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眉頭一皺。

“怎麼?我不能來上班麼?”

顧宇昂撓頭笑了起來。

“嘿嘿,我這不是以爲你有事兒嗎?今天我可沒給你帶早飯啊!”

誰稀罕你那包子。

“以後都甭給我帶了,我自己解決吧。”

顧宇昂樂了。

“那可一言爲定!不許反悔了!”

傳達室的門被推開了,許葉雯拎着一個大號保溫桶走了進來。

“超超!你跑哪去了?!這是我給你下的大排面,都坨了!”

姜超接過保溫桶。

“糧食不能浪費。”

蓋子一掀開,顧宇昂聞到香味後,嘴饞道:“好香啊!”

許葉雯滿意地點了點頭,還有些小嘚瑟。

“不過沒有那個女生做的香。”

許葉雯瞬間就炸了,正要發飆。

姜超的身子忽然往辦公桌上一衝,心中隱隱作疼。

還有些苦澀。

什麼情況? 袁曉貝真的給我下蠱了?

不可能。

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許葉雯見狀也不管顧宇昂了。

洛秋的春暖花開 “超超你怎麼了?”

姜超站起身,搖了搖頭。

“沒事,估計被下蠱了。”

顧宇昂是一頭霧水,許葉雯卻是嚇了一跳。

她們京城許家就是研究這種東西的,許葉雯從小也學了不少毒功。

她拿起姜超的手腕把起脈。

看着她認真的樣子,姜超也沒有打擾。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片刻後。

“許大夫,我這是蠱嗎?”姜超問道。

許葉雯還是十分緊張,她拿出了一隻小竹筒,從裏面又倒出一隻金色蜈蚣。

“把嘴張開。”

顧宇昂嚇得魂不附體。

“臥槽!隊長!這蜈蚣肯定有毒!”

姜超沒搭理他,乖乖地張了嘴。

妖族歷史源遠流長,沒準還真有什麼東西能破了姜超的魔軀。

那條蜈蚣爬進了姜超的嘴裏。

癢癢的。

顧宇昂看着都快吐了,但他還是想要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沒多久,那蜈蚣緩緩爬了出來。

許葉雯伸出手想接着,怎料那蜈蚣一接觸到許葉雯的手後,居然就一節一節化成了粉末。

“怎麼會這樣?!”許葉雯驚訝道。

顧宇昂也嚇得腿軟。

“隊長!你身體裏肯定有老鼠藥!這蜈蚣都被你給藥死了!”

姜超瞪了他一眼,看向許葉雯問道:“雯雯,我這是蠱嗎?”

許葉雯搖了搖頭。

“不可能,能把我的金天龍傷成這樣,除了寒毒就只有金蠶蠱了。”

“可寒毒表現的症狀不是這樣的,至於金蠶蠱,未免也太稀有了。”

“即便是我許家,能拿得出的金蠶蠱也絕對不超過三條。”

“超超,你是不是得罪什麼大人物了? 爵爺的小狐狸精又兇殘了 不然誰會用這個害你呀?”

姜超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金蠶蠱的話,爲什麼在自己選擇吃許葉雯下的面的時候,才發作?

莫非真的是情蠱?

“那你有辦法解決麼?”姜超問道。

許葉雯又是搖頭。

“我還沒那功力呢……都怪我,老爸一直讓我練功,我總是不聽話……我如果聽了……”

姜超打斷道:“你爹許如風有這個本事嗎?”

許葉雯的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

“有有有!老爸出面肯定沒問題!”

對呀,我怎麼把老爸給忘了?

他老人家厲害着呢!

“又如果,這不是金蠶蠱,而是情蠱,你爹也能祛除掉嗎?”

許葉雯皺起了眉頭。

“情蠱的話……其實並不是很厲害,但想要除掉,似乎比金蠶蠱還麻煩。”

“不過一般的敵人可不會下這種蠱,會不會是……”

許葉雯猛然想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肯定是袁曉貝那個狐狸精!氣死我了!搶不過我就給超超下蠱!我找她去!”

姜超一把將許葉雯拽了回來。

“這事我會查清楚,你還是去上課吧。”

許葉雯氣呼呼道:“你還護着她!我告訴你!再讓我看到她,我肯定會殺了她!搶我男人,她找死!”

