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沉重,蕭無魘卻走的十分堅定,可是,在他三四步之後,突然看見,一道黑影,竟已在了他的身前。

“辰夜!”

那嘶啞聲音中,不知不覺,已然夾雜上了一絲絲的恐懼。

對面黑影,裂牙一笑,那張並不十分成熟的臉龐上,所浮現出來的猙獰與狠辣,比起蕭無魘,要更加的可怕與恐怖。

望着黑影,蕭無魘情不自禁的倒退回去,可以如今的狀態,就算全後退,又能快到那裏去?

“蕭無魘,你認命吧!”

陰冷笑聲中,黑影如草,像是沒有了半點重量,就那麼輕飄飄的飄了過來,被鮮血染紅的手掌,雖然已不具備多大的力氣,可在蕭無魘眼中,仍舊如死神一般。

“不”

蕭無魘肝膽俱裂,他不相信,到了這種地步,爲什麼,對手看起來狀態,要比他還要好上一些?而他之前所有的信心與堅持,在這一刻,盡數的消失怠盡。

當以爲,能夠殺了對方的時候,卻突然現,其實對方比自己還能堅持,狀態也要好的時候,那麼,任何的希望,都會隨風而去。

玄氣的渾厚度,辰夜是比不上蕭無魘,可他有強大的吞噬力,而肉身的強悍,也註定了,在重傷面前,辰夜的承受力,遠在蕭無魘之上。

望着手掌拍來,蕭無魘顫聲喝道:“我是零兒的父親,你不能殺我,否則,她會恨你一輩子。”

“哈哈,現在想起零兒是你女兒了?蕭無魘,你混帳!”

這一句話,令得辰夜內心中的殺意,越凜冽起來,那隻手,也是以更快的度拍了下去,雖然這才很多人眼中看起來,這一掌,很慢!

惹火天價妻 “辰夜,你不能殺我,不能!殺了我,你要死,紫萱要死,你東域世界的那些朋友也要死你不能殺我!”嘶啞聲中,不可避免有着深深的恐懼。

“這種威脅對我沒用,若我擔心這些,就不會來凌霄城了。”

辰夜依舊冷漠,卻在剎那後,一抹更深的瘋狂,陡然掠在臉龐上,望着那已無力反抗的蕭無魘,他獰笑道:“蕭無魘,你身爲凌霄殿少主,難道,竟如此窩囊?”

蕭無魘愣住了,關注這裏的人,也是楞住了,說這話,什麼意思?

“便是豬,便是狗,被逼急了都會跳牆,你呢?現在生死攸關時,怎沒有了拼命之心?縱然你現在已無力,但你魂魄仍在,你可以自爆神魂來換取與我的同歸於盡,爲什麼你不敢?”

船到橋頭自然直 聲音傳出,天動地蕩,這方世界,陡然變得極其安靜了下來!

那隻手掌,此刻,如死神鐮刀般停留在蕭無魘的頭上,並沒有拍下去。

辰夜目光如電,死死的盯着那待宰之人,獰笑聲,漸漸擴散,而伴隨着待宰之人只是渾身的顫抖,卻並無其他舉動時,那份笑聲,變得凌厲了起來。

“蕭無魘,你不配啊,你根本不配!”

辰夜猙獰笑着,放在蕭無魘頭頂上的手掌,此刻,毫不猶豫的拍下。

“咻!”

就在蕭無魘自己都認爲,必死的時候,突然,自那遠處,猛地有着尖銳的破風之聲響徹而起,一道凌厲得猶如要洞穿虛空的雷光暴射而來,刺向辰夜手掌。

“殺人不過頭點地,卻還要在臨死之前這般的折磨人,這位朋友,你是否太過分了一些?”

突如其來的攻擊,令得辰夜縮手回來時,隨即也是飛身而退,旋即暴喝:“什麼人?”

不遠處的天際中,一道光虹閃掠而來,數個呼吸間,便是化爲一道光影,落在了那蕭無魘的身前。

這是一個身穿着鵝huángsè長裙的年輕女子,她擁有着精緻美麗的容顏,尤其一雙眼睛,格外清澈,流露出讓人見上一眼,便是可以馬上安靜下來的感覺。

“你是什麼人?”

