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高興纔怪了,龍淵那隻可以無限變強的骨龍,即便是現在,我還是記憶猶新,如果說司徒先生是慌不擇路的逃了進去還好,可他顯然一開始就是有計劃的。

草,龍王那老王八蛋,說好的龍淵很隱祕呢?連萬魔之王都不知道呢?

結果讓司徒先生給知道了。

“羅方,你跟我一起去一趟魔界,找龍王。”我對羅方說:“我們必須進去殺死司徒,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逃進龍淵之中,可我總感覺他是因爲龍淵之中那頭骨龍的緣故。”

司徒先生此時有陰陽極致,加上龍淵之中那頭能無限變強的骨龍,他倆加在一起,我都有些不敢想象會出現什麼事。

司徒先生這樣有目的得逃進龍淵之中,顯然是已經有了什麼計劃。

“我也要一起。”艾唐唐開口說。

“你跟着瞎添什麼亂?”我白了艾唐唐一眼。

“我又不去龍淵,我就是想父王了,想回去看看他。”艾唐唐說。

“我們也一起去一趟魔界吧。”雲海老大道:“既然戰爭已經結束,那麼一直待在黑甲軍的駐地也不是個事。”

孫小鵬也連忙點頭:“同意!”

隨後孫小鵬還拉着貓大財說:“貓哥,你可是魔界的大妖怪,到時候你可得罩着我。”

“瞄。”貓大財白了孫小鵬一眼,一副嫌棄的模樣。

隨後,我們一行人往我師父所在的地方趕去,既然是要離開,自然是得給我師父打聲招呼。

我們來到大殿之中,我師父臉色紅潤,顯然很高興,看到我們進來,也猜到了我們來這裏幹什麼,開口說:“阿秀,要走了?”

“嗯,已經查到司徒先生的下落了,我得去一趟。”我點頭對師父說。

師父道:“去吧,記住,答應我的事情!”

【ps:小九新書已經發布,書名《陰陽鬼術》大家在qq閱讀便能搜索到,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正版,現在新書還是免費期間,即便是正版也是免費的,另外qq閱讀裏還有一本陰陽鬼術是別人寫的,不是小九的作品,大家別搞錯了哦,記住看清作者是誰哦。】 此舉一出不僅是那些跪倒在地上的富商,就連整個龍騎傭兵團都傻愣住了眼。

他們沒有想到許曜居然會做出這種舉動,第一個想法浮現在他們的腦門中的就是:「這個人瘋了。」

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嘲諷龍騎傭兵團,甚至還將他們這次帶隊的隊長給擊殺。可以說僅是龍血傭兵團的怒火,就足以讓他死千萬次了!

一瞬間就沒了隊長的龍騎傭兵團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隊長向他們發號施令再行動,現在指揮的人沒了,他們反而愣在了原地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開……開槍!向他開槍射擊!」突然傭兵團中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並且率先的許曜開槍。隨後他們反應了過來,並且開始拿著手中的衝鋒槍和步槍瘋狂的進行著掃射。

瞬間在整個會場的舞台前,下起了一陣十分可怕的槍林彈雨。震耳欲聾的開火聲不斷的在整個茶樓中回蕩,空氣中瀰漫著硝煙的氣息。

「咔咔咔!」

先是一陣子彈射盡的聲音響起,隨後他們立刻更換了彈夾,低頭一看許曜居然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他們便瘋狂的繼續對許曜進行掃射,然而又射完了一條彈夾后,他們才絕望的發現許曜居然還是毫髮無損。

此刻已經有人開始退縮了,這些已經歷經百丈的傭兵們平時最依仗的就是手中的槍。現在居然發現一個連槍都不怕的敵人,他們怎麼可能不後退。

剛剛若是有一位修道者在這邊睜開法眼查看,都可以看到在他們開槍射擊的時候,許曜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墨玉麒麟法相。這個法相只有修道之人才能夠看得到,在一般人的眼中察覺不到任何東西。

