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楚河和樂平來說,依據現在的情況發展,別說是拽住他的尾巴了,能不能自保都成了問題。

在猿猴的狂暴攻擊下,楚河的身體也輕微受到了不少的擦傷,他神色越發的凝重,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心驚肉跳之感。

猿猴仰天狂吼,氣流沖盪,四面八方好似有一股無形的氣牆,阻礙著兩人的前進,楚河身子不由一振,被氣流衝擊後退數步才停下身體。

「樂平,小心!」

下一刻,楚河臉色忽然一變,他目光一凝,朝樂平驚呼一聲,大喊道。

此時,只見那猿猴調轉身子,忽然瘋狂地沖向樂平,緊接著,一個猛躍之下,臨近樂平身旁,飛快的擊出一拳,拳頭橫掃之下,攔腰朝著樂平撞擊而去。

忽聞楚河提醒之聲,樂平悚然一驚,他目光一轉,已經察覺猿猴那巨大無比的拳頭正掃向自己。

樂平頭皮發麻,心中暗叫不妙,他心知,若是被這一拳直接擊中,恐怕不死也會只剩半條命。

在這險之又險的緊要關頭,樂平心神高度集中,他使出渾身解數,全身在這一刻,鼓足了力氣,筋肉繃緊,如上緊馬力的發條,驀地奮力一朝旁一閃。

狂猛的拳頭緊緊貼著他的小腹擦過,但是,雖然躲開了猿猴這一正面攻擊,但是那揮舞而來的巨大拳勁,卻還是掃到他的全身。

在氣勁衝擊中下,樂平慘呼一聲,身體被氣流逼迫地急速倒退,一下子就摔倒在地,昏迷了過去。一旁的普爾,著急的飛到地上,來到樂平身旁,呼喊不已。

婚然心動:蜜寵小甜妻 楚河這一方已經暫時失去了一個戰力,讓情況一下子就變得麻煩了起來,面對這狂暴的猿猴,楚河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束手無策之感。

「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我一定要弄掉他的尾巴!」

楚河目光一閃,再次猛跑而去,轉到猿猴身後,但這猿猴卻是每每都不讓楚河有可趁之機,那兇狠的拳頭組成了一道有力的防護區域,讓楚河舉步艱難。

「吼吼,吼吼~!」猿猴鳴聲如雷,月亮越發的明亮,月華如水,傾瀉在猿猴表面,好似給猿猴鍍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輝。他的眼中紅芒晶瑩,閃爍著殘忍的光芒,暴虐的氣息四散開來。

「好驚人的氣息啊!」楚河離猿猴最近,他心中一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地開始發麻。心中不由暗暗心驚。

猿猴瘋狂的襲擊楚河,楚河左躲右閃,狼狽不堪,他的體力已經有了不小的消耗,速度方面也隱隱有些下滑,被那凌厲狂暴的拳勁包圍,他身體不穩之下,一個踉蹌,差點跌掉。

楚河臉色一變,心中暗叫不好,果然,趁著這個空隙,那猿猴雙拳如雨,兩隻鐵鍋般的拳頭狂暴錘下,楚河心神駭然,身體奮力躲閃,但還是被拳頭擦到了身體。

楚河直接悶哼一聲,鮮血如箭雨從口中噴洒,他的身體如拋物線般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楚河只感覺他的全身上下好似被一把數百斤的鐵鎚狠狠敲擊一樣,痛苦不堪。

「好痛啊!」

楚河躺在地上,一隻手捂住胸口,一隻手緊緊抓住地面,他臉色蒼白,神色透出一絲猙獰。

這一刻,他感覺身體彷彿已經散架了一樣,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

猿猴雙手捶胸,雙足剁地,越發的兇狠、殘暴,這種情景,讓躲在遠處躲避的布瑪和烏龍心驚膽寒。

「烏龍,我們快去救楚河啊!」親眼目睹楚河吐血倒地,布瑪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就好似被狠狠地扎了一針,猶如萬箭穿心,痛入骨髓,她臉色蒼白,紅著眼圈沖烏龍嘶啞的喊道。

「不行啊,那裡太危險了,我們上去根本就是死路一條,我相信楚河一定會有辦法的,他這麼厲害,一定不會有事~!」緊緊地拉住想要衝上前去的布瑪,烏龍急忙,急忙安慰道,雖然他心裡也是對楚河不抱什麼希望,但見布瑪如此激動,他只能如此說了。

