」

「好吧,我盡量,但是我需要時間。」

大飛有些無奈:「這短時間我真的創作不出來。」

張寧冰笑呵呵的說道:「大飛,不怕,你是有十分鐘的時間的,這時正好可以給嘉賓表演兩首歌曲。」

「張哥,你夠狠。」

大飛裝作氣憤的說道。

至於劉曉月也不忘記說道:「阿雅姐姐怎麼可以這樣呢?這不是往大飛老師的傷口要撒鹽嘛!」

說到這裡的時候大飛露出一臉感動的神色,結果劉曉月則猛得話鋒一轉:「所以我支持阿雅姐姐!」

「我去,求大飛的心理陰影面積。」

「哈哈,真的是醉了,怎麼也沒有想到劉曉月最後會畫風一轉啊。」

「是啊,我也是沒有想到,大飛這次真的是要快哭了。」

「肯定要哭了,這他娘的簡直就是再次受到十萬點的傷害啊。」

……

一時之間,無數的人觀眾都是笑噴了,這時大飛也道:「好,給我十分鐘時間,我一定要創作出來一首歌曲讓林原來唱。」

於是張寧冰也道:「好,我們先讓大飛和林原兩人好好的思考一下,看十分鐘能夠創作出來什麼樣的歌曲,接下來先把舞台交給馬峰,讓他給大家帶來兩首歌曲。」

掌聲下馬峰也是帶來了兩首自己的成名歌曲!

台下,大飛一掃剛剛在舞台上的鬱悶與憤怒的神色,顯然剛剛他只不過是為了達到節目效果罷了,而且早在《女人如花》這首歌曲在內地失敗之後大飛就創作了另外一首歌曲。

今天正好可以讓林原來唱!

幸好林原的國語非常標準,否則大飛還真的感覺到有些棘手呢。

十分鐘的時間,大飛讓樂隊簡單的可以照著一個調調來配合就行,至於林原也算是把歌詞記的差不多了,於是在馬峰唱完之後也該林原出場了。

又是一翻調侃,林原也是開唱了!

《希望》!

這首歌也是非常適合林原來唱,歌詞非常的深情,大飛這一次寫起的是情歌,他以一段比較糟糕的戀情來闡述一個道理,人生是充滿希望的,沒有必要因為一次失戀就對於愛情喪失了信心。

總裁的小萌妻 「願我們所有的人都有一朵希望花!」

「這朵希望花開遍每一個人的心間!」

……

可以說這首歌是以戀情來表達大飛的感受,那就是一次的失敗又算得了什麼?

連天王天後都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敗,所以他一首歌的失敗並不會喪失掉自信。

蔡雅不是問大飛對於被林揚給吊打的感受嗎?

那麼大飛就用《希望》來表達自己的感受!

一首歌唱罷,現場也是鼓起了掌聲!

大飛的歌詞好,可是林原的唱腔更好!

張寧冰也是表示:「其實我希望娛樂圈不管是樂壇還是影視方面都能夠有這樣的心胸,失敗並不可怕,沒有人可能一直成功,只要永遠反思改進就成。」

長生十萬年 蔡雅自然也是對《希望》給了好評,馬峰、劉曉月、吳瑩更不用說,他們都是紛紛點贊!

然後,在評價了一翻《希望》之後,張寧冰也是一拍手:「現在開始要大飛一方要提問題了,我問一下阿雅和林揚準備好了嗎?」

兩人都說準備好了,至於阿雅也是說道:「大飛哥,你要手下留情啊。」

「手下留情?」

大飛嘿嘿陰笑了起來:「你想多了,就在剛剛,我已經是想到了一個命題了。」

「呃?這麼快?」

現場的觀眾們也是有些詫異,顯然沒有料到大飛這麼快就想好了命題。

張寧冰也道:「大飛啊,你可是要想好啊,要是出的命題簡單可就丟人了啊。」

「張哥,你放心,我大飛是什麼樣的人?怎麼可能把命題出的簡單了呢?」

大飛自信滿滿的說道。

吳瑩這時一聳肩:「阿雅姐姐,林揚,你們這次要壞了。」

「不怕,林揚剛剛已經說了,別管大飛說什麼難題,林揚都能夠輕鬆的解決是不是?」

阿雅則是哈哈一笑朝著林揚問道。

林揚認真的點頭說道:「是的,大飛哥如果說的難題是我所不能解決的,那我就準備直接罷錄了。」

劉曉月則接話道:「罷錄最好了,這樣我們又能夠創造一個大新聞了,比如就叫『內地歌手與寶島國知名作詞人大飛在節目上互懟不合,怒而罷錄!」

節目在輕鬆的調侃下,大飛也說起了命題。

然後觀眾醉了。

這還真的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 第一回合,阿雅的命題是大飛創作的《女人如花》這首歌內地並不喜歡而慘敗,,至於這張專輯里的林揚歌曲大獲成功,阿雅就讓大飛唱一首自己感受的歌。

於是大飛創作出來了一首《希望》由林原來唱獲得了好評無數!

