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這個名字倒是很合適她呢。你們兩個幾歲了?”德.包爾夫人繼續問道。

“我今年二十三歲,露西只有十八歲。”安妮挺了挺腰,開始準備着德.包爾夫人發動攻勢,一般來說問過女孩子的年紀之後接下來就是要詢問婚姻問題了,而德.包爾夫人來這裏的主要目的就是她的婚姻問題,確切的說是她的侄子達西先生的問題。

果然德.包爾夫人看了安妮一下就開始問道:“那麼你們兩姐妹都進入了社交圈了是嗎,那麼都有愛慕對象了嗎?”

“是的,露西已經有未婚夫了。”

“是嗎?”德.包爾夫人眯着眼睛盯着安妮說道:“十七歲已經有未婚夫了嗎,是從小定下的還是長大後定下來的?”

“是今年剛剛定下來的。”

“哦,那麼那位未婚夫是什麼身份的?是商人還是律師,或者是醫生,現在的小姐們都很喜歡這些身份的人呢,嫁給他們好像更容易進入上流社會。”德.包爾夫人問道,語氣開始變得無禮起來。

露西知道德.包爾夫人到倫敦來的目的,一開始看她就很不順眼,現在聽她這麼說,立刻插嘴說道:“我的未婚夫是費拉斯家的繼承人,他既不是商人、也不是律師和醫生,他是真正的貴族。”

露西插嘴的行爲讓德.包爾夫人有些不高興,她的臉一下就掛了下來,勾起嘴角嗤笑了一聲說道:“費拉斯家新的繼承人啊,我知道,用卑鄙的手段奪取了哥哥的繼承權成爲了繼承人。要我說這可不是什麼好的婚姻,還是快點了斷的好。”

這樣的話實在是太過分了,其他人聽了都覺得受不了,露西更是氣的一下站了起來,大聲對德.包爾夫人說道:“羅伯特纔沒有用什麼卑鄙的手段,明明是愛德華自己不聽從費拉斯太太的命令纔會被剝奪繼承權的,這和羅伯特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有什麼資格把愛德華的錯誤推到羅伯特身上!”

露西說完就提着裙子大步跑出了客廳,安妮對達西先生使了個眼色讓他收拾殘局,自己匆忙追了上去,趁機逃離這個令人尷尬的客廳。

露西氣呼呼跑回了房間,狠狠扔掉了牀上的抱枕,撲到牀上開始生悶氣。安妮追進房間,看到地上被扔的一地的抱枕嘆了口氣,她輕輕的關上門,然後走到牀邊摸了摸露西的腦袋,有些愧疚的說道;“露西,我很抱歉,我沒想到她會在你身上開刀。”

“沒關係啦,又不是你的錯。”露西在牀上狠狠錘了一下,擡起上半身挪了挪趴到安妮的腿上,鼓着腮幫子說道:“都是那個老妖婆的錯,她那是什麼態度啊,我們難道是她的女僕嗎,竟然用那種高高在上的眼神看我們!真是太可惡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令人討厭的老妖婆!”

“噓。”安妮伸出手指在露西脣邊按了一下,說道:“小心點,別被別人聽到了,走廊裏有可能會有女僕走過來的。”

露西在安妮的腿上磨蹭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我以後一定只在心裏面罵,絕對不會罵出來。”

安妮用手指整理了一下露西的頭髮,說道:“好了,那你就在房間裏休息一下,我先下去。”

“等等。”露西翻了個身握住安妮的一隻手,耍賴的依舊躺在她的雙腿上,說道:“安妮,你乾脆就別下去了,等到吃午飯的時候我們再一起下樓。”

“那可不好哦,我可是這個家裏未來的女主人,客人來了如果賭氣不出去招呼那就如了德.包爾夫人的意了。我啊,不光要下去招待她,還要招待的非常好,讓她知道她只是客人而已,而我是大度的主人。”安妮說道。

“可是她一定會不停的說那些難聽的話,想想真的很憋屈啊!要我我就不出去。”露西抱住安妮的腰說道。

安妮笑着站了起來,在鏡子面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對露西說道:“我可不委屈哦,因爲達西先生覺得他的姨婆這樣對待我讓我吃了虧,心裏會覺得愧疚,回頭就會給我加倍的補回來。”對待男人的時候,偶爾就是應該稍微委屈一點,這樣才招人疼啊。

接下來的幾天安妮很好的履行了一位女主人的責任,把德.包爾夫人和德.包爾小姐照顧的無微不至,而德.包爾夫人看到安妮這副說什麼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心裏就更加的生氣,脾氣就變得更壞,弄得達西先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心裏對安妮的愧疚也越來越多。

德.包爾小姐對自己母親的所作所爲也覺得十分的不妥,因此她儘量讓自己對安妮表現的友善一些,但是她的性格確實比喬治安娜還來的靦腆許多,由於德.包爾夫人過度的保護,她應該沒有接觸過太多的人,而她又有個那樣強勢的母親,所以表現的不是很好,但她確實努力了。

