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子面露尷尬,扣了扣鼻屎道:“我們哪兒知道是你,只知道有人跟蹤,動作還挺快,你小子,現在體力漸長啊!”

轉頭看着居魂,他的眼睛裏,透露出少有的擔憂。

我摸了摸額頭,剛被倒吊,頭一充血,傷口又裂開了。

我抹掉血,矮子愣愣說:“臥槽!這是我乾的?”

我嘆了口氣,把我跟蹤魚塘九的事情,仔仔細細地跟他們說了一遍。

矮子嘖嘖,“這個村子裏,的確有古怪,這兩天你是不知道,那晏四下葬前,老道士用糯米加符咒給他超度,可是那糯米,竟然變黑了!”

“居兄弟說,這人肯定是含恨而死的。我們趁老道士不在,直接開了棺,你猜怎麼着。”

矮子一副得意的樣子,我一腳踹過去,道:“我都快貧血了,別給老子吊胃口!”

矮子這才說:“這晏四啊,不止是脖子上,全身都是白斑啊,但是奇怪的是,我拿針試毒,發現他是中毒而死的!”

“中毒?”我驚訝道。

矮子點點頭,“這傢伙,是給人害死的…”

我跟着他們,一路朝山體腹地走去,心裏一直都在琢磨這件事,爲什麼有人要害他?

事情越來越亂,難道是因爲他手上有九天玄鳥?

確實,九天玄鳥一套四隻,拿了才能換錢!

這麼說的話,殺死第一個玄鳥擁有者,那個文物保護工作人員的妻子,會不會也是這個人?

單純是爲了錢嗎?

我想得出神,一下沒注意,腳勾到了一塊樹根,往前一個趔趄。

這纔回過神來,我問矮子:“你們這是要幹嘛?”

矮子回頭像看怪物似的看我,“喲,小夥子長進了啊,不問原因,就敢大膽地往前走了!”

我說誰也沒有你惜命,跟着你見不到閻王的。

矮子意味深長地一笑,“經過我尋龍點穴小王子細心刻苦鑽研,終於找到了那個所謂的什麼墳。”

“是魔眼嗎?”我問。

矮子皺眉搖了搖頭,“很可惜,並不是。這個位置很奇特,屬於凶煞與祥瑞參半。”

我愣了愣,“參半?你當吃鴛鴦鍋呢?這怎麼可能?”

“要看命格。”突然地,居魂開口了。

我轉眼看向他,“什麼意思?葬在這個地方的人,還得看命好不好?”

居魂點了點頭,剛準備開口,矮子搶過話頭:“我來說我來說,不勞居大人,埋在這裏的人,必須命格硬,且八字祥瑞,才能壓制住底下的凶煞!”

“世界上不存在這樣的人。

”我道。

矮子對我挑眉:“聰明伶俐小郎君!沒錯,所以,就需要這九天玄鳥。四個玄鳥,鎮壓四方,匯聚天地之祥瑞。”

暖婚撩人,顧少寵妻上癮 “可是…這玄鳥…”我心說,不是被人挖了出來。

矮子臉色一變,“沒錯,所以這地底下,肯定發生了不得了的事。”

我突然想起那瞎眼老道士所說的事,會不會之前的邪道士血洗三茅山道觀,就是和這個九天玄鳥的異動有關?

這事情越說越邪乎,我瞬間就有種不好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居魂淡淡地說,“九天玄鳥,遇祥則祥,遇兇則兇!”

矮子一愣,說,老子說的不可能有錯,這事兒,是我家風水書上寫的。

居魂看都沒看矮子一眼,輕哼了一聲。

也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更傾向於相信居魂。

走了大概一個小時,因爲頭頂已經被樹木全部遮蓋,星星什麼的,完全看不見,我已經徹底分不清方向了。

突然這個時候,矮子停了下來,他拿出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羅盤。開始定位方向。

我道:“傳家寶?”

