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這樣的那太太,南雲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儘管心底有太多的情緒,她是真的恨不得直接把這個女人給趕走,可剛纔那太太說的對,那明遠是真的爲了救她才受的傷,說一千道一萬,這就是事實!

其實,早知道這樣,她真的是寧願自己受傷的啊。

心裏憋了口氣,她看着那太太的臉色更不好了,“你剛纔說,那明遠怎麼了?他不是早出院了嗎?”

她前段時間和小蔓去過一次醫院的。

醫生和她說過,那明遠已經出院,而且康復的很好。

可看現在那太太的表情?

她皺了下眉,“醫生不是說那明遠恢復的很好?”

“好個屁,醫生自然是說好了,他們就是一羣庸醫!”那太太氣的滿臉通紅,嘴脣抖着,一臉的義憤填膺,“我兒子明明還沒好呢,可他們硬是讓明遠出院,好什麼好啊,我兒子都成一傻子了,這也叫好?”說到這裏,那太太猛的轉身,握住南雲的手,“對了,南雲啊,我以前不對,我給你道歉,你就看在以前的情份上,和紹子墨說一聲,讓他幫我們母子一把,好不好?”

(本章完) 千鈞一髮之際,藍若菲看到了一個熟人,鬱傑肯定能救她的,她頓時露出了欣喜的目光。

鬱傑淡淡地說:“兩位藍小姐都是我的朋友,希望馬總能給我一個人情,放過她們!”

“如果我說不呢?”馬總恨死了這個突然出現的鬱傑,他知道他的背景,牀說中神祕的黑道太子爺,不過被鬱家隱藏得很好。

“那就要看看馬總的本事的!”鬱傑身邊頓時出現了很多保鏢,個個黑衣黑褲,看起來異常恐怖,但是與此同時,馬總的人也蓄勢待發了。

“鬱傑,你快走,不要管我們了!”藍若菲看到情況不妙,趕緊想讓鬱傑走,對於這個萍水相逢的人,藍若菲覺得認識他已經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別人還總是幫助她,她還沒有任何回報的時候,當然沒有必要讓別人以身犯險。

藍若雨已經被鬆開了,狠狠地給了她一記爆慄,說:“你說什麼呢你,好不容易有人來救我們,難道你真的想讓爸爸媽媽過來處理這等醜事嗎?”

“你,明明是你自己幹的醜事,你現在居然反過來教訓我,早知道我不來了,等會兒害我朋友受傷!”

兩方勢力不相上下,藍若菲膽戰心驚,如果這個時候季恩佑能夠從天而降的話,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都停下來!”

是季恩佑,真的是季恩佑,他真的來了,藍若菲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宛若天神般降臨,猶如這個世界的奇蹟一般。

馬總早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他才不敢招惹季恩佑,早知道就不要招惹藍若菲這個女人了,可是剛纔說她們是姐妹,他也好奇了,不是說藍家只有一個千金嗎?

所有的人都自動散開了,季恩佑冷冷地說:“藍若菲,你過來!”

藍若菲乖乖地過去了,不過她有預感,今晚她的屁股一定會開花的,早知道就跟他說一聲了,不然也不會落到這般境地的。

季恩佑雙手發狠地扯着她走了出去,然後狠狠地甩開,說:“藍若菲,你到底算什麼?偷偷摸摸地就出來,還來酒吧,你還勾搭上了鬱傑,你說你是不是計劃好了的?”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朋友出事了,我必須過來幫助她!”

“幫助她?她是誰?”季恩佑早就看到了那個躲躲藏藏的女人就是藍若雨,他已經等了很久了,就是爲了等她親口跟她說清所有的事實,可是過了你們久,她還是一點行動都沒有。

藍若菲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支支吾吾地說:“沒事,就一個朋友而已,讀書的時候認識的,最近才聯繫上的。”

“你確定你沒有說錯?”季恩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藍若菲,想從她的眼睛裏找出什麼東西來。

“我沒有說錯,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應該私自出來的!”藍若菲解釋着。

“回去再好好收拾你!”季恩佑邪魅地笑笑,藍若菲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一回到家,還沒容藍若菲有絲毫思考的語氣,她就被季恩佑按在了門板上,發狠地折磨着她,不讓她有任何逃離的機會,每次在她即將鬆一口氣的時候,他又馬上折磨她了。

整個晚上,季恩佑都像是一個野獸一樣,一直折磨着她,一直都沒有饜足。

藍若菲早上醒來,渾身都腰酸背痛,季恩佑天殺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嗎?尤其一個晚上他的高昂都昂揚着,想想都讓人覺得臉紅,有時候她真的覺得他根本就不是個人,太恐怖了,一整晚,她到現在還睡眼惺忪的。

藍若菲到客廳裏的時候卻赫然發現了藍海和張韻,心裏不由得嘀咕了一下:他們爲什麼會來到這裏呢?難道是有事?

