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敵人突然又從水裏躥了出來,距離戰船隻有幾米遠。這一次,黃忠藉助微弱的火光,看清了敵人的模樣。

敵人半個身子漂浮在水面上,手裏面拿着一個十分短小的竹筒,然後拿到嘴邊,兩邊的腮幫子突然鼓了起來。應該是吸進了大量的氣體所致。緊接着,敵人便用嘴對準那個短小的竹筒,用力向前一吹,一支細小的短箭便被吹了出來,“嗖”的一聲朝着黃忠疾射過來。

“是吹箭!”黃忠心中一驚,立刻低下了身子,然後快步移動到船舷。拉開手中持着的弓箭,朝着水面上便射出了一箭。

這段距離很近,黃忠箭術又非常的高超,敵軍根本無法躲避,竟然被黃忠一箭穿喉,立刻斃命在水裏。

“快熄滅所有的火把!”黃忠立刻衝部下喊道。

隨着黃忠的一聲令下,戰船上的火把陸陸續續的被熄滅了,原本明亮的水域。一下子變得黑暗了下來,戰船上的將士們也紛紛找到了遮掩之物,儘管還會有敵人時不時的用吹箭進行攻擊,但卻再也沒有一個人傷亡。

待眼睛適應了一會兒黑暗之後,黃忠一聲令下,戰船上的人開始進行反擊,在同樣黑暗的水域裏。兩軍之間的箭矢飛來飛去,水面上也不時的傳出一些慘叫聲,敵人已經開始在陸續陣亡了。

然而,這樣的聲音並未持續多久。一些黑影便從戰船的兩側拉着纜繩便爬上了甲板,一跳上甲板,揮動手中的利刃便朝着漢軍將士是一陣亂砍。

漢軍也急忙與其短兵相接,幾乎每艘戰船上都接連傳出了乒乒乓乓的激鬥聲。

與此同時,南昌城的北門上突然亮起了燈火,原本黑暗的城牆上忽然顯現出來一架架投石機,江東軍的士兵拿着火把,點燃了在投石機的皮槽裏球形物體,隨着一面旗幟揮動,投石機便向黃忠等人所在的位置射來了一團團火球。

烈焰當空,呼嘯着朝着排列在水面上的戰船射來,火球猛烈的撞擊到了戰船,發出了“轟”的一聲巨大聲響,一時間火星四濺,烈火在戰船的甲板上開始燃燒了起來。有的發射出來的火球直接擊中了戰船的船帆,火勢迅速蔓延開來,船桅也倒塌下來。

江東軍仍在不停地發射着這樣的火球,雖然準確性並不怎麼高,但是卻足以給漢軍的戰船造成致命的一擊。漢軍的戰船都是木頭做的,被髮射出的火球裏還裝着猛火油,一經接觸到火星之後,便迅速燃燒了起來,戰船簡直是在劫難逃。

黃忠正在廝殺間,忽然看見這樣的一幕,眉頭皺的更加緊了,而且江東軍攻擊有序,各個部隊相互配合作戰,顯得十分的默契,似乎是早有準備。先且不論江東軍到底是怎麼樣神出鬼沒的,眼下這種形勢,若是不及時撤退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打的大敗,連一艘戰船都不剩下的。

權衡利弊之後,黃忠當機立斷,立刻下令撤退,將戰船全部撤到贛水中去。

隨着黃忠的一聲令下,各船的旗手紛紛在相互傳遞着黃忠的命令,不一會兒功夫,北門這裏的水軍將士都開始後撤,只留下一兩艘戰船進行掩護,和敵軍展開周旋,保證大軍的安全的撤離。

南昌城的城樓上,孫權看着緩緩後撤的漢軍,長鬆了一口氣,這一次他所制定的戰鬥計劃,終於成功的打退了漢軍。

“恭喜主公,賀喜主公,漢軍已經開始撤退了!”孫權的心腹急忙在一旁稱讚道。

孫權的面色依舊鐵青,仍然沒有什麼笑容,朗聲說道:“傳令下去,全軍撤回城裏,不可追擊。”

心腹並不瞭解孫權的意思,便問道:“主公,現在我們是勝利者,爲什麼不乘勝追擊了,或許還能擴大戰果也說不定呢?”

