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

“我會騙你嗎?”

樂好好很高興,這個話題終於過去了。

就在這時,男人忽然將她抱起。

樂好好不禁驚呼了一聲。

隨即道:“你這是幹什麼?”

男人低眉望着她,“收尾!”

“啊?”

只不過迴應她的就是顧慕璟壓下的薄脣。

……

第二天,樂好好前往餐廳吃早餐。

看到樂天鴻和顧慕璟正坐在餐桌上,兩人都沒有說話。

“好好,你醒了?怎麼睡這麼久?”樂天鴻道。

樂好好看了顧慕璟一眼。

她還沒說話,樂天鴻繼續道:“噢,是不是昨天累着了?”

“是啊。”樂好好點頭。

這時,顧慕璟啓聲。

“快來吃早飯。”

“好的。”

席間,樂天鴻對樂好好很熱情,想必就是爲了能讓她早點早點原諒自己。

而顧慕璟的神色始終是冷冷淡淡的,一雙墨色的眸子彷彿在醞釀着什麼。

樂好好有心和樂天鴻早點和好,因此,對樂天鴻的關心,她也全盤接收。

顧慕璟上班之後,樂天鴻道:“好好,你現在是別人的妻子,以後不許這麼貪睡了,知道嗎?”

“啊……”樂好好有些不情願。

畢竟,她貪睡,完全是因爲顧慕璟啊!

樂天鴻很愧疚。

“對不起,這麼多年不在你的身邊,導致你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別人的媳婦。”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樂好好斂了斂眉。

樂天鴻繼續道:“你是顧家的女主人,理應做好榜樣。知道嗎?”

“噢,知道了。”

如此,樂天鴻才笑了起來。

他看着樂好好,有些動容的感嘆,“好好,我的寶貝女兒,我終於……”

說到這裏,他的眼裏又泛起了淚花。

“不說了不說了,只要你現在過的幸福就好,我一個殘廢的老家夥,看到你這樣,還有什麼遺憾?”

樂好好不禁有些感動。

她感動的道:“您別這麼說……”

樂天鴻眼裏立刻變得希翼,“那你能……叫我一聲爸爸嗎?” 既然遲玄要她在人前出名,成爲女生們的公敵,那她不如就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把這些把她公敵的女生好好地打壓回去。

“這……這可怎麼辦才好?”有人怕了,扯着那個女生的衣袖問道。

“是啊,周敏姐,你不是說她很好欺負的麼,怎麼變成這樣了……”

四周七嘴八舌的,吵得周敏煩死了,便揮手道:“別吵了,她愛告狀告狀去,反正我不道歉,你們愛道歉就自己道歉去吧,我就不相信,總裁還能聽信你一個老女人的話不成!”

“是麼?”蘇遇暖微笑,卻是皮笑肉不笑:“這麼說來,你是不打算道歉了?”

“想讓我周敏道歉?下輩子吧你,我告訴你……你最好趁早離開總裁,別想一直賴着她,因爲你那個位置,我遲早會坐上去頂代你。 絕世傾城之尊主歸來 如果你識相,到時候我還可以不讓你丟那麼大的臉!”

聽到這裏,蘇遇暖可算是長見識了,什麼女人沒見過,可是碰到這樣的女人還是第一次。

居然妄想坐上她的位置,呵……也不看看她蘇遇暖是什麼人,擁有什麼樣的能力,是隨便誰都能踩上她的頭頂的嗎?

“啊呀,我好怕怕啊既然你這麼固執,不肯道歉,那……我就回去咯?”

說着,蘇遇暖轉身就要走,除了周敏,其他女生見她要走紛紛都急了起來,她們可不像周敏這樣財大氣粗,她家庭背景好,沒了工作有家裏養着供着,可是她們都是爲了家裏才努力進的這家公司,不僅待遇好而且休息的時間也很好,如果真的失去這份工作,那她們以後靠什麼養家餬口?

想到這裏,女生們紛紛上前,擋住了蘇遇暖的去路。

“她不肯給你道歉,不代表我們不肯,我給你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我們不該這樣的!”

一聲聲對不起此起彼伏,蘇遇暖聽得舒心,揚起笑容衝周敏得意地笑着。

“好了,不用說了,你們的對不起我收到了。現在也只有周敏沒給我道歉,那我們就走着瞧咯”。

說完,蘇遇暖沒有再理會她們,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見她往外走,女生們紛紛拉住她,然後看着周敏說:“你倒是快點道歉啊!”

聽言,蘇遇暖站定腳步,回過頭看她:“怎麼?還不肯道歉嗎?”說完擡手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輕聲說:“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呀!”