“趕路,湊巧路過而已!”年輕女人淡然一笑,道。

辰夜沉聲道:“這裏的事與你無關,既然是路過,就不要管我們的閒事。”

年輕女子搖了搖頭,道:“不管你們因爲什麼而殊死一戰,但現在,他已無力反抗,且已讓你這般羞辱,以後再也不會對你構成什麼威脅,足夠了。”

“這不關你的事?”

辰夜厲聲喝道,蕭無魘是他營救紫萱母女計劃中,最爲關鍵的一環,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年輕女子黛眉微微一蹙,對面人所散出來的堅決與狠厲,讓她知道,這個閒事,不好管!

戀戀月亮 見年輕女子有所遲疑,蕭無魘忙道:“姑娘,我乃凌霄殿少主蕭無魘,救我一次,凌霄殿一定傾力相報。”

“你是蕭無魘?”

年輕女子突然笑了笑,那笑容中,有着讓人心神大亂的韻味,她的眉頭,此刻也是慢慢的舒展了開來,望着對面,淡淡道:“那麼,你一定就是辰夜了?”

辰夜眉頭一皺,這突然出現的女子,顯然是認識自己

不待辰夜說什麼,年輕女子優雅一笑,繼續道:“既然你是辰夜,那這事,我就管定了,而看來,我運氣也不錯,現在殺你,應該不會費多大的勁。”

聞言,蕭無魘大喜,即使重傷,他也能夠感應出來,單論修爲,年輕女子比不上他,可絕對不比辰夜弱,自己有救了。

重生之絕壁要離婚 辰夜劍眉一揚,凜然笑道:“原來是對頭人,你到底是誰?”

“在你臨死的時候,我會讓你死個明白清楚的。”

年輕女子淡笑,玉手輕揮,頓時空間震盪,一柄長劍破空而出,數道劍氣,交錯縱橫的暴掠而去。

“以爲揀到了便宜嗎?做夢!”

一道黑影,自辰夜體內閃電般的射出,拳出如山,竟是直接將道道劍氣給震散,旋即黑影倒射而回,猶若一尊鐵塔般,矗立在辰夜身前。

年輕女子黛眉再蹙,漠然道:“看樣子,是殺不了你了,果然,你辰夜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不過下次再遇,必定取你性命。”

“蕭少主,你還能走吧?”

“留下蕭無魘,仍由你離去!”

毫無疑問,這年輕女子對自己,也有着必殺之心,敵人絕不能放過,但這種情況下,蕭無魘更加重要,辰夜只能有所捨棄。

“就憑這傢伙,還攔不下我的,辰夜,後會有期!而且你放心,很快,我們就會再見面的。”

半空之中,陡然無數劍氣縱橫,一張龐大的劍網憑空而現,凌厲劍氣,雖不是封印結界,卻是直接在年輕女子與辰夜之間,形成了一道天塹,將鬼屍生生的阻擋了下來。

“可惡!”

眼看着年輕女子帶着蕭無魘,快若閃電般的掠向凌霄城,辰夜臉色頓時無比鐵青,好不容易的機會,竟然轉瞬中就沒了。

再惱怒也是沒用,眼下須得好好想想,下一步該怎樣做。

偏頭看了一眼遠處天空,辰夜旋即帶着鬼屍,一頭向着前方的山脈中而去,如今的凌霄城,不會有他辰夜的立足之地了。

就在辰夜離開後不久,空間扭曲,青木老怪與葉邙緩緩現身而出,看向前方,二人的臉色,都有些凝重。

“這年輕人,夠有心計,夠狠!”

“他明明不想殺蕭無魘,可一舉一動,便是我們看了,也認爲,他是非要殺蕭無魘不可,如此一來,便是給蕭無魘營造了一個必死的環境。”

“他知道,在這裏殺不了蕭無魘,所以,不惜以自己的命要挾,逼迫蕭無魘神魂自爆,後者不敢,心中,就永遠留下了失敗的陰影。日後,無論他蕭無魘擁有何等修爲,在他面前,終將心存畏懼,從而無法揮最強實力。”

王妃人狠話不多 “可他怎如此篤定,蕭無魘就一定不敢?如果蕭無魘敢,他拿什麼來自保?”

