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讓我玩個抽獎總可以吧?」

Tony看了下上面的說明,只要購物滿99元,就可以參與一次抽獎活動,價值最高的獎品是最新出的水果機一部。 其實他並不常來這些地方,更加不會留意這些為了吸引刺激消費的噱頭。

可是歐陽清霜說了,他也不好拒絕,正好這時候人都去看台上的明星了,沒幾個人排著隊抽獎的。

Tony點點頭:「那就進去買點東西吧,這個是要憑小票抽獎的。」

在廣場里任何一家店消費滿99都可以抽一次。

歐陽清霜漫無目的地逛著,生活日用品家裡都是不缺的,走著走著她就到了服飾區。

這一片是主打的少女服飾,穿在模特身上的都是比較青春的款式,正好適合她這個年紀。

她走進了一家裝修得很粉紅少女心的店鋪,Tony看了看頭頂的招牌「甜心公主」。

腳步一頓,還是走了進去。

裡面選衣服的絕大多數是女生,很多看著都比歐陽清霜大。

只是每個女生心裡那顆公主心大概都會被這樣的店鋪吸引。

Tony身材高挑,一身正裝在這裡面顯得尤為突出。

他見著歐陽清霜去了選衣服,自己找了個地方坐著休息,一邊看著室內的服飾裝潢,心裡暗暗算計他要是來打理一個這樣的風格品牌要從什麼地方開始下手,才能實現利益的最大化。

或許不止是在這裡一家實體店,他能做得更全面。

他在腦海里為「甜心公主」改頭換面,成功打入國際市場的時候,歐陽清霜換了一身衣服蹦躂到他面前。

「好看嗎?」

她沒有選擇更少女的粉色,而是有些暖意的鵝黃色。

這款連衣裙單獨掛在衣架上的時候是真的很普通,可是一穿到她身上,突然就生動了起來。

襯得她的膚色更加白皙柔嫩,頭髮長度正好是到了肩部,在她的肩頭彎出一小段弧度,甜美可人。

年輕真是好啊,Tony不由得懷念了一下他的青春。

「很好看。」

他眼裡帶著笑意。

沒發覺剛才還在對著自己傻笑的幾個導購都一臉愁容,什麼嘛,這麼好的男人她們連近身的機會都沒有。

「喜歡就買下來。」

Tony替她拿著手機,歐陽清霜轉身又去試其他的款式,有個女生突然晃到了他面前,身上穿著的,是剛才跟歐陽清霜同款的鵝黃色連衣裙,只是她的腰部比歐陽清霜壯實不少。

「帥哥,麻煩你讓讓,我照個鏡子。」

女生有些假意地看了Tony一眼,他剛進店就她注意到了,找個機會來搭話。

Tony的臉上還是帶著和善的笑意:「好的。」

便離開了剛才的位置,頭也不回地去到試衣間門口等歐陽清霜。

「哼!」

那女生見勾搭失敗,有些掛不住面子,一個猛轉身往回走。

隨後聽見很尷尬的撕拉聲。

整個店都安靜下來。

導購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小姐,衣服的拉鏈開了……」

那女生生氣地把自己的衣服拿過來:「哼你們家的質量怎麼這麼差,才試穿一下就裂開了!」

在場的大多數人都不是瞎子,有人立刻反駁她:「明明是自己長得胖還非要穿這麼小的衣服,弄壞了就怪衣服!」

女生自知理虧,只好買單走人。 歐陽清霜又試了幾件上衣和裙子,導購替她拿著衣服跟在身後。

「選好了?」

Tony走過去。

「嗯嗯。」

歐陽清霜笑眯眯地,果然買到喜歡的東西就會很開心。

「可以抽獎了。」

Tony剛結完賬,把手裡的小票給她。

導購在後面貼心地告訴他們,滿1000元的話是可以贈送多一次抽獎機會的,也就是一共十一次。

歐陽清霜道謝之後往抽獎池去。

Tony對這個遊戲是真沒興趣,這種頂多也就吸引一下清霜小姐這樣的小姑娘,他知道裡面還真不一定放了水果機的紙條。

果然,前八次,歐陽清霜都只抽到了安慰獎——Tony手上拿著八支小瓶裝的礦泉水。

