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就算是五十個也一樣殺,大不了讓王越出手幫我一個忙就是了!”

系統沉默了一會之後說:“王越是個不錯的朋友,對你來說。其實他剛纔已經幫了你一個忙了,如果不是他,恐怕你老爸也活不成。”

張謙說:“他的好我一輩子都記得。”

“我不是這個意思,”系統說,“人家說過,就幫你一個忙算是還你的人情,現在人家已經幫了你了。再說了,王越也不一定是四御的對手,四御聯手,神也不一定能打得過。”

張謙說:“但我有的是震天箭!”

“我知道你有的是,但是人家也得給你出手的機會啊!”系統說,“現在你和分身的不破金身都用過了,還有二十多個小時的冷卻時間,人家是四御啊,完全可以趁你的分身拉弓聚氣的時候出手幹掉這些分身!”

“在沒有不破金身的情況下,天帝一打八都不費勁,現在四御也來了,五打八!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張謙沉默了。

“實在不行就隨時準備跑路吧,”系統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先跑路,以後找機會再報仇。”

“但是…”張謙剛說了兩個字就被系統打斷了。

“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是如果你今天跟他們死磕,輸了,甚至是死了,魂飛魄散了,那你就更沒機會報仇了。”系統說,“而且我提前說好,如果你魂飛魄散了,我就會繼續去尋找下一任宿主,你也知道我在尋找新宿主的時候我的一切都會被重置,所以也就是說,一旦你魂飛魄散,儲存在我空間裏的所有東西就會全部被清空銷燬。”

“包括你的兩個老婆和你的老爸,他們也就相當於是魂飛魄散了,所以你要想清楚啊!”

張謙完全沉默了。

是啊,系統很早之前就說過了,宿主死亡,系統就會重置,等級歸零,空間清空,所有的一切全部煙消雲散!

但是如果讓他選的話,他怎麼也不願意跑路!

老媽被別人當着自己的面殺了,而且還打散了魂魄,而自己卻要認慫,逃跑,這如果真的逃走了,他恐怕一輩子也站不起來了!

以張謙的性格來說,當面對強敵的時候,實在打不過的情況下可以心服口服的認輸,這沒什麼,畢竟一山還有一山高,他現在還不是最高的那一座,大不了好好升級修煉,日後再戰勝這個強敵也是可以的,他沒那麼小心眼。

但是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老媽沒了,強敵是自己的死仇讎敵,他絕對忍不下這口氣!

“你也別糾結那麼多,現在還沒到讓你做出抉擇的時候。”系統說,“所以別管那麼多了,先幹!幹不過再說!”

張謙晃了晃脖子,攥緊了拳頭擡起頭看向了雲端。

四御果然名不虛傳,他們放出了四個驚天動地的法術,四種顏色的光芒飛舞盤旋,當空炸裂分散成了無數疾飛的風光,轟轟的打在了八支羽箭上,八支羽箭立刻就受到了重創!

受到了重創之後,不但羽箭的飛行速度降低了很多,它們的飛行方向也不斷的變換,被砸了幾十下之後,這些羽箭終於再也沒有了後勁,慢慢的箭頭開始朝下掉落,最後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畢竟是分身使用的複製品,實際上沒有實體的。

天帝停止了狼狽的逃竄。

二郎神也收起了自己的法術。

四御站在雲端之上,俯視着張謙和地面上的妖怪,其中一個身穿白金兩色長袍的白髮男人開口說道:“張謙,你竟敢妄圖殺害天帝,你可知罪?”

這個人的語氣很平靜,雖然話聽起來有點那啥,但是語氣上好像並沒有要興師問罪的意思。

“我沒罪。”張謙盯着他說,“我殺他是因爲他殺了我媽。”

“你的母親已然死去,就算你真的殺害了天帝,她也無法復生了。”

“少給我來這套理論!”張謙說,“按你的意思,那我媽就是白死了?”

“難道你就沒有想過用什麼方法來讓你的母親復生?”這個人繼續說道,“生魂被打散之後的一小段時間內還是有可能被聚集起來的,你卻一味的要殺害天帝,無端的把寶貴的時間都浪費了。”

張謙聽得一愣!