“對他人狠,對自己更狠,這等人物,當真少見!”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幸好他不是我們的敵人否則心難安了”空間中青木老怪輕嘆

葉邙冷冷道:“他若是我們的敵人他已經死了”

聞言青木老怪淡淡一笑蕭琅英的修爲即使他人不在這裏周圍一切也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

這一點相信辰夜一定很清楚

如此他辰夜依然敢與蕭無魘拼到這般地步青木老怪相信前者絕對不是因爲有自己二人在他才這麼放心的

換言之這年輕人連應對蕭琅英的方法都有了又怎會怕自己二人

“主人這一次你不僅大意也衝動了”

山中隱蔽地帶確定了安全後辰夜才隱藏了下來刀靈旋即在其心中傳言

“是我承認”

蒼白的臉龐上掠過一絲猙獰儘管衝動但辰夜並不後悔

與蕭無魘一戰若是使用其他的手段比方天刀那麼不會拼到這種地步擒下前者一定可以做到

但天刀的存在有着更大的計劃

拿下蕭無魘這只是第一步在蕭家衆多高手眼皮子底下他殺不了蕭無魘所以他要給蕭無魘留下一個永遠都抹不去的心理負擔徹徹底底的毀了前者這一輩子

擒住蕭無魘後就要直接面對蕭家那一衆高手蕭琅軒三兄弟還在其次真正可怕是那蕭琅英

辰夜的任何底牌唯有天刀方是能夠阻止蕭琅英

渾元之寶的威力能揮多大全看主人的實力有多強而渾元之寶固然可以自行護主並且也能主動攻擊他人但這樣一來都要消耗掉渾元之寶的元氣

如果天刀在巔峯狀態毫無傷勢辰夜倒不介意什麼可現在的天刀明顯不是這樣使用一次對天刀而言將是一次連他都不知道後果的傷害

這個險辰夜有點不敢冒更何況對這裏的所有人來講都不知道有天刀的存在所以這個最強大的底牌只能面對蕭琅英的時候才能使用

否則若是讓人知道天刀乃是渾元之寶的話傳出去後莫說凌霄殿會對他窮追不捨整個東域乃至整個世間中的所有高手恐怕都要趕來與他辰夜一見了

爲了救出紫萱母女辰夜不介意暴露出一些東西來可一定要最關鍵的時候使用不然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還會惹來更大的麻煩

至於大意

辰夜眼瞳頓寒那突然出現的女子究竟是什麼人好巧不巧在他計劃剛要完成的時候出現了可恨之極

“主人別多想了先把傷養好吧接下來怕是會更加的明朗了”

辰夜點了點頭旋即閉上眼睛開始了xiūliàn

“姑娘多謝”

凌霄殿中蕭琅英親自向年輕女子道謝那般誠摯的態度倒是讓人有些意外

其實好好想一想也就沒有什麼意外了

今天蕭無魘與辰夜一戰固然最後關頭他蕭家之人可以強行出手不至於蕭無魘落到後者手裏可那樣一來凌霄殿及蕭無魘本人勢必要揹負着一個很難抹去的罵名

擁有着強大的勢力似乎並不用在乎所謂的罵名可這也不一定

蕭無魘放話乃是公平公正的一戰

蕭家之人若出手不免會給人成爲笑料普通人雖然只是放在心裏可其他的勢力呢

四大霸主高高在上卻未必沒有挑戰者

只要有心人不斷散佈對凌霄殿的名聲就會越來越差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凌霄殿的士氣在那種情況下挑戰者乃至對頭者若一起出手凌霄殿即便可以最終度過勢必也會元氣大傷

到那時候四大霸主勢力之一的名頭能否保下已是未知之數

眼下年輕女子出手便是將這些所有的隱患都消除了即使還有些所謂的影響憑凌霄殿的勢力也能夠絕對壓下

蕭琅英能有這般態度也在情理之中

年輕女子連忙讓到一邊輕笑:“這是晚輩應該做的蕭前輩千萬別折煞了晚輩”

蕭琅英點了點頭隨即也不在客氣以他的身份能夠表現出這樣的態度來已足以讓許多人受寵若驚

“姑娘這一次救了無魘又幫了凌霄殿大忙但不知有什麼是我們可以爲你做的姑娘儘管請開口”

這時蕭龍開口說道

年輕女子淡淡一笑目光流轉看向了大殿一側回來後經過蕭家一衆高手的幫忙療傷現在的蕭無魘狀態稍微好了一些

不過精神依然萎靡卻不是傷勢的緣故是內心的緣故

“蕭少主一次被辰夜擊敗怎麼便失去了再戰之心”

