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今天,宸宸太生氣了!

宸宸很生氣,因為劉浩宇他,他搶了叔叔給宸宸的蝴蝶玉,他還,他還把玉給摔碎了!」

「……」

童稚的話語,令人動容。

聽著小丫頭那些話,寧珊珊直接淚崩。

林昊卻沉默了!

也就這時,姍姍來遲的白婉秋趕到現場…… 果然,小丫頭還是懂事的!

這事不是她的錯,她沒有主動挑起事端。

連那個叫劉浩宇小名「毛毛」的傢伙罵她辱她,說她是野丫頭,說她爸爸不要她,她都一直忍著。

她很懂事!

她知道媽媽帶著她供她上幼兒園不容易!

哪怕她還不到五歲,她幼小的心靈里卻始終記得媽媽說過的話!

之所以會打起來,之所以會跟一個從來打不過,從來只有被欺負的小男孩打起來,歸根結底,是因為那塊玉。

漢代宮廷古玉,柳傾城嘴裡價值連城的帝王飾品,被林昊從古玩街撿漏,最終刻上幾道陣法並雕琢成美麗的蝴蝶玉作為小丫頭的護身玉符。

儘管因為雕琢造成的破壞,古玉本身作為古董的價值有所降低,可因為刻上陣法成為基礎法器,實際上,其價值攀升十倍不止。

小丫頭自然不知道這些!

她就知道,這是林昊特意為她準備的,媽媽都沒有。

媽媽也特意叮囑過她,讓她不論何時都不可以摘下,更加不能弄丟。

正因為此,當劉浩宇過來欺負她,搶了她的玉狠狠摔在地上,她才忍無可忍,動手反抗。

明白事情的始末,林昊沉默了!

白婉秋珊珊來遲,過來的第一時間,不問三七二十一,巴掌狠狠往小丫頭屁股上抽。

「不聽話!」

「跟小朋友打架!」

「媽媽平時怎麼教你的,你記不住是嗎?」

「你你你……你氣死我了,供你上幼兒園,供你吃飯穿衣,你當很容易是不是?」

「……」

一邊打,一邊罵。

白婉秋也很委屈,心裡也很難過。

一開始小丫頭也咬牙不吭聲,直到看到她哭了,才跟著哭了起來。

「媽媽,宸宸沒有,宸宸沒有不聽話,是劉浩宇,是劉浩宇他……」

一邊哭,一邊想要解釋。

可白婉秋不聽,一邊吼著,一邊又是幾巴掌。

林昊面色冰冷,目光看上去像是要吃人,可終究他沒出聲。

見他不出聲,寧珊珊也沒好說話!

白婉秋到底也心疼,沒多一會就停手了。

擦乾眼淚,她勉強笑著來到劉家眾親友面前,「對不起,是我沒有管教好女兒,讓你們家孩子受委屈了。

不過你們放心,因此而引發的後果,我會負責到底的……」

滿滿都是歉意,相比林昊,這個正牌的家長簡直不要太講理。

聽著這些話,寧珊珊一邊心裡暗暗點頭,一邊又悄悄觀察林昊。

果然不出所料,這就是個三觀有問題的傢伙!

在她看來,拋開時間的起因經過不說,對於既定結果的處理,白婉秋很主動,也很有擔當,可她發現林昊似乎不這麼想。

這會兒,她分明看到林昊的臉是黑的,然後渾身還若有若無冒著火,彷彿整個人都要燃燒起來!

林昊身上當然沒冒火。

他單純就給氣的,他此刻氣得火冒三丈!

尤其當看到白婉秋把所有責任攬下,還好心到要帶著對方去醫院的時候,直接他就炸了。

「閉嘴!」

「白婉秋,這裡沒你的事,滾回去!」

咆哮如雷。

自現身一來,這是林昊第一次用吼的,可見他多麼的生氣。

別說白婉秋了,就是寧珊珊都嚇了一跳。

在她印象中,這是個冰塊一樣的男人,他不懂幽默,他寡言少語,他對任何事物都在意。

可今天,就為區區這點小事,他居然吼人了!

「有趣!」

嘴角泛起一絲微笑,本來打算插手勸一勸的,寧珊珊終究也閉嘴了。

其實她也不喜歡白婉秋的做法,她覺得太武斷,也太懦弱了。

帶著星際闖美幻 當然,主要還是她也不敢招惹此刻瀕臨爆發的林昊。

如果說寧珊珊是權衡利弊選擇閉嘴,那麼白婉秋是真的被嚇傻了。

跟她一樣,對面劉家眾親友也唬得渾身發毛!

詭異的安靜中,終究是幾個當官的反應比較快。

那所謂前任政協主席圓場笑道:「沒事沒事,孩子年紀小,有點摩擦在所難免。

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再說了,我們家孩子也有不對的地方,依我說,這事就算了。

就當得個教訓,以後啊,咱們都好好教育教育孩子就是。」

這話說給白婉秋的。

白婉秋也十分感激,不好意思道:「這怎麼可以呢,孩子臉抓傷了,醫藥費總得陪啊!」

「不打緊不打緊,這點小事我們自己處理就行了!」

「是啊,小丫頭叫宸宸是吧,真可愛,也懂事,我們也相信她不是故意了!」

「就這樣吧,時間不早了,這位女士,你也趕緊帶孩子回家,再耽誤下去就該天黑了!」

「……」

許是此前被林昊壓得太死,此刻遇上一個講理的白婉秋,劉家眾親友反而客氣得嚇人。

當然,實際上是這些傢伙不敢久留了!

對面那個傢伙分明不好惹,之前還好點,雖然不按常理出牌,可看得出來沒怎麼生氣。

這會就不行了!

這會兒,就是傻子都知道他生氣了啊!

