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芒果台的負責人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610萬。」

沒錯,他單集價格加了10萬。

不過這個10萬卻已經讓王龍嘆息一聲。

單集600萬的價格已經是極限了。

哪怕他是一個副台長,他也不可能再沒來由的再去加價了。

這一次芒果台的負責人是購片主任張強,他是屬於去年才上任,本來在他上任之前芒果台已經是出現了勢弱的局面,不過在他上任之後卻是讓芒果台更進一步。

敢做,敢拼,敢賭。

這就是業內對於張強的認知。

偏偏張強的每一次豪賭都成功了。

你這就不得不服了。

這不,今天在大家都已經拿出底牌的情況下,張強卻是敢繼續加註。

我就是錢多。

怎麼著吧。

沒轍。

其它人雖然不服氣,但是也沒有辦法。

畢竟誰不知道芒果台財大氣粗呢。

「林導,合作愉快。」

張強輕笑道:「不過在開播的時候還得麻煩您能夠一起參加我們的綜藝宣傳。」

「這是一定的。」

林塵輕輕點頭。

人家芒果台單集的價格竟然提到了610萬了,這個時候一起配合著宣傳一下完全沒毛病。

稍後,不到5分鐘的時間,業內就已經把消息傳出來。

「我靠,《愛了散了》這麼一部冷門題材的電視劇竟然賣到了單集610萬???」

「尼瑪,這怎麼可能?芒果台是傻子嗎?」

「別鬧了,誰不知道芒果台猴精猴精的呢??」

「沒錯,但是我依舊覺得芒果台太他媽的冒險了吧。」

「羨慕嫉妒恨有木有???」

「沒錯,我這電視劇單集100萬都沒有人要。」

……

業內對於《愛了散了》一部冷門題材的電視劇賣到單集610萬的天價還是難以接受的。

一方面大家覺得憑什麼啊,都他媽的是導演,你拍的又是冷門的。

一方面大家覺得太正常了,誰讓他是林塵呢?

星火出品,必屬精品。

大家是實在給打的沒有一點脾氣了有木有?

誰讓他是林塵啊。

就算他退出了導演圈,就算他不導戲了。

但是大家依舊彷彿受他的支配一般。

同一時間呢,網友們卻晨在聲喊著666.

「哈哈哈,林導牛逼。」

「我去,林導雖然退圈了,但是我們圈裡依舊是你的神話啊。」

「我想說大家知道《愛了散了》導演是誰嗎?」

「不知道,我們只知道林塵。」

……

得,這就粉絲。

或者說這就是林塵的威力。

只要是他的劇本,基本上就沒有人來知道導演是誰,一切全都圍繞在他的身上了。

另一邊呢。

林塵把張強送走了,然後望著袁野說道:「把宣傳再加大一層,不管怎麼說,這部電視劇如果失敗了,那麼我們也太丟人了。」

袁野輕輕點頭:「你就放心吧。」

如今星火影視正是缺錢的時候。

現在這《愛了散了》買出去了天價,價錢正好可以用來買樓。

多好。

林塵辦公室里,王海也是朝著蕭明說道:「情況,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蕭明也是嘆息一聲:「看來這是真把我們當外人了啊。」

「不是把你們當外人了,是他覺得和你們已經漸行漸遠了,你說說,你們多少年沒聯繫了??」

可是王海的一句話把蕭明給問住了。

這幾年,蕭明沉浸在拍戲之中無法自拔,他甚至連女朋友都一直沒有換。

就在他嘆息的時候,林塵推門而進,聽著兩人又說了一遍之後也是有點追憶。

時間,確實是一把殺豬刀。

良久,他說道:「去,為什麼不去?」 2014年6月27號,這一天林塵永遠不會忘記,因為這一天是他來這個世界的日子。

那一天,他魂穿此地。

那一天,他因為剛剛在原時空看到了潘老師的事情從而對於這位原身的女友感覺到憤怒,因此才會那樣做。

那一天,他把關係也全部縷清了。

冰山被我甜到時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突然穿越了,然後身邊的人一個不認識不說,偏偏他們卻是嘰嘰喳喳的還把你當原主人。

你就是主角。

你也慌啊。

所以,雖然已經快6年的時間了,但是穿越的那一天發生什麼事林塵到現在都是記憶猶新。

他也是個人,他也有七情六慾,他也有所需。

那天頒獎典禮上大鬧一翻,然後把楊楠踩在了底下。

可你要說高興嗎?