藍海一直在跟季恩佑周旋,張韻則四處打量着別墅裏的一切,她就看不來比自己家裏豪華的地方,尤其這個女人還是藍家的養女,根本就不配擁有這個別墅,要是當初知道季恩佑不是個壞人的話,他們一定會把藍若雨嫁給他的,不過怕就怕在藍若雨那段荒唐的歷史配不上季恩佑。

“女婿,我這次……”

“爸媽你們怎麼來了?”藍海的話被突然打斷,臉色很不好,想發作不過礙於季恩佑在,也就硬生生地忍下了這口氣了,藍若菲對上了藍海冰冷的眼神,頓時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事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來打擾你們的,只是看見爸媽都在而已,所以想打一聲招呼!”

季恩佑順勢把她摟在了懷裏,噓寒問暖地說:“起來了?昨晚睡得好不好?今天早上我起來的時候看到你還睡得很甜,我就不忍心叫你,打擾你的睡眠!”

“我沒事了。”藍若菲尷尬極了,尤其季恩佑還在藍家父母面前對她那麼客氣,實在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她恐怕是無福消受啊!

“吃早餐了沒?”季恩佑不遺餘力地繼續問,他本來就知道藍海和張韻這次來的目的,留在家裏等他們已經給了他們很足的面子了。

他很好奇的是,藍若菲代替藍若雨嫁給季家不是幫了他們很大的忙嗎?爲什麼在藍家還是這種地位呢?僅僅是他們的一個眼神就已經把她嚇得屁滾尿流了。

“還沒!”藍若菲實話實話,她看不清季恩佑要做的是什麼,只感覺跟平常很不一樣,平常他壓根不會對她那麼好的。

“岳父岳母,那我們先一塊吃個早飯的,若菲沒吃,我也還沒吃的!”季恩佑的話讓所有的人都拒絕不了,藍若菲看到藍家二老恐怖的臉色,更是手足無措,不過季恩佑全程緊緊地握着她的手,她似乎又有了勇氣,她只知道,這次一定沒有她想象的那麼簡單。

藍若菲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最後一口煎蛋,張韻沒好氣地說:“一點都沒有禮數,連細嚼慢咽都不會,難怪……”

“阿韻,少說兩句沒人會把你當成啞巴!”藍海硬生生地打斷了張韻的話,今天他們不是來出氣的,而是來求助季家的,想不到季恩佑的能力還是挺強的,現在季家的企業幾乎已經全部讓他囊如自己的領域了,換句話來說,想要跟季氏合作,還得季恩佑點頭。

被張韻這麼一說,藍若菲頓時覺得嘴裏的這口煎蛋很難以下嚥,她本來就是這麼吃飯的,再說了,在藍家,她也沒有受到什麼教育,她一般都是跟傭人在一起吃飯的,能飽肚子就已經很不錯了,難道還要在意什麼禮數嗎?

“劉媽,再給少夫人做一份煎蛋來!”季恩佑明顯看到藍若菲還沒吃飽,還細心地給她添了一杯牛奶,體貼地說:“不要吃得那麼快,不然不容易消化,肚子又會痛了!”

“對了,岳父岳母,爲什麼若菲的胃不好呢?以前得過什麼病症嗎?”季恩佑看着藍家二老問。

“她一直都很好,哪裏有什麼胃病啊!”藍海滿不在乎地說,反正這個女兒是撿來的,能給她口飯吃已經很不錯了,哪裏還管她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啊,不過在季恩佑面前,他們萬事都要注意才行,不然追究起來,他們也好不到那裏去。

煎蛋上開了還散發着熱騰騰的氣味,藍若菲發現所有的人都已經吃飯了,都在等着她一個人,她覺得怪不好意思的,長輩和季恩佑,都是不能得罪的,她弱弱地說:“我已經飽了,吃不下了。”

“不行,你不能浪費劉媽的一片心意,這個煎蛋她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在做的!”季恩佑拿過她的刀叉,替她切好一塊塊,然後送進了她的嘴巴。

藍若菲受寵若驚,爲什麼季恩佑的表現會那麼奇怪?簡直快要把她的小小心臟嚇死了,她搶過叉子,說:“我自己來就好了!”

