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半仙,你看看聽了你的辦法之後,現在就是這種狀況了。”

我朝前看了看,發現他們用木板子擡出來的那個女人,披頭散髮的,渾身髒兮兮的,臉上也是黑乎乎的,像是抹了什麼東西,躺在那裏一點動靜都沒有,像是一個死人一樣。

“這是不是個死人啊”蘇溫柔說道。

誰知她說話的聲音有點大了,正好被那個中年男子給聽到了,中年男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蘇溫柔吐了吐舌頭,退到我的身後去了。

那李半仙也不知道是真懂還是假懂,看他在那躺着的女人身邊,一會念念有詞,一會兒手舞足蹈,像是跳大神一樣。

但是,他念的咒語,我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真正的咒語,我現在都懷疑這李半仙是不是就是騙人的啊。

只見他又跳又叫了半天,接着從懷中拿出了一張黃色的七寸符紙,放在自己的嘴裏面,嚼了嚼,接着又從嘴裏面拿出來,啪的一下子貼到了那女人的黑乎乎的臉上。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接着他就盤坐在地,嘴裏面仍舊在念念有詞。

正在我覺得他肯定是在故弄玄虛的時候,忽然就聽到剛纔還躺在地上跟個死人一樣的那個女人,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她一邊咳嗽,還一邊從地上坐起身來。

看的我目瞪口呆。難道我看走眼了,這李半仙還真有幾把刷子?

緊接着,那女人竟然直接從地上站起身來了。

她四下裏看了看,將視線放到了中年男子的身上,眼眶裏面流出一行清淚了,再看那中年男子此時也紅了眼睛。

他們兩人相擁而哭,我看着這畫面也是十分的感動,只是這刺鼻的味道實在是太煞風景了。

李半仙此時也從地上站了起來,這會兒我還真對他刮目相看了呢,

雖然我根本就不知道剛纔從他嘴裏面冒出來的咒語是什麼鬼。

“挺厲害的嘛?”蘇溫柔這個時候,上前看了看李半仙又看了看從地上起來的女人說道。

李半仙嘿嘿一笑,將傢伙事都收拾起來,這就準備離開了。

我們幾人趕緊的跟上,那李半仙也不說話,就一直往前走,我們只好跟在他的身後走着,走到半道的時候,這李半仙才張口問道,“怎麼你們還有事兒?”

我翻了翻白眼,剛纔喊他的時候,就告訴他了有事兒,他偏偏不理我們,現在倒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一樣。

只不過,現在是有事要求人家,也不敢跟人甩臉子,

我邁着小碎步到了李半仙的身邊,剛要準備說出我們來的原因,卻被雬月給攔住了,他上前一步打斷我的話說到,“我們剛從明月觀出來。”

雬月話音剛落,就看到李半仙猛地轉過頭來,問道,“你們去了明月觀?”

我一看李半仙這神情,心裏一喜,這估摸着是有戲。

果然,李半仙一聽我們剛從明月觀出來,他立即低聲朝着我們說到,“這裏說話不方便,請到家中一坐。” 我們跟着李半仙回到了牛村之後,李半仙把我們帶到了他的家裏面。自從知道了我們是從明月觀出來的之後。他就一直小心的四處打量着,好像生怕有人會來找他一樣。

進了房間之後。他把屋門緊緊的關上。

“幹什麼,這麼小心?”蘇溫柔調侃着李半仙道。

那李半仙沒有回蘇溫柔的話,而是向雬月開口道,“我看你們都不是普通人,剛纔聽你說是從明月觀來的。可是有什麼事情嗎?”

