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側,紅龍和唐曦則組成了火力網。

有別於雲天他們的三角形,兩人在前,潘瑤在後。

倒三角的攻擊陣型依舊是優勢明顯。

穿梭在鐵軌和車廂之中的他們勢如破竹。

送葬者們,此時也是殺紅了眼,或許隊形和配合不如雲天他們精妙。

但是在兩旁策應下,他們依舊是奮勇殺敵,一個倒下去,另一個就會接替他的位置。

觸不及防的守軍一退再退,但是遠處那好似圓球的半圓形建築物卻發生一陣轟響。

伴隨着轟響聲,那半圓形的鐵球開始落下鐵幕,厚厚的剛纔組成的鋼網,開始籠罩那裏的門窗了。

“對方準備封閉整個控制室!”

看着徐徐降下的鐵幕,潘瑤立刻大聲的說道。

“放心吧,就那點鐵皮老子可是早有準備,放下也好,給別人製造麻煩!”

牛博宇靠在一個車廂後,子彈不斷的在他身邊炸裂。

“噠噠噠……”

就在兩個傢伙試圖用火力封死牛博宇去路的時候,右側的子彈貫穿了他們的腦袋。

“說的沒錯,把整個車間給我清空,這裏絕對是最好的阻敵場所!”

雲天躍出車廂,嘴角掛着冷笑,恐怕此時最鬱悶的要屬天龍了。(。) ?鐵城之中亂作一團,慘叫聲在槍炮聲中顯得那麼的脆弱。

火光四起下的鐵城,可謂是人仰馬翻。

尤其是那火光竟然無法撲滅。

不管是用水還是用土,那火苗卻都越燒越旺。

救火的人羣不斷傳來陣陣慘叫,到最後只能看着那火勢不斷的蔓延了。

這可是牛博宇的拿手本事,這火可不是一般的助燃劑點燃的。

越是想要滅掉,就越是滅不掉,很快的,火光再一次吞噬了一條街道。

四處亂竄的救火,卻沒有發現,此時四個人正低着頭,穿着工作服的他們快速的向着城南走去。

曾經來此偵查過的四人,現在走起來可是輕車熟路。

有了城東的激戰以及火光,又怎麼會有人想到,這並不是真正的襲擊目標。

天龍、飛天虎、閃電豹和金鋼熊左轉右拐間,向着城南的核電站走去。

“有人,避一下!”

走在前面的天龍,一眼瞄到一羣士兵正快步的向着這邊走來。

急忙一推門鑽進了一間屋子的他,靠在了門上。

緊隨其後的三個兄弟,也紛紛的躲進了那昏暗的工棚裏。

現在所有人都趕去救火,並沒有人發現他們的存在。

“這個雲天真是太胡鬧了,竟然臨時改變行動計劃!”

聽着外邊的腳步聲遠去,天龍這才鬆了口氣。

到現在他纔開始抱怨道,這個兒子太亂來了。

“這不是隨你嘛,總把危險抗在自己身上!”

飛天虎聳了聳肩,他也沒有想到竟然被兒子放水了。

但現在說起來又有什麼用呢,一切都已經註定了。

按照之前的計劃,兩人棄車之後,應該是由第三輛車子的雲天接應。

到時候黃泉小隊在趁亂撤退,進入到核電站之中。

又怎麼會想到,雲天的車子在兩人面前還拐了一個彎,避開了愣住了兩人,直接衝了進去。

緊隨其後的牛博宇也是一樣避開他們,根本不給他們乘車的機會。

“老爸,情況有變,核電站就交給你們了!”

牛博宇不忘探出腦袋,對着兩個人揮手。

緊跟着鑽入煙塵之中,讓天龍和飛天虎整個人都愣住了。

直到最後,閃電豹和金鋼熊的車子停在兩個人的面前,他們這才上了車。

可再想追趕卻已經來不及了,雲天帶領着黃泉小隊,以及送葬者傭兵團,呼嘯着衝入了鐵城。

如果現在在追上去,勢必會被敵人包圍,那麼整個計劃只能泡湯。

到時候被人包圍在裏面,誰都別想走託了。

無奈下,天龍也只能認栽,帶着自己的兄弟,向着核電站趕去。

“這個臭小子,他是不知道追魂者的厲害,當年中華鷹都差一點死在他的槍下!”