矮子一臉嚴肅,“尋龍訣的周邊。我自己改造了一下。”

“臥槽!靠譜不靠譜?”

“羅盤跟指南針原理差不多,風水說到底,就是磁力學,你個學渣!”矮子不屑道。

我被噴得體無完膚,物理啊物理,我心中永遠的痛。

矮子盯着羅盤都快盯着鬥雞眼,然後很確定的指着一個方向,“走!錯了我跟你姓!”

我心說老子纔不要,樑家有我一個廢柴就夠了。

朝矮子指的方向,又有了一支菸的功夫,我們的眼前,出現一個深坑。

這個坑不算大,可能只有一百多平米,四周都是植物藤蔓圍繞着。

矮子和居魂,一人掏出一個手電筒,照了照四周,我們很快發現,在坑壁上,有人工開鑿的痕跡。

走過去仔細觀察,發現這痕跡是現代的,不足百年。

居魂打頭,咬住手電筒,立刻揪着藤蔓,順着開鑿的痕跡往下攀爬。

我盯着他手電筒的光點,視線下移,看着光點慢慢縮小,我忽然有些忐忑。

我覺得,很有可能他還沒到底,就消失了。

一想到這裏,我也不等居魂打安全信號,也揪着藤蔓,踩着痕跡爬下去。

令我意外的是,大概十五分鐘,我就到底了。

我踩在了一塊大型條石上。

轉頭一看,居魂正蹲在條石的另一頭,看着底下的什麼東西。

他聽到動靜,回頭過來看着我。

“你這麼快下來幹什麼?”他揚眉問我。

我頓時語塞,總不能說我特麼不相信你,怕你又跑路了。

居魂輕嘆了一口氣,“上去吧。”

“啊?我纔下來,有木有!”

居魂把手機照向條石下方,我順着看過去,才發現,這底下…是一口深潭!

潭裏的水漆黑一片,平靜得跟鏡子似的,看不出一絲漣漪。

居魂從條石上摳下一塊小石頭,往水裏丟去。

石頭迅速沉了下去。

我愣愣地看着,這怎麼可能?石頭打下去,連噗通的聲音都沒有!

水面還是紋絲不動,好像剛纔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居魂冷冷道:“你買的東西呢?”

我這纔想起來,光顧着跟蹤魚塘九了,那些潛水設備,還在車裏! 鳳凰象徵著不死不滅浴火重生,在西方的印象之中,東方的鳳凰就是傳說中的不死鳥。

而道家有著一種理論,每個人的身上都有著一團火,那是象徵著生命的生命之火。

若是生命之火熄滅,那麼這個人的壽命也即將走到盡頭,這也就是所謂的油盡燈枯。

在這世界上的萬物生靈之中只要是活物,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生命之火。

只有一種生靈在數千年的輪迴之中,能夠保證著自己的生命之火亘古不滅,那便是傳說中的鳳凰。

鳳凰的生命之火,象徵著新生,象徵著永恆的生命,所以當鳳凰的火光再度燃起時,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中豐厚的生命力。

原本這塊木頭在上千年的奔波之中,由於已經許久沒有接觸到火焰,所以蘊含在其中的鳳凰火已經越來越微弱。

再加上被奧康帶到了鷹國這片地區,這片地區的靈力本身就稀少,鳳凰的火焰就變得更加的衰弱。

剛剛許曜先是在手中傳輸了真氣,隨後再用火機點了一點火光。

在接觸到真氣和火光之後,鳳凰的生命之後重新綻放於世間,重現了當初的輝煌!