李半仙的房間裏面有一股子濃濃的香味,我們現在在正堂裏面。正堂的側面有一個小房間,香味應該就是從那個房間裏面傳出來的。

應該是裏面有祭拜的東西。

這會兒。我也不敢往裏看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跟明月觀裏面的一個老鬼有關係嗎?”雬月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反問道。

李半仙看了看我們,看樣子好像是十分的防備一樣,這才說道。“他是我的大師兄。”

聽到這話,我頓時愣住了,若是那老鬼是他的師兄。那他現在得是多大的年紀了啊,看來這李半仙果然是不一般啊。

雬月點了點頭哦了一聲。

“你知道陰陽法王嗎?”雬月又問道。

我看到李半仙在聽到雬月的話之後。渾身打了一個顫,猛地擡起頭來看着雬月,嘴巴張了張卻沒有說話。

這情形讓我看着實在是好奇。難道這陰陽法王對這李半仙來說是個魔鬼不成?爲何李半仙會露出這樣的神情來。

李半仙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們先在我的家裏面待一會兒吧,我得出去辦點事情,等我回來之後,咱們再說你們之間的事情。”

我們幾人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李半仙已經走出了房間門。

“這人怎麼看起來怪怪的。”蘇溫柔說道。

我也覺得很奇怪,但是好像他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我們一樣。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呀?”蘇溫柔一邊說着一邊在李半仙的房間裏面四處打量着。

她走着走着就看到了在正堂側邊的那個房間。

“你們看這裏有個房間,我們進去看看吧。”蘇溫柔說道。

雖然我覺得這樣做並不好,但是實在好奇李半仙在房間裏面到底供奉了什麼東西。

“啊!”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蘇溫柔驚叫了一聲,從房間裏裏面退了出來,我本來是跟在蘇溫柔的後面的,還沒有來得及進去就看到孫溫柔已經從房間裏面退出來了。

我也跟着她一邊往後退,一邊問道,“怎麼了?裏面有什麼呀?”

本來我還以爲是蘇溫柔膽子太小呢,但是當我掀開門簾朝裏面看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裏面竟然坐着一個人,那人背對着我們,露給我們的是一個大紅花的棉襖,梳着長長的麻花辮子,

此時正端坐在椅子上面。

wωw ⊕ⓣⓣⓚⓐⓝ ⊕¢ ○

“有人!”

我小聲的對雬月和軒轅上祁說道。

可是心裏仍舊覺得奇怪,這如果有人的話,怎麼會這麼長時間一句話不說呢?

“我覺得這裏面有些蹊蹺。”我沉思着說道,話還沒說完呢,就見雬月已經大踏步的走了進去。

我也趕緊跟了上去。

雬月進了房間之後,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直直的走到了那女子的面前,當雬月走到那女子的面前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

我心中狐疑,便也跟上前去看。

當我看到眼前的女子的時候,心中驚掉了半拍。

這女子長得絕美,冰清玉潔的臉上,露着淺淺的微笑,黑亮的眸子,漸漸的下巴,但是你仔細看的時候,卻能夠發現這女子竟然像是一個假人一樣,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的。

“這是個假人?”我狐疑的問道。

雬月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真人。”

“那他怎麼會一動不動的。”我十分的納悶,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凳子上面坐着的那個女人身子一歪,竟然直接就歪在了我的身上。

我嚇得渾身一哆嗦,趕緊的將她往前推去。

這一推,我才發現果然是一個真人,不僅僅是真人,而且她身上的肉十分的有彈性,我摸了之後,就感覺有些愛不釋手,接着手便收不回來了,用力的在她的身上蹭來蹭去,就在我就要把手放到她胸前高聳的部位的時候,忽然腦袋後面不知道被何人敲了一個爆慄,疼的我差點沒跳起來。

醒悟過來之後再去看的時候,發現這女人仍舊完好的坐在凳子上面,臉上仍舊帶着淡淡的笑容。

而在我的背後給了我一個爆慄的不是別人竟然是雬月。

“你打我做什麼”我不滿的嘟囔道。

雬月略帶蘊怒的說道,“我要是不打你的話,你就陷進去了。”

陷進去?我狐疑的想了想,忽然想到剛纔的時候,自己好像被眼前的這個女人深深的吸引了。

我不由的一陣驚嚇,我剛纔竟然被一個女人給吸引了。

這女人的身上到底有什麼。

還有,她明明就是一個死人,爲什麼現在會完好無損的待在這裏。

正在想着的時候,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過來。

雬月低呼了一聲,不好,帶着我的身子就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發現是李半仙回來了,不過看他的臉上,好像十分的慌張,額頭上的汗珠順着臉頰,嘩嘩的往下流,我真不知道人究竟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整張臉上像是有人在往他的頭上澆水一樣。