天龍嘆了口氣,這一次出現的老狐狸他可是打過交道。

屬於自由傭兵的他,還曾經幾次和天龍大隊交手。

互有損傷,但是最起碼,他們也算是旗鼓相當。

這一次明知道他在,雲天卻偏向虎山行,這讓他這個當老爸的,又怎麼能不擔心呢。

“放心吧,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而且說實在的,中華鷹不在,你有把握單挑他嗎?”

兵王之王的對戰絕對不是看玩笑的,一點點的差距就根本無法追逐。

再加上天龍雖猛,卻並不擅長狙擊槍的精準射擊,恐怕就算是中華鷹也沒有把握幹掉這個傢伙。

“我是沒有把握,但總比那個臭小子好吧,乳臭未乾就逞英雄,現在就祈禱這個傢伙不會太早出手吧!”

天龍長嘆了口氣,但現在一切都無法挽回了,現在他們唯有想辦法潛入核電站,並且改變數據。

讓整個電站,變成一個大火球,到時候這鐵城就會伴隨着爆炸,煙消雲散了。

輕輕的把門推開一條縫隙,側耳傾聽了一下沒有聲音。

天龍這才鑽出了房間,帶着三個兄弟,快速的向着核電站走去。

要想破壞一個核電站容易,但如果想要一個核電站變成核武器,那絕對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就算是專業的人員,沒有個兩三天的時間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雲天他們不僅要吸引敵人的火力,更要保證這幾天來,他們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

子彈呼嘯,剛剛將這運輸車間佔領的他們,又要面對對方的反衝鋒。

此時外邊早就將這裏鐵通一般的包圍了起來。

手持武器的士兵,更是瘋狂的想要衝入其中。

但是,他們還是晚了一步,被包餃子的守衛們,早就被黃泉小隊和送葬者傭兵團攻破了。

架好了機槍,傭兵們瘋狂的對着外邊點射着,剛纔來不及使用的幾挺重機槍,成爲了他們的火力。

迷姝 子彈橫飛,打在那鐵皮車廂之上可是火花四濺。

流彈散落之處,都會傳來敵人的哀嚎。

徹底的殺紅眼的傭兵們,這可是第一次團隊作戰。

踩着敵人屍體的感覺,讓他們猶如一隻只餓狼一般。

“瘋子,你這邊減員如何?”

可以說,這車間絕對是一個非常好守的位置,否則就憑那三十多人,又怎麼能夠阻擋雲天他們接近二十分鐘呢。

所以換過來之後,雲天並不擔心對方衝破封鎖。

推倒後方的他,開口對着瘋子問道。

“減員不多,剛纔我看了一下,陣亡七個,受傷十多個而已!”

用這麼少的代價衝入鐵通一般的鐵城,這絕對是一個奇蹟了。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瘋子親自坐鎮指揮着各個角落的守衛,絕對是非常的老練。

“很好,那這裏先交給你了,對方不會這麼快派出精英部隊,我們先把控制室搞定,避免對方使用火力覆蓋!”

雲天點了點頭,這點損失絕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好在黃泉小隊並沒有什麼損傷,他們要儘快佔領核心位置。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他們有機會衝過去的!”

瘋子點了點頭,這運輸車間已經被他們牢牢掌握,他們可不是那些酒囊飯袋。

尤其是有他坐鎮的地方,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的退去。

“不要硬拼,若是遇到對方的火力覆蓋就撤退。”

雲天搖了搖頭,現在還不是硬拼的時候,現在他們要打的是消耗戰,可不是拼命。

“明白,我知道了!”

