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三生沒說話,只是冷笑了一聲。

「樂三生你!」

葉靈目光一掃:「你們確定要在這裡吵嗎?」

周圍都是人看著。

旁邊也有夫妻帶小孩來的,輕聲細語,溫和的說著話,孩子逗得年輕父母開心愉悅的笑……

大概是她這個小孩不夠盡責?

可是看著兩個臭臉,不知怎麼逗……

她也很難的好嗎?

葉靈嘆了口氣:「有什麼就回家再吵好嗎?出門的時候不是都說好了嗎?」

所以,才過去那麼兩三個小時,已經把自己的承諾都忘了嗎?

或者說,不把那些話當承諾?

葉靈同時聽到了兩聲冷哼。

這點倒是蠻默契的。

葉靈低頭,一言不發的整理著帶來的東西。

「那個,小語……」林巧兒終於發現了女兒的低落,想哄她。

「小語,來,喝果汁,爸媽沒有吵,爸媽只是,在表達各自的看法,沒有吵。」樂三生也遞上飲料。

他們也知道,好不容易陪女兒出來一趟,確實不應該搞砸了才對。

葉靈斂斂眸,慢慢才抬起頭,看著兩人說:「我只是讓你們陪我半天而已,在家已經是雞犬不寧,出來安靜一點不好嗎?」

林巧兒聽見那句雞犬不寧想要反駁,可是看見女兒委屈的表情終是沒有說出話來,只是附和的點點頭:「嗯,可以,聽小語的,我們沒有吵,只是……」

「只是表達看法。」樂三生補充了自己的說法。

這時候還是蠻同心的。

所以這兩人,爭來吵去,為了什麼?

或許是共識回來了,三人倒是還算愉快的吃了一餐午飯。

說著說著,母親提議:「反正出來了,不如再玩玩再回去吧,在這附近還有個景點,反正我們自己有車,開車過去也不遠……」

眼神看向樂三生,雖然話是對著葉靈說的。

「我……」樂三生看看時間,滿臉的猶豫。

「爸你有事?」葉靈約的是半天,現在追加,也不好不問一下。

「他能有什麼事?怕是急著回去見某些人。」林巧兒雙手往前一抱,以往的語氣又回來了。

「你!」樂三生瞪人一眼,卻沒有解釋下去。

葉靈眼眸暗了暗:「那,如果……」

「哼,樂三生,你自己怎麼樣你自己心裡清楚。可以,你可以走。」林巧兒作了個請的姿勢。

樂三生正一愣,聽得林巧兒繼續說:「你要去做什麼我們管不著,畢竟在你心裡也沒重要到我們可以優先的地步,這我很早前就知道了……」

「媽…」事情又沒到這麼糟糕的地步,為什麼要拿這麼重的話來說,你讓樂三生怎麼接你的話?

果然,父親在那裡一言不發,但眼裡的隱忍卻是明顯可見。

「樂三生,你走就走啊,我沒攔你的。今天我也不想吵架,畢竟答應了女兒。不過,車得留下,你要怎麼回去是你的事,但是車要留給我們!」 所以,並沒有說一定要走的父親就這樣被「趕」下了山。

葉靈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把人趕走的母親也並沒有多開心,反而忍不住的嘮叨:「去啊,急著去找你的狐狸精,有本事以後家也別回了,反正我們在你看來一點都不重要!」

話說得很狠,但是葉靈卻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

是覺得自己不夠重要了吧?

所以一直說這樣的話?

葉靈理了理家裡的情況,真的如母親所說,父親不覺得她們倆重要嗎?

「媽,爸只是可能公司有事?」她也不確定,畢竟父親並沒有告訴她。

「呵,公司有事?」林巧兒冷笑一聲,「他每天都是公司有事,他所有的事都是公司的事,白天黑夜都是公司的事!」

呃……這話讓她怎麼接。

林巧兒或許覺得自己的語氣太凶,怕嚇到女兒,臉色收回了些。

「小語,男人呀,沒有一個靠得住的……」

林巧兒看了看女兒,發現女兒已經跟她一樣高了,雖然還穿著稚嫩的衣服,但想當年,自己這麼大的時候,也是青春懵懂期吧?