說實話比起德.包爾夫人,德.包爾小姐其實就模樣而言還是挺討人喜歡。安妮覺得菲茨威廉家族的人基因一定都特別的好,光她認識的幾個菲茨威廉家族的人長相都非常的漂亮,德.包爾小姐也是一位十足的美人,由於從小生病讓她的身上帶着一種十分吸引人的病態的美麗。因爲長期待在房間裏曬不到太陽,她整個人看起來都是淡淡的,就像是濃墨重彩的油彩畫裏唯一一抹淺淡的顏色。她的頭髮是金色的,但是淺淡的似乎和鉑金色一樣,她皮膚幾乎沒有血色,雪白到近乎透明,整個人身上都透着一種虛弱到飄渺的氣息,似乎隨時都可能消失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抓住她。

不過安妮並不是很願意和德.包爾小姐太過接近自己,雖然沒有什麼醫學根據,也沒有聽過誰被感染了,但是安妮覺得德.包爾小姐很可能得了癆病,因爲她時不時都會咳嗽一兩聲,這讓她很是擔心,在這個醫療匱乏的時代,萬一被感染那就糟糕透了。而且說實話德包爾小姐的性格,雖然不惹人討厭,卻也說不上討人喜歡,過於多愁善感了。

這天外面剛剛下完小雨,空氣非常的清新,德.包爾小姐邀請安妮一起去花園散步,她實在受不了自己母親的態度了,因此趁着散步的時候她鄭重的代替自己的母親向安妮道了歉。

“其實你不必道歉,德.包爾小姐,我們都知道你母親爲何而生氣。”安妮走在德.包爾小姐的身邊,儘量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不顯得太過特意,卻又能保證兩人不會在走路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一起。

“不,我不希望你誤會我和表哥的關係,我的母親有些固執,她爲了我好,所以想要實現當初的戲言,但是我知道這並不可能。”德.包爾小姐說道。

“德.包爾夫人確實是一位不錯的母親。”安妮挑了德.包爾小姐的前半句話迴應道,至於她覺得自己有沒有可能和達西先生在一起這和她可沒有什麼關係。

德.包爾小姐立刻發覺了安妮這個小小的機智舉動,瞭然的笑了一下,但她還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很喜歡錶哥,斯蒂爾小姐,如果我的身體能夠好一點的話我一定會和你競爭的,可惜我的身體實在是太差了。雖然母親總是說我只是比別人虛弱一點而已,但是我私底下有詢問過醫生,我的身體支持不了我懷孕生子,甚至連我能不能活到三十歲都不能確定。所以從一開始上帝就註定了不能完成母親的願望。”

這算什麼,讓我覺得達西先生是你主動放手的嗎?安妮心裏默默的想到,就算德.包爾小姐是個健康的美人,決定兩人結不結婚的還是達西先生吧,明明是達西先生自己決定選哪一個的,德.包爾小姐說出這番話倒底是什麼意思!

“斯蒂爾小姐,請你不要因爲我的這番話覺得生氣,我只是希望以後當你和表哥生活在一起之後能夠多多珍惜,因爲我會一直在遠處羨慕妒忌的聽着你們的消息。”德.包爾小姐看着安妮說道。

安妮的額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作爲對某樣東西求而不得的人會對擁有者有這種想法是沒有錯,但是能不能不要說出來,讓別人以後要怎麼生活啊,在過日子的時候知道有一個人一直在背後窺探着自己,真的很變扭啊。而且,這番話怎麼都有一種在囑咐遺言的意思。

不過,安妮看了眼正在不遠處和喬治安娜聊天的達西先生,說道:“請德.包爾小姐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和達西先生好好過日子的。”。.。 德.包爾小姐雖然表明了自己對她和達西先生那個玩笑婚約的態度,但是來自德.包爾夫人的刁難卻並沒有減少,因爲德.包爾小姐的態度變得有些變本加厲起來,弄得安妮的笑臉都要有些掛不住了。

這天達西先生有急事需要出門,家裏終於只剩下一幫女人了。女人多了聚在一起本來就容易出矛盾,何況原本就不太平。安妮擔心德.包爾夫人會趁着這個機會會鬧矛盾,因此達西先生一走就躲到廚房去了,德.包爾夫人自持尊貴,是絕對不會靠近廚房的。

不過安妮這次顯然是想錯了,德.包爾夫人自己雖然不會跨進廚房一步,但是她可以吩咐別人進廚房找安妮,因此在安妮剛剛開始準備烤一個香噴噴的蘋果派的時候德.包爾夫人的貼身女傭板着一張臉跑了進來,強硬的對安妮說道:“斯蒂爾小姐請你出去一下,夫人想要和你談一談。”