“伯父伯母不是擔心我們不和嗎?其實我們生活得很好!”季恩佑不顧她的反抗,繼續喂着她。

藍若菲煎熬死了,一口一口很快就吃完了,想要離開的時候,季恩佑叫住了她:“一起過來吧,反正都是親人,也不必在乎什麼。”

藍海本來還擔心來着,不過現在看到藍若菲和季恩佑關係那麼好,機會大大勝算了,他笑着說:“女婿,我們之前說好的那個策劃什麼時候執行呢?”

季恩佑面露難色,說:“岳父,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房價大跌,暫時沒有什麼利潤可圖,而且公司的資金都是層層審覈的,我都交給下屬去辦了,只負責籤個字而已。”

“可是女婿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了嗎?”

“問題是現在很多公司都以很好的條件來跟我們公司談合作,這件事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雖然您是我岳父,是若菲的爸爸,可是我也是一個公司的領導人,不能輕易下決定,這樣吧,等下週董事會的時候,我會跟公司的董事好好商量商量!”

“你……”藍海瞪着藍若菲,希望她這個時候能江湖救急,可是藍若菲不爲所動,其實他不知道的是,藍若菲不想管那麼多,她不想欠季恩佑那麼多。 沈澤宇氣憤的轉頭瞪上那服務生,心裏咒罵她的沒眼力見,但是眼皮子一挑,這服務生不就是唐曉麼?

唐曉儘管頭很低,但還是被沈澤宇一眼就認了出來,她可是在自己頭上開過口子的女人,估計化成灰,沈澤宇也不會忘了這長相吧。

回頭,看那華依晗和袁紹偉像是說着什麼,但是肢體動作還是太過親密了,沈澤宇胸口悶悶的,然後快速的伸手奪過了唐曉手裏的水瓶,也順勢把那女人拖下了水。

噗通!

好大的一聲,水花四起。

華依晗本來正跟袁紹偉爭執,被濺起的水花砸了個滿臉,甚至還從嘴中吐出了一些水來。

三個人轉頭,齊齊的朝沈澤宇這邊看來,只見沈澤宇按着一個女人的頭埋進了自己的胸口,那擡起的下巴似乎再向華依晗遞來了挑釁。

一雙粉拳緊握在水下,她們是訂婚的人了,他要找女人,也不至於在這公衆場合,她華依晗的面子要往哪裏擺?

更何況身邊還有夏雨馨和袁紹偉,豈不是讓外人看了笑話,她華依晗的未婚夫居然這麼對待自己,這像話麼?

華依晗憤怒,身體緩緩的朝沈澤宇這邊移動過來,那男人嘴角就是一勾,更是做出了讓華依晗炸肺的動作。

騰地起身,把懷中的女人熊抱在了腰間,然後一隻腿邁上水池,幾步就帶着唐曉走開了。

華依晗睜大了眼睛,驚得說不出話來,這是幹嘛?沈澤宇分明朝着住處的方向走了,她的心突然間有猛烈的一疼。

見狀,身後的夏雨馨和袁紹偉也是吃驚不少,快速來到了華依晗的身邊。夏雨馨小聲的問着:“依晗,你還好吧,要不要去看看,剛纔他可是沒少

喝。”

夏雨馨好心的提醒道,看來那沈澤宇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是猜到一處了。

華依晗被這麼一說,更是有些掛不住面子,面部表情瞬間石化,但是卻不知道該不該去追,追了顯得自己多在乎那沈澤宇,不追她更是忍不住心裏的氣憤。

一個聲音再次從身後飄來,話語間倒是輕鬆:“反正也左不過是商業聯姻,你不是不喜歡他麼?各玩各的到也自在,走吧,我帶你們玩水上滑梯去!”