她有些懊惱地看著自己的手心:「什麼嘛,運氣好差。」

「還有三次,要是還想抽,我們就繼續買好了。」

Tony在一旁安慰。

「哎,氣死我了。」

她一跺腳,伸手就往裡面又抓了三張小紙條出來。

一張張撕開,前兩張顯示的都是安慰獎。

最後一張她看都懶得看,交給了開獎的員工:「把那三瓶水給我吧。」

對方也覺得這小女孩挺可愛的,有一張還沒撕開,他便幫忙打開了,只一下,就瞪大了眼睛。

他沒看錯,確實是這次活動的金獎。

他攔住在給歐陽清霜拿水的人:「她她她她……開出金獎了,快讓老闆過來!」

「什麼?!」

對方也不敢相信,在確認之後才發現居然真的有水果機的獎券在裡面。

Tony愣住,繼而對歐陽清霜一笑:「你看吧,拿到了。」

剛才開獎的員工捏著那張小紙條對他們說:「非常不好意思哈兩位,因為這個獎品的價值比較高,所以需要上台領獎。」

說完他指了指旁邊的舞台:「按指引從員工通道那裡上去就行了。」

「好!」

歐陽清霜的心情大好,Tony剛才攔住她是因為台前人多,這下她從後台上去,人少得多,所以他也沒有阻攔。

「請跟我過來,會有特別嘉賓為您頒獎的。」

一個女員工把她帶到了後台。

冷梟總裁的棄婦 她已經能看見晨星的裙擺了。

Tony抱著十瓶礦泉水站在她身後,視線始終緊跟著她。

台前的主持本來還在侃大山,突然接到了一個指令,露出一個職業性的笑容:「我們要給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們這次抽獎活動里的第一個金獎已經誕生了,現在有請她上台領獎。」

說完,就有個小姑娘被推了上來,站在晨星的旁邊,顯得尤為嬌小。

「哇,這小孩運氣真的好,抽中獎還可以跟晨星站得這麼近。」

歐陽清霜能感覺到自己身體很僵硬,她很緊張。

沒想到站在台上會看到這麼多人。

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下,Tony對她露出一個「放心」的神情,才轉身過去準備接受獎品。

「這次我們請來的特別頒獎嘉賓,她在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藝術屆的新星,如今更是創造出了更多優秀的作品。」

主持人說話聲調激昂:「讓我們有請——舒瀟!」 晨星在主持人介紹的這段時間對著台下的觀眾笑笑揮手,被助理扶著走下了舞台。

歐陽清霜獃獃地站著,看著舞台的另一邊走上來的女人。

她的打扮跟晨星截然不同,晨星穿的是有些隆重的禮服,裙擺大到要有人扶著才好走路。

舒瀟的裝扮就簡潔得多,一身簡單的改良式小西裝,黑白交接,經典百搭,長發隨意地披散著。

主持人照例是要先請她說會兒話,舒瀟笑笑,大方地把對方手裡的麥克風接過來。

她是不太喜歡這樣的場合,只是今天阿策都開了口,她也就當是撐個場面。

「大家好,我是舒瀟,最近回到G市,真的感覺很開心。」

在國外的各種生活習慣都跟這裡不一樣,儘管她的職業緣故生活節奏都是自己把控,在回到G市的時候,還是覺得更熟悉,更溫馨。

幾句聊完,主持人才終於引出後面的話題。

中間的人一往後退了一步,舒瀟總算是看見了今天的獲獎者。

「對了,還沒問這位小妹妹,你的名字是?」

主持把話筒遞給她,歐陽清霜看著舒瀟的臉色劇變,沒來由有些慌張:「我叫……楊……雙雙。」

「楊雙雙是嗎?真是個好名字,好事成雙。」

支持人的話還沒說完,舒瀟猛地從他身邊衝過去,就要抓住歐陽清霜的時候,她突然往後一躲。

「Tony哥哥!」

Tony一直在台下觀察著動靜,在舒瀟臉色變化的時候,他早就做出了行動,把手裡的礦泉水放到地上,三兩步就衝上舞台把歐陽清霜抱緊懷裡直接跳下去!