「可惡~~~~我怎麼能在這裡掛掉呢,不可能,絕不可能~~」楚河心中狂怒大喊,但是,他的手腳卻是酸痛之極,望著在一旁繼續不斷破快建築的猿猴,他的心中越來越急。

「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楚河深吸一口氣,將這個想法狠狠地從腦子裡甩了出去,他強壓恐慌的心神,強迫自己一定要要冷靜下來。

「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天無絕人之路,我不相信,我會這樣死去!」楚河心中不斷吶喊,但是,十倍的戰鬥力差距,卻如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橫在他的面前,以他的實力,是絕無勝利的可能。

楚河腦中煩亂之極,他微微動了下腦袋,雙目忽然一怔,他雙眼一瞧之下,正好望見了那高掛夜空的皎潔圓月。

明亮的月亮如同一輪銀盤,華美中而透著一絲清靈,月華似水,傾瀉大地,如同溫柔的輕紗,籠罩在楚河的身體上。

在望向那月亮的一瞬間,楚河就忽然感覺到了他的血液好似一下子沸騰了起來,心臟開始急促地跳動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急,血液好似被點燃火焰的汽油,楚河能感覺到,他的身體此時正在發生極大的變化。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怎麼了~」

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變,楚河心中喃喃,難道說,是楚河亮造成的?

楚河心念電轉,想起箇中原因。

「對了,我是賽亞人啊!記得原著中就曾講過,賽亞人在看到月亮時,眼睛接收到月光的照射,會造成賽亞人產生猿化過程,實力暴增十倍!」

「可是,我沒有尾巴啊,怎麼會這樣呢?不是只有有尾巴的賽亞人才會猿化嗎?」

楚河心裡還是不解,此時,他身體肌肉表層不斷冒出青筋,肌肉塊不斷膨脹鼓起,彷如鋼鐵般堅硬,他的身體好似有無數氣流在衝撞,不斷的痙攣抽動,一股肉眼可見的氣從他的身體中驀然爆發,轉眼便瀰漫周身。

楚河心神不受控制,他臉色猙獰,仰天大吼一聲,這一吼,震動四方,如同寂靜的夜中一道炸雷,震撼人心,那聲音,不似人類之吼,而似狂猿巨吼。.. (鮮花,鮮花,我要鮮花……)

楚河體內的氣若潮汐奔騰,在體內瘋狂流轉,眨眼之間,已經充溢全身各處,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楚河能夠感覺到,他身體先前所承受的所有傷痛,在此時此刻,已經完全消失不存,取而代之的,是從體內源源不斷爆發的強悍氣息。楚河緩緩從地上站起身子,巍然聳立,只見此時的他和原來相比,已然大不相同,產生了驚人地變化。

受到剛才凝望圓月的影響,此時的楚河,全身的肌肉極度膨脹,身高暴增之下,已經漲到了一米九八的長度。

那一塊塊的肌肉,分佈在身體各處,呈流線型,每一塊都好似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給人一種極為強悍的視覺效應。

楚河的雙眼,已經變成了如血一樣的鮮紅色,裡面好似蘊含著幽冥血海,黑色的碎發無風自動,表層好似隱隱有紅色的流光閃耀。

這種形態,與龍珠原著中特蘭克斯對戰沙魯時變身成為超級賽亞人一時的第三階段非常相似。但是,特蘭克斯的這種形態,雖然力量強悍無比,但卻需要消耗大量能量,從而嚴重影響了速度。

楚河能感覺到,他現在的身體,不僅力量暴增無數,就連速度方面,也是同力量提高程度相同。

這種力量與速度的完美結合,讓楚河的心中產生了極大的震撼。

感受著體內那不斷流轉的氣息,楚河雙目一閃,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從他體內瘋狂的爆發出來。

這股氣息之強,讓楚河有股天地蒼生都臣服在他腳下的念頭,他的腦海中不斷滋生著一股強烈想要戰鬥的意識。

驀然,楚河忍不住長嘯一聲。頓時,音浪滾滾,如驚濤排岸,連綿不絕,到後來,居然一浪高過一浪,形成了一股強烈的音浪波紋。四周的空氣好似都忍不住要破碎一樣,岩石裂開,氣流沖盪。