孫權道:“兵法有云,窮寇莫追,況且我軍只是出其不意才能獲勝,若是等到敵軍反應過來,我們未必能夠討得了便宜,不如見好就收。你只管傳令吧。”

“喏!”

不一會兒功夫,南昌城裏便響起了隆隆的鼓聲,這種鼓聲和進攻時讓人沸騰的的戰鼓聲有所不同,其鼓聲非常的沉悶,是江東軍慣用的撤退時的鼓聲。

沉悶的鼓聲在夜空中迴盪,四面八方的江東軍聽到這個鼓聲後,都放棄了追擊,開始陸續返回南昌城裏,每個江東將士的臉上都因爲剛纔的勝利而喜笑顏開,將士們甚至在稱讚孫權指揮有方,其用兵之道不亞於周瑜。

江東軍首戰大捷,更讓江東軍裏的將士們堅定了堅守城池,戰勝敵軍的信心。

然而,所有的江東軍裏,只有一個人卻依舊是一臉的擔憂,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的主公孫權。

也只有孫權知道,今夜的勝利,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真正的戰爭還沒有開始呢,或許明天,將會迎來真正的戰爭。

漢軍主力未至,水軍只不過是疏於防備才被江東軍偷襲成功的,如果今天漢軍的水軍戒備森嚴的話,情況可能會是另外一番景象。

但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他們勝利了,但同時也會給他們帶來極大的災難。

漢軍大敗,死傷人數無法估計,戰船也被摧毀了一半,但是這只是漢軍的其中一小部分,漢軍的主力還沒有抵達,等到漢軍全部彙集到一起時,那纔是真正考驗江東軍的時候。而且孫權似乎也能夠想象到接下來戰爭的殘酷。

各路軍紛紛回到了城裏,孫權命人關住了城門,準備迎接明天即將到來的殘酷戰爭。

……

黃忠初戰失利,被江東軍偷襲,雖然被摧毀了許多戰船,但好在人員上並未有太大的傷亡,只是損失了三千多人而已。

漢軍重新彙集在一起,這一次,黃忠沒有再靠近南昌城,而是就在戰船上過夜,並且派人向張彥稟告,自己的戰敗情況。

信使星夜前往送信,此時此刻,張彥等人正駐紮在海昏縣和南昌的交界處,收到黃忠的戰報後,張彥對於黃忠的失敗感到很是詫異,萬萬沒想到,江東軍居然能在這個時候偷襲黃忠。

雖然信中黃忠要求懲罰,但張彥始終沒有要懲罰黃忠的意思,並且寫了一封信,好好的勸說黃忠,希望他不要將這次失敗放在心上,勝敗乃兵家常事,無需多慮。

信裏是這樣寫的,但是張彥的心裏卻已經開始着急了,連夜催促着大軍開拔,爭取明日抵達南昌城下,然後讓孫權這個跳樑小醜嚐嚐漢軍真正的實力。

大軍於深夜集結,以最快的速度向南昌城開拔,騎兵先行,步兵隨後,十餘萬大軍井然有序,仍然保持着整齊的隊列。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漢軍的騎兵已經抵達了南昌城外,停留在了距離南昌城還有三裏地的一片空曠的平地上。

黃忠所指揮的水軍,也開始緩緩的靠岸,和騎兵匯合在一起,一邊挖掘深溝,構建防禦工事和營寨,一邊派出隊伍在四周巡邏,生怕再出現昨夜的偷襲事件。

正午時分,張彥率領剩餘的大軍浩浩蕩蕩的抵達了南昌城外,一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橙紅色的,漢軍人數之多,給城中的江東軍也帶來了不少的壓力。

不過,漢軍並不急着進攻,而是先安營紮寨,依舊將兵力分散在四個城門,並且張彥再次派遣黃忠率領水軍前往北門外的護城河裏停靠。

傍晚時分,十餘萬大軍成功的將南昌城團團包圍住了,兩軍形成了對峙。 636填平護城河

南昌城外,漢軍漫山遍野,只與南昌城裏的江東軍隔着一條護城河而已,城外夜裏豎起的火把,如同一條盤旋着的火龍,映照的南昌城四周如同白晝一般。

十多萬的漢軍將士將南昌城圍的水泄不通,更在護城河外挖掘了一道深溝,防止城中有人突襲而出。除此之外,夜裏漢軍的營寨周圍都有人在不間斷的巡邏,戒備如此之森嚴,就連一隻蒼蠅都別想飛過去。