瘋子點了點頭,立刻轉身向着自己的隊員走去。

指揮人員構築工事,並且將傷員放在後面的一節車廂之中進行治療。

同時開始規整對方殘留的子彈,他們的日子這纔剛剛開始,接下來還有更加慘烈的戰鬥呢。

前方槍聲呼嘯,而黃泉小隊卻刻不容緩的來到了那橢圓形的建築物前。

那足有十多公分厚的鐵板,現在把整個圓球包裹的嚴嚴實實。

但對此,牛博宇可是不屑一顧,從揹包裏掏出稀土炸藥,直接摁在了鐵門上。

佈置好一切,牛博宇點燃了炸藥,同時快速的隱藏在了掩體之後。

一聲巨強,再一次真的衆人耳膜生疼,但早就習慣戰場喧囂的李清揚首當其衝的衝了進去。

撐開了防禦盾牌,一手持槍的他快速的對着四周掃射。

緊隨其後的雲天和紅龍,自然是左右開弓。

將十多個守在入口處的士兵掀翻在地之後,他們快速的向着裏面走去。

“所有門窗都有鐵板,還真是購下血本的!”

醉玲 這裏只有地上一層,而且每一個房間都落下了鐵門鐵窗。

厚厚的鋼板可不是那麼輕易洞穿,牛博宇的炸藥不可能都把他們炸碎。

“親愛的翠鳥,到你出手的時候了!”

雲天一臉微笑的對着身後的潘瑤說道。

這電腦鍵盤操作,可不是他能夠做到的。

而且這些鐵門鐵窗又沒有鑰匙孔,他一身的本領根本用不出來。

“好啊,這個我在行!”

潘瑤微笑着將奪命背在身後,室內自然是無法使用狙擊槍了。

但作爲超級電腦黑客,潘瑤輕易就黑入了系統後門。

伴隨着電腦屏幕的亮起,整個中控中心的地形圖出現在了屏幕上。

“哇,你們快看,這是什麼!”

原來,這地上一層的建築物地下竟然藏着四層。

尤其是最底層的一個標識,頓時讓潘瑤都爲之驚訝了。

“永動機!不會吧,這不是違反物理定律的東西嘛!”

幾個人立刻好奇的圍了過來,而那屏幕上跳動的字符,頓時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禁區之狐 永動機是製造一種不需要動力的機器,它可以源源不斷的對外界做功。

這樣可以無中生有的創造出巨大的財富來,在科學歷史上從沒有過永動機成功過。

能量守恆定律的發現,使人們認識到。

任何機器,只能轉變能量存在的形式,並不能製造能量。

因此根本不能製造永動機。

通天神途 這種只存在於假設狀態下的東西,竟然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他們頓時覺得,這個控制中心恐怕還有更多的祕密吧。

“這麼多祕密怎麼處理?”

潘瑤擡起頭來,看着雲天,雖然不知道永動機是否成功,但不得不說天堂集團掌握着太多核心資料了。

這種資料如果用於和平,那麼將會改善人類的生活。

但是天堂集團的本質,就不可能是一個喜歡和平的團體。

“毀掉!”

如果這利刃掌握在對方手中,那麼毀掉雖然可惜,但無疑對於無辜者來說是最好的。(。) ?槍聲伴隨着一個個鐵門鐵窗的打開而轟鳴。

子彈呼嘯間,那些原本以爲安全的科技人員,紛紛倒在了血泊之中。

身處敵營,他們沒有時間去分辨誰好誰壞了。

現在他們必須要儘可能的毀掉這裏所有的科技資料。

伴隨着一層被清理後,黃泉小隊立刻向着樓下走去。

有了潘瑤的能力,這些所謂的自動防禦系統,很快就成爲了擺設。

大門一個接一個的被打開,注意對房間進行檢查的黃泉小隊,也一層層的向下摸了過去。

很快,他們在地下二層就看到了倉庫,這裏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源。

再加上一層的彈藥庫,這絕對是給了他們一個非常好的支援。

雲天立刻叫來了瘋子,讓他們開始往外轉移這些東西。

“該死的大門,看起來還需要我費點功夫!”

這第三層的大門,密碼變得有些麻煩,潘瑤試了幾次都沒有打開。

但這並不是說她打不開,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而已。

“不着急,慢慢來!”

現在除了潘瑤之外,並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得上忙了。

他們也唯有等待,等待更好的機會,一時間沉寂的三樓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