當那些子彈傾瀉而來的時候那尊墨玉麒麟便擋在了前邊,正是因為許曜手中的墨玉麒麟戒是納戒,所以那些射來的子彈全都被許曜給收進了自己戒指的空間里。

「無論你們的槍再怎麼厲害,到頭來也不過是為了給我送子彈而已。」許曜舉起了自己一隻右手,他的手上再次多出了一枚子彈。

許曜抬起頭看了一眼剛剛那位進行指揮的隊員,手中的子彈爆射而出下一秒便再次貫穿了指揮員的腦袋。

不等其他人進行反應,許曜的手中出現一枚又一枚的子彈,不斷的從他的手中爆射而出。

每出現一陣破空聲,就有一個人被爆頭。即使那些龍騎傭兵團的人全部都在自己的頭上戴上了鋼盔,也會被許曜的子彈給直接射爆。

那些想要藉助掩體遮擋躲在牆後邊的人,也通通會被許曜一一的射殺。

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過許曜的目光,在許曜雙目之下,只要是被標記為敵人的都會在下一秒死亡。

就如同一個敲著晚鐘的暗殺者,只要聽到一陣破空之聲從耳邊掠過,就會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這一刻完全消失。

恐懼的感覺不斷的瀰漫上龍騎傭兵團的心頭,他們還從未有過如此絕望的境地。這種毫無還手之力,這種面對未知力量的恐懼,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他們的心頭。如同他們的頭上都懸著達摩克里斯之劍,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突然暴斃。

「我跟你拼了!」其中一位傭兵已經忍不住的率先沖了出來,他手中拿著一把軍用匕首朝著許曜不斷的逼近。

然而還未到許曜的身前,他的腦門上就出現了一顆彈孔。這位勇氣可嘉的反抗者倒在了許曜的腳下。

原本他們將整個茶樓的通道以及門窗都給封死,就是為了不讓這些富商以及那些私人保鏢有機會逃跑去尋求支援。原本他們設置了信號屏蔽器,就是不想讓這些人是偷偷的打電話將這裡的消息發送出去。

沒想到自己所做的這些布置,居然把自己給困在了整個茶樓之中。這個茶樓就如同一個大鐘,將所有人都蓋在了地下,沒有誰可以逃得出去。

在這個地方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也沒有什麼金錢與名利,只有實力才是硬道理!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在這個地方稱霸!才能在這個地方活下來!才能有真正的權力和地位!

原本有近乎300多人的龍騎傭兵團,此刻居然被許曜彈指之間便灰飛煙滅。300多人的傭兵花此時只剩下不到數十人,他們已經完全的喪失了戰鬥的慾望,將自己的武器丟下雙手抱頭的跪倒在地上,匍匐在許曜的腳下。

許曜拿了一把繩子三兩下的就將他們給全都綁了起來,他們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或者說他們甚至連一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宋冰的目光一直在許曜的身上,在看到許曜大展伸手的時候,她有些期待的暗自說道:「果然這就是他真正的實力吧……不,真正的實力應該還遠不止這些,果然是一個十分優秀的男人。」

「宋小姐……我沒有能保護好你……」此刻身中數槍的小天正努力的將目光看向了宋冰,然而宋冰卻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她嘴唇動了動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好好休息吧。」

小天看著她的嘴唇,知道她想要說什麼后,便安心的合上眼睛,躺在地上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許曜制服了所有人將現場給控制住后,先是走到了安全通道前看了一眼已經被炸毀的通道,隨後將自己的內力聚集到了自己的掌心之中。

「給我開!」一聲暴喝許曜將自己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這堆石片瓦礫之中,眼前那些堵住了道路的石頭,居然都被他這一掌給拍了個粉碎!

原本可能需要用機器來開鑿一整天的道路,居然被許曜一掌給貫穿。在通道了另一頭則是那些富商的私人保鏢,他們正在門外急得團團轉,並且想方設法的想要開出一條道路進行支援。

他們正在拿著鐵鏟進行挖掘清理工作的時候,沒想到這些堵在路邊的石頭就被許曜一掌給全部拍散,就如同裡邊有一個大炮硬生生的將這些石頭再次炸開!

「通道打開了!通道打開了!快點進去救人!」外邊的其他保鏢團看到通道終於打開了,紛紛趕緊去救自家的主子。 我聽師父這樣說,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孫小鵬開口問:“恨前輩,你不跟我們一起去抓司徒嗎?”

“不了。”師父搖了搖頭:“此時神無雙已經死了,我身上的詛咒也已經消失,可即便如此,我也不會離開了。”

“我的職責就是鎮壓魔界,其他一切的事情,都與我無關。”師父對我們道:“你們明白嗎?”