真的,那汗水我看着都嚇人。

“快!快點把手中的那個東西給我,我告訴你們……”

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聽到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聲音,那聲音似有似無,不過卻在我的耳朵邊上回蕩,不知道爲什麼。

而此時看向雬月和軒轅上祁的時候,他們的注意力仍舊放在了李半仙身上,我連忙的推了推旁邊的雬月。

“雬月,你沒有聽到外面的聲音嗎?”我說道。

雬月聽了聽之後,對着軒轅上祁喊了一聲道,“小心,外面來人了,這李半仙多半是被人給追着回來的。”

兩人隨即推開屋門,朝着外面走去,而李半仙則在屋子裏面仍舊大喘着粗氣。

我跟着雬月往外看去,發現來的竟然是兩個年輕的道士。

那道士上來就喊讓李半仙拿命來。

卻正好被雬月和軒轅上祁擋住了去路。

那兩個道士上前來立在院中,高聲喊道,“我們是奉命來捉拿李半仙的,跟你們沒有什麼關係,識相的快點閃開。”

“你們爲什麼要捉拿李半仙?”雬月問道。

兩個道士看起來一個年級輕輕的,一個年長一些,年長一些的人,看了一眼雬月和軒轅上祁說到,“你們不就是老祖要捉的人嗎?若是你們讓我進去吧李半仙給捉了,我可以讓老祖放過你們一命,這交易划算吧,如何啊?”

雬月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從懷中抽出軟劍就朝着那兩人甩了過去。

那兩人照理說根本就不是雬月和軒轅上祁的對手,但是,偏生的他們手中有一種符紙,每每雬月和軒轅上祁的招式打到符紙上面的,那力道就被符紙給吃乾淨了,所以現在他們四人相當於是打了一個平手,誰也別想沾誰的便宜。

這功夫他們打了足足有一個時辰,還是沒有結果,不過這個時候,我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那兩人手中用的符紙,現在好像是已經用光了,那兩人的臉上也露出焦急的神情。

就在我不注意的功夫,忽然發現一個人開始向雬月連連的發難,而軒轅上祁也到了雬月這邊去幫雬月的忙,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人忽然身子一閃就朝着屋子裏面衝去。

一看這種情況,我驚呼不好。

也趕緊的跟了上去。

等我進屋的時候,發現那人已經將李半仙整個的壓到了地上,從李半仙的嘴裏面冒出了一陣陣的血水。

我心說,這下壞了,恐怕是要沒命了。

雬月和軒轅上祁現在已經制服了院子中的人,也衝了進來,雬月的軟劍一下子劈在了那人的身上,緊接着我便看到那人渾身一個顫慄,接着將李半仙鬆開了。

那人閃了一下身子從旁邊跑走了,而我們幾人爲了要救李半仙,根本沒有閒暇去追那人。

“李半仙,你沒事兒吧。”蘇溫柔在旁邊問道。

“東珠,快點把東珠拿出來。”李半仙含混不清的說道,我們聽了好一會兒才聽懂是這句話。

“東珠?什麼東珠?”我問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兩人也是一愣,不過雬月很快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接着從懷中掏出了老鬼給他的那個黑糊糊的珠子,遞給了李半仙,道,“是不是這個東西。”

本來一開始,我還以爲這個東西是可以救李半仙的命呢,不過看都李半仙的樣子好像並不是這樣,他從雬月的手中接過那黑珠子,然後一點一點的將珠子給擦亮。

我這纔看到被擦除光亮來的珠子竟然閃出了七彩的光暈。 李半仙將東珠從雬月的手中接過來,然後一點一點的擦掉。只見那東珠發出十分耀眼的七彩的光暈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又是一陣聲響,穿過窗戶。從外面射進兩道光,那兩道光直接就射到了李半仙的身上。

這一切發生在眨眼的瞬間,當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地上的李半仙已經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而他的一隻手還放在東珠的上面。

“李半仙?”蘇溫柔見李半仙的樣子不太對勁。她一臉狐疑的上前搖晃着李半仙的身體,但是這一搖晃。當我看到李半仙就順着蘇溫柔的力道攤在地上的時候,心頭大驚。

“李半仙。死……死了?”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他果然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氣息。