“什麼,德.包爾夫人要找我談一談?”安妮挑了下眉毛,心想自己看來是避不開了,這位夫人來倫敦的時間也夠長了,大概是急了。

“是的,請斯蒂爾小姐馬上出去。當然,最好能夠換身乾淨的衣服。”那個女僕帶着一點嘲諷的神色說道。

安妮看了一眼這個狐假虎威的女僕,隨手解下圍裙丟在一邊說道:“我覺得我穿這件衣服完全足夠了,畢竟這是在我怕未婚夫的家裏。”

在這個時代,訂婚了基本就是完全確定了雙方的關係,如同《理智與情感》書中愛德華那樣輕易推翻和露西的訂婚是非常丟臉和不負責任的事情,也就是說安妮就算不是這家裏的真正的女主人,也能算是半個女主人了。

女僕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後擡着下巴乾巴巴的再次說道:“斯蒂爾小姐,夫人請你馬上出去,請你不要拖延時間。”

安妮不在意的撇撇嘴,伸出還粘着麪粉的雙手說道:“如果你覺得我這樣去見德.包爾夫人沒有

關係的話,那麼我自然很樂意,至少我回來繼續做我的點心的時候會方便一點。”

“哦,不,斯蒂爾小姐,請你清洗你的雙手,然後跟我去見德.包爾夫人。”女僕立刻滿臉誇張的大聲嚷嚷的,引得整個廚房的人都看向了他們。

安妮點點頭,把雙手按到水盆裏,慢慢的清洗着說道:“我確實要洗手,不過跟着你去就不必了,我對這個家已經很熟悉了,我知道德.包爾夫人現在待在什麼地方,你放心,我不會在這裏迷路的。”

女僕沒想到安妮會說這樣的話,氣的漲紅了臉,然後甩手離開了廚房,準備去德.包爾夫人那裏告狀,安妮不尊重她這個夫人的貼身女僕,就是不尊重夫人本人,實在是太可惡了!

廚房裏的廚娘和女僕們也被安妮的態度弄得有些驚訝,安妮一直以來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即使德.包爾夫人多次刁難她也沒有發過一次脾氣,傭人們都以爲他們會迎來一個好脾氣到可以任由他們揉搓的女主人,畢竟他們之前稍有怠慢安妮也沒有說過什麼,誰知道安妮原來還有這樣牙尖嘴利的一面,而且擺出了一副明顯要同德.包爾夫人撕破臉皮的模樣來。

安妮慢慢的洗乾淨自己的手,然後拿毛巾仔細的擦乾淨,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確定一切都妥當了之後,她對着廚房裏衆人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擡頭挺胸氣勢迫人的走了出去,那模樣比德.包爾夫人拽的多,甚至有那麼點嚇人。安妮知道今天和德.包爾夫人的戰鬥是躲不開的了,所以她乾脆擺明自己的態度,順便給傭人們提個醒,她不是沒本事教訓他們,她只是現在懶得教訓他們罷了。

傭人們看着安妮的背影瞬間變得面色複雜起來,還沒有來得及做過什麼得罪人的是事情的紛紛慶幸自己的明智,而那些已經怠慢過安妮的傭人們則暗自忐忑起來,安妮剛纔的模樣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好對付。

德.包爾夫人坐在大起居室裏的一張華貴的沙發上,並不用自己的貼身女僕打小報告就已經醞釀好了自己憤怒且咄咄逼人的情緒,她耐心的等待着安妮的到來,她知道等她一來她就會發動一場讓安妮毫無招架之力的論戰,安妮那樣懦弱的模樣,她相信自己這次一定會贏的。

但是德.包爾夫人顯然誤會了安妮的爲人,安妮不是笑面虎,但她的笑容裏很可能藏着一把鋒利的小刀,隨時準備着給得罪她的人來上一刀。所以當德.包爾夫人看到安妮高昂着頭顱戰意盎然的走近起居室門口的時候,她很明顯的愣了一下,那是安妮.斯蒂爾,她的神態簡直判若兩人。

就是這個鎮愣讓德.包爾夫人失去了先聲奪人的機會,安妮肩帶的對她行了個禮,便走到德包爾夫人五步遠的地方,站定了低着頭看着她說道:“德.包爾夫人午安,不知道您有什麼要和我談的,我需要儘快回到廚房去做我的小餅乾,菲茨威廉最喜歡吃了,現在馬上做起來的話,他回來正好能夠吃到。”

漢武揮鞭 德.包爾夫人半擡着頭看着安妮,瞬間覺得有些勢弱,但她又不願意站起來同安妮說話,那樣會讓她顯得是在迎接安妮的到來,所以她只好挺了挺胸,說道:“我要和你談的事情正好和我外甥有關係,但是你現在不必把他拿出來說事,他很可能晚上纔會回來。”