說話的正是袁紹偉,看見這一幕可着實把他樂壞了。剛開始他也只覺得是華依晗不喜歡沈澤宇,但是剛剛看那男人的表現,分明就是兩個人絲毫都沒有感情麼 ̄ ̄

如果他們結婚,那婚姻也是名存實亡,而袁紹偉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他即便知道自己不可能會娶到華依晗,但是對於一個沒有感情的少婦,他分一杯羹倒是很輕鬆吧,這樣既能成全了自己,又不會影響到他娶老婆,真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那袁紹偉一邊說着,一邊伸手去拉華依晗的胳膊,剛纔已經吃了她的豆腐,正覺得心裏癢癢的,袁紹偉怎麼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呢?

華依晗沒反應,袁紹偉索性膽子更大,上前一把攬住了女人的肩膀,那手臂垂下,似乎不經意的擦過了華依晗的胸前。

猛地轉身就是狠狠一巴掌,袁紹偉被打的楞住了。

“袁紹偉!你少在這給我裝沒事!別以爲雨馨待見你我也是一樣,我警告你,再跟我毛手毛腳,我就讓你更難堪!”

華依晗把胸中的憤怒一下子轉嫁到了袁紹偉的身上,狠狠的賞了他一巴掌後,然後快速的起身也是離開了水池。

胸口依舊起伏的厲害,華依晗那一巴掌並沒有消了胸中的怒火,憤憤的朝客房的方向走去。

沈澤宇,在離開那三人的視線後,一轉身帶着唐曉來到了室內大廳,剛進門,就放下了懷中的女人。

唐曉錯愕間帶着羞澀,站在沈澤宇的面前,小心的打量着。

這男人果然如傳說中的英氣逼人,眼中有着黎黎的怒火,面頰紅潤,向下望去,那一身健碩的肌肉,讓唐曉不禁心動。

比起那個生活糜爛,一身死肉的袁紹偉,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光想想倆個人在一起的畫面,竟有些要興奮到有了反應。

唐曉一時間有些迷失了,或許他沒了袁紹偉的庇護,倒是可以再次靠上大樹?這沈澤宇不也是面頰緋紅麼?無疑是一個邀約的信號。

儘管很小心,但是唐曉還是給自己撞了撞膽子貼了上去。

“沈總……上次的事情是我失手,要不我好好的補償你一下吧。”唐曉擡頭微微的張開了欲/望的雙脣,那雙眼更是流出了嬌媚,一隻細白的手在沈澤宇的上身遊走上了。

沈澤宇的確是有些衝動,唐曉的指尖細軟惹得他身上有些躁動不安。低下頭,冷冷的掃上唐曉諂媚的臉龐,卻瞬間清醒了。

這妖孽的模樣可不是他想要的。一隻大手迅速的推開唐曉,話語間寒冷到結冰:“滾……”

唐曉果然是個沒長腦子的,居然妄想貼上沈澤宇,被男人狠狠的罵後,她也是醒了。剛剛的一幕不過是被利用,卻更是讓她眼下的境遇淒涼了許多。

沈澤宇甩開唐曉後,搖擺着身體直奔了房間,如果華依晗心中有自己的話,定不會眼睜睜看着他帶別的女人走開,這是沈澤宇給自己下的賭注,儘管很懸,卻是他的風格禮。

如果華依晗就這麼放縱自己,他大可以不必對她抱一絲希望了,或許,真的就遂了她的期望,婚禮也不必再進行。

回到房間,沈澤宇帶着醉意倒在了大牀上,蒙上被子,假寐。

華依晗快步走進了大廳,卻沒有看見那沈澤宇的影子。更是怒火中燒。難道他真的帶那個女人回了房間?儘管剛纔華依晗並沒有看清他懷中女人的臉,只是略略的掃了眼前凸後翹的身材,也料定那沈大色狼現在正瀟灑快活了淌。

當自己是什麼?即便不結婚至少也是正牌的未婚妻。居然當着自己的面獵/豔,他沈澤宇跟那袁紹偉又有什麼分別?

虧還是父母給選的結婚對象,果然是這般的不堪。

越想越氣,甚至腦海中已經勾勒出沈澤宇跟那女人曖/昧的場景,大有一種正房抓姦的姿態。華依晗快速的掏出鑰匙開門,進入了兩個人的房間。

這是一間vip套房,有一個前廳,後邊是休息的臥室。

那臥室的門虛掩着,華依晗放輕了腳下的步伐,斜着眼從門縫向裏屋望去。

白色的牀被,上邊拱起了一個很大的包,似乎那包還有些在動。

靠!果然!