“魂魄被打散之後是有可能重新聚集起來的嗎?”張謙問系統。

“嗯,但是我沒那個本事。”

“你怎麼不早點說!”張謙說,“如果我真的耽誤了寶貴的時間,我…”

背後突然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扭頭一看是王越,心裏頓時一震!

王越說:“我收集了你.媽的…咳你母親的一魂二魄,但是其餘的…”

“多謝!多謝!”張謙說。

“你我不言謝。”王越說,“不過光靠這點不能復活你老媽,去吧!繼續做你該做的事!”

張謙用力的一點頭。

這時候天帝說話了:“四位大帝,不用多言了!這個小子已經墮入魔道,請你們務必斬殺,否則必定後患無窮!”

四御對視了一眼,眉毛微微皺了皺。

張謙大聲說:“對!你們不用多說了,今天我必須得幹掉這個天帝!別說你們來,誰來都不好使!我!必須!殺了他!”

(求點票啊!月票推薦票!求啊!) 天帝冷着臉:“聽聽!聽聽!此人入魔已深,還請四位大帝與朕一起出手斬殺!”

天帝這話一出,四御中立刻有兩個人飛到了天帝的身邊,默默地開始準備法術。

這兩個人,一個穿着一身紅色的長袍,另一個穿着一身藍色的長衫。

“這倆人,穿紅衣服的是昊天至尊玉皇上帝,另一個穿藍衣服的是勾陳上宮天皇大帝。”王大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張謙的身邊小聲說,“另外那兩個,先前問你話的那個穿白金色衣服的是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另一個穿白紫兩色長袍的是中天紫微北極大帝。”

張謙一點頭。

“看起來,紫薇大帝和后土大帝似乎並不想與你爲敵。”王大爺繼續說道,“這也難怪,誰讓他們是西王母的人呢。”

張謙一皺眉毛:“王大爺,你知道可不少啊。”

“嘿嘿,我怎麼也是混了這麼多年的地仙了,要是連四御都不認識,那豈不是白活了這麼多年?”

張謙沒說話。

“陛下,”紫薇大帝說話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如若此子願意改邪歸正,那不也是一大美事嘛!”

“什麼美事!”天帝怒道,“他殺害了天蓬元帥,怎能就此放過他!”

“陛下,生死輪迴乃是天地正道,天蓬元帥已終今世之業,輪迴去了。”

“是啊,他輪迴去了,我媽卻徹底沒了!”張謙說,“天帝昏庸無道,剛愎自用,任人唯親,殘暴無情,你們四御作爲掌管宇宙萬象的四位大帝,難道就眼睜睜的看着他胡作非爲?”

“你們可對得起這天下衆生!”張謙說,扣大帽子這事他最會玩了。

蒸汽朋克時代 紫薇大帝和后土大帝被噎了一下,沒說話。

另外兩位大帝的雙手已經開始發光了,似乎下一刻就會發起攻擊。

張謙早就讓分身瞄準好了他們,一看他們打算動手了,張謙立刻一揮手,分身們立刻刷刷的再次射出了八支震天箭。

而這次天帝和他身邊的兩位大帝卻似乎早有準備,在箭支射過來的一瞬間他們就齊齊推出雙掌,一個巨大的圓形黑色旋渦猛地出現,把這八支箭全部嗖嗖的吸了進去。

張謙看的一愣。

這麼輕鬆就給收了?

王大爺笑了:“這幫傢伙居然把他們的仙魂術都用出來了,呵呵,看來他們其實也很忌憚你的弓箭啊。”

“仙魂術?”張謙一愣。

“你可以理解爲是本命法術。”系統說,“需要消耗他們一小部分的生命力,不過那也無所謂,畢竟他們的命比這點生命力重要多了。”

“本命法術嗎…”張謙自言自語着。

兩位大帝加一位天帝的本命法術的確強悍,震天箭瞬間沒了不說,這個黑色的旋渦還在持續發威。

不少的金色彩雲都被旋渦影響了,呼呼的往旋渦那邊飄。

天帝和兩位大帝對視了一眼,齊齊一點頭,隨後舉起雙臂猛地往下一甩,旋渦飛速旋轉着朝着張謙他們飛了過來。

“我靠!”張謙吃了一驚。

王大爺眉毛一皺:“這幫傢伙這是打算連我也一塊弄死嗎?”