“道歉?”周敏冷笑:“要道歉你們自己道歉個夠吧,真是一羣沒出息的。”說完,周敏推開她們,越過蘇遇暖就往外走去,高跟鞋踩得地板噔噔響。

一羣人見狀,對視了一眼,也跟着離開。

反正歉她們已經道了,周敏她們也勸過了,她不肯道歉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沒一會兒,茶水間便走得只剩蘇遇暖一個人。

待她們走後,蘇遇暖站在原地,原本臉上是揚着笑容的,卻在瞬間笑容逝去,臉色有些白,擡手看了看自己被燙得通紅的手掌,拿到嘴邊吹氣。

真是疼死她了。

這些一個個的,呵……遲玄要接近她又不是她願意的,要是可以她還希望他離自己遠一點呢。

真搞不懂這些個女生,看起來每個人打扮得漂亮,一副頭腦精靈的模樣,卻沒有想到在男人面前居然就是一羣飯桶,做出這種事情來就有可能改變什麼嗎?

簡直是不可理喻!

“沒想到我們的蘇祕書不僅在工作上能力強,在對付情敵上面,也是很有一手的嘛!”

一聲女聲突然插了進來,蘇遇暖一愣,扭頭去看。

林鳳手裏端着白色的杯子,悠閒地站在門口,微笑地看着她。

“林總……我……”

難道剛纔那一幕都被她看到了?那她剛纔說的一番話她也都聽到了?

“別怕!”林總笑着走近她:“我可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反倒是你的做法讓我刮目相看,也很欣賞你。”

“林總,你……”蘇遇暖皺起眉頭,她說的這番話,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你說得沒錯,她們都是愚不可及的人,居然做出這種不理智的事情,總裁喜歡你,又不是你的錯,可是她們卻把氣撒在你的身上,這也改變不了什麼。”

“我想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林總,事情並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話還沒有說完,林鳳一手拍在自己的肩上,眨着眼睛:“不過這些女生通通都是睜眼瞎啊,居然把風華絕代的大美女說成是老女人,要是讓她們看到你的真實模樣,還不知道一個個會驚訝成什麼樣子,嘖嘖”。

說完,她的眼睛不經意地往她手上瞥去,不看還好,一看她驚呼一聲:“哎呀,你的手怎麼被燙成這樣了?”

聽言,蘇遇暖將手放到身後,輕聲道:“沒什麼,只是一點燙傷而已。”

“一點而已?”林鳳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說:“都快腫成豬蹄了還只是一點而已?蘇祕書,你也太堅強了吧?不疼麼?”

蘇遇暖輕輕搖頭:“還好。”

“還是弄點藥擦擦吧,這下面附近有個藥店,我去給你買一點啊!”

說完,林鳳轉身就走。

“林總,沒必要那麼麻煩的,林總,我……”

無論她怎麼叫她,她卻走得飛快,一下子就消失在她眼前。

無奈,蘇遇暖只好輕嘆一口氣,然後扭頭看着那杯歪倒的咖啡,再走過去,將她收拾乾淨,手卻熱疼她難受,咬了咬牙,她重新拿了個杯子,重新泡了一杯咖啡。

遲玄在辦公室等了許久都沒有等來她的咖啡,心裏甚是煩躁,難道這個女人連幫自己泡一杯咖啡都不肯了?

想到這裏,他放下手中的筆,起身準備去質問她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就被打開了。

蘇遇暖用左手端着咖啡走進來,看到他的時候明顯一愣,然後右手往背後藏了藏,朝他走近。

將咖啡放在辦公桌上,她輕聲說:“總裁,您的咖啡來了。”

遲玄盯着她,眯起眼睛:“爲什麼這麼慢?我可是記得,蘇祕書的效率一向是很高的。”

聽言,蘇遇暖抿了抿脣,說:“因爲剛纔在整理資料,所以才去慢了一點。”

遲玄也沒有說話了,只是盯着她看,似乎要從她身上看出什麼端倪一樣,蘇遇暖被他看得渾身都不自然,她在茶水間說的那些要告狀的話,其實也不過是想嚇嚇那些女人而已,讓她們以後不要再對她惹是生非,她也不是那種喜歡嚼舌根的人,一點小事就告狀,這可不是她蘇遇暖的作風。

想到這裏,蘇遇暖輕聲說:“咖啡放在這了,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先出去整理資料了。”

“嗯。”遲玄見她不對勁的樣子,右手也一直藏在身後,便點了點頭。

見他點頭,蘇遇暖轉身就要往外走,右手也順勢轉了回去,不被他看到。

“站住!”遲玄卻突然喝住她。

蘇遇暖停住腳步,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氣,轉身一邊不耐煩地大吼:“還有什麼……”

轉到一半遲玄卻直接走了過來,直接握住了她的右手,將她的右手拉了出來。

“啊呀……”

自己的手本來就疼,被他這麼用力一握,蘇遇暖疼得是臉色大變,額頭冷汗也冒了出來。

那水是高溫度的,況且燙到後沒有及時處理,耽擱了很久時間,現在手掌心裏已經起了很多個小泡泡。

“手怎麼了?”遲玄盯着她看,見她疼得臉色發白,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執起她的手低頭看去。