面對漢軍如此的包圍,南昌城裏的江東軍也都是一陣緊張,但由於昨夜的一場勝利,也給江東軍注入了一劑強心劑,如果呂範聯絡的山越人再一到,未必不能粉碎漢軍的包圍,反敗爲勝。

但是,至今呂範音訊全無,孫權更是非常的擔心,但他的表面上始終未能表現出來,他現在就是江東軍的主心骨,若是他在意志上有絲毫的動搖,那麼江東軍就更不用說了。

於是,孫權召集了程普、韓當、黃蓋、孫賁等將,讓這四位將軍每人率領五千人分別駐守在四個城門外,而他則率領餘下的將士,全部增援到北門。

雖然說孫權已經下令封鎖了東、南、西三個城門,但是敵軍展開了合圍,若是發起攻擊的話,每個城門都必須要有守軍,否則的話,萬一被敵軍突入了城中,那江東軍就完了。

此時,孫權正在府衙大廳裏面,面前攤着一張城防圖,漢軍兵力衆多,而且南昌城受到攻擊的面積也太大,他在想,如果他是張彥,那麼他首先會選擇從什麼地方進攻。是選擇一個地方作爲重點突破。還是發佈全面的進攻,讓守軍自顧不暇?

“主公!”

突然,門外傳來了一聲疾呼,孫權擡頭望去。但見是程普從門外走來。一臉慌張的樣子。

程普負責東門防禦,難不成是東門出什麼事情了?

“程老將軍。何事如此慌張?”孫權問道。

程普抱拳道:“啓稟主公,東門外出現了大批漢軍援軍,估摸着有數萬人,打的是驃騎將軍的旗號!”

“是趙雲的軍隊!沒想到趙雲的軍隊來的也如此之快……那麼。加上趙雲的數萬兵馬,南昌城外豈不是有二十萬漢軍?”孫權驚呼道。

程普點了點頭,說道:“我軍卻只有三萬五千人,漢軍卻如此之多,是我軍的數倍,若是漢軍突然發動攻擊,同時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進攻的話。那我軍根本無法抵擋。主公,呂範可有消息傳來嗎?”

孫權苦笑了一聲,說道:“漢軍將南昌城圍的水泄不通,即便是有消息。也傳不進來。不過呂範一向足智多謀,若是見到城外如此情形,必然會設法和我們取得聯繫,讓我們知道他們的動向。但是,直到現在城外還沒有一點動向,想必是山越人還沒有來到吧。”

“都已經這麼多天了,南城距離此地並不是很遠,呂範也應該回來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還一直沒有音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程普道。

孫權自我安慰的道:“不會的不會的,子衡一向聰明,絕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山越太過分散,要集結大軍的話,需要一些時日,子衡沒有消息傳來,一定是因爲山越還愛集結兵力,沒有消息,不就是最好的消息嗎?”

程普道:“但願如同主公所言。不過,我軍絕對不能寄希望於外援,如果呂範真的請不來救兵,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應對敵軍的攻擊才行。”

“主公,城外漢軍有異動,黃將軍派屬下前來,請主公速登城觀望!”一個士兵跑了進來,朗聲說道。

孫權於是對程普說道:“程老將軍,你快去東門駐守,我去北門看看。”

話音一落,孫權便急忙出了大廳,急急忙忙的趕往北門。

北門的城樓上,黃蓋頂盔貫甲,凌厲的目光望着城外漢軍的動向,卻不明所以。

北門外還有一座甕城,甕城的城門與護城河裏的水相連,大約有五六米深,城門也是用鐵鑄造而成,四根粗大的鐵鏈鎖着水門,鐵鏈的另外一頭,則放在北門的城牆上,那上面有幾個偌大的絞盤,通過推動絞盤,來收縮鐵鏈,拉起和放下甕城的水門。

除此之外,北門的城樓上還放着許多張強弩,以及分散着弓箭手,若有敵軍攻擊水門,他們便用箭矢來進行反擊。而水門附近更有許多精通水性的水鬼軍團,他們會跳入水中,利用器械鑿透戰船的船底,使得戰船進水,最終沉入水底,攻擊失敗。

這是一整套的防禦體系,孫權之所以選擇北門作爲防守,最主要還是利用了這裏的優勢,東、南、西三門外面都是平坦的陸地,一旦敵軍越過護城河,城門就會直接暴露在敵軍的攻擊之下,無險可守。而北門則渾然天成,護城河像是一道小小的天險,增加了敵軍攻城的難度,而且從水上攻城,難度要比從陸地上進攻大的多。

孫權很快便來到了北門的城樓上,剛一登上城樓,便迫不及待的問道:“黃將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黃蓋見孫權到來,急忙施了一禮,然後指着城外的漢軍,對孫權說道:“主公你看,漢軍的戰船正在撤退,而且兩岸也增加了數萬漢軍,全部分散在兩岸,不知道意欲何爲!”