第二回合大飛出命題了,結果他則是表示《女人如花》這首歌他唱失敗了,所以希望阿雅也可以創作出來一首這樣的歌曲。

於是現場的觀眾醉了,也樂了。

「哈哈,這大飛還真的是懟回去了啊,竟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不知道阿雅和林揚會創作出來一首什麼樣的歌曲呢?」

「這個就難說了,女人如花?這個每一個人的認知都並不一樣,因此就看如何創作了吧。」

「我認為這個創作倒是應該不難吧。」

……

現場的觀眾討論個不停,阿雅則說道:「你們這是耍詐啊!」

大飛嘿嘿笑道:「怎麼算耍詐?我這是公平的出命題,張哥,你說對不對?」

張寧冰也道:「沒錯,這個確實是公平的出命題,接下來我們的觀眾又有福了。」

重生蜜戀:我與戰少甜蜜蜜 說到這裡,張寧冰停頓了一下說道:「大家知道不知道劉曉月要發行單曲了?」

一句話現場的觀眾炸裂了!

「我靠,女神竟然特么的要出新歌了嗎?」

「什麼也不說了,只要是女神的新歌都喜歡聽,必須點贊啊。」

「劉曉月從來沒有出過新歌,就記得翻唱過兩首過年的歌曲,這下必須要聽聽。」

「想一下,劉曉月有些甜甜的發嗲的聲音唱歌就已經要高潮了有木有?」

「我靠,好巧,我也是這麼想的。」

……

至於張寧冰緊隨其後的一句話:「今天大家有福了,因為劉曉月要唱她的新歌給你們聽了,可以說你們是率先聽到新歌的人。」

轟隆隆!

現場百來號人都是激動不已,能夠在這個時候聽一首新歌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於是乎在歡呼聲中劉曉月也是帶來了自己的單曲《好女孩》!

這首歌曲真的是很簡單,歌詞簡單,寓意簡單,編曲旋律也簡單,總之是到處透著簡單!

至於劉曉月的唱功也真的不敢恭維,4分鐘的一首歌竟然有兩次小車禍的現場,而且破音嚴重。

但是有的時候有天賦你不得不服,劉曉月就是這樣,她的唱功差,但是她的嗓音優美啊,娃娃音一般的聲再加上這首歌本來就是有點偏年輕化,所以現場的觀眾還是都被溝到了。

當然林揚也是佩服一點,最起碼劉曉月並沒有假唱不是?

「林揚,你就別看劉曉月了,這接下來這首歌你有沒有什麼頭緒?」

看著林揚一副並不在意的樣子蔡雅也是有些無語:「美女一會看成不?」

林揚也是無語,自己合著被蔡雅給誤會了。

這時蔡雅繼續說道:「這個大飛也是的,我給他出了一個簡單的命題,他倒好,竟然直接給我出一個如此命題,這類型的情歌我本來就不擅長寫的。」

這話是實情,阿雅一直以來都是唱的歌曲是搖滾與激情一些的,她很少唱情歌,更不用提唱《女人如花》這類的柔弱的歌曲了。

更何況阿雅一直以來都是順風順水的,她和自己的老公是初戀,兩人結婚也是順理成章的,所以阿雅一直感覺日子過的很不錯,她也不想唱一些傷感情歌。

但可能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偶爾阿雅也會想起一些令人傷感的事,這些不單單是她自己的事情,比如她的好友小A因為錯愛渣男結果打胎數次最後卻被渣男拋棄說什麼她不能生孩子了?

呵呵,當初是誰特么的一直不戴套結果讓小A一次又一次懷孕呢?

還有幾個閨蜜也是受渣男很深的傷,還有一些情路坎坷的,這些沒有發生在阿雅身上但依舊讓她有些氣氛與憤怒。

但是又能如何呢?

戀愛中的女人都是愚蠢的,甚至她那幾位已經40多歲的好友了依舊一談戀愛就是智商直線下降,這還真的是挺讓人無語的。

20多歲時,曾經阿雅就勸過一些朋友如果談戀愛也不能把自己給談沒有了,但是根本沒有什麼卵用。

甚至曾經阿雅告訴閨蜜她男朋友是渣男,結果卻是閨蜜扭頭就把她給賣了,告訴男朋友自己如何如何。

因此後來阿雅也是不再管這些閑事,她始終覺得女人應該活出自己的態度,一段感情之中若是活的喪失了自我那又有什麼意思呢?

不過阿雅倒是從來都是並沒有去想著改變一些人的看法,有些歌她認為並沒有那份感觸也並不想唱。

雖然有音樂製作人常常給她開玩笑沒有誰規定必須要有什麼樣的閱歷再唱歌。

但在阿雅看來沒有把握她就不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