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穿透黑暗的夜,精準地捕捉到那人的體形。

「居然是她,想報仇嗎?」

葉雄萬萬沒有想到,跟著的人,竟然是阮玫瑰。

剛才雙方吵架的時候,阮玫瑰一直都非常淡定,一副息事寧人的模樣,不想將事情鬧大。

誰會想到,她會悄悄地跟著,準備報仇。

真是個深城府的女人,還真是看不出來。

葉雄掏出一個頭罩,將自己的臉罩住,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地上,擋在阮玫瑰的面前。

阮玫瑰嚇了一跳,她以為已經做得很隱蔽,沒想到還會被發現。

見面前的男子帶著頭罩,她頓時就鼓起勇氣,問道:「你是誰,想幹什麼?」

「別做蠢事了,回去吧,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葉雄換了一種完全陌生的聲音。

不是陸星的聲音,也不是葉雄的聲音,這樣就不會暴露自己。

對於一名金丹修士來說,利用元氣改變聲音,再容易不過。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以為在學院裝成一副息事寧人的樣子,就沒有人會懷疑到你的頭上嗎,你太高看自己,也太小看歐陽家的勢力了,如果你敢動手,不出半個小時,他們就會查到你的頭上。」葉雄繼續說道。

阮玫瑰內心無比震驚,她根本就沒想到,對方已經洞察一切。

「你到底是誰?」她繼續問。

葉雄沒有回她,繼續說道:「修真一道比得不是誰最強大,而是誰活得最久,命還有就有報仇的一天,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他準備離開。

「等一下。」阮玫瑰突然喊住了他,問:「剛才在廣場那裡,是不是你救了我?」

全球諸天時代 「不是。」

葉雄衝天而起,瞬間就不見蹤影。

看著那背影,不知道為什麼,阮玫瑰覺得,就是他,救了自己。

葉雄擔誤了一會時間,快速追上去。

遠處,突然發生一聲大爆炸,白色飛船在半空爆響。

(本章完) 「不好,敵襲,該死。」

葉雄急射上去,只見前面半空,慕容戰天跟兩名黑衣人大戰起來。

隱婚,總裁請淡定 兩名黑衣人全都是金丹後期,實力不在慕容戰天之下。

慕容戰天雖然是學院有名的高手,但是實戰力還是差了一些,被兩人纏著脫不了身。

他幾次想突圍,都做不到。

葉雄眼睛金光閃爍,一眼就看到遠處,一道黑影夾著一人,遠遠逃竄。

當下,他身體化成一道流光,緊緊地追了上去。

那道黑影突然身影一閃,落入下面的樹林,不見蹤影。

葉雄如影相隨,進入樹林之中,將自己靈識擴散出去。

並且,讓四靈同時出動,朝四個方向追蹤。

「主人,小心,左邊。」火靈急喝。

葉雄早有感覺,身影嗖的彈飛出去。

轟!

一聲巨響,一道無以匹比的劍芒,直接斬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在大地上劈出一道深深的劍痕。

面前二十米一株大樹旁邊,走出一名全身裹在黑袍之中的男子,臉跟他一樣,都蒙著,看不清真容。

他左手抱著暈迷不醒的歐陽紫,右手握著一把紫色銘文彎刀,雙目如同刀芒一樣,閃爍著陰厲色。

兩人都沒有說完,只是相互盯著。

突然,黑衣男子動了。

身體一下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轉,一刀劈出。

一道強盛之極的輪狀氣芒,如同月亮輪,在半空之中快速旋轉,帶著鎖定的功能,精準地擊向葉雄。

這種氣芒,帶著使用者的本元,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閃,因為一旦躲閃,它們就像裝了定位一樣,會繼續攻擊,直到擊中目標為止。

葉雄身上金光大盛,一拳拍出。

金色的拳芒,在半空之中凝聚成虎狀,咆號著衝過去。

轟!