這人不生氣的時候都視人命如草芥,說斬人手臂就斬人手臂,這生起氣發起狂來,那還了得?

所以,撤撤撤,趕緊撤!

就是這樣,不過眨眼間,浩浩蕩蕩幾十人撤去一空,便是連劉天浩那條斷臂都收走了。

看他們是真的走了,白婉秋鬆了口氣,臉上也不自覺有了微笑。

不過很快她笑不出來了!

林昊冷冷道:「你倒是大方,放他們走了,摔壞的玉,你賠?」

「玉,什麼玉?」白婉秋回頭,一臉錯愕。

林昊冷冷看著,根本都不想跟她說話。

還是小丫頭癟著嘴不開心道:「媽媽,叔叔給宸宸的蝴蝶玉,被那個劉浩宇摔壞了……」

想起摔碎的玉,想起明明沒錯卻挨了一頓打,很快小丫頭又哭了起來。

隨後寧珊珊解釋下,白婉秋才終於明白事情的始末。

可即便如此,她依舊堅持認為,小丫頭動手打人還抓花人的臉是不對的。

林昊也懶得跟她解釋,就一句話:「漢代宮廷古玉,保守價值一千萬。

加工增值的部分就不跟你算了,你不是很能嗎?說,準備什麼時候還我這一千萬?」 「漢代宮廷古玉?」

「一千萬?」

「那什麼,林……林昊,你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

林昊話一出,白婉秋直接就傻了,連話都說不利索。

林昊也不答,就靜靜看著她!

看到他的認真,看到他的冷漠,白婉秋頭越來越低,越來越低。

場面有點冷!

某一刻,寧珊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過來勸道:「好了林昊,不至於的啊!

千金散去還復來,不就一塊玉嘛?

就算……」

卡了一下,不過還是艱難的接了下去。

「就算真是價值千萬的漢代宮廷古玉,那又怎樣,以你林大師的身份地位,這不毛毛雨嘛?」

說是這麼說,實際上心裡也在滴血。

漢代宮廷古玉啊,保守估計價值千萬啊,這得買多少輛頂級機車?

這敗家爺們兒,如此貴重的東西,居然呆在一個小丫頭脖子上,混蛋,有本事你使勁往本教官身上砸啊,本教官要是皺一下眉頭,果斷就是狗娘養的!

心裡默默想著,對於林昊的話,寧珊珊沒有絲毫懷疑。

她知道林昊的為人,林昊從來不撒謊,也不屑於撒謊。

況且,以林昊的身份地位,也根本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撒謊。

說完這些話,見林昊依然綳著臉,寧珊珊果斷開始對小丫頭打眼色。

小丫頭也聰明,很快就抱著林昊大腿央求起來,一會肚子餓想吃東西,一會站著好累要抱抱……

就是這樣,想方設法給白婉秋求情!

結果林昊依然不理。

他就冷冷看著白婉秋,眉宇間看不出絲毫的憐香惜玉。

好一陣過去,白婉秋淚水早已模糊了臉,他這才冷哼一聲,轉而走到園長和老師面前。

以為他又要逞凶,園長老師神色畏懼,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

林昊皺了皺眉,想想還是停下腳步沒往前走,淡淡道:「都看清楚了?

我們家白宸宸不比任何家庭的小孩差,她有愛她的媽媽,她還有我林紫霄。

過去是什麼樣,我林紫霄不與你們一般見識,但從今往後,我不希望她在這裡少掉哪怕一根頭髮!」

話比以往要多,可那股子銘刻入骨的森冷與霸道依舊流連不去。

便是這些話,語落之際,「轟」的一聲,無緣無故幼兒園大門坍塌。

靜!

看著那默默走遠的男人,園長眾老師內心直冒寒氣!

白婉秋也心驚,可心驚之餘,說不上為什麼,內心又突然覺得很暖,很安全,很甜蜜!

接下來的時間,她禮貌跟園長還有老師們打了招呼,說了抱歉,又與寧珊珊道謝,隨後帶著小丫頭追著林昊而去。

倒是寧珊珊在原地逗留了好一陣,跟幼兒園園長還有老師溝通交流了好一會,這才離開。

……

一場突發鬧劇就這麼過去了!

林昊心裡有些不爽。

第一,他惱白婉秋這個沒腦子的女人!

第二,專程給小丫頭製作的護身玉符碎掉了,他多多少少有些不滿意!

主要還是護身玉符。

雖然那玩意做起來不難,可以地球上的情況,想要找到合適的材料還是略有些艱難。

至於為什麼護身玉符作為法器會那麼容易碎掉,說到底還是他疏忽了。

他並沒有在玉符上刻畫一個加固陣法!

這樣的情況下,玉符雖然有自動護主功能,能抵禦強大的外來攻擊,可玉符本身並不堅固,一摔即碎並不奇怪。

不過事已至此,多想也無益!

不再想這事,他準備打車回學校。

就在這時,白婉秋帶著小丫頭追了上來,好一陣央求后,終究他還是改道跟著回家。

一路無話!

回到家也沒什麼話!

至始至終,林昊沒給白婉秋什麼好臉色,倒是陪小丫頭玩玩具做遊戲的時候笑臉很多。

白婉秋也沒生氣。

時間不早,回到家她就開始準備晚餐。

似乎為了表達自己的歉意,這頓晚餐她做得很用心,菜式也比以往要多出不少。

等被趕去洗手后回到桌上,林昊臉色總算好看了些,不那麼冷了。

白婉秋很高興,一邊給他夾菜,一邊又給小丫頭夾菜。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某一刻,一個不小心,氣氛又變得緊張起來。

「宸宸,在幼兒園要乖,要聽老師的話,不可以跟小朋友打架知道不?」

很正經的話,小丫頭都笑著點頭答應了,但林昊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