這個物品只有在許曜的手裡,才能夠發揮出最大的作用,放在其他人的手中,簡直就是暴殄天物,許曜又怎麼可能會把這種寶物輕易的送給別人。

此刻許曜得了這種寶物,自然是美滋滋的坐在了位置上。

而孫晨則是被其他幾位公子哥,毫不留情的嘲諷了一番。

「你剛剛還說那個人的眼光不怎麼樣,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的眼光還不如一個鄉巴佬是嗎?」

孫晨連忙搖頭說道:「不是啊,他真的就是鄉下來的,我哪裡知道他懂得那麼多。」

「如果不是你拚命的影響我的判斷,可能我已經花錢將那塊木頭給買下來了!都是你故意的提供假情報給我們!」

「你該不會是跟那個叫許曜的,也是一夥的吧?我知道了,你們兩個都是華人,這是你們精心編製的一場騙局!」

此刻一陣陣議論再次的響起,而這一次所有人討伐的對象則是剛剛一直在貶低許曜的孫晨。

他們平時經常出入於古玩市場,經常走遍各種各樣的拍賣會,對於他們來說將一件物品看走眼,是非常丟人的事情。

所以他們就將自己看走眼的原因,全部歸咎於孫晨,認為就是這個小子在旁邊不斷的干擾著自己的判斷,自己最後才會丟失了這件寶物。

「我當時看到那塊木頭的時候,就覺得不一般,沒想到其中的奧秘居然是這樣,早知道我就應該買下來好好研究,但是這個華人一直在誤導我。」

「沒錯我也是因為他的誤導,所以才沒有上去競拍。」

仇視的目光一個又一個的落在孫晨所在的方向,此刻孫晨才知道自己已經大難臨頭。

能夠來到亞倫會所的全部都是當地的富商,都是一些狠人,自己這下算是將他們全部都得罪了個遍。

在經過主持人的一陣安撫之後,整個會場逐漸又變得安靜了下來。

「好了,雖然發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但我們的拍賣仍舊沒有結束,講不定在接下來的物品之中,也有一些神奇到無法言表的寶物,大家拭目以待吧!」

過了一會兒,下一屆文物再一次被呈了上來。

這次的文物是華國的青花瓷,許曜看到這青花瓷時,思索著既然是自己國家的東西,那麼自己自然要拍下。

因為其他人似乎在見識到鳳凰木之後,對於其他的俗物都有些入不了眼睛,所以拍賣的熱情也降低了許多。

這青花瓷的價格一直在二十萬到三十萬,畢竟是出自元代的大師之手,而且保存得相對於比較完整,所以還是有一些人對此抱有興趣。

看到他們的出價都沒有超過三十萬,許曜就舉起了自己的牌子,開了一個三十萬的價格,打算將這青花瓷搬回去。

卻不能曾想,自己一舉牌,這青花瓷的價格立刻就不斷的向上飆升!

「我出五十萬!」

「我出六十萬!」

「我出一百萬!」

最後這麼一個青花瓷居然被人推到了四百萬,才把一個富商給包下。

那富商剛剛拿到青花瓷,就迫不及待的上台拿出了火機在青花瓷上用火烤了烤,發現什麼都沒有后,大罵一聲隨後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這下許曜倒是明白了,他們這群人開始跟著自己的想法走,只要自己看上的商品,他們都會不留餘力的瘋狂加價,最後拚命的想要弄到手。

「這群人還真是人傻錢多……」

許曜沒想到他們對於自己的選擇那麼執著,於是每看到一個商品,他就會在前期抬一下自己手中的價格牌,其他人看到許曜看上的那件商品,都會瘋狂的進行加價想要奪過來。

他們已經錯過了一件稀世珍寶,不想再錯過第二個,所以他們覺得寧願錯殺不可放過。

這樣做的代價,就是在拍賣會進行三分之二的進度時,大部分的富商銀行卡的錢財都已經揮霍一空。

此刻他們很多人才剛剛冷靜下來,發現在許曜的影響之下,他們居然已經逐步的喪失了繼續參加拍賣會的能力。

然而亞倫會所的拍賣會,總是要到最後的階段才會拿出一些稀有的寶物。

也就是說許多富商們已經錯過了最後的競拍,現在就算是看到真正的寶物也就只能幹瞪眼。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又是一尊黑色的小盒子被端了上來,當盒子緩緩打開的時候,呈現在所有人面前的居然是一尊玉璽!