感受到這股強悍的氣息,猿猴巨大的身體驀然一震,旋即轉身怒喝一聲,怒視楚河,他雙手捶胸,瘋狂的朝楚河奔跑而來。

若是原來的楚河,如果想要和這猿猴展開正面交戰,那絕對是螳臂當車,必死無疑。但是,現在的楚河,他有了這份信心。他能感覺到自己身體這股忽然產生的氣,力量之強並不下於這猿猴。一股瘋狂的戰意在他的心中瀰漫不散。

「沒想到,我見到月亮之後,竟然會變成這種形態~!哈哈,好極了~~~這種力量,真太棒了!」楚河心中狂喜,他心頭一跳,一股一拳打爆一座山峰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眼見猿猴已經臨近自己,楚河神色平靜,沒有任何懼色。他此時,已經不像方才一般想要四處躲閃,而是擺開架勢,直接準備正面迎接戰鬥。

拳風爆裂,如同炸彈破空,楚河揮拳迎擊。眨眼之間,便已經和猿猴互攻數十拳,巨大的猿猴拳頭落在楚河的身上,發出砰砰的聲響,楚河的攻擊,也如雨點般擊中猿猴。因為楚河的防禦力大增,所以,面對猿猴狂暴的攻擊,他也只是感到疼痛而已,已經可以在承受範圍之內。因為猿猴的身子巨大,所以,楚河的攻擊要比猿猴對他造成的傷害,強上不少。

「……痛快,真是痛快!」感受著戰鬥的刺激,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楚河忽然仰天長笑。

他全身的氣息猛然暴漲,身體表面的氣像呼嘯的風雪驀地爆開,空氣彷如凝滯,白色的氣源源不斷的從他體內冒出,氣流流轉全身,楚河的力量越發強盛,

他攻擊如電,兼之身法速度奇快,猿猴的不斷遭受著楚河的襲擊。戰鬥中的他,腦中被一股強烈的戰意意識所代替。這種狀態之下,他的理智幾乎被本能的戰鬥意識所代替,所幸,楚河還是存在著理智,攻擊之中,每次都保留了力道。要不然,猿猴受傷太重的話,孫悟空豈不是慘了。

見到眼前這個人竟然能與自己勢均力敵,而且還給自己帶來了不小的傷痛。猿猴狂吼大叫,一隻拳頭狠狠地揮向楚河,夾雜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彷彿是要摧毀眼前所見的一切事物。

楚河依然神色平靜,仰面向天,他的雙目中閃過一絲狂熱的戰意。

他同樣揮拳出擊,兩人拳頭直接相撞,頓時,空氣中傳出一陣氣爆之聲,兩人的拳頭一大一小,在空中相持,互不相讓。猿猴另一隻拳頭這時也揮了過來,同樣被楚河另一隻拳頭相互抵撞。

就這樣,身高近百米的巨大猿猴,弓著身體,雙拳與楚河相抵,直接比拼起了力量。

楚河手臂中肌肉緊緊繃住,力量凝聚,青筋鼓動,面對猿猴的巨力,楚河顯得遊刃有餘,他一步也沒有退卻,反而神采飛揚,凝視著猿猴,臉上閃過不屈之色。

「砰!」的一聲,雙方力量激蕩,仿若爆炸,兩人都被一股強有力的氣勁給逼迫倒退,楚河雖然感覺手臂隱隱有些發麻,但是,他的氣勢卻是輝煌如月,依舊一往無前。

猿猴嘶鳴,雙足頓地,顯然,他已經氣急了。

猿猴拳腳並用,瘋狂的襲擊楚河,空氣振動,拳風撕裂,但楚河卻如同閑庭散步,在拳影之中穿梭走動,恰似閑庭散步,神色中沒有一絲慌亂。

「趁著力量還在,這場戰鬥也該結束了!」

楚河嘴角微微掀起一抹笑意,他眼中閃過一絲奇異之芒,雙腿分開,雙手緊靠腰部,目視猿猴,長嘯一聲,一字一頓開口道;「龜……派……氣……功!」

「十倍!」

體內流轉不息的氣順著雙臂瘋狂凝聚在手心,一個巨大的藍色光團從楚河手中凝聚,與之先前的龜派氣功相比,光團程度大小,有了不小的變化。

藍色的氣團光束萬千,照耀在楚河的測量,大地震動,氣流倒卷,楚河面色冷峻,他雙目猛地一閃,對準猿猴的尾巴,雙手猛地朝前推去。

轟的一聲,藍色的光柱好似化為了一條藍色飛龍,帶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慘烈氣勢,直接擊中猿猴尾巴。