“大爺,從剛纔的事情中你難道沒看出這幫傢伙的爲人?”王越笑了,“他們可不管你是誰,只要你和這小子待在一塊就都會被他們當成敵人,格殺勿論的。”

“你笑個屁啊,你也會被吸進去的。”王大爺翻了個白眼。

“這玩意要是能把我吸進去,我給他跪下叫他爺。”王越自信滿滿的說。

“你懂什麼,”王大爺說,“這可是仙魂吞天術,連天都能吞進去,你算個球啊!更何況這還是天帝加上兩位大帝一起聯手施展出來的,你能跑的了?”

“我不跑,它也吞不了我。”王越說。

王大爺不理他了,對張謙說:“小子,我這次就出手一次,不過你可得給我搞明白,我這不是爲了幫你,我這是爲了自保!”

張謙一點頭:“嗯,您是爲了自保。”

王大爺一看就知道這小子根本沒走心,但是沒轍啊,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吞天術上,而且他也不能逃走,畢竟這麼多人在這呢,他要是跑了以後也沒臉混了,反正區區吞天術他也能應付了。

黑色旋渦越來越近了,紫薇大帝和后土大帝對視了一眼,后土大帝小聲說:“咱們就這麼看着?”

紫薇大帝小聲回答:“西王母尊上的話你還記得吧,就是要看看這小子的膽色和實力。膽色倒是不錯,但是實力…光靠軒轅弓可說明不了什麼,要是這小子連吞天術都對付不了,那咱們也沒必要再幫着他了。”

“這可是三位大帝釋放出來的吞天術啊,別說這小子了,就算咱們也夠嗆啊!”

“那就當是再看看他的膽色,看看他在面對生死的時候是什麼表現,要是嚇破了膽,那也沒必要出手。”

“所以?”后土大帝一挑眉毛。

“等吞天旋渦距離他百十米的時候再說。”紫薇大帝右手虛握,一道道紫色的光芒在他的手心慢慢凝聚。

黑色的吞天旋渦旋轉速度很快,但是移動速度卻比較一般,但是它所帶來的壓迫力是很強的。

它經過的地方,無數的金色彩雲毫無任何阻礙的被吸收了進去,某些來不及躲避的天兵也被嗷嗷叫的吸了進去。

但是天帝他們並不擔心,只是一些區區的天兵而已,天界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天兵!

“這幫傢伙,”王大爺似乎有些生氣了,“對自己人也絲毫不手軟,這就是現在的天仙?”

“現在的某些天仙噁心着呢。”張謙冷笑了一聲說。

“你看那小子,還能笑得出來,看起來膽色很不錯啊。”后土大帝說。

紫薇大帝一點頭:“嗯,再看看吧。”

天帝和兩位大帝一瞧張謙不躲不閃,都露出了一個陰冷的笑容,他們都等着看張謙死呢!

然而,還沒等他們笑完,還沒等旋渦飛近張謙百十米,他身邊突然爆發出了一道土黃色的光芒!

一張極其巨大的符咒從地面上緩緩升起,符咒上刻畫着讓人看不懂的文字圖案,散發着讓人驚歎甚至驚恐的強烈的氣!

“去!”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喊,符咒像是離弦之箭一樣飛了出去,撞上了吞天旋渦,發出了轟鳴爆響!

爆炸過後,符咒消失了,旋渦也消失了。

天帝和那兩位大帝蒙了!這是誰幹的?!紫薇大帝和后土大帝也驚呆了!

王大爺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天帝和四御看到了他之後全都渾身一震,隨後齊齊發出了一聲驚呼:“鎮元大仙!”

他們這一嚷嚷聲音很大,張謙聽到之後直接懵逼了!