“是嗎?可是菲茨威廉出門的時候和我說最少三個小時他就會回來了,他沒和您說嘛?”安妮問道,臉上帶着一絲笑容,在德.包爾夫人看來這就是明晃晃的挑釁。

德.包爾夫人的表情變得很難看,她緊抿了一下嘴脣,開口道:“斯蒂爾小姐,你不必說這些話來挑撥我和我外甥之間的關係,因爲你無論說什麼我都能立刻發現你的小把戲,這對我沒有任何用。我們還是開門見山的說話吧,當我接到我外甥的來信通知他和你的事情時,我簡直驚訝至極,一個無名無姓甚至無父無母的鄉下小姐,竟然想要嫁進達西家族,而我的外甥不知道被你使了什麼*術,竟然對此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但我立刻發現這件事情是多麼的不正常不體面,作爲他最親的親人我不得不立刻過來提醒他他目前的處境,但是顯然他已經被你完全迷惑了。我並不責怪他,因爲他還年輕不知事,不知道世上總有一些女孩表面純潔卻心懷鬼胎,她們最擅長蠱惑人心,爲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什麼都願意做。但是這種女孩的所作所爲卻絕對逃不過我的雙眼,我一旦發現,就一定會給予她最嚴厲的懲罰,讓她再無法做那些不道德的壞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斯蒂爾小姐?”

“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恐怕德.包爾夫人您誤會了一些事情,從一開始就是達西先生主動追求我的,事實上菲茨威廉並不符合我的擇偶標準,他也很清楚這一點。在他表白之前我從來沒有在他面前有意表現出對他的喜愛之前。或許您覺得我是愛慕虛榮爲了錢不擇手段的人,但我不得不告訴您在菲茨威廉沒有向我表白之前我對未來丈夫最高的年收入要求只有三千英鎊,而且我更傾向尋找普通的鄉村紳士,而不是菲茨威廉這種身份的先生。”安妮說道,在這樁感情裏安妮並不是完全被動的,但是絕對不存在德.包爾夫人指控的那些事情。

德.包爾夫人聽了這番話,立刻眯起了她的雙眼審視的看着安妮,然後她笑了起來,用命令的語氣說道:“那一切就更容易了,既然我的外甥不符合你的擇偶標準,那麼你就在他回來之後立刻告訴他,你反悔了,你不想和他訂婚了。然後你帶着你的妹妹馬上離開這裏。”

“不,德.包爾夫人,您又誤會了。我剛纔的話只是反駁您最開始的那段話而已,對於我的訂婚對象,我非常的滿意,萬分的滿意。作爲淑女我在他面前表現的十分矜持,但那不代表我不喜歡,我一開始沒把他列入我的擇偶標準內完全是出於我的理性考慮,以我的條件來說找一位三千英鎊左右收入的鄉紳相對容易一些,而且挑選範圍也大很多,在普通的鄉紳家庭我的日子也會過的自在一些。但是在感情上我確實愛着菲茨威廉,他向我求婚讓我感到十分的幸福,我很想嫁給他非常想。”安妮笑下說道。

德.包爾夫人簡直怒不可揭,她鬆弛下來的臉皮抽出了一下,壓抑着憤怒說道:“不要和我拐彎抹角了,斯蒂爾小姐,我現在不是在徵求你的同意,而是在命令你,我不允許你毀了達西家族的臉面,不允許你毀了我女兒的婚姻,如果你這樣做了,我會不顧一切的讓你知道你是做了多大的錯事,你會爲你的決定後悔一輩子。”

“不,我認爲您纔會因爲您的決定而後悔一輩子。”

“你竟敢同我這樣說我,我所做的決定從來都是最正確的,不是你這種只知道高攀高門的無知女孩能夠明白的。”德.包爾夫人說道。

“我所說的話全是真心話,德.包爾夫人我們都知道您在促成德.包爾小姐和菲茨威廉的婚事上隱瞞了什麼。毫無疑問您確實是一位很好的母親,爲了保障您女兒的幸福您做出了讓她和菲茨威廉結婚的這個決定,這對您的女兒來說看起來確實是雙贏的,但是您這樣做對得起您作爲菲茨威廉最親近親戚的身份嗎?您是否考慮過您的決定對菲茨威廉會產生什麼惡果,要知道他是達西家族唯一的繼承人。或許您更偏愛喬治安娜一些,所以已經開始爲她未來的孩子考慮了是嗎?”安妮略帶嘲諷的說道,德.包爾夫人只想到自己的女兒會得到幸福,自己的財產不會外流,卻沒想到德.包爾小姐如果生不出孩子,以德.包爾小姐目前的情況來說極有可能發生,一旦出現這種最壞的結果,達西家的財產必定會歸於喬治安娜的兒子所有,不,到時候還會包括德.包爾家的財產。

德.包爾夫人顯然從來沒有想過這個結果,或許她想過,只是他不願意承認這件事情而已,她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眼神中也出現了無奈和悲哀,卻依舊保持着自己高高在上的樣子,對安妮說道:“那是我和菲茨威廉之間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你只要答應我離開他們就可以了。”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會答應您的,德.包爾夫人我已經把我所有想說的都說完了,所以先失陪了,我得去把我的小餅乾做好,菲茨威廉可是一直很喜歡吃的。”安妮說道,然後果斷的轉身準備離開,卻看到達西先生正站在門口看着他們。