兩鼓氣勢在半空炸開,兩人同時退飛出去。

黑衣男子顯然沒有想到,葉雄的實力會這麼強,眼睛迷了起來。

下一刻,他的身體快速在半空旋轉。

嗚嗚嗚嗚。

十幾道的月光輪,帶著破風之聲,朝葉雄疾砍過去。

葉雄暗暗心凜,沒想到對方的實力強到這種地步。

雖然對方只是金丹後期,但是絕對是他見過,最厲害的金丹後期。

葉雄身上帶著斂氣珠,不讓自己的境界被發現。

如果境界被發現,再加上他驚人的戰力,很快就會被鎖定的。

郭雪在北方星域,勢力強大,一旦他暴露,很容易就能找到他。

所以,冰火破天不能用,真猿變也不能用。

因為這兩門法術,已經記錄在案。

還好,梵聖功還能用。

葉雄身上金光大盛,頭頂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法相。

佛像法相剛一出現,葉雄的氣勢就提升了一倍以上。

鄉村神醫 轟轟轟!

不停地拳頭擊落,擊落在那些月光輪之上。

每擊出一拳,那月光輪就被轟碎,僅僅半分鐘不到,那些強大的月光輪,就被毀得乾淨。

黑衣人眼睛里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葉雄頭頂金光大盛,法相一掌拍出,巨大的掌印,如同九天落印一樣,狠狠地擊落。

隔得老遠,黑衣男子就能感覺到那陣恐怖的威壓,他咬了咬牙,將歐陽紫的身體,舉到自己的頭頂。

投鼠忌器,葉雄的掌印停在半空,不敢落下。

「如果想將歐陽紫一起殺了,下手啊!」

黑衣男子終於說話了,聲音沙沙的,帶著顫音,發音不是很准,顯然不是他本來的聲音。

葉雄沒有說話,凝視著他,兩人對峙著。

「歐陽家除了歐陽風之外,沒有像你這樣厲害的人物,你到底是誰?」黑衣男子繼續問。

「路人而已。」

葉雄冷哼一聲,金掌繼續落下來,似乎不在乎歐陽紫的死活一樣。

其實這句話漏洞百出,如果是路人,為何要多管閑事?

總裁爹地傷不起 多管閑事的也是為了救人,但是把人殺了,算什麼事?