孫權定睛一看,黃忠率領的水軍正乘坐船隻向後撤退,從護城河裏撤向贛水,而在護城河和贛水的交匯處,兩岸卻站滿了漢軍的士兵,那些士兵手中拿着的不是武器,居然是鐵鍬之類的工具。但漢軍意欲何爲,他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直到黃忠的水軍悉數撤出護城河後,岸上的漢軍纔開始有了動作,他們在距離護城河還有兩米的地方開始挖掘泥土,然後專門有士兵將這些挖出來的泥土裝走,弄到一個空曠的地方。將這些泥土進行夯實,製成一塊塊堅實的夯土,然後放在烈日下暴曬。

除此之外,更有不少漢軍將士從遠處擔來了黃土。集中在這一塊地方進行製造夯土。

孫權見到這樣的一幕後。頓時吃了一驚,他隱約能夠猜測出來漢軍想幹什麼了。不禁失聲說道:“糟了,漢軍制造夯土,莫不是想要把護城河填平?”

護城河寬十幾米,深六米。要想將護城河填平,確實要耗費很大的人力。可是漢軍有二十萬之衆,若是全部參加填平護城河的話,那麼不消三日,便可以將護城河填平了。

就在這時,接連二三的士兵跑上了城樓,分別是從東、南、西三個城門趕來的。向孫權稟告了漢軍的動向,其餘三個城門外的漢軍,也如同北門外的漢軍一樣,在挖掘泥土。製造夯土,卻不知道意欲何爲。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這三個士兵的報告,正好印證了孫權心裏的想法,此時的孫權,已經是滿臉的擔憂之色了,“若是護城河真的被敵軍填平了,那麼南昌城就直接暴露在敵軍的攻擊之下了,敵軍二十萬之衆,只需要日夜不停的攻打,累都能把我們給累死在這座城裏!”

黃蓋聽到孫權的話後,立刻抱拳說道:“主公,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四門同時攻擊敵軍,騷擾敵軍,讓其無法得逞!”

孫權搖了搖頭,指着城外護城河邊上的一支整齊排列的隊伍說道:“你看那裏!漢軍早有防備,斷然不會讓我們來妨礙他們的。如果主動出擊的話,只會產生不必要的傷亡。”

黃蓋看了過去,果然有一支軍隊在四處遊走,巡防,而且這支軍隊人數約有一萬人,都手持弓箭、強弩,看來就是防備他們對其進行騷擾的。

“戰也不是,守也不是,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難不成,真的坐以待斃?”黃蓋道。

孫權道:“漢軍白天製造夯土,夜晚必定因爲勞累而休息,而且天黑下來的時候,在夜色的籠罩下,我軍若要出城,漢軍也未必知道,不如等到夜晚,我們再去偷襲,把他們所製造的夯土毀掉。”

黃蓋道:“也只有如此了。”

城外的漢軍乾的熱火朝天的,但是城內的江東軍卻在養精蓄銳,孫權也已經傳達下了他的命令,讓程普、韓當、黃蓋、孫賁四將各挑選精兵三千人,於深夜進行突襲,去破壞敵軍的夯土。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乎了孫權的意料,漢軍制造夯土,也並非只是填平護城河那麼簡單。

傍晚時分,漢軍將所有的夯土都集中運送到了北門外,然後直接丟進了護城河和贛水的交匯出。嘩啦啦的一陣聲響過後,集中丟進護城河裏的夯土很快便堵住了護城河的河道,直接將護城河和贛水一分爲二,漢軍的用意並不是在於填平護城河,而是堵住源頭,不讓水再流進護城河裏。