話音傳出大殿中所有人眉頭都是皺了一皺他們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說的這麼明白豈不是在cìjī蕭無魘

年輕女子沒管其他人是什麼想的繼續說道:“在那裏跌倒就要在什麼地方爬起來這是身爲武者所必須具備的素質蕭少主多年的xiūliàn你竟然連這個道理都沒有領會出來”

“嗡”

大殿中頓時有着一陣狂猛的氣機涌動着然而僅是片刻後這道氣機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蕭無魘再度頹廢的坐了回去

今天他殺不了辰夜足以說明後者比他更優秀日後又怎可能從他身上討回自己的屈辱與信心呢

見此年輕女子嗤笑聲更濃:“蕭少主見到你這幅樣子說實話凌霄殿少主你真的不配”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蕭無魘瘋了似的然而這瘋狂卻並非是想要自強起來的瘋狂

年輕女子搖了搖頭淡淡道:“蕭少主如果讓你親手殺了辰夜你的心魔是否會因此而消掉”

“姑娘你有什麼計劃”包括蕭琅英在內所有的人都是馬上看向了年輕女子

如果沒有零兒蕭無魘與蕭琅英是凌霄殿最爲重要的人一個是繼承人一個是目前的真正掌舵者這二人在凌霄殿的霸主之位就可以繼續的延續下去

即使有了零兒蕭無魘仍然有着這樣的重要性前者要想真正獨當一面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成長以及教化

殺辰夜誰不想

只是現在辰夜已經逃竄無蹤即便是蕭琅英都找不到

年輕女子道:“引他出來然後蕭少主親手殺了他”

蕭琅英老眉微微一皺道:“姑娘請你說的仔細一些”

“在辰夜心中最關心的是紫萱與零兒否則他不會來到凌霄城”年輕女子微笑道:“所以能夠將他引出來的只有紫萱母女”

“如何引”

紫萱母女本就在凌霄殿蕭家這是辰夜所知道的事情

“自然零兒不能動而紫萱你們也動不得但如果是其他人呢或者讓辰夜知道這是唯一能夠帶走她們母女的機會你們說辰夜會否冒險出現”

衆人一怔還是不太明白話中的意思

年輕女子含笑道:“設下一方比武擂臺紫萱若獲勝可以讓她帶走女兒這樣辰夜必定出現當然與紫萱對戰的這個人一定要讓辰夜相信比武的真實性”

聞言蕭龍不覺苦笑道:“這個人選不好找原本無魘”

這話說不下去了蕭無魘不是辰夜的對手更加不是紫萱的對手

“東域雙嬌對決應該很吸引人眼球的”年輕女子淡淡笑道

“鍾淇”蕭龍不確定的說道:“她未必會答應”

年輕女子肯定說道:“告訴她這一戰可以讓辰夜死那麼她一定會答應的”

“姑娘你似乎知道的很多”頹廢着的蕭無魘突然出聲說道

大殿中的目光再一次全部齊聚到年輕女子身上確實她知道的太多了一些

“因爲辰夜和紫萱也是我想殺的人所以他們倆個人的事周圍的關係是什麼我自是要了解清楚”

迎着衆人年輕女子目光毫不閃避

略是沉默片刻蕭龍說道:“這個計劃雖是不錯但如果讓紫萱與零兒親眼看到辰夜被殺她們對我蕭家的怨恨必會更加之重屆時將很難讓零兒歸心還有一點”

蕭龍沉聲道:“一場看上去絕對公正的比武竟然是個陰謀我凌霄殿的面子與名聲到時候會損失太多姑娘今天救下無魘的舉動恐怕就沒有了任何意義”

“不提辰夜是如何的難纏單是紫萱不久的未來也不是你們所能掌控的既然如此這倆個人都要死你們動手會顧忌到零兒但如果是我殺了他們倆個呢”

“至於面子與名聲”

年輕女子笑看蕭琅英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只要實力還在一些牛鬼蛇神需要去理會嗎蕭前輩名震東域世界想必這點膽量還是有的吧”

“不客氣的說一聲如果換成是我處於你們的位置紫萱與辰夜早已死了零兒的怒和恨小小年紀而已偌大的凌霄殿難道讓你個小孩子改頭換面全心效忠的手段都沒有嗎”

“蕭前輩馬上將這個決定告知紫萱和鍾淇明天早晨就是她們比武的日子這樣一來給辰夜療傷的時間就少了許多我殺他也更有把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