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攻擊在半空炸開。

同時被震飛了出去。

哇!

葉雄吐出一口血,身體如同敗草一樣退飛出去。

果然,境界還是相差太大。

白袍老者也被震飛出去,不敢置信地望著對方。

他以靈識窺探,對方的境界只有半步煉虛,比自己低了三個境界。

況且還跨了境界,對方居然能硬撼他一招而不死。

這絕對是他見過的修士之中,實戰力最強大的。

白袍老者眼中殺氣大盛。

如此強大的敵人,外貌還如此年輕,只要讓他再進一階,自己必定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他必須死。

白袍老者將自己的氣勢催動到了極致,準備一舉輾對方。

突然,他發現身體周圍懸浮起幾十枚的令牌。

「炎落九天大陣,焚。」洛荷一聲大吼。

令牌上發出無數的火焰,鋪天蓋地將白袍老者籠罩。

「區區化神後期,也敢參戰,不知死活。」

白袍老者冷哼一聲,一掌拍出。

摧枯拉朽!

大陣只支撐了不到五秒鐘,就轟然破碎,幾十枚陣令毀的毀,丟的丟,散落半空。

攻擊去勢不減,直接轟向洛荷!

洛荷臉色大變,眼睜睜看著對方的攻擊襲來,沒有了反應。

境界相差太大,她根本就沒辦法躲避。

「小心。」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落到她面前,一掌拍出。

轟!

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兩人同時被震飛出去。

葉雄又是噴出一口鮮血,手掌發麻!

「你先離開,我攔住她。」他將洛荷一推。

「不,我要跟你並肩作戰。」洛荷不肯離開。

「你留下來根本沒有用,幫不了忙。」境界相差太大了,她根本無法參戰。

「我不會拋下你不管,這不是我的作風。」洛荷依然搖頭。

「你這個笨女人,一會被抓了,他強x你一百遍一千遍,看你怎麼死。」葉雄破口大罵。

「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一個人逃的。」

洛荷說完,搶先出手,僅剩的陣令再次組成一個威力不大的陣法。

「你真是瘋了。」

葉雄也不管她了,此刻只能硬著頭皮上。

他化成一道流光,殺了出去,帶著血性。

兩人在半空大戰,很快葉雄就滿身是傷,屢屢遇險。

砰!

白袍老者再一次將他擊飛。

「離火大陣。」洛荷一聲大吼。

三十多枚陣旗突然燃燒起來,朝白袍老者殺去,在他身邊爆炸起來。

趁著機會,她化成一道流光,落到葉雄身邊,一手拉著他:「快走!」

兩人以最快的速度逃跑!

「哪裡跑!」

白袍老者很快就追了上來,恐怖的一掌轟來。

巨大的掌芒,直接將兩人轟飛出去。

兩人如同兩顆流星,從天而降,狠狠地撞落附近的一顆星球,在地上撞出一個大洞。

「難道我堂堂人間道第一人,要殞落在此?」葉雄爬起來,非常不甘心。

可惡,就差那麼一階,如果自己再次一階,進入煉虛境界,肯定能打敗對方。

他掙扎著爬起來,但是很快就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戰鬥之力了。

「你有種殺了我?」

洛荷突然衝天而起,來到半空之中,擋在白袍老者面前。

白袍老者一掌拍出,恐怖的掌印懸浮在她頭頂。

「你殺了我,這輩子都別想得到禁制裡面的寶物,神兵。」

說完,她閉上了眼睛,視死如歸。

她在賭,對方不敢殺自己。

如果對方殺了自己,那麼他就沒辦法打開禁制了。

半晌,掌印沒有壓落,她這才睜開眼睛。

「帶我進入禁制,我可以饒你不死。」白袍老者說完,目光死死盯著葉雄:「他,必須死。」

「你不能殺他,你若殺他,我死也不會帶著進入禁制。」洛荷吼道。

她化成一道流光,落到葉雄身邊,死死地擋著他。

葉雄暗暗嘆了口氣,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淪落到要讓一個女人保護的份上。

「我不殺他可以,但我必須廢了他。」

對方對他的威脅太大,他不允許這樣的威脅存在。

「不行。」洛

荷繼續擋在葉雄面前。「你敢動他一根毫毛,我就死給你看。」

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葉雄突然有些感動。

她並不愛自己,沒想到會為了自己做到這份上。

「我不殺他可以,讓他把葯服下。」

白袍老者從身上將一枚青色的丹藥拿出來,拋了過去。

「此丹名為七膽散,沒有我的野葯,三天之內必毒發身亡。你只要帶我進去禁制,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我就給他解藥。」白袍老者說道。