這個時候,林巧兒突然有了教導女兒面對青春期的感動,於是說:「小語,在學校有男生追你嗎?」

葉靈想了想,點頭:「有的。」

林巧兒大吃一驚,沒想到真有,更沒想到女兒真的會告訴她!當年,她會把這些告訴父母嗎?絕對不會!

等她緩過來,緊張的問:「是誰追你?人長得怎麼樣?叫什麼名字?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現在發展到什麼階段?你們……」

葉靈搖搖頭:「我只是當他朋友。」

「什麼?」林巧兒又懵了。

「有人追我,但我不會做他女朋友的。」

「為什麼?」林巧兒彷彿覺得女兒一剎那很成熟的樣子。

「因為,我只想和他做朋友。」葉靈也不好怎麼說理由。

「這樣啊……」林巧兒的頭腦不斷的動作著。

葉靈倒是想起某人,看母親在思考,於是找出手機來看了看。

呃……竟然看到陸夏初發來的信息,還請求通話過?

呃呃呃……要回他嗎?

母親在身邊,似乎不太好。

葉靈裝作沒看見,把手機丟回了背包。

「小語啊……」林巧兒終於意識到了什麼,開始對女兒循循引導,想讓女兒知道自己要表達的意思。

「媽,你說的我都明白。」尚未有承擔責任與養活家庭的能力,就不要做出超過自己能負擔的事情。

「而且,現在男孩子特別容易激動,想事情一出是一出,到時候你跟他好了,他說不要你就不要你,投入一段感情又被拋棄,傷的都是自己,這樣的傻事為什麼要去做?」

「還有,十七八歲的男生,連品性都沒有確定,跟這些人在一起,就是把自己的未來綁在連他自己都不確定的因素上,這麼沒把握的事,就因為玩在一起覺得開心就好了嗎?等你們以後遇到各種現實的問題,那點開心幾乎微乎其微,什麼也幫不了你們……」

林巧兒說了一路。

「媽,怎麼說得你好有經驗一樣?」葉靈笑了笑。

「媽當然……」林巧兒沒有接下去,不過,可能真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

「媽,你跟爸是在大學認識的吧?」他們的故事,還是了解一些的。

「嗯……」林巧兒撇開臉去,似是回憶,似是隱藏,最後說:「小語呀,不要相信男人的話,男人對你好的時候,就像用巧克力給你織一張網,滿滿都是你喜歡的味道,可是在一起生活得越久,你就會發現,他們織的這張網,全部都是謊言,沒有一句當了真的……」

「啊?」有這麼嚴重嗎?

「傻孩子,媽還能騙你不成?」

「媽……被爸騙過嗎?」葉靈感覺父母有心結,但不知道是什麼。

「騙?他對我說的謊啊,遍布了我的世界。」林巧兒冷笑一聲:「不然我們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子!」

「……」葉靈總感覺,話過重了?

「你不相信?單是他說會愛我一輩子這條他早就沒做到了不是嗎?」其它的,沒了這條之後,還會去做多少,不是可想而知了嗎?

「呃…我覺得…」父親應該還是……愛母親的吧?

可是,相愛的人真的會這樣斤斤計較,老不相讓嗎?天天小吵,三天再大吵,家無寧日,彷彿他們倆在一起就是火星撞地球,永遠都有火花……

葉靈沉默了一路,真不知道該勸還是該安慰。

可是母親的樣子,明明擺著我不需要安慰的樣子。

母親的好強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那麼她的安慰,可能也真的起不了什麼作用。

「媽,你還想去玩嗎?不然,就回去吧?」這種心情,大概去了也不怎麼開心就是了,這樣還不如打道回府,休息休息好了。

「嗯?你不想過去玩了?」林巧兒已經開車在路上了。

「我……」葉靈正想告訴母親自己的想法,鈴聲響起來。

葉靈搜出手機,看是陸夏初的電話。

不過也剛好斷了。

「誰的電話?」林巧兒問她。

「同學。」

「嗯?」

「我問問看有什麼事。」

葉靈沒有回電話,而是打了信息過去。

陸夏初發了定位,然後就兩個字:「過來」

葉靈看了看,倒是剛好她要去的地點。

「有事?」葉靈皺眉,他不是應該自駕游去了嗎?不會……自駕游是那個地方吧?而且,他父母在的話,她去幹嘛?