北門外面的護城河源頭一經截斷,那邊漢軍便發起了信號,白天他們所挖掘的壕溝,也開始彰顯出妙用來,士兵們將護城河和這些壕溝連接在一起,護城河裏的水流被分流了出來,順着那些挖掘的壕溝向遠處的低窪之處流淌了下去,只一小會兒的功夫,護城河裏深不見底的河水,竟然被一下子抽乾了,露出了一個寬闊又深的大溝來。

緊接着,不少漢軍從遠處擔來了黃土,將裝滿一麻袋一麻袋的黃土直接丟進了護城河裏,漸漸的寬闊的護城河竟然被填平了。

只一天功夫,漢軍便將南昌城外的護城河填平了,使得南昌城再無險可守,駐紮在城外的漢軍也得以直接對城池展開進攻了。

當孫權聽到這個消息後,吃驚不已,連忙登上了城樓,眺望到城外的景象,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漢軍的行動太過迅速,這樣一來,漢軍就可以發動全面攻擊,南昌城要四面受敵了。 637祕密武器

正如孫權所猜測的一樣,漢軍沒有給江東軍任何喘息的機會,夜幕降臨時,南昌城外都豎起了火把,數以萬計的火把,組成了一條常常的火龍,盤旋在南昌城外。

“咚咚咚咚……”

漢軍敲響了振奮人心的戰鼓,鼓聲如雷,從最初的稀鬆鼓聲逐漸變得密集、快速起來,聲聲扣人心絃,能夠激起心底的勇氣。

孫權站在城樓上,向四處眺望,但見一支萬餘人的漢軍軍容整齊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刀槍林立,旗幟鮮明爲首一人騎着高頭大馬,頂盔貫甲,映着火光,孫權可以清楚的看見此人的面容,正是漢軍的水軍都督黃忠。

黃忠手持一柄鳳嘴刀,身邊環繞着一百精騎,再後面則是整齊排列的步兵,有持着弓箭的,有握着刀劍的,更有舉着長矛的,大約有一萬人左右,而每一個人都虎視眈眈的。

除此之外,在黃忠的左側,還有一支大約五千人的軍隊,爲首那人孫權也認識,是水軍副都督文聘,這一萬五千人,陳列在北門外面,此時鼓聲未息,或許他們在等待着什麼命令,然後一起進攻南昌城吧。

孫權又轉向東方,站在城牆的瞭望臺上,遠遠的看見,東門外也陳列了大批漢軍,率領軍隊負責攻擊的是漢軍的前將軍太史慈。

不多時,西門、南門的守將韓當、孫賁也紛紛派人來到北門,告訴孫權,漢軍已經在西門和南門外集結軍隊,而率領軍隊負責攻擊的分別是漢軍的左將軍徐晃和右將軍甘寧。

黃忠、太史慈、徐晃、甘寧,都是當世之名將。而且部下所率領的軍隊,也絕對是精銳中的精銳,看來,孫權的擔心是對的,張彥打算四門齊攻。讓江東軍自顧不暇,分身乏術。

“黃將軍!”孫權突然衝黃蓋喊道。

黃蓋抱拳道:“主公有何吩咐。”

別對我說謊 孫權道:“你率領本部五千負責駐守此門,千萬不要讓敵軍靠近,一定要將敵軍拒在甕城之外,一旦兵力不足,便火速派人前去府衙找我。我必然會派出援軍支援。”

“喏!”

孫權的打算很簡單,他共有三萬五千人的軍隊,其中四個城門個駐防五千人,這就是兩萬人,餘下一萬五千人,孫權把他們全部聚集在府衙周圍。哪裏需要支援,便派遣軍隊前去支援,這樣也不至於疲於奔命。

苦妻不哭:醜妻 孫權將自己的打算分別告知了程普、韓當、孫賁三位將軍,一旦漢軍採取了攻勢,幾位將軍無法低檔的話,便來找他要救兵。

話音一落,孫權便走下了城樓。徑直前往府衙去了,然後耐心的等待在府衙裏。

“咚咚咚……”

漢軍的戰鼓還在敲着,當最後一聲鼓音散去的時候,第一通鼓便敲完了,然後,換之而來的就是從四面八方同時響起的吶喊聲。

“殺啊!”