那猿猴尾巴被氣功波衝擊掉落在地,而氣功波去勢卻依然不減,繼續向前衝擊而去。只聽一聲震天般的巨響,一團蘑菇雲緩緩升起,只見那猿猴身後百米之處的地面範圍之內,數被衝擊波衝擊之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大地開裂,煙塵飛揚。

猿猴因為失去了尾巴,此時,他的周身瀰漫著一層淡淡的藍光。旋即,他的身體逐漸變小,慢慢地,裸體的孫悟空出現在了地面上,他雙眼緊閉,小嘴微張,一呼一吸,已然陷入了一場沉沉的酣睡之中,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 (鮮花,鮮花,收藏,收藏)

見到孫悟空從猿猴狀態恢復原狀,楚河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裡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在發射了剛才那全力一擊的龜派氣功之後,楚河可以感覺的到,自己體內方才產生的那股強大的氣正在隨著自己肌肉的放鬆,逐漸在流失消散。不一會兒的功夫,楚河那原本一米九八,充滿了膨脹肌肉的軀體。

此時,已經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那一雙如火的赤眸,現在,漆黑如墨,燦若星辰。

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也就表明了楚河先前的力量已經不復存在了,這對於剛剛享受了擁有強大力量快感的楚河來說,現在的感覺和剛才相比,簡直是天差地別,

雖然他心中隱隱有些失落,但楚河心裡卻在對自己說,剛才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什麼,他以後,一定會比剛才還要強,並且強上無數倍。

不過,雖然從剛才的狀態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但卻也有一個意外之喜讓楚河格外開心,雖然他體內的氣大部分已經消散,但卻還是有小部分分散在他的體內,儲存在了全身,已經成為了他自己本身的力量。

楚河能夠感覺到,在經過剛才變身之後,他的力量已經有了不小的提高,他能感覺到自己握拳時的那股力量充實感。

果然,經過他自己的一番探查,他現在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十六點,完全超過了原來的孫悟空十點的戰鬥力。

不過,在他探查倒地酣睡的孫悟空時,孫悟空的戰鬥力顯然在變化成大猿猴之後,也有了提高,從原來的十點,已經變化成了二十點。

楚河心念電轉,看來,他所料想的沒錯,變身之後,再次恢復原狀,確實會增加戰鬥力。

「楚河,你傷的怎麼樣!沒有事吧」布瑪和烏龍眼見猿猴已經恢復了原狀,馬上飛跑過來,布瑪緊張的望著楚河,想到剛才眼見楚河被猿猴重擊的樣子,心中一痛,關心問道。

「你看,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呢!」楚河微微一笑,兩臂展開露出身體讓布瑪看了看她的身子,因為剛才身體膨脹,楚河的衣服早就變成碎片,此時的他,赤裸著上身,露出了那強壯健美的上身,八塊腹肌在小腹處穩穩鑲嵌著。

見到楚河赤裸的上半身身體,布瑪立刻霞飛雙頰,秋水般的雙眸中閃過一絲羞澀,瞧著那完美的身軀,布瑪心中忍不住狂跳了起來,芳心好似小鹿亂撞,久久不停。

楚河見布瑪神色迷離,緊盯著自己,心臟竟然也有些不受控制跳動起來,他生呼一口氣,穩定情緒。

「你嚇死我了,剛才我明明瞧見你受傷了呢!」布瑪拍了拍胸脯,望著楚河。柔聲道。

「沒事了,小事情而已,你看現在我不是生龍活虎嗎,絕對能拳打老虎,腳踹恐龍,我可是鋼筋鐵骨啊!~」楚河嘻嘻笑道。

布瑪忍不住撲哧一笑,「就你會貧嘴~!」

「楚河,這次幸好有你啊,不然我們可慘了,沒想到悟空竟然會變成怪物!」布瑪瞧了瞧正在酣睡的孫悟空,慶幸說道。

「就是,就是,沒想到悟空這傢伙竟然會的這麼可怕!嚇了我一身冷汗啊」烏龍連忙隨聲附和道。

「其實我也沒想悟空會變成這樣,我告訴你們啊,千萬別說給悟空,悟空這小子在滿月的時候,一看到月亮就會變成巨大的猿猴,當年,他的爺爺就是被他踩死的,明白了嗎!」楚河忽然正色道。