「過來」

仍然是兩個字!葉靈真想打電話過去問清楚!可是現在在車上,母親要是聽到些什麼,怕是會刨根問底吧? 暗夜絕寵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而且……她一直在家扮演的都是乖乖女,但每次都被陸夏初惹得跳腳,怕一打電話,本性暴露了怎麼辦?

思考再三,葉靈還是發信息繼續問:「不說原因我不過去。」

「過來,他們都在。」

「誰?」

陸夏初發了一張圖片,竟是林秀雅她們?為什麼她們也會在?

「小語,你同學是不是想約你出去玩?」

「呃……」葉靈還沒想好怎麼說,母親就急著想知道了……唉,要怎麼解釋啊。 ……

老羅斯才爾德想要提前和林逸的決戰,於是迪莉被抓的消息立刻傳了出去,地下世界當中沸沸揚揚,彷彿迪莉馬上就要受到什麼傷害一般,而這個消息也傳到了林逸的耳中。

美姬子正站在林逸的身邊,輕蹙秀眉道:「主人,那個迪莉被老羅斯才爾德抓了,這個消息為什麼會傳的這麼厲害?羅斯才爾德家族出了叛徒,這本就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按道理說,就算是抓住了迪莉,也應該為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名聲低調處理,可是現在……」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林逸琢磨了一下之後道:「但是羅斯才爾德家族這樣做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個消息是讓某個人聽的。」

「某個人?莫非這個人就是主人?」美姬子不解道。

「沒錯,」林逸深吸一口氣道:「我殺了安迪,迪莉來和我大鬧一通之後就走了,去找羅斯才爾德家族報仇,她哪裡會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對手?現在老羅斯才爾德有些迫不及待了,他知道我殺了安迪,心中本就有些對不住迪莉,而且和迪莉還有過那麼一段過去,所以他放出這個消息就是想要讓我去找他們羅斯才爾德家族。」

「有道理,」美姬子點了點頭,不過有些擔憂道:「那主人,你要不要過去?你現在的身體……」

「那怎麼可能,」林逸苦笑道:「我就是身體狀態最好的時候都不一定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呢?」

頓了頓林逸繼續道:「要找他們那是肯定的,不過不是現在。」

美姬子這才鬆了一口氣,就害怕自家主人為了迪莉不顧一切的去找羅斯才爾德家族,林逸的脾氣那麼倔,她可攔不住。

「那主人,你就一點也不擔心迪莉嗎?」美姬子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可擔心的,」林逸笑著道:「迪莉現在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用來讓我快點過去的,我過去之前,迪莉肯定不會有什麼事情,要不然羅斯才爾德家族這麼做豈不是多此一舉了?」

「那倒也是!」美姬子點了點頭,覺得林逸說的特別有道理。

不過林逸現在也非常的鬱悶,本想等解決了刀鋒雇傭軍團的困局,就趕快前往羅斯才爾德家族,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解決老羅斯才爾德,可是哪裡能想到中間出了威爾這樣一個變故,弄的林逸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不過想起威爾,林逸的心中還有些隱隱的痛,他和威爾在一起共事這麼多年,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情,可是沒想到後面威爾會背叛他,雖然林逸殺了威爾,可到現在林逸都還沒有走出這個陰影,每當回想起來,心中特別不是滋味。

林逸想起了一句話,朋友之間只能共患難,卻不能共富貴。

不過還好,林逸恢復的速度也非常的快,照這個趨勢下去,用不了一個月就可以了,更讓林逸感到幸運的就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人並不知道林逸受了多重的傷,緊緊是利用了一下雙頭狼,等雙頭狼失敗了之後,就不敢再派人繼續來刺殺林逸了,倒不是說羅斯才爾德家族害怕大月氏,而是因為他不知道林逸什麼時候會去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所以羅斯才爾德家族這些日子可謂是非常的緊張,就害怕林逸突然殺過去。

精神高度緊張的渡過了好幾天,連老羅斯才爾德也有些受不了了,所以才會利用迪莉來逼迫林逸快點動手。

不過老羅斯才爾德千算萬算也不會知道林逸受的傷實在是太嚴重了,哪怕是知道迪莉被他們給抓走了,可也不能怎麼樣,靠著林逸現在的身體狀況去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那和找死是差不多的。