一看,他的眉頭隨即狠狠皺起。

只見,平時那雙白嫩的小手此時燙得通紅,掌心處還有好幾顆小泡泡,手背上也是微紅。

自己剛剛還在質問她爲什麼泡一杯咖啡來得這麼晚,她說在整理資料。看來事實並不是這樣,只是她不想讓自己知道而已,而事實的真相是,她泡咖啡的時候應該是不小心被燙到手了。

可是她又不像是這種冒冒失失的人,既然不是不小心的,那應該就是有人故意的。

想起早上電梯的那一幕,遲玄突然明白了什麼。

手被他握着,蘇遇暖想縮回來都不行,只能呆呆地任他握着。

“剛纔泡咖啡的時候不小心被燙着了,我沒事,你放開我吧,我呆會上下藥就可以了。”

“誰幹的?”

“啊?”蘇遇暖擡起頭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在簡企優那裏做了那麼久的祕書,我不相信你會是這樣冒失不小心的人,告訴我,是誰幹的?”

聽言,蘇遇暖也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見他眸上帶着陰冷和擔心,臉上表情凝重,一副很關心她的模樣,她就忽然覺得有些可笑。

自己之所會變成這樣,不都是因爲他麼?

想着,蘇遇暖也說了出來:“遲總何必這麼惺惺作態,我的手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麼?”

遲玄的眉頭狠狠皺起,眯眼看着她:“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難道遲總聽不懂?你故意在衆人面前調戲我,爲的不就是讓我成爲衆矢之的的人物麼?如今如你所願了,我真的成了所有女生的公敵,禍事自然也就接踵而來了,這個……”蘇遇暖晃了晃自己那通紅的手掌,“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有什麼好驚訝的?有什麼好過問的?嗯?” 事情仍舊在緊張的進行中,顧君瑞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宋落落了,自從原油合作的企業在洽談之後他就整天忙到擠不出一點時間去見她。

顧城再也沒有了可以壓制他的把柄,他已經把顧氏的產業做到了史無前例的一個新高度——他的女朋友現在終於安全了。

等到這段時間的事情忙完了就和她訂婚,看着桌面上宋落落青春洋溢的笑臉,顧君瑞忍不住走了幾秒鐘的神。

“顧總,池城集團的池娉婷小姐想臨時預約您。”助理突然打了電話進來。

她?如今會找自己有什麼事呢?

雖然很忙,他還是讓她進來了,池娉婷還是那麼美麗高雅,看起來落落大方。

“顧少,耽誤你的時間,不好意思了。”她一上來就疏遠得彷彿兩個人相隔了好幾個世界。

“還像以前一樣叫我君瑞就好,不用這麼客氣的。”他依舊那麼穩重。

以前的他,總是缺少一些成熟與穩重,以爲身邊的女人越多越好,從未有過真正在乎的人,看到慕月森爲了夏冰傾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他才知道當人遇到真愛之後自然而然會改變自己。

“我們企業以前合作過的夥伴突然有一大半突然宣佈終止合作,現在他們都聚集到顧氏旗下,我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是你……在報復我嗎?”池娉婷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怎麼會呢?”顧君瑞的表情依舊很平淡,彷彿他們談的不是幾個億的大合同,而是在討論青菜多少錢一斤:“顧氏和池城一向友好往來,這次的事情是我朋友幫忙幫過了頭,這樣,我們依舊是以合作的名義繼續往來,但是之前和你們合作的企業我會轉接到你們那裏,你看這樣怎麼樣?”

他這麼輕輕鬆鬆一說,每年有十幾個億的收入就這樣拱手讓人。

“你……”池娉婷驚訝的望着他,她這次被父親強迫過來和顧君瑞商量一下能不能留點餘地,沒想到他居然就這樣大方得有點嚇人。

幾分鐘的時間到手了十幾個億,她竟有點不敢相信。

“我處理完今天的事情就會和助理說這件事,到時候池城集團派出一個專人負責這件事就好了。”他一邊扣着手腕的釦子,眼神溫柔的對她說。

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就這樣把原本已經屬於他的業務讓給別人,可能是因爲池娉婷良好的修養,她在自己提出退婚的時候也絲毫沒有翻臉,甚至還讓他遇到困難去找她。

他一向喜歡仗義的人。

“謝謝你,君瑞。真的很感謝你,我代表池城集團上下所有員工感謝你這次的幫助……”她頓了頓,繼續說:“如果你沒有女朋友的話,我一定會去追你的。”

“謝謝你的厚愛,過段時間我的訂婚宴,你可一定要賞臉啊。”

“一定。”

送走池娉婷,顧君瑞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開一看,是備忘錄的鬧鐘。

上面寫着“晚上七點,宋落落的舞臺首秀,不來是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