「滿月?都怪我,是我讓悟空去看月亮的!」布瑪驚呼一聲,複雜的望著孫悟空,旋即,低下頭有些自責的說道。

「別自責了,反正我們都沒事!」楚河恍然大悟,明白了孫悟空變化成猿猴,原來是布瑪一句話引起的。原本他還以為是孫悟空不小心抬頭望天空時,從而見到月亮造成的呢。

陷入昏迷中的樂平現在已經醒了過來,他和普爾來到楚河身邊,神色複雜地瞅了一眼孫悟空,忽然,樂平對楚河抱了抱拳,正色道;「楚河,謝謝你剛才的提醒,不然,在哪攻擊下,我可能已經起不來了!」

「沒關係,既然曾經一起並肩戰鬥,那就是同伴!」楚河沖樂平擺了擺手,不在意的說道。

「……同伴!」聞言,樂平身體忽的一震,旋即微微低下了頭、神色閃過羞愧之色。

「對不起!楚河,布瑪,烏龍,其實,我幫你們,是因為想要在最後搶奪龍珠,所以,我……!」樂平望著楚河等人,鼓起勇氣,囁嚅道。

布瑪、烏龍都驚訝一聲,望著樂平,楚河臉上閃過瞭然之色,毫不在意。緩緩笑道;「我早就知道你的目的了,反正都已經過去了,願望也已經許完了。況且,你也確實幫助了我們!~」

樂平嘆息一聲,笑道;「哎!算了,即使不用龍珠的幫助,我相信,我自己會努力克服缺點的!」此時的樂平,已經決心靠自己的磨練來改善自己見到女孩子臉紅心跳的缺點。

「對了,楚河,你剛才許願許的是什麼願望啊,當時我們沒有聽清楚,說出來讓我們一起高興一下吧!」烏龍忽然拍了拍手掌,沖楚河問道。

布瑪、樂平,普爾,眼中也露出好奇之色,顯然,對於楚河的願望,也是很期待想要知道。

「哈哈……我許的可不是什麼大的願望,可能讓你們失望了,只是跑路用的小技巧……」楚河微微解釋道。

說著,楚河將瞬間移動這個願望告之了幾人,幾人都很羨慕地望著楚河,顯然,對於楚河能夠許到願望,還是有些眼紅。

天色已經很晚了,剛才逃跑的逃跑,戰鬥的戰鬥,幾人都很睏乏了,見到孫悟空的那副睡相,幾人也都感同身受,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紛紛想要睡覺好休息一番。

在原地打了幾個簡單的地鋪,很快楚河等人都陷入了夢鄉,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地悄然流逝。.. 朝陽輕輕地從東方升起,正是清晨破曉時分,天邊亮起一抹魚肚白,晨光彷彿歡快的孩童,高興的望著大地,一聲聲叫嚷聲讓寂靜的初晨奏起了一篇新的章程。

「啊……啊……「

「尾巴……我的尾巴呢。在哪裡……我的尾巴在哪裡?」

邪王寵妃 孫悟空第一個醒來,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常之後,馬上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重生之榮寵天下 雖然孫悟空很強,但現在畢竟還是小孩子心性,身子不斷搖晃地他,在摔倒和爬起中徘徊前進,正在適應沒有尾巴時的平衡感。

楚河等人被孫悟空吵醒,見到孫悟空心情不爽,又聽到他在詢問他自己寶貝尾巴的去向,

不過幾人都早就商量過了,默認了口風,打了個哈哈,左右而言其他,並不准備把昨天他自己變化的事情告所他,所幸孫悟空心思單純,對除了武功以外想不明白的事都很快的忘在了一邊,很快地,他臉上又洋溢出無邪的笑容,不再計較尾巴的事情。

他的樂觀與開朗,讓楚河心中很是觸動,若是人人的心性都有孫悟空的一般好,那這個世界上就少了多少勾心鬥角啊。

可惜,孫悟空只有一個。

早晨起來,楚河的肚子早就餓了,招呼著烏龍早了一大桌子菜,幾人圍在一起,說說笑笑地吃完了早晨這一頓飯。

龍珠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離別的愁緒瀰漫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以後要怎麼辦?反正一年以後也沒辦法找回龍珠,我看。我們就暫時先解散算了!」雖然都知道早晚要散夥,但見到氣氛越來越壓抑,烏龍還是率先打破了沉默,第一個說出了話語