林逸這邊淡定的沉住了氣,可老羅斯才爾德那邊就不是這樣了,老羅斯才爾德又等了五六天,別說林逸的人了,連個影子都沒有見到,不由得在房間裡面開始左右踱步,晃悠了大半天,這才望向了一旁的管家老喬治:「你是說刀鋒現在還在藍氏城,根本沒有想要來找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意思?」

「依我看是這樣,」老喬治頗為無奈道:「這些天刀鋒每天都和他的那些女人在一起,小日子過得別提多舒服了,我估計一時半會兒是不會來找我們的麻煩了!」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老羅斯才爾德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有些煩躁道:「刀鋒這個人是非常講義氣情分的,雖說迪莉和他之間曾經有過一些誤會,不過我想這肯定不會影響迪莉在他心中的位置,現在迪莉被我們控制了,刀鋒不可能不著急。」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刀鋒真的沒有半分想要動手的意思呀!」老喬治苦笑一聲道。

「刀鋒這一定是想要迷惑我們,讓我們以為他不會主動來找我們,可一旦等我們放鬆下來,他一定會馬上行動,」老羅斯才爾德深吸一口氣道:「所以我們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緊緊的盯住他。」

「我們早已經盯住他了。」老喬治趕忙道。

「嗯!」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有些發愁的揉捏著自己的眉心,過了一會兒道:「對了,共濟會那邊的情況現在怎麼樣?」

「還不是老樣子,表面平靜,可實際上內部的矛盾早已經不可調和了,」老喬治趕忙道:「羅德里格斯和岡薩羅兩個人隨時都有可能撕破臉皮,只不過雙方都還非常的剋制,不過總會有那麼一個時間點讓他們兩個人徹底的翻臉,就在最近了。」

「那他們會不會來打擾我們對付刀鋒?」老羅斯才爾德問道。

「不可能,」老喬治輕哼一聲道:「說一句不好聽的,他們現在自身都如同泥菩薩過江一般,哪裡能分神來管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事情?」

「可我還是很擔心喬絲琳這個傢伙,」老羅斯才爾德冷聲道:「喬絲琳這個小女人別看年紀輕輕的,可實際上也是非常厲害的,連刀鋒這樣地下世界有赫赫威名的傢伙都能順從喬絲琳,更別說別人了,我總覺得喬絲琳會給我們造成什麼麻煩。」

「是,老爺,我也會盯住喬絲琳那邊的!」老喬治趕忙道。

老羅斯才爾德這才點了點頭,不過心情有些不太好,一直以為刀鋒對於他來說不過是一隻螻蟻而已,輕輕鬆鬆就對付了,卻沒想到居然這麼難對付,現在被弄的焦頭爛額,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去挑釁刀鋒了,現在可倒好,變成了這個樣子,追悔莫及呀。

羅斯才爾德家族在地下世界縱橫這麼多年,未逢敵手,所以根本沒有把地下世界別的人放在眼中,現在遇到了林逸這麼一個難惹的茬子,也讓老羅斯才爾德意識到了一些問題,羅斯才爾德家族這些年來實在是太過安逸了,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不過老羅斯才爾德還是堅信憑著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厲害一定可以消滅林逸,畢竟羅斯才爾德家族在地下世界經營了上百年,所以老羅斯才爾德心中還是非常自信的。

不過林逸在中東吃了那麼大一個虧,早就已經變得非常謹慎了,讓林逸向上一次貿然前來,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上一次能成功的侮辱老羅斯才爾德,就是因為老羅斯才爾德沒有想到林逸會突然出現在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總部,不過現在不一樣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防守相當嚴密,林逸來了無異於自投羅網,林逸還沒有那麼傻。

…… 葉靈無奈,只好把照片給了母親「過目」。

「哦,她們約你去哪玩?」

「就前面的景點……」

「這樣啊,你要是跟同學玩,那媽媽就先回去吧,還是你想跟媽媽玩?」

母親笑了笑,讓她選擇。

「呃……」葉靈怕做這樣的選擇……

「過來」

「陪我」