反正殺妖怪不犯法。

有本事你告我去!

姜超轉過身,吃起麪條來。

“妖怪修行不易,肆意殺害,有違天罡,你沒有特權就不要胡亂殺妖,當心遭天譴。”

激情,老公要扶正 很給你面子了。

你覺着就憑你這點本事,殺得了二級運妖嗎?

人家可修煉了七百多年呢。

“我纔不管呢!”

姜超吃麪的時候心中還是隱隱作痛,但本着愛惜糧食的精神,姜超還是把麪條吃光了。

“下次去麪館報我名字,打八折的。”姜超把保溫桶遞給了許葉雯。

許葉雯的臉瞬間就紅了。

“什麼麪館?!我自己下的!”

完事兒這丫頭便跑出去了。

顧宇昂的腦袋伸了過來。

“隊長,袁曉貝是,是妖怪?”

姜超淡淡道:“你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電影裏,一般出現這句話就會死人。

顧宇昂趕緊捂住了耳朵。

“我什麼都沒聽到!”

下一秒。

“隊長,妖怪會吃人的吧?”

姜超瞥向顧宇昂脖子上的玉佩,淡淡道:“吃不了你。好了,我出去巡邏,你在傳達室呆着。”

臨走時姜超還帶上了一份課表。

他按照袁曉貝今天的課程,找到了她的教室。

乘務禮儀課。

整間教室全是女生,一個個身穿制服,有些顏值雖然不高,但氣質也很好。

老師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人,端莊大氣,彬彬有禮。

“打擾一下。老師你好,請問袁曉貝同學在嗎?”

女老師眼看姜超穿着保安制服,看向學生們詢問了起來。

一名女生舉手道:“楊老師,曉貝今天身體不舒服,沒來上課。”

女老師點了點頭。

“抱歉了同志,袁曉貝同學不在。”

姜超道謝後便出去了,他走進拐角處停了下來。

之前舉手的那名女生忽然從姜超面前走過。

“你跟蹤我做什麼?”姜超淡淡道。

林朵朵嚇了一跳。

“你個流氓,說,找曉貝做什麼?!”

這是袁曉貝的室友,和袁曉貝的風格不同,偏向御姐範兒。

“和你沒有關係,請問她在宿舍裏嗎?”

林朵朵抱着手臂,冷冷道:“不在!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挺矛盾的一句話。

“謝謝。”姜超轉身就走。

林朵朵一把拽住了姜超。

“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騷擾曉貝,當心我叫人打斷你的腿!”

姜超走下樓梯後,直接離開了校園。

走着走着,姜超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當史大龍來到傳達室的時候,袁曉貝知道這事兒,而金聖老祖不是兇手。

這未免也太巧了。

並且姜超多次拒絕袁曉貝。

她會不會真的一怒之下,給自己下情蠱了呢?

照理說不會,可自己心裏在想許葉雯的時候,心口爲什麼會痛?

還有那種苦澀感。

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

莫非是袁曉貝求之不得,先是作法想害姜超,然後使出了情蠱這一招?

一定是!

姜超跑向袁曉貝在外面租的那間屋子。

敲門後沒反應,姜超直接一腳將大門給踹開了。

走進去後,空無一人。

突然,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

“姜超!還我命來!” 姜超緩緩轉過頭,只見肖洪光着膀子衝了過來,雙手如同鐵爪一般。

“你是誰?”姜超問道。

如今的肖洪貴爲二品陰神,一般是不會臨凡的。

而且憑着他們倆的關係,肖洪絕對不會找姜超報復。

昨天晚上大夥兒也看到了,肖洪處處維護姜超。

哥倆的感情可不是蓋的。

“我是老鼠!你把我給害死了,今天我就要你命!”

說着,肖洪伸出一爪,目標是姜超的脖子。

姜超猛地衝向前去,擡起右腳直接把肖洪給踩到了地上。

“噗”的一聲輕響。

沒了。

我靠?

這也太脆了吧?

直接魂飛魄散?

沒等姜超搞清楚情況,便直覺背後襲來一陣涼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