楚河望著幾人略顯不舍的神情,心裡也有幾分別樣的感觸,畢竟,他們幾人曾經一起並肩戰鬥過。

「沒辦法,也只能如此了!」布瑪看了看幾人,最終定格在楚河剛毅的臉龐上,旋即,布瑪低下腦袋,心中一酸,無奈嘆息道。

是啊,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一個團體之間也不可能每時每刻都在一起,終於到了該分別的時候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每個人前進的方向不同,要走的路就不同。

聚聚散散本就是緣分,而緣起緣滅,潮起潮落,也是自然之離,過多的傷懷也是徒增悲傷的情緒。

「普爾,我們趕快回家吧……」摸了摸普洱的頭,樂平微微一笑,朝普爾說道。

「楚河,悟空你們呢……?要去哪?」望著兩人,尤其是再看向楚河之時,布瑪的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西都,那裡很好玩的,有各種各樣的好玩的東西,還有許多好吃的~~你們兩個去了之後,我一定天天請你們吃大餐。」

「大餐?」

孫悟空耳朵微豎,清澈的眼眸中驀地一亮,舌尖輕輕舔過嘴唇,不過,很快的,他的臉上就被一股堅毅之色所代替。

「布瑪,對不起~!我想,你家我是不會去的!「

「我要去龜仙人爺爺那裡,我想要修行,變得更強!」孫悟空握緊拳頭,朝布瑪呲牙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布瑪眼中閃過失望之色,她又眼巴巴的望著楚河,神色滿是期待。

沉吟少許,望著布瑪始終包含期待的目光,楚河幽幽嘆息一聲,雖然有些不忍心拒絕這樣的眼神,但他的變強之心卻是極為堅定,修行之路漫漫,現在要做的就是一心修行,心無旁騖,他神色平靜,緩緩道;「對不起,我也會和悟空一樣,去一趟龜仙人那裡,和悟空一樣去修行!」

楚河的拒絕,讓布瑪芳心不由一震,臉上顯得大失所望,她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不舍之意,望著楚河那決然的目光,布瑪心裡酸痛,百感交集。

布瑪輕輕嘆息一聲,忍受著心裡的不舍,她凝望著楚河的臉龐,回想著這一路上所發生的事情,想起他一次次救了自己,兩人在一起的種種片段,只感覺心跳加速,面頰泛紅,芳心中卻是如痴如醉。

「布瑪,你怎麼了!」楚河見布瑪精神似乎有些恍惚,擔心道。

「哦……我沒事!」被楚河的話語從方才的思緒中喚醒,布瑪深呼一口氣,鼓起勇氣,抬起腦袋,凝望楚河,道;「好吧…..既然這樣我也沒辦法,那如果有空的時候,一定要來我家做客啊!」

「一定會!」楚河笑著說道。

「我們先走了,下次有機會再見!」引擎開動,樂平和普爾乘上車子,朝著楚河等人招呼一聲,在幾人的目視中,飛馳而去。

「對了,布瑪,你怎麼回去啊。」孫悟空本來準備想招呼楚河快些去龜仙人那裡,但見到布瑪還在,於是連忙問道。

「對啊,汽車膠囊已經沒有了,而且西都這麼遠,我怎麼回家啊!」聽到孫悟空的詢問,布瑪也感覺有些苦惱,喃喃自語道。

「可惜你不能乘坐我的筋斗雲,不然我載著你,送你回家不就行了嗎!」抱著腦袋,孫悟空笑嘻嘻的說道。

「可惡啊,該怎麼辦!」布瑪瞪了孫悟空一眼,苦苦思索道。

「布瑪,我送你回西都吧!」楚河忽然開口說道。

「楚河!你……你有交通工具嗎~!」知道楚河身上空空,布瑪疑惑的問問道。孫悟空眼中也帶著疑問,笑道;「楚河,你怎麼送布瑪啊!」

「你們兩個忘了嗎?昨天我告訴過你們我對神龍許地願望,瞬間移動,就西都這點地方,我想去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嗎!」楚河得意一笑,對布瑪和孫悟空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