偏偏,葉雄根本就沒有給對方多餘的時間,金色掌印直壓下來。

千均一發之際,黑衣人突然把歐陽紫的身體一拋,直接朝巨掌砸去當擋箭牌,然後身影嗖的一下,化身一道流光,消失在黑夜之中。

金色掌印氣勢一收,在半空將歐陽紫的身體握住,落到面前。

葉雄檢查她一下,沒發現她受傷,只是暈了過去,這才鬆了口氣。

一千五百積分就靠她了,好不容易才得到這麼好的一個任務,他可不想就這麼完蛋。

將歐陽紫抱在腰間,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歐陽府而去。

……

「前輩,對方實力太強了,我拼了命都沒能救回紫姑娘,歐陽前輩,晚輩已經儘力了。」

此時的歐陽府上,慕容戰天正跪在地上,眼淚鼻泣流了一臉。

歐陽風臉色鐵青,旁邊的歐陽夫人,哭得像淚人一樣。

旁邊的杜管家小聲安慰:「夫人,別激動,咱們還有後手。」

「還有什麼後手,你說,快說?」歐陽夫人急道。

歐陽風還沒回話,外面一道流光出現,落入大廳之中,化成兩道人影。

葉雄將夾著的歐陽紫一拋,落到歐陽風面前。

「陸……」

「前輩,歐陽姑娘沒事,你不用擔心。」葉雄打斷他的話。

旁邊還有慕容戰天跟慕容夫人,葉雄不想讓第三個人知道他的身份,以免出麻煩。

歐陽風馬上就知道他的意思,當下說道:「戰天,紫兒沒事了,你先回去吧,明天一早,繼續過來接送。」

「是,前輩。」

慕容戰天鬆了口氣,歐陽紫沒事,他就可以安心了。

離開之前,他不由得多望了一眼葉雄,猜測著他的身份。

「夫人,帶紫兒下去,讓人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歐陽吩咐。

「是,老爺。」慕容夫人,將歐陽紫帶了下去。

很快,大廳之上,只剩下葉雄跟歐陽風,杜管家三人。

「陸星,今天真是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紫兒肯定被抓走了。」歐陽風慶幸地說道。

「前輩,這是晚輩的職責,不然的話,我這積分豈不是白領了。」葉雄鏗鏘回道。

接下來,他將半路上發生的事情,跟歐陽風說了一遍。

當然,阮玫瑰的事情,他沒有說。 聽完葉雄的話之後,歐陽風眉頭皺了起來。

「你說的那個黑衣人應該是幽靈飛船的人,看來他們真是盯上紫兒了。陸星,接下來紫兒的安全就拜託你了。」歐陽風道。

「前輩放心,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讓紫姑娘受到傷害。」

葉雄說完,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陸星,你是不是還有什麼想說的?」

「前輩,有些話我不知道當不當說。」

「但說無妨。」

「紫姑娘年輕輕輕就進入金丹初期,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她容貌不俗,還有你這個父親的背景,平時有不少的男學員試圖靠近她,造就她的性格有些叛逆,昨晚就差點兒出事了……」

接下來,葉雄將歐陽紫晚上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歐陽風。

「逆女,我歐陽風的名氣,都被她毀了。」

歐陽風霍地站起來,一掌拍落旁邊的桌子上,整個實木桌被拍成粉碎。

他激動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滿臉漲得通紅。

「我歐陽風堂堂正正,沒想到會生出如此逆女,我只道她在學院刁蠻任性,沒想到她還會去害人。」

「主人,息怒。」杜管家站了出來,小聲道:「小姐可能年紀還小,不懂得分辨,所以過火了一些。」

「這是過火嗎,這是本質變壞了。」歐陽風怒吼。

杜明不敢再說情,訕訕地走到一邊。

葉雄想了一下,說道:「前輩,事情還沒惡劣到那種地步,紫姑娘畢竟年紀還小,在我們以前的星球,她這個年紀還未成年,殺人也沒有死罪,因為她的判斷能力還沒有完全成型,思想還沒有完全成熟,不懂得做這些事情的后。 鳶尾琉璃之耽美情緣 我想,只要好好教育引導,應該會扭正過來的。」

歐陽嘆了口氣,說道:「都怪我,平時寬於管教,才讓她變成這樣的。」

「前輩,晚輩有一事相求,如果紫姑娘問及的話,希望你別告訴她我的身份,我覺得在暗地裡保護,更好一些。」葉雄繼續道。

其實,他心裡是不想跟這個大小姐粘上關係。

她這樣的性格,誰粘上誰倒霉。

「陸星,我不會暴露你的,感謝你的告知,相比起被抓,這件事情更加讓我心驚。」歐陽風說完,目光落到杜明身上,說道:「明白慕容戰天過來,你馬上讓他滾蛋,我不想女人身邊呆著一條只會幫忙咬人的狗。」

「是,屬下明白。」

……

夜沉似水。

「父親大人,救命……」

歐陽紫大叫一聲,猛然坐了起來。

「女兒,你沒事了,在家裡呢!」歐陽夫人連忙抱著她安慰。

歐陽紫這才發現自己回到家裡,鬆了一口氣,然後問:「父親,是你救了我嗎?」

她記得自己明明被打暈帶走了。

歐陽風沒有回話,臉沉似水,冷冷地說道:「夫人,你先出去。」

「老爺……」

「出去。」歐陽風加重了語氣。

歐陽夫人知道丈夫的脾氣,說一不二,當下朝歐陽紫打了下眼色,讓她聽話一點,這才走出房間。

片刻之後,房間里只剩下歐陽紫跟歐陽風兩個人。

歐陽紫心裡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她知道父親非常嚴厲,在學校她怎麼無法無天,但是在他面前,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跪下……」歐陽風怒喝。

「父親大人,女兒不明白。」

「還裝蒜,你以為自己在學校做的事情,我不知道嗎?」歐陽風滿臉漲得通紅,怒道:「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