“明白了。”我笑着點了點頭,隨後,我們才離開,前往魔界。

我們很快便趕到了妖族的興州城。

此時興州城裏面張燈結綵,過節一樣。

孫小鵬忍不住說:“咦,這羣妖怪打了敗仗,還張燈結綵的慶祝?”

“你懂什麼。”貓大財白了孫小鵬一眼:“你當所有妖民都願意打仗?”

“實際上,出了妖族中絕少部分的激進派,其他的妖民,都是不願意打仗的,誰沒個親朋好友,上百萬的大軍,其中不知多少是他們的親人,朋友。”

“這次雖然打了敗仗,但絕大部分的人卻活着回來了,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慶祝的嗎?”

貓大財說完,我們都是點了點頭。

這方面,或許也只有貓大財最有發言權的,他畢竟曾經是妖族的大妖王。

我們並沒有在興州城內久留,而是直接趕往龍州城。

艾唐唐直接變回真身,帶着雲海老大他們飛到了龍州城。

只花了半天時間不到。

艾唐唐或許是太想她父王了,直接就飛到了龍宮之中。

如果是其他人,估計還在半空中,便已經遭到攻擊了,不過誰讓她是艾唐唐?

在妖族,估計沒誰能有她這樣任性。

我們一齊來到大殿之中,進入大殿後,裏面竟然有很多妖怪,這些妖怪實力都不弱,這些應該就是掌管妖族各州的大妖王們。

龍王此時坐在上座,愁眉苦臉。

看到我們進來,臉上頓時露出喜色。

“小糖妮,你終於捨得回來看我了?”龍王笑呵呵的道。

艾唐唐變回人身,蹦蹦跳跳的跑上去,高興的抱住了龍王:“父王,你真的沒死。”

龍王笑了一下,隨後擺了擺手:“你們都散了吧,明天再議事。”

“是!”

那些妖怪一個個都眉頭緊皺的離開,等那些妖怪離開後,我立馬開口道:“龍王陛下,你知道司徒先生進入龍淵的事情了吧?”

“恩。”龍王點了點頭,看着我,道:“你進過龍淵,知道里面的一些事情纔對,必須得儘快殺死司徒!”

我道:“可在龍淵之中,如果他有那頭骨龍幫忙,想要殺死他,可不一定能解決掉他啊。”

龍王眼睛中有些無奈:“可若是放縱如此,要是讓那頭骨龍出來,別說魔界要遭受大難,你們陽間不也一樣?”

“那頭骨龍要是進入陽間,災害可不一定比我們妖魔兩族重回陽間要少。”

這個道理我當然也明白,來這裏,也不是和龍王扯嘴皮子的,我說:“我和羅方進去殺死司徒先生,你也派一些得力的手下,不求能對付司徒,只要拖延住那頭骨龍便可以了。”

龍王聽到此,站起來說:“我和你們走一趟。”

“你?”我瞪大眼睛,還以爲龍王應該不會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呢,沒想到他竟然願意進入。

“還有那個老魔頭,我已經讓人聯繫他了,如果他不傻,肯定會過來幫忙的。”龍王說。

“父王,危險嗎?”艾唐唐急忙問。

“放心。”龍王笑呵呵的摸了摸艾唐唐的後腦勺。

艾唐唐眉頭皺了起來,她又不傻,自然知道這種事情很危險。

“那我們呢?看你倆去拼命,我們什麼都不幹?”孫小鵬衝我和羅方問。

我白了他一眼:“咋了,你想去送死?”

孫小鵬一臉無語的說:“怎麼說話的呢,啥叫送死啊,再不濟,我們也能給你們加加油,打打氣。”

“算了,龍淵那種地方,你和雲海老大都是普通人,光是那些岩漿都過不去,你們還是好好就在這裏待着,等我們的好消息吧。”我道。

“貓哥你也別去了。”我對貓大財說。

那種戰鬥,雖然貓大財以前是妖族的妖王,可也是很危險的,稍微不小心,就會死掉。

貓大財點頭:“恩。”

“你們先去休息,等老魔頭到了,我們去龍淵。”龍王說完,就叫人給我們帶到了一個偏殿休息。

艾唐唐一直有些悶悶不樂,她對我說:“我想跟你們一起去!”