這個東西可不一般,當玉璽呈現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一刻,場下的所有人都為之沸騰。

這東西可是華國的寶物,就如同他們國家頭上的皇冠一般,可是象徵著至高無上的權力。

重視是許曜在看到玉璽的那一刻,深情神情也有些恍惚,已經做好了要大出血的準備。

「日了……沒想到他們拍賣會上,居然還有這種東西……」

許曜的手中拽緊了銀行卡,等著主持人介紹。

「不知道大家是否聽說過華國的一樣聖物,傳國玉璽,和氏璧。聽說過的話,我就不廢話了,起拍價,十億,每次加價,不少於一億。」

此言一出全場沸騰,就連許曜也忍不住的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這塊玉璽,居然是傳說中的和氏璧! 此玉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這所謂的和氏璧吸引了眼球。

「你怎麼知道這是正品,我記得這塊傳說中的玉璽已經丟失了好多年!」

「你們會所不會賣的是假貨,或者贗品吧?你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他就是華國丟失的玉璽?」

議論聲紛紛的響起,凡是有些見識的人都會聽說過和氏璧的傳說,傳說這是一種能夠給國家帶來氣運的寶物。

只不過在數千年前因為事故早就已經遺失於人間,千年之後此玉再次重現於人世之中,他們有所懷疑也是正常。

「這大家就不用過於擔心,我們已經派人經過了極其專業的驗證,經過各項的檢測和檢驗,我們才得出這是正品的理論。」

提及此處,主持人十分自信的對他們說道:「相信大家也知道我們亞倫會所的規矩,假一賠十,拍下來的物品我們都會送上保證書,若是你回去檢查出這是贗品,那麼我們會以十倍的價格盡數奉還!」

聽到主持人所做出的保證,其他人再一次的燃起了熱情。

看著這群沸騰的富商們,主持人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會所這次算是真正的下了血本,目的就是想要重振一下會所的地位。

這高昂的起拍價,讓半數的人止於門外,經過了前邊的一番競拍之後,許多富豪已經囊中羞澀。

他們不約而同的拿起了手機打電話讓家裡籌錢,還有的向其他行業內的大佬借錢,有的甚至做起了幫忙競拍的工作。

因為即使是亞倫會所,也很難再拿出如此驚人的寶物。這一塊傳國玉璽可以說是會所近百年來,拍出過的一次最為貴重的物品。

此刻一些接到電話消息的富商,已經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親自參加這一場拍賣會。

有些富商在拍賣會開始之前就已經收到了邀請函,亞倫會所特意的邀請了十位富家老闆前來參加拍賣會,最終到場都只有四位。

其他六位老闆並不屑於參加這一次的拍賣會,理由很簡單,那就是因為文物的發掘變得越來越難,大部分都已經被各自的國家所持有,所以亞倫會所能夠拿得出手的拍賣品,也就越來越少。

拍賣品的質量日益下滑,一些老牌的大家族也已經對亞倫會所每周的拍賣會厭倦了,即使是發放邀請函也懶得前來參加。

所以一些大家族來到會所,基本上都是想要認識一些新的人脈,或者說與上流社會多進行接觸。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亞倫會所居然在這次的拍賣會上,丟下了一顆重磅炸彈,一顆足以震驚整個上流社會的炸彈!

此刻已經有好幾位大家族,表示自己勢必要拍下這塊寶玉,一些沒有來得及到場的家族,立刻聯繫上了在場的其他人,請他們為自己代拍。

而和氏璧的價格也逐漸的突破了百億,這個程度就連許曜也只能望而止步。

在整個競拍的過程中,他沒有貿然的舉起手中的報價牌,沒有參與這輪競爭,因為他知道在這場金錢的對拼之中,自己是絕對比不過這些富貴人家。

他們的錢財都是歷經了好幾代人的積累,已經到了一種極其可怕的程度,甚至用富可敵過來形容也沒有任何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