雬月和軒轅上祁剛纔聽到聲響之後,已經追到了院子的外面,現在回到屋中。 驅魔夫妻檔 看到屋中的情形,也頓時一愣。

過了一會兒,雬月才說道。“既然,這樣的話。反正現在已經不能從李半仙的身上得到什麼消息了,那我們既然趕上了,先把李半仙的屍體厚葬了吧。”

我們紛紛點頭稱是。

“你們看這東珠上面好像有個字”蘇溫柔這會兒靠着李半仙最近。她嚷道。

有字?我下意識的以爲是李半仙是不是留下了什麼線索。

蘇溫柔指着的正是那可散發着七彩光暈的東珠。

雖然這東珠並沒有像老鬼當初說的會是光芒大射。但是這七彩的光暈也讓人看着十分的震驚。

順着蘇溫柔指的方向看過,果然在東珠上面隱隱約約的有個字跡,好像是個空子。

我從李半仙的手中將東珠拿過來,指了指上面的那個空的字跡向雬月和軒轅上祁問道,“你們看這東珠上面寫着一個空字,跟我們要找的陰陽法王是不是有些關係啊。”

雬月結果東珠,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來。

於是,把東珠的事情暫時先放到一邊,雬月和軒轅上祁找了一副棺木,將李半仙的身體放到裏面,然後又找了地方吧李半仙給埋了,立了一塊石碑,因爲我們根本不知道李半仙的本名,所以只能在石碑上面寫上了李半仙。

辦完這些事情,天色就已經有些晚了。

這個點,我們也不好再去哪裏,就只得再回到李半仙的家中,回到李半仙家裏面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來,李半仙裏面的房間裏面還放着一個人呢,那人說死不死,說活不活的,現在可如何是好啊。

愛上獨宿情人 “莫瑤你身上怎麼發光啊。”蘇溫柔忽然指着我說道。低頭看的時候,發現果然在我的衣服兜裏面正有東西從裏面散發出七彩的光芒出來。

我看了一眼,想到,剛纔自己是吧那個東珠放到衣兜裏面了,想不到,越是到了晚上,他的光芒反倒是更甚了呢。

從兜裏面拿出東珠,之間東珠發出的七彩的光暈,明顯的比白天的時候個,更加的耀眼了。

甚至跟天上的月亮遙相呼應。

“看來這東珠還真不是一般的東西呢。”我不由的喃喃自語道。

“你說,通過他真的能夠找到那個什麼法王嗎?”蘇溫柔湊上前來說道。

我搖了搖頭,有些垂頭喪氣的說道,“不知道啊。”

轉了轉東珠,我記得先前在東珠上面還看到有一個空字,現在這會兒不知道能不能有什麼新的發現。

眼睛在東珠上面掃視了一圈,卻發現白天的時候發現的那個空字已經不見了。

“這東珠原來還會變化啊。”我說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也湊上前來。

“這個地方好像是多了紋路。” 郡主,造反吧! 雬月突然說道。

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是有一些紋路,而且那紋路的深淺正在發生變化。

我頭皮一陣發麻,從我的這個角度看過去,這東珠好像是一下便活了一樣,東珠的表面,正在發生風起雲涌的變化。

“它是不是能夠聽懂我們的話,所以纔會發生變化,說不定他正想通過這種紋路告訴我們點什麼呢。”蘇溫柔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上面,她的腦子一定是太異想天開,竟然會覺得一個珠子可以聽懂我們說話。

原本我根本就不相信這種猜測,但是,這時忽然聽到軒轅上祁說道,“上古時候,的確是有這樣的一顆珠子,不過也都是傳說,並未有人見過真假。”

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拇指在東珠上面不停的摩挲着,一邊摩挲,還一邊嘴裏面唸唸有詞。

就在他停止動作的時候,我就發現那東珠上面的紋路還真發生變化了。

在原來紊亂的紋路哪裏,現在竟然出現了兩個字:雲脈

“雲脈?這是什麼東西?這傢伙真的能夠聽到我們說的話?”蘇溫柔驚奇的說道。

哪知隨着她話音一落,就看到東珠身上的紋路再次變成了亂七八糟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