也不盡然。

孤獨。

那種孤獨就像是獨自一人去遠行求學到了陌生地方,自己孑然一身,無所適從。

於是那一晚,在三里屯的憂愁酒吧,林塵也是喝起了酒.

那一晚,小胖子蕭明、王海、吳謂三人也是和林塵一杯一杯的喝著。

有道是一醉解千愁。

恰恰如此,那一晚喝酒之後,林塵也是彷彿徹底的和原時空告別了。

對了。

他還記得自己唱了《消愁》這首歌曲。

還記得嗎?

林塵重新坐在憂愁的酒吧有點懷念。

記得那一天。

他就在這裡唱了那首歌。

八杯酒。

花樣年華 一杯敬朝陽。

一杯敬月光。

一杯敬故鄉。

一杯敬遠方。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過往。

一杯敬死亡。

那一刻,林塵覺得人生實苦。

八杯酒一杯比一杯苦。

林塵喝了一杯酒說道:「六年了要,當初我們在這裡喝著酒,你們勸著我,我還記得老大第二天給我買了豆漿油條,是甜的。」

「是啊。」

蕭明也有點追憶:「誰能想到一晃這麼久了。」

「對啊,六年多了啊。」

王海也是嘆息一聲:「我兒子都4歲了啊。」

「我去,竟然4歲了。」

林塵也是感嘆:「可真是夠快的啊。」

「不快了,我媳婦又懷了一個,馬上就要生了。」

王海也是有點惋惜的說道:「否則老大結婚我一定要帶上媳婦兒子一起去。」

「說到這裡就他娘的生氣。」

蕭明大叫道:「老大竟然不給我們打電話,說實話是幾年沒有聯繫,但是我們的交情難道就淡了嗎?我們可是四年一塊睡的交情啊,當初就說好了,誰結婚都肯定要到場,怎麼就,怎麼就……」

是的,在辦公室的時候蕭明就和王海說了非常憤怒。

這麼多年了啊。

蕭明在娛樂圈是混的風聲水起的,當然這是因為他背後有一個男人。

但是在蕭明看來,他最懷念的還是大學時的日子。

那時,別管他們鬧出什麼樣的毛病都無妨,因為萬事有老大呢。

是的。

有時候時間就是這樣,很多時候你覺得朋友才幾天不見而已,但是細想一下卻是不知不覺已經幾年了。

但是幾年沒聯繫,我們的同窗情就真的淡了嗎?

王海這時有點無語:「我說小胖子啊,你這又鑽哪門子牛角尖呢?我之前不就是告訴你了嗎?吳謂確實是不好意思的,一方面他自覺家裡的條件已經這個樣子了,二來就他那個脾氣,當時家裡到了那步田地竟然都不找我們求助。」

林塵想起吳謂也是嘆息一聲。

當時休說幾百萬了,就是上千萬林塵都能拿出來。

只要吳謂開口借,那麼林塵肯定借。

結果吳謂卻是最終也沒有說什麼。

回去之後選擇一力承擔了下來。

如今五年多了,吳謂要結婚了。

但是林塵猜也能猜得出來,這肯定是吳謂覺得如今已經他們已經是兩條路上的人了,所以不好意思給林塵和蕭明打電話。

吳謂此人仗義,但是卻有獨有的大男子主義。

簡單來說就是太好面子了。

這樣的人哪怕真的是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恐怕他也張不開口求林塵的。

這麼一個脾氣你能咋地?

那真是茅坑裡的石頭啊。

又臭又硬。

所以又有啥辦法啊。

「我們暫時別給老大說。」

林塵想了想說道:「等他結婚的頭兩天我們再過去,我們給他助陣去,不管怎麼說不能讓老大丟了面子。」

「呵呵,成,我也是這麼想的。」

王海呵呵一笑:「到時候給他一個驚喜!」

……

」人生總是充滿了坎坷。」

「奮鬥一生卻發現走不出來一個圈。」

「有的人豪擲千金紙醉金米。」

「有的人為了一碗面去坐牢。」

……

聽著這首歌林塵也是一楞。

這還真的是舊日重現啊。

林塵來到這個世界聽著第一首歌就是《永不服輸》。

看到舞台上的歌手也是恍然。

沒變。

不過當時的年輕歌手也已經變成了風韻猶存的少婦了。

但是她的唱功沒有落下。

不知為何,林塵也是突然來了興趣,於是待得這位歌手唱完之後林塵也是走了過來:「姐姐,好久不見啊!」 至高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