吶喊聲響徹天地,直衝夜空,城外的漢軍踩着被填平的護城河便向前衝了過去。

密密麻麻的漢軍如同螻蟻一般衝了過來,城牆上的江東守將開始不停地放箭,但漢軍早有準備。盾牌手擋在最前面,將盾牌舉得高高的,護住了後面的士兵。

然而,漢軍在移動到距離城牆還有一半距離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緊接着,但見後軍那裏出現了二百多個人,他們分別推着五輛巨大的戰車,在盾牌兵的護衛下,緩慢向前移動。

城牆上的江東守軍根本看不清楚漢軍推動的是什麼東西,他們只能用手裏的弓箭來阻止敵軍的前進。

可是,他們的這些箭矢,卻幾乎都被盾牌兵擋在了外面,躲在盾牌後面的漢軍卻並無大礙,只要不輕易亂動,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一陣陣叮叮噹噹的聲響落下,緊接着又是一陣,這是箭矢撞擊到盾牌所發出的聲音,在漢軍聽來,這樣的聲音簡直就是在爲他們奏着勝利的凱歌。

不多時,那些巨大的戰車被推到了漢軍所堅守的位置,然後二百多個士兵開始忙碌着操作起這五臺戰車,戰車上蒙着一層油布,當士兵們將油布揭下來的時候,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但見一個銅製的長形圓筒斜指着夜空,而則個圓筒下面還有一個巨型的底座,也是黃銅打造而成,而在底座邊上,還有一個可以調整長形圓筒高低的機關,只要扳動那個機關,長形圓筒便可以調整高度。

負責運送這些東西到來的士兵很熟練的操作着這個奇怪的東西,將長形圓筒調的剛好對準了南昌的城牆,但見一個士兵抱着一顆巨大的鐵球塞進了這個長形圓筒裏面,然後另外一個人則用鐵鍬挖了一鐵鍬的黑土直接填進了長形圓筒的底部,當那黑土被填進去之後,便有人立刻關上底座的一個倉門,然後士兵則插上一根長長的線,一直延伸到腳邊。

當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妥當的時候,一個士兵則拿着火把走了過來,然後大吼了一聲,前面的人便一下子全部閃開了,士兵將用火把引燃了那根長線,然後便向一邊跑開,其餘人也都躲得遠遠的,除了盾牌兵之外,其餘人都用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那根線很快便引燃了起來,“嗤嗤”直響,還冒着火星,從線的一頭,一直燒了過去,當所有的線都燒完的時候,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震懾的大地都爲之顫抖,一顆黑色的鐵球便直接從長形圓筒裏激射出去,朝着城牆便飛了過去。

“嗖”的一聲破空聲音響起,城牆上的守軍幾乎都看見了一顆巨大的黑色鐵球飛了過來,但奇怪的是,這顆黑色的鐵球還冒着火星,正“嗤嗤”的直響,一經撞到了城牆,便發出了“轟”的一聲悶響,鐵球便直接陷進了牆體裏。

但是,鐵球上的火苗並未熄滅,而且正在迅速的燃燒,仍然在“嗤嗤”作響。

不一會兒功夫,鐵球上的一根細長的線也被燃燒完畢了,火苗一下子鑽進了鐵球裏面,“轟”的一聲巨響,鐵球便瞬間爆炸了,城牆的牆體被炸的四分五裂,石屑亂飛,而且城牆也被炸的胡亂搖晃了幾下。

江東軍的將士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轟轟轟”的聲音便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強烈的爆炸所產生的巨響以及破壞力讓他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耳邊都是一陣嗡鳴,若不大聲喊,只怕根本無法聽見對付在說什麼。

而且,就在爆炸的同時,整個南昌城的城牆都在微微顫抖,像是經歷了地震一樣。不僅如此,江東軍的將士們有被炸傷的,有被炸燬了石頭擦傷的,也有被直接炸死的。

反正漢軍所發射的這個東西,江東軍是從未見過,更無從得知這些東西的威力。現在,江東軍既然知道了這個東西的威力,都不免的有些暗自叫苦,若是敵軍一直髮射這樣的東西,只怕一夜之間,南昌城就會被夷爲平地。

“轟!轟!轟!轟……”

漢軍不斷的將鐵球發射到城牆上,原本堅固的城牆,在漢軍這樣威力巨大的武器之下,簡直不堪一擊,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城牆已經被炸開了一個缺口,若是一直這樣下去,這仗根本就不用打了,守軍光被這些武器轟都轟死了。

一時間,城牆上血流成河,守軍的陣亡人數一下子激增了起來,守軍紛紛躲在那裏,不敢露面,但仍是這樣,指不定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一個鐵球,便會小命不保了。

北門這裏損失慘重,守將黃蓋更是一臉灰土,衝着那邊的士兵大聲喊道:“增援,增援,我需要增援,快去通知主公,我這裏需要增援!”