人群突然往後撤留出一條道。

舒瀟被主持人拉住:「舒瀟小姐,您這是怎麼了?不舒服嗎?」

她意識到自己失態,強迫大腦冷靜下來:「很抱歉,我有點事情。」

隨即在助理的陪伴走下了舞台。

她只恨這時候自己是公眾人物,不能直接追到那個女生。

台下立刻另作安排,剛才下場了的晨星再次回到舞台上,把剛才有些驚嚇的氣氛又調動起來。

舒瀟的手機震動起來,來電顯示是第七策。

「喂?阿策?我剛才好像看到甜甜了?」

第七策的語氣很著急,似乎是在追趕什麼。

「嗯,我知道,我在台下都看到了。」

許易寧今天沒過來,總是放心不下,第七策便親自到場查看,這個廣場也是第家的產業。

他權當是視察了。

到場的時候就看見有個男人抱了個女生跳下舞台,在看到她正臉的瞬間,第七策立刻追了過去。

Tony跟著歐陽青楓這麼多年不是吃素的,很快就跑到了樓頂的停車場。

把歐陽清霜往車後座一塞:「抱歉了小姐,快系好安全帶。」

他極少露出這麼嚴肅的神情,啟動車子,眼尖地看見後面也有輛車發動了,明顯是要跟著他們。

「靠!我居然沒留意!」

Tony咬牙,一踩油門,像是離弦之箭一樣飈了出去!

「清霜,躺下來!」

第七策也趕到了樓頂,可是在他面前卻有兩部車都急急追出。 歐陽清霜趴在在後車座,除了腰上的安全帶,手牢牢地抓住椅子的邊緣。

她只知道有人跟著他們。

Tony的雙唇抿成一道直線,在連續拐了幾個彎,他聽見後面傳來汽車碰撞的聲音,嘴角微勾。

「清霜小姐?」

「欸?」

「可以起來了。」

「噢……」

感覺車速一緩,她發現居然到了像是鄉間田野一樣的地方。

「把車開出去。」

Tony吩咐對面走過來的人,對方也是穿著一身黑西裝,接過鑰匙就上車走了。

他也給了Tony一把鑰匙,兩個人的動作默契十足,對這樣的情況駕輕就熟。

「可惜了,沒拿到你的獎品。」

Tony拿著鑰匙發動停在路邊的車子,他們開出去的是黑色的,這部是墨藍色,看起來有些舊,車門外面全都是灰塵。

歐陽清霜站在車子旁邊,雙臂抱住自己,說實話她是真的被剛才的情況嚇到,以至於現在看到了汽車都不怎麼想上去。

Tony給她開門,卻發現她愣愣地盯著自己。

「不想上去?」

「嗯。」

她點頭。

剛才雖然是趴在車後座,可是也能感覺到速度快得可怕,她都覺得自己要飛出去了。

「那我們走回去吧。」

「好。」

她雙手雙腳贊同這個建議。

Tony微微一笑,刻意放慢了步調好讓她跟著。

「剛才……?」

歐陽清霜只說了個開頭,疑惑地看著身邊比自己高一個頭的男人。

他打理得一絲不苟的髮型因為剛才的追逐有些凌亂。

那也比她淡定地多,就像是剛才只不過是玩了個小遊戲。

「清霜小姐,這個世界其實並沒有那麼安全。」

說出來的話雖然沉重,可他的語氣輕鬆,努力地讓歐陽清霜不被剛才的事情影響到。

「看電影的時候,你也經常見到有人身後總是跟著一群保鏢吧?」

她點頭。

明白。

但凡跟金錢利益沾上邊的東西,都需要保護。

「嗯,所以我們剛才就是遇到這種事情了,是我失職,居然沒能早點發現不對勁。」

「不怪你啦,是我自己要去人多的地方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