“別傻了,你去又幫不上什麼忙,到時候反而會讓我和龍王分心的。”我拍了拍艾唐唐的肩膀。

“我當然知道,哎。”艾唐唐垂頭喪氣起來:“要是我能厲害一些就好了,最起碼能幫上你們的忙。”

而貓大財則是笑呵呵的道:“不用去拼命還不夠好?”

雲海老大道:“唐唐,你也別多想了,讓他們去就行了,這種戰鬥很危險的,多了一個你,或許反而會讓他們更加危險。”

艾唐唐聽雲海老大如此說,沮喪的點頭:“恩。”

“其實真正經過幾次生死戰鬥後,會永遠不想要再經歷。”貓大財道:“你們啊,就是成天看電視劇看多了,生死決鬥那種玩意,哪有想象的好,還是實實在在躲在後面舒服。”

貓大財這話我贊成,我經歷的生死決戰也不少了,其實越是經歷得多,越是想平平安安。

我們其實也沒等多久,大概也就兩個小時左右,龍王便派人過來,讓我和羅方過去,一起前往龍淵。

龍王還真是夠着急的,不過換誰,誰也着急,雖然不知道司徒先生進入龍淵到底在謀劃什麼,但絕不是什麼好事,到時候司徒先生一旦成功,第一個遭殃的就是他們妖族。

艾唐唐他們送了我們一段路,我笑呵呵的說:“行了,回去休息吧,別送了,又不是去送死,等我跟羅方平平安安的回來就行了。”

“你一定要小心點。”艾唐唐看着我說。

孫小鵬對我倆笑道:“加油,趕緊殺了司徒先生,然後我們回陽間,我用嶗山的公款請你們環遊世界!” 許曜看了一眼倒在地上那些已經被子彈給射傷的人,很快就分辨出哪些已經沒救了,哪些還可以搶救一下,哪些需要及時救治,哪些能夠再撐一會。

隨後他從自己的戒指拿出了自己的醫療工具,就在整個現場之中,開始進行了手術救援。

其中受傷最嚴重的就是身中了無數顆子彈的小天,這個人許曜跟他也算是有一面之緣,既然此人受了重傷,那麼自己也不可能會置之不理。

於是許曜便立刻拿出了一排排刀具,準備要在現場進行手術。

這時有一位醫生走了過來,看到如此嚇得大喊道:「你在幹什麼你知道嗎?這個病人傷的那麼重應該立刻送往醫院!這個地方那麼混亂怎麼可能動得了手術!」

「別在這裡礙事!」許曜一聲暴喝直接把他給嚇得退了幾步,隨後許曜便嫻熟的拿刀切開小天的衣服,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傷口。

雖然之前已經用自己的雙眼看過了他的傷口,知道他傷得非常的重,但是現在這一看也已經幾乎到了只剩下半口氣的程度。

宋冰急匆匆的提著裙子走了過來,對著許曜關切的問道:「怎麼樣了?小天還有機會救得了嗎?」

「只要還有半口氣在,就沒有我許曜救不了的人。」許曜拿起了銀針全數都刺入了小天的太陽穴之中,不一會兒就讓他眩暈過去進行了全身麻痹。

另一邊的醫生看到許曜居然真的敢動手,鼓著勇氣對他說道:「你這樣搞下去可是要出人命的!這裡並不是手術室也不是醫院,萬一病人大出血了那你就完了!」

「啊!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個中醫!這麼年輕的中醫怎麼看都不可靠!這位小姐,如果還想救你手下的話,就儘快把他送往醫院!不能再交給這個人了!」

那位醫生十分焦急的看著已經被許曜開刀的小天,連忙說道:「既沒有經過拍片也沒有經過討論研究,居然就已經敢直接動手術!你知道子彈的位置和射入的方向嗎?你知道應該從哪裡下手嗎?」

「而且你連醫學顯微境都沒有帶上,你這樣做萬一不小心觸碰到大動脈,就會讓他血濺當場!」

許曜此刻完全沒有心情理會這個醫生,他已經以極快的速度切開了小天的身體,而小天身上的血並沒有如同想象那般溢出來太多,僅是出現了一道血痕在肌膚上,他的身體便已經被許曜給解開。