士兵立刻滾下城樓,火速前往府衙要求增援。而與他一起抵達的,更有程普、韓當、孫賁派來祈求增援的士兵,他們都遭遇到了同樣的襲擊,漢軍根本不費任何力氣,便把城牆炸的破爛不堪,坑坑窪窪的。

在府衙裏的孫權也聽到了這樣巨大的聲音,起初第一聲響起時,他只當是夜空中降下了一聲悶雷,哪裏曾想到是敵人的武器。而現在當他聽說這是敵人的武器時,他整個人都很詫異,萬萬沒想到敵軍會有如此厲害的武器。

程普、韓當、黃蓋、孫賁同時前來祈求增援,可見事態是多麼的緊急,於是,孫權當即將部下一萬五千人的兵馬一分爲五,各朝着四個城門增援三千人,餘下三千人則繼續留在他的身邊,他去哪裏,這三千人就跟到哪裏,這也將是城中的最後一點力量了。

一聲令下,大軍一分爲五,分別朝着各個不同的方向增援而去,而孫權也帶着這三千人,徑直去了北門。

因爲東、南、西三個城門都被他給堵住了,如果想要攻城,就必須攜帶雲梯,藉助雲梯爬上城牆,奪取城頭。而只有北門尚未完全封死,敵軍肯定不願意將這個精力浪費在其餘三門上。

漢軍填平護城河,不就是爲了能夠從陸地上進攻嗎。所以,孫權一直堅信,漢軍一定會從北門展開進攻,而其餘地方的攻擊都是虛張聲勢。

爲此,孫權便帶着剩餘的三千士兵,很果斷的來到了北門,準備和敵軍展開血拼。。 638勸降信

“轟!轟!轟!轟……”

漢軍的祕密武器在不停地發射着,爆炸所產生的巨大威力足以將一羣人撕裂,南昌城的城牆上,石屑亂飛,塵土飛揚,即便是已經躲藏在城垛後面的江東軍將士,只要那鐵球一飛來,也難逃被炸的四分五裂的噩運。

城牆上屍橫遍地,血流成河,斷裂的肢體更是隨處可見,漢軍的攻擊已經完全壓制住了江東軍,讓江東軍根本無法在城牆上立足,都被迫退下了城牆,以避其鋒芒。

這種祕密武器,被漢軍叫做“轟天雷”,其威力遠比霹靂彈更加巨大,專門適用於攻城戰,是天工坊專門研製出來的武器。

除了“轟天雷”外,天工坊還研製了許多用於戰爭的器械,只是尚處在實驗性階段,暫時還不能拿來用於戰爭。然而“轟天雷”製作工藝非常的簡單,只要掌握住了配比的數量,人人都可以將其生產出來,所以“轟天雷”的日產量極高,而這次南征,張彥更是讓天工坊攜帶了大量的“轟天雷”。

由於“轟天雷”的威力巨大,所以在運輸的過程中,非常的小心,否則的話,轟天雷容易引爆,是以由天工坊的人專門進行運輸,一直跟在大軍的最後面,直到大軍悉數包圍了南昌城之後,天工坊的人才將轟天雷運到,並且分發到了各個部隊當中。

漢軍用轟天雷對南昌城的城牆進行了一番亂轟亂炸之後,便停止了攻擊,當瀰漫的硝煙慢慢散去的時候,漢軍也開始悉數撤退,又回到了原來的起點,繼續嚴陣以待。

等到孫權帶着人趕到北門支援的時候,漢軍早已經退走多時了,即便是城外沒有了一點動靜,但躲在城牆裏面的江東軍將士都是一番心有餘悸。仍然不敢踏上城樓半步。

倒是孫權抵達之後,帶着人衝了上去,站在殘破不堪的城牆上,這才注意到。漢軍早已經退走多時了。

漢軍雖然退了,可是南昌城的城牆上卻留下了一片狼藉,江東軍將士的鮮血更是灑滿了城樓上的每一個角落。然而,漢軍卻在這次進攻中沒有任何傷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