“哦,菲茨威廉,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就在你們剛開始談話的時候。”達西先生推開半閉的房門,走到安妮身邊對她安撫的笑了笑,然後板起臉來轉向德.包爾夫人,語氣有些衝的說道:“姨母,我對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不可能娶表妹爲妻,我對她並沒有一點超過兄妹之情的感情,而且我們之間的所謂婚姻也只不過是我母親和您當初的戲言,完全不能當真。今天同樣的話我再說一遍,姨母請您記住了,安妮.斯蒂爾纔是我要娶的女士,很快她就會成爲安妮.達西,到時候我會邀請您和表妹來參加我的婚禮的。”。.。 德.包爾夫人與達西先生的爭吵再一次以達西先生的勝利爲結局,德.包爾夫人氣的當晚連晚餐都沒有吃,第二天就帶着德.包爾小姐離開,臨走是那臉‘色’簡直難看的不得了。

‘露’西對此完全是歡呼雀躍的,喬治安娜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她實在是受不了德.包爾夫人每天指手畫腳的模樣,那種壓迫的感覺會讓她覺得喘不過氣來。安妮也是鬆了一口氣,不需要再看未來丈夫的唯一長輩的臉‘色’,簡直是太好了。

但是,達西先生看起來還是很生氣,自己的親姨媽、剩下的唯一最親近的人,二十年如一日的希望犧牲他的婚姻來實現自己自‘私’的願望也就罷了,如今他自己尋找到了未婚妻,不但得不到祝福,反而得來了一大堆的詛咒和咒罵,大概任何人都會生氣的吧,更何況達西先生向來是個重情義的人,必定會更加在乎這些東西。

“費茨威廉,你不必太生氣了,你知道的,德.包爾夫人只是嘴上說說,心裏未必是這樣想的,她倒底是關心你和喬治安娜的。”安妮拉着達西先生雙手安慰道。

其實德.包爾夫人看起來不怎麼好相處,但是爲人應該沒有什麼壞心眼,不然她真要對付安妮也是容易的很,隨便編造一些她的流言蜚語在外面散佈一下,就能輕輕鬆鬆毀了她和達西先生的婚事。而她卻只是單純的想靠自己的身份來‘逼’退安妮,這在任何一個稍微厲害點的‘女’孩身上都不會有什麼作用。

就像原著中的伊麗莎白.班納特那樣,就算自己妹妹做了那麼丟臉的事情,她也絲毫沒有把德.包爾夫人放在眼裏,完全是因爲這位夫人沒有一點手段的原因。如果德.包爾夫人不是親自跑到伊麗莎白家裏去理論,而是派人調查一下班納特家的把柄再去威脅,或者使用一下自己的特權,用可以讓班納特先生的遺產由其‘女’兒繼承這個條件來‘交’換伊麗莎白的婚姻,估計就算伊麗莎白不答應,她的全家人也會‘逼’着她答應的。

達西先生明白安妮的意思,德.包爾夫人其實就‘性’格讓人難以忍受一些,心並不壞,但是達西先生這次是真的有些傷心了,德.包爾夫人算是她最親近的一位親人了,他自然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和祝福,而不是惡意的拆散。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委屈的讓安妮隱忍這位姨母的脾氣,就是想讓她接受他們兩人的婚姻,但是德.包爾夫人卻只知道自‘私’自利的想要拆散他們,這讓他實在是太失望了。

“對我再好也永遠比不上她自己的利益重要。”達西先生眼神深沉的說道。

安妮真是慶幸達西先生並不知道德.包爾小姐不太可能懷孕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他的姨母知道這件事情卻還是固執的讓他娶自己的‘女’兒,一定會難過壞的。

“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是你,你也會做這樣的選擇的。”安妮安撫着說道。

“我知道,我很快就會好的,只需要安靜一下。”達西先生拉着安妮坐到自己的身邊,倚靠着她的肩膀說道,他看起來異常的疲憊,整個人看起來都是無力的。

安妮心裏一動,擡手按住了達西先生的肩膀,把他的腦袋按到自己的‘腿’上,讓他橫躺在沙發上,然後伸手替他慢慢按着額頭,說道:“那你今晚就不要辦公太晚,好好休息休息。”

達西先生沒想到安妮會做這樣的舉動,愣了一下,然後就舒服的躺在了安妮豐滿的大‘腿’上。少‘女’身體特有的淡淡香味籠罩着達西先生,‘女’孩富有彈‘性’溫熱的‘腿’部肌膚讓他心裏產生了絲絲縷縷的柔情,這股柔情在達西先生的身體裏纏繞穿行着,使得他全身都泛起隱隱酥麻來。

很快達西先生緊皺着的眉頭就舒展了開來,他朝內翻了個身,側躺着輕輕環抱住安妮的腰部,睜開眼看着安妮,滿含柔情的說道:“安妮,我們結婚吧。”

安妮拿起茶几上的扇子,輕輕的煽動着說道:“不是說好了明年‘春’天和‘露’西一起結婚嗎?”