「不行。」洛荷依然拒絕。

「我服。」葉雄卻點頭答應。

他將毒丹接過來,想也不想就吞了下去。

此時此刻,活著才是最重要,解藥再慢慢想辦法。

可惜他身上的曼陀羅毒藤花已經沒有了,不然就可以解這毒丹了。

「走吧,敢耍花招我弄死你們。」白袍老者冷哼。

洛荷將葉雄扶起來,關切地問:「你沒事吧?」

「死不了。」

葉雄掙扎著爬起來,眼中閃爍著寒芒。

重修以來,他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這個傢伙,他必須弄死。

「還能飛嗎,要不我帶你?」洛荷問。

葉雄試了一下,元氣大傷,雖然還能勉強飛行,但不利於恢復,當下點了點頭。

洛荷摟著他的腰,帶著他御空而起,朝前世禁制所在的星球飛去。

被美女摟著,聞著她的體香,原本是幸福快樂的事情。

只是葉雄此刻並沒有心思旖旎。

他得好好想想,怎麼解開面前的困境。

兩天之後,三人再次回到那顆星球,從天而降,進入海底,來到禁制面前。

白袍老者一手抓出,直接卡著葉雄的脖子,喝道:「乖乖把禁制打開,不然我弄死他。」

() 你放開他。」洛荷急道。

「把禁制打開,快。」白袍老者命令。

洛荷看了葉雄一眼,這才走到禁制面前,按動上面的符號。

片刻之後,禁制破開。

「走前面,別耍花招,不然我弄死他。」白袍老者命令。

洛荷在前面走著,將步子放得很慢。

腦子裡面飛快地想著脫困之計。

「速度快點,還擺著幹什麼?」

洛荷加快速度,沒多久,就到了第二個禁制面前,然後是第三個禁制。

突然出現一個蟲洞,正是進入境界的蟲洞。

「蟲洞通向的是什麼地方?」白袍老者問。

「一個秘境,裡面有很多天地靈藥。」洛荷說道。

「你先進去。」

「這個蟲洞長時間的空間穿梭,不定點傳送,無法帶人,你要放開他。」洛荷說道。

「休想。」白袍老者冷哼。

「如果你不放人,我是不會過去的,你有本事把我們都殺了。」洛荷說道。

「你以為我不敢?」

白袍老者冷哼,下一刻,手運轉元氣,手上用勁。

突然,他感覺到手上元氣狂涌而出,頓時臉色微變。

砰!

他的身體突然被葉雄一掌拍飛了,狠狠撞在禁制上,跌落下來。

噗!

白袍老者一口血噴出,震驚地望著葉雄,怒道:「臭小子,你剛才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就是把你的元氣吸了兩成而已。」

葉雄冷笑著,原本頹廢的樣子瞬間就不見了。

就在剛才,他被白袍男子抓住的時候,啟動《佛魔功》第二層吞噬萬物。

沒想到居然起作用了,瞬間就將對方的元氣吸引,然後趁他不備,偷襲成功。

一招得手,葉雄怎麼可以放棄,瞬間就凝聚元氣,一掌拍出,狠狠地擊了出去。

「你以為偷襲了一招就能贏我嗎?」白袍老者冷哼一聲,同一樣一掌拍出。

兩人身體同時被震飛,整個石洞轟然倒塌。

石洞本來就小,被如此攻擊,怎麼受得了。

「別在這裡動手,會毀了秘境入口的。」洛荷急道。

「你布陣防禦波動,我去殺了他。」葉雄咬牙切齒。

先前一路上,他都在默默地恢復元氣,恢復了八成左右,但是對付也受了傷白袍男子,鹿死誰手還說不定。

洛荷點了點頭,連忙布陣,防止波動。

「再來。」

葉雄帶著佛魔元,狠狠地殺了出去。

「不知死活。」

雙方再次碰撼,兩人被震飛。

「再來。」

葉雄彷彿不知疲倦一樣,繼續出手。

兩人一連對抗了十幾掌,每一次對抗都是葉雄落在下風。

但是,他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每次倒下,很快就會站起來,繼續攻擊。

石洞裡面根本就沒有躲閃之處,每一次都是硬撼。

白袍老作感覺自己的元氣下降得非常厲害,臉色越來越難看。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耐打。」他拚命地搖晃著腦袋,不敢置信。

啞女醫經 就連他都有些受不了,但是對方身體好像銅鐵所鑄一樣。

葉雄越戰,血液越沸騰,神獸血脈在他受傷之下,幾乎要暴動。

但是,每次血脈力量要爆發的時候,都被封印給壓了下去。

雖然沒有血脈力脈,但是有一點卻是別人無法相比的,那就是由於血脈的存在,他的身體特別抗打。

化神期的境界,合體巔峰的肉身,所以,他才有種打不死小強的感覺!

況且,白袍老者又受了傷,攻擊力變弱。

這種發生,讓葉雄更加不要命地攻擊,因為對方跟他不一樣,對方沒有他這麼強大的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