華依晗一眼就認定那是兩個人在被子下幹了壞事,猛的一擡腳,華依晗踹開了房門,三步兩步就衝到了牀邊。

“沈澤宇你個大壞蛋!”華依晗憤怒的喊出了聲,然後伸手快速的扯下了那牀上的被。

被子被掀開了,華依晗下意識的把脖子往前一探,像個瞪着眼的烏龜愣愣的看着牀上的沈澤宇。

怎麼只有一個人?還是個只穿了條泳褲的男人!這是什麼狀況?那個女人呢?是自己眼花了,還是就變沒了?

華依晗愣愣的,咔吧了幾下眼睛,似乎還沒有從這種狀態下反應過來,手裏的被子抖了抖,就好像那女人會像一隻蟲子藏在那一牀薄被上一般,還是沒有。又是快速的咔吧了幾下眼睛。

沈澤宇心裏一笑,華依晗怕是又恢復到癡呆的面目了。就知道她本是個豬腦,滿嘴的道理其實完蛋的很。不過沈澤宇很開心,從聽到房門開啓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這個女人心裏還是有自己的,他真的賭贏了。

沒等華依晗反應過來,沈澤宇起身一隻胳膊伸來,猛地就是把地上的華依晗一拽。

“啊!”前一秒胳膊朝前,整個身子向後仰去,下一秒,華依晗就在沈澤宇的身下了。

“怎麼?突然對我感興趣了?居然會自己衝上來,要不要這麼心急啊。”沈澤宇臉上帶着一絲戲虐的表情,俯下身子,眼看就要貼上了華依晗的臉。

本就是剛從溫泉出來,沈澤宇身上只穿了一條四角的泳褲,整個xiong膛就貼上了華依晗的兩處高聳,而且不安分的摩挲着。

沈澤宇之前喝了不少的酒,現在嘴角吐出溫熱的溼氣就吹開了華依晗臉上的紅潤。陣陣帶着醉意的氣息撲面,華依晗快速的屏住了呼吸,因爲這個舉動,那xiong前更是高高的挺起。

“沈……沈澤宇,你的野女人呢?”華依晗抽了抽嘴角問道,但是只覺得心跳的越來越厲害,不自然的別過了頭。

一張大臉再次湊了過來,華依晗再次轉頭,沈澤宇又湊了過來,真的是無處可躲。華依晗緊忙伸出手想要推開身上的男人,兩手卻被緊緊的反抓,舉過了頭頂。

一聲驚嚇的嬌呼,沈澤宇顯得非常滿意,她最喜歡看華依晗着害羞且膽怯的模樣了,跟平日的兇巴巴判若兩人。

一張臉再次靠前落在了華依晗的耳旁,沈澤宇凌亂的發尖***動了華依晗的耳脣,隨之染上了一抹緋紅。

“不許你說自己是野女人,你是我的妻。”

沈澤宇吐氣,吹在了那晶瑩剔透的耳廓上,華依晗身體瞬間就如同有無數的小蟲在爬,癢癢的扭動起了身子。

猶如一條光滑的小蛇,摩擦着沈澤宇的身體

tang。

“唔……”一聲低語,沈澤宇藉着酒勁,身體瞬間擦燃了火。貼合着華依晗的身體。 晚上時分,婚禮便已經完成了,貝螢夏換下了婚紗,她手頭拿着兩人的結婚證在看,白色的婚紗,就靜放在她身旁。

看着照片裏的兩人,貝螢夏眉頭皺得越發厲害。

今天的婚禮,真的有點過於簡單了,簡單得,讓她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結婚的感覺。

心頭一陣煩躁,貝螢夏一惱,一股腦地抓起婚紗,連同手頭的結婚證,用力地扔地上。

剛好,沈君斯在這時推開門,看到了這一幕。

男人眼眸動動,身上的新郎西裝還沒來得及換下,他朝貝螢夏走過來,出聲安慰。

“怎麼了?”

她不想看他,視線一收,直接別過頭去。

沈君斯路過那婚紗的時候,彎身順手將它撿起來,待走到牀邊的時候,將它扔牀上,手頭拿着結婚證看了看。

這場婚禮,他在意的,似乎只有手頭這個證,喃喃自語。

“貝貝,以後你就是我妻子了,哪個男人再敢對你動歪心思,他就是姦夫。”

聞言,貝螢夏看來,眉頭緊皺。

“沈君斯,你跟我結婚,不會就是爲的名正言順霸佔我而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