這…這王大爺!夾穀子!居然是…鎮元大仙?! 鎮元大仙這個名號,可謂是如雷貫耳。

看過西遊的人都知道,這傢伙是個牛人,也是個環保衛士,他的人生格言就是愛護樹木從我做起。

所以他家裏養着一棵不知道多少歲的老樹,當初孫悟空去他家的時候還因爲這棵樹爆發了矛盾打了一架,後來又和解了還拜了把子。

但是……他怎麼會變成王大爺了!

而且還在人間找了個凡人女人結婚生了孩子,還逼着張謙和他的女兒結婚?

喂那棵樹不是很重要嗎!爲什麼拋棄了樹和凡人結了婚了!

搞什麼!

還春秋戰國時期的夾穀子,夾穀子又是什麼鬼!

其他人聽到這個稱呼也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鎮元大仙?地仙之祖?

他怎麼會在這?他爲什麼會在這!

他爲什麼不老老實實的在他的五莊觀裏面待着呢,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紫薇大帝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自言自語着:“早就聽說鎮元大仙喜歡雲遊人間,喜歡人間的煙火,看來是真的。”

“他難道不管人蔘果樹嗎?”后土大帝一愣。

“以他的本事,如若果樹真出了事,他必定能瞬間回去,所以這並不影響他在人間雲遊。”紫薇大帝笑着搖了搖頭,“真是個特立獨行的仙人啊!”

“看來沒咱倆什麼事了。”后土大帝說。

“也不能這麼說,”紫薇大帝說,“鎮元大仙雖然輩分在那裏,但是他畢竟也是仙人,不好直接與天帝發生衝突,所以…他可能也就出這一次手,咱們還是得緊盯着點。”

……

張謙懵逼了。

王越也上上下下的瞧着鎮元大仙,說:“難怪感覺你很熟悉,但我就是不敢確認。”

鎮元大仙瞥了他一眼:“熟悉?我可不認識你小子。”

“哈哈哈,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王越笑了,“儘管我認識的那個你並不是這個你。”

總裁太冷漠【完結】 “什麼這個那個的,說話都讓人聽不明白。”鎮元大仙說。

張謙愣了半晌才說:“王大爺…原來你…你就是鎮元子,鎮元大仙?!”

王大爺看了看他:“沒錯,我就是。”

“你…你不是果樹守護者嗎!你這人設崩的也太厲害了吧!”張謙咧着大嘴,“從一個地仙之祖變成了一個小老頭?而且還娶了一個老太太,有了一個閨女還逼我娶她?!”

“什麼叫娶了一個老太太!”鎮元大仙說,“我娶她的時候她可是個漂亮的黃花大閨女!”

“大佬!”張謙無語了,“真的是大佬!”

“現在服了吧?”

“服了!”

“服了就娶我女兒!只要你答應,今天這事我幫你出頭。”

“沒門。”張謙說,“我不可能隨隨便便娶你女兒。”

鎮元大仙氣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天帝和兩位大帝也沉默了老半天,等鎮元大仙和張謙鬥完嘴才說道:“晚輩拜見鎮元大仙!”

“免禮。”鎮元大仙擺出了一副嚴肅正式的表情。

鎮元大仙的輩分真的很高,以至於四御和天帝在他面前都得自稱晚輩。

“敢問前輩爲何出手幫助這個人?”但天帝似乎並不太在乎這個輩分的問題,一上來就提了一個尖銳的問題。

“我爲什麼要幫他?”鎮元大仙冷笑了一聲,隨後音量突然提高,大聲說:“你說我爲什麼要幫他!我也站在這裏的,你那個吞天術下來,如果我不做點什麼,我豈不是也會被你弄死?”

“前輩完全可以躲開,沒必要非得出手擊破我們的吞天術。”天帝冷着臉說。

“你也知道叫我前輩,作爲一個前輩,面對你這個小輩放出的法術我還得躲開,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豪門佳妻 鎮元大仙說。

“前輩,面子不重要,幫助天庭剿滅妖魔纔是重要的事!”

“面子不重要?”鎮元大仙笑了,“那你跪下給我磕一個,只要你跪下給我磕個頭,我保證決不再管這小子的事,你們愛怎麼打怎麼打。”

“你!”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天帝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