“不,我們秋天就結婚吧。我厭倦了看那些自以爲是的人的面孔,一個個全都擺出一副爲我好的模樣告誡我不應該娶你,結果爲的不是他們自己,就是爲了他們親戚朋友家的小姐,真是讓人厭惡。我們結婚,秋天一到就結婚,用事實告訴他們我絕對不可能聽他們那些挑撥離間的話。”達西先生孩子氣的說道。

對於達西先生這個突然的決定安妮沒多想就答應了,早點結婚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這時代已經夠含蓄了,可不講究什麼距離產生美,既然兩個人相愛那麼早點定下來纔是真的。她可真的是不想回到那所破舊的斯蒂爾宅了,雖然那裏給她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但是居住情況真的是太差了,而且她其實比‘露’西更討厭那些永遠做不完的活計,可以儘快成爲達西夫人,好好享受生活那簡直太美好了。

“那我們就在秋天結婚,那個美麗的豐收季節,很適合舉辦婚禮不是嗎?”安妮微笑着說道。

“是的,那再適合結婚不過了。”達西先生高興的說道。

兩個人靜靜的在書房坐了一會兒便分開了,安妮難得不顧形象蹦跳着跑到了‘露’西的房間,興奮的說道:“‘露’西,就在剛纔,我確定了我的婚期,祝福我吧,‘露’西!”

‘露’西正在整理自己的髮捲,聞言驚訝的轉過身說道:“安妮,我們不是說好了一起在明年‘春’天結婚的嗎?你和達西先生怎麼可以擅自就決定了結婚的日期。雖然我不是特別在乎,只要越早就越好,但是羅伯特一定會在意的。”

“不不,‘露’西你誤會了,菲茨威廉被德.包爾夫人氣着了,所以決定在今年秋天就和我結婚,我覺得這樣也‘挺’好,早點坐上達西夫人的位置我們就更能擡頭‘挺’‘胸’的出‘門’了。”安妮跳到‘露’西的‘牀’上,仰躺下來高興的咯咯笑了起來,這件婚姻實在是再美好不過了。

“可是我已經爲我們的婚禮做了許多美好的設想和計劃了,如果我們不能一起結婚,那實在是太遺憾了。”‘露’西小小的抱怨道。

“但是那也沒什麼壞處不是嗎?如果我們一起結婚,婚禮上的許多準備就只能‘交’給下人們來,反正‘交’給舅媽她們我是不放心的,而‘交’給下人們又總不比自己的親人來做的貼心。如果我們分開來結婚,你可以先幫我,等明年了我再幫你,這不是很好嘛?”安妮說道。

‘露’西想了想,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雖然我還是覺得有些遺憾。”

“如果你想想我們能夠辦兩場盛大的婚禮,就遺憾了不是嗎?”安妮說道。

“是的,兩場盛大的婚禮,還有兩場盛大的舞會,到時候我們可以盡情的穿昂貴的絲綢禮服裙,戴價值高昂的珠寶首飾,想想就十分的‘激’動。”‘露’西聽後立刻就興高采烈了起來,她喜歡這些舞會華服了。

“在我的婚禮中之後我們每天都能穿戴以前讓我們羨慕的那些東西,所以在那之前確保一定要做好所有的事情,確保萬無一失。你要小心你未來的婆婆,當然你也得管住你未來的丈夫,你知道他非常貪玩。”安妮說道。

‘露’西雙手‘插’在腰間扭了一下,又風情萬種的撩了下自己的頭髮,自信的笑着說道:“親愛的姐姐,你很清楚我的魅力,整個倫敦城也沒有幾個‘女’孩有我的這麼‘誘’‘惑’的魅力。”

這話有些誇張,不過也沒說錯,‘露’西長的確實很漂亮,身材也非常‘棒’,身上的風情是天然生成的,這種特製擁有的人並不多,如果處理不好就會變得像是班納特家的小‘女’兒一樣讓人覺得放‘蕩’,好在安妮在‘露’西急需要管教的青‘春’期給了她十分嚴厲的教育,讓她的風情完全變成了自身的優點。

“只要你不犯傻就好。”安妮拉了一下她的頭髮說道。

“我知道了——姐姐你也要努力啊,我的未來姐夫可是非常比羅伯特受歡迎一百倍呢。”‘露’西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和你一起努力的。”安妮說着,握着拳頭給自己做了一個鼓勁的動作。 秋天某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安妮穿着潔白的婚紗站在房間裏的落地窗前面,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外面寬闊整潔的倫敦街道。。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街上的行人緩慢的踱着步,他們談論着生活中的瑣事,表情輕鬆愉快。偶爾會有一輛漂亮的馬車從他們身邊飛快駛過,帶起一陣小小的風,一切都顯得那樣的平常自然。

在今天之前,安妮一直以爲自己兩輩子唯一的一次婚姻會讓她覺得興奮緊張,但事實是她的心情非常的平靜。她和達西先生的感情發展的非常順暢,會舉行婚禮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爲太自然了,所以心裏也覺得很平常。

房間的‘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露’西手裏捧着一束鮮‘花’歡快的從外面跑了進來,喊道:“安妮,新的‘花’束做好了,你看怎麼漂亮嗎?”