最後許曜又拿著鑷子開始將第一顆子彈取出,經過許曜雙眼透視的觀察,小天的身上已經中了四十多發子彈,這些子彈幾乎都是致命的傷。有幾顆子彈已經擦破了他的血管讓他體內出現了大量的積血,有幾顆子彈甚至已經射入了他的肺和心臟之中,好在沒有射入特別關鍵的位置,所以他也還苟活一命。

然而小天基本上都已經放棄了生還的希望,就在剛剛他已經想要跟宋冰吐露自己的遺言。他曾經接受過訓練所以完全不會害怕死亡,他說早就已經接受了,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因為保護自己僱主而死的命運。

如果是因為自己以這種方式而死去的話,他不僅不會感覺到遺憾甚至還會覺得十分的光榮。

但是他的遺言還沒有說出,就被許曜一針給暈倒,隨後就被許曜的陰陽逆轉陣法,給刺了個全身麻醉。

而許曜此刻也一刀將自己左手的繃帶給解開,解放出了自己的左手。

原本想要阻止許曜在這個地方進行手術的醫生,在看到許曜切開了小天的身體后,居然發出了疑惑的聲音:「咦?為什麼他體內的血沒有流出來……」

原本進行手術的時候,在切開患者的身體時會流出大量的血液,這個時候就要用吸管將血液全都給吸走,並且裝入另一個輸血管道之中,讓血液再次循環的流入患者的體內。

而現在這個地方並沒有能夠給患者進行血液替換的裝置,所以這個醫生十分的害怕,還沒有等子彈取出來患者就因為失血過多而造成腦死亡。

但是許曜的刀子一切下去並沒有如同想象那般出現大量的流血,僅次出現了一道血痕而已彷彿是已經被冰凍過的豬肉一般,已經完全喪失了血液的活性。

「這……這個人已經死了?」只有死人的血液才會失去活性,這位醫生呆愣的看著小天的屍體,腦海之中一片空白。

「你在說什麼廢話呢,有空的話就去幫一些受了輕傷的人包紮傷口。而不是在這裡對我指指點點,這個患者還沒有死,不要在這裡說風涼話了。」

許曜在話語之間就已經又取出了第三枚第四枚子彈,他低頭看了一眼周圍的其他受傷的患者,這個時候去醫院已經萬萬來不及,有許多人都因為受過的槍傷太嚴重,已經到了即使搶救也來不及的地步了。

隨後許曜一邊繼續進行手術,一邊對宋冰說了一聲:「拿出我的手機,打電話給一個叫吳銘的醫生。讓他召集趙氏茶樓附近的所有醫院,不管大小診所,將所有可以用到的,空出的血型全都抬出來,將所有適用於緊急處理的醫療裝置也全都帶上來。」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宋冰聽完他的話后便直接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最後在他手機的通訊錄里找到了吳銘,並且打通電話后,將電話遞給了正在進行手術的許曜。

許曜立刻對的電話傳遞了自己的意思,並且要求將附近的外科醫生和護士全部都招集進來,對於這裡的患者都進行緊急處理,並且還都是強調最重要的是各個醫院裡儲存的血庫,讓他們不要吝嗇全都搬出來。

吳銘一聽這是許曜下的命令,立刻回答道:「好的老師!我馬上照辦!」

隨後他便聯繫上了趙氏茶樓方圓100米內最近的醫院和各種診所,並且要求他們帶上自己醫院裡儲存的所有血包,全都趕往趙氏茶樓。

「什麼?要把醫院的所有血包都帶去那邊?哪裡到底出了什麼事?是誰有那麼大的排場?要那麼多血有什麼用?難道那裡發生了恐怖襲擊嗎?」

此刻離趙氏茶樓最近的一所大醫院,江陵市第四人民醫院的院長,在接到命令后卻選擇了猶豫。 我和羅方來到大殿之後,萬魔之王和龍王正坐在大殿上方,不知道在聊着什麼。

“來了?”萬魔之王看了我倆一眼。

看我的眼神還好,而他看向羅方的眼神,則是有些複雜。

說仇恨,倒也算不上仇恨,畢竟聽說很久以前,魔君和萬魔之王兩人在魔族爭奪天下時,是要好的兄弟,可是後來卻不知道爲什麼,倆人決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