“很漂亮,謝謝你,‘露’西。”安妮伸手接過‘花’束,放在鼻子下面用力聞了一下,由百合和玫瑰組成的‘花’束帶着濃郁的芳香,讓人身心愉快。

“不用謝,今天我非常高興,就算跑一整天都沒有關係。”‘露’西笑着說道,半蹲着身子幫安妮整理了一下身後的拖地裙襬。

安妮牽着‘露’西一起走到邊上的沙發那裏坐了下來,她擺‘弄’了一下‘花’束上的綢緞蝴蝶結,問道:“‘露’西,你知道菲茨威廉那裏準備好了嗎?”

“應該快了,剛纔我跑上來的時候聽喬治安娜說理髮師正在幫達西先生‘弄’頭髮呢。等他的頭髮做好,我們就可以馬上去教堂了,我真是太期待了。”‘露’西抱着雙手一臉夢幻的說道。

“不知道教堂裏被裝扮成什麼樣子呢,之前應該去看一看纔對。”安妮說道,心情被‘露’西給調動了起來,也開始期待起了等會兒的行程。

“我也不知道,不過反正一定會非常漂亮就是了。舞廳也被裝飾的非常完美呢,一想到晚上會來許許多多的客人,到處都會充滿歡聲笑語,我就渾身興奮,雙腳忍不住想要跳動呢。”‘露’西高興的說道。

“那你今天晚上可要跳個夠本。”

“那時當然的。”‘露’西說道,然後她對着安妮眨了眨眼睛,湊到她耳邊小聲道:“不過你就沒有這個好運了,我親愛的姐姐。”

安妮立刻明白了‘露’西話裏的意思,罵了她一聲就站起來作勢要掐她胳膊,‘露’西誇張的尖叫了一聲,然後哈哈大笑着跑出了房間,留下安妮又羞又惱的在房間裏跺腳。

“這個小‘混’蛋!”安妮衝着房‘門’罵道。

房‘門’在這時再次被打開了,普拉特夫人帶着她的是個‘女’兒站在‘門’口,她板着臉看着安妮問道:“你在罵誰,安妮?”

“哦,舅媽,快請進來,我在罵蟲子呢。”安妮聳了下肩膀說道。

“是嗎,蟲子。”普拉特夫人並沒多在意,她拉着艾梅走進房間,在房間裏快速巡視了一遍,然後把目光停留在了梳妝檯上的一套寶石首飾上面,擡着下巴問道:“安妮,這套首飾是你等會兒要戴的嗎?”

“是的,舅媽。”安妮點點頭說道。

“它們可真是漂亮,一定很貴吧安妮?”艾梅跑到梳妝檯前面,伸手‘摸’了‘摸’項鍊上面的大顆寶石,滿眼羨慕的說道。

“謝謝你的讚揚,艾梅。”安妮朝她笑了笑,那套首飾是達西先生專‘門’爲今天的婚禮定做的,‘花’了很大的價錢。

“你爲什麼不戴上它們呢,安妮?”卡洛琳問道,黛西我問道,如果她有這麼一套首飾,她一定會迫不及待戴上它們的。

“我只是想出‘門’的時候再戴而已。”安妮說道,拿到首飾確實非常漂亮,項鍊和耳環都是由大塊的寶石和大顆的珍珠組成的,所以重量也相當可觀,項鍊倒是無所謂,耳環戴上去可不太舒服。

“安妮一定是不捨得戴吧,畢竟這麼昂貴的首飾,如果‘弄’壞了一點都會讓人心痛的不得了。”莉莉尖酸刻薄的說道,她從來都見不得斯蒂爾姐妹過的好,但是偏偏安妮和‘露’西都找到了一個絕好的歸宿,這讓她嫉妒極了。

“莉莉胡說什麼,快點過來幫你表姐把這些首飾還有頭紗戴好,我們馬上就要去教堂了。”普拉特夫人只是了莉莉繼續說下去,她雖然同她的‘女’兒一樣不喜歡安妮和‘露’西,但是她很看得起形勢,以前他們一家可以因爲斯蒂爾姐妹寄人籬下看不起她們,現在可不能了,以後他們說不得還要扒着這兩姐妹呢,只要她們的丈夫們願意稍微對着普拉特家漏上一點點東西,就夠他們一家子吃香的喝辣的了。

莉莉嘟着嘴不情不願的拿起了安妮的頭紗,普拉特夫人又對着她另外兩個大‘女’兒說道:“卡洛琳、黛西,你們也過來幫你的表姐,今天打好的日子,我們一定要把你們表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達西先生站在樓梯口等着安妮下來,他臉上的表情依舊不多,但是每一個經過大廳的人都可以通過他眼裏的神采還有勾起的嘴角看出來他非常的高興。

“新娘下來啦!”這時‘露’西的喊聲突然從樓梯口傳了過來。

達西先生聞聲擡起頭來,接着她便看到了穿着潔白的婚紗沿着樓梯緩緩而下的安妮。安妮身上繡着銀‘色’絲線、鑲嵌着珠片和珍珠的婚紗裙在晨光中閃耀着點點光芒,潔白拖地的頭紗籠罩在她的背後,朦朦朧朧的讓她就像長了一對紗織的翅膀,此刻的安妮看起來就像一個完美的天使。

“安妮……”達西先生滿眼的驚‘豔’,情不自禁的低喃了一聲安妮的名字,這個未來會陪伴他一生的‘女’子,她看起來簡直美極了。

安妮走下來的時候一直注意着達西先生臉上的表情,所以她很快就看到了達西先生眼中的驚‘豔’情緒。安妮高興的笑了起來,被自己心愛的人這樣看着,總讓人心滿意足和洋洋得意。

當安妮走到樓梯下面的時候,達西先生伸出了自己的胳膊,他輕聲說道:“走吧,我們該去教堂了。”

接下來的一切都萬分完美,真摯的誓言、真誠的祝福,在歡聲笑語之中時光很快流逝到了夜晚,達西府邸迎來了盛大的舞會。

安妮換了一身禮服,坐在梳妝鏡前讓‘女’僕仔細的梳理着她的頭髮。

“夫人,用珍珠髮簪嗎?”‘女’僕端着一個首飾盒子詢問道,盒子裏放着幾種小發簪,有珍珠的,也有寶石的。

“恩,就用這個吧。”安妮點點。

“不,用那套紅寶石的,那和你今天的禮服裙非常搭配。”達西先生從外面走進來。

‘女’僕們有眼‘色’的退了出去,達西先生關上房‘門’來到了安妮的身後,彎下腰給了她一個擁抱,並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

“你怎麼上來了,不是在招待你的朋友們嗎?”安妮側頭看了他一眼問道。

“我來看看你好了沒有。”達西先生說道,伸手拿了一根鑲嵌着一顆小小的藍寶石的髮簪‘插’在了安妮的髮髻裏。

“馬上就好了,你先出去吧。你可以去看看姨母怎麼樣了,是不是還在裝病。”安妮說道。

“放心吧,姨母不會不參加舞會的,她現在只是在表明自己的態度而已。”達西先生笑了笑說道。

“難道她打算一輩子這樣嗎?”安妮無奈的嘆了口氣。

“不要嘆氣,親愛的,如果她真打算一輩子都這樣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愛你的,非常愛你,任何人都無法阻止。”達西先生擡手輕撫着安妮的臉頰說道。

“我知道,親愛的。”安妮看着鏡子裏達西先生深情的臉孔,反手圈住了達西先生的脖子。

達西先生笑了笑,側過安妮的臉,給了她一個種滿了愛意的親‘吻’。 安妮的婚禮結束之後,很快就輪到了露西,同樣盛大的婚禮讓人羨慕異常。參加婚禮的人都覺得斯蒂爾姐妹的運氣未免太好了一些,當然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覺的主要是斯蒂爾姐妹兩個的魅惑術太厲害了,不然她們怎麼能夠同時抓住兩個好男人呢。有許多人還故意對她們旁敲側擊,希望能夠知道她們倒底使用了什麼手段,才讓兩位先生摒棄了階級觀念堅決的娶了她們。這讓安妮和露西非常的煩惱,同時也覺得十分的得意,她們確實得到了許多小姐們都夢寐以求的婚禮,這也確實讓人覺得難以相信。

這天下午安妮正坐在客廳裏看書,露西突然從外面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她隨手將披肩和帽子扔給女傭,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用力扇着扇子說道:“這天氣可真熱,還沒到夏天呢就這麼熱,真是討厭。”

“露西。”安妮嘆了口氣,將書本放到茶几上,然後擡手讓女傭端些茶點過來,按照以往的經驗來說,只要露西過來她就別想安安靜靜的做點自己的事情了。

自從結婚以後,姐妹兩個完全走上了不同的發展道路。安妮整個人都沉靜了下來,她就像彭伯裏莊園一樣,華麗而沉穩,她成爲了一個高貴端莊的少婦,合乎她的身份也滿足了她的人生目標。而露西嫁給了羅伯特,因爲日子過得順遂的不得了,在規矩以下性格更顯活潑了,安妮都能想到在某一天露西會成爲類似於詹寧斯太太那樣老婦人,又些惹人討厭又有些討人喜歡。

“唔,我餓死了,中午沒吃午飯救過來了。今晚我在這裏吃飯,我姐夫呢,不在家?”露西拿起一塊鬆餅